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修法

与仰滴教法和中阴救度相关的静忿百尊修法

作者:南开诺布仁波切  来源:上师著作  查看:3913  评论:0
内容摘要:静忿百尊(Shitro)是每个法会的最后一天,我们几乎都要传授的教法。它是跟仰滴相关的主要修法。有时候静忿百尊被认为是仰滴的一种预备修法,然而静忿百尊不仅仅是一种预备而已,它也是一个完整的证悟之道。静忿百尊在宁玛派里尤为著名,正如所说的,通过接受静忿百尊的灌顶,就能够净化很多恶业。

讲  授:南开诺布法王

翻  译:Wilson

校  对:TheVoidOne-无央

编    辑:修乐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静忿百尊(Shitro)是每个法会的最后一天,我们几乎都要传授的教法。它是跟仰滴相关的主要修法。有时候静忿百尊被认为是仰滴的一种预备修法,然而静忿百尊不仅仅是一种预备而已,它也是一个完整的证悟之道。

 

  很多老同修们已经知道静忿百尊的修法,当他们听到它的时候,就会立刻联想到这是要坐下来盘起双腿,念“(修法部分略)”,进行转化并且做一些观想之类。但这只是修法的技巧而已。你们一定不要太过专注在技巧上。这是一个西方人容易犯的毛病,经常是,当他们遵循一个教法的时候,他们就会认为是在学习一种技术。事实上,西方人是通过成功地运用了技巧和技术来让社会和经济等等得到了发展。于是他们现在相信,关于教法也是如此,他们能够仅仅依靠使用一种技术来比西藏人更快更好地获得证悟。于是他们会想:“很多西藏人就像米勒日巴那样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在山上挨饿受冻修苦行;但是我们不需要那样做,我们可以学会一种技术然后马上获得证悟!”很多人有这种想法,但这是行不通的,因为技术只是在相对的条件下有用,尤其是在物质的层面上。有些技巧也可以在能量的层面上有一些影响,但是要影响心意层面是很困难的。特别是,获得证悟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我们的存在方面。这样一来,证悟跟技术并没有什么关系。有时候技巧是有用的,而实际上我们会在修法中使用各种技巧,在教法中称之为“方便”,都是跟身、语、意的经验相关的。但是对它们的运用是通过教法的传承来学习,因为这并不仅仅是坐下来或者做某种观想而已。方法是重要的,但是不应该被认为是重点所在。

 

  在静忿百尊修法中,坐下来并且做一些观想也不是要点所在。这种方法只是用作把我们带入对静忿百尊的一种领悟里。明白了这一点,当我们真正地进入了“湿”(寂静本尊)和“抽”(忿怒本尊)的状态的时候,修法就会有真正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有关死亡和中阴的修法就是一种把我们的存在融摄到(本性的)经验之中的重要修法。自然地,你不应该只是被动地听我讲述而已;你必须同时去体验我所教导的内容。这样修法就会有更大的意义。

 

  这个修法的原理是跟所谓的“本自圆满”相关联的。实际上,我们认为静忿百尊的显现并不是我们自己发明出来的东西;它只是我们已经具有的功德品质的一种显露。然而,为了让这种品质显现出来,我们就需要有静忿百尊的方法的传承。这就是为什么阿努瑜伽跟仰滴如此密切相关的原因。

 

  ......这是传承的部分,从一开始就跟知识经验相连。因此,我们实践这种方法并且把自己跟传承相连,通过它的力量我们就具有了(转化)显现的可能性。看起来似乎是通过静忿百尊的修法使我们获得了显现的可能。而这种转化的可能性无法只是以一种心智的发明来传授。教法在一开始是觉者的一种报身显现,然后成为了一个范例。一些学术著作从这里或者那里收集了一些零碎的东西拼凑成大杂烩,但是教法并非如此。在教法里,这种知识经验和这些方法一开始就是从报身显现中升起的。给予灌顶或者加持意味着给予了这种经验的引导。自从这种方法存在以来,与此相关的人们就获得了这种引导介绍,因此他们能够认识到这种原理法则。因此,这些人们的存在,他们的能量和他们的潜能就会跟传承相连,他们因此而获得了通过传承获得觉醒的可能性。这就是静忿百尊灌顶的真正意义。因此在其真实含义里,静忿百尊并不是某种我们所没有而要去创造出来的东西,我们的真实状态已经具足了显现为静忿百尊的可能性。当我们接受了传承的时候,我们就具备了这种可能性。然后我们去修持它,当我们对修法稍为熟悉的时候,静忿百尊当然就会通过我们的潜能生起和显现。

 

