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S教程

SMS教程一级培训第一天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镜报》中文版  查看:2552  评论:0
内容摘要:参加考试不是必需的。如果你阅读并学习SMS基础教程,它非常有用。通常在法会上,大多数时间我都在解释(书中的)大部分内容;虽不是按照内容纲要逐条进行,但我会解释这些内容。好好听的话你就能够明白。如果你学习SMS基础教程,就会发现内容非常详细精确。稍微学习一下,你就能够了解其他传承,它们是怎样呈现不同的教法,还有教法的价值等等。这些都非常重要,所以你们应该努力。这就是我想要说的。

教  授:法王南开诺布
地  点:东顶胜营
时  间:2012年7月13-17日
  译:妙心
英汉校对:V-四川
中文校对:晨曦
  :无央

  大家晚上好!今天虽然是SMS(大圆满同修会)培训的第一天,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参加。我只是做一个介绍,而不是给予SMS教法。今天也是空行日,所以我们还要做荟供。在做荟供之前,我要介绍一下SMS法会意味着什么。

  你们许多人不知道SMS是什么,为什么大家要参加SMS。许多人说因为他们想成为老师,他们有这种想法。但是SMS训练或学习并不是要成为老师。如果从一开始你就有要成为老师的意图,这非常糟糕,这意味着你不太格。比如说,当我到意大利很多年后,许多人要求我传授教法,我告诉他们我是个学生,因为我没觉得我是个老师。我觉得我还要学习和实修,至少要获得某种证悟。所以如果从一开始你有那种想法,这就不对,你最好还是别学SMS课程了。

  所以最好你们还是对SMS有一点了解。SMS是乌金,而不是梵文,翻译过来就是大圆满同修会。现在你可以理解大圆满同修会应该怎样(运作),同修会会员应该怎样做,该学习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学习SMS。

  基本上来说,大圆满同修会不是一种组织,不是个社会组织。但是我们生活在有局限的社会里,它存在着社会结构,所以我们需要组织去安排事情。因此同修会看起来像某种组织,但这是很相对的。当你追随大圆满教法的时候就很清楚这点,就算不学习SMS,每回我们开法会的时候,我都会很清晰地解释什么是大圆满,大圆满是我们的本性,大圆满教法就是为了发现它,并处于那种状态。我们的本性是怎么样的?我们的本性超越局限,用心智来解释,我们说嘎达和陇竹的不二状态是大圆满。

  噶达是空性的意思。是空性的一切功德品质,运动和能量,因为单一的空性没有任何价值;空性有无限的潜能,这就是我们的本性。虽然它有无尽的潜能,但它并不是一种心智的概念或被局限于时空中;它超越了这些。所以我们追随这个教法,努力实践并处于那个状态;如果某人有意愿并走在证悟之道上,他们就会对大圆满同修会感兴趣。同修会的意思是行者们一起工作,彼此协作。他们不会制造出来一个位置,认为一些人有这个职位,另外的人有其他职位。如果你对职位有兴趣,那最好还是做其他事吧,我们的社会有许多这方面的机会。

  大圆满教法不是为了职位,我们要超越它,即使我们(在形式上)不能超越这种局限,我们了解这一点,并在心智上要保持对真实状态的认知。这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知道。当然,相对而言,我们要尊重所有不同层面和状况,这叫做根据环境行事。关于这点我举例并解释过多次,不仅在SMS基础教法中,包括每次法会,无论在现场或通过网络,我讲过多少次了?

  去年当我们在特举办妥噶法会的时候,那是第500场。我列了个表,关于每场法会在何时何地举办,以及法会内容。时候我会想起我们举办了多少场法会,我解释了多少次,很多我再三重复,但很多人还是不明白或根本没听,对他们的不理解我感到非常惊讶,这样多次的重复甚至小孩也能明白了。有些人说他们是老弟子,如果是老弟子,你就需要有那样的知识经验、那样的理解。老就应该有老的价值,就像意大利布鲁奈罗酒一样。

  二三十年的布鲁奈罗酒是非常贵的。如果你追随了大圆满教法二三十年但还是没有融摄显示出(你已经掌握)大圆满的精髓,这就很不好,因此我们要学习SMS。学习了SMS课程的人应该显现出学习的成果,这非常重要。你说我参加了SMS学习,名单上有我的名字,这远远不够。SMS修习者的举止行为应完全符合大圆满教法,他们知道大圆满教法的精髓并把这种知识经验融入整个人生,这就是他们应该(在日常生活中)展现的;我也是通过SMS努力这样做的。SMS是为了发展,即便有人不能完全成功,但经过年复一年的努力,也会取得一些具体的成果。

