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三部

冈波巴四瑜伽与大圆满心部四禅观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查看:5122  评论:0
内容摘要:如果有人对大圆满感兴趣,非常重要的是要给予他直指。如果他接受了直指,并没有发现自己本性,就意味着他有些障碍;那我们就应该了解是有怎样的障碍,应该怎样办,而不是以为没有这个能力就应该从小乘开始。因为大圆满是一个完整的教法,所以你有些障碍需要净化,也是有方法的,这就是我们修学教法的方式。所以了解大圆满教法的特色很重要。
开  示:法王南开诺布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天马行空

中文校对:当下泥士

英汉校对:LOBAYI

   辑:修乐

   定:TheVoidOne-无央

 

什么叫森德(semde)心部?大圆满教法当中有三部,噶饶多杰的所有教法都被分为三部——这个分类是噶饶多杰最重要的心子文殊师利友所分的。在传承法脉中,有两位文殊师利友,第一个就是噶饶多杰的弟子,当他显现虹身的时候,噶饶多杰祖师留下了大圆满的一个总结精华的教授《椎击三要》,接受这个教法的就是这位文殊师利友。文殊师利友知道大圆满的精髓《椎击三要》应该分为三个部分来讲。椎击三要的第一要就是直指,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

 

当我们说怎样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大多数教法会说大圆满和金刚乘的教法是高等的教法。高等的教法意味着修学者应该有高等的能力根器,我们并不知道什么叫高等的能力根器。噶饶多杰的《椎击三要》中讲道:第一要就是上师直指弟子的心性,也许上师直指的时候弟子能够发现心的本性。应该发现什么呢?就是怎样安住于禅观的状态,这才是要点。

 

在萨迦、格鲁这些传统当中,谈到直指时通常会被否定:因为龙树菩萨曾经在大乘教法中讲过,没有任何的承许,当讲到直指时,好像有所可指似的。我们说直指的时候,要用心意来引导。如果用心智的方法去研究,好像与真实的情况并不相应,这就是在萨迦和格鲁当中为什么不存在直指的原因。虽然没有直指,但它们通过修法直接或间接地最终也会进入这种状态之中。比如我们知道萨迦巴道果法的原则就是“阔德耶美”(轮涅不二),萨迦用大手印这个词较少,但实际上大手印是所有金刚乘最终的目标,并不是萨迦巴不使用。其实关于大手印的最好的一个讲解,就是萨迦班智达讲的。当萨迦班智达在北京的时候,当时有一位瑜伽士,我不知道他属于哪一个教派,他问萨迦班智达:“大手印是怎样的?”萨迦班智达解释道:“大手印就是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的不二。”这意味着所有金刚乘最终的目标都是这样。

 

当我们说到大手印的时候,在萨迦派、噶举派、宁玛派、格鲁派中,其实都有一些相关的讲解,但是噶举派的冈波巴尊者有一个独特的大手印教授它是比较特殊的,与一般的以大手印为目标的金刚乘方式有些不同。

 

冈波巴是一位高等的大成就者,是密勒日巴尊者最重要的弟子,他同时也是一位大学者。西藏说蒋阳南松就是三文殊——宗喀巴、萨迦班智达和宁玛派龙钦巴;但他们有时会讲蒋阳南谢——四文殊,就是加上冈波巴,这就证明冈波巴是一位高等的大学者。实际上冈波巴不只擅长金刚乘的教法,他也是一位大圆满的高手。虽然他是大圆满行者,但是他主要遵循的是玛尔巴大译师和密勒日巴教授的胜乐密续的教授。结合了这些教法,他讲了自己对大手印的理解。

 

我听一些今天的噶举派的尊者说,冈波巴的大手印传承来自印度。的确有来自印度的一些大成就者关于大手印的讲解和教法,但没人像冈波巴这样用四瑜伽来讲大手印,这就是冈波巴的一个特色。为什么冈波巴讲四瑜伽?因为在大圆满心部有四禅观,有的时候也叫四瑜伽,所以实际上是把大手印和大圆满心部结合起来了所以要了解冈波巴所教授的大手印是比较特殊的,比起一般所的大手印教法要直接和高等。冈波巴是怎样讲四瑜伽的呢?

