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三部

《椎击三要》与大圆满心部和界部

作者:南开诺布仁波切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查看:5185  评论:0
内容摘要:大圆满界部就是通过净相引导,让我们百分之百地安住在本性的状态当中。如果我们没有处于真实的本性状态,就不会有净相显现的经验。我们把这四个要点同时应用,就可以生起净相,这是大圆满界部教法的要点,所以大圆满界部就是要我们确信地发现本性。但界部也不仅仅是说安住在禅观的状态,它也不是说只是关于禅观的、融摄的,这些主要是在窍诀部当中讲的。

讲  授:南开诺布仁波切

    译:TheVoidOne-无央

文字整理:行者拉米赞

中文校对:法力 

英汉校对:TheVoidOne-无央

编  辑:修乐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目录

 

1大圆满心部教法与心性直指

2 大圆满界部教法与心部教法的区别

2-1 界部是与心部不同的方法

2-2 秘密教法为什么需要保密

2-3 心部是发现心的本性的教法

2-4 界部是对本性确信无疑的教法

 

 

  世界各地的大家好!根据我们的计划,我们开始大圆满界部法会。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主要有三部,第一部是大圆满心部,然后是大圆满界部和大圆满窍诀部。大圆满三部的划分,是大圆满祖师噶饶多杰最重要的弟子文殊师利友所做的。文殊师利友收集了噶饶多杰祖师所有重要的教法,并且将它分为三部。为什么?因为噶饶多杰祖师有《椎击三要》,相应《椎击三要》大圆满教法被划分为三部。

 

1大圆满心部教法与心性直指

 

  首先说大圆满心部,心部是最早传到藏地的大圆满教法。你们记得最初在藏地教授大圆满教法的是莲花生祖师他最初传授的是大圆满教法的精华,而不是各种大圆满的文本或者密续等等。当时,在莲师传的教法中,只有少数的密续存在。莲师建议他的弟子:“在未来,你们应该去大圆满教法的源头——邬金国,你们需要翻译所有的大圆满的原始文本。”他的弟子就遵循了莲师的建议,尤其是著名的翻译毗卢遮那,他与其他一些学者、翻译去了邬金国,开始修学和翻译大圆满教法,并且获得了传承。

 

  所以最初翻译过来的大圆满系列教法,叫作大圆满的心部,藏文叫“森德”。“森”就是心的意思,当我们说“森尼”时,意思就是心的本性。当我们说心和心的本性的时候,都是用这个“”,所以说,这个教法就是与“”(心)有关的教法。大圆满心部有许多密续以及密续的精华,这一切都相应着噶饶多杰《椎击三要》的第一要第一要就是直指心性。为什么呢?

 

  因为对一般轮回中的凡夫来说,最初学习大圆满教法时,可能不明白什么是大圆满;所以上师介绍大圆满教法时,就是要让修持者知道大圆满即我们真正的本性。大圆满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圆满完美的状态,这指的是我们本性本自圆满的状态。这样我们就会明白:啊,原来我们有本性这样重要的东西!我们怎样学习认识本性呢?怎样发现大圆满呢?大圆满教法讲的和交流的就是这些内容。因此,噶饶多杰祖师讲的直指心性,就是我们学习大圆满教法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情。

 

  如果有一位上师,他给弟子教授的大圆满教法的第一个内容是什么呢?那就是直指心性。因为我们具有完美的本初状态,所以直指心性可以使我们现发现它,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修学大圆满教法的原因。如果我们没有本自圆满的心的本性的话,那就要构造出一个什么东西,所以大圆满从一开始就会直指心的本性。噶饶多杰祖师说,“我们应该直接引导发现心的本性。”有能力理解的人就会明白:原来我们有本自圆满的本性。

 

  这并不是说,当我们获得了这样的引导、直指,就一定会现量发现心的本性。就算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心的本性,可是我们知道每个人都具有本自圆满的本性,这也是很重要的。一般人是不知道这些的,所以他们会想,我们应该制造出一个什么东西,造作一个什么东西。为此噶饶多杰祖师在《椎击三要》当中给予了这样的建议:第一要——直指心性。也就是说,大圆满心部教法就是要直接引导出心的本性状态,直接发现这个状态。

