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修法

曼达拉娃长寿法的来源和修法利益

作者:南开诺布仁波切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查看:4212  评论:0
内容摘要:长寿法对于加强我们的能量,以及我们的元素来说非常有用。在日常生活当中出现问题的时候,都是能量紊乱了。如果你的五大元素,或者三种体液都是完美的,你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一切都会很顺。当你处于这种状况的时候,你会说:“我很走运”。实际上不是什么运气……

讲  解:南开诺布仁波切

翻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妙愷 持明林

中文校对:秋央措

英汉校对:王鹏

编    辑:修乐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还有一个长寿法。长寿法对于加我们的能量,以及我们的元素来说非常有用。在日常生活当中出现问题的时候,都是能量乱了。如果你的五大元素,或者三种体液都是完美的,你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一切都会很顺。当你处于这种状况的时候,你会说:“我很走运”。实际上不是什么运气,而是因为你自身的状态很好。有的时候你一直在尽力而为,但是一切都不顺,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呢?因为你的能量乱了,或者是能量的一些作用被破坏了。这时候沮丧、难过是有用的,我们应该了解这一点,并且加强自己的能量,协调自己的能量。这方面最好的修法就是长寿法。当然你也可以修五大元素净化法。坐修法一开始都有,它有非常确切的作用,但是长寿法在这方面是最高的。

在我们法本当中,有三种不同的长寿法。一种就是坐修法里面的,在中坐法上弦月的莲师上师瑜伽,本身就是一个长寿法,这样很容易。第二种长寿法,就是长寿佛的长寿法,这个修法最初是莲师的教法。根据历史的记载,莲师和空行母曼达拉娃,他们去到尼泊尔的玛拉蒂卡圣地,在那边修了长寿佛的长寿法,也叫作“阿弥他育”的这个修法,最后他们获得了证悟,莲师也获得了长寿佛的灌顶。莲师将获得的这个长寿法为伏藏,就是为了未来的人们。后来娘拉白玛邓登尊者开启了这个伏藏。娘拉白玛邓登是我的女性上师阿育康的上师之一,娘拉白玛邓登后来显现了虹光身,于是变得非常有名。

有一次我要去尼泊尔,在尼泊尔的北部有一个寺庙,他们邀请我去那边开法会,我接受了邀请。然后我在想,既然我被邀请到尼泊尔北部去开法会,这个地方离玛拉蒂卡很近,它是莲师的一个圣地很重要,我要顺道访问一下。那我在想:如果我们去参访玛拉蒂卡的话,我们就要修娘拉.白玛邓登的长寿佛的长寿法。因为我从我的女上师阿育康那里获得了那个传承,这是来自《空自解脫》里面的,这非常重要。于是我开始准备,因为跟我一起去的,还有很多西方的弟子,所以我准备了长寿佛长寿法的法本,然后我们就去了尼泊尔。

当我们开完了尼泊尔北部的法会后,我们去了玛拉蒂卡。在我们开这个“阿弥他育”法会之前(不是法会,就是闭关),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曼达拉娃长寿法,获得了这个长寿法。我在法会闭关之前就把这个龙萨修法写了下来,我们就开始长寿佛的长寿法的闭关。好多人都发现我把这个曼达拉娃长寿修法写了下来,他们就请求我这个曼达拉娃的修法。我就跟他们说:“此时此刻我无法教你们这个法,你们现在应该修长寿佛的长寿法,因为我们已经做了这个准备。”但是我当时给每个人都传了曼达拉娃长寿法的陇”。

之后,在我回到意大利火山营的时候,就开了曼达拉娃长寿法的法会,所以我们有这个曼达拉娃的长寿法,还有长寿佛的长寿法,还有莲师的长寿法,就是中坐法的上弦月的上师瑜伽,我们大圆同修会一共有三种长寿法。

曼达拉娃长寿法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1994年我得了癌症(白血病),那是我的上师蒋秋多杰记我寿命要结束的一年,另外还有一位上师为我做了同样授记,所以我就很确信那一年我会死,我已经准备好了。大家跟我说:“您应该去纽约住院。那里有一个很好的医院,它不是一般的医院,是一家研究所。”我就去了那儿,他们就开了药给我治疗。我待在医院里面的时候,我就想,“我已经准备好要死了,这个想法不太对,因为我获得了曼达拉娃长寿法,一定是有原因的。在这个曼达拉娃长寿法里面有讲,如果如法地修持曼达拉娃长寿法,就算你寿命的极限已到,但是通过这个修法的力量潜能,至少你可以延长你的寿命七年。”这是这个曼达拉娃长寿法这个书里讲的。

我想,“我应该修这个法,这样我就有可能再活下去。”我就修了曼达拉娃的精要版本,因为修整个广也不可能,而且我有生病,所以我一直在修精髓的版本。过了二十天,所有的医生都说我的癌症,就是白血病,完全消失了。他们说现在该做化疗了,就是让它不再反复。做第一次疗,我的各项指标都下降了。结束之后又做了第二个化疗,大多数医生说应该了,但是我的主治医师是一位女士,她说:“要做三次化疗,因为你的这个病是一个特例”,因为我二十天白血病就消失了,所以我这个事情在《纽约时报》上被报了好几次。当然我有说是因为我的修法,而是说他们成功的治疗,所以我就变成了他们的一个范例,因此他们要给我做三次化疗。

完成了三次化疗的时候,他们又说:“现在有一种新药,想在你这儿试一试”。有一个医生给我解释了一天,因为我不同意他们也做不了,所以他一直想说服我。他跟我讲:第一次试验这个药的时候,有一个白鼠死了;第二次试验的白鼠活下来,现在应该没问题了,所以他们要在我这儿试一试。我并没有很轻易地接受,可他们一再坚持,他们说:“这个药对你很好的,使用了它,你这个病百分之百不会再反复了,就是这个病不会再发作了”,最后我终于同意了。但这真的令人愉快。他们弄了三天。

做完这个,他们:“我们还有一个实验。”我“非常感谢!我得走了。”所以我现在还活着。每年我都会做曼达拉娃修法的闭关,至少十、两周或者三周。我知道我还活着是因为曼达拉娃修法,所以我觉得曼达拉娃修法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在想:“也许对我的弟子也很重要,”所以我给大家传这个传承。因此当我传授曼达拉娃长寿法的传承的时候,我总是给完整的版本,就是广轨,或者叫长版。当然不是整个曼达拉娃的教文,就是这个修法的广轨。当学会了这些观想的时候,你可以修中版,只是修密咒而已,甚至修非常精要的版本,但是重要的是要获得传承。

 

——2015年8月2日《龙萨白阿上师瑜伽》法会第四场P6-8


标签:大圆满 南开诺布 辅助修法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