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传承及龙萨法

仁波切在梦中获得《觉性杜鹃》的传承指示

   作者:法王南开诺布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阅读:5088   评论:0
内容摘要:这是在做梦,这是在梦中。那么,通过这个声音,我的梦境转换了:我来到一个很巨大的水晶岩洞里面。在这个洞里面,有一个地方坐着一位上师,这位上师看起来非常年轻,头发很长,穿着白色的衣服。他在给弟子传法,差不多有十几位弟子在场。传授的就是第一部翻译成藏文的大圆满心部密续——毗卢遮那的《觉性杜鹃》。

教  授:法王南开诺布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当下泥士 修乐

中文校对:喜饶拉姆 修乐

   辑:修乐

   定:TheVoidOne-无央

 

2004年,当时我在委内瑞拉的玛格丽特,当我在写毗卢遮那这个教法指示的时候,听到“阿”字的声音,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声音来自哪里。这是在做梦,这是在梦中。那么,通过这个声音,我的梦境转换了:我来到一个很巨大的水晶岩洞里面。在这个洞里面,有一个地方坐着一位上师,这位上师看起来非常年轻,头发很长,穿着白色的衣服。他在给弟子传法,差不多有十几位弟子在场。传授的就是第一部翻译成藏文的大圆满心部密续——毗卢遮那的《觉性杜鹃》。

 

我在那里跟其他弟子一起接受这个教法,并且接受了《觉性杜鹃》的特别指示。上师的后面有一块水晶岩石,在这个岩石上面,有一个龙萨标志,与此同时,在龙萨标志上面显现了藏文,写的就是这位上师给予这个指示的名字。我能听到上师所讲的内容,我也能够读到这本书。那么,上师在这里讲的内容,就在这个岩石上显现出来。

 

《觉性杜鹃》的六金刚句:万物本体虽无二,远离琐碎之戏论。真相虽然不可思,乃是普明普贤佛。应断造作之弊病,自然安住便是定。(摘自南开诺布仁波切所著的《水晶与光道》 P6)这六个金刚句讲解了大圆满的基道果。任何教法,我们都要了解它的基、道、果——本基,它的修行之道,它的证悟之果。

 

基就是说我们要了解我们的真实状态。在大圆满教法当中讲,我们本具大圆满的状态,这表示我们具备这种本自圆满的品质。万物本体虽无二,远离琐碎之戏论。”“那措”就是说种种的显现,“那措”就是本性,就是各种各样不同的显现的本性是不二的。虽然有好或者坏的显现,但是它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在相对的层面当中,有种种不同的显现形式,虽然它有不同的显现形式,但是我们如果能够理解这些二元现象的话,我们就可以超越这种二元的状态。这讲的就是基。我们具备这样的本基。

 

真相虽然不可思,乃是普明普贤佛。”这就是(大圆满的)道。比如说在金刚乘当中,我们说金刚乘的道是什么?金刚乘的道就是我们接受了传承指示之后,就应该修持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长年累月地修持,之后就可能获得完全的证悟。这就是金刚乘的观修之道。“基静瓦”就是大圆满教法讲我们如何安住在这种本来的状态当中。虽然我们的心总是在造作,但是我们要超越这种心意的概念。这并不是说我们处于这种状态,一切就消失了,在相对层面一切仍然会显现,我们却不会因此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处于这种状态当中。这就是为什么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我们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的方法)。

 

应断造作之弊病,自然安住便是定。”这里讲的是果。就是说一切自本初以来就是圆满的,并不需要去构造或者造作什么东西。在“闲罢”当中,我们的本性从本初以来就是圆满的,因此我们不需要任何的努力造作,只是安住在这种状态当中。我们的精勤努力是一种病,我们都不想得病,所以我们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努力或者造作等等。我们安住在这种放松的状态当中,这是指处于禅观的状态当中。

 

所以《觉性杜鹃》密续根本就是这六金刚句精要的教言。这个文本可以在敦煌文献当中找到。有的人说:“大圆满教法不是真实的教法,是有人后来发明出来的,是从中国的禅宗里面创造出来的。”当然我们用不着去跟他们辩论。如果你看到敦煌文献里面《觉性杜鹃》的文字的话,那你就明白了大圆满的源头在哪里。

 

之后有三个阿,三个阿代表着法身报身化身的三个层面。(水晶石上)所有的这些字母,我们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当这位上师传完这些教法之后,他就开始讲解它的具体含义。在这个指示教授的最后有一句话:(原文略)。这是写下来的一个指示教授。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想这个梦很有意思。通常我做了这样一些梦的时候,传授这个教法的上师到底是我认识的,还是别人介绍给我的,我就不清楚了。不管怎么样,我知道他是玉扎宁波,玉扎宁波是毗卢遮那的一个弟子。我的心里有这样一个想法:以前我并没有见过这位上师,所以这非常有意思。这位上师是玉扎宁波,是毗卢遮那的一个弟子。

 

当我有这样的梦的时候,有的时候他显现为莲师,或者是其他一些重要的上师。他们在传法,在传法结束之前,这位上师的显现就会变化,变成了我的上师蒋秋多杰,或者是我的其他一些上师,比如给我大圆满三部传承的上师那嘉仁波切。会有很多这样的梦,我做过很多(这样的梦),但是在这个梦境当中,上师的形象一直是玉扎宁波,并没有变成其他上师的样子,所以我就在想:玉扎宁波与我有什么样的教法的因缘呢?于是我做了一些思维,不管怎么样这非常的有意思。我把这个梦记录下来,就是为了以后能记得。因此,在我的梦境的记录里面,就包括了这个梦,所以,它非常地重要。这种修法指示的因缘是非常重要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所给的方式并不是西藏传授的方式,如果我没有关于这个教法真实经验的话,这种传承就不是活生生的;如果我跟这种教法没有这种因缘,或者没有实际的经验的话,我就无法给予这个教法的实修指示,所以,我实际上透过这个梦,获得了这个教法的传承指示。那么之后,所有的这些指示——不光是《觉性杜鹃》,包括《金刚萨埵大虚空》等等其他的一些文本,所有的传承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获得的。我把所有的内容都记录下来,其中的大圆满心部的内容,我已经在一些地方开过相关的法会了。

 

此时时刻我们是要学习这个“日巴库居”,就是《觉性杜鹃》,也叫做《菩提心觉性杜鹃》,有的时候是这么翻译的。所以这是先讲了《觉性杜鹃》这个教法的传承来源,也很重要。

 

  ——摘自2014年1021《觉性杜鹃》法会第二场法会文字P8-10


标签:心部 龙萨教法 法王南开诺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