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三部

金刚歌与直指以及蒋秋多杰上师给南师的直指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查看:5182  评论:0
内容摘要:密续里面说:如果你接受了直指,你是否发现了自己的本性呢?你按照接受直指的方式去修,也许你能够发现,如果你还是有困难,发现不了,那你就可以在修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加唱金刚歌。当你一次一次地唱金刚歌的时候,通过这种力量,你就会觉醒。这是在大圆满密续里面讲解过的,因此,金刚歌非常重要。比如我们下午学习教法的时候,我们会修阿底上师瑜伽,并且唱金刚歌。我们唱金刚歌时,不需要做任何观想。
开  示:法王南开诺布仁波切

  译:Wilson

文字整理:罗桑  Nailly

中文校对:东成西就

英汉校对:王鹏

编  辑:修乐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阿底上师瑜伽也可以让我们有更稳固的修行以及发现我们的本性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可以加上唱金刚歌。金刚歌是大圆满教法的精髓,来自大圆满的密续《日月和合》。《日月和合密续里面对金刚歌有所有的讲解,《见解脱》里面也有所有的金刚歌的解释,有很多这类的解脱密续。

 

当我们讲到解脱续的时候,(大家应该知道)它跟六种解脱有关。解脱就是说我们做了这个带有密咒的咒轮,然后加持它。如果人们跟这个咒有接触,就可以种下解脱因缘。当然修行者不需要有这类解脱因缘,他已经有了解脱的因缘,但是见解脱对修行者也很重要,可以增长明性。解脱意味着跟身体相接触,这是我们六根感的其中之一在作用。我们的眼睛能看见见解脱,我们看见了就能够种下解脱的因缘我们做一个坛城,可以加持它。解脱就是闻教得度,就是听到就可以解脱。解脱就是鼻子闻到也可以产生解脱因缘。可见这是五根加上我们的意根(产生的作用)。当我们在心里做观想或者记起,或者在心里有所感受,这样就能够种下解脱因缘。这就称之为解脱解脱中比较重要的就是解脱所有解脱的根源就是金刚歌在我们回向里面“啊阿哈夏萨玛”六个字的就是金刚歌的精髓,称之为解脱

 

当我们接受直指的时候也会有金刚歌因为在大圆满教法里面,非常重要的就是从上师那里获得直指。关于直指,我所讲解的是非常简单的阿底上师瑜伽,我们这样去修,它就是一种直指。(修法略这就是我们要直指的内容,非常简单。如果我想要教授大圆满教法,我从来没有办法不直指教授大圆满。进行直指有非常多的方式。

 

在大圆满教法里面,重点并不在于接受灌顶,这是金刚乘的体系。比如在中国的汉地,人们非常喜欢灌顶。为什么他们这么喜欢灌顶呢?因为在中国地包括非常古远的西藏,曾经有小乘、大乘,大多数人具备显宗的知识然后在萨迦班智达的时代,从汉地引入了金刚乘。当然金刚乘显宗经教是很不同的,为了引导我们处于这个转化里面,就引入了灌顶。灌顶意味着你获得了某种潜能,在之前你不知道自己具备这种可能当你接受了灌顶,你就知道:哦,灌顶非常重要。不只这样,在西藏发展起来的金刚乘教法,每个人都觉得教法的第一精髓就是灌顶。

 

在我年轻的时候,很多年都在佛学院里学习大乘经以及金刚乘的教法我当时也有这个想法,认为灌顶非常重要。当我在成都的西南民族学院的时候,我在那里待了三个月,我梦到我的上师蒋秋多杰。我不知道他是谁,但在我的梦里显示他非常重要在这个梦境里面他显现出一些跟佛法非常有关的重要的事情。我想应该去寻找这位上师,后来终于寻找到他。我知道这上师是一位无上的上师,毫无疑问非常重要但当时他没有给我任何教法。我跟他待在一起超过一个月,他只是问我:“你学过什么,接受过什么教法?”我说,“我学过四部藏医的医,学过两次。”他说,“这非常好,你现在可以在医药方面做一些工作。”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都是做医药方面的工作,没有接受任何的教法。

 

最后我就跟他说,“我来这里,是为了从您这里接受教法,请您给予个灌顶。”通常当我去见一些重要的上师的时候,每次都会接受一些灌顶。因为每次都有人用这方式向上师请法,我只需要请求参加就可以获得这个灌顶,但是我的上师蒋秋多杰一般来说不会给任何教法,他每天就是跟本地人谈话,跟他们谈论医药以及占卜方面的事情,所以我就没有办法领受任何教法。我就向他请求:“至少您给我个灌顶吧”我认为他是非常重要的上师,即便没有给我任何教法,至少要给我个灌顶,让我有一个具体的因缘。他跟我讲“你不需要做灌顶。”我不明白他说什么。我曾经跟他说,我用了九个月的时间,接受了所有的萨迦派主题灌顶也许的是这个。

 

但我想知道具体的原因,就问他“为什么我不需要灌顶了呢?”他说,“你来的第一天,我就已经给你灌顶了。”我说,“我没有记起来,什么时候给我灌”他说,“你来那天晚上,我在梦里面就已经用水晶石给你身、语、意进行过灌顶了。”我说,“这是做的梦而已,实际上我并没有得到呀,请您还是给我一个灌顶。”最后,他决定给我灌他的伏藏教法——静忿百尊的灌顶我非常满足。那天我真的很高兴。

