•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2020年3月24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10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   阅读:6616   评论:0
内容摘要:融摄实际上就是让一切幻相放松,自解脱,回归到它的本来状态,因为外境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实有的东西存在。融摄不能说就是任运,融摄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任运是一种状态,是一种圆满的状态。任运的藏文叫“陇竹”,就是本自圆满;要用汉语佛教的词语来说,就是大自在,完全自在了,可以说任运是融摄的结果。

2020年3月24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10期)


2020年3月24日《无上之源》会文字(第10期)



讲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心怡
中文校对:云登嘉措
英文校对:LOBAYI
藏文校对:LOBAYI            
编    辑:云登嘉措 法界海
审    定:益西帕姆


目  录


2.4.1.7简述大圆满传承中的“陇”
2.4.1.7.1大圆满三种传承的来源和形式
2.4.1.7.2关于传承的授权、认证与资格
2.4.1.8室利辛哈祖师
2.4.1.8.1室利辛哈祖师概述
2.4.1.8.2室利辛哈寻求一生证悟之道
2.4.1.8.3文殊友引导室利辛哈除障
2.4.1.8.4文殊友给室利辛哈传法
2.4.1.8.5室利辛哈获得无上成就
2.4.1.9西藏译师毗卢遮那
2.4.1.9.1把心部界部教法引入西藏
2.4.1.9.2撰写幻轮瑜伽论释
2.4.1.9.3室利辛哈传毗卢遮那心部教法
2.4.1.9.4南师相关教法不可随意泄露
2.4.1.9.5毗卢遮那请求得到确信证悟
2.4.1.9.6大圆满见超越心意识
课后答疑 


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大家都进来差不多了,马上就开始。通常我们尽量准时一些,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各种无常的突发的原因,想要百分之百准时总是很难的;但是我们要尽力准时,因为我们的南师也是这么做的。好,我们现在以阿底上师瑜伽开始。

 

——

 

2.4.1.7简述大圆满传承中的“陇”

 

2.4.1.7.1大圆满三种传承的来源和形式

 

好,我们继续《无上之源》这个教法的学习。昨天已经讲到第三十六页。对不对?大圆满心部的二十一位祖师,他们的精要教言已经全部讲完了。这种精要教言,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陇”。“陇”这个词,有很多很多丰富的含义,其中一个跟传承相关。

 

大圆满三种传承如果从来源上说:一个叫“居”,一个叫“陇”,一个叫“美阿”。

 

“居”就是密续,“陇”就是精要教言。之前每一位心部祖师,对下一位弟子,都做了这个教法精髓的总结,也就是给了简短精要的开示,这就叫精要教言;第三种来源叫做“美阿”,“美阿”就是窍诀,所以叫居、陇、美阿,即密续、精要教言和窍诀。

 

“陇”有的时候我们会说是口传,但是如果说到跟大圆满传承相连的这个陇的话,指的是精要教言。“陇”这个口传有很多含义,密咒、仪轨、经文、密续、密续的论释,甚至就是一篇道歌等等,都可能是一个“陇”,它都会以一种原文的方式来念。

 

但是,我们说在大圆满的传承当中,居、陇、美阿最重要的实际上是美阿,是窍诀。窍诀其实是一位上师证悟经验的精髓口诀,这就是窍诀的意思。汉语里面原来没有窍诀这个词,是“诀窍”,但是不知道哪些堪布翻译来翻译去,怎么变成“窍诀”。我们也就顺水推舟沿用下来,也挺好,因为这样的话,看起来很独特的一个词“窍诀”。像台湾,他们就翻译成口诀,这样子。

 

密续就像是佛经一般,“陇”就有点像佛经里面一些精华的篇章,有的时候是这方面的意思。窍诀就好像是佛经里面实修经验的精华总结,而且在大圆满里面讲的窍诀,通常是跟发现明觉、安住明觉、以明觉融摄一切有关系;说白了就是跟《椎击三要》有关系。这是严格地来讲窍诀。

 

窍诀这个词,有的时候已经被宽泛地使用了。比如说金刚乘的一些观修细节,一些比较秘密的、比较重要的部分,我们也会说窍诀。我们也说大手印的窍诀,或者本尊修法的窍诀,或者修扎陇的窍诀,即气脉修法的窍诀等等;但是我们要知道,大圆满里面讲的大圆满的窍诀,是刚才我说的这个意思,跟明觉有关。

 

当然了,大圆满的传承刚才我说了,有三种传承来源:居、陇、美阿,即密续、精要教言和窍诀。如果从传承的三种形式上说的话,首先是相应于金刚乘灌顶的这个,我们取而代之的是直指。“森尼俄忒”(藏音),直指心性。这个直指,是最重要的进入大圆满教法之门的一个方法。

 

比如阿底上师瑜伽,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叫日巴泽旺,就是明觉力灌顶。阿底上师瑜伽是一个简单的明觉力灌顶的方法,非常简单,但是它里面含藏着甚深的含义,丰富的知见,整个大圆满都可以用明点白阿来表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教法。我们所有的人进入南师的教法,一定要有这个传承,所以我们称它为根本传承。

 

三种传承形式除了直指以外,还有一个就是“陇”。刚才提到了“陇”是口传对吧?它包括了刚才说到的密续、密续的注释,或者一个法本、一个仪轨、一个密咒的口传。通常它是以藏文的形式传的,但是你要知道,这也是一个次要的方面。如果说“陇”是主要的方面,请问那不懂藏文的人,他们又怎么修行呢?在大圆满传入西藏之前,一千七百年前很多存在,那些人都不懂藏文,那他们没有藏文的“陇”,他们又是怎么修的呢?他们有梵文的“陇”对吧?或者他们有乌金文的“陇”。

 

“陇”到底是什么东西?“陇”就是传法者发出相关的声音,这种声音受法者听到了,这是一种声音的传承。它意味着给了受法者阅读某些教法材料的许可,实际上建立了一种因缘联系,给了你一个许可;也有一定的加持作用,因为“陇”里面也有很多密咒,有一些甚深的法义等等。如果你懂的话,也可以获得这样的加持;就算你不懂,你听到这个声音本身,也是一个加持。

 

“陇”的话,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位上师。他有这样的修法经验、证悟智慧,然后他念这些密咒也好,这个仪轨也好,他把这个修法唱一遍,或者念一遍也好,他当时能处于这种甚深的心的本性的状态,这个是给“陇”的传承最完美的方式。

 

2.4.1.7.2关于传承的授权、认证与资格

 

除此之外,不那么完美的方式,就是一个人获得了授权,上师授权他可以传某个或者某些“陇”。你要知道,如果这个人没有真实的修法的知识、经验和证悟的话,只是一个授权,这个就叫做世俗方面的一些许可。

 

南师经常讲,你们不要太在乎这些名字头衔,某某老师、某某上师,某某堪布、某某活佛,都是次要的。他说:一位真正的活佛,一位真正的转世,一位真正的成就者,他的智慧总是会通过各种方式展现出来,所以你不要太在乎这些名字。你看,南师传授大圆满的时候,哪一位上师给他授权了啊?

 

你们想一想,蒋秋多杰遇到他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他第一次传大圆满是在一九七六年,在意大利苏比亚蔻。那年他三十八岁,而他遇到蒋秋多杰的时候是十七岁,是一九五五年。你想想看,十七岁的他只跟蒋秋多杰在一起待了六个月,上师会给他授权吗?说授权你传大圆满,不存在嘛。

 

南师刚开始传法时一直说:我只是一个学生,我不认为我是一个上师。即使他开始传法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这么说的。那时,十六世大宝法王很多弟子请求他传法,大宝法王本人也写了三封信给他:请你主持我在罗马的噶举中心,请你传法。你们知道十六世大宝法王,现在的大宝法王是十七世。一开始南师一再拒绝,直到大宝法王第四次写信给他,他同意了。

 

南师说:“我并不是噶举派的精通噶举派教法的人。”其实南师是噶举派的大法王贝玛噶波的转世,但是他这一世宁玛的修学方式多一些。当然,大圆满本身超越任何教派,所以他就说:“我教大圆满,我要教就教大圆满。”十六世大宝法王同意了。就这样十六世大宝法王在罗马的最早的一批弟子,就成为了南师的第一批弟子。比如说现在还在世的SMS基础老师康斯坦蒂诺.阿比尼和他的妈妈,原来都是十六世大宝法王的弟子。

 

我说这些的原因,是想让大家了解,所谓的传承给予的方式有两个方面:一种是跟世俗社会制度相应的方式叫授权,叫做认证、授权、资格、证书,就是这样的一个头衔。你们知道,藏传佛教、藏地认证活佛有多少?少说也得几万个是吧?南师说过的,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是真实的,其他都是因为个人或寺庙的利益被树立起来的。

 

有一次南师在我家住,有一位来自藏地的他的亲戚拜见他,就跟他说:“日喀则那边的寺庙,生存非常困难。需要有一位活佛,这样寺庙才会有香火,才能生存下去。”南师当时就说:“行,我给你一个认证。”事后他跟我们说起这件事,都笑了。南师知道这东西没有实际意义,但是他还给了这个认证,否则怎么办呢?那你说这是假的还是真的?在这件事上,假的真的不如这个寺庙和教法能延续下去更重要,你说是吧!所以这个不是很重要,当然这不是最完美的方式。

 

南师也认证了很多很多的老师,有几百位。金刚舞、幻轮瑜伽就有大概两百多位老师。SMS老师就是教授大圆满同修会教程的老师。南师在全球认证了二十五位,我所知道的数字是这样子的,可能后来又增加了几个人,总之是二、三十位的样子,全球啊。在中国我是唯一的一个。

 