 

  如果有的人有这样的根器能力,当上师讲解的时候,就算他还没有发现心的本性,可他已经能理解了;如果有的人没有这样的根器能力,就算上师在讲,他也不理解,有很多人不具备这样的根器能力。

 

  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有大圆满教法的存在,也有具备大圆满经验的上师的存在。尽管知道这一点,大多数人并没有参与修学大圆满。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缺乏参与的能力和根器,他们为什么没有参与呢?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信心。当我们有信心的时候,就会做一切事情,所以释迦牟尼佛讲的修持者的五种根器里,第一个根器就是信心和参与。

 

  我们并不认为所谓高等的根器就是像大成就者们那样;高等根器意味着首先你要参与,你有信心。因为你有信心,所以你才会参与。你们看一个大城市里有多少人口,他们也可能了解有教法的存在,有上师的存在,但是参加修学大圆满教法的人是非常少的,这意味着大多数人缺乏这种根器能力。可见所谓高等根器能力的第一位就是参与和信心,这一点非常重要。

 

  当我们面对大圆满教法的时候,如果有这样的根器能力,我们有参与,那我们就要明白自己真的是一个幸运的人。如果我们学习了,并进行了修持,我们就有可能获得证悟。我们可以跟这个地球上成千上万的其他人比较一下,其中有多少人对这个教法感兴趣呢?这样我们就明白我们真的是幸运者,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

 

  大圆满心部就是跟直指心性相关联的。有的时候,我们直指心性的时候,有的人就会发现他的心的本性;就算他没有发现,但是他已经获得了这个传承,这样他为了发现心的本性就有事情可做了,就有法可修了。尽管有的人知道可以发现心的本性,但是他并没有去实践。有的时候,我们被二元的境相所局限,这种情况下,就有必要了解不同种类的根器能力。如果有的人能力根器较低,在大圆满心部当中有很多相应的修持方法,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他们最终总是能证得自己的本性,这就是大圆满心部的教法。

 

大圆满界部教法与心部教法的区别

 

2-1 界部是与心部不同的方法

 

  之后有大圆满界部教法。“陇”就是虚空的意思,虚空是一切显现的基础,如果没有虚空,就不存在任何的显现。你们要记得,我们说虚空(界部)时,说心和心的本性(心部)时,这是两码事。

 

  当我们说到虚空或者空间的时候,表示说我们有某种方法,这种方法虚空、空间有关。虚空当中有种种的显现,我们所看见的、听见的一切,都是各种或者不净的显现。当我们说五大元素的时候,我们知道五大元素的作用、功能是什么它们的显现有不同方式:有时会有清净的显现,有时也会有不清净的显现。比如当我们说火的时候,我们会用火煮饭,我们知道火的功能是燃烧燃烧是物质的层面,也是物质的层面,这都不是火大元素的本质。当我们说元素的本质或者精华时,这是指净相层面的显现。这样我们就会明白净相和不净相的区别所在。

 

  心的本性具足圆满的潜能,当我们不认识心性的时候,它就不会有清净的显现;当我们认识心性的时候,我们就会以此来应对我们的存在。我们的存在当中有身语意,在身体当中有各种脉、轮和能量的作用,这一切都跟我们的存在相关,也跟心意相关。身语意就是通常所说的个体的三种存在,它们也是跟教法当中的各种方法有关的。

 

  当我们试图明白它们真正含义的时候,我们会往这个方向走,会研究身体当中不同的状态,这样就可以控制我们的、轮和能量的作用。当我们某些能量有特殊作用的时候,它当然也跟心意的状态有关这种情况下,我们本自圆满的状态和品质就会显现出来。在一般凡庸的状态当中,就没有净相显现的助缘;有时会有某些自然的助缘存在,由于这种助缘就会有一些净相的显现。

 

2-2 秘密教法为什么需要保密

 

  有人会讲:“我小的时候,有一天看到一些漂亮的光,看到一些境界,但是之后它就消失了,这些境相就再也没有显现。”这个人跟我讲:“我很喜欢这样的境界,我想能够再次看到,您是上师,请您告诉我用什么方法可以再看到?”