  我在西方世界教授大圆满教法已经超过三十年。所以你们要理解SMS的价值并努力学习,这非常重要。有些人说他们的考试很好,只要学习并记住些东西,就算小孩子也可以考得不错。当然这也好过他们什么也不学,但这并非重点,(考试成绩好)这是相对的,非常相对的。重点是你要有大圆满的知识经验且能将之融摄于身语意当中,并在日常生活中展现出来。

  我们知道,我们有个大圆满同修会,同修会意味着许多行者一起彼此协作,你观察你自己,你是怎样和同修会协作的?你在做什么?你有什么想法?你以前做什么?要观察一下。

  比如我觉得我是上师,但不仅仅是上师,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大圆满同修会的一部分,因此我尽力做利益大家的事,彼此协作,如果需要夜以继日去做。这样做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在同一条船上,驶向最终的证悟。就像你在家里,有三位姐妹,三位兄弟,你们和父母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你们彼此协作;生活在这个家里,你们要彼此尊重对方。同修会就像个家,你要感觉到这点,互相帮助,彼此协作。

  许多人没有这种想法,他们说自己在学习SMS,但是当同修会需要帮忙或人员参与管委会的时候,每个人都说不;这时候我们是怎么协作的?谁在协作? 有时候当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真的是非常悲哀!如果这是个新成立两三年的大圆满同修会,许多人没学,不知道,(还情有可原)。但是同修会已经三十年,几乎三十年,人们还没有协作,那我们要做些什么?人生短暂,今天我还活着,我给予大圆满教法,给大圆满同修会教法。

  我现在还活着,但是如果我们还缺乏协作,那当我不在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大圆满同修会还会存在吗?教法怎样继续?当我们接触大圆满教法的时候,我们知道它非常重要,不仅仅是对大圆满行者,也是对所有众生,尤其是人类。我们有许多的矛盾和问题,大圆满教法让我们明白我们可以解脱这些紧张和冲突。唯一的方法是超越我们心智局限,这就是大圆满的教法和修持。这是独一无二的方法,其他都不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总是在增加我们的紧张和问题。

  大圆满教法具有无与伦比的价值,我们知道这点,所以要保护它、发展它,基于这个原因我一再做出牺牲。有人说我喜欢到处旅行,我根本不喜欢旅行,但我知道这是必要的。我不能到所有的地方去,但可以去一些主要地方,像同修会的营,我经常去。如今,我们还可以通过网络传法,这是非常有用的,能利益很多人。即便如此,我还是尽力亲自(去各地传法)。当然,当我感到不适或身体层面有问题的时候,我就不能去了。但是当我好一点儿的时候,我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各处传授教法、举办法会等等。所以对教法感兴趣的人们应该了解这些。我们不知道我们还能重复多少次这样的活动。生命短暂,但我们会尽力,我们必须明白和考虑将教法一直传承未来是多么的重要。

  你看我们同修会里有多少小孩,不只是同修会人员的孩子,还有许多非修行者的。总之他们必须发现(本性),他们必须觉醒。没人喜欢受苦和永远被束缚。想想佛陀是怎样教授的,四圣谛的第一谛就是“苦”,这是普遍的(真理),每个人都在受苦。没人喜欢受苦,但他们不知道解决的办法。佛陀教导说“果”,它必有“因”,如果你发现了“因”并解决了它,那就有可能克服苦的结果,这是佛陀的教导。

  同样的,我们知道自己在社会中的情况,通过学习,我们认识到大圆满教法的价值,等等。因此我们要努力学习,如果可能就学习像SMS(这样的课程)。SMS是很全面的,(从中)我们可以学到一些释迦牟尼佛(的显宗教法)直到大圆满的教法,对金刚乘、显宗教法都会有具体的概念。这样我们就会明白此生能做什么并追随最适合自己的(教法)。

  有些人很喜欢阅读,比如喜欢看爱情小说,像这样大部头的书。他们投入几个星期的时间没日没夜地读这些书籍。与其读这些,你看SMS的书会更有益,至少你能学到些东西,对于理解人生非常有用。

  当你对SMS基础有一些理解的时候,(就知道)它是所有教法的基石,这样当你追随大圆满教法的时候就能够很具体地明白(大圆满跟其他教法)的差异所在。我非常确信地认为人们理解SMS的价值是非常重要的。这并非是传统的方法,传统上叫做SMS的教法并不存在,它是基于我在西方世界的经验,我们怎样教授,尤其在实践和学习大圆满教法方面。