在我个人看来,这些认证仍然不是最究竟意义上的。因为实际上,上师对很多人并不了解,甚至不认识;他们都要参加这些考试,当然,这里面是有相当的可信度的,所以最重要的方式是,这个人真正展现出他的证悟智慧。这一点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上师不会去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证悟,有多少证悟。

 

比如这个资格,有人问南师说:“您的儿子会继承您的教法这个法位吗?或者成为法脉继承人吗?”他的儿子是钦则耶喜南开。他说:“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化身转世的话,他的智慧就会展现出来。不需要任何的,不用去担心。”可见,大圆满真正的方式,是注重真实证悟的智慧,真实证悟的经验,而不是任何世俗的认证。上师不太把这个当回事,所以我们也不要太在乎这些事情。一个人有了某个头衔,真的不重要。

 

南师一天到晚讲这些事情,可是我们这些所谓的学大圆满的人,绝大部分的人,甚至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他们都是长期处在佛教的各种观念、概念当中,处在习气当中。我说的只是传统的这种佛教的显宗、金刚乘,没有捕捉到大圆满的这种真实的这种精髓在哪里,这就是我说的关于这个传承的方面。

 

南师本人就是没有谁认证他:你可以教大圆满了,你可以传“陇”,你可以传“旺”,你可以传直指。明白我的意思吗?当然了,如果自己有证悟又有上师认证,这两件事能结合起来是最好的。毕竟南师是真正的证悟者,我们都共同比较相信这一点对不对?有的人是间接相信,有的人是直接相信。直接相信,意味着他自己有现量的经验;间接相信,是通过其他的方式相信,所以说,如果南师认证了一个什么老师,这位老师又展现出来他的知识、经验和智慧的话,那当然可信度就比较高了。

 

在二〇一七年最后一次SMS考试期间,有一位叫鲁卡斯的SMS老师问南师:“谁将是您法脉的继承人,会是钦则耶喜吗?还是那些SMS四级的修行者?”因为SMS教程南师讲到了五级,就是说SMS教法设立了五级,已经通过了四级考试的有一些人,也不多。他说的“比较高等的SMS的修行者,”就是学得比较高级的,或修到比较高阶段的那些人。然后他又接着问:“还是说任何的SMS老师?”鲁卡斯说他是这么问南师谁将是你的继承人的。南师回答说:“我仍然在等待任何一位SMS老师展现出某种证悟。”这是他的原话,当时在场的有四个SMS老师。

 

OK,我提到了这些大家就了解,大圆满的方式不是一个什么这种认证。西藏有那么多被认证的某某,这个是毗卢遮那的转世,那个是无垢友的转世……你们如果全部都相信,那是你自己的问题。老师笑)

 

OK,接下来讲室利辛哈,第六小节。

 

2.4.1.8室利辛哈祖师

 

2.4.1.8.1室利辛哈祖师概述

 

(念诵原文 略)

 

这是开始讲一些历史故事了。在简单介绍完乌金国和印度所有的二十一位心部的上师之后,从这里开始着重讲了两位大师:一位是室利辛哈,一位是毗卢遮那。

 

毫无疑问,在把大圆满引入西藏的历史当中,最为重要的人物就是室利辛哈(吉祥狮子)上师。”这里是说,最为重要的人物,就是把大圆满引到西藏的室利辛哈尊者。据说他是汉人,因为在那个时代就叫“中土”。我想“中国”这个词,跟“中土”这个古代的说法就有关系。

 

南师有一次去缅甸,在缅甸的一个博物馆里发现了一尊佛像,这尊雕像实际上是一位成就者的像。当他仔细阅读雕像上面的文字时,发现就是室利辛哈,他比较确定,所以他后来研究相关的历史,比较倾向于认为室利辛哈是缅甸人,而不是所谓的汉人。只是当时都在一个所谓的中土或者中国这样的一个概念里,是这样的。室利辛哈到底是哪一国的人,这不重要。

 

他活跃于八世纪的乌金国,把心部和界部教法传给了毗卢遮那(遍照护)。”可见这两位上师是这方面最重要的。我们说毗卢遮那去乌金国翻译经典,得到了心部界部的传承,他主要的传承上师就是室利辛哈——吉祥狮子(Shriv-Simha)。“瓦若恰那”是遍照护毗卢遮那(Vairocana),中文翻译成毗卢遮那。你想想这个译音差得多远。因为这个译音是较古老的,可能从唐朝开始就已经翻译成毗卢遮那了。

 

正如我们刚刚读到的《毗卢精义》当中所说的那样,他是佛陀吉笈多的弟子”,刚才已经读了这个。就是说之前我们一直读的是《毗卢精义》当中的一些介绍,引用《毗卢精义》内容做了一些介绍,所以知道他是佛陀笈多的弟子,也是贡嘎嫫和无诟友的上师。我们之前已经看到了这些相关的历史。

 

另一方面,在界部和窍诀部当中,认为他是文殊友的直传弟子”。在界部和窍诀部的历史当中,都认为室利辛哈是文殊师利友(你们记得噶饶多杰的第一位弟子,当时那烂陀寺的五百班智达之首。堪布、班智达,就是大学者)的弟子,所以说文殊师利友传给室利辛哈,室利辛哈传给毗卢遮那,是这么一个过程。这中间还有别的一些上师,就是说,这二十一位上师里面,还提到了别的一些上师在这个传承之流里面,也有相关的英文的译本,但是在界部《金刚桥》里面所记述的版本,稍微有不同,而且尤为重要。就是说界部《金刚桥》里面讲得更加具体一些。

 

我们来看看,在《金刚桥》里面是怎么说的,而且在文殊友的传记里面也有相关内容。接下来的下一段主要是界部《金刚桥》里面的一些相关的记述。上次我讲界部密续的时候就说了界部《金刚桥》,《金刚桥》叫做多杰桑巴,就是所谓的沟通凡夫和觉者之桥梁的那个《金刚桥》。它是界部的根本密续,界部有很多的密续,但这个是其中一部比较重要的。

 

2.4.1.8.2室利辛哈寻求一生证悟之道

 

室利辛哈想要知道:除了被认为要用多生累世来达到自解脱的积资和净化89的方法之外,是否有一种可以让人立刻领悟本性并且在一生当中获得证悟的教法。当他询问那烂陀的智者的时候,精通密咒乘的班智达告诉他说:‘七代以前,文殊友上师问过同样的问题,然后他遇到了噶饶多杰。如果你现在往南去到贝台林Betai Ling)地区,在一个叫做培央唐切炯瓦Palyon Thamched Jungwa)的镇子里,你会找到文殊友上师;他有你想要的(教法)’”

 

我们先说一下室利辛哈他的发心,或者最开始的动机。是说这个之前,他已经了解了一些积资和净化的方法,想通过这些来达到自解脱。是否有一种可以在一生当中能够,就是有一种让人立刻领悟本性,就是证悟我们的本性境界,领悟本性(不能说是证悟本性,就是说当下能够认识吧,能够认识本性,但是证悟本性,意味着你这个经验已经稳固了),并且一生当中获得证悟的教法,实际上就是大圆满。

 

当他遇到了那烂陀的智者的时候,这些那烂陀的学者们,是很精通密咒乘的。说白了,当时的那烂陀寺主要的知识、主要的教派是瑜伽行派,之前说过就是唯识宗。你要知道,唯识成为宗的时候,其实主要是在中国,当时在印度,主要是作为一个学派Yogacara,不能叫做唯识宗。唯识宗主要跟唐玄奘有关系,就是玄奘法师。当时是瑜伽行派比较重要,但是同时他们有很多人也在修行密法。这个之前我们也说过,很多的上师们,同时是显宗和金刚乘的上师,是这样子。

 

这些那烂陀寺的班智达学者就告诉他:在七代以前,文殊友上师问过同样的问题(老师笑)。也就是说,为什么呢?因为那烂陀寺七代以前的一个重要的大班智、大学者文殊友问过同样的问题,也就是你这个问题七代以前文殊友已经问过了。后来他遇到了噶饶多杰(第一位大圆满祖师噶饶多杰,也叫极喜金刚)。现在你去贝台林,那儿有个地方叫做培央唐切炯瓦,在这个镇子里会找到文殊友。所以说,噶饶多杰已经走了,已经显现大迁转身了,那你现在可以找到文殊友,他有你想要的教法。

 

然后他问道:去那里困难吗?要多长时间呢”回答:“路途非常遥远,去到那里大概要用十三个月,而且路上布满了邪恶的空行和夜叉,以及毒蛇和野兽。于是,室利辛哈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有捷径吗?”回答:有一条通往那里的地下通道,但并非没有危险,因为那里有毒蛇和恶灵的栖息地。室利辛哈又问:难道没有可以对付这些的保护方法吗?”回答:要防护毒蛇和恶灵,你要在赶路的时候,在身上涂抹一种特别的油膏‘玛给塔’( maghita),并带着一盏人油灯。而且,由于你会一直在黑暗当中,你需要一个火把。”OK,这就是室利辛哈从班智达那里了解的情况。

 

要走十三月,路上有各种艰难险阻。就算有捷径,有一个地下通道,也是有蛇和恶灵。恶灵就是evil spirit,就是恶鬼这些。前面说的邪恶的空行夜叉很多人就会不明白,空行不是好的吗?不是证悟者吗?

