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修法

总集各种除障和保护法的古汝扎普修法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查看:4905  评论:0
内容摘要:非常重要的是要了解古汝扎普是一位非常重要的驱除任何负面因素的修法,他总集了许多不同的本尊。有的人说在相对层面当中我们需要一些保护的方法,哪种方法最好呢?现在你们就明白为什么古汝扎普非常重要。你要了解这个修法的精髓,哪怕是非常短暂的时间内都可以完成这个修法,这样你就可以获得这种保护的作用,不会受到什么负面的干扰。
讲  授:法王南开诺布

翻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勝光多杰

中文校对:勝光多杰

编  辑:修乐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现在我就想起来:啊,这个古汝扎普就比一般的忿怒莲师古汝扎波要更加殊胜因为里面总集了各种不同的本尊。因为小时受到过许多来自王魔的干扰,所以我在佛学院的时候有一年时间在佛学院差不多不下去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去接受萨迦派教法的原因。因为我在佛学院的时候非常紧张,没有办法学习,所以佛学院的上师跟我,这是王魔的干扰,会导致人非常紧张混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呢?

 

因为当时在萨迦派寺院(佛学院)的时候,边有一个小的王魔的寺庙。通常在格鲁派和萨迦派有人会修王魔的修法,所以嘉瓦仁波切经常讲“你们不要修那个王魔的修法”。在我进入佛学院之前,我去了佛学院旁边,为什么呢?因为我父亲是这个地区的头领,当时我跟父亲一起在那边住过几年后来祖母去世了,因此我那边参加了四十九天的度亡修法。当时我九岁,差不多十岁的时候我就决定好了进入佛学院了。当我跟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当地的办公室有一大房子,它跟寺院是相连的,就是说这个地区的办公室,实际上是跟寺庙相连。当我们上到这个房子的上面,那边有一个王魔的寺庙,入口在这个寺庙里面,这个寺庙是木头建的一大房子,往上走的时候会碰到这个墙。

 

我往上走的时候大家都跟我说:“你不要吵,不要在那边发出什么声音,否则你可能会激怒王魔。”大家都对很害怕,但我并不害怕,修法结束之后我在上面待了一两个小时,休息一下一下。有一些头上有一个圆石头的棍子,就是为了支撑这个房子的,如果没有这些棍子的话,下雨的时候水会进屋。然后我把这些带着圆石头的棍子拿起来去打王魔的寺庙,我想:王魔你在哪,你出来。这样的事我干过好多次众笑之后我开始做好多的噩梦,有的时候在梦中有一位很优雅庄严的出家人,穿有点像古代中国人那样的长衫,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手里拿着一种放着很长的光的像火炬或手电一样的东西。有人跟我说:这个光一旦碰到的身体就会死。然后我就到处跑,这个人一直追着我,他手里这个东西放着光。

 

我跟我的父亲还有很多不同的上师讲了这个梦,大家都说这是因为激怒了王魔导致的情况。那应该怎么办呢?他们说:“你应该请人修王魔的供养仪轨”我的父亲和所有的上师说:“你不要这么做,否则可能会有更严重的问题。”所以我没有这样地去做。我进到佛学院之后一直持续做这些梦,这种紧张的状况越来越严重。当时的状况跟今天不一样,今天很容易找到一些印刷的书籍,但是当时佛学院里要弄到本书是非常困难的。有一次我在背诵《阿毗达摩俱舍论》的根本文,里面有好多页,这本书我是从别人那借的,然后我在读这本书

 

有一天我觉得非常紧张,我并没有在那边背书,而是把书扔得到处都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去找上师说:“我很紧张,我做了这样的事情。”他说,“啊,这也是激怒王魔导致的。”我就问:“上师我该怎么办呢?”他说:“也许你应该得一个马头明王的灌顶,然后念马头明王的密咒。”我就去念了这个咒,也不管用。于是我就去找上师说:“我还是跟以前一样紧张,有很多的问题。”他给了我一些甘露丸之类的,他说:“这是上师给我的,非常珍贵,也许你带着这些或者吃这些(会好一些)”我吃,但是并没有管什么用。后来我在佛学院的时候,上师跟我说:“最好你去接受萨迦派的大灌顶,就不要住在这个王魔的附近了。”

 

我走了之后,也经常做这些梦,但是当时我接受了萨迦派的灌顶,里面有古汝扎波,就是忿怒莲师的修法我修了忿怒莲师古汝扎波的修法是有所帮助的,但是并没有完全克服这个问题。我就回到了佛学院,这种噩梦还是有持续。当时旁边有一个宁玛派的寺院,他们每年都会邀请我的舅舅钦则仁波切。在莲师日的时候他们总是会跳莲师变的金刚舞,然后我们还有很多亲戚就会去见舅舅。舅舅说他回到驻锡地的时候,会去我在那边居住并且长大的那个寺院,那边有一个那个寺庙的喇嘛,舅舅钦则仁波切说他要见他的一个兄弟,这个兄弟有一些问题,他也有来自王魔的干扰钦则仁波切要去那边给予古汝扎普的灌顶,有一个特别的古汝扎普的伏藏。

 

我就问他:“为什么的兄弟有这样的问题呢?”因为他的兄弟是寺院的一个重要的喇嘛,他在那边修了三年王魔的修法,这个寺院里面所有的喇嘛都喜欢修王魔的修法,这样他们可以得到好多的钱,有许多香火,所以我的另外一个舅舅(舅舅钦则仁波切的兄弟)在那边修了好多年的王魔,就有许多的问题所有的医生包括藏医帮他治病,并没有治好,现在舅舅钦则仁波切就去那边给予古汝扎普的灌顶。

