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塔舞蹈

虚空之和谐—法王南开诺布赐予众生的无上礼物

作者:朱末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  查看:1359  评论:0
内容摘要:这是两次通过开塔的一些经验。其实放松的状态无处不在,但是我们是需要一个方法来帮我们发现这个状态,然后将它融入生活。我也非常幸运,可以在自己的舞蹈室平时练习金刚舞,每次跳完一个tun以后我都会小坐一下,之后也会有类似于开塔的经验产生。个人在修法过程中也会有一些,所以我相信上师所说的保持觉知跳开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修法。

作者:朱末

编辑:修乐

审定:无央

 

顶礼至尊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

 

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朱末,86年出生在一个舞蹈家庭中,我的姥爷和姥姥还有老姨都是跳舞的。我从7岁开始业余时间学习舞蹈,13岁进入沈阳音乐学院学习芭蕾舞专业,19岁考进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23岁进入中央芭蕾舞团任职演员,25岁开始从事芭蕾教育至今。可能是上一世的一点点福报,这一世的我天生身体条件比较不错,长相也还算可以,考进北京舞蹈学院和进入中央芭蕾舞团其实都是命好,比较幸运一点,根本不是我练得多好。说实话,在遇到法王南开诺布之前,我可以说没有真正地爱上过舞蹈,没有真正地爱上过生活,也没有将修行和生活融合在一起,这是十分惭愧的事情。还好生命中有更有意义的事情在等着我,这是宿世无比大的福报,累生累世的福报都为了遇见点醒你的那位上师。写到这里我的眼圈已经有点湿润了。

 

201510月,一位哈尔滨的大哥(索南多杰)带我接触到了南师。想想也很有意思,那时候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救狗的信息,这位大哥帮我筹集4000块钱,然后他告诉我南师刚刚在北大做了一个讲座,两天后有一个关于大圆满壁画的展览。他千叮万嘱告诉我一定要去。我想想大哥这么热情,我就去了那天的展览。

 

那时候我正在学习大圆满前行,对大圆满的真正含义和整个教法的体系不是特别了解。刚看到南师的介绍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一会儿在好多人的簇拥下,上师走进了展厅,坐了下来。这时我们也席地而坐。上师给大众做了一会儿开示,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仔细听开示,而是非常专注地念了《莲师七句祈祷文》和法王如意宝的心咒。这个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不停地在哭,哭得非常彻底。

 

后来大家都拿着书找上师签名,我也凑了过去。当我走到上师面前的时候,师兄们准备好坛城准备供养金刚舞,上师说一会再签字。我就跪在上师旁边。六道解脱金刚舞的音乐一响起,大家开始舞动起来,这时我又开始痛哭流涕。那个时期的我,正在思考怎样可以将教法和舞蹈连接起来,所以我看到金刚舞的时候,感觉非常不可思议,这就是我想要学习和做的事情。我一直在那里哭,上师一直目视着前方接受着供养,现在再想起上师的这种状态都会让自己很安定。

 

金刚舞结束后,上师让大家一起跳开塔,阿椎雅娜老师带着大家开始跳开塔,我也跟着跳了起来。当时好多人一起跳,跳得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与上师结缘,也是第一次看到金刚舞和开塔,让我对教法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随后我开始进入学法群,看到了大量的学习资料。这对我来说如获至宝,我非常开心地投入了各种书籍的研读和实修中。那时候正好是工作的空白期,时间还算很富裕,我每天都在实修上师的教法和训练觉知中,深知这个教法的不可思议,教法对我的改变可以说是无比的巨大,之后所有事情的发生都与之有着非常不可思议的链接。(这里就不再表述了,太多太多。)

 

“开塔”是藏语,译为汉语的意思是虚空之和谐(以下简称为开塔),是法王南开诺布大圆满教法体系中的一部分。通过跳藏舞的方式,身、语、意自然放松,如果有经验者甚至可以了悟心性,个人认为这也是一种“容申”的方法,是一个非常好的训练觉知的方式。上师选了180首音乐让大家唱歌跳舞,上师多次开示这是教法中的一种重要修法,作为一个行者如果我们带着觉知去跳舞,开塔就是一个比较完整的修法。刚开始学习开塔舞蹈的时候我们会学习音乐和舞蹈动作,这个时候我们在给心意安排工作,让它比较专注在音乐和舞蹈上,可以避免心意去追随世间烦恼的事情。后来音乐和舞蹈都熟悉了,带着觉知和放松在这里随着音乐跳舞,因为熟悉了就更加容易放松,随着舞蹈的熟练,这个时候心意又开始有空间给我们制造分别、判断等等烦恼,这时候的觉知就非常重要,发现、放松、安住,让自己自如的放松安住,不去评判他人的好坏,嘴里唱着歌词,身体随之舞动,尽量让身、语、意都放松,感受着能量聚集在一起而放松,这时可能会发现有不可思议的状态。

 

这是我自己在跳开塔时的一些感受,我也非常幸运地体验过两次开塔对自己的加持。第一次是在西班牙的全球营,好多人一起在跳开塔,有一首音乐我很喜欢,心里想着可以多跳几遍就好了。这个舞蹈结束后,因为大家跳的不整齐,上师让大家重复这个舞蹈至少4遍,后来又跳了挺多快速的舞蹈。那天真的是累了,结束以后我找了一个角落双腿盘坐了起来,突然有一种修完容申的感觉,在非常累的时候放松,我也不能说那就是什么状态(因为真正的状态是超越一切的),但是那是比较深刻的。后来大家在跳金刚舞,那天我只是坐在那里,没有继续跳金刚舞。金刚舞的声音响起时,我回忆到了第一次见到上师的场景,我又开始流泪了。

 

第二次是去年在意大利火山营,我们准备去参加国际舞蹈家协会的展演,在这之前有一个开塔的培训课程,我参加了那次的培训。有一天我们学了很久的动作,也跳了很多遍,下课以后,我躺在大禅堂里,慢慢地(这个过程的感觉就不写了)有一个类似在西班牙的经验。我保持着清醒,持续地放松,大概躺了10多分钟我起来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如山安住”。

    

这是两次通过开塔的一些经验。其实放松的状态无处不在,但是我们是需要一个方法来帮我们发现这个状态,然后将它融入生活。我也非常幸运,可以在自己的舞蹈室平时练习金刚舞,每次跳完一个tun以后我都会小坐一下,之后也会有类似于开塔的经验产生。个人在修法过程中也会有一些,所以我相信上师所说的保持觉知跳开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修法。

 

    通过教法和开塔,我明白了其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成为修行的帮助,我们离完全的证悟还非常遥远,但是我们是幸运的,让我们牵着手,实践上师的教法,愿大圆满教法广弘世间,每一个众生都能够解脱。


标签:开塔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爱“开塔”及与她的不解之缘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