 

空行或者空行母daka dakini“达卡、达克尼”,最主要的含义是报身层面的证悟者——男相或女相的证悟者,但是还有一些所谓世间空行母。当我们说智慧空行母的时候,一定是指觉者,就像曼达拉娃、贡玛德威、绿度母,这些都是智慧空行母,而世间空行母,她们有一定的因缘和使命吧,或者说有时候她们显现为世间的一些鬼神的形象,所以有这样的一些空行夜叉, “日阿克夏”(Raksha)夜叉。那个时代有一些很神奇的知识,什么人油灯啊(老师笑),什么涂抹这些油膏;这个时代可能说:你坐直升机就到了。

 

室利辛哈历尽困难找到了所有需要的东西并且出发了。在黑暗中赶路六个月之后,他到达了贝台林这个之前告诉他的镇子,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他在镇上打听上师的住处,一个本地人告诉他说,‘我们知道有个叫文殊友的住在我们镇上,但是我们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其他人讲的都是一样的。于是,他在整个第七个月中继续到处寻访他,但是并没有找到”可能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会在黑暗中赶路六个月。之前不是说了吗,有一条地下通道,所以都是黑的。古代有一些神奇的地方,现在我们很难想象有这些地方的存在。

 

有一次,当他来到一个喷泉附近的时候,他看到一位老妇人前来取水,就问她是否认识那位上师。那个老妇人没有回答他,并且再次准备离开,但是当她想要把水罐提起来的时候,她没有办法把它从地上拿起来。室利辛哈在使用他的神通力。于是这个妇人口念密咒‘其达 阿比普 Ra 萨拉’(CITTA ABHIPRASALA),并且扯开胸襟,在她心间显现出真实义(扬达 Yangdag)教法的九位本尊的坛城。在这个时候,室利辛哈再次问她是否认识文殊友上师

 

其实我觉得最好是,比如说室利辛哈叫吉祥狮子,当我们用中文的时候,我们就统一用中文;当我们用译音的时候,统一用译音,这样会比较好。比如说吉祥狮子再次问她是否认识文殊友上师,那我们就说室利辛哈再次问她否认识“曼殊室密扎”(Manjusrimitra)这样好一些。

 

她回答说,‘那是当然!只有我知道他,他是我的兄弟!’然后她扣上胸襟,拿起她的水罐走回家里,室利辛哈紧随其后。”

 

OK,通过这段,我们可以了解室利辛哈尊者在去见文殊友之前,他实际上已经是有相当成就的人了。就是你看他可以通过念一个咒,使用他的神通力,让这个老妇人水罐提不起来。没想到这不是一般的老妇人,她念了一个咒,扯开她的胸襟,展现了一个坛城。这个事儿听起来很熟悉,因为帝洛巴尊者,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帝洛巴尊者也是见到一位老妇人,反正是一位女性,她也是打开这个胸口,然后让他看到了坛城。非常相似。

 

那么真实义(扬达 Yangdag)这个教法,实际上南师有给我们,给我们传过“扬达嘿汝噶”(Yangdaheruka)。你们记得我们的古汝扎普,我们经常修的两种本尊,一种叫古汝扎普,一种叫狮面空行母辛哈姆卡。那么古汝扎普里面就有“扬达嘿汝噶”(Yangdaheruka),“扬达”Yangdag真实义。就是它显现的那个翅膀,就代表了“扬达嘿汝噶”(Yangdaheruka)。结果呢,这两个人都展现了一些神通之后,这个老妇人就跟他说:“他是我的兄弟。”于是他就跟着她走了。

 

2.4.1.8.3文殊友引导室利辛哈除障

 

当他们来到老妇人的房子,室利辛哈看到一个穿着像僧人的人,头发挽在头顶上,把轭扛在肩上拉着犁正在耕地”就是那个犁,前面有个木把的,可以这么套在肩膀上这样,大概就是那个轭。室利辛哈到那个老妇人房子那儿,看见一个像出家人的人正在耕地。

 

妇人指着他说,‘他就是了!’但室利辛哈感到疑惑,想:‘文殊友

上师应该看起来像一位班智达或者瑜伽士。这个人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在家众:他有可能是那位上师吗?

 

你们要记得当时的这个背景,是吧,当时的背景就是在文殊友的时代、文殊友那个时候,我们说金刚乘和显宗、大乘显宗已经在印度都是弘扬很广泛了,对吧?所以通常因为佛教的传统,毕竟一开始是跟出家的传统有关,跟沙门的传统有关,所以人们总是觉得出家人看起来比较神圣。我们金刚乘,尤其是大圆满的那些祖师,大部分可以说最重要的祖师,大部分都是显现为在家相,所以室利辛哈也有这种习气。他觉得上师应该是看起来应该像一个班智达、瑜伽士。这个是一农民啊,对吧?他在那儿耕地呢。

 

过了一会儿,室利辛哈想要一些食物,那个人回答说:‘我们这里没有任何食物,你去市镇里向我的妻子讨要吧!’当室利辛哈去到市镇上的时候,文殊友的妻子告诉他说:‘今天我没有任何糌粑’”这个显然是从藏文翻译过来的,写《金刚桥》里这些相关历史故事的一定是藏人,所以他说糌粑。在印度可不吃这些东西,但是有类似的一些小麦粉、大麦粉之类的食物,没有任何糌粑。

 

于是她拿来在市镇上买的七只麻雀,把它们连羽毛一起煮了之后跟米饭一起端了上来”我的妈呀,没有去毛,又跟米饭一起煮了端上来。

 

但是室利辛哈说:‘因为我是个比丘,不可以吃肉,尤其是特意为了让我吃而杀死的动物的肉。’那个妇人大声说:‘那好吧!’”这个妇人,就是刚才说的文殊友的妻子。“在把那七只麻雀放在手掌上之后,她向它们吹气让它们自由地飞回了天上。室利辛哈想,‘如果这个女人具有如此神通力,那个男人就有可能是文殊友上师了!’”你看,神通力就这么厉害,这么有说服力,在过去是这样,但这个时代,似乎不是这样子。

 

但是他决定要做进一步的观察。到了晚上的时候,由于他要找一个睡觉的地方,他被允许待在这位上师妻子的屋子里。那个看起来像僧人但实际上是上师的男人很快就来了并且问他的妻子,‘你给他食物了吗?’她说,;‘我给他了,但是他不吃。’上师说,‘那就随便他吧!’”这个文殊友穿着有点像出家人,但是显现成一个耕田的农民,耕地的农民,而且有妻室。

 

第二天早上,室利辛哈开始大声念诵《金刚萨埵幻化网》”“瓦嘉萨埵玛哈玛雅”,也叫《桑瓦宁波》。这个你们可以看看注解92,顺便了解相关的知识。虽然我们学习大圆满,但是很多相关的知识,了解一些是有意义的,否则当你遇到的时候,你可能产生一些迷惑或疑惑。

 

什么叫《金刚萨埵幻化网》,很多人听说过《大幻化网》,这个《幻化网》就是马哈瑜伽最主要的经典。马哈瑜伽里面最重要的《大幻化网》叫“玛哈玛雅”,然后一切相关的注释,比如它里面有些密续,“古雅嘎巴”就是《秘密藏续》;然后有一些相关的像“瓦嘉萨埵”、“玛哈玛雅”,这些密续梵文的名字,“瓦嘉萨埵玛哈玛雅”。             

 

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翻译成汉文的有《幻化网秘密藏续释——光明藏》,是谈锡永和沈卫荣翻译的,这是玛哈瑜伽。你们知道第七乘就是玛哈瑜伽,第八乘是阿努瑜伽。阿努瑜伽的主要经典就是《集经》,聚集的集。叫“度”,它的梵文。

 

一开始的时候,(文殊友)上师未起身在听,然后他站起来继续听,一直到室利辛哈念完。”就念完这个《幻化网》,这个玛哈瑜伽的经典。

 

然后他告诉他(室利辛哈)说:‘你不但不懂其中的真实含义,你连字面的意思都不懂!’”太直接了。“室利辛哈想:‘那么,他真的是上师吗?’他之前已经走开了的妻子,从市场上回来了,买回来一只女人的左臂,还是新鲜的,上面戴着五个镯子”妈呀,听起来很瘆人啊。

 

她把它煮了并端了上来,但室利辛哈大声说:‘我是一个比丘,不能吃肉,尤其是人肉,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听起来很像唐僧说的话。

 

上师拿起这个胳膊并且弹动手指,使它被一团光包裹着消失在空中”这夫妻俩都很厉害,一个是把麻雀煮了,煮了的麻雀,让她吹了口气,就活了,就飞起来;一个是把这个煮了的人的手臂,弹了弹手指,就被光包裹着消失了。

 

这个时候,室利辛哈明白到在他面前的这个人确实是文殊友。”唉,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光包住了消失了,就证明他是文殊友呢?“他向他供养了一个黄金的坛城,跪拜在他的脚下,并且围绕他走了三圈,然后请求他说:‘我恳求您唤醒在我心中的您所拥有的真知!’”

 

“我恳求您唤醒在我心中的您所拥有的真知,”听起来很绕,但是这就表示他还是有一些知见的,就是这种真知我的心中已经有了,只是没有被唤醒而已。

 

上师默不作声。室利辛哈重复了这个仪式三遍,但是上师完全不作回答。室利辛哈感到气馁了,他想:‘上师不想教我;我最好还是离开吧!’这个时候上师大声叫他道:‘室利辛哈,来这里!’室利辛哈站起来,看到文殊友躺在泥土上,室利辛哈想着文殊友是要让他打扫干净尘土,他就开始很卖力地清洁地板,用扫帚打扫了十八遍。最后,由于很卖力而筋疲力尽之后,他就躺下来休息。他注意到上师的坐垫上有一个颜色诱人的水果,带着一股诱人的香气。他想着上师是想要让他吃的,他就咬了一口,尝到了八种不同的可口的味道。但是当他吃完之后,立刻就感到头晕作呕,并且昏了过去,害怕自己要死了。他有了七次这个念头:‘即使我死了,也不要紧!’一开始当上师用肩膀扛着轭在耕地的时候,他是在用持明表示法来教导我,但是我没有领悟到;即使我死了,也不要紧!当他让我吃小鸟的肉的时候,他是通过这个持明表示来给我传法,但是我没有领悟到;即使我死了,也不要紧!当我念完经文之后,他通过持明表示的话语来给我传法,但是我没有领悟;即使我死了,也不要紧!当他把那只女人手臂让我吃的时候,他是用这个持明表示来为我传法,但是我没有领悟;即是我死了,也不要紧!当我给他供坛城、磕头和绕走的时候,上师没有回应,我没有领悟他保持沉默的持明表示;即使我死了,也不要紧!”这实际上是一种懊悔,就是我错过了上师这么多次的传法的这种表示,或者这种引导,就算我死了也不足惜了。

 

当我决定要离去,而上师把我叫回去扫地的时候,我没有领悟这个持明表示;即使我死了,也不要紧死不足惜啊,太笨了。最后,当我吃了那个水果的时候,我没有领悟这个持明表示,所以即使我死了,现在也不要紧了!

