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三部

《椎击三要》与大圆满三部

作者:南开诺布仁波切  来源:法会文字整理  查看:8947  评论:0
内容摘要:噶饶多杰上师(佛教宁玛巴大圆满人间初祖)就像释迦牟尼佛的化身一样,把所有重要的大圆满密续复述出来,我们就又有了大圆满的心部、界部和窍诀部。他显现虹光身时留下了《椎击三要》,这三句话,就好比大圆满教法的一把钥匙,是说我们如何学习、如何传授、如何修持大圆满教法的。噶饶多杰的弟子文殊友把他所有的教法收集起来,划分成与《椎击三要》对应的大圆满三部——心部、界部、窍诀部。

教  授:法王南开诺布
翻  译:Wilson

文字整理:化工85  东成西就

中文校对:秋央措

英汉校对:王鹏  michael

编  辑:修乐

审  定TheVoidOne-无央

 

目录  

 

1噶饶多杰与他的《椎击三要》 1

2三要与大圆满三部对应 4

  2-1与第一要对应的大圆满心部 5

  2-2与第二要对应的大圆满界部 6

  2-3与第三要对应的大圆满窍诀部 7

 

(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

 

 

大圆满教法在大圆满密续里面讲解了,曾经有十二位非常古远的本师,他们在不同的劫数当中讲授大圆满教法。以前我也和你们讲过,有一部非常重要的密续——《声应成续》,第一位本师时出现了这密续,之后就出现了释迦牟尼佛,他是第十二位本师,但是释迦牟尼佛并没有直接传授大圆满教法。

噶饶多杰与他的《椎击三要》

  佛陀的教法是因果的教法,这是一种口传的教法。佛陀显现在不同的空间传授了金刚乘的教法,在大藏经当中有所有的这些教法,它们都被认为是佛陀的教法。为什么大圆满教法被认为是佛陀的一部分教法?为什么释迦牟尼佛被认为是十二位大圆满本师之一呢?因为佛陀曾经有过一个对将来的授记,他说:“未来有人会讲解超越因果的教法,”这位就是极喜金刚(噶饶多杰)。

 

  当时的一些佛教学者对此有所误解。就是说,当噶饶多杰还很小的时候,他从记忆当中,念出一部非常重要的大圆满(心部)原始密续——《金刚萨埵大虚空》,它是比较简短的。在这个密续里面,做了所有的讲解,就是如何超越因果来获得究竟证悟。这个小孩子就是在念这一部密续。

 

  在当时的邬金国,有邬金国国王,噶饶多杰的母亲是邬金国的公主,所以噶饶多杰有很多佛教班智达的皇家上师,然后这个小孩子——极喜金刚就跟他的母亲说,“我想要跟这些皇家上师辩论。”他的母亲跟他说,“你不能跟他们辩论,因为你的乳牙还没有换呢。”就是说他是很小的孩子,当时没有说他的年龄,但是里面有这样的解释,所以我们就明白,这个噶饶多杰当时也就是六七岁左右,他在念这个密续。

 

  所有这些皇家的上师,他们听到噶饶多杰念这个密续的时候,就非常惊讶,因为里面说要超越因果,所以他们就很担心,他们就通知了那烂陀大学,就是当时在印度非常著名的大乘传统的佛学院,尤其当时是属于瑜伽行派,有很多的学者,他们就收到了这个信息。他们觉得一定要去看看这个小孩儿是怎么回事,看看他所念的东西到底是圆满的,还是不圆满,因为他们认为释迦牟尼佛讲的是因果教法,并没有讲过直接超越因果的教法,所以一定要去搞清楚。

 

  最后他们就组成了一个班智达团队前往邬金国。当时从那烂陀大学去到邬金国并不容易,甚至连路都没有。他们组成了这样一个团队,要去那边。后来就找到了文殊友来领队,当时他是在那烂陀大学里面最好的学者之一。他们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长途跋涉到达了邬金国,后来他们就见了噶饶多杰上师,他们立刻就向噶饶多杰提出了一些问题。那时噶饶多杰只是解释了几句话,就让文殊友醒悟过来了,他明白了这确实是佛陀的教法的精髓,现在就领悟了。

 

  他就说:“我有一个很不好的发心来跟你辩论,但是我现在明白到你确实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那我怎么样才能净化我的这种不好的发心呢?”噶饶多杰上师说,“你不用担心, 如果你现在领悟了这一点,你就可以用瑜伽行派的语言把它写下来,把它解释出来,给你们的那些佛弟子解释这个教法。”于是文殊友就写下了这本书——《石中熔金》。它是从邬金国由毗卢遮那翻译过来的五部重要经典之一。文殊友就写下了这本书,把这本书发回到那烂陀大学,所有这些学者就明白了,他们就没有疑惑了。

