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同修会

库尔斯奥的故事——我是怎样遇到法王南开诺布的

作者:大圆满同修会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镜报》中文版  查看:799  评论:0
内容摘要:那大概是2002年的界部法会,仁波切真是伟大!我遇到许多新面孔,最大的巧合是我居然遇到了7岁时开始教我的二年级老师。(那时)我没有真正地理解或经验很多。我参加了第二年的夏季法会,当法会结束,我骑着摩托车回家时对自己的状态有了明确的经验。幸运地值遇仁波切,遇到教法和同修会,我对此无比的感激,这都是因为友谊和缘分。

翻    译:妙心

审    核:Vince

中文校对:晨曦

 

how I met  大家好!我叫库尔斯奥·阿罗丝,下面(讲的)是我如何遇到仁波切的。这是个简单的故事,一点也不神奇,是个友谊与缘分的故事。

  所有一切都是从我七岁开始。有位叫蒋培·德·安吉洛的孩子来到我们位于罗马的英语学校,那是1989年9月,那时候我已经有位最好的朋友——帕蔻。他让我当午休时间足球队的经理,对于这个头衔我感到非常荣幸和骄傲。我一点也不知道原来这是为了让我无法参与球赛,也许我根本不擅长踢足球。

  这位蒋培很快博得大众的青睐,他聪明,紧跟时尚,女士们都喜欢他。掌管足球场之后他很快取消了我经理的头衔,或者说他打破了我的梦幻泡沫。这无疑是痛苦的,就像淋了一桶冰水。但不管怎样,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从他那里我学到了如何穿蓝色牛仔裤,怎样用便携式游戏机玩世嘉游戏,怎样找乐。我算是一个问题少年,而他总是站在我这边,确实是个好朋友。

  我在他家过夜,那里我结识了他的家人吉阿科梅拉、安德烈和玛特欧。我们在他的花园里玩耍,彼此挑战爬树、做俯卧撑、打斗、玩电子游戏、去公园,真是太美妙了。在他家里跑来跑去,我当然注意到了许多画在布上的东方绘画,尤其是其中一副一个打鼓的裸女,它悬挂在门口右边的柱子上。

  玛特欧在他的卧室有一副漂亮的西藏图画,也可能是蒋培的房间,某些事我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那是段美好的时光。有一年暑假,我父亲带我去意大利的托斯卡纳,让我可以和朋友以及他的家人待一段时间,他们刚在乡间买了所漂亮的房子,房子还在翻新中。我们睡在位于罗卡尔贝尼亚租来的公寓里。在他们的农场里奔跑真的是非常好玩,他们还有马。在那里我遇到了蒋培的叔叔恩瑞扣和蒋培的爷爷。一天我们开车去了火山营。

  那时仁波切没在那里,我们在“黄屋”吃了午饭,是咖喱汁拌意大利贝壳面,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我第一次尝到咖喱。我假装泥土路就是条河,在那里用钓鱼竿(玩钓鱼)。钓鱼竿是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他非常喜欢钓鱼。我(现在)很少钓鱼了,但当我钓鱼时,我尽量融摄并乐在其中。

那个夏天之后,我和朋友上了不同的初中和高中学校,因此失去了联系。

  从那以后我内在的一些东西觉醒了,在高中后期我开始对禅修感兴趣。当我们家庭旅行去纽约时,在联合广场著名的巴诺书店我买了一本喇嘛阿那郭瑞卡·葛文达写的书——《西藏的神秘主义》。休假回来后我决定找个中心来进行禅修。那时我住在英国剑桥附近的一个小村庄。我开始在亲穆仪大师的一个修行社团禅修。那里非常好并很有加持力,但对我而言遵守那些清规戒律非常困难,当我退出那个社团时真的心烦意乱,但我知道我要进行一些佛法的修习。

  那时我回到了罗马,正好赶上蒋培的18岁生日,我决定去参加,这样可以见到好久没联系的朋友。再见到蒋培我非常高兴,吉阿科梅拉和安德烈见到我也很高兴。交谈中他们发现我对禅修有兴趣,吉阿科梅拉建议我读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于是随后的几个星期我阅读了此书,第一次看到了有关大圆满的内容,我非常感兴趣。

  蒋培和我开始更多的一起玩,有一天晚上我在蒋培罗马的家里用晚餐,吉阿科梅拉做了非常美味的意大利宽面。像往常一样她提及有一位伟大的大圆满上师在托斯卡纳,离她们家不远,我应该去参加夏季法会。于是我去了,在多年以后我又回到火山营,并非常令人兴奋地接受了直指。

  那大概是2002年的界部法会,仁波切真是伟大!我遇到许多新面孔,最大的巧合是我居然遇到了7岁时开始教我的二年级老师。

  (那时)我没有真正地理解或经验很多。我参加了第二年的夏季法会,当法会结束,我骑着摩托车回家时对自己的状态有了明确的经验。幸运地值遇仁波切,遇到教法和同修会,我对此无比的感激,这都是因为友谊和缘分。


标签:大圆满同修会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