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舞

运动中的几何——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

作者:大圆满同修会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  查看:3029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也能发现运动与能量、与声音,特别是与(真实)状态的连接。我们能够通过舞蹈的表示进行诸佛之行为。我们将发现,我们真实的潜能与觉者的潜能无二无别。虽然在金刚舞中,并没有具体的观想和转化,但有时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勤作去克服心智局限,通过想象,将自己观想为如绿度母、观世音菩萨等本尊的显现。我们可以如此想象。我们所有众生本具佛性,也正是这个本性让我们能够超越时空的连接在一起。

内  容:金刚舞总教练普瑞玛·麦访谈

时  间:2017年7月

地  点:阿奇多索

英汉翻译:地主宝宝

英汉校对:妙心

英汉审核:Vince

中文校对:晨曦

运动中的几何——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

马尔扣•阿尔米奇拍摄

 

  镜报:很多人不了解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也不了解研究这个金刚舞的学习小组,您能介绍一下它的起源吗?

 

  普瑞玛·麦: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藏文称为KhalongDorjeKar“Kha”的意思是虚空,“long”指层面或宇宙,“dorje”是金刚的藏文,“kar”的意思是跳舞。因此这个词的意思是“虚空界金刚舞”,或称为广大不可思议的“宇宙之金刚舞”。我们还有“12个阿的虚空金刚舞”,此传承也来自南开诺布仁波切在1991年左右做的另一个梦。

 

  以我之见,仁波切是在1991年和随后的几年中做了那些关于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的梦。1993年或1994年,仁波切在赴印度和措班玛朝圣途中做了更多关于这个金刚舞的梦。这些明性之梦都与仁波切个人的曼达拉娃闭关修持有关,因此这些金刚舞与曼达拉娃修法有密切的联系。

 

  1997或98年,仁波切给了阿椎亚诺·克莱门提和我一份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的根本密续文本影印件。文本是仁波切手写的,阿椎亚诺能够辨认。此文件由我们保存多年但未翻译。2013年,我和阿椎亚诺在北吉祥营相遇,他决定要直接翻译此文本,于是我帮助他制作图表和数字格式以便他理解文本。如此协作,至2013年,基本完成了根本密续的翻译。

 

  镜报:我参加了2017年6月26日至29日在西火山营举办的学习小组,看到用于跳金刚舞的巨大虚空界坛城,感觉非常震撼。您能否谈谈这个坛城,以及它如何能够让12个以上的舞者同时在上面起舞?

 

  普瑞玛·麦:我尝试通过原文了解虚空界坛城的尺寸。要计算它并不容易。我必须考虑到人类层面,我们身体、步伐的大小来进行计算,设法找出一个人如何在坛城上完成整个舞蹈。这样计算之后,对于坛城的尺寸多少有了些概念。比例非常重要。对于比例我仍有疑问,因为根本密续中出现了一些有趣的数字——16和18——我不确定这些数字是否具有某种重要意义。

 

  虚空界坛城和数字图表是根据根本密续中的指示和仁波切精妙的图示制作。数字16和18的出现促使我进一步研究,发现仁波切采用了与古代艺术中神圣几何图形一致的网格体系。链接见:

 

https://artiseternal.wordpress.com/2008/04/10/divine-proportions/

 

  看似一切都与宇宙、地球、人体的比例有关。仁波切的原图非常重要。他的原图其实更加接近椭圆形,倾向于“黄金比例”(通常见于自然界的数学比率——比率为1:1.618),而我对正确比例仍有疑问。仁波切有很多关于金刚舞的梦,因此要立刻找出所有答案并不容易。

运动中的几何——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

 

伊萨贝拉•雅若秀斯卡拍摄

 

  镜报:看来虚空界之金刚舞仍在不断完善中,您与学习小组仍在研究此舞的细节?