 

多拉色炯,“多拉”的意思就是石头。当我们没有知识经验的时候,就像一块石头一样,但这个石头实际上是一个金矿石,里面含有金子,这里的意思就是说,如何从这个含金的石头中,将金子的本质显现出来,这就是书的标题。这本书也有了翻译,也已经出版出来了,但是要去阅读它并不容易。如果你学过一些瑜伽行派或者唯识的语言,你就比较容易理解,如果你没有这个基础,你就不那么容易去读了。但无论如何,它介绍了文殊友是如何讲解噶饶多杰上师的大圆满教法的。

 

  那么与此相关的也有很多历史故事,比如说我对西藏的文化和本源历史文化都做过研究。当我开始去学习的时候,我必不可少地就是研究佛教之前的苯教的内容。通常而言,西藏的佛教弟子并不太同意苯波的一些东西。我就学习了很多苯教的书,否则我就没有办法了解西藏的古代历史,这个时候,很多人就认为我变成了苯教徒了,因为我对苯教的书感兴趣。尤其是当我讲解大圆满教法的时候,我也说过,在苯教里面也有大圆满教法,那么很多的佛教徒,他们听到我这样讲、这样写这些内容的时候,他们就感到难受了。

 

  有一次,我去了尼泊尔,也就是乌金祖古仁波切请我去那边。我在那边的时候,有一些穿着很好的转世活佛来见我,我就很吃惊,因为我没有专门当过西藏喇嘛,但是他们却前来拜访我。我在西藏的时候,都是作为一个弟子在那边。当我22岁的时候去到意大利,我只是作为一位学者的身份去的,不是作为一位上师的身份去的。因为我在西藏还没有时间做上师,就去了意大利了,实际上,我青年后期是在西方长大的,所以,从来还没有西藏喇嘛像这样来拜访我。他们是三位堪布和一位活佛,总共四位喇嘛来见我,我就说请他们进来吧。

 

他们进来之后,就表现得很友好善意,献上哈达等等。他们坐下之后,我就请他们喝茶,我问他们,“你们来拜访我是什么原因呢?”我就问他们这些问题。这些堪布就说:“我们来这里,是因为您写了一本书,您说在苯波教里面有大圆满,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可怕的事情,我们不能接受这一点。因为苯教是在佛教传入西藏之前,就已经有的,你这样说的话,就变成了大圆满教法是来自于苯教的。”

 

我就说:“你们不用担心。你是一个堪布,当然会很博学,但是你应该再去学习一下大圆满的密续。大圆满密续里讲,在古远的黄金时代,就已经有一位东巴囊瓦当巴的上师了,在久远之前就已经有大圆满教法了,不只是苯教里面有。比如在释迦牟尼佛之前,已经有十二位本师,比如其中一位界部的祖师(年佐迦波)存在过,曾经有很多这样的本师或者祖师存在,所以你们不用这样担心。如果你们去仔细读一下释迦牟尼佛的传记(T注:原文如此,但应该是莲师传记)的话,在贝玛卡东——《莲花遗教》(《莲花生大师本生传》里面也提到过有很多就是大圆满传承的。

 

在苯教的传统中有大圆满的上师。为什么我会这样讲呢?因为有这样很确切的历史,我们不能够否定它。我并没有说在今天的苯教里面,有所有大圆满的心部、界部、窍诀部的教法,我并不认为是这样,但是在苯教里面,有一个《象雄年居》,它是属于大圆满教法的,我们不能否认这一点。它里面有十二个要点,有十二个偈颂。这是他们原本的教法,但并不是说他们有原本的一个完整的书,这个教法是由朗协罗波这位上师说出来的,他是从东巴辛饶的一个显现达比舍扎那里获得这个传授的,所以他具有这个教法,他也把这个教法传给了他下面的弟子,我们也可以从敦煌文献当中获得确证。所有的这些西藏和汉地的学者都会认为敦煌文献都非常重要和准确的,而在里面也有一些解释,也就是讲解朗协罗波上师是怎样传授过大圆满教法的。

 

比如说,松赞干布曾经有很严重的神经方面的问题,有很多西藏和汉地的医生都想要医治好他,但是都没有成功。在藏王的传统当中,总是会有两位官方的苯波教的上师,就是从松赞干布到最后一位藏王,他们总是会有两位苯教的上师,这是藏王的传统。即便是曾经有莲花生大士在的时候,他们也是遵守这些传统,就是藏王也学习莲师的教法,同时,他们在官方上还会有两位苯教上师。比如说如果有一个国王出生了,应该是由苯教上师命名,而不是佛教上师,这个名字是由苯教上师取的。比如他们用古代的象雄语命名,就是说国王的命名权是这些苯波上师的,所以这些藏王们都有很奇怪的名字,但它们实际上都是象雄名字,它里面都有非常具体的一个意义的解释。