 

在这个时候,室利辛哈停止了呕吐并恢复了意识。他往上看,看到上师站在附近,问他道:‘你想要什么呢?’‘我想要一个能够让我立刻开悟并且在一生当中获得证悟的方法!’‘你还没有开悟吗?’上师问他说。‘没有啊,上师!’室利辛哈回答说。

 

2.4.1.8.4文殊友给室利辛哈传法

 

我从一开始就教导你了;你没有领悟到!当我在耕地的时候,我在教给你方便和智慧(Prajna 般若)的真实含义。”大家想一想啊,为什么扛着一个轭在那边犁地,就是方便和智慧呢?

 

当让你吃麻雀肉的时候,我是通过这个持明表示教给你六蕴识的本性”我看一下,所谓第94注解说,五种根识加上意识。其实这个地方,最好翻译成六根识,不要翻译成六蕴识。你看我们说五蕴我们不说六蕴,我们说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识,六根的识;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识的本性。

 

当你在念诵《幻化网》时,我教给你一切诸法都是超越言诠的”记得吧,刚刚说的,“你不但不懂这个这个《幻化网》,你连文字的字面意思都不懂。”“当让你吃女人手臂的时候,其实左臂代表了智慧,而手镯象征着五智慧。”上面不是有五个手镯吗?

 

当你向我供养坛城、磕头、绕走的时候,我却保持沉默,我是在教导你万法都是超越语言文字、思维和定义的。当你因为没有领悟而决定要离开的时候,为了净化十八界”什么叫十八界?我们看一看,五蕴十八界。就说你看到这名词,你别就跳过去,为什么不趁机学一些佛教相关知识呢?或者大圆满的相关知见呢?五蕴十八界或者叫十八种要素,包括六根,然后六识、六尘,眼耳鼻舌身意,色身香味触法,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所以这就是十八界,通常我们会说五蕴、十八界、三十七道品。

 

我让你扫地十八遍”净化你的十八界。

 

看到你仍然有深厚和细微的与主客能所概念有关的二元障碍,我让你吃了那个水果:你对它的颜色和香气的执着象征着对外在世界的执着。在你咬它一口时对水果的美味的执着象征着对组成内在主体的心意概念的执着。”象征着对组成内在主体的心意概念的执着。

 

当你由于跟主客能所的二元分别有关的障碍而感到不适的时候,当你在受苦并且想了七次死了也不要紧的时候,你就净化了障碍并且痊愈了

 

OK,好深奥,好复杂呀,是吧?(老师笑)所以上师让你做任何事情,一位觉悟的上师让你做任何事情,基本上都是在教你。那个时代可能就是这样子的,这个时代要这样做,基本上第二天你就被警察抓走了,你要这么教弟子的话,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反复地看一看这些意思,尤其是关于吃水果这件事。

 

他不是说觉得颜色诱人香气扑鼻吗?这意味着对外在世界(就是客体)的执着。你咬了一口,对这个咬了一口,不再是一个外在没有接触到,而是已经进入到你的体内了。这个时候,实际上是你已经升起了味觉,然后心意开始对它判断、思维、分别:啊,好吃啊,美味等等,象征着对你的内在的心意概念的执着,好吃、不好吃这种。一个是外,一个是内,外在往往是比较粗大的,内在往往是比较细微的。

 

由于对二元障碍感到不适,你受苦,想着死了或者死不足惜的时候,你就净化了。这些痛苦、极大的痛苦与死亡、灾难,往往都是我们的一种净化,我们的一种重生的契机。这也是为什么要有地狱,为什么要有炼狱,对吧?大家看过《神曲》,地狱、炼狱、天堂,或者是我们有各种地狱对不对?基本上。

 

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是说谁要惩罚你,很多人看到这些东西就生起了非常二元的理解,总觉得地狱就是:我做了坏事,所以要惩罚我。没有一个上帝要惩罚你!你从大圆满的角度看,是我们的觉性现在幻化它的游戏展现出来。我现在是根据大圆满密续讲,我不是自己在想象。

 

大圆满的《诸佛游戏续》里面就是这么说的,我们本来都是如来,然后现在进行这种游戏,但你也不要仅仅从故事的层面去理解,你要领悟其中甚深的法义。《诸佛游戏续》里面就是这么说的,众生本来都是觉悟的,都是觉者;现在他们要进行了一场游戏,所以他们念了一个“我”这个神奇的密咒,然后就开始轮回。

 

因为有了“我”,就有了“我”之外的世界;这个之外的世界展现得很美好,“我”就开始喜欢,然后贪爱、执着;得不到,“我”就嫉妒、愤怒、懊恼,贪、嗔、痴、慢、妒就展开了。有了情绪烦恼,就会有相应的行为;有了这个行为,我们就会有行为的结果。这就是业力,这就是因果。因果就意味着轮回,这就是所谓的轮回的幻相。

 

从根本上来说,从大圆满甚深的知见来讲,这实际上是觉性自身的游戏。觉性自身展现为它的一个对立面,因为它是来做游戏,本来是无“我”的,对不对?不存在,一切都是大平等的,没有你、我之分。现在看来,它变成了一个对立面。

 

这样的话,就有各种业力障碍,就展现出什么地狱,或者各种艰难痛苦,所以大家面对各种痛苦、灾难的时候,甚至看起来是一个非常黑暗的时刻,或者产生非常痛苦、让人不想活、活不下去的感觉,你要知道,实际上这是你自身对自己的一种净化。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你解脱和升华的一个机会。

 

因为当你遇到极大的痛苦和灾难的时候,你当然想从中解脱出来,那么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去忏悔自己做过的一些事情:啊,我的烦恼、我的情绪、我的行为,我对别人的伤害等等,这样本身就是一个净化。但是真正的、完全的净化,莫过于无“我”、无“我”的净化,就是说无“我”的领悟,了解到这个“我”并不存在。所以根本上一切的灾难问题,都是让我们回到我们的本性当中而已。

 

所以你看,这里也是类似的,就像密勒日巴,那个马尔巴让他建了九次房子,然后拆掉,折磨了他很长时间,差不多都要累死了。后来,密勒日巴决定要死了、要放弃一切的时候,他就净化了自己的障碍,上师决定给他传授教法等等。

 

于是文殊友向他传授了无生、无间和不二的含义,念出了象征的字母“阿 哈 火 叶”(A HA HO YE),室利辛哈经验到了持续七天的法性的自然声音

 

这个我之前已经讲过了,对吧?有人还记得吗?我之前讲过了“阿哈火叶”是怎么回事。简单地再说一下:“阿哈火叶”就是大圆满界部的四个最重要的字母,它分别跟我们的空、明、乐、空明乐无别的这些经验有关系;跟身、语、意、身语意无别的经验有关系。OK,室利辛哈听到了他念了这四个字,他升起了一些体验,持续七天的法性的自然声音。这都是一些最根本的字母:阿、哈、火、叶。

 

2.4.1.8.5室利辛哈获得无上成就

 

当他从这个状态中重新苏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他的上师在他身旁。为了让他不会忘记他已经传授给他的法义,文殊友给他传授了象征表法的文字阿班达拉 ABANDHARA。室利辛哈明白它的意思是‘望向天空的中央!’于是在黎明的时候,当星星落下和云雾退去的时候,他把目光转向面前的虚空当中,不上也不下。于是他明白到,如同虚空并非由因缘而生,也不依赖于各种条件而显现,不能以任何方式来定义,因而,心的真实本性并非由因缘而生,并非依赖于条件,也没有能够被定义所局限的实质。室利辛哈因而获得了无上成就乃至世间成就,净化了他的所有业力及其残余痕迹。

 

好,我们可以回顾一下之前的相关内容,你们记得之前讲过类似的内容吗?稍等一下,好,就是在二十六页,有一些类似的记述,但是这里看起来有一点出入,对吧?就是说跟噶饶多杰对文殊友念的四个字母“阿哈火叶”是一样的,但噶饶多杰后面念了一个“苏亚达ra”,就是凝视太阳。这里文殊友对室利辛哈也是念了这四个字母,所以这两个故事是很相似的。

 

当文殊友听到噶饶多杰念“阿哈火叶”的时候,他也是听到了自然的法性的声音,七天持续不断。然后噶饶多杰让他文殊友念“苏亚达ra”,凝视太阳;但是这里文殊友没有让室利辛哈凝视太阳,而是让他“阿班达ra”,他没有说“苏亚达ra”。“阿班达ra”就是凝视天空的中央,看天空的中央的意思。

 

熟悉南师教法的人就知道,这个就是所谓的凝视虚空。凝视虚空不是我们想象地看着那个天空就好了,不是这个意思。至于是什么意思?怎么做?我们在适当的时候讲,这个公开课程不讲这些。OK,所以这里实际上给他了一些重要的传法了。念出了四个字母,至少跟大圆满界部有关的。

