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修法

吃喝、行走、坐、卧四个时刻应该怎样修法

作者:南开诺布仁波切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查看:2061  评论:0
内容摘要:当我们在世俗生活中的时候,我们知道这是时空的状态,有各种的局限,迎合好的,拒绝坏的,我们在继续这种二元的境界。但光是知道这个是不够的,如果我们没有本性的经验的话,这些世俗的状态会变得非常真实和沉重……

讲  解:南开诺布仁波切

翻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音声海

中文校对:禅定天海

英汉校对:小石子

编  辑:mzhtian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世界各地大家好,这是我们这次法会的最后一场,所以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更加专注于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应该怎么做,怎么修持。我们可以学很多东西,但是大部分都是停留在我们的想法和心智概念当中,然后我们的时间一天一天流逝。所以我们要保持觉知,我们的时间在流逝,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修行?我们完全致力于修法并不是那么容易,只有很少数的人可以做到,大部分的人都不能这样做。我们知道教法是为了所有众生的,并不只为了少数有条件(可以完全致力于修法)的人类,所以我们考虑到这点,就要用某种方式处理,这就意味着我们要保持觉知并利用好时间。

吃喝的时刻

关于时间是如何流逝的,佛陀在显宗当中是如何解释的呢?佛陀说我们的时间在四个时刻中度过,叫作“萨、恰、念、度”。“萨”的意思是我们在吃喝,这就像汽车的汽油一样,如果没有汽油,车就不能发动,同样我们需要吃喝,这是为了维持我们的生命。我们要在吃喝中保持觉知,并与实际场合和实际状况相符,所以,不论我们吃什么喝什么,举个例子,我们通常会学习尤其是金刚乘的修持,我们会做荟供,通过荟供我们可以积累功德并净化过失,但真实的情况是我们在荟供当中吃喝。首先我们供养上师、本尊、空行,这是为了积累功德;其次供养我们的金刚身,做一些内坛城的观想等等;对于那些比如拥有大圆满的知识经验,有更高能力的人,就会进行融摄。融摄在大圆满教法中是最重要的,举个例子,当我们在吃不同种类的食物时,我们一个个地尝过去,有些是酸的,有些是甜的,这叫作经验,在我们经历这些经验时,我们融摄在本性的经验和领悟中,这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在荟供中我们有很多种类(的修法),首先是具有更多显宗教法特点一类,比如接受和拒绝,因和果等等,我们会想觉者在那,我们要做供养来积累功德等等,这是第一种荟供。第二种荟供,我们在吃的时候融摄,这在金刚乘中也有,我们知道在金刚身中有内坛城,因此我们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吃喝。还有一种就像大圆满教法,在更高的心意层面,我们融摄(一切),这和我们的经验有关。经验首先是为了发现教法(的本质),第二是为了进入我们真实的本性,融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与此有关,荟供也是如此。不仅仅是在荟供的时候,对修行者来说,任何时候的吃喝都必须变成荟供。在大圆满教法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处在禅观当之中,当我们没有处在禅观当中的时候,我们应该保持觉知。当我们保持觉知的时候,我们就很清楚地知道我现在在吃、在喝,而不仅仅是享受(食物)和分心散乱。我们觉知这些就可以融摄,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也可以用密咒加持,这是金刚乘的风格,然后我们的吃喝就会变得有用。吃喝不仅仅是享受,也是为了维持我们身体的运作,这是我们正确的吃喝方式,这样吃喝就能起到好的作用。如果我们有些事情做错了,用了相反的方式,这样的吃喝不但不能维持身体运作,还会造成问题,我们很清楚这一点,这是我们觉知的一部分。基于这个原因,佛陀对此做了解释,比如对比丘、比丘尼等等,在他们吃的时候,吃的量,吃的时间,什么时候应该吃,什么时候最好不要吃等等,给予了这部分的指示。所以,即使我们不按照这种方式去做,通常我们也应该保持觉知,尽力而为,用正确的方式去吃喝,这是非常重要的。大部分人也有一些个人的经验,比如什么样的食物你吃了觉得舒服,什么样的食物你吃了会有问题,有问题你就不要去吃,这就是个例子,和我们的觉知有关。这就叫作“萨”,通常是指我们为了生存而吃喝。