 

首先叫册基,我们翻译为“专一”,也就是制心一处地进行寂止的修法。比如说显宗的修行者会长时间制心一处地安住于空性当中,这种状态就是修寂止,属于寂静的状态寂静状态的最终目标是空性,这样持续地制心一处安住于空性当中,并没有融摄外在的动态运动等。当制心一处于空性之中,如果旁边有人动来动去发出一些噪音,修持者就不容易专注于空性当中。为什么呢?因为你觉得不断地被噪音所扰乱,就会影响你持续这种制心一处的空性状态,这就是显宗的这类修法方式。冈波巴的大手印,一开始比较注重以寂止的修法进入这种状态,一般认为,这样修的话会一天天地进步。

 

第二个阶段叫“卓扎”,也就是离戏。“离戏”这个词在龙树菩萨中观的教授当中经常被用到,它指的是超越概念。因为概念是通过我们的念头而生起,然后由此散乱分心生起更多的概念。如果有任何念头生起的话,不要追逐它离戏就是说不再只是专一地制心一处安住于空性当中,而是开始融摄运动。如果旁边有一个运动的状态,你该不会感到害怕,而继续试图安住于空性你知道它是无常和不真实的,你了解这种状态的本性并超越这种概念这就已经进入四瑜伽的第二个阶段。

 

第三个阶段叫“如九”,就是一味。通常我们会觉得涅槃好而轮回不好,有这些都是概念,我们总是处于二元的状态,这当然是一种概念。当你融摄了所有概念,最终就会获得证悟,你会发现好坏善恶都是虚幻无常的,不光是在你的心智头脑里理解了,而是你实际证到了这样的状态。这就意味着你的修法处于比较真实的状态。

 

修法进一步增进提高,就进入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刚美”——无修的状态。在此之前你都会有“要有所修”的概念,但是现在你已经有能力将自己的身语意所有一切都融入本性当中这就是冈波巴四瑜伽的教授,这样你就知道他是怎样将大手印和大圆满结合的。

 

大圆满教法进行寂止修持的时候,我们的方法也有一些是制心一处,但并不这样叫寂止有的时候叫涅巴(nepa),意思是说我们处于静静的状态时没有任何问题,我们越来越熟悉这种状态的时候,可以更多更长的时间安住于寂止状态如果我们修寂止越来越熟,有的时候可以长时间安住于没有念头的状态,这就是寂止修法的一种效果,但实际上我们的状态不只是空性而已。

 

很多人去学显宗,他们说安住空性是最完美的他们以为处于空性当中就是法身了但空性不等于法身,空性只是我们的心的一个经验而已。当你制心一处地观察或安住时,它会达到无念的状态,你会发现这是一种空性的经验。通过空性的经验,可以发现你真正的本性,从而安住于禅观状态。

 

大圆满中在讲四禅观的时候会说“尼呗定增”,就是说当我们处于寂止的状态的时候,就可以处于禅观当中也就是当我们介绍大圆满状态的时候,我们不能只是通过一些谈话判断思维分别就能处于这种状态。因此我们说大圆满超越语言的解释,超越判断思维分别,因为大圆满状态超越时间,我们没有办法用语言等去阐释。如果说大圆满和大手印超越一切言诠思维分别的话,其他所有教法的最终目标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解释,为什么大圆满上师要长时间去开示呢?因为上师传的法并不是让你去思维判断分别,我们的本性超越了语言的界限。

 