 

当时松赞干布也有两位官方的苯波上师,他们就说,“国王有这个病,是一种苯教的法术导致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杀了最后一位象雄国王(李迷甲),然后西藏就统治了象雄国的土地,所以,有一些非常强有力的象雄苯波上师给他施了法术。如果要克服这个疾病,一定要去找这位施法的苯波上师,他就可以帮你解除这个法术。后来他就派人去西藏的西部地区(古属象雄),去找这个苯教上师,到处去找的时候,最后找到了最后一位象雄国王李迷甲的个人上师朗协罗波,然后把他请到了中藏。朗协罗波就做了一些仪轨,然后松赞干布的病就好了。松赞干布就对这个苯教上师就非常尊敬,他就在中藏靠近后藏的地方那里,给他划了一小片地方,他就说,这个土地是永世给苯波的地方,所以苯教就一直在这个地方存在着,即使过了几百年,但是这个地方一直保留着苯教的传统。

 

所以这个非常著名的苯波上师朗协罗波,他来到西藏,他教导大圆满教法,他也用藏文将《象雄年居》写下了,同时他也写了一些注解,整个系列就叫作《象雄年居》。我本人百分之百确信,(苯波大圆满)在松赞干布的时代是有的,因为这个在敦煌文献里面有所记载。我就说:“你们不能否定存在的东西。但是你们不用担心说大圆满教法是来自苯教的,实际上大圆满教法在不同的劫数里面都被传授过。在不同的年代里面也曾经消失过。”

 

但是噶饶多杰上师,他就像释迦牟尼佛的化身一样,把所有这些重要的大圆满密续都复述出来,我们就又有了大圆满的心部、界部和窍诀部了。这就是噶饶多杰上师的一些历史,非常重要。噶饶多杰上师整个一生都传授了大圆满教法,最后噶饶多杰上师也显现了虹光身。在那个时候,他就留下了《椎击三要》,这三句话,就好比大圆满教法的一把钥匙,是说我们如何学习、如何传授、如何修持大圆满教法的。所有的这些都应该根据《椎击三要》来进行,《椎击三要》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文殊友获得这个《椎击三要》的时候,他后来又把噶饶多杰上师的所有教法都收集起来,所有这些噶饶多杰上师的教法并不是他自己编出来的,而是说他把久远过去的十二位本师的教法复述出来,把这些密续复述出来,现在就有可能去阅读和学习了。

 

  在噶饶多杰上师的年代,是没有大圆满密续的,只有这些所谓的年居,也就是只有少数的几句话,没有文字记录。比如说我给你们一个例子,有一个年居在文殊师利的密续当中,文殊师利密续里面有很多的语句,但其中有一个密续叫做“耶西密基特玛美”,它就只有这句话,这就是年居。年居就是只有几句话,这时候即使发生了一些情况,我们没办法去学习教法,不能去念,不能去学,不能去看,就像是“文化大革命”这样的一种情况,这种情况是经常发生的,发生了很多次,这时候,文字的教法就会消失了,但是年居用口传的教法,它是能够传下来的。

 

  年居在个体的知识经验当中可以存在,而不依赖于书本。比如说有人有这样的知识经验和领悟,他们不会在外在展示出来,但是当他们给另外一个人传授,另外一个人有兴趣的时候,他们就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来传授,这样领受的人就可以去领悟、学习、修持,所以有很多这样的年居存在。比如在大圆满心部里面有直指的内容,有十八种不同的直指方法,在这些直指的方法中,其中有一句就叫作年居,所有文殊师利的一个密续里面有这样的一句话,就是“耶西密基特玛美”。“耶西”意指“本智”,“密”意指“眼睛”,“基”意指“唯一的”,“特玛美”意指“清净”。“唯一清净的智慧之眼”,这个年居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听到这个年居就会去思维它是什么意思,有一些人听了这一句话也许就能够醒悟过来,能够获得这句话的智慧,这就是一个年居的智慧。

三要与大圆满三部对应

  但是当时的年居不是密续,当时没有密续,密续是由噶饶多杰上师复述出来的。也有记录这些的历史,当时他传授了什么样的密续和教法,把它记录下来也就成为密续。噶饶多杰上师写下了很多的内容,对于文殊师利的一些密续,噶饶多杰上师也写了一些注释,他是以学者的方式编写了这样的一些论释,也有这样的一些噶饶多杰上师的教法。噶饶多杰祖师的大部分的这些教法文殊友都把它们收集起来了,他把它们划分为三部,所以当我们学习大圆满教法的时候,我们会说大圆满教法有三个系列或者三部,为什么是三部呢?因为他们是跟噶饶多杰的《椎击三要》相应的。