 

  可见有的时候,具足一定的因缘条件,本性的潜能就可能会有自然显现;但是如果我们执着的话,就会阻塞它的再次显现,就会封闭它的再次显现。比如说,当你看到一些美好的境界时,立刻就会说:“太好了,我很喜欢它!”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你在执着。你并不知道这是你本性的潜能的显现,不知道它会在助缘具足的情况下显现,你对此是无明的。由于你的执着给自己制造了障碍,致使这种境相再也不会出现——就算有一些助缘,它也再没有可能显现。

 

  所以在大圆满教法当中说:有一些重要的修法,你必须先从上师那里获得传承,然后你跟着上师进行精确的学习,这样才会有利益;否则你没有传承,自己看相关的书就去修,对自己没有什么利益。由此可见,我们要以精确的方式给予教法的传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对一些方法保密的原因。

 

  有的人说,“上师不想传授这些教法,他想把这些教法保密。”他们觉得上师不够慷慨,上师有这样的局限等等。

 

  如果一位上师是认真严肃的,他就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利益他的弟子,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一点。比如说,在以前我去冈底斯山的时候,当时我们无法穿过一条大河,就在河边待了一个礼拜左右,所以大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有很多西方人跟我一起旅行,他们说:“我们在这里待了好几天,没有什么事可做,上师您应该给我们传大圆满妥噶。”编注:妥噶是窍诀部教法。

 

  但是我无法给大家这样传妥噶,因为妥噶是秘密的教法。如果我要给大家传妥噶的话,那么我首先要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弟子,他们有什么样的能力根器。因为如果我不了解这些,直接传了妥噶教法,就有可能摧毁这个弟子证悟的可能性,这就是为什么我有时候说不会传的原因;所以当时我跟他们说我不能传。然后他们在想,他不想给我们传妥噶,这些教法别人说是很重要的。

 

  我们过不了那条河,于是选择走另外一条路,从青海进入新疆,再绕道到西藏。新疆那里有很大的沙漠,有很多沙子。我们一直在开着车包括大巴,在那里旅行。大巴车上有很多来自加利福尼亚的人,他们之中有一人手里拿着一本某华人写的关于妥噶的教法,是英文的,其中写着怎样修法,有什么内容等等,有好多页。那人就在车上这本书——在汉人司机旁边,他就拿着喇叭在那里这本妥噶的书。大家都很高兴,“啊!我们听到了妥噶的教法。”他们以为我不想给他们传,他们现在自己发现了这个教法。

 

  因为很多西方人有一种想法:教法就是一种技术,一种技巧,我们应该学习这种技巧。西方人在技术方面很发达,西藏人是落后的人群,他们不知道怎样使用技巧,所以米拉日巴才在山上修持很多年,而我们西方人发现了这些技巧,我们就会很快地获得证悟。这就是一些西方人的想法。

 

  但是这样教法是不会起作用的,教法的原则并不是技巧或者技术。虽然有时我们可以使用一些技术和技巧,但是教法的原则是要我们领悟,尤其是要我们领悟真正的本性。我们所说的技巧和技术都是外在的东西,至少我们还没有自我观察的根器和能力,如果我们有这种根器和能力的话,就会知道这些技术和技巧是不管用的。

 

2-3 心部是发现心的本性的教法

 

  大圆满界部教法,它跟噶饶多杰祖师《椎击三要》中的第二要相关联的。噶饶多杰祖师《椎击三要》中的第一要是直指心性。我们直指什么呢?因为每一个人都有本自圆满的状态,上师已经有了这样的知识经验,所以他会引导弟子发现这个本自圆满的状态。引导并不是指上师跟你讲解一下什么是心性,你觉得自己理解了,就相信上师所说的。这只是一种心智头脑层面的理解,这是不够的。

