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传承及龙萨法

上师获得南却·敏珠多杰教法的因缘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阅读:3924   评论:0
内容摘要:第二天,我去见我的上师内嘉仁波切,说:“我做了一个这样奇怪的梦……”。他说:“这是说你与南却·敏珠多杰有一个非常好的因缘。”因为他住的那个寺院叫目桑寺,这个寺院最初是南却·敏珠多杰驻锡的寺院。那儿有一个佛塔——舍利塔,里面是南却·敏珠多杰的身体。他说:“南却·敏珠多杰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伏藏师,他的伏藏教法也非常重要。”但是我对这些一无所知。

  译:歌者

文字整理:了梦

中文校对:东成西就

英汉校对:妙心

编  辑:法慧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南却·敏珠多杰的伏藏教法都是非常简洁和非常精髓的。我在佛学院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谁是南却·敏珠多杰。我知道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们在佛学院每天的结束做祈请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很短的祈请文,里面写着这是南却·敏珠多杰的伏藏。所以我对南却·敏珠多杰的了解只是这个名字而已,其他的一无所知。

 

我在佛学院的时候,当时我十一岁,我的弟弟在家里死去了,我回去做了四十九天的仪轨回向给死去的弟弟。同时,每周我们都邀请了很多著名的喇嘛,他们做了不同的仪轨修法,我一直跟着他们这样修。我二姐夫也在那里,他是德格国王的一个官员,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也是宁玛派传统一个很好的修行者。他做了很多的修法,他很专业,也非常熟悉宁玛巴的教法。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当时邀请了一个宁玛派的很好的上师内嘉仁波切,他是一个出家人,他做了一个星期的静忿百尊修法,这个修法是嘎玛林巴的静忿百尊修法,也就是西藏度亡经的出处。那个时候,我也从他那里接受了静忿百尊的灌顶。我的姐夫说这位上师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上师。

 

  当这四十九天结束,在他回去以后,他要传叫作“宁玛嘎玛”的教法。“宁玛”的意思是“莲师的非常古老的教法”,“嘎玛”意思就是“远传”,并不是伏藏。我的姐夫告诉我说:“这个教法对你非常重要。你是一位转世,你应该学习这个教法,你应该知道它。”但是我说:“四十九天结束以后,我要马上回到佛学院。”他说:“你可以去问一下你的佛学院的老师,让他给你许可去接受这个教法。我确定你的老师非常了解这个教法对你来说很重要。”因此我写了一封信,寄给了我的佛学院的老师,我说:“这里有一个叫内嘉仁波切的上师,他要教授“宁玛嘎玛”教法,有人说这个教法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能不能去接受这个教法呢?”我的佛学院老师说:“这要花几个月的时间,但是没有问题,你去吧!我准许你去,因为接受这个教法对你的未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的佛学院的老师也是一位大圆满的行者,“但是,你要保证在此这个期间,你要学习我在佛学院教授的内容。当你回来的时候,我要考试。”他会进行关于中观的三到四个考试,“如果你能够保证做到,我就允许你去。”我就回复他说:“啊!那我保证做到,我要去接受这个教法。”当然我非常圆满地进行了学习,回去以后也圆满地完成了考试。

 

  当我接受这个教法的时候,(容)是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三个系列。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之后我才发现这些太重要了。有一天我们在接受年佐嘉波的灌顶,这是属于大圆满界部的教法。那个时候,我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我独在一片森林当中走,那有一棵大树。当我走近这棵大树的时候,在这个树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出家人,坐在那里,穿着非常漂亮的僧服,他的帽子有点象莲师戴的那种。我非常地吃惊,我想这绝对不是一位普通的出家人。我马上问他:“你是谁?”因为我很想知道这个很特殊的人。他说:“我是南却·敏珠多杰。”但我还是不知道谁是南却·敏珠多杰。然后我想起来了,我们在祈请文里面有这个名字,无论如何,我都要接受他的加持。然后我向他表示礼敬,躬下身去要接受加持。但是,没有人给我加持,我四处看时,他已经消失了。我靠近这棵树四下查看,但并没有一个年轻的出家人。

 

  这时我十分感兴趣,我要搞清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继续往前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岩石,岩石底下有一个山洞。我想也许这个山洞是南却·敏珠多杰住的地方。我靠近这个岩石,但是没有发现出家人。我就慢慢地沿着这个岩石走,直到走到山洞的地方。我看了一会儿,稍远的地方有一个老人。我马上走向这个老人,问他说:“你知道南却·敏珠多杰在哪里吗?”他说:“什么?南却·敏珠多杰?”我认为当我这样说的时候他有点吃惊,我说:“是南却·敏珠多杰,我在树底下见到他了。”他开始笑,“哈哈哈……,如果他是在树那儿,你就去那儿吧。”我觉得这个老人并不是很友善。他笑的时候,这个老人变成了上师内嘉仁波切。我觉得有些不太好,因为我没有表示礼敬并问候,我以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他也许知道南却·敏珠多杰。然后我就醒来了,这就是我做的梦。

 

  第二天,我去见我的上师内嘉仁波切,说:“我做了一个这样奇怪的梦……”。他说:“这是说你与南却·敏珠多杰有一个非常好的因缘。”因为他住的那个寺院叫目桑寺,这个寺院最初是南却·敏珠多杰驻锡的寺院。那儿有一个佛塔——舍利塔,里面是南却·敏珠多杰的身体。他说:“南却·敏珠多杰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伏藏师,他的伏藏教法也非常重要。”但是我对这些一无所知。

 

  后来我告诉了跟我在一起的姐夫,他也正在接受这个教法。我跟他讲了我的梦,也告诉他我把这个梦告诉了内嘉仁波切。我的姐夫跟我说:“你应该去请求接受南却·敏珠多杰伏藏教法的传承,因为你有很好的因缘,这非常重要。”我说:“如果伏藏教法有很多的话,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时如果我们要请求这样做的话,我们要做很多的准备,也不容易。”他说:“你不要担心,你去问上师。如果上师同意,我去准备所有的东西。”所以我们又去请问上师,上师说可以,在结束这大圆满三部的传法之后,他可以给你教授。所以我的姐夫离开了很多天,去准备了所有的东西。之后我们就从内嘉仁波切那里得到了所有南却·敏珠多杰的伏藏教法。这就是我如何接受到南却·敏珠多杰教法的,我也相信我跟南却·敏珠多杰有非常好的善缘。

 

  在我结束了佛学院的学习之后,有一位女尼——我姐姐的一个朋友,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修行者,她来见我的上师,请求他给予南却·敏珠多杰的大圆满教法。有一个大圆满系列的教法称为“桑杰拉将”,“桑杰”的意思就是觉悟,“拉将”就是“持在手上”,这就是这个大圆满教法的名称(《掌中佛法》)。我跟我这个姐姐的朋友一起,从我的佛学院上师那里接受到了这个教法。当我们接受这个教法的时候,我们也按照传统的方式修了前行。这是非常的精髓、非常有意思的大圆满教法。当然在那个时候,我对大圆满一无所知。我以正式的方式接受了这一切的教法,我所想的就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法。

 

  之后我成为了大圆满行者,我从我的上师蒋秋多杰那里接受了教法,我又一次学习了南却·敏珠多杰的这些大圆满教法,真是太棒了!在大圆满同修会里面我们也进行了这些修法的法会。

 

  ——摘2016年8月27日意大利西火山营静忿百尊法会文字(第二场)


标签:龙萨教法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