 

这些祖师们都不是一般的根器,当他们去见到这些他们的上师的时候,也是已经有相当的成就了。刚才室利辛哈就展示出了他的密咒成就了对吧?那已经很厉害了,但他并没有究竟的证悟。所以当他的上师文殊友跟他念这些重要的字母的时候,以及给他讲一些表法的文字的时候,他都获获得了一些相应的领悟或者证悟。

 

他了解如同虚空非因缘而生,也不依赖于各种条件所显现,不能以各种方式来定义。”心的本性也是一样的。心的本性我们通常用虚空来比喻,它不是因缘而生,它不依赖于任何条件,条件就是因缘的意思,所以我们会说,心的本性是非条件性的存在Unconditional existence。

 

什么叫非条件的?比如说我可以给你一百块钱,条件是你给我一个什么商品,这就叫条件。此有故彼有,就是因缘法、缘起法,轮回当中的一切都是条件性的存在。心的本性不是条件性的存在,不是因缘法;心的本性永远不会被因缘污染,被因缘所局限,所以它没有能够被定义所局限的实质。它没有一个:啊,心的本性它是一个圆形的,它是光明的,它是清净的,它是发着绿色的或者白色的光。这一切都叫做赋予了某一个属性,心的本性没有任何属性,没有任何一种特质。

 

当我们说属性时,这里指的是特性Characteristics,就是叫特性。当我们学中观的时候,宗萨钦哲仁波切解释这个特性,就是它有一个特质,有一个essence,其实没有essence我们说本体空的,心的本性也是如此。

 

室利辛哈因此获得了无上成就,乃至世间成就”你看看!他们就听到这些法就证悟了,而且是彻底的证悟,净化所有的业力。很令人羡慕吧?人家本身就不是凡夫。很多这些早期的祖师,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在演戏(老师笑),变来变去的,本来都是证悟者化现。

 

2.4.1.9西藏译师毗卢遮那

 

2.4.1.9.1把心部界部教法引入西藏

 

乌金国法脉的教法传承之后,从室利辛哈传到了生活在八世纪的西藏译师毗卢遮那,后者是由寂护尊者在桑耶寺任命的七位著名的“执事”僧之一。事实上,如上所说,正是毗卢遮那把心部和界部的密续和教法指示引入了西藏。”

 

大家看这里,室利辛哈传给了毗卢遮那。毗卢遮那是桑耶寺的所谓七位执事僧之一。当时西藏藏王赤松德赞,让桑耶寺寂护尊者选出来七名出家人做执事僧,都是比较年轻的出家人。

 

寂护尊者,你们知道是西藏第一位传播佛法的最重要的上师之一,叫 Shantarashta,静命尊者。寂护尊者进入西藏传法比莲师还要早。他传的是印度的大乘佛教显宗,而且是渐次(不包括禅宗)、渐道、渐门,而不是顿门。他的教法在嘉瓦仁波切讲的Stages ofMeditation《修次中篇》里面有大概的叙述,所以大家知道寂护当时教的是印度佛教。

 

由于西藏有特殊的文化背景,特殊的民族性,特殊的古老的宗教苯教,特殊的象雄文明,所以寂护尊者教的显宗教法跟西藏不相应。实际上,西藏本地尤其是原始苯教当中,崇尚巫术、法术、密咒、咒术这些原始苯教的传统。西藏在这个传统的影响下,有很多苯教很有神通的密咒士,或者是这样的大师,他们中些人被藏王视为国师。正因为如此,寂护尊者后来发现显宗教法传不下去,所以他就建议大家迎请莲花生大师,所以莲师才入藏。

 

寂护在当时做了一件事,就是在桑耶寺选了七个年轻的出家人,其中就有毗卢遮那。他是非常重要的一位上师。之前上面已经说了,毗卢遮那把心部、界部带入了西藏。实际上,毗卢遮那先是莲师的弟子,按照莲师的要求,他去乌金国找室利辛哈。待一会儿详细讲他去找室利辛哈的过程。毗卢遮那把心部界部教法带回到西藏后,又把这些教法传给了莲师,所以毗卢遮那跟莲花生大师是互为师徒的。

 

毗卢遮那主要传的是心部、界部,窍诀部不是。昨天我提到窍诀部主要是四心滴,应该叫四心髓“宁提雅希”。其中《空行心髓》,是莲花生大师所传;《无垢心髓》,是无垢友尊者所传,这是窍诀部的。西藏多少个世纪以来主要弘扬了窍诀部,而心部、界部一直就比较少。我从一开始就讲,南师是近千年来复兴大圆满原始三部心部、界部、窍诀部教法最主要的上师。

 

念诵原文 略)先说这段。

 

这段非常重要,因为跟我们大圆满同修会的传承有直接关系。关于毗卢遮那的历史有好几个版本,但是比较共同认同的就是:莲师通过天眼通发现了毗卢遮那,藏王赤松德赞找到了这个孩子,后来他成为一个外文专家,懂梵文,懂乌金文。他是寂护尊者桑耶寺找的七名执事僧之一,那时他很年轻。然后就去了乌金国,跟他一起的叫仓勒竹,仓勒竹就是后来的一位上师。他们去了乌金国,找到了室利辛哈,获得了大圆满教法。

 

所以大家要知道,噶饶多杰、文殊友、室利辛哈、毗卢遮这样的四个人,四位祖师。

 

他回到西藏后开始翻译大圆满经文,这个时候受到了诽谤,后来就被流放了。他被流放到东藏的边境地区,就是所谓的“嘉莫擦瓦绒”,简称“嘉绒”,嘉绒地区,就在现在的马尔康附近。马尔康附近有几个毗卢遮那圣地,尤其是毗卢遮那圣窟、圣洞。去年夏天,我们几个人有特别去那儿,第一站就是。在南师圆寂之后,去年,我们五个人做了一个朝圣之旅——南师传承的最重要的圣地,第一站就是东藏这个地方嘉莫擦瓦荣——嘉绒,现在的马尔康。

 

然后在那里,在嘉绒,毗卢遮那遇到了玉扎宁波。玉扎宁波的中文,好像是叫“玉声藏”。“过了几年之后,通过无垢友尊者的周旋,他被允许返回到西藏,在那里完成了许多翻译。(念诵原文 略)毗卢遮那回到西藏后,就开始翻译从乌金国得到的大圆满心部、界部的一些教法,一些经典。后来有人诽谤他,他被流放了,遇到了玉扎宁波。

 

2.4.1.9.2撰写幻轮瑜伽论释

 

为什么我说这个跟大圆满同修会的传承有直接关系呢?因为《日月和合之幻轮》就是毗卢遮那尊者给莲师,尤其是哄卡拉尊者传下来的《日月和合之幻轮瑜伽》做的完整的论释,是以偈颂形式做的论释。你们可以在《幻轮瑜伽》的这本书里看到。毗卢遮那尊者被流放嘉莫擦瓦绒的时候,遇到玉扎宁波。玉扎宁波实际上也是一个重要的转世,所以这个跟我们传承有直接的关系。

 

后来毗卢遮那就把大圆满传承传下来,一直传到十九世纪最重要的大圆满上师之一昂藏珠巴。昂藏珠巴传给他的很多弟子,但是其中幻轮瑜伽最有成就,并且显现虹光身的就是南开诺布法王的叔公(他爷爷的弟弟)多登·乌金天增,这就是我们幻轮瑜伽的传承。当然了,他叔公传给了南师,就是这样子。

 

当然,幻轮瑜伽不只是这个传承,还有别的。还有昂藏珠巴的儿子甲色·久美多杰(甲色仁波切一世),昂藏珠巴的儿子也对南师做了指示。还有蒋秋多杰的儿子久美嘉参。久美多杰是昂藏珠巴的儿子,久美嘉参是蒋秋多杰的儿子,这些以及叔公多登·乌金天增,他们三位都给南师做了幻轮瑜伽的指示,包括蒋秋多杰本人也给南师做了一些幻轮瑜伽的指示。

 

好,我们继续。大家要保持觉知,记得我们现在在讲什么。我们在讲大圆满心部二十一位上师当中最重要的几位,对不对?我们主要提到了四个人:一个是噶饶多杰,第一位祖师;第二是文殊友;第三是室利辛哈;第四是毗卢遮那,这四位。从目录能看得到。

 

现在在说毗卢遮那:他翻译大圆满经典期间,被诽谤而流放;跟他一起去乌金寻找大圆满教法的仓勒竹,死了之后转生为玉扎宁波,他在流放期间遇到了玉扎宁波;无垢友通过周旋一些关系,毗卢遮那被允许返回西藏;他在那边完成了很多的翻译。毗卢遮那的一些事迹已经被译成了英文。

 

下文都只是关于毗卢遮那跟他的上师室利辛哈相遇的更为著名的事件,正如在《毗卢精义》中所讲述的那样,某些部分则删减较多。”就是不同的历史相关的记载,会有一些出入,因为毕竟是人写的历史,但基本的是一样的。

 

2.4.1.9.3室利辛哈传毗卢遮那心部教法

 

在藏王赤松德赞的时代,由于有诸如寂护尊者和莲花生大士这样的上师以及具格西藏译师的出现,许多属于因果教法的文本已被译出。”这个就是说藏王赤松德赞的时代,已经翻译了很多显宗教法。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教法,因果的教法就是指的显宗。你们记得显宗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因相乘,因相乘是关于各种因的分析,它的归类分析。金刚乘也叫果相乘,而大圆满是果中之果,金刚乘的精髓。这个时候,寂护尊者,就是刚才说的静命堪布,大堪布寂护和莲师以及西藏译师,已经翻译了很多显宗的经典。

 