行走和坐的时刻


“恰”是指当我们行走的时候。举个例子,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或者走路,或者坐着,这是两种运动。“萨恰念度”的“度”是指坐着,“恰”是指行走,这是我们生命当中所做的两种运动,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们应该)尽力保持觉知。在没有处于禅观状态时,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觉知,我们总是可以做这样的练习。要(练习)保持觉知,你不需要去寺庙里,也不需要做个人闭关,你任何时刻都(可以练习)保持觉知,你在日常生活中总是可以修这个法。所以你们看,在吃、行、坐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们应该保持觉知,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保持觉知,我们就会知道如何处理相对的状况,也知道如何尊重他人的空间等等。

睡觉的时刻

然后是“念”,指的是睡觉,这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当我们睡觉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做呢?作为修行者,我们应该修阿底上师瑜伽。如果你在学习,(你说:)“哦,我想做一些夜修法,梦修法。”在金刚乘当中,有非常多的这方面的教法和修法解释,非常复杂。如果你喜欢,而且你也有这方面的可能性,你可以学习,但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非常简单的方式是修阿底上师瑜伽,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第一位的(事情)。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们尽力去修上师瑜伽,晚上睡觉前,我们应该记得:“哦,我应该修阿底上师瑜伽,因为我是大圆满的行者。”

你们已经知道怎么修阿底上师瑜伽了,修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你们可以念出“阿”的声音,或者不念出“阿”的声音,这取决于你所在的环境。如果你保持觉知,你就非常清楚相对环境是怎样的,如果相对的环境不能发出声音,那你就不要发出声音,但是如果你想感受到一些活生生的体验——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发出声音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做一个深呼气,你会有同样的感受。比如,你默念阿并深呼气,你同样会感受到那种活生生的显现,不管什么情况,你都可以这样修阿底上师瑜伽。

所以晚上的时候,最重要的修法就是阿底上师瑜伽。当你躺在床上,观想……你要记得:“我现在要睡觉,所以我有一晚上的时间。”晚上通常有12个小时,所以我们要在晚上尽力修夜修法。如果你觉得这有些困难,或者在一开始你不能记得,这也不是太大问题。但是有些人尝试了一次、两次、或者三次后,说:“哦,这太困难了!哦,我想不起来!哦,即使我能想起来,我修了也不是那么容易,我不能入睡了!”然后他们就再也不修了,这就非常不好。说太难就放弃了,这就很不好,因为你是修行者,你必须要保持觉知,保持觉知意味着什么?你要知道晚上是你生命一半的时间,所以晚上修法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夜修法非常重要,尤其对于死亡来说更加重要,死亡以后你会进入中阴状态,那时如果你想保持觉知,或者做一些其他事情,你要在中阴中有足够的能力,那你就必须要修夜修法。如果你夜修法修习成功,你就能在中阴状态保持觉知,如果你能在中阴保持觉知,你就可以在中阴获得解脱,因为你在活着的时候学习了很多教法和方法等等。所以在晚上修上师瑜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你了解这点,就要努力去修。

也有些人在晚上不能睡觉。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问题,那就不容易修这个夜修法。为什么?因为你有睡眠的问题。有些人吃安眠药睡觉,当你吃了这个药,等一下你睡着了也没有任何觉知,你甚至不知道你是怎么睡着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不能修这个法。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问题,那你应该怎么做呢?那你就需要治疗,这是一种疾病。为什么说它是疾病呢?因为如果你不能入睡,就说明你的风大能量被破坏了,或者不能正常起作用了,这就是有一些问题了。当有这种元素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会说有病了。有的人不能入睡的时候,没有认识到这是一种疾病,事实上这就是一种疾病,我们变的不正常,你们需要了解这个。你不能睡觉,也许有人会说:“你是一个不正常的人。”你听了就会不高兴,你会想:“我很正常。”但是你就是不正常的,为什么呢?所有的众生晚上都能够睡觉,包括鸟啊、野兽啊等等,为什么你睡不着呢?这表示你不太正常,所以你应该对此有觉知。当你睡眠不正常的时候,你要做一些事情让自己变得正常。你要了解这是你的风大紊乱造成的,个体有三种体液,这个“陇”就是风大。如果我们的风大混乱的话,我们就睡不着,找不到这种寂静的状态,总是非常混乱。那你应该怎么做呢?你应该去治疗它。什么方法呢?身语意三门有关。