  我知道首先一个好的基础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我们想建一座房子,必须要打好地基。如果地基不牢,就算你盖了所漂亮的房子,它也不能维持很久。同样,在教法中,精密扎实的基础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的意思是比如闻思,像显宗教法,它的意思是什么,要点是什么,怎样实修;显宗、密宗、金刚乘的区别是什么。同样的,金刚乘;金刚乘是一个通用名,我们还要区分金刚乘内部的不同;你也要明白阿努瑜伽和大圆满——阿底瑜伽这些高级教法。当我们(清晰地)明白这些概念的时候,就是说我们有了基础,这样去学习金刚乘大圆满教法,就能够明白它们的区别,(这样就)不再有疑惑了。

  当然,有些新人一开始修学就直接遇到了大圆满教法,这说明这个人和教法有很好的因缘,可就算你有很好的因缘,如果没有基础的话,还是会有很多困惑。例如,有些人说他们一直在学习另外的传统(教派)的教法,等等,他们担心现在追随大圆满教法,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我说当我们修上师瑜伽的时候,总集了所有的教法和上师;但他们还是担心地说他们的上师不让把不同的传统混在一起。即便我说了在大圆满教法中,总集一切是证悟的最佳之道,也许他们听到了,但他们还认为这对他们是个问题,因为他们的上师有不同的说法,这说明这些人对我的教授没有信心。

  没有信心实在是没有理由。总集(一切)的原则并不是我发明的,莲师和大圆满教法、所有的密续、口传、窍诀都是这样解释的。如果没有信心,我们将一事无成。如果一些老师,不教你要超越局限,反而教你发展局限,最好你不要跟随这位老师,那不是个完美的教法。证悟和局限毫无关系,局限是轮回痛苦的源泉,为什么我们要发展它呢?因此我们总是说要超越局限。有些人说他们知道局限是不好的,现在他们要超越它,然后他们做些很奇怪的事。他们认为穿着衣服到外面去是一种局限,如果你不穿衣服去到大街上,警察就会抓你去监狱,这就是你的证悟。

  我们生活在一个有局限的社会,因此大圆满教法总是要我们尊重实际情况,这就是大圆满的戒律;大圆满教法没有教导你应该这样做不该那样做,在此教法中没有戒律的书。如果有人说这是大圆满的戒律,那不是真正的大圆满。在相对层面我们有传统,有这样的事情,但这些并不契合(大圆满教法)。

我记得第一次法会的时候,第一场法会是由劳拉• 阿比尼—一位年长的意大利女士组织的。她是十六世噶玛巴的弟子,她多次和我讲过她有个噶玛巴道场并邀请我去那里传法。我说我在大学工作没有时间,我告诉她我只是个普通人,生活、工作、吃饭和普通人一样。她后来向噶玛巴请求,于是噶玛巴写信让我去那个道场传授教法。我回信给噶玛巴再次说抱歉我不能去,因为我在大学工作。我说:“首先,我没有空余时间。其次,如果我去您的道场教授,我不会教您的教法,因为我不懂。也许我会传授大圆满,这是我确信并且在实践的。但如果我教授大圆满,那里就不再是您的道场了。”所以我再次的拒绝。

  之后噶玛巴又写了封信给我说有两个道场,一个在北部的米兰,一个在这位女士的地方。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道场,只是劳拉女士的房子被赐予道场的名字而已。每当一些喇嘛被邀请过去住几日,人们就会过去接受一些教法。米兰的情况也是一样。 我同样再次拒绝了

  我记得在那段时间我真的不想成为上师或传授教法。我是位在大学教西藏文化、历史和蒙古语言、文学的老师,这是我那时教授的。有时除了西藏语言,我还会做一些关于藏传佛教、金刚乘、西藏医学、天文学,还有历史的专题讲座;我还做服务工作和各种研讨会,做这些因为我的头衔是西藏语言和文学教授,在文学领域都有这些方面。所以我会做这些工作,但我不是位灵性导师或类似的人。

  有时像图教授等一些人要求我做一些关于西藏和金刚乘教法,还有瑜伽的演讲,我也会做,但那些只是会议,不是真正的传法。有些人找我要求传法,有些人去到印度在那里遇到些喇嘛,那些喇嘛让他们来找南开诺布,他们来找到我要求传法,我说我不是上师不能给予教法,我总是拒绝。终于有一次当我在瑞士度假的时候,他们又邀请我传法。那时在罗马有一位非常博学的格鲁巴喇嘛,他按照显宗风格传授教法,所有追随噶举派和一些宁玛派喇嘛的人都去到那里接受这种教授。于是我想应该做点什么了,否则所有人都会加入那个非常有局限的团体,这对普通人来说不是很好。