莲花生大士告诉藏王,在印度有一种叫做佐巴钦波的超越因果法则的教法,它的教文还没有被传入西藏”莲师虽然是大圆满传承祖师,但是当时实际上他手里还没有相关的经文,至少是还没有被翻译成藏文。

 

于是,遵照莲花生大士的嘱咐,藏王把他的两位最为重要的译师派遣到印度:帕戈·毗卢遮那(Pagor Vairocana)和仓勒竹(Tsang Legdrub)。”莲师嘱咐藏王,把这两位最重要的译师派遣到印度。“帕戈”Pagor是他的名字,“瓦若恰那”(Vairocana)也是他的名字的一部分。仓勒竹就是玉扎宁波的前生。

 

两位译师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以及自我牺牲,在忍受了劫掠和殴打以及其他的不幸遭遇,在克服了不少于十六次的对勇气和忍耐力的考验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印度。在这里他们被告知,当时最博学的上师就是室利辛哈,于是他们决定前往他所居住的在乌金国境内的达罕纳(Dhahena)。当他们来到这位上师在达罕纳的住所前时,他们询问了一位看门的老妇人,请求拜见他,而这位上师知道了他们的相遇是早已注定的,回复说他会在午夜接见他们。在约定好的时间,毗卢遮那和仓勒竹向室利辛哈磕头顶礼,向他供养金子,并且把藏王赤松德赞的愿望告诉他:想要获得“超越造作”的阿底瑜伽教法。(阿底瑜伽就是大圆满)。上师解释说由于达尼玛(Dagnyidma)和贡嘎嫫之间的一个争论,所有班智达都做了恶梦,所以他们决定把阿底瑜伽的教文隐藏在菩提伽耶,不把他们收藏的教法泄露出去。”

 

你们记得达尼玛和贡嘎嫫是谁吗?也是心部的两位祖师,她们有一个争论,然后她们做了恶梦,然后决定把这些大圆满的经文,藏在菩提伽耶,不可以泄露。

 

因此,乌金国的国王下令要遵从班智达们的决定,警告所有上师,谁要是给予这些教法就会冒受惩罚或者被处决的风险”哇,很严厉啊! 就是说这个乌金国王还是比较听那些学者们的意见,警告那些上师,不可以传法,否则要处罚,甚至要处决。

 

然而,室利辛哈知道在西藏弘扬这些教法的时机已经到来了,承诺会以某种方式帮助这两位译师。他说,‘首先,去其他班智达那里领受因果教法,然后去领受果乘的密咒乘教法;(也就是金刚乘教法)。只有在这之后,我才会在午夜里秘密地给你们传授佐巴钦波的教法。’”室利辛哈明知乌金国王有这种禁令,不准传大圆满,他还是决定秘密的传,但是前提是要你先学了显宗的教法,然后又学了金刚乘的教法,领受金刚乘的教法,然后才秘密地传大圆满。

 

于是,在学习了因果教法和接受了所有密续灌顶之后,这两位译师才回来坐在室利辛哈的脚下”你看看,他们多么不容易啊!所有的密续灌顶,你想想所有的密续灌顶意味着什么?当然,当时只有几种,这主要说的是乌金国。乌金国当时应该主要是玛哈瑜伽,因为阿努瑜伽主要并不是来自乌金国,阿努瑜伽主要是来自图夏那个地方,在现在的塔吉克斯坦那边,乌金国在现在的巴基斯坦,所以他们应该是主要获得一些玛哈瑜伽的灌顶。

 

他们跟上师一起,”上师指的是室利辛哈,“奇迹般地恢复了阿底瑜伽的原始教文,而在白天的时候他们继续学习密咒乘的教法,在晚上则被引领进入到大圆满教法当中。”就是这两位译师,一位上师一起,奇迹般恢复了阿底瑜伽的原始教文。这当然主要指的是心部的教法,因为最早传的就是大圆满心部。

 

室利辛哈在他的房间里放置了一个大陶锅,架在三块大石头上,四周围上一张网,然后进到里面。他在锅口上放上一个大盖子,上面有一个装满水的盘子。一根管子穿过大锅上的一个孔,然后穿过墙壁上的一道缝隙直到屋外;室利辛哈的话声能够通过这条管子传出来。毗卢遮那和仓勒竹待在外面,戴上大鹿皮兜帽,肩上扛着一个包袱,还有一根拐杖(装成徒步旅行者)。在午夜的时候,他们准备好聆听教法:勒竹用山羊奶把它们写在白棉布上,而毗卢遮那同时把它们背下来,把教法藏在心中。

 

你看看(老师笑),这就是他们当时传大圆满的情况。一口大锅,下面三块大石头,四周有一个网;然后室利辛哈进到里面,锅扣上一个盖子,盖子上面有装满水的盘子,然后有个洞,一根管子穿到墙里。我的妈呀,这个太有意思了(老师笑)。这是说传法的人。受法的人也很搞笑,待在外面,伪装成一个旅行者,扛着包、拐杖。

 

在午夜的时候,他们准备听法。仓勒珠也是功劳大大的,他用山羊奶把教法写在白棉布上。你想想,山羊奶是白的,白棉布也是白的,所以这就是最早的一种加密的方式。然后把它带回了西藏,用烟一熏,山羊奶的字就显现出来了。聪明吧?毗卢遮那更厉害,直接背下来,把教法藏在心里,这个比什么都安全。

 

于是,作为大圆满教法将会在西藏弘传的标志,室利辛哈首先教授了《觉性杜鹃》。”这就是著名的“瑞巴库居”,就是《觉性杜鹃》。这是一个“陇”,一个精要教言,有六个重要的句子。这是一种象征,象征着大圆满将会在西藏弘传的标志。这不禁联想到我身上发生过的一件事情,我跟很多人讲过这个故事。

 

二〇〇九年,我第一次见到南师,参加的是智慧空行母的法会。然后我第一次参加了一个抽奖的活动,不是有抽奖吗,筹资道场建设。然后在那次抽奖当中,我神奇地抽到了(我只买了一张奖票),我抽到了南师的那件手工做的衬衫,上面手工绣着藏文的《六金刚句》,就是《觉性杜鹃》中的精髓。我也恰好是中国的第一个翻译,所以我想这也是冥冥之中有某种因缘。这是一种大圆满将会在西藏弘传的标志,因为《六金刚句》绣在我得到的那件南师的手工衬衫上。上次在东藏的叫做毗卢遮那圣洞那里,我不是直播了决法吗?如果有人参加过的话,可以看到我当时穿那件衣服,因为这是一种表示吧。

 

作为万法都圆满含藏‘在本初状态中’的标志,他教授了《大力震动》

《大力震动》叫“扎钦”。“扎钦”,就是南师《大力震动》也教过,《觉性杜鹃》也教过。

 

为了说明禅修的意义,他教授了《六明点》;为了说明一切诸乘的见和修的结论,他教授了《大鹏展翅飞翔》。《大鹏展翅飞翔》南师也传过这个法,叫做“琼鼎”,“琼千鼎瓦”。

 

为了显示出阿底瑜伽超胜其他诸乘,他教授了《不落胜幢》。”《不落胜幢》,藏文“米努嘉参”。“然后他问道,‘善男子,你们满意了吗?’译师们向他回答说,‘我们很欢喜。’”

 

这几个教法都是非常重要的大圆满心部的原始的密续。《觉性杜鹃》即《六金刚句》,你们记得在《水晶与光道》里面,一开始就有《六金刚句》,对吧?“万物本体虽无二,支分性中离戏论……”大概意思就是说:一切万法,它的相对层面呈现为种种不同的性状、相貌,但是它们的本性实际上是不二的。最后一句翻译成:“自然安住便是定。”这个翻译我很不喜欢,我们不要说定不定,“自然安住即禅观”,这样子翻好。

 

《六金刚句》是《觉性杜鹃》的精华。为什么《六金刚句》、《觉性杜鹃》这么重要?因为毗卢遮那第一部翻译到西藏的大圆满的密续就是《觉性杜鹃》,所以他才说“作为大圆满将在西藏弘传的标志”。当我赢得了那件衬衫的时候,当时南师是非常高兴的,所以我觉得可能都有这样的一种含义。因为对我来说,南师就像噶饶多杰一般,就是他把整个原始的大圆满教授出来,而且不仅仅是源自这个原因,他的一些秘密的方面我也不能说,但是可能是有这种可能性,他就是噶饶多杰的化身。当我跟彭措医生这么说的时候,她说:“当然,当然,他就是”。彭措是南师的外甥女。

 

OK,所以这些教法主要是《觉性杜鹃》、《大力震动》、《大鹏展翅飞翔》,《六明点》和《不落胜幢》。据我所知,他没有公开教过《不落胜幢》,但是他还教了很多其他的,我已经提到过了是吧?至少我那个课程通知里面说了,“瑞巴库居”(觉性杜鹃),没错就是这个。

 

为了阐明所有知见根本上是一致的,他教授了《如意宝》;为了阐明佛法以及上师们的教导的超胜,他教授了《无上祜主》;为了阐明领悟诸下乘和上乘的过失和功德的必要性,他教授了《洞穿一切之王》;为了说明应以三种妙观察智为基础,他教授了《含藏万法宝珠》(《遍覆珍宝》);这些是四个小的教法

 

对,已经有人贴上来了,最后一句话最好改掉,“自然安住即禅观”。因为你说定呀定的,有无限误解的可能性,不要说定。释迦牟尼佛怎么说的?修止能生定,修观能生慧,你要的是定还是慧呀?定是没有解脱的,知道吧。当然,如果你加一个注解说“出世间定”,那也是可以的。好,这是四个小的教法。

 

