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精华开示

上师的二十七条誓言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镜子》中文网   阅读:5319   评论:0
内容摘要:我这些誓言不是守持几天而已,直到(获得)圆满证悟之前,我和人们的关系,我和弟子们的关系都会永远存在,因此我会守持它们。你们要知道这一点。假如能够知道这一点,就懂得怎么正确地和我协作,并且知道你自己怎么行持大圆满教法和我的传承——在我所传授的法里面。这是非常重要的。

上师的二十七条誓言
开示: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

时间:2000年3月31日
地点:尊胜营,第三级训练
翻译:V-四川 Kiri-台北
英文校对:妙心
中文校对:晨曦
审核:无央

  现在我要讲一下我个人誓言。对于我的弟子,尤其是大圆满同修会的成员来讲,知道这个原则非常重要。这个原则并不是我写下来说“这是我的誓言”然后就结束,而是要去实行的。这些誓言是我在开始传授大圆满的时候写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在大学里教导一般的佛教和密宗知识,而且中远东研究所有时候也会举办一些公开讲座,但这些都不是问题。

后来,很多人开始求我传大圆满教法。在这种情况下,传法的意思就是我去展示(修行的)道路,然后弟子们去实行和追随教法,尝试有所证悟所以这不只关系到我的弟子们,还关系到我。我依然处于人类的层面,我跟你一样都在轮回里,没多少分别。也许我在大圆满教法方面有多一点经验和知识,这一点是没错,可是我们都在轮回当中所以我们需要证悟。为了要证悟,我们需要一条道路。我们要以正确的方式把它实践出来,去追随它,否则就无法证悟所以当我要传法给别人的时候,“传法”的意思涉及(传承的)传授,跟我所追随的道有关系所以这个并不容易。

不像在美国那样人们喜欢说“我们什么都会分享”要说什么都分享很容易,可是教法是直接关系到证悟的。在我们达到圆满证悟之前,我们都必须尊重这条道和有关的一切所以我感觉自己有一些责任。这就是为什么——最开始大宝法王给我写了两三封信说你应该去教我的弟子应该到这里那里去传法这些地方都是我的中心每次我都会回信说:“对不起我没空,我不想传法。我有工作要做我过着普通的生活,要工作赚钱,所以不能到处跑。”后来我继续收到很多的信——我都一直没有答应(的原因)

  最后我决定要答应是因为当时出现了些状况,有点混乱和危险的状况。比如说,大宝法王在罗马和米兰的中心邀请了我。他们都是拿着大宝法王的信来邀请我的,我一直拒绝他们但是后来从瑞士来了一个叫作热登格西的喇嘛他是一位非常有学问的喇嘛,并不是普通的喇嘛。这个我非常清楚。因此我想:“假如我不按大宝法王的请求去做,当然所有人都会跑到热登格西那儿,这也没什么不行,也许他们会学到格鲁派传统风格的显密教法,可是这样就会离大圆满和大手印有点远了。”

  然后我又想:“假如我完全拒绝的话,这样会不太好。我应该做些什么。(否则)所有人会变成热登格西的弟子。”这不是说我嫉妒热登格西,或者拿自己跟热格西去比。我是考虑到未来,人们以后有可能追随像大手印大圆满这样的精要教法所以我就开始教。我答应去罗马教,热格西当时也在那开法会。我说:“好,我们也开一场法会。”然后让大宝法王在罗马的人来安排。来的人并不多,总共就十个人而已。不过后来他们安排了一场在苏比亚克,就是我们办第一场法会的地方。我们做了一场长法会,大概是两三个星期的那种。差不多到一半的时候我们稍作休息,然后又继续这样。

  当时我反复想:现在我在传法,我就对传承有了责任。我真的是在给予传承,而他们也是在追随传承。我要怎么做呢?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个老师我总是想我是个学生,我是个修行人,仅此而已。我从来没想过要当老师可是人们请求我教他们,我自然成为一个老师。那既然要当老师,我要当个什么样的老师呢?于是我想了又想。

  我主要下了九条誓言总共有九条誓言。无论是传法、追随教法还是跟人接触的时候都会依这些誓言去做。这就是我的“当其”(誓言)。这里写的是二十七条誓言。因为九条是跟我有关的,同样的另外九条是跟我的弟子有关。其余的九条是跟那些想和我协作的一般人、一般的佛教徒、朋友们和其他人有关。假如我想认真地充满信心地跟这些人协作,他们必须是誓言里所描述的那样。假如他们不具备的话,我是不会百分百相信他们和跟他们协作。所以九条加九条再加九条等于二十七条。这些就是我的誓言。

  作为一般的弟子,尤其是大圆满同修会的弟子们,都必须要明白(我的誓言)。大家必须要知道我的作风我都有些什么样的责任,而这些同样也是他们的责任,还有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合作所以这个很重要。我想给大家这个信息,并且稍微解释一下。我是在苏比亚克法会开始的时候写下这些誓言的那是1976年左右的时候。