 

我说“我也有这种王魔的干扰的问题,我能不能一同接受这个灌顶呢?”他说:“如果你的佛学院上师开许的话,你可以参加这个灌顶。”当然我就请上师许可,上师说可以于是我就去接受舅舅的这个教法。差不多到晚上天黑的时候,到了另外一个舅舅的房子里。舅舅跟他的出家众说:“你们赶快准备这个灌顶。”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准备了朵玛,就是食子这些之类的,准备好灌顶,然后我的舅舅钦则仁波切开始给予一个正式的灌顶。那边有一个小房间,差不多一共有五六个人在一起接受这个灌顶。开始灌顶的时候要除障,通过四咒来驱除障碍,非常有力量。钦则仁波切一边念这个咒,一边抛洒大米加持,这样的来驱除障碍。

 

在佛坛上有一个很大的中式的很精美的花瓶或者宝瓶,当时没有任何人碰到这个花瓶,但是它就自己掉下来摔裂了所以大家都很惊讶我的舅舅继续灌顶,并没有问这是怎么回事灌顶结束的时候他问他的那个兄弟:“这个宝瓶你从哪弄来的?”他说是从王魔的寺庙那里拿过来的他说:“因为我很喜欢这个宝瓶,所以就把那个拿过来,然后替换了另外一个宝瓶在那边。”舅舅钦则仁波切就说“这个宝瓶实际上就变成了王魔的所缘物,因为刚才我在除障,所以这个宝瓶就裂开了。”我非常惊讶,这个灌顶真的是管用之后我一直修他的伏藏——钦则仁波切的古汝扎普的修法,于是我的王魔的噩梦就结束了,王魔的问题再也没有发生。因此后来在Tun法本里面就放古汝扎普修法,不是一般的忿怒莲师古汝扎波的修法。

 

非常重要的是要了解古汝扎普是一位非常重要的驱除任何负面因素的修法,他总集了许多不同的本尊。比如说如果你有中风症的毛病,这是跟负面干扰有关的疾病,如果你没有控制这种负面干扰的话,光是吃药治疗是不管用的。那么如果有这种问题你该怎么办呢?具体的修法是金刚手,如果你成功修持了金刚手的修法,你再吃药治疗就会非常有作用,这样你就可以克服中风的问题。古汝扎普显现(修法部分略),这就代表着金刚手的状态,你修古汝扎普的时候,当然就具足了金刚手的功德。

 

当然他也总集了忿怒莲师的本尊。由此可见所有的本尊总集于古汝扎普一身,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坐修法里面修古汝扎普的原因,所以这个修法非常重要修这法了解这些很重要,应该这些内容。

 

有的人说在相对层面当中我们需要一些保护的方法,哪种方法最好呢?尤其是今天有许多所谓现代的疾病,比如艾滋病,它非常危险,很严重,它也是跟负面干扰有关的疾病。曾经很多年当中,我们都不知道艾滋病跟哪种负面干扰有关,所以我对此一直在研究,很感兴趣。因为在宁玛派传统中有所谓的“底西噶杰”——八大法行的修法,它有八个续部,其中最后三个法行跟一些世间护法、供赞等等有关,里面有许多相关的指示和讲解文本。这三个部分大多数内容我都读过了,为什么?因为我想了解艾滋病跟什么样的负面干扰有关最终我发现有一种负面干扰导致的疾病是来自所谓的森嫫这种鬼神的干扰。森嫫是一种女相的魔,但并不是真正的女人,因为她非男非女,她只是看起来女相而已。怎么发现的呢?

 

因为这种病的特点并不是说有这种干扰的时候我们就会很痛苦,然后立刻就死啊,并不是这种情况。得了这种病后慢慢变得越来越弱,生命力越来越丧失,然后就死了。那么这种相应的负面鬼神的干扰是什么呢?我一直研究,后来我就发现了:“啊,原来是森嫫的影响导致的。”这种负面干扰叫“索汲”,通常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索汲”,我们只是知道这是一种负面干扰,但是它会导致什么样的疾病我们就不知道,因为以前没有这种疾病。“索”就是生命,“汲”就是吮吸的意思。如果有一个人很健康的话,但是他得了艾滋病,它慢慢就会吮吸你的生命的精华,慢慢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他就死了,所以说艾滋病来自森嫫的干扰。

 

我发现在古汝扎普本尊的脚下,也就是普巴金刚下面有两个众生,一个看起来像王魔,因此古汝扎普不光是解决八部鬼神的问题,尤其对治王魔的问题,另外一个是女相的魔,这就是森嫫。因为在修法当中有说,金刚橛下面扎着是迦波和森嫫,也就是王魔和森嫫,这是非常确定的所以古汝扎普可以用来进行这方面的保护,不会受到王魔或者森嫫的影响就算得了这种疾病,要控制这种负面干扰的话,应该修古汝扎普

 

(修法部分略)。可见非常重要是你要了解这个修法的精髓,哪怕是非常短暂的时间内都可以完成这个修法,这样你就可以获得这种保护的作用,不会受到什么负面的干扰。

 

——摘自2014年12月23日 墨西哥《石中熔金》法会文字第五场P5-8


标签:辅助修法 古汝扎普 精髓 南开诺布 大圆满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