  如果行者能够如法修持,并不需要到达(死亡)中阴来经验静忿百尊;而是有可能在生前就体验到。如果行者是一位真正的大圆满修行者,那他就不仅仅能够、而且一定要体验到它。所以,行者必须获得这种经验,但是没有传承是无法获得的。如果没有传承,甚至不会有获得任何(静忿百尊)经验的可能性。如果没有任何传承,并且在一生中没有获得过这个修法的任何经验,是肯定无法经验到静忿百尊的显现的。

 

  有一次,有人问我:“一个习惯于西方文化,并且没有任何东方教法的知识的西方人,怎么可能在死亡的时候,会有诸如东方风格的五方佛的境相呢?”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实际上,并不是说静忿百尊会立刻显现在任何死去的人的面前。这不会发生在西方人的身上,同样不会发生在一个西藏人的身上,除非他们获得了传承以及获得了最低限度的经验。实际上,这个人是否是西藏人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静忿百尊显现出来并不是由于他们的国籍,而是我们要明白到,要找到一个没有接受过静忿百尊灌顶或者某种最低程度的静忿百尊经验的西藏人是很困难的。事实上,当西藏人听到某人要给予灌顶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跑过去立刻接受灌顶。虽然他们或许并不知道它的意义,但是他们至少会感到满足,并且自己想:“这位上师真殊胜啊,我已经获得了灌顶了。”他们经常会对他们曾经接受过的灌顶做一个汇集或者列表。

 

  静忿百尊在宁玛派里尤为著名,正如他们所说的,通过接受静忿百尊的灌顶,就能够净化很多恶业。所以当西藏人跟宁玛派有一些联系的时候,当他们听说某个上师正在给予静忿百尊的灌顶,立刻就会想:“啊,静忿百尊对于死后是很有用的。”然后他们就会欣然前往接受灌顶,所以他们就有可能在一生中接受过很多次。如果他们非常虔信并且已经接受了这个灌顶,尽管他们无法做太多的修持,他们也肯定会获得一个非常确切的因缘。此外,如果他们对于上师非常有信心,而上师也有能力在他们死去之后帮助他们,如果他们之间有一个很好的精神上的关系,有时候上师就能够介入做一些事情。但是这种介入要成为可能,非常重要的是需要有一种直接的关系。(如果没有直接关系,)即使上师有好的发心和愿望要利益某个人,也并不那么容易。需要有一些接触,就像一个钩子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十分重视直接关系的缘故。当然,如果是善缘则会更好,但即使不是善缘,有一个恶缘也总比没有缘要好。比如你们所了解的,当我们修决法的时候,我们会唱诵这些句子:“愿一切与我有善缘恶缘的众生首先获得(我的)智慧”。这就是它如何发生作用的通常方式。

 

  例如,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如果一个跟亡者已经有过直接因缘,并且知道如何修一些修法的人加以介入,这种介入就有可能会更加有效。否则就必须跟帮助者建立一种有目的的特别关系。比如说,有时候亡者仍然会对他们的个人物品有一点执着。并不总是会这样,但是有一些非常吝啬的人从来不会设法放下对自己的物品和财产的执着,当他们死去的时候就会死不瞑目,然后要由别人帮他们合上眼睛。为什么他们会死不瞑目呢?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仍然执着于他们遗留下来的东西。这种情况通常会发生在吝啬、贪婪的人的身上。当有这样的一种强烈执着的时候,西藏人在传统上的做法就会把这位亡者的遗物,供养给寺院或者一些有智慧和能力的上师。

 

  上师并没有想要拥有这些东西的欲望,但是他必须跟他想要帮助的人建立一种因缘。如果没有这种直接的关系,至少可以通过他们对自己的物品的执着来建立一种因缘。这个在藏语里称之为“额腾”(ngoten)。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他家里就会把这个“额腾”送到一些重要的上师和修行者那里。这个家庭会写信说,“我们的父亲或者母亲,或者儿子死去了,他(她)叫某某名字,在某日死去了。请做一些法事来利益他(她)吧。”然后他们会送上一些物品,或者一些金钱,或者某些东西。当上师、修行者或者寺院接受了“额腾”和亡者的名字以及死亡的日期之后,他们就会通过一种结合了死亡日的仪轨来做净化。他们尤其会在每个第七天里重复这个(净化仪轨),可以消除执着的习气痕迹,因此在这些时间里修一个(净化)法来帮助亡者就会有更大的利益。这就是如何能够建立一种因缘的例子。

 

