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塔舞蹈

开塔是伴随藏歌的舞蹈,它是怎么来的?

作者:大圆满同修会  来源:《镜报》133期P7  查看:2171  评论:0
内容摘要:一方面,开塔是为了支持西藏文化,令其延续下去。另外一个原因是,在大圆满修法中,正如我解释过的,禅观之后非常重要的是保持觉知。为了训练我们能在自己的物质身体及其运动和能量方面保持觉知,跳舞是非常好的。我认为开塔舞蹈也是修行的一部分,而不只是跳舞而已。你们要了解所有这些,这很重要。

翻译:歌者

校对: Andy

审定:无央

 

  2016年8月21日,在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布拉迪斯拉发举办的法会期间,法王南开诺布在其中一场开始之前,对开塔喜悦之舞做了一段简单的介绍:

 

  我当时在听藏歌。现在西藏的官方语言是汉语。新一代藏人的藏文不是很好,因为他们现在说汉语。

 

  在这个世界上藏文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有佛陀所有教法的全集——超过三百多函的《甘珠尔》和《丹珠尔》——用的都是藏文。虽然这些教法最初起源于印度,但在那里它们已经绝迹了。除了藏文版以外,完整的《甘珠尔》和《丹珠尔》原始经典在这个世界上的其它任何地方都已经不存在了。古代的译师们翻译得非常好,如果我们要把它们翻译为梵文,也是非常容易的。所以,如果我们失去了藏文,我们就会失去这一切,所有的藏文书籍最后的归处就只能是博物馆。

 

  有很多藏歌支持了西藏文化和语言,令其可以延续。这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于普通藏民来说,因为他们喜欢跳舞唱歌,然后一点点地也会学习歌曲的含义。出于这个原因,首先我准备并挑选出了108首藏歌。这些歌曲的歌词已经被记录下来并翻译为西方文字就是我们现在有的这一本。

 

  之后我又准备了180首歌曲。这些歌曲的歌词和翻译都基本完成了。在所有这些歌里我们有超过160首的舞蹈,我们很多舞者都已经学会这些舞蹈了所以,我们正在用这些。

 

  一方面,开塔是为了支持西藏文化,令其延续下去。另外一个原因是,在大圆满修法中,正如我解释过的,禅观之后非常重要的是保持觉知。为了训练我们能在自己的物质身体及其运动和能量方面保持觉知,跳舞是非常好的。我认为开塔舞蹈也是修行的一部分,而不只是跳舞而已。你们要了解所有这些,这很重要。

 

开塔喜悦之舞——通往教法之桥梁

 

  2016年9月初,在西火山营最近举办的一次开塔喜悦之舞师资培训课程中,《镜报》记者就开塔委员会所承担的角色及其培训类型,对开塔喜悦之舞的五位教师做了采访。

 

  《镜报》:作为开塔师资所参照的标准,你们能否讲一讲这个五人小组吗?他们有谁,做些什么,这个小组是怎么来的?

 

  阿椎雅娜•达•博苟Adriana Dal Borgo):2016年3月末在全球营举办的第一次开塔考试之后(参见《镜报》第132期第17页“文化和开塔舞蹈”),60个人被授予了证书。然而,仁波切觉得他们并未都做好准备教授藏舞了有些人需要更多的经验和更多的练习而且我们也没有预计到有那么多人来参加考试。

 

  仁波切认为应该有一个五人委员会来负责帮助大家发展他们教授技巧。鉴于我们每个人都具有不同的特长,根据我们不同的能力,所以就有五个人被挑选出来成立了这个委员会,包括我本人(阿椎雅娜)、ludmila LislichenkoAndrea BucaioniSalima Celeri和Lena Dumcheva。例如,作为一名金刚舞老师,我在教学和师资准备方面具有更多的经验,并且从开塔的最初发展直至今日,我一直参与其中。Luda 也是一位金刚舞老师,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而且,她是一位专业舞者,非常了解舞蹈以及如何教授舞蹈,她对音乐也很熟悉。Lena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到开塔舞蹈中去,在学习和讲解方面非常擅长。Salima对开塔也是非常投入,是西火山营的主要开塔老师。Andrea了解更多的文化和历史背景,致力于对开塔的学术探讨。他还是这个小组里唯一的一位男士,所以使得我们这个小组在能量方面更平衡些。我们住的地方彼此比较接近,更便于见面。

 

  我们与那些已经是开塔老师的人合作,当然之后我们会努力培养新的开塔老师。目前我们有60位正式任命的老师,其中58位来全球营参加了考试,Topgyal Gontse和Tsering Dolker两位老师来自澳大利亚。

 

  Lena Dumcheva:我们这个委员会的职责是协调培训课程。我们不仅仅是要给大家教授一些东西。我们的作用在于组织协调,并且尽力根据环境以及我们开塔舞者的能力帮助大家。

 

  《镜报》:五人小组已经开了几次会。你们在做什么,想要达到什么目标?