我们知道显宗的教法中有一些重要的词句,寂天尊者礼敬般若波罗蜜多时讲:“即使我们想要讲解般若波罗蜜多,也无法用语言去表达,没人能够解释,这就是般若波罗蜜多,也就是空性智慧的本性”。佛陀也讲过,“甚深光明的本来心性,当我解释的时候,没人能够了解,因为它超越语言的解释。”尽管如此,但上师会告诉我们怎样能发现这种状态,因为有这种发现的可能性。我们应该稍微思维一下生活,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通过经验来发现的,不是别人说了一二三四你就全然接受,相信和发现是两回事,教法需要的是发现而非相信。有时你会因为某些原因会相信,也许那些可能是重要的原因,但是要进入教法的本质,其原则并不是相信或信仰。

 

经验与我们的身语意相关。与身体相关的经验是不同的觉受。你们都知道,乐受在金刚乘教法中是多么重要,所有的无上续部的本尊比如胜乐金刚、喜金刚都显现为佛父母双运。你们知道什么是佛父母双运?这实际上就关联到乐受的经验。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基础和经验,就不会在这种状态中堕入到二元的境界,这是金刚乘让我们明白的最重要的经验之一,就是与身体相关的这种经验觉受。但是这种经验对一般凡夫而言过于强烈,尽管我们的头脑会说,我明白这些觉受很重要,但当我们生起这种觉受时会立刻堕入二元。如果处于二元状态时,这个不叫大乐而叫执着,就变成一种烦恼,烦恼情绪是轮回之根,因此我们不会轻易使用这些经验,它不是那么容易。

 

第二种与语相关的明性的经验,就是能量层面。比如类似幻轮瑜伽,通过动作或姿势来控制我们的能量。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生命能量一些气就以不同的形式显现,这样就会有一些明性的经验显现。有的时候我们会使用这样的明性经验来直指,这个就叫作与能量层面相关的经验。

 

  然后是与空性有关的经验,空性经验当然是与心意层面相关,比如说寂止的修法,我们不只是相信“空性就是法身”,然后你安住在空性当中,我们使用这种方法还是有可能发现我们的本性,通过所有的三种经验就有可能发现我们心的本性。大圆满心部当中的第一个禅观就是寂止,有点类似于空性的状态。

 

第二个阶段叫米尤瓦(miyowa),也就是没有运动,没有运动并不是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意思。因为我们一般总是会想着应该像显宗讲的“制心一处在空性当中”那样,从而我们害怕各种运动:“如果我跟运动打交道,那这种制心一处的状态就消失了”。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一开始你就要了解运动是我们本性的一部分。显宗总认为真正的本性是空性,运动是不好的。但实际上运动与我们的能量有关,我们需要发现我们真正本性的一部分就是运动,因此当我们使用这种方法的时候,我们也有可能处于禅观当中。

 

  大圆满教法中也使用明性的经验来发现心的本性,然后有与心意层面相关的空性的经验。尤其是我以大圆满的方式来直指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会很清楚地区分空性只是心意的一种经验而不是禅观,但是我们通过所有的这些经验来发现我们的本性。这就是大圆满心部的第二个阶段米尤瓦,就是没有运动。

 

如果在一位大圆满行者面前出现动态的状况,他绝对不会说这是负面的,而是立即融摄它,如果你融摄了这种运动你就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融摄意味着不二。如果没有这种能力,我们就会认为“那边有运动,它给我制造了一些问题,它是负面的”,这就叫作二元的境界。

 

因此要超越这种状态,任何念头生起的时候我们就融摄它。大圆满密续中也有讲到:火与火没有问题。就是说:不是火的东西与火在一起会被火烧掉,而火不能烧掉火。也就是说我们本身变成火或风的话,就不会有火或风的问题,就只是融摄而已。

 

莲师曾经有一个例子:莲师回到乌金国的时候,因为他小时候杀过一个大臣的儿子,所以他回去的时候,人们要把他抓起来投入大火里想烧死他。但是莲师是一位证悟者,他在火中安然无恙,因此人们知道莲师是烧不死的,觉得这是一种神通。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神通,但对于莲师来说这很正常。如果你证悟了火大元素,你和它不二,怎么可能被火烧掉呢?所以大圆满的米尤瓦(miyowa)非常重要,表示我们融摄了运动,而不只是在空性的状态中放松安住。