不论你治疗任何种类的疾病,在藏医解释有“萨觉门杰”有四个要点。“萨”就是饮食,比如当我们吃很多生的东西,就对风大一点都不好,所以饮食里面要有一些实质的东西,这样就和风大没有冲突。“萨就是饮食,实际上它也像一般,因此,藏医他们会给予饮食的建议。饮食很重要,任何种类的饮食,虽然不是直接浓缩的药物,但是它具备一定的药效,所以我们需要了这一点,这是饮食方面的问题。 

“觉”就是“觉浪”,就是我们的起居,指我们起居的方面是什么样的情况。如果有些风大紊乱的话,你应该住在一个寂静的地方。比如说在有很多人、很混乱的地方,你呆在那边,如果你本身风大就不太正常的话,你就会有点更加心智失常,所以要去一个寂静的地方,不那么混乱,这是跟我们的起居有关。比如我们一般的正常人,都会在晚上而不是白天睡觉,因为白天是亮的,有的时候,比如生病的时候,尤其是比较热的时候,比如说下午(睡觉),就会让一些炎症增加,所以我们要了解自己实际的状况,调整我们的起居。这是第二个方面,第一个是饮食,第二个是起居。

“门”就是我们用的药。并不只是用来治疗一些痛苦的,还包括总体上的调节的。一些自然的药物,尤其是藏药,或者是阿吠陀的药,不光是要治疗一些痛苦、疼痛之类的,而是包括总体调节,这些更加重要。这就叫作药的方面。

“杰”就是各种治疗方法。不光是吃药,比如说还有按摩、火疗等等,西藏有23种左右的这种疗法。有的时候藏药无法治疗(的问题),这些疗法可以成功地治疗,它们有这样的作用。所以,“萨觉门杰”这四个方面,需要的时候都可以用,比如说身体的层面或者能量的层面比较混乱,幻轮瑜伽一开始有龙桑八式——八个动作,它是特别用来协调的,包括呼吸、运动等等,所以有许多的方法。再比如当我们修法的时候,包括这个坐修法的法本,一开始有五大元素净化法,通过观想和念咒等,身语意的各方面有关,这样它就会起作用,发挥它的功能。所以一切这些方面有的时候都需要

还有一种药叫“玛拉”,“玛拉”它不是一般的来自藏医的四部医续,或者是(来自)阿育吠陀的药,而是无垢友尊者的建议,他是一位大圆满的上师,跟莲师一样,是大圆满教法中非常重要的上师。无垢友尊者说过未来会有很多这种失调的状况,并且给了制作“玛拉”的方法。它有二十种成分,但并不是那么容易做,你要知道配方,否则光是把它们混合起来也不会起作用。你可以请教藏医,买这些“玛拉”,然后服用“玛拉”,尽量地能够让睡眠正常。

如果你一直在吃安眠药就不好,如果你有吃安眠药的习惯,也不要一下子停下来。一开始服用“玛拉”的时候,你将安眠药减半,然后在慢慢地在服用“玛拉”的时候减少安眠药,比如说一个礼拜之后变成四分之一,然后继续吃两个礼拜的“玛拉”,慢慢地你就可以停止服用安眠药。就算你服用“玛拉”好几个月也不会有问题,“玛拉”不会带来任何的紊乱,这样的话,之后在你完全停止服用“玛拉”的时候,你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如果你不能找到“玛拉”,还有一系列叫“阿”的藏药,来自一种叫沉香的树,比如说阿三十五,三十五就是说除了沉香以外,还有三十四种其他的成分,还有阿二十五、阿二十一、阿二十、阿十四,阿噶十等等,有许不同的种类,但它们都是跟风大元素有关。所以你们也可以服用这类的藏药,让你们慢慢地变得正常,就像其他人那样能正常睡眠,这样就可以开始修习夜修法。