  最开始是一段祈请文,祈请法身阿弥陀佛——意思是指阿弥陀佛形象的普贤王如来,不是显宗那个形象还有报身层面的,比如像金刚萨埵;还有化身层面的,比如说噶饶多杰,三身总集的莲师还有真实层面的莲师,我最殊胜最重要的上师蒋秋多杰。我向您祈祷。我是您的儿子,请帮助我。些人都握着我的手,抱着我的脚或者我的全身。然后我说:“好吧我们合作,我会尽我所能。”假如我不这么做然后舍弃他们,这样做是不好的。由于某种原因我应该去做,这是我的责任。不过并不是因为我觉得我已经证悟了而且有完全的能力,这些我都没有,这是真的。

  所以我在您面前,以贤善的发心许下这些誓言。我许下这三组九条誓言也就是二十七条誓言。我以这些誓言作供养。请接受我的供养。类似这样的意思。现在我们讲第一条。

  第一条,我永远不会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给予教法、做禅修或修行等事情。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一般来讲我们会把所有做的事情弄得很像是为了别人但实际上我们有非常强大的自我,而且总是往这个方向走所以我永远不会这么做。这是第一条。同时我会尽量让我的弟子们明白不要往这个方向走。假如我有朋友这么做,假如他们有这样的动机而我知道了的话,我是不会跟他们协作的。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就是,当我传授大圆满教法的时候,我的发心、我的原则,永远不会为了赚取金钱或其他物质层面上的利益而去做。同时,假如我的弟子们走向这个方向的话,我也不会教他们我不会和他们协作。还有我的朋友们等等,假如他们想和我协作或跟我交朋友,假如他们的目的或发心是这样的话,我是不会有信心跟他们协作的。这是第二条。

  (藏文)“古尔迪”的意思是指名声, 受人恭敬。比如说你变成了个大人物,一个很高水平的上师地位崇高等等,所以一般来讲“古尔迪”是指我们得到这样的东西。我永远不会为了这个原因去给予哪怕是一个字的大圆满教法。我不会以这样的原则去给予教法。对我的弟子们和朋友们也是一样。

(藏文)“念扎”是声誉的意思。你知道,很多很多的人都在做这个。真的很多这样的人。哪怕他们是去建寺庙,比如在印度或尼泊尔,他们会说“我们要起一座寺庙因为我们需要一个传法的根据地,一个僧众居住的根据地”等等,假如你详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们做这些是为了能变成重要人物,为了成名。大多数人是这样做的。

我举个例子:很多年前我去了尼泊尔,我听说当地有一位喇嘛。这位喇嘛叫做拉罗喇嘛,也许你已经知道他是谁。大家都会说“啊,拉罗喇嘛”,可是我并不知道谁是拉罗喇嘛他当时并没有因为做了什么而有名可是后来过了没多久,拉罗喇嘛开始做一些咒语,他开始用咒语这些来给人治病。然后他有了一些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这些地方来的华人弟子。他们对这些特别有信心,也成为他的重要弟子。然后他们邀请拉罗喇嘛去新加坡、马来西亚他去了两三次。拉罗喇嘛变得很有钱,然后他就回来建了一座寺庙。现在你经过的时候能够看见(这座寺庙)。拉罗喇嘛的寺庙非常巨大于是之后就再没有人叫他拉罗喇嘛,而是称呼他做拉罗仁波切。现在拉罗仁波切还在做他的事情。这是一个例子。

  我并不是说拉罗仁波切不具备资格,也许他具备呢。我不知道,但我只是拿建寺庙来举个例。这是原因。他们建寺庙的时候会怎么做?首先他们建一座很庄严的寺庙,然后里面有大喇嘛坐的法座,非常庄严。也许有很多僧人会属于这座寺院。就算他们没有正规的厕所、澡堂,但大喇嘛的房间会是非常庄严的。然后有人获得仁波切的接见,在仁波切坐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的高大上,这样(被接见的人)就变得很有名。这就是个例子。我的誓言就是我永远不会往这个方向走。

  而且我不会为了给自己创造某种权力、地位而去给予大圆满教法或者做任何跟大圆满教法相关的事情。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好几年前我们在英国大圆满同修会的人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后来有好多年我都没去。然后有的人会说“南开诺布要在火山营搞个人权力(building an imperial position)”。我知道人们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这并不是我的原则所以也必须要知道这一点,知道我们不会往这个方向走。当机缘出现时,人们很容易堕入这个方向所以这是为什么我有这条誓言(的原因)

