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塔舞蹈

我爱“开塔”及与她的不解之缘

作者:emabb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  查看:1517  评论:0
内容摘要:开塔已经在全球发展多年,现在大因缘现起,许多的开塔已经中文化,而总教师受上师之托来到中国,今日我们将有机会亲近并且学习,我们是何等幸运呀!他日你我如果去到上师面前,开塔教法所展现的能量必定能为我们增添契入本性的准备。我们10月14日,宜春见!愿开塔在中国在亚洲的每一角落音乐响起时,也是上师大圆满教法更加广布之时!
 作者:emabb

编辑:修乐

审定:无央

 

2014年10月南师第一次到访宜春三昧营。传法还没有开始,每一天下午5点钟至七点,我们齐聚红楼四楼的禅堂跳开塔舞蹈。上师神采弈弈准时入坐,每个人因遇见上师所生的欢喜之情,以及师徒浓得化不开的情分,洋溢在这藏歌藏舞的美好时光中。

 

每天这个时段,我们先和上师一起快乐地啍唱藏歌,30分钟一到大家起身开始跳舞。上师的随行弟子在音乐响起时,领着我们这一群初学者舞蹈。我虽然不是肢障,但同手同脚的跳舞方式,着实让我手脚打结,除了手脚打结外,一下左一下右的身体转动把我弄得头昏眼花,全身都要散了似的。约有3、4天的时间,我常常发晕地站在角落贴墙壁而立。直到第5天我竟好似开窍般,突然可以舞动、跟得上节拍了,但由于法会日期接近,同修们已经陆续抵达中心,从那个时候起,每天约有数百多人在傍晚5点钟跳起开塔,偌大的禅堂好似点燃了炽热火焰,每个人活力四射,全身迸发出光彩。

 

其实在这之前的每一天,开塔的总教师Adriana会在舞蹈前或舞蹈中,清楚地讲解舞蹈的内容, 上师也会在我们舞蹈进行中给予指导,例如上师说:“藏舞的原则是同手同脚,还有口令是:1、2、3、踢”,并且要我们注意到与他人之间前、后、左、右的距离。

 

记得我们刚刚开始跳的时候,大家不是挤成一团,不然就是圈不成圈,线不成线。有一天上师让我们停止跳舞,很严粛地跟我们说:“直线,注意直线的队形,连小鸟都可以排成直线飞行,又何况是你们。”。这时候的T老师说话了,他说:“请大家保持觉知!”。没错!光是跟随着大伙瞎跳是不够的,但是对于初学者哪一个人不是这样开始的呢?!这是2014年我初尝开塔的滋味,说不上什么味道。

 

这是我初次遇见开塔舞蹈的情形。

 

 

2015年,在上师来到亚洲之前,我们有少部分人为了迎接上师,练了几首开塔,给即将开始的教法及开塔暖暖身。虽然在这一年中,我并没有花什么时间,也没有升起什么兴趣来累积开塔的经验,但倒是对开塔的了解有了一点点的轮廓了。

 

当这一年上师到达宜春时,我也来了。这一次大家跳起开塔就比较熟练了,令人惊讶的是,许多人跳得可是有模有样!正因为如此,我于是见贤思齐,也由于与许多同好者同在,我和开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结上不解之缘,升起极高的兴趣了。

 

只要有时间,我开始从视频中去欣赏动听的西藏歌曲,看着美妙的西藏舞蹈,有时候我会读一读上师自2012年以来,推动开塔的许多法会文字及开示文章,我常常是这样无比享受地欢度了这样的美好时光。

 

我知道上师为何要推动开塔的原因。因为他说:不只因为他是个西藏人,也是因为大圆満教法与西藏有着不可分离的密切关系,现在所存在的《甘珠尔》与《丹珠尔》等重要佛法宝典都是以西藏文字存在着,这攸关人类心灵福址的宝典是一定要全力维护,万万不可失落的,所以开塔的一个目的正是为了护持西藏文化及语言。

 

