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三部

《金刚萨埵大虚空》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的口传开示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镜报》中文版  查看:3347  评论:0
内容摘要:大圆满的“基”就是我们发现自己的本性,然后开始修习(道),然后展现出我们的证悟(果),(阿底上师瑜伽包括基道果,)所以阿底上师瑜伽是非常重要的。无论老同修还是新同修,你们都应该记住这一点。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独特的方式。《金刚萨埵大虚空》也是大圆满的精髓,大圆满是所有教法的精髓,大部分古老的传承都是大圆满。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喜饶拉姆
中文校对:东成西就
英汉校对:Michael
藏汉校对:LOBAYI
  辑:修乐
  定:TheVoidOne-无央

《金刚萨埵大虚空》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的口传开示 

2016年12月西火山营,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和Jamyang Oliphant博士在《夏若》发布现场,这本书汇集了仁波切的成就,教授和研究。Izabela Jaroszewska拍摄。

我已经告诉过你们,阿底上师瑜伽是最精髓、最重要的修法。修法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学了一个东西之后,就需要运用它,运用就是修法。比如说阿底上师瑜伽,它是精髓的,我们运用它,就会证悟,就会有利益;如果我们不练习,只是去想去思考的话,那是没有利益的。昨天我已经告诉过大家有关医生和药物的例子:如果我们去看医生,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不吃药就不会好转,教法也是一样的。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运用教法,而不是让教法仅仅保持为一个美妙的想法,这样的话教法就没什么用,我们要去运用它。所以我们以上师瑜伽开始。我和你们说过,我教的是大圆满。也许你们听过好多佛法的名称,人们都容易被教法的名称、形式吸引,但是一个教法叫什么名称,在大圆满中不是首要的原则,大圆满的原则是知识和理解,我们要理解什么是大圆满。因为大圆满是我们的真正本性,我们要处于这个状态中,所以无论我给予什么教法,即便我传授的教法有不同的名称,但实质上,我在教的都是上师瑜伽。所以我会告诉大家,如果你记不住我教了什么,那没关系,但是你要记住的是:你要修阿底上师瑜伽。这是我特别要求你做的。我没有要求你持,没有要求你观想及本尊等等,如果你喜欢的话,这些你都可以。在大圆满中,是没有什么局限的,你可以运用任何东西。如果你已经具有了教法的“基”,“基”的意思是你知道了什么是教法的精髓,那就是我们需要去发现的东西,就是我们首先要发现的。如果我们不这么做的话,就相当于我们有一块很好的田地,却没有播撒种子,最终只会一无所获。

 

大圆满的“基”就是我们发现自己的本性,然后开始修习(道),然后展现出我们的证悟(果),(阿底上师瑜伽包括基道果,)所以阿底上师瑜伽是非常重要的。无论老同修还是新同修,你们都应该记住这一点。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独特的方式。

 

在这次法会,我也要呈现一个我工作了很多年的东西,现在它完成了。(我这次会要传授的,)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文本,叫作“多桑巴卡车”(《金刚萨埵大虚空》),它是噶饶多杰上师还是小孩的时候,自然念诵出来的。《金刚萨埵大虚空》也是大圆满的精髓,大圆满是所有教法的精髓,大部分古老的传承都是大圆满。我们如何理解呢?当我们学习大圆满续的时候,(就会知道)这些都有相应的解释。

 