为了阐明所有知识经验都必须以上师的教导为基础,他教授了《大乐无央》;为了阐明果包含在身语意当中,他教授了《生命之轮》;为了阐明应当以(修行的)范例、(教法的)含义和(修行的)验相为(验证)自身(修行)基础,他教授了《极细心明点》(《无生明点》)和《虚空王》;这些是四个中等的教法。”你看看。

 

“然后,为了阐明如何通过不了义义理(世间法)以及究竟义理(出世间法)来帮助他人,他教授了《大乐庄严》;为了阐明区分诸乘的必要性,他教授了《包含一切之状态》;为了避免生起因明逻辑上的矛盾,他教授了《石中熔金》;

 

《石中熔金》我们之前有提到过,对吧?就是叫多拉色炯。文殊友不是一开始跟噶饶多杰辩论吗,后来他忏悔,想割舌谢罪,但噶饶多杰说,你不要割舌,你用唯识的术语写下你对大圆满的领悟,于是他就写了《石中熔金》,所以这个教法是来自文殊友的。

 

为了阐明行持和三昧耶是瑜伽士的心脏(译注:指最重要的根本),他教授了《无上之巅》;这些是四个高等教法”所以这里就讲到了所谓小的教法minor teaching,还有中等的教法medium,以及高等的教法,supreme高等的教法。

 

最后,为了说明分辨错误教法和有效教法的必要性,他教授了《本初胜妙》

 

2.4.1.9.4南师相关教法不可随意泄露

 

《本初胜妙》我们已经翻译出来了,实体书也出来了。之前有人问怎么请这些书,你如果已经进了会员群,或者学法群、准入群,你就可以直接请。如果你只是在预备群,虽然你还没有成为会员,但是你已经获得了阿底上师瑜伽传承,也可以联系流通处请这些书。因为我们说阿底上师瑜伽传承是直指心性,是一个南师教法的根本传承,所以我们允许你在有阿底上师瑜伽传承的前提下,就算你没有成为会员,没有进别的群,只是在预备群,也可以联系流通处请这些书,好吧。只包括我说的是现在所念的这本书,叫《无上之源》。《本初胜妙》应该是没有公开出版的,所以没有公开出版的书,我们也不公开发行,除非你是内部的会员。OK,这是《本初胜妙》。

 

南师一开始教大圆满,教的是窍诀部,就像传统的上师那么教,但是过了几年他发现,对于大圆满大多数人都处在美好的概念和想象当中,所以为了让大家有切实的理解、领悟和经验,他开始从心部开始教。基于南师的教授经验,我认为心部对大家来说是重中之重。

 

不要天天说什么高大上的窍诀部,什么安住,什么彻却、妥噶,不要说这些。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明觉,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不要骗自己,所以一定要踏踏实实学习这些大圆满的原始经典。我在这个课程中跟大家说了,这是生起大圆满知见必须做的事情,要不然南师为什么发现教窍诀部,大家只是停留在幻想当中?

 

对,还有一个承诺就是,你即使有阿底上师瑜伽,你还得发誓,你还得承诺绝对不会把它泄露给别人,所谓的分享密码的行为是不可以的。当然,如果你们是一家人,你们都有这个传承,你们俩请一个法本一起学,这是没有问题的,这是人之常情。你不要:啊,我来分享一下,然后把你的密码分享给别人,这是有版权的,好吗?这里面有上师南开诺布法王的授意,这意味着跟三昧耶有关,所以你不要当成儿戏。

 

有的人,尤其是一些台湾人,他们把南师的一些有传承才能看的内容,直接上传在网上,上传到YouTube上。这说明他们对这些三昧耶也不了解,个别的台湾的。三昧营是最开始系统翻译汉语的南师教法的,系统的翻译,十多年来基本上我们没有泄密过。上次有一个人,他不小心上传了,他自己传到网盘上自己用,结果被人搜索到来告诉我。后来我跟他说:“你不可以这么做。”他说:“我不知道,我以为只有我自己能看到。”这个叫做无心之过,这个没关系,之后撤下来就行了。因为它可以直接被下载,直接被打开,所以这是跟誓言有关系的。秘密、密法,你不可以随便这样所谓的分享,OK。

 

2.4.1.9.5毗卢遮那请求得到确信证悟

 

  “室利辛哈问道:‘你们满意了吗?’两位译师回答说:还没有,因为我们想要领受跟这十八个教文有关的密续和教授。’于是上师把教法指示以及具体的知识要点连同十八部密续一起传授了,”你看看这个室利辛哈多么博学,多么厉害,精通所有各种经典。

 

“然后他再次问道:‘你们满意了吗?’这个时候仓勒竹回答说:‘我满意了!’他希望向藏王展示他所获得的教法,就决定离开。然而,他在回去的路上掉落悬崖摔死了,享年四十四岁。”这是仓勒竹

 

“然而,毗卢遮那回答说他并不满意,然后脸朝下平躺在地上三天没有起来。看到他这个状态,室利辛哈问他说:‘你是不是因为你的朋友走了而感到失望呢?’毗卢遮那回答说:‘我们两个朋友由于共业,如同徒步旅行者在客栈中相遇,然后各自分道扬镳一般:那我为什么要感到失望呢?’‘那你是生病了?’上师接着说。‘是的,我病了!’毗卢遮那回答说。‘你有什么问题呢?’上师问道。于是毗卢遮那用以下道歌说出了他生病的原因:

 

我是毗卢遮那

并没有因引起的疾病。

我在受苦是因为我已经听闻了却还没有领悟到!

我在受苦是因为我已经看见了却还没有掌握好!

我在受苦是因为我已经尝到了却还没有满足!

我的病因在于心部的十八个教文:

我由于还没有在自己的状态中找到确信而痛苦!

我请求您针对这个折磨我的疾病

给予一剂明确之药!

 

这是我们学法应该有的态度,对吧?你学了这个那个,然后成为一个教法的收集者,然后就满意地就走了。你可能连文字都还没有搞明白,不要说义理、经验升起和证悟。很多人就是这样的,成为一个收集者,这个传承也有,那个传承也有,结果任何一个传承,他都没有任何的体验。与其成为各种传承的收集者,不如了解教法的精髓,然后实修而生起经验,这样你所有的教法就是一通百通的。

 

“‘我已经全部都教给你了’,上师回答说。‘为什么你还是感到绝望呢?’于是毗卢遮那唱道: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自生智慧之法喜被习气所织之密网所捕获。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超越局限之见被业力和二元观念所障。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自然之无造作禅修被懒散和焦虑的状态所遮蔽。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超越迎合和拒绝之行被欲望和努力造作所阻碍。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无需跋涉之道路被引证和推理所妨碍。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三世诸佛之状态因思维之疑虑而隐匿。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本自圆满和无造作之大圆满状态不能以表征和义理来传达。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三身之果的本自圆满是如此难以说明。

我走在危险的道路上而感到绝望

因为尽管有直指的加持,我还是没有领悟我本来具足的觉悟。

心部十八续之指示

未能让我跨越这八条危险的道路。

 

了不起!这就是我们通常听说的心部的十八密续。心部有五个主要的密续,就是所谓的五部一教,还有其他的,一共有十八个主要的密续,加上这些子续。但是另外还有三种,三种补续,就是补充说明的这种续,所以心部实际上有二十一密续,这里主要说十八种。你看毗卢遮那是真正的修行者,他不满足于得到了一些经典和一些传承。上师给了一些解释,这是不够的,对吧?因为说白了他就是没有真正地确信证悟。

 

这里说了各种排比句,比如说第二段,因为自身智慧之法喜被习气、欲望所捕获,其实大家不要以为他在说他自己,我们每个人观察自己也是一模一样的。本来我们说大圆满教法是自生智慧,大乐之法喜,对不对?但是现在被习气所织之密网——习气很密的网,因为我们会说轮回的密网,这个叫“有网破裂”,就是我们可能发现明觉叫“有网破裂”。然后,“超越局限之见”,这就是大圆满的见,现在被业力二元观念所障;自然无造作的这个大圆满的禅修,被我的散漫、懒散和焦虑的状态所遮蔽或者阻碍;大圆满是超越迎合和拒绝,超越恐惧和希望的行为,现在被我的欲望和努力造作所阻碍遮蔽,阻碍;大圆满是无须跋涉之道路,现在我却陷入各种什么推理呀、逻辑呀、思维呀、引证呀、分析当中;大圆满是三世诸佛之状态,现在我却因为思维之疑虑,这个真知的状态对我来说隐匿不见,隐匿不见就是隐藏着了,看不到了。

 

2.4.1.9.6大圆满见超越心意识

 

我一直在想,什么是大圆满?那大家想想自己是不是这样?很多人都是这样:我一定要先理解,一定要先通过分析语言、逻辑思维,我一定要分析一下大圆满究竟是一个什么境界。分析好了,得出一个结论,然后我就去禅修;我试图处于那样的状态。这就是修错了方向。这是你的理解。

 

大圆满不是这样的方式,大圆满是要通过真正有修有证,有明觉经验或者证悟的上师来给你直指,给你引导。他时刻能体验。他是过来的人。他通过一些真正的精髓的指示,简明而清晰,让你听懂了;然后让你能实践,让你生起体验,这才是我们要遵循的道路。

 

不是你在那边思维、理解:噢,大圆满就是空嘛,空明不二。你们不是说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吗?那就是空性光明不二。现在我来理解一个,我来想象一个,我来分析出一个空的,完全没有念头嘛。这个念头当中有一个自然的状态,然后我就想象一个自然的状态,我来安住。很多人安住在自己的想象,安住在自己的理解当中。大圆满不是通过理解来证悟。

 