如果你睡眠不正常的话,就不要躺在床上修上师瑜伽,而是说在上床之前修法,然后等一会再睡觉。当你睡觉的时候,如果你想要修法的话,你只是观察你的念头,任何念头生起你都不要去追逐,因为如果你判断思维的话,就会有很多念头,这样就会睡不着。所以有念头生起的话,你就放松,这是大圆满的方法,让它自解脱,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很好地正常睡觉。

所以阿底上师瑜伽对于夜晚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这样坚持的话,慢慢就会有梦中觉知的持续,这样的话,你就会有觉知的梦。觉知的梦就是说“中知”,做梦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你并没有因此而醒来,还在继续做梦,可是你已经有觉知了。当你有梦中的觉知的时候,这对于修行者来说非常重要,你可以在梦中修任何的修法。 

有的人在想,我应该怎么具体地去修呢?他们非常在乎那些技巧,实际上没有什么技巧,你只要有觉知,当然你有觉知的时候,可能你的心中会生起很多的念头、想法,比如你有的时候会想:“啊!我想在梦中有觉知,还想梦到这个修法、这个教法等等。”你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就很容易在梦中显现这个梦境,当你有这样的觉知的时候,你不需要用任何的技巧,它就已经在这个状态当中修了。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的生活非常忙碌,我们总是在想:“啊,有一天我要修法。”我们学了法,做了各种记录等等,想法很好,“有一天我会修法的”,但是这个“一天”永远也没有到来,在修法的这一天没有到来之前,死亡先到来了。所以这就意味着,就算我们收集了很多很好的教法,收集了所有接受过的传承,但如果你没有修,那又能怎么样呢?死后这些东西对你来说也没有用了,你的孩子也不会想继承它们,他要收集他自己的。所以非常重要的就是保持觉知,尽力而为。

在梦中成功地修法,或者是遇到你的上师,各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这种情况下,我们梦中的明性是白天的七倍。为什么?因为白天我们要依赖自己的六根去看、去听,晚上六根都在床上睡觉了,这个时候,心跟我们的六识结合起来,这就叫意生身,类似死后中阴的状态。如果我们一直有这种觉知的持续,尤其是在梦中有觉知的话,在死后的中阴状态我们也会有觉知,用不着让别人告诉你:“你已经死了,没有身体了。”等等。你非常清楚你现在已经死了,你有这种觉知,尽力而为,比如你记得今生学过的内容,然后去修,就会增加证悟的可能。可见这个夜修法非常重要,大家要记得这一点。

这是我们活着的时候要修的“萨切念度”,这四个时刻一切都用觉知统摄,每天都应该这样度过。

当我们在世俗生活中的时候,我们知道这是时空的状态,有各种的局限,迎合好的,拒绝坏的,我们在继续这种二元的境界。但光是知道这个是不够的,如果我们没有本性的经验的话,这些世俗的状态会变得非常真实和沉重。当我对很多人说:“你应该放松,要尽量放松!好多人说:“我知道,您一直说放松很重要,但是我从来没有成功地放松下来。”我就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一切对于我来说都非常真实和沉重。”这也很正常,在世俗生活当中就是这样,因为我们有这个肉身,比如说你三、四天不吃不喝,你会有什么感觉呢?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可能会有想法说:“佛陀说过,一切万法都是虚幻不实的,吃的是虚幻的,喝的也是虚幻。但这么想是没有帮助的,你还是会,因为我们还有这个肉身。所以我们需要长时间地训练,才会有这样具体的状态和经验。因此我会讲,如果你们在梦中有觉知,一直这样继续的话,它也会影响白天的状态,就像佛陀所说的:“人生就是一场大梦”,你不需要太多的努力就可以有这种感觉。这种情况下,你的紧张以及生活当中的一些所见所闻都会变得虚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修法!

  ——摘自2015年11月8日澳大利亚《金刚萨埵大虚空》法会第六场P1-6


标签:大圆满 南开诺布 辅助修法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