在我们的时代中,有十二位古代大圆满本师,其中最古老的被称为东巴瓦当巴。当地球上刚刚有人类的时候,他就出现了。这就是说,在最古远的时候,人类具有类似于天人的能力,然后慢慢地,人类丧失了这种能力。然后发展出越来越多的情绪,就有了我们人类的状况。所以那时有了东巴瓦当巴,我们知道“东巴”是非常古老的年代的意思。东巴瓦当巴是大圆满第一位本师,他所教授的密续,叫作扎坦举”(《声应成续》),有7函,我已经给过《声应成续》的传承。它是所有大圆满教法的源头。我们都或多或少从上师那里接受过《声应成续》一些片段的。因为《声应成续》是所有教法的源头,所以从它那里发展出很多教法。比如说,一个从中发展出很多教法的人,就是龙钦巴。你们都知道,他写过《七宝藏论》,这七册都和《声应成续》有关系。《声应成续》也发展出很多注释,当然我们并不知道它所有的注释。当你读了这些注释,就可以理解很多东西,但是仍然会有一些东西是你不理解的。我们千百年来就是这样的。在莲花生大师的时代,最重要的大圆满密续翻译者毗卢遮那,(把《声应成续》翻译成藏文)。在他那时候,(人们对此)有更多的理解,(也)有更多的(注释)文本。比如说,无垢友写了《声应成续注释》。无垢友就像莲花生大师一样,也是西藏大圆满传承的源头,他们都是最重要的,所以,无垢友尊者写了《声应成续注释》。即便有他的注释,我们在西藏的时候,还是不知道这个注释的文本。我在西藏的时候,接受了大圆满密续所有的传承,我也知道《声应成续》,但是不知道有这个注释。这个注释也解释了(上师应该怎样引导弟子认识大圆满),有很多上师写过大圆满引导文,比如说龙钦巴写的JIANXINGRIBA,但是没有人提到过无垢友写的《声应成续注释》。我们在西藏是不知道这个《注释》的,如果知道这个《注释》的话,我们就可以对《声应成续》理解更多一些,知道更多一些。

 

在第五世嘉瓦仁波切的时候,你们知道,这是500年前。他对大圆满很感兴趣,他接受了来自敏珠林寺的教授,后来他修了妥噶。我们今天有(《声应成续注释》)这本书,(其中一个版本来自)五世嘉瓦仁波切(的图书馆),他那时候就有了这些知识。后来这个注释本被发现了。当然了,保存这本书的法师是很私密的,并没有公开发行。五世嘉瓦仁波切年轻的时候住在哲蚌寺,有属于自己的图书馆。后来五世嘉瓦仁波切变得非常著名,移至布达拉宫,但图书馆仍在哲蚌寺。因为没有人在那儿学习,所以就一直放着。弟子们非常重视五世嘉瓦仁波切的图书馆,有人想读书的话,需要经过特别的许可,一般是不能随便阅读的。这样过了几个世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之后,这个图书馆里被发现有无垢友尊者的《声应成续注释》。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五世嘉瓦仁波切的图书馆里面的书籍,被搬到一个小房间里存放起来。七十年代之后,西藏一些年轻的大学生,注意到了这个小房间。大家想去编辑整理这些图书,并请求当地政府获得了许可,所以大家就去做了一个分类的书目。在拉萨一所大学的科研所里,有一些西藏年轻的大学生在做这件事。我去过那个学校两次,在那里讲西藏历史和文化的讲座,我(和那里的大学生)们彼此很熟悉。在做图书分类的时候,他们把书目发给了我。当我读这些书目的时候,发现里面有无垢友尊者《声应成续注释》,我非常惊讶:我从来不知道它的存在所以我请求他们去复印这些资料,因为这对于我们大圆满教法,或者对我本人来说非常重要。

 

一年多后,他们做了个复印件,他们做了一个照片之类的影印本发给我。我阅读了这些内容之后开始工作,发现用藏文书写的有334或335页。通常的书一页有六行,但是它有行,比普通的大,而且它是两面都有的。也就是说一页就有十八行。当我阅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许多错误,由复制者和抄写者造成的错误。有的部分错误很多,有的部分错误比较少,因为复制者不只是一个人。他们花了很多时间,由不同的人完成。有的时候有的人在这方面的了解比较多,书写也不错,有的时候有的人不太懂,只是通过听写来做。

 

我觉得(这个注释)很重要,就把它输入了电脑,以方便大家都能阅读。开始花了几个礼拜的时间做这项工作,然后因为年纪比较大,那么多,工作量巨大,我几乎无法完成,就暂停了但是过了几个月,我反复思考,尽管我还没有完成,仍需要继续努力,否则再没人会做这件事情。这对大圆满感兴趣的所有人都非常重要于是我又继续了这项工作。

 