  当离开瑞士时候我告诉劳拉如果她想组织一场法会,当我度假回来后我们可以举行。于是由她组织我们举办了法会,有许多人参加,包括一些学习格鲁派的。我给予了一些大圆满教授并一起在那里学习。这是我第一次传授教法,但我知道我不想创建任何传统、寺院之类的,因为当时所有的弘法活动都是如此进行。

  大约有30人参加了那场法会。我和一位朋友从意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过去,他同时也是我的弟子,跟我学幻轮瑜伽,他对教法感兴趣想要参加法会。我们经过了盛产好酒的蒙德拉戈内,我买了一大瓶好酒并带去法会。当我们到达那里,(看到)所有的人都在热情地欢迎我们,有的人还拿着哈达和香在外面等着;带着一大瓶酒的我像个普通人一样走进来,里面有个大供台,我把酒放到那里说“这是给你们的”,这就是我的开场白。第二天,我看到劳拉早已经张贴了五条戒律,五件在这个传统里被禁止的事情,酒是永远被禁止的。我什么也没说。

  所以有局限是不好的,因此在教法中说,就算我们饮酒,也不总是负面的。如果我们有三昧耶,有誓言,这意味着我们知道自己的能力,我们像荟供一样加持然后喝一杯酒,你不会有任何问题。当然,如果你喝了一两瓶喝醉了那你就有问题,这意味着你没有能力控制自己。是人们已经预先设定没人有能力自我控制,所以才有这样的规定。但是高等教法总是考虑个体根器能力(的不同),没人知道其他人的根器,所以我们不能局限

  一些西方人找上师询问他们是什么根器,他们自己不能了解。如果你很幸运遇到一位好上师,你对教法有兴趣并且实修,那你就是这个根器;然后你努力实践、学习,你就能发现自己的根器能力,也许你缺少一些能力,但(这些能力都是)可以建立的。

  但并非所有人都是幸运的。一些人不幸遇到不合格的不严谨的上师,这些上师首先观察这个人看上去如何,这人是否高贵、英俊、富有、强大,也许他们了解一点儿这个人的历史,于是说:“哦,你真的有非常高的根器。”或者有人突然认出这位是自己的叔叔或父亲或某人的化身,于是那个人就非常高兴,不是吗?这些人立刻供养土地,金钱等等。那位老师会很多道场,也许他们会成功两三年,但之后这些全部都会消失。

  所以我们最好擦亮眼睛努力明辨,看看某人是否真的在给予教法;你听闻并努力明辨这个教法是否真正符合佛陀的教导;你所读到的东西,在显宗、密续、金刚乘中是怎样解释的,要这样进行对比,还有它是否和你的真实本性相应。如果这位重要的上师仅仅做一些文字上的注解,那就不容易了解。也许这本书讲了些有趣的事,而这位上师只是注解评论这些,你并不能通过这些了解这位上师真实的能力。无论如何,追随教法和一位上师都要睁大眼睛,这非常重要。盲目追随是不可取的。之后,当你得到一些重要的教法,信心也随之升起,这可不是在心层面造作的信心。如果上师给你这样的忠告,你能看到自己是否能够发现真正的精髓。如果我们不得不改变或调整的话,我们就能明白上师和教法是否是真实的。

  大圆满教法是非常珍贵的,(通过学习SMS)你能够理解大圆满教法的真义是怎样呈现,以及它是怎样契合我们的真实状态。我们处在心智概念的混乱中,我们知道怎样通过大圆满教法解脱这些混乱,我们能够在概念上理解。所以我们要努力学习,实践教法。因此,SMS基础教程对所有人都有用。

  这并不是说不参加考试你就不能阅读SMS基础教程,不是这样。考试是为了检查你是否具备(教法的)基础、学习了与否、是否做了基本的实修,或是否融入了这些教法。当你做了所有这些,我们才能够稍许走进大圆满教法。因此我们要进行考试。

  所以,参加考试不是必需的。如果你阅读并学习SMS基础教程,它非常有用。通常在法会上,大多数时间我都在解释(书中的)大部分内容;虽不是按照内容纲要逐条进行,但我会解释这些内容。好好听的话你就能够明白。如果你学习SMS基础教程,就会发现内容非常详细精确。稍微学习一下,你就能够了解其他传承,它们是怎样呈现不同的教法,还有教法的价值等等。这些都非常重要,所以你们应该努力。这就是我想要说的。

英文转录:Martha Tack和Larry Howe

英文编辑:Naomi Zeitz


标签:SMS教程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