 

  上师会给你讲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发现心性,你学习这些方法,实践这些方法——跟上师一起来实践。当你修这个法的时候,你在同一时间跟上师处在同一状态,这就是上师在给你做直指;而不只是上师在讲解,你听了就可以认识心性。

 

  当我们学习大圆满教法时,从一开始就要知道相信和发现两者之间的区别是很重要。如果我们总是遵循相信的方式,或者总是觉得相信很重要的话,就可能会今天相信很多事情,明天又发现这些东西不再是真实的。因为我们的心总是在时间和空间当中,在时空当中的一切都是相对的,都是无常的、变化的,就像我们今天非常相信某个东西,以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一样;所以我们要超越这种相信,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发现心的本性,而不是通过逻辑去判断、分析确立一个什么样的认识,上师就是这样来直指或者引导的。

 

  那么之后可能会有人发现他的本性。有的人说:“也许我可能发现了,但是我不能百分之百地确信,我有一些疑惑。”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有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去找上师:“我有这个问题,上师请您告诉我应该怎么办?”上师试图了解弟子的状况,也许这个弟子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有很多的跟心智头脑相关的一些想法。那么上师就会说,“你应该多实修,而不是只是在那里动脑子,就算你一直用头脑思维的话,也是发现不了你的本性的。”

 

  可能会有一些障碍或者负面因素使我们无法认识心性,所以我们应该修一些净化法去除这些障碍。如果我们障碍非常重的话,修一些净化法就可以去除这些障碍,或者消减这种障碍。我们的障碍减少了,明性就会增加,也许有一天我们就会发现心的本性。这个时候,如果你使用大圆满心部的修法,也许就会发现心的本性。也许你还是没有发现心的本性,仍然有问题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应该去学大圆满界部,这是大圆满教法的第二个系列。

 

2-4 界部是对本性确信无疑的教法

 

  有的人学了大圆满界部,他们就在想:我想一辈子都修持界部教法。我们没有必要一辈子都修持界部,界部教法主要是为了让我们完美地发现自己的本性,对本性确信无疑。当我们百分之百确信时候,就不再需要大圆满界部教法,因为我们可以直接进入禅观状态。

 

  有好多人会说,“哎呀,在古代有大圆满界部传统。”我们用不着去追寻一些传统,如果还在追寻任何的传统,这表示我们还没有处在大圆满的状态。

 

  大圆满教法包括心部、界部、窍诀部,三部都超越了传统的局限。传统意味着你是有局限的,否则就不存在传统。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有局限的社会当中,就算需要在相对层面遵循一些东西,修学一些东西,但是当我们修大圆满法的时候,修法的知识经验必需超越相对的层面,因此我们不要想着有一个什么大圆满界部的传统。

 

  界部传统这个名字最初甚至不存在。比如说大圆满界部的源头就是“龙钦让江波居”,就是《大界无央王密续》,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界部的密续。《大界无央王密续》是年佐嘉波教授的。大圆满有十二位本师,年佐嘉波是十二位大圆满本师之一,现证圆满。差不多五千年前,年佐嘉波祖师传授了《大界无央王密续》。大圆满界部的原则和要领就是来自于这部密续。

 

  界部的修法,在毗卢遮那大译师的时代得到了发展。当毗卢遮那尊者在藏东的时候,他有一位著名的弟子叫作玉扎宁波。玉扎宁波去了中藏,在回到毗卢遮那身边的路上,他遇到了年纪已经很大的修行者邦米旁贡波,邦米旁贡波是修持金刚乘年佐嘉波本尊的。年佐嘉波本尊并不只是在大圆满界部当中存在,在金刚乘的修法当中也是存在的。玉扎宁波告诉邦米旁贡波:“我是毗卢遮那上师的弟子,毗卢遮那尊者将很多大圆满的经典邬金国翻译过来。”

 