我慢慢地完成了复制《声应成续注释》的编辑整理工作。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夜以继日地做,最终用几年时间完成了电脑的输入。后来我发现,并没有复制得很好。我一边读一边写,按我认为的正确的方式进行,尽管有些错误,我也没有想它是什么错误,因为是恢复一个原版。当然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我们要做一个校对,否则人们是读不懂的所以我再次开始工作,校对了所有的输入错误或者抄写的错误,这样就变成了两。过了一两年这项工作也完成了。现在我需要进行再次校对,仍然有许多错误,我也必须展示我校对的工作。哪一部分是原始的文本,哪一部分是我编辑的情况,否则就没有意义所以我就这样一直在做。

 

之后我发现了另一部原始的《声应成续注释》文本的存在,原来并不知道。当时东有一个非常博学的上师叫噶陀司徒仁波切,他是一个转世活佛。虽然不是地位非常重要的活佛,但是他非常博学,闻思广大,并且对大圆满教法很感兴趣。他到中藏各地,包括尼泊尔和印度,搜寻了原始的大圆满文本,发现了许多大圆满密续的注释(注疏),并且做了复制,把它带回了陀寺的驻地,那是位于藏东的一座寺庙。他当时的想法是,回到陀寺时就要把它印刷出来,让大众了解有这样一个重要的大圆满文本的存在。噶陀司徒仁波切回到陀寺,没有住很长时间就圆寂了。他的图书馆保留下来,但没有人去研究阅读,也没有人懂这些东西。

 

陀寺在过去非常出名,关于大圆满心部、界部等方面,都有过广泛的闻思和实修。这个传承非常广大和重要,但是晚近以来一些重要的喇嘛和上师都变成了活佛转世,名声很大。大家只是对这座寺庙的名声、地位比较感兴趣,并没有去做什么闻思,价值就有所缺失。这个重要的文本在陀寺的图书馆就这样保留下来,并没有人有太多的了解。最近有一个博学的堪布,想研究噶陀司徒仁波切的图书馆,他翻阅了所有的文本,发现里面有《声应成续注释》,同时也有一些大圆满窍诀部密续的注释,比较小本的注释。他试图出版所有的这些文本,加在宁玛巴或者宁玛的远藏近藏文本里面。

 

之后我得到了里面的这个版本,于是我就将噶陀司徒仁波切图书馆里的《声应成续注释》,与五世嘉瓦仁波切喇嘛图书馆里的《声应成续注释》进行比对。它们都是原始的手抄本,没有堪布的正式出版的版本(只有复制本)。有的在五世嘉瓦仁波切喇嘛图书馆的注释当中有缺失,有的在另一个版本当中有缺失,有的时候是相应的,有的时候又有所出入。所以我就做了所有的比对和校对,通过对这两个版本的校对,两年之后最终完成。之后我把所有的校对的内容拿给那些对此感兴趣的人去阅读。这样就又有两了,所以总共就有六函。我的整个整理、编辑的过程,在莫斯科的论坛上面做了介绍,这是我的一项工作。

 

《声应成续》是非常重要的,它是大圆满教法的源头。当我们进入大圆满教法的精髓,最重要的文本叫《金刚萨埵大虚空》。但它并不是一部密续,而是叫或者叫精要教言。密续意味着是一个根本,或者说注释。所谓根本,包括所有的密续的要点,例如大圆满教法的基、道、果以及相关的解释、书都圆满具足,具足这样的内容才能叫根本

 

在金刚乘教法当中,密续意味着它有十种属性或者品质。如果十个要点都具足,我们称之为金刚乘的根本。如果十个要点只有一部分进行了其中的细节的陈述,这个就不叫作根本。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不是这样讲十个要点,而是讲、道、果的完整的内容,这样就成为一个根本。例如《成根本》,也就是《声应成续》。“陇”就是精要教言的意思,例如在密续当中有一些最重要的要点,也许一部密续它有十章,所有的十章并非都是教法的精髓,但是其中有两章或者三章就代表着这部密续的精华。有的时候,噶饶多杰祖师或者一些大成就者,在不同的层面、空间发现了这样的密续,不是那么容易完整地将整个密续呈现出来,于是他们就把其中的精髓摘出来,这就成为的“陇”。

 