 

  Lena:当然,在考试开始这些培训之前,我们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开塔是一个多层面的练习。它不仅是唱歌跳舞而已,而涉及到很多方面。这些在培训中就变得非常清晰:我们在舞蹈动作、音乐、公众展示、西藏文化、语言、声音等等方面下功夫,逐渐认识它的复杂性以及我们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我认为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在于提高自己和老师们的能力,从而能够尤其是对同修,当然也对一般大众,以一种庄严的多层面方式和适当的方法展示开塔。用另外的方式来说就是,大家能够不辜负并值得仁波切在授权所有老师成为他的代表时所给予我们的信任。

 

  我们中有一位叫Pancho的老师说,无论仁波切做什么,都是“美好而毫无瑕疵的”。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的目标,但我们正向着这个目标前进,来展现开塔。

 

《镜报》:你们是如何以这种开塔的多功能的见地来安排师资课程的?

 

  Andrea: 我想指出的重要一点是,这个管理培训课程并非仅仅是为了开塔考试而向学员们讲解50个舞蹈,或者只是一次高级课程。这个课程能够让学员们更深入了解开塔, 并且也学习一些技巧。

 

  Salima: 我们正在学习踩拍、音乐、地理、历史、语言、扎觉(法王南开诺布创立的藏文拼音系统)等所有这些方面。比如说,我们上了Fabian Sanders教授的每次两个小时的西藏历史、地理和文化等等课程。Pancho Company和Luda Lislichenko教授了我们三次音乐理论和练习课程。Stoffelina Verdonk给我们教授了几节身体语言的课程,以便更好地了解我们的身体以及动作的流畅性等等。阿椎雅娜还教授了我们几节关于老师的重要性和授课技巧的课程。

 

  今年早些时候在全球营我们上了几次Elisa Koppensteiner教授的关于声音运用的课程,她是声音训练方面的专家。Ilaria Faccioli教授了一次如何跟孩子们相处的课程,因为在教授小孩的时候你需要一种不同的方式。

 

  阿椎雅娜:每天我们的培训分成几节课,每节课持续一个半小时。我们还会分组,把大家分成不同的组,每组准备一个不同的开塔介绍,然后我们分享各自的工作和想法。我们还会研究如何在不同的场景中介绍开塔,考虑应该展示哪个舞蹈,以及关于这些舞蹈我们应该介绍什么。例如,在大学里做开塔展示时,其解说内容和舞蹈选择跟在一个学校或者当地村庄的节日中是不同的。我们就这样在这些事情上努力。

 

  我们同时还在收集资料比如仁波切关于开塔以及成为一位老师的重要性等的开示。

 

  Salima:我们通常会以我们老师对一段舞蹈的解释来结束最后一次课程。每天下午5点,我们老师中的一位会向那些想学习的人解释一个舞蹈。之后,我们会给这位老师一些关于其讲解和如何进一步改进方面的反馈信息。

 

  阿椎雅娜: 课程的最后一天我们教授了全球营之歌和舞蹈,因为老师们自然一定都应该知道如何教授这首歌和舞蹈。然而,由于它是一个教法,我们要非常精确地学习其含义和动作,所以这并不容易。

 

  Ludmila:今天我们想尽力做出一份舞蹈用语词汇表,以便更容易向大家解释舞蹈动作。我们把一些关键词语汇集在这个表里。编辑这个词汇表的初衷在于,与其告诉大家这样做、那样做、展示动作等等,不如告诉他们做一个“侧步”或“快滑步”,或者侧边的步子,而不是一直在说“右”、“左”、“左”、“右”。例如,这个词汇表包含了诸如基本步伐、侧步、快滑步(一种右脚或者左脚向不同方向滑动的步子)等术语。

 

  我们还在研究如何将一些非常简单的舞蹈绘制成舞步图。书面记录下一个舞蹈后,我们就能很容易地解释其结构。

 

  Lena:阿椎雅娜找到一个非常好的比喻,她说,当我们教授的时候,是在身、语、意层面运作,所以在课上我们是在努力覆盖开塔修法的所有身、语、意层面。

 