 

晚上我和我的父亲接受完灌顶之后,就站起来了。上师问:“你干呢?”我说,“谢谢您今天给我灌顶,我很满意很高兴我可以回家睡觉了。”他说,“你不要走,我们什么都没做呢。”我非常惊讶他用一整天做了这个灌顶,(却说什么都没做)我坐下来。上师跟另外一个出家的侍者说:“你出去关上门,我不需要你了。”开始给我讲大圆满教法的原则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些内容不是以一种正式的方式传授这个教法,是用一种非常简单的语言来讲说

 

在他讲了大圆满教法的、修、行之后,他说“大圆满教法的修道,并不是我们平常所想的那样。”他给了一个例子,让我区分眼镜和镜子的功能:如果我们有一个很有用的眼镜,那也只是往外看,因为即便很细微的东西你也可以看到,没有进入本质。这个可以比喻为其他的见地,而大圆满真正的见地是以镜子为例来说明的当你照镜子,就会出现你的脸面,这意味着你不是往外看,而是在观照自己当观察自己的时候,你就发现自己具有什么样的局限一切局限都是轮回和受苦的根源,你所要放下解脱的就是这些局限以往的分别、判断等等,跟这个真正的含义还离很远。

 

当我听到和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非常吃惊。因为我花很多年学习了萨迦派、格鲁派、宁玛派的内容,尤其是我在萨迦派的传统里面长大,他们总是否定格鲁派,我对这些非常了解我现在才知道这只是二元分别的分别心。我一生中所构造的就像一个很好看的城堡,我非常满足于住在这个城堡里面,现在这个城堡坍塌了,这种感觉非常沉重。之后上师就做了大圆满教法里面的直指,通过经验来进行,最终让我领悟了什么是大圆满。

 

七岁的时候,我从后来显现了虹光身的叔公多登那里,接受过很多的大圆满教法,从他那里获得了所有的龙钦宁提的教法,里面也有大圆满教法的精髓内容。我也从内仁波切那里获得了所有的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的传承还从阿育康空行母上师那里获得了七个主要的教法它们大多数都是大圆满的教法这些上师都是以比较传统的方式传授的,他们没有直指说明,所以我不理解。不只我当时没有领悟,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此后,我)所有的梦境是跟这个非常重要的上师蒋秋多杰相应的,这就是大圆满教法的知识经验。

 

我在佛学院里面学习的时候,学了非常重要的大乘经典——《现庄严论》两遍。第一次是以心智头脑方式学习的,似乎并不难;第二次我结合了很多的论释学习,就变得非常难了,根本不知道教法讲什么。我很惊讶,就去见我的佛学院的上师。我说:“这很奇怪,当我学第二遍的时候,它变得更难了。”上师开示说,“当你去学习的时候,不要老是想着它是讲佛菩萨的功德的,虽然在这本书里面的概念就是讲这些,但是你应该反照一下自己的情况。”这就是他的建议。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重新学习一下,想一下,因为感觉自己并没具备这些方面的东西,所以根本没有帮助。那时,我总是停留在这种复杂和困难的状况里。

 

我去了意大利之后,在图奇教授的图书馆里工作有一天就找到了这本在佛学院里面学习的书我想现在再看一遍,就把这本书借回家里几天。再去读的时候,它就变得很容易了,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反照自己。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怎么具有这些功德,甚至只是阿罗汉的功德;后来,在大圆满教法里面,我了解了自己本来就具足这种潜能,知道法、报、化三身和基、道、果,(《现庄严论》所讲的内容就变得很容易理解了这就是一个例子可见大圆满教法是非常重要的,而金刚歌是所有教法的精髓。现在我给这些没有金刚歌传承的人这个。(口传

 

密续里面说:如果你接受了直指,你是否发现了自己的本性呢?你按照接受直指的方式去修,也许你能够发现,如果你还是有困难,发现不了,那你就可以在修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加唱金刚歌。当你一次一次地唱金刚歌的时候,通过这种力量,你就会觉醒这是在大圆满密续里面讲解过的因此,金刚歌非常重要。比如我们下午学习教法的时候,我们会修阿底上师瑜伽,并且唱金刚歌,当我们唱金刚歌的时候,不需要做任何观想。

 

很多人想:当我们唱金刚歌的时候,做什么观想呢?这是金刚乘的一种习气,我们觉得观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在大圆满教法认为:我们观想只是在运用心在刚开始修学的时候要用,但不是重点。我们在阿底上师瑜伽里面,处于放松的状态,我们就唱金刚歌,我们在声音里面融摄、放松,这就是我们修法的一个圆满的方式。这并不是说我们一直可以放松,唱金刚歌需要好几分钟,当我们唱歌的时候,会生起很多念头或者烦恼,这并不要紧,我们不要被它所扰乱。虽然有时候有所分心,但通过我们的觉知,知道自己分心了,我们再次融入所发出的声音里面你这样来唱金刚歌,它就变得非常有力量。

 

——摘自2015年10月24日蒋秋多杰伏藏《大圆满彻却》法会第二场文字P4-7


标签:大圆满三部 金刚歌 直指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