 

  普瑞玛·麦:目前我的主要工作是确定坛城的尺寸和比例,以及如何在其上展开舞步。两人同时进入坛城,一为空行,一为勇父,一名女性,一名男性,一起如镜像般在坛城上起舞。舞步很简单,主要是“tsom藏”(画圆动作),也会使用一些手印。在舞蹈的同时,还会以缓慢的节奏唱诵金刚歌,也许更多的是在心里唱,声音低沉而不高亢。

 

  开始只有一对舞者进入坛城,但到了一定时候——我们仍在摸索是什么时候——第二对舞者进入,然后是第三对第四对,以此类推。我们仍在研究究竟有多少人能同时在坛城上跳。目前我们认为能有28人,也许可以更多。学习小组下一次将尝试36人,因为这是神圣几何学和声音学(中出现)的数字。学习小组将对这一系列问题进行研究,以便舞者能以最简化的方式习练金刚舞。

 

  1991年,仁波切第一次做这系列的梦时,他在西火山营的大禅堂里向我谈及虚空界之金刚舞,(它更多是宇宙内在层面的声音或知识之象征)。他梦见一个非常巨大,像大鹏鸟蛋般的虚空界坛城。我们的宇宙坛城,它更多的是宇宙的象征,通过元素和脉轮来显现。然后还有龙萨教法的标志,它和虚空界金刚舞的坛城相似,更多与金刚歌的内在知识相联系。在所有的金刚舞中都有三个层面:将身、语或能量和心意融摄于明觉或禅观。我们有三个坛城,分别象征地球、太阳系和宇宙,这些层面的显现,然后还有虚空界坛城——它更多是内在声音的象征,同样总是融摄身、语、意。大抵如是。

 

  我认为,大鹏鸟蛋象征了能量,及其在一切事物中的显现和发展。声音是另一个问题:由于每对舞者在不同的时间开始唱诵,我们应该是以低声还是高声唱诵?目前我们尝试在第一对舞者唱到[金刚歌的]“萨-密-塔”的时候,第二对开始唱,以此类推。这种唱法构成了有趣的和声。

 

  镜报:但如果每对舞者都从金刚歌的不同节点开始进入,这个舞蹈就难以配上音乐了。大家只能默默唱诵。

 

  普瑞玛·麦:我的理解是,声音是能量的潜能。声音就是能量,能量就是运动。声音是由一起舞蹈的舞者们发出来的。我们也可以同时放置四个坛城,舞者可以在这四个坛城中永无止境地舞蹈。我们可以从一个坛城进入另一个,接着再进入下一个,这样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声音。我们从一个坛城进入另一个坛城,也会在同一个坛城中移动。

运动中的几何——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 

摄影:伊萨贝拉•雅若秀斯卡

 

  舞者均在不同的位置上舞蹈,时或相遇,因此我们需要研究并且决定如何经过对方。所有的这些相遇——时间、地点、男女的位置等等——同时既复杂又简单。这是运动中的几何;它展示出神圣几何的能量——神圣几何是如何作用于另一层面?而我们又是如何看待神圣几何的?我们与之有着共鸣,它是通过声音与舞蹈活现于此而处于该状态之中——我们对它的知识体验——也极为重要。

 

  这是万物演变——比如说诸佛事业、觉悟的清净层面如何显现——的精髓。无垢不二,一切皆有可能但并不去追随、修改、创造。无作,纯净。这就是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的精髓。可能其中发展出的是声音,一种嗡鸣声,而这声音也许就是宇宙之声。所有声音归于一,而这一个声音就是“阿”——“阿”是全部声音的精髓,它存在于所有声音中。在小组研究中,我们采用简单的音乐,C调或DO调的韵律,以使动作和声音协调一致。

 

  镜报:这是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的第三次小组研究(在2017年6月末于西火山营举行)。您认为还会有第四次、第五次的小组研究吗?什么时候可以向仁波切呈现金刚舞的最终版本?

 

  普瑞玛·麦:我希望能够在适当的时间找仁波切厘清一些问题。目前(把研究成果)呈现给仁波切还为时尚早。有些问题我还需要自己找出答案,为此还需要和大家一起实践和研究。这是我们找出答案的唯一方法。

运动中的几何——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 

摄影:马尔扣•阿尔米奇

 

  在我着手研究这个金刚舞的时候,就立即意识到我们必须以团队的方式开展研究,共同去发现它。合作团队够大有很多好处——每个人都会贡献有价值的观点,好些成果都是来自大家的帮助。我们还做了一本小册子供每个人学习。

 