  通常地,在修行者之间会有一种因缘联系,在上师和弟子之间也是如此,而这种关系的强度取决于传承。实际上,灌顶或者加持的目的是要确切地生起这种可能性。在死亡的时候,那些拥有这种经验的人,就能够设法在自身潜能显现的时候认证出来;或者是跟他们有传承关系的一位上师或者某个人,设法让他们忆起并且重新觉醒过来。因此,在《西藏度亡经》里说,在死亡之后的第一个星期里,为了唤醒其记忆,必须给亡者念诵一些(教法的)内容。在第二个星期里,必须给他们念其他一些内容等等。或许亡者在生前曾经修过一些法,或者也许他们没有很多的修持,但是有着跟传承相连的一种确切的因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亡者对上师十分虔信和投入,上师就能够给他们传授知识来唤醒他们。

 

  比如说,当有人死去的时候可以修‘强秋’”:“强”意思是净化,“秋”意思是“仪轨”。需要有一个所缘物来修“强秋”,因此可以在一个纸片上写上“尼”(NRI)字。“尼”代表着人道之因。实际上,这个人虽然死去了,但是在死亡之后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人类的业力痕迹仍然存在。由于在中阴状态里不再有任何坚固的物质事物,就需要有一个所缘物让亡者出现在上师的面前。因此会使用“尼”字,或许会写得很庄严,并且在字母的上方画一个雨伞,这是救度的表法象征。在“尼”字的下方画一个底座,一朵莲花,代表着清净的含义,这在任何轮回众生的状态里都是存在的。诚然,所有轮回众生由于不了解自己的真实状况而要受苦,但是他们的本性自无始以来就是圆满的,因为本来就是清净的。这就是为什么会在“尼”字下面画一个莲花座或者月轮的原因,而在上面则有一个雨伞来做装饰。

 

  然后修法的人把这个纸片倚放在一根木棍上,并且通常而言,如果他要修跟静忿百尊或者观世音有关的仪轨,他会讲出“罗够”(lhogo),意思是“南门”。这是一个象征,南方之门,(亡者)以此来进入坛城。为什么是南方呢?这并不是由于宝生部会帮助亡者变得富有的缘故——在死去之后是富有还是贫穷都没有什么利益——这是因为南方是由死亡之神阎罗王所管辖的。要从南方进入坛城是因为阎罗王管辖着死亡的事情。作为这个象征表法,这个写着“尼”字的小纸片背向南方而朝向坛城中央。修法者也要把亡者的名字写在‘尼’字的下面,在名字下面可以写上“净化他/她所有的障碍和恶业”。然后修法者进行坛城等等的观想,召请亡者的神识并且请他附在所缘物上。

 

  此时修法者就可以进行加持了。修法者也可以给予一个教法的引导,可以开始开示说 :“你曾经在生前学习过一些教法,或许你现在不知道你已经死去了(很多死去的人都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仍然感觉到人类的业力痕迹),但是不要害怕,不要感到悲伤。你已经死了,你也可以明白到这种状况;当你活着的时候你的身体会有影子;现在你看看,你不再有影子了;要仔细看清楚,你没有任何五根感官,你在把它们想像出来而已。所以你一定不要感到悲伤或者难过。你必须明白这点并且尽力而为。如果在生前你曾经学习过很多教法,要忆起你曾经在教法里学习过一切都是虚幻的。现在你已经发现到你的存在都是幻相而已。因此你的意识和所有境相以及业力痕迹的觉受的延续,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所以你要尽量领悟教法的含义。如果你现在领悟到了,你就可以证悟。你现在在物质上的障碍更少了,因此你有了很多的有利条件,并且你首先拥有了一种洞察力,一种比起普通人大七倍的明性,因为你没有被肉身所局限。所以你要利用它来好好地领悟教法的法义”,等等。有法本文字告诉我们怎样跟亡者沟通,以及如何帮助他们。

 

  所以修法者会跟亡者说一段话,这样或许他(她)至少就会留意到它,并且明白所说的事情,对此尽力而为。在这种情况下,修法者甚至能够通过把自己的状态跟亡者的状态融合起来做迁转。如果有需要,可以在进行迁转之前给亡者做正式的灌顶来成熟它。这对于那些在生前没有以完美的方式接受过灌顶和加持的人尤其有必要。实际上他的肉身不再存在了,但它是由写上了名字等等的小纸片象征性地作为代表,这样就可以通过这个来进行交流,并且传授教法。到了最后,修法者通过密咒等等进行净化,并且把这个纸片用火烧掉。烧掉它意味着消除了所有的业力痕迹。在烧掉所缘物之后就可以修迁转了。这些内容通常会在每个星期都做,因为每隔七天亡者死亡的觉受或者体验过程就会重新发生一次;他(她)会体验到所有五根作用融入其本质的方式;并且虽然身体感官已经不在了,亡者仍然会由于业力痕迹而有人类的感觉。