  阿椎雅娜: 教授开塔不仅仅是展示舞步,因为这非常容易。这并非仅仅如此。对于我们大圆满同修会的老师来说,教授开塔具有其它的意义。它也会牵涉到我们的能量和心意层面。它更为完整,所以我们要在这三个方面努力。

 

  开塔对那些大圆满同修会以外的人来说真的是一座桥梁。我们有金刚舞和幻轮瑜伽,当然还有一些我们可以向普通大众展示的内容,但是通过开塔,你可以将教法带到同修会以外,不用提到一个关于禅修、修法或者灵性的词汇。你可以教很多人开塔,将歌曲里包含的和平、提升和协作等信息传达出去。我们可以通过舞蹈传递所有这些信息。

 

  至今为止的多年来,通过每天跟仁波切一起跳上几个小时,我们一直在学习所有这些东西。所以对于我们,开塔是将所有这些带给外界的桥梁,这是我们必须通过我们这些老师要做的东西。

 

  Ludmila:对于我们这些修行者,通过金刚舞我们学习如何将平和、缓慢的动作融入到我们的状态之中去。在开塔修法中,我们学习如何跳出更为欢快迅捷的动作,并融摄它们。

 

  《镜报》:你们6月份在全球营举办了第一次培训课程,这次在火山营的是第二次。你们再计划开办更多的培训课程吗?

 

  阿椎雅娜: 是的,下一次课程将于2017年初在全球营举办。开始的课程是为老师开办的,但现在我们会开始对那些已经会跳、已经具有了开塔快乐舞蹈坚实基础的人以及希望成为师资的人开放课程。第三次的课程会在全球营举办,紧接在一月份的仰滴法会之后。2017年1月5-6日,会有一次全球营之歌和舞蹈的课程,学习如何阅读、唱歌和跳舞,对所有人开放。然后1月8-15日会有一次师资培训课程,那些准备成为师资的人也可参加。想要参加的人应该准备好开塔考试中的50支舞蹈,跟着说明或录像学习舞步,以便有一定基础。然后我们会有课程深化对这50支舞蹈的理解,确认每个人都能跳出同样的舞步,动作正确等等。这将会是这50支舞蹈的提高课程。

 

《镜报》:你们有没有一个网站,大家可以在上面看到这些培训录像?

 

  阿椎雅娜:我们在Youtube上有一个频道叫作“虚空中的和谐”,在那里你可以找到介绍及展示录像,还有法王南开诺布的解释,以及这些藏歌的原始录像。还有98个不同舞蹈的展示录像,是不同人跳的,你们都可以观看并学习。

 

  然后我们有一些非常棒的舞步详解教学录像,大家可以花一欧元在象雄基金网店下载。目前店铺上已经有35个教学录像,剩下的15个会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准备好。

 

  另外,我们有一个谷歌云端硬盘文件夹,我们跟仁波切一起唱的所有内容都上传到了那里。这里你们可以找到每首歌的扎觉(藏文拼音)内容,歌曲的藏文歌词,以及原始藏文录像。你们可以在这个文件夹里找到所有180首歌曲,并且可以免费下载。

 

  我们还有一个开塔快乐舞蹈的facebook主页,如果大家有问题的话可以在那里贴出来。

 

  目前我们还没有一个网站,但正在准备,应该很快会公布。不过,我们在全球营网站上有一页,上面有仁波切关于开塔的开示文字,以及一个可以下载三个麦考(Menkhor,180首歌被分为三个部分)的链接。

 

  关于我们手头上的项目,我认为有必要提一下,目前我们有一个包括108首藏歌翻译的书,是仁波切收集的第一个合集,叫作“来自西藏的信息”,其印刷版和电子版都可以在象雄在线店铺上买到。

 

  现在我们在跟Adriano Clemente以及其他藏学家合作翻译全部180首歌曲,会分成三册印刷,每册对应一个麦辰(metreng,藏历相当于60年),每首歌都有翻译。

 

  另外一个我认为非常重要的出版物是仁波切关于歌曲的所有注释的一本书,因为从开塔一开始,仁波切就一直在翻译这些歌,他的每个翻译都是非常丰富的,非常殊胜,与教法紧密相连。所以我们正在收集这些资料,希望能够在未来几个月出版。

 

  《镜报》:谢谢大家。

 

2.1.1 lá-sòg gĭ drŏd-kol

我们生命力量之温暖

 