《金刚萨埵大虚空》就是一个,是大圆满教法的一个精华,或者叫精要教言。毗卢遮那尊者开始将大圆满这些经典翻译成藏文的时候,一开始是五个原始的文本,其中四个就是精要教言,叫陇,而不是密续,密续是后来翻译的;是更加精髓和重要的部分,所以先翻译出来。其中一部是毗卢遮那翻译的,不是一个原始的精要教言,而是文殊师利友写下来的,为了给所有的佛教徒介绍(大圆满),叫作秋色”。这样你们就明白什么是“陇”。

 

这里面五部之中的其中一部就是《金刚萨埵大虚空》。《金刚萨埵大虚空》是一部介绍大圆满教法的精要教言。噶饶多杰祖师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念诵这部,并不是跟谁学的,而是因为他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记得当我们讲到十二位大圆满本师的时候,第一位叫作东瓦当巴,第十二位就是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并没有直接教授大圆满教法,不只是他,在十二位本师当中,其中好多人也是间接地教授大圆满。

 

为什么我们说大圆满是佛陀的教法?因为噶饶多杰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噶饶多杰教授了大圆满,所以我们说大圆满也是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当我们遵循佛陀教法的时候,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佛陀的教法。佛陀的教法不仅是他的肉身在印度的口传。佛陀是遍知者,是究竟的觉者,所以他有很多的可能性众生沟通,他的教法有种种的面向或者显现。不是说只是肉身在印度的口传。

 

例如在西藏,我们有所有的佛陀教法的总集,叫《甘珠尔》,或者叫《大藏经》,“甘”就是佛陀的话,“珠”就是从梵文翻译成藏文,这是古代做的事情。所有的佛陀的教法共有一百零八函,有的时候会超过这个数字,不是只有两三本书而已。但并不是说一百零八函所有的佛陀的教法,都是佛陀在印度的菩提迦耶等处教授的,那种叫口传教法。

 

口传的教法大乘里面也有,你们记得当你们去印度朝圣的时候,到了王舍城就会讲,在灵鹫山上佛陀教授了某个大乘的教法,表示说佛陀在印度也口传过大乘的教法。但是大多数的大乘的经典,并不是佛陀的肉身在印度的口传。你们知道佛陀后来示现了槃,就是死亡。很快佛教分裂出来十八个小乘的部,而不是大乘。都是小乘的部,当时大乘还非常的薄弱,没有什么大乘教法的呈现。但小乘已经发展出来,他们分裂为十八个教派,彼此辩论,今天在南亚等的小乘就叫上座部。上座部只是十八部派佛教之一,上座部并不等于小乘。

 

大乘的教法是从不同的空间当中发展出来,不仅仅是在人类的层面。大乘的教法是如何发展出来的?不光是释迦牟尼佛的口传。非常重要的是大家要知道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一共有四个方面。第一种叫夏尼颂”,也就是刚才讲的佛陀肉身的口传,弟子在倾听,然后再抄写下来记录下来,这就是佛经。

 

此外还有叫杰思囊维卡”,“杰思囊”的意思就是佛陀开许或者许可成为佛陀的教法的,并不是佛陀直接教授的。举一个重要的例子就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是非常重要的大乘经典的精华。所有在中国、日本、西藏等地大多数的大乘佛教徒,都能够背得出来《心经》。你们看《小活佛》这部电影里面,有一个小和尚在“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等等,讲的是空性。这就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最后说,“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讲的都是空性,最后讲究竟空性的见解。这是一部非常重要的经典。

 

当你读这部经的时候,里面一开始就有介绍,通过介绍缘起,你就会知道这部经怎么来的。所有的佛陀的唐卡里面有两位比丘站在佛陀的两侧,一个叫目犍连,一个叫舍利弗,他们最初是小乘的示现,但实际上舍利弗完全具足大乘的知见。舍利弗请教佛陀,“在大乘里面我们怎么理解究竟的空性?”佛陀回答说,“你还是问观世音菩萨吧。”当时观世音菩萨就在现场,于是舍利弗请教了观世音菩萨而没有问佛陀,因为佛陀当时安住在禅观的状态。观世音菩萨开示道:“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等等。这部《心经》我们并没有说是观世音菩萨讲的经,而是佛陀讲的经。怎么理解呢?因为佛陀安住在禅观当中,在这种状态当中,观世音的状态佛陀的状态是无二无别的,存在同样的禅观当中,因此这就成为佛陀的教法。而且不是说只有这样一部佛陀开许的佛经是这样,我们只是举了一个例子。如果你阅读大藏经《甘珠尔》的话,里面有很多类似的佛陀开许而成为佛经的情况。