 

  死亡的过程也是跟领悟个体真实状态的引导相关的。在这个时刻里,有专门的中阴引导来解释我们的元素是如何融入其本质之中,以及每一种元素消融的时候我们会有何种体验。例如,当火大融入水大的自性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亡者会感觉到如同被燃烧一般,而到了最后会完全感觉到如同水大元素一般。当地大元素消融的时候,感觉如同失去了所有移动自身的能力。诚然,死亡的时候我们也会失去这种能力。有死亡中阴的时候,有时当地大元素消融之时,临死的人会继续说话,因为还没有完全死去。实际上元素的消融需要很多时间,几秒钟是不够的。于是有的人会有坠落的体验,有时候他们会跳一下。或者有的人会说:“帮帮我,拉我起来”。这意味着他们正在经历这样的体验。有的人会说,“给我一点水,我很口渴”。正是在死亡的时候他们要喝水,表现得很干渴,但是当他们喝了几滴水之后就死了。这意味着火大元素正在消融,而在此时此刻感觉到了这种觉受。

 

  因此,在临死中阴里会有许多的体验。但是业力痕迹仍然在,并且会在七周内重复发生;它们会稳步地消退,是会有所保留。因此,在每个星期亡者死亡的那一天,修行者和上师们会修“强秋”净化和进行中阴引导,以此给亡者讲解现在的状况以及要怎样做。当然,当一个人非常害怕,并且因为没有人来帮助他而不知道应该怎样做的时候,此时有相识的人介入帮助他就是非常好的事情。通常而言,上师、传承和教法的目的正是如此。当一位上师被请求去帮助一位跟他有某种因缘的亡者的时候,他不会仅仅念诵一些密咒而已,他会做更加具体的事情。另一方面,上师并不需要在现场;你们可以都来学习一下处理这些事情,不仅仅是帮助其他的亡者,而且也是帮助你自己,因为有一天你也会死去。在那个时候,只是盼望着有人来帮助你是没有太大作用的。一个修行者必须真正懂得负责处理这些事情。通常一位上师或者好的修行者并不需要什么帮助,因为他们很清楚如何帮助自己以及怎样去做。有时候人们并不了解这些事情。

 

  我记得在关于米勒日巴的一部西方电影里,玛尔巴在一个良辰吉日里死去了,于是米勒日巴在玛尔巴周围放了一些蜡烛,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然后喃喃地说:“玛尔巴啊,你一直帮助我直到现在,现在是我帮助你的时候了!”恍如在说“啊,可怜的东西,你现在死了啦,我会帮你的”。或许台词不是这么说的,但意思是这样。但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这种看待事情的方式是错的。上师永远不需要弟子的帮助。一个不知道怎样救度自己的上师并不是一个上师。我们不是要去帮助上师,而是需要帮助自己。这样我们至少会知道在出事的时候应该怎样做。那个时候我们无法跑到上师那里去问需要做些什么。

 

  人们经常会有这种态度。上师每天教导说,“你们必须这样做,修法是这样的,闭关禅修要这样做”。也许有人听过这种讲解十次、二十次或者三十次了,但是当他们终于决定做一个五日闭关的时候,比如说,他们去上师那里问,“上师啊,我想要做一个五天闭关,我该怎么做呢?”然后上师就感到相当诧异,首先是因为一个五天闭关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然后还因为弟子居然不知道怎样修五天闭关,似乎要做一些前所未闻的决定。上师早就已经讲授过在闭关的时候要做些什么了,不仅是对五天而言,甚至是五年。如果你保持这样的行为态度,死亡突然来到的那天你就会不知道应该怎样做。这是很危险的。

 

  我们一定不要觉得死亡不会到来。很多人会想,“我还年轻,应该还不会死的。人老了才会死,我不用担心”。很多人都会这样想,但他们都搞错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先走一步,是年轻人还是老人。当然,老年人没过多久就一定会走,这是很清楚的,而年轻人不一定就要走。如果幸运的话,他们可以活得久一些,但是并没有保障可言。任何人都会死去,甚至就在明天。这就是著名的无常。教法的目的在于让我了解自己的状况,并且尽管我还没有了解很多的哲理,尽管我没有很深奥的知识,也不能做分析或者解释等等,至少如果有事情突然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很清楚要怎样去做。如果情况就是这样,这就已经是一个好的结果。所以你们必须去仔细观察;你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在为生存做准备的同时也为死亡做好准备,你必须做好一切准备。

 

  这就是为什么静忿百尊修法十分重要的原因,任何修持它的人都会获得一种非常真实的经验。

 

  ——摘自《静忿百尊和仰滴教法》


标签:静忿百尊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