  仁波切解释说这首歌很重要,因为它提醒藏人不要忘记他们的语言和文化。2016年7月他在西火山营举办的一次开塔快乐舞蹈的课程上给予了这些解释。藏文内容和扎觉或者歌曲的音标见下一页。

 

  这真的是一首美丽的歌曲。如果我真的需要给西藏人留下遗言的话,我想要留下这首歌。它说人们应该要记住他们的文化。他们不应该抛弃它。它是以ga ka gă nga开始的,这是藏文字母表。ga ka gă nga majéd amai bŭ:你们母亲的孩子们,不要忘记!它还说不要忘记西藏文化,不要忘记我们的家乡。在一个国家出生和生活的人们应该有这种感觉。这非常重要,否则谁还会有?那样它的归宿就会象在西方世界发生的事情那样。现在他们会说:“哦,过去的时代有维京人。”谁是维京人?也许他们会给你看些电影,里面的人有点野蛮,长着胡子,他们会说这些就是维京人。但事实上,他们是一种古代文明,有自己的历史,不是吗?然后呢,当没有延续的时候,没有人再热爱他的文化,等等,最后的结局就会象维京人那样。

 

  对于藏人来说我非常担心这个方面。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了所有这些歌的原因,首先要帮助维护一点点西藏文化。第二,也是为了韵律、好好地跳舞、好好地感觉,甚至放松。那些想要给藏人提供些许帮助的人能够明白这些歌在说什么,其中的含义非常重要。这首歌的含义非常棒,真的非常棒,舞蹈也是非常漂亮的,我真的很喜欢这些动作。它也会让我的心意放松一些。但不仅仅是放松,还协调了一些心意。

 

  很多舞者会看那些会(跳舞)的人,看要动哪个手,动哪个脚。他们只会看这些内容,然后照着做。这样不好。这样是有必要的,但当我们跳过一次或者两次之后应该要想想了,例如,我们跳了几步?跳到哪里了?到右边还是左边?我们的手怎么做?一次、两次我们就会记住,不是吗?我们要协调。我们一定要想一下,用我们的大脑。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西方世界我们真的不太用脑子。因为每个人都认为“我一定要去学习”,而当一个人学习和读书的时候,他会说:“我一定要这样做那样做”,并且记住“我必须要这样做。”

 

  比如,在我做事的时候,很多人会问我从哪里学的。我是用大脑学的,对吧?我们运用,会根据环境行事,我们能做到什么、可能性是什么。新一代不会这样做,他们很多人真得不会这样做。他们总是会问“你是从哪里学到的,在哪里学习的这些东西?”这样真的不好。你们必须要动一下大脑。

 

  所以,即使在你们跳舞的时候,要用点脑子,不要只是看着那些知道怎么跳的人怎么做。如果你们只是照着做,今天照着做,明天照着做,后天照着做,一辈子都照着做,就绝对学不会。如果你们思考一下,比如,就象我们说过的,“我们拍了多少次手?”我们说有十一次。这是真的。那么当你拍手的时候就要数一下,到十一次:“啊,现在我要跳舞了。”这就是在运用你的大脑。当你们不这样运用的时候,只是去看—今天、明天、下个月、明年—我们都变老了,还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2.1.1 我们生命力量之温暖(歌词)

 

雪域上的西藏人!

来学习KA KHA GA NGA,

我们生命力量之温暖!

我们的祖先是松赞干布。

打开知识之门的人是上师冬密(Thonmi)。

语言和字母是我们家族代代的珍宝。

不要忘记KA KHA GA NGA,

雪山的子嗣们!

不要忘记它们,

雪山的儿子们!

 

雪域的西藏人!

说着闪耀在世界巅峰的父亲的纯净语言!

三十四个辅音和元音是我们心脏之骨。

这纯净的语言是我们生命的温暖,

这照耀在世界之顶的阳光。

不要忘记西藏的文化,

你们母亲的子嗣!

不要忘记,

你们母亲的子嗣!

 

雪域的西藏人,

守护你们荣耀的故土

它自然无污地形成。

那红色的堡垒是西藏人祖辈的城堡,

故去国王们军队的驻守力量,

我们祖先留下的痕迹。

不要忘记我强大的故土,

雪域的子嗣!

不要忘记,雪域的子嗣!

这是我们祖先留下的痕迹。
开塔是伴随藏歌的舞蹈,它是怎么来的?
开塔是伴随藏歌的舞蹈,它是怎么来的?
开塔是伴随藏歌的舞蹈,它是怎么来的?
开塔是伴随藏歌的舞蹈,它是怎么来的?


标签:开塔舞蹈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