 

所以大家要记得:第一种是佛陀口传叫夏尼颂”,第二种就是佛陀开许成为佛经,叫作“杰思囊维卡”,第三种大乘的经典叫作“钦杰来比”,就是在佛陀加持之下显现的佛经。佛陀用不着总是用口说,在因缘具足之下,佛陀有必要进行加持而显现这个教法。例如,在佛陀加持之下,从天界的一面大鼓当中显现出声音,然后大众把它记录下来,这部经就叫作《天界法鼓经》(这就是一个例子。还有很多在佛陀加持下显现的佛经。历史上,有些佛经来自石头,有些来自。如果你想知道这些,你查一查《甘珠尔》就可以理解了。

 

还有一种方式,是佛陀展现的,佛陀展现了所有密续,比如说“时轮金刚”,我们都说是佛陀教授的。佛陀也可以展现为其他任何形式,喜金刚、 胜乐金刚,寂静的、忿怒的、喜悦的,种种不同,并且给予传承。这些都和传承显现有关系。在《甘珠尔》中,我们有很多的经,都和佛陀有关。这是一种方式。

 

另外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被称为”的意思是佛陀给予了授记等等。比如说佛陀说,未来会发生什么,有人问:“我们怎么能够超越因果?”佛陀给予过因果的教法,比如说,他传法开始就讲四圣谛,这种教法便持续地在经中流传。所以有人问了这个问题后,佛陀没有直接回答,他授记说:“在机缘成熟的时候,会有像我一样的老师,教授超越因果的教法。”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噶饶多杰祖师被认为是释迦牟尼佛的显现。

 

当噶饶多杰祖师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在念诵《金刚萨埵大虚空》,那是在乌金国。在乌金国国王的宫殿里,有很多佛教老师,因为这个国家的国王非常敬奉佛法,所以就邀请很多班智达做自己的老师。国王的这些老师听说:有一个孩子,总在说要超越因果,还说没有超越因果的教法是不圆满的,是不完整的,是部分的……于是,他们就开始担心了:佛陀的教法是讲有因果的,这个孩子这样说也许是危险的。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们应该把这个信息传给那烂陀大学。那个时候,印度那烂陀大学非常发达,而且所有的瑜伽行派的班智达都聚集在那里。于是他们就把这个消息传送到那烂陀大学。那烂陀大学收到信息的人们都很担心,他们说:“这个孩子这么小就说这样的话,如果他长大了,一定很危险。他会摧毁佛陀教法的。我们应该怎么办啊?我们应该去乌金国,征服这个小孩子,无论如何都要消除他这种想法。”

 

那个时候,噶饶多杰还在妈妈身边。他的妈妈是乌金国公主,这就是为什么他住在国王的宫殿里面的原因。噶饶多杰和妈妈说:“妈妈,我希望和这些班智达们讨论。”妈妈说:“孩子,你不能和班智达们辩论,你的牙都还没有换呢!”这表明他太小了,小孩子7、8岁才到换牙的时候。

 

过了一段时间,那烂陀大学选好了一队班智达,他们长途跋涉到了乌金国。他们的领队是文殊师利友,他是瑜伽行派著名的班智达。文殊师利友和一队班智达,长途跋涉了几个月,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到达了乌金国。你们知道,在那个时代,从王舍城附近的那烂陀到乌金国不是很容易。因为乌金国在印度的南方,就是现在的阿富汗,所以说过去乌金国国王所在的地方,现在是塔利班所在的地方。

 