  我们将于9月21日至24日在西火山营举办第四次学习小组。这次短期小组学习将会用到一幅改版坛城。从Maurizio Mingotti帮助进行的excel模拟计算中发现,我们可以尝试在一个坛城中组织36名舞者,18名男性,18名女性。Carisa、Fanni和Jerimiah在美国麻州巴克兰的空行林帮助准备了一个大坛城,我们在那里组织过一个为期一天的短期学习小组。在全球营,我希望能继续研讨,可能的话决定一个最终版本,以便提交给仁波切。在全球营和空行林,我们还可以准备4组坛城,开始研究如何让144名行者同时舞蹈。

 

  我的想法是,每个对此金刚舞感兴趣的人,都可以学习在坛城上的基础舞步和路径。它并不难学,而且还有小册子可供学习。之后当我们见面时我们可以进一步揭示它是如何显现的,因为我们已经花了大量时间反复解释舞步和路径。

 

  事实上,金刚舞在实践中发展很快,学习小组中的每个人都学得很快。每个人都很兴奋,满怀激情。我们仍然在研究阶段。我仍然无法确切回答:空行和勇父如何交叉经过?应该有多少名空行和勇父?如何在多个坛城上舞蹈?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只能在一起舞蹈实践中寻找答案。我想基础的路径已经非常清晰,对单个人来说很容易学习,即使不通过课程学习也是可以的。

 

  镜报:对于想要深入学习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的人,应该如何着手?

 

  普瑞玛·麦:电子书上的注释能帮助人们熟悉基本的方向和动作。我希望尽快向仁波切请求,如果仁波切开许,有意学习此舞的人可以在家做一个同比例的小型坛城,或者放在便携坛城的后面,仅用于学习舞步。我开发了一个系统用于制作坛城。如果最终尺寸确定,可得到一个最终模型,以此人们可以很容易绘出坛城。人们可以先用电子书来学习。文本中的一些问题弄清楚之后,也会制作印刷品。

 

  此金刚舞的难点之一是,当舞者彼此交叉时,需要结手印。然而,最困难最重要的还是舞步。仁波切说,我们应该以超越身体局限,非常和谐,近乎不可思议的方式去做“tsom藏”(一种打开的画圆动作),因为如果我理解无误,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是三级师资的内容。即使现在很多人可以学这个金刚舞,我也想请示仁波切,是否其他的金刚舞导师可以教其他人这个舞步。作为导师意味你更了解舞蹈的动态,知道各种“藏”的用法,并且对手印有充分理解。我们要做的是“藏”,所以不应止于行进,而是应该能够去跳,让舞蹈和运动中的能量展现出来。这才是最重要最需要发展的。

运动中的几何——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 

在坛城房外舞蹈。摄影:伊萨贝拉•雅若秀斯卡

 

  今年,我做了一些新尝试来帮助发展这个方面。我安排大家围成圆圈,在金刚歌伴奏下做“藏”的动作。这个做法很棒,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做,只需将声音与步伐配合。通常我们都会忽略声音与这个动作的连接。我们围成圆圈来舞蹈,将“藏”的动作与金刚歌结合起来,这样做起来能更自由,而且就不必跟随在我们前面的人,而是发现我们自己的“藏”,运用自己的身体和声音,以不同的方式运动如此可以发现自己身体运动的潜能和可能性。

 

  我们也能发现运动与能量与声音,特别是与(真实)状态的连接。我们能够通过舞蹈的表示进行诸佛之行为。我们将发现,我们真实的潜能与觉者的潜能无二无别。

 

  它已在此——虽然在金刚舞中,并没有具体的观想和转化,但有时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勤作去克服心智局限,通过想象,将自己观想为如绿度母、观世音菩萨等本尊的显现。我们可以如此想象。我们所有众生本具佛性,也正是这个本性让我们能够超越时空的连接在一起。

 

  镜报:谢谢你,普瑞玛

 

  法王南开诺布绘制,来自根本密续《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

 

  电子书《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的金刚歌之虚空界金刚舞学习资料——注释和精要图表》,非公开出版物,可在象雄基金会在线店铺购买(http://shop.shangshungfoundation.com/en/37-ebooks)


标签:金刚舞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