另一方面,这是为了我们自己,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个大圆满行者,那么唱歌跳舞都是融摄运动的最佳修法,因此开塔是进入大圆満状态之前,训练自己保持觉知的无上妙法。

 

当2015年上师来到台湾时,因为我有二年在宜春跳开塔的经验,经历了一些舞曲虽然称不上优秀,但每当男女对对跳时,Adriana老师总会喊我过去跟她一组呢!这一种极大的鼓励正是日后激发着我爱上开塔的推手。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会留意,上师在各种场合中所提到的关于开塔的种种内容。

 

2016年底我们一群人到了全球营,朱末、静及慈悲光芒,还有我们的中文翻译Sean(澳洲人),参加了在全球营举行的开塔深化课程,打开了我对开塔的广大视野及佩服之心。在为期6天的课程中每天4小时,我们跟着许多的开塔师资们一起学习,虽然我们算不上熟练,但我们接受到指导是无可话说的。例如:

 

什么是开塔?意义是什么?它的由来?

 

开塔三个不可不知道的重点是什么?

 

上师是如何重视?又是如何推动的?

 

为什么除了跳舞之外还要会唱歌?为什么还要学会札觉拼音?

 

如何将全身舞动起来?如何踩在旋律的节拍点上?又是如何和谐这一切?

 

如何将觉知带入舞蹈?如何在保持觉知中,能够浅尝融摄的滋味?

 

还有,开塔跟大圆満有什么关系?它又是跟金刚乘的本尊舞、护法舞以及大圆満的金刚舞有什么不同?

 

课程中有一节课,Lena为我们介绍了西藏的历史。一个来自英国的语言博士师姐教我们怎么在开塔的教学课程中,利用身体来发声,运用声音的力量掌握空间来提高与会者们对开塔的兴趣。荷兰的Stoffenlina年轻时是个舞蹈家,她引导我们分组利用许多方式来认识自己的身体及运动。

 

留着长发的Pancho师兄,年轻时组过乐团是个知名歌手,太太Luda是个舞者,由他们带着我们认识藏歌中有别于其他音乐的特殊节拍,透过4根竹棍所组成的十字型的开合,教导我们如何数拍以及如何精准地踩在节拍的点上。法国大帅哥萨帕斯汀热情洋溢跳得可好了呢!Elia在2016才12岁,现在已经是个开塔老师了。跟着大家每天上课,更是每天跟着 上师欢度开塔时光,那一年那样子的日子里我有如神仙般的幸福!每天都有飞上天的海阔天空感觉。

 

最后一天我们分成小组,记不得是分成5个或6个小组,我们分配到的是在大学中介绍开塔,有的是在小学、在佛教团体、活动中心以及新年活动的庆典中。组员们经过一天的的准备,大家相互协作、充满活力精神光彩地展开每一组的介绍。我们这一组由Sean为大家中译英,不但没有语言的隔阂还获得了满堂喝采呢!

 

课程结束之后的一天,朱末王子透过对外的一个开放课程,进行了一首舞曲的试讲,如果没有记错我记得是 M1.3.04Nam La Karma   https://youtu.be/Guuwb1r6KgA 。十分精彩!

 

那一年我们要离开前,从Adriana老师那里得到了关于师资考试的50首藏歌藏舞的网址及诸多档案夹,回到台湾后我一一下载,就开始着50首藏歌的中文翻译,历经了三个多月,我几乎黏在椅子上不曾起身,我疯狂地爱上了开塔的歌曲,虽然我的英文程度非常浅薄,但凭着一腔热血,透过翻译软件及Alex的大力协助,许多翻译的问题总是能够迎刄而解。但是……但是还有10首歌曲我毫无能力翻译出来,因为它们是意大利文,没有英文文字……

 

2017年的3月,我到宜春参加与全球营同步的曼达拉瓦法会闭关,遇到了Vince,他简直是护法送来的助缘。我一说到开塔他眼睛发亮,我说可以帮帮我翻译那剰下的10首?他立刻一口答应,连口水也没有吞地就认了6首的翻译。由于他是一个有为的修行人又是个翻译专家,有了他的鼎力相助一切柳暗花明,那几天的夜晚我都会笑着醒来呢!