文殊师利友带了一队班智达噶饶多杰辩论,他问了噶饶多杰几个问题。噶饶多杰几句话就让文殊师利友醒悟了,他知道噶饶多杰说的超越因果的理论,是佛陀教法的精华,所以他说:“我真的是恶业深重。我是来跟您辩论的,并不知道您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怎么做才能够净化我的恶业呢?”噶饶多杰说:“不用担心,把现在的领悟跟你的佛教弟子沟通,用瑜伽行派或者唯识的术语大圆满,这样就净化了你的恶业。”噶饶多杰说完之后,文殊师利友就写下了《石中熔金》这本书,藏文名字“蒋秋吉森多拉色炯”。

 

这本书讲的是菩提心,或者叫本初状态。菩提心就是本初状态,而不只是一般的慈悲心。“多”就是石头,当你没有过多地领悟教法的精髓,或者没有本性的经验之前,你看见的只是石头,但是石头里面有非常纯粹的黄金,它不只是一般的黄金,而是非常纯粹的黄金。他写下了这本书之后,把它发回了那烂陀大学,让大家都知道噶饶多杰教授的是释迦牟尼佛教法的精髓,之后文殊友就成为噶饶多杰最重要的弟子。另外还有跟他一起的班智达也都成为噶饶多杰的弟子,他们获得了所有的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的教法。

 

在噶饶多杰的时代,已经不存在任何大圆满的密续了,我们现在之所以有大圆满的密续,包括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的密续,所有的这些都是噶饶多杰祖师重新复述出来的。这是当初十二位大圆满本师在不同劫数当中讲的密续或者教法,噶饶多杰祖师把其中最重要的内容都重新复述出来,所以我们现在幸运地拥有了所有大圆满密续的精华,并不是以噶饶多杰祖师亲自写下来这种方式。当然他也写过一些东西。例如文殊师利密续的一个注释,当然它不是一部密续,而是噶饶多杰祖师的杰作——大圆满心部的指示。包括我们今天在实修的大圆满心部的根本文,都是噶饶多杰祖师写的。这就是举一个例子。所有的密续的精华叫陇。后来,在噶饶多杰完成了教授之后,他显现了虹光身,当时文殊友就接受了噶饶多杰祖师的《椎击三要》。怎么样延续大圆满教法,怎么样传授给弟子,怎么样实修大圆满,这个原则就是噶饶多杰祖师的《椎击三要》。

 

文殊师利友知道这是大圆满教法最重要的内容,应该怎样保持大圆满教法。他总集了所有的教法,包括密续、精要教言,还有噶饶多杰祖师的指示,他将一切内容都分为三部。为什么分为三部呢?因为这跟噶饶多杰祖师的《椎击三要》是相应的。第一要就是直指心性,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如果追随大圆满教法,有的人用传统的思维方式说我们必须前行,有的人前行修了好多年。前行意味着一种准备,在萨和格鲁派当中,还差一些,他们的前行里面甚至没有上师瑜伽。例如,前行里面有大头,皈依有关,然后净化业障金刚萨埵,积累福报是供曼扎,或者叫坛城等等。在噶举派和宁玛派传统当中至少还包括了上师瑜伽,如果你了解上师瑜伽的话,它是教法的精髓。但是你前行的话,很难了解真正的上师瑜伽的精髓。所以这个叫作传统的方式,传统的方式意味着我们需要尊重和保持传统的方式、教派的方式等等,如果你只是采用这样的方式是无法获得证悟的,你必须获得教法的精髓。如果你喜欢,你也可以追随传统的方式,但有的时候是不相应的。

 

当我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波士顿的有个噶举派的中心邀请我讲法。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非常优雅的绅士,开始以为他是来听我讲法的,但是他说,“我要跟您讲一个重要的事情。”我说,“等讲完法之后再聊。”然后我就开始了这个讲座。大厅四周有玻璃窗,外面有一个很漂亮的花园,这位先生一直在外面走来走去。于是我就明白,他对我的讲法没有兴趣,而是有其他的问题。讲法结束之后,他来跟我交谈说,“因为知道您不只是一位上师,还是一位藏医,所以我想请您给我一些建议。”他跟我描述得非常清楚,他已经开始有中风的症状。

 