 

大圆满心部第三个阶段叫尼美(nimei),尼美就是不二。意思是说如果你通过空性的经验处于禅观当中,或者通过明性的经验处于禅观当中,也许这些经验本身是不同的,但是你处于禅观之中的时候,就不存在两种不同的禅观,它是一样的道理。因为我们生活当中一切都是缘起的,我们说这叫二元的境界,好和坏、大和小,所有一切都是二元对立。当我们处于时空当中的话,这一切当然就是不一样的;但是一旦我们证得不二的状态,这些之间就没有了区别,在大圆满当中叫作不二。冈波巴当时讲四瑜伽的时候,称之为若基(rochig),一味,一味和不二实质上是一个意思。

 

冈波巴讲的第四个瑜伽叫无修。大圆满心部的第四个瑜伽叫陇竹。陇竹就是本自圆满,所有的众生自本初以来就圆满具足这个本性,虽然我们具足圆满的本性,但是我们不认识它。好的东西就接受就迎合,不好的东西就拒绝,这就是轮回当中的状况。就好像军人走路的时候,一左一右分别迈出腿,藏人称之为cha和dang,“贪和嗔”相互交替,由此我们制造了无尽的恶业。所以非常重要的是将一切都融摄在我们的本性的状态当中。这是大圆满心部的教授。大圆满心部实质对应于噶饶多杰《椎击三要》中的第一要,第一要是直指弟子心性。这就是我们学习大圆满要做的第一件事。

 

有的人说学大圆满不能一上来就直指,应该先修加行或者前行。有很多不同的前行的传统,有的时候在大圆满教法里也会出现这些,但它们并非大圆满教法的要点,只是一些传统的方式。传统上有的人会有想法认为前行很重要,必须要这样等等。如果你真正了解教法,不光是大圆满包括你学显宗的时候,佛陀讲过上师应该怎样教授弟子:对那些有兴趣学法的人,首先要了解他们有什么样的愿望意乐,有什么样的能力根器,然后相应地给予教授。佛陀从来没说过首先要学前行,不存在这样的说法。

 

但是我们活在这个社会上,社会的方式总是渐次的——小孩慢慢长大,上小学、初中、高中,然后上大学。如果有人从来没上过小学,那他就不会有文凭。如果他说“我已经长大了我得上大学”,然后他去大学的招生办,就会被问到文凭,如果他没有任何文凭是绝对不会被允许上大学,就算你非常聪明什么都懂,他们才不会管这一套,这就是社会上的传统的方式。

 

教法也受到世俗的影响也这样做,但佛陀说不能这样做,而是应该根据具体的情况。尤其是大圆满教法中,上师来检验弟子的根器尤为重要。当然没人知道有什么具体的检验方法,但如果你来学法就已经具备了第一项。佛陀说最重要的能力根器之一就是信心包括参与,如果你有修学教法的信心愿望,这是第一个根器;接下来第二个根器是勤奋、精进;第三个根器是升起正念觉知;第四个根器就是要知道禅观的价值;第五个根器就是需要具备的智慧、智能。这是佛陀讲的五根。

 

如果有人对大圆满感兴趣,非常重要的是要给予他直指。如果他接受了直指,并没有发现自己本性,就意味着他有些障碍;那我们就应该了解是有怎样的障碍,应该怎样办,而不是以为没有这个能力就应该从小乘开始。因为大圆满是一个完整的教法,所以你有些障碍需要净化,也是有方法的,这就是我们修学教法的方式。所以了解大圆满教法的特色很重要。

 

——摘自2014年10月2日中国宜春龙萨大圆满根本灌顶法会第二场文字整理P3-7


标签:大圆满三部 心部四瑜伽 南开诺布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