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同修会

积极思维方法的伪善

作者:埃利奥·瓜瑞斯科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镜报》132期第40页  查看:1593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无法一直选择正面积极的,就如积极思维方法所讲的那样。生命和事件之路有多种走向,有时通向快乐,有时则通向不快乐,通常我们对此做不了太多的事情。我们能做的是:在觉知的无抉择的看护之下,体验各种各样的念头、各种各样的情绪。如果我们能做到,即使悲伤也会有它自己的美和意义,而且我们的心将对一个更高的层面而敞开,凌驾于善与恶的概念之上。
 者:埃利奥·瓜瑞斯科

英译汉:莲海

审 校:无央

 

  “常思维念想之物,将会成为心之趋向。”——佛陀

 

  这句话指出了对我们的念头、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思维过程保持觉知的重要性。这是因为我们越是以某种方式思维念想,心就会更加趋向于那种思维方式。大自然中也是一样。当大自然中升起了某物后,该现象就更加容易再次发生。一个念头重复的次数越多,它升起的可能性就越大。

 

  在相对的环境中,正面的念头和负面的念头当然有所不同,特别是关于它们的果。正面的念头可能让我们去做对自他都有利益的事情,给我们的生活提供满足和成就感。而负面的念头导致自我毁灭,伤害他人,带来沮丧和失落。

 

  当明白了这个之后,我们观察自己的念头,我们会开始注意并意识到我们思维的特定习惯模式。有目的性地观察我们的念头很重要,尽管我们的思维模式长期以来早已固定,但我们却没有意识到它们。

 

  当我们准确地观察念头,而且觉知的能力变强后,我们就能清楚地认出思维的模式,觉知的力量本身足以消除我们的负面思维模式。

 

  尽管我们清楚地认出了念头的负面本质,我们不去判断它,说“它是坏的”。如果我们的觉知足够强的话,我们对负面的念头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我们不需要压制它。就在清楚地看到它的那个时候,负面念头串习的力量就被削弱了,我们不再被迫去回应、去应对、将负面念头的能量转化成某种笨拙的行为。

 

  因此,清楚地认出负面念头的觉知,能让我们进行观察,但又不涉入其中。它能让我们不用念头来确认,这样我们就不再滋长负面模式了。

 

  我们也会开始明白:念头是短暂流逝的现象,我们不去认同它们,这样就不会给他们人格化(校注:念头只是缘起,没有固有特性)。

 

  这种观察是一种不去抉择甄别的觉知。它并不有意识地去除负面念头,也不有意识地试图去升起正面的念头。然而,当我们的觉知扩展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时候,负面念头或者心理状态会自然地在数量上越变越少,而且正面的念头或者心理状态会越来越频繁地出现。

 

  “有抉择就会有迷乱。明晰之心无需抉择。”——J.克里希那穆提

 

  用无抉择的觉知来处理我们的念头和心理状态与积极思维方法大相径庭,后者在美国流行并在全世界对一些人有吸引力。

 

  这种方式(指积极思维方法)并不基于觉知,它与觉知相反,它需要抉择的参与,有目的地去选择正面的念头。

 

  该方法的假设是:一个人一生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他念头的投射。如果一个人积极思维,认为“我将会富有”,他就会变得有钱。欧元和美元将从天而降,不费吹灰之力。

 

  愿望对所渴望之物来说确实是一个强有力的因缘,但它并不是说愿望能立即达成而没有其它必要因缘的参与。

 

  这个方法是个肤浅的办法。有时,在我们所处的状态确实是由心意所造的这种情况下,它会有效果。但是我们不能说一生中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我们心意所创造的。所以这种方法实际上是在增加我们的幻想和假象。

 

  不仅如此,积极思维的方法所基于的理念是:负面的念头和心理状态与我们的本性无关,而我们的本性被他们认为是良善和积极的。由此,它把一个人的负面念头和心理状态压抑到无意识的深处。

 

  我们可以试图这样做,但共同的经验教导我们:通常,当我们抑制时,我们压制的念头和情绪会变得比之前更加强烈,最终以一种更加扭曲的形式自发重现。

 

  更有甚者,如果我们压抑对一个人的仇恨,认为心理状态不是我们的一部分,而且努力把它变成对那个人的爱,我们明白我们在自欺欺人。我们只是用一个积极的念头来约束住意识,但仇恨仍将潜伏在假装的关爱之下;我们只是把污垢藏在地毯下罢了。而且,只要任何情绪烦恼带来任何念头,污垢就继续累积,而表面上我们就变得越发虚伪。

 

  这也会发生在那些遵循种种修行之道的人的身上,以及那些努力要通过积极的念头来限制他们的心意并训练自己,想要通过概念上的反思把他们负面的心理状态改变为积极的心理状态的人的身上。只要他们生活在寺院、静修处、山洞这样受保护的,能奢侈地展示慈悲爱心的环境之中,他们的训练似乎有作用;但当他们处在普通环境之中、和普通人在一起、处于困境之中,所有造作的爱心与悲心的城堡就会坍塌。

 

  事实上,积极思维的方法仅仅是个伪善而已。它在欺骗着自己和他人,不会给当事人带来任何真正的改变。不仅如此,它在浪费一个人自己的生命,因为它对我们自己给出了错误的观念,增加了假象错觉。

 

  “哭的时候我就哭,笑的时候我就笑。”——禅宗

 

  积极思维的方法告诉你说:当你难过时,你应该感到快乐。但是,比如说,当你早晨上班,去你停车的地方时,发现你车的一边被人刮坏了,你怎么可能高兴地起来呢?

 

  诚然,我们的心有找错、批评和无视好的东西、关注坏的方面的特别倾向。除了这些,我们最好是了解有什么样的品质,关注好的那一面。这意味着转换我们心意所关注的方面,但这不是那种看不到缺点,不明白什么是负面的蠢笨的心意;不是那种想把坏的转化成好的,把坏的遮掩起来的心意;而是在我们的觉知认出了自心的模式和自心的局限性模式时,关注的焦点会自然改变而已。

 

  我们无法一直选择正面积极的,就如积极思维方法所讲的那样。生命和事件之路有多种走向,有时通向快乐,有时则通向不快乐,通常我们对此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我们能做的是:在觉知的无抉择的看护之下,体验各种各样的念头、各种各样的情绪。如果我们能做到,即使悲伤也会有它自己的美和意义,而且我们的心将对一个更高的层面而敞开,凌驾于善与恶的概念之上。


标签:大圆满同修会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