我说,“这种病负面的干扰有关,不只是身体层面的一般的疾病,要治疗这样的疾病必须修法,控制这种负面的能量。”我问他,“你有没有修什么法?”他说,“有啊!我一直跟我的上师学,我在修前行,只是前行而已。”我说,“很幸运你有上师,有修法,那你就应该请你的上师给你一个金刚手的传承,然后致力于金刚手的修法,密集的精修,就可以控制这种负面的干扰的病情。同时你接着服药,或者遵循医嘱的话等等,这样非常有效。因为你已经控制了负面的能量,所以尽量的请上师给你传法。”他同意了,但是他并没有我给他传法,因为我并不是他的上师,他有这样的局限。

 

到了第二年,我再次去了这个地方做演讲,这位先生又来了。他在我讲话之前再次来找我,我问他:“你金刚手了吗?”他说:“没有。”我问他:“为什么?有没有请上师给你传金刚手呢?他有没有给你灌顶?”他说,“我有请,但是我的上师不想给我。上师跟我说,你需要先完成前行。”他前行已经修了七年,还没有修完。因为他有神经系统的问题,没有办法大头,完成大头的数量,但是他这次仍然没有请我给他传法。我说,“你一定要反复请求上师给你传法,否则你无法克服这个疾病。”我再次强调,一定要修这个法。

 

这次他有听我的讲法,当时我是做一个公开演讲,我知道他在场听我的法,就专门为他讲了什么是负面干扰,跟我们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关系。我讲得非常清楚,但是他仍然没有请我给他相关的修法。所以过了几年,我再也没见到这位绅士。过了三四年,有一次我们在大圆满同修会的顶胜营开法会的时候,这个人又来了,现在他年龄比较大了,眼睛已经瞎了,他拄着拐杖带着导盲犬。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当年看起来非常优雅,但现在已经完全不同。这一次他对我的教法感兴趣了,参加了整个的法会,法会里面我也传了金刚手,但是现在对他来说为时太晚。法会结束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后来我问到这个人后来怎样?有人告诉我:“他已经死了。”你们看这就是实际的状况。

 

一直在准备是不够的,大家要实修这些正行。所以,我一直跟弟子说,“如果你们只是在准备前行,而没有了解教法的精髓的话,那就变成鸽子一样的状况。”在西藏,鸽子到了晚上在屋子旁边或者鸽子笼里准备睡觉,然后站在某个地方,一会儿往左转,一会儿往右转,咕咕咕咕咕,待一会儿,又开始辗转反侧,总是试图获得一个舒服的姿势,但是永远也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姿势。一直在准备睡觉,然后天就亮了。我们西藏管这样的人叫作鸽子。因此非常重要的是:学习教法一定要抓住它的精髓,否则没有太大的利益。

 

当我开始教授大圆满的时候,好多西藏的上师都批评我,他们直接或者间接说,“南开诺布把大圆满教法传给那些没有修前行的人。”但是我并不在意这些批评,因为我按照大圆满正确的方式在做。噶饶多杰祖师说《椎击三要》的第一要就是直指心性,这意味着直接引导弟子从心进入到心的本性,这是获得证悟的主要之道。我昨天已经讲了阿底上师瑜伽,这就是一种直指心性。当然直指心性有很多的方法,这是大圆满教法的第一件事情,所以我是按照噶饶多杰祖师教授的方式在做。

 

我并没有问过大家是否修过前行,我也没有专门前行。因为我们非常清楚,人生短暂,大家应该尽力而为获得一些利益。所以我并不担心这些批评,因为噶饶多杰祖师第一要讲的就是直指心性,他并没有讲第一要是前行。前行如果真的是不可或缺的话,噶饶多杰祖师是遍知者,他一定会讲椎击四要而不是《椎击三要》,第一要就变成了前行,然后才是直指心性。 噶饶多杰祖师的《椎击三要》第二要是确信无疑,或者说不复疑惑。这样你才有可能获得证悟,界部,当你百分之百的对你的本性确信无疑的话,那你就需要将一切的二元的状态融摄到这个状态当中,这个就是《椎击三要》的第三要。所以我是这么教授的。

 