  我不会为了(藏文)“准森”去推广大圆满教法和把它传播到各个地方。“准森”是(由竞争而产生的)嫉妒的意思,跟其他上师和教派去攀比。比如,当时好像是因为热旦格西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我就决定去开这个法会。看起来好像我是因为嫉妒而这么做的可实际上,这并不是我的原则。真正的原则是假如我当时所作为的话——尤其在大宝法王面前,因为他多次的要求过我——我之后一定会后悔。我觉得(不做的话)就没有人能够进入到大圆满和大手印的真正智慧当中,这样的话我之后一定会很后悔。这是一个例子。所以这不是我的原则。这是第六条。

  第七条:你也知道(藏文)“阿嘉”是我慢骄慢的意思。我们会想我们变得很重要。大圆满教法是最殊胜的,比这个要好因此我们需要有更高的地位。这个也不是(我们的)原则所以假如我们有这样的动机,这也是错误的方向。

  (藏文)“扎多”是一种更实在更真实的嫉妒心。一般来讲在佛教中心与中心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非常容易出现这个。就算在佛教当中,(虽然)大家都是佛教徒,可是内心当中存在着很多的嫉妒。然后我们会根据这种发心和行为去做很多事情所以我一直会保持觉知,不会以这种原则做事。

然后还有最后一个。意思是我不会为了我所执着的东西而行事,比如说我喜欢大圆满教法因为这是我修的法。因此我想让其他人能明白这是如何殊胜的教法,等等。这样的执着心不是(我的)原则

所以这九条原则主要是跟一般的世间法有关的。所谓的世间法我们称之为(藏文)“吉丹秋决”(世间八法)。我们不会跟随“吉丹秋决”。佛教的修行人经常说这个,可是实际上他们的行为刚好是相反的。这意味着我必须这么做,对于我的弟子,还有对于我的朋友也是这样。我不会跟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人协作。这个也很重要。我知道,比如说,很多人就算他们说“我们(在弘扬)很重要的法,我们想来合作。”可是我会稍微观察一下,他们的发心是不是纯正的呢?

  举个例子很多年前有一次我认识了齐美仁波切。也许很多年前你们就知道英国的齐美仁波切。我不知道今天齐美仁波切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想法。我之前从来没见过齐美仁波切,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伦敦。当时齐美仁波切跟我说:“我们都是康巴人。”他是来自东藏的康巴人,我也是个来自东藏的康巴人。“我们要做些什么去保护西藏文化,保护西藏的教法,等等。我们一定要合作。我们一定要合作因为像那些中藏地区的喇嘛和在家人,还有其他有权力的人,他们都欺负康巴人,而且康巴人也做不了什么所以我们一定要合作和弘扬教法。”他这样跟我说。我说:“对,一定。”可是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这跟教法没什么关系,因为我做的是要传法。他说他也有一个佛教中心可是我就想,“我们怎么可以这样做呢?这跟教法不相符。”这是一个例子。

  有时候尽管人们不说出口来,他们在协作的时候也会显现(这些想法)。在我们的社会里这(种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比如说,我在大学里教了将近三十年,我非常清楚大学的官方规则,尤其是教授之间要怎么合作。假如我们不合作的话,就做什么都不可能,一切都会受到阻碍。意大利语有一个词叫作“黑手党”,大学里的黑手党。黑手党也存在于佛教(团体)里。他们不叫作黑手党,但是他们协作的方式和发心行动的方式是一样的。由于这个原因我不想和这样的人协作。

  也就是说,假如某人不符合我的誓言,就算他们想成为我的好弟子,我对他们没有信心假如有人想和我交个好朋友,跟我协作,可是他们的发心和我的誓言相违背的话,我永远不会有信心和他们协作。

  我这些誓言不是守持几天而已,直到(获得)圆满证悟之前,我和人们的关系,我和弟子们的关系都会永远存在因此我会守持它们。这意味着我知道我有这些誓言。虽然有时候我们会散乱,但过了几秒、几分钟、几个小时后,我们会意识到自己散乱了而且做错了,发现这跟我的誓言不相符。当我知道自己有过失之后,我会后悔并且要进行净化,因为我有誓言。假如我知道了而不去尊重这一点的话,我的上师们、空行和护法们可以捏碎我的心这是我的祈请。

  在我开始传法之后,(藏文)“噶卓”这种魔(喜乐魔)的威胁也随之而出现了。你也记得噶卓是决法里(讲的四魔)一种魔。

  为了记住我的这些誓言,我在1978火蛇年把它们写了下来。这些是我的誓言你们要知道这一点。假如能够知道这一点,就懂得怎么正确地和我协作,并且知道你自己怎么行持大圆满教法和我的传承——在我所传授的法里面。这是非常重要的。

    原文网址http://cn.melong.com/2017/03/14/%E4%B8%8A%E5%B8%88%E7%9A%84%E4%BA%8C%E5%8D%81%E4%B8%83%E6%9D%A1%E8%AA%93%E8%A8%80/


标签:精要开示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