当然,闻思要清楚。闻思的目的就是让你明白相关的知见,但是,真正的见,不是一种知见,不是由头脑、心意识分析出来的观点,不是见地、见解。其他的所有的见地,都是心意识层面得出的结论,只有大圆满见是跟所有八乘佛法不同的,它是现量的证悟。这是真正的大圆满的见。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们听课的时候,只要稍微用心一点,稍微专注一点,心不要像狂象一样到处跑,我想我说的话不难理解。

 

然后,你就按照这个教法指示的方式去做。不要自己当自己的老师,你自己是靠不住的,“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对不对?你们的心意识是不可信的,你不要过于自信。很多人走了很多年才明白这一点,这样就走了很多弯路。按照传承上师的指示来做,按照大圆满真正的传统方式来做,不是按照你想象的方式来做,这样就不会有问题。

 

本自圆满没有造作的大圆满状态,不能用表征的义理来传达。我们会用表征、用象征,用语言分析、逻辑推理来说,但是这些都叫做知见。知见只是帮助你闻思的;真正获得那个经验,是要通过大圆满的直指,或者说跟明觉有关的这些窍诀,然后引导让你发现。尤其是这种引导,是非常平白直接的,所有人都能听懂、能操作的方式。

 

窍诀往往有些方法是仪式化的,比如益西桑特第一步、第二步……、第六步,观想怎么怎么样。这也很好,但是很多时候,很多人的证悟或者说开悟,并不是通过一些正式的方式,南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的上师跟他聊了一会儿天,讲清楚了什么是大圆满,他当下反观自心而放松,就是了。他就发现了。这里毗卢遮那就是说了解这一切,他都知道这些知见。

 

你看,三身本自圆满,这是他写的一个道歌,他说的一些话。他也知道这些直指什么的,而且他获得了直指。这里说了,倒数第三句:尽管有直指的加持,我还是没有领悟我本来具足的觉悟。”他也知道:大圆满是本来具足的,而心部十八续的指示,也没有让我跨越这八条危险的道路。你们要想一想,这可是毗卢遮那呀,什么情况?高等根器的人,他也没有一下子就领悟大圆满,所以不要高估了自己的根器。

 

根器,我们讲最重要的是你要参与,去学习,去修行,闻思修。第一根叫信心根,信心根意味着你对教法有这种信心,有这种兴趣。有兴趣,有信心,具体的体现就是你参与闻思修。不是你盲目地相信,那个叫做盲信,那不叫做正信,对不对?我们要有这个净信,清净的信心;然后还要有胜解心,胜解心意味着我们通过闻思修获得了确定的领悟。这样我们就最终处在不退转信心的状态当中,再也不会退转。

 

今天我们就先到这儿。刚才有的人发表了很多言论,我讲课的时候没有时间看。你们最好在我讲完课再提问题,因为最后我一般会留几分钟回答一些问题,或者做一些互动。如果你在课程当中发,会影响讲课和听课。

 

课后答疑

 

    种种法总相自性皆无二

  种种法别相远离戏论见 

  虽无一见地名当下即是

诸相其遍现悉名为普贤

  诸法自圆满离作意过失

  是于止观境住无作而现

 

《六金刚句》这个翻译还好,但是第三句不是特别完美。如果用“自然安住即禅观”这个比较好。

 

没有什么问题啊。OK,有很多感叹,没有问题。好,如果没有问题咱们就回向。一直有300多人来听,预备群有200多人,大乐之音有100多一点。现在我们回向功德。

 

突然又问了一个问题:明觉融摄一切法的融摄怎么理解?先解释这个名词,什么是融摄?从业力的幻相当中回到我们的真如实相当中,这就叫融摄。

 

刚才不是说了《六金刚句》吗,它第一句“种种法总相自性皆无二”就是说:在相对层面看起来一切都是真实、固有的存在,各有各的现象特征,各有各的特性,看起来都是坚固的实有的,而且它井井有条地按照各种因果规律运作着,看起来多么真实,但它们的本质都是空的,也是光明的,所以本质是心的本性的展现,这才是总括一切的法。

 

我们通过直指,或者对窍诀的修持,或者阿底上师瑜伽之类的方法的修持,尤其是引导之下发现了明觉,了解了自己的那个本来觉性,这个本身就是我们要证悟的状态,应该说要发现的状态,因为它一直存在。尽管我们能够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一会儿,可是外境对我们来说,看起来仍然是真实的存在,坚固实有的存在,是不是?这就叫做业力的幻相。尤其是当我们升起念头、情绪、烦恼、问题、障碍、痛苦,包括身心的痛苦的时候,我们怎么样超越这一切的障碍、局限、遮蔽?并且不仅仅是超越痛苦,而是处在实相当中?

 

你觉得一切是真的,这就叫幻相;所以融摄的前提是要有明觉,否则你的融摄只是一个相似的融摄。英文integrate,是大圆满窍诀部的一个词语——融摄。

 

就是说,我们如果有了明觉的经验,已经知道什么是真的,但是你睁开眼睛一看,看起来有很多你看起来很真实的东西存在着,而且它们时刻可能给你带来阻碍,就像刚才毗卢遮那一直在闷闷不乐的,(老师笑)他面朝下躺了三天。他为什么闷闷不乐呀?因为他被各种东西所遮蔽。你看一会儿遮蔽,一会儿阻碍,一会儿妨碍,一会儿隐秘,说白了他没有办法,他还没有处在实相当中。可见就算已经被直指了,我已经接受了直指的加持,但还是没有领悟本来具足的觉悟。

 

融摄不能说就是任运,融摄只是一个动词;任运是一种状态,是一种圆满的状态。任运的意思,藏文叫“陇竹”,“陇竹”就是本自圆满。要用汉语佛教的词语来说,就是大自在,完全自在了,所以可以说任运是融摄的结果。

 

融摄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比如说:我虽然有明觉的经验,但是刚开始,还做不到放松和安住。我从座位上起来,有人敲门,有人打电话,有人让我做这个、那个,马上我就散乱了;尤其是烦恼、妄想生起,很痛苦的时候,我们立刻就散乱了。刚才不是说了毗卢遮那有那么多痛苦,但是那些是很高等的痛苦,是因为没有办法证悟而生起的痛苦、绝望,所以,融摄实际上就是让一切幻相放松、自解脱,回归到它的本来状态,因为外境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实有的东西存在。

 

你永远不要忘记,外境可以千变万化,而体验外境的觉知本身永远不变,这个叫本来觉知。当然你的觉知如果陷入一种“我在开车”这样一个概念当中,这就叫二元的觉知。这种觉知本身(我没有说陷入到一个对境当中),这就叫做本来觉知,这是要通过放松,通过窍诀,通过反复引导才能发现并且巩固的。

 

大圆满有无数的方法,所以大家要进学法群,进会员群,有无数的修法、窍诀,南师传了至少有二十种窍诀让你去修。你只是满足阿底上师瑜伽,认为:你不是说阿底上师瑜伽是直指,精华都讲了吗?有这个我就够了,反正都是免费的,我一分钱也不用花。(老师笑)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你真正能领悟,真的一分钱不用花,也可以或者有可能证悟。

 

但是,我们很多人需要各种方面的辅导,各种方面的帮助。有的人有身体方面的问题,有的人有能量方面的问题,有的人有心意方面的问题,有的人有各种理解上面的问题,有的人有各种无法生起经验、明性不够的问题,都需要各种方法、各种引导来超越。你看毗卢遮那,已经有直指了,已经给到讲大圆满心部、十八部密续了,而且是史上最伟大的祖师室利辛哈尊者给他直接讲,他还是没有立刻证悟。对吧?没那么容易!所以大家要知道。

 

有人说:融摄是放松,让它自解脱,老师的这个总结特别的精华。我说了多少年了,你今天才听到?OK。没有别的了吧,我一般到十点就要停了。

 

融摄还是没搞懂,需要分析吗?”分析永远没法融摄,放松自解脱。大家没听懂,反复听,因为刚才我讲的时候,已经把重点精华讲出来了。你可能突然散乱一下,忘记了,然后又来问我,所以你就重复听。重复听就好了,好吧?

 

“这种状态是‘贼入空屋’”。不要先幻想这些什么“贼入空屋”。“贼入空屋”是彻却的最高等级的状态。我说的是一开始,就像《水晶与光道》里面讲到的三种自解脱,叫做“谢卓、夏卓、让卓”。“谢卓”就是知道即自解脱。在念头、烦恼生起的时候,你注意到它,觉察到它,觉知到它,然后放松,或者安住在明觉当中,它就自解脱了。第二种是“夏卓”。当这种练习、串习,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稳固于心性的经验当中,就进入所谓“夏卓”,就是生起即自解脱,就是自然发生了。念头一升起,“啊!”因为我一直这么练习,它就熟练成自然,它就生起自解脱。最后就达到“让卓”,不用做任何事情便自解脱。这就是一个功夫深入的问题。

 

“贼入空屋”是最后一步。“贼”就是烦恼,烦恼进到你的心房里,发现什么也没有。因为你的本来状态已经稳固了,你的主人就是那个空空的屋子一般,就是那个意思。这是你的真实状态,你已经确立了这个状态。烦恼的“贼”进到空屋子什么也偷不到,对你没任何影响,这叫“贼入空屋”。

 

好,就到这儿。

 

又问问题:可以不经生圆次第,直接修大圆满吗?”当然可以,九乘佛法的各乘都是独立的。你是新人吧,去听一下我发在群里的那个讲座,那个我在成都二〇一七年讲的《九乘佛法》的讲座,先学一些基本知识。

 

现在我们回向功德。

 

嗡达瑞达瑞班达瑞斯瓦哈  

嘉亚嘉亚悉地悉地帕拉帕拉  

啊阿哈夏萨玛

玛玛柯林萨曼塔

         

特别回向给所有受疫情影响的众生。

 

好,大家晚安。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