但是后来这些批评我的上师,自己也开始把教法传给那些没有修前行的人。因为他们发现了真实的状况,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应该怎么教法,要根据实际的状况来教,我们没有太多的可能去这么做,这也是跟佛陀教导是相应的。佛陀讲过,应该根据个体的状况来教授,根据个体的能力根器来教授,根据个体的意乐或者愿望来教授。所以他们如果要求或者来参与,你就应该这样的来传授,为什么要去做种种的局限呢?有的人搞一种护照的系统,例如把前行当成一个护照,修完前行或者说获得了皈依戒的人,你把这个护照展示给谁?我不知道。当你死的时候,你也没法带这个护照或者通行证,活着的时候也没有人查你的护照。所以大家所有的一切都很有局限,而在大圆满来讲,局限就是轮回之根。你们要发现这一点,并且从中解脱出来。这就是大圆满之道,大家一定要明白。

 

这些是非常精华的内容,我现在讲“多桑巴卡车”——《金刚萨埵大虚空》,你们知道噶饶多杰小的时候,就朗诵这部重要的大圆满文本,它也是释迦牟尼佛教法的精华。我在这个文本上花了很多的时间,里面有很多相关的根本文,《金刚萨埵大虚空》根本文有很多内容。刚才说过一共有五个原始的大圆满文本,我做过所有的偈颂的比对,它们并不总是完全相应的。哪种比较好的版本我就把它确立起来,这是我花费很长时间做的一项工作。

 

之后我还做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把《金刚萨埵大虚空》的每一个句,跟毗卢遮那尊者的注释比对。毗卢遮那尊者是翻译大圆满一些根本教法的重要的大译师。另外一个注释来自他的上师师利星哈尊者,当他去乌金国的时候,遇到了师利星哈,师利星哈也写下另外一个《金刚萨埵大虚空》的注释。所有的这些文本,包括这些注释,都有不同的版本,但是最重要的版本就是《毗卢十万续》。《毗卢十万续》叫“外若均崩”,它是毗卢遮那尊者所有教法的总集。它有很多,这个教法最近才在印度的拉达克发现。我在西藏的时候对此也未听闻。

 

拉达克有一位“多”,也就是有一定成就的修行者,好像是噶举派的。在印度拉达克和西藏的边界,有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这个家族的一些老人,就邀请了这位成就者在当地为这些亡者四十九天的法事。当时他发现这个家族里有一些非常古老的文本——《毗卢十万续》。他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他认出这是毗卢遮那时代非常古老和重要的教法、文本,这个家族供养了这部《毗卢十万续》给多丹 多丹非常开心,尽管他没有研究这些东西,只是将这些书带回了住处。后来拉达克有一位出版商扎西贡巴,曾出版过各种重要的教法和文本,做些复制的工作。西贡巴发现这位多丹有《毗卢十万续》的文本,他就请求多丹做复制。多同意之后就出版了。出版了之后我获得了这个信息,说里面有《毗卢十万续》。

 

我发现了所有的这些版本。在这些版本里面有所有的大圆满的。在毗卢遮那时代翻译的——精要教言,还有一些指示。我把所有的这些内容都复制了,并且做了校对,花了几年做这些事,所有的这些书我现在都有。尤其是在里面的《金刚萨埵大虚空》的根本文,就来自《毗卢十万续》。它里面包括师利星哈和毗卢遮那尊者的注释。里面有两部金刚萨埵的原始文本,我都是从里面复制的,然后输入了电脑。所以这个《金刚萨埵大虚空》很重要。

 

  之后通过确立正确的《金刚萨埵大虚空》的版本,我为大圆满同修会建立了一个词汇表,我还为大圆满同修会的修行者们制定了一个时间表。每周都有一两句,一共52周。我们的翻译阿椎雅诺,他把《金刚萨埵大虚空》翻译成英文,我告诉他:“我希望把这个英文翻译和藏文的版本放到一起。”他就又校对了一遍。现在我们完成了这本书,你们所有人都可以有这个文本。我已经把它传到网络直播网站了,你们可以下载一本。现在我要给你们这个文本的传承,然后解释一点,这样你们就可以对大圆满有更多的理解。


标签:大圆满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