  邦米旁贡波非常想见到毗卢遮那尊者,他说:“我年纪很大了,无法见到毗卢遮那怎么办呢?”玉扎宁波说:“您不用担心,当毗卢遮那尊者回到中藏的时候,他会路过这里。那个时候你就等在这儿,你就会遇到他。”然后玉扎宁波给了邦米旁贡波一些信息:毗卢遮那什么时候会中藏,路过这里等等。

 

  邦米旁贡波在那里等了好多个礼拜,有一天,他终于等到了要回中藏的毗卢遮那尊者。于是他跟毗卢遮那尊者说:“我对您的教法很感兴趣,因为我听说有年佐嘉波本尊的密续存在,而且不仅仅是转化道的金刚乘的修法,这样的教法我从来没有获得过,我一辈子都在修持年佐嘉波黑噜嘎的金刚乘的修法,我也非常想获得这个教法。”

 

  那就对他说:“好吧,我给你这个传承。”邦米旁贡波说:“我很幸运,但是我现在已经很老了,差不有九十二、三岁了,这么大年纪怎么可能再学习这样重要的教法呢?”毗卢遮那对他说:“您不用担心,大圆满教法的原则并不取决于年龄,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都可以修,我可以给你年佐嘉波教法的传承。”他就把大圆满界部的精华传给了邦米旁贡波,当然这位老人无法完全地学习密续和相关的注释文本等等,毗卢遮那尊者就给他传授了大圆满界部的精髓。

 

  毗卢遮那尊者说:“这个修法当中有必要使用一些姿势。你年纪已经很大了,做一些姿势不太容易。”为了让邦米旁贡波达到其中一个姿势,能够挺直。那就给了他一个“促信”。“促信”就是一根禅杖,把它顶在下巴这里,他的背由此能够挺直了。当然下巴这里有两个能量点,也可以通过这个方式控制它,控制了这两个能量点就很容易进入到寂静状态当中。

 

  为了让邦米旁贡波记得这些修法窍诀,毗卢遮那尊者就在那根禅杖上面写下这些窍诀。这个禅杖有点像花瓶的形状,也就是说中间是比较大一点的,然后在禅杖中间,毗卢遮那把大圆满界部修法的精髓写在上面。大圆满界部教法当中有讲四身印,是哪四个身印,怎么样修持等等,毗卢遮那都写在这个禅杖上。他说:“你不记得的时候,看这个禅杖就能想起来了。”有的时候,如果这个姿势保持不了太久,也可以用另外一根禅杖,再加上禅修带等等。

 

  当我们修大圆满心部的时候没有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对大圆满界部来说很重要。因为界部修法必需协调我们的身体,就是调整我们的身体。修持者调整了自己的身体并且凝视虚空,这表示协调了所有的六根,当修持者进行了所有的协调后,就会生起一些净相。大家要知道,净相并不是从外在生起的,如果净相是从外在生起的,就没有理由要调整我们的身体,它可能在我们面前显现出来。

 

  大圆满界部就是通过净相引导,让我们百分之百地安住在本性的状态当中。如果我们没有处于真实的本性状态,就不会有净相显现的经验。我们把这四个要点同时应用,就可以生起净相,这是大圆满界部教法的要点,所以大圆满界部就是要我们确信地发现本性。但界部也不仅仅是说安住在禅观的状态,它也不是说只是关于禅观的、融摄的,这些主要是在窍诀部当中讲的。

 

  界部的修法和年佐嘉波的传承有关,邦米旁贡波是金刚乘传承的年佐嘉波黑噜嘎的修行者,他学习界部修法以后,修持年佐嘉波就变成了上师瑜伽的方式,当然他的修法方式是不同的,这是大圆满的修法方式。后来他又把界部的修法传给了一代又一代的弟子,差不有四五代的法脉当中都有持续地显现虹光身因为虹光身的显现,就是将我们的一切都融入本性的状态当中。

 

  ——摘自2015年4月8日龙萨大圆满界部内部法会第一场P1-P7


标签:大圆满 
相关评论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