 

那剩下的4首呢?我咬了牙用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方式用软件翻译,也不知哪来的灵感,也完成了,这一路上妙心总是在我成不了气候碰上困难时伸出援手,只要向他提起,他都会二话不说地接下每一件工作,而且会仔仔细细地把50首歌曲前前后后校对过多次。他们二人之所以对开塔如此认同,应该就是弟子对上师五体投地般的完全信任吧!

 

大家会以为这不就是大妈们所跳的广场舞吗?何苦这么矫情地要跟大圆満沾上边呢!先姑且不谈到教法,其实广场舞本身就是一种欢乐到极致、渲染力超强的快乐舞蹈,但是,如果你能用心体会上师在其中所注入的密意,内行人可是一看就会懂的。当然,如果你看它是广场舞,那它就是广场舞;但如果你视它为大圆满的修法,那么各位亲爱的叔叔伯伯阿姨婶婶,还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恭喜你们!你们挖到大宝藏了。这是上师自2012年以来,不仅是为了维护西藏文化,更是为大圆满同修会的每一个人,找到的一个放松之道,更是契入本性一点也不复杂的简单方法,重点是一开始你如何透过舞蹈摒除好坏分别念,而能时时保持觉知!

 

2017的7月,当我再度回到宜春,参加六道及三金刚之金刚舞提高课程时,那时候50首歌曲已经完成初步的中文翻译,而文泰正进行着“西藏消息”等108首藏歌的中文翻译。这要感谢T老师从中促成的因缘,因为文泰的尽心尽力,2018年这样一本厚厚的书已经翻译完成,由T老师审稿完毕。身为亚洲的弟子的我们,实在是太幸福了。

 

2018年的3月我勇闯全球营,遇见了2017年的开塔的老朋友们,大家在教法的相系下,时间把我们凝聚得更紧密。由于上师生病,没能在每天的4点钟来看我们开塔,而每天我们有不同的课程进行着,营也积极安排共修来为上师修法,甚至我们完成了连续多天的24小时接力共修,而开塔却是一日也没有停止过地日日进行。

 

尤其是那一段时间,在全球营每周有数日的荟供密集共修,之后接着的就是开塔,当音乐响起人人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想令全身舞动起来。事实上在荟供之后跳开塔的我们,更能把心打开,更能放松,那种全然的放松无以名状,因为上师说过我们总是很容易紧张。如果你紧张了那又该如何放松,不能放松又如何有契入本性状态的机会呢?!所以开塔是 上师给予弟子及世人最美好的一份教法,也是一份珍贵的礼物。

 

上师日渐康复的时候会到禅堂看我们跳舞,每当上师进入禅堂,整个禅堂氛围会有为之一振充满能量的转变,这是许多人的感觉。我想这因为开塔有上师的深切密意,能学习能亲近者必得大加持而且是如此直接,这是我这一次自全球营回来的最大感受。

 

这一次开塔总教师Adriana应三昧营邀请来到中国,如此殊胜因缘,为中国的开塔与上师牵起了一条不可解之因缘线。藏歌藏舞本是源自中国,去了全球营去了世界各地的大圆满同修会,许多国家的开塔已经发展圆满成熟,已经可以自由自在地运行了。因此这次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令亚洲的我们可以亲近开塔,亲见上师对开塔的殷殷寄望,以及所展现的教法力量。记得吗?《西藏消息》的每一首歌曲是上师以札觉拼音一字字写下的,并且将首首藏文歌曲翻译成英文,方便我们了解歌词意义而能深入开塔。

 

开塔已经在全球发展多年,现在大因缘现起,许多的开塔已经中文化,而总教师受上师之托来到中国,今日我们将有机会亲近并且学习,我们是何等幸运呀!他日你我如果去到上师面前,开塔教法所展现的能量必定能为我们增添契入本性的准备。

 

我们10月14日,宜春见!愿开塔在中国在亚洲的每一角落音乐响起时,也是上师大圆满教法更加广布之时!


标签:开塔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