与第一要对应的大圆满心部

  噶饶多杰《椎击三要》的第一要就是直指心性,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所谓的直指就是说,上师让弟子明白到我们怎样进入到心的本性,怎样从心进入到心的性,非常简单的方式就是修上师瑜伽:我们观想白阿明点,这是通过心来进行的,然后我们通过放松,彻底地放松,就进入到上师瑜伽的状态,这就是一种直指的方式。有很多种直指方式,但无论如何,我们最重要的是首先要进行直指,让我们明白我们需要安住在我们的本性当中。怎样安住在我们本性中呢?是通过修法来做到,这就是直指。那么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一系列的教法叫作大圆满心部——“森得”,“得”就是一个“系列”,“森”就是心,当我们讲到心的本性的时候,它叫“森尼”,所以大圆满心部的“心”就跟“相对的心”和“心的本性”两者都相应,“相对的心”和“心的本性”两者都是状态,我们如何能够进入心的本性状态?我们在大圆满心部中有一系列教法。

 

  现在在西藏的传统里面,比如很多宁玛派的寺庙当中,有很多大圆满的上师,他们都在学习,都在修大圆满等等。但大多数今天的上师,他们所追随的都是大圆满的窍诀部,实际上是第三部,不是第一部的心部。为什么他们大多数都专注在大圆满窍诀部里面的呢?因为曾经有很多重要的伏藏师,他们发掘的这些伏藏教法都是大圆满的窍诀部,也就是第三部。他们所做的直指是非常简单的方式,不是很细节具体,因为它是属于第三要里面的内容,不是第一要的心部。那么就有这种(注重窍决部的)倾向、态度。

 

  在古代东藏有一个噶陀寺,它在我的家乡德格那边。噶陀寺学习心部、界部、窍诀部都是非常著名的,都是非常精确地去学习三部教法。曾经有很多非常著名的学者,尤其是修行者。所以噶陀寺很多重要的上师,他们会以“仲巴”命名,如“噶陀仲巴”、“仲巴南卡”等等,他们在教授大圆满的心部,然后修法,然后写了很多教示,有很多代都这样做。后来这些仲巴都变成了转世活佛了,这样的话,这些寺庙就比较重视这些转世了,对这些转世很感兴趣,因为你有一位重要的转世活佛的话就会变得很著名。然后一个活佛转世两代之后就更加的有势力了,所以这跟只有一个仲巴是不同的,一个仲巴只是一个平常的修行者,生命结束后就变成另一个仲巴

 

  这个转世制度是噶玛巴之后开始的。在噶玛巴之前是还没有这种官方的转世制度的,我们只是会认为他是某一个人的转世,就是我们会这样相信,但并没有一种官方的认证制度。而这种官方活佛的转世制度是从噶玛巴开始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噶玛巴有非常神奇的事情,他变得很著名。第一世噶玛巴有很多的弟子,第一世噶玛巴准备离世的时候,他的这些弟子就非常担心,他们说您要离世了,我们怎么办呢?这些弟子们都很难过,然后噶玛巴就说,“你们不用担心,我还会回来的。”他们就明白了噶玛巴会重新回来,会乘愿再来。

 

  当第一世噶玛巴去世之后,就出现了第二世的噶玛巴,也就是很著名的噶玛巴希。在西藏南方岗波地区有一个小男孩,他就一直说:“我就是噶玛巴,我是噶玛巴……”然后就变得很出名了。人们就去寻找他,包括噶玛巴的弟子也知道了,他们就组织了一些人,包括和第一世噶玛巴住在一起的这些人,包括一些喇嘛,他们去认证,把他认证出来了。因此第二世噶玛巴就变得非常出名,就是他不是一般人了,而是证悟者。所以这个(转世)传统就变得非常有势力,而其他的教派,比如萨迦派、宁玛派等就看到他们怎么样转世的,他们也希望他们的喇嘛也有转世,后来包括格鲁派达赖喇嘛、班禅喇嘛等等都开始学习这个转世制度了。所以噶玛巴是最早的这种转世制度。

 

  但并不是说所有的转世活佛都是这样的,否则就非常好了,但现实并不是这样。大多数的寺院,他们对于寺院的发展,包括对于金钱供养方面更加感兴趣,所以当他们有了一个转世活佛的头衔之后,他们就会做一些非常盛大的仪式,其中有一些是不怎么样的,有一些是展现出转世的功德的。有一些比较笨一些的转世有两个上师,经常被他们上师教训,长大之后还是笨笨的,他们就放弃他了(众笑),他就没有展现出转世的功德。所以我们了解这点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有的人一听说是活佛,他们就跑过去了,说是某某的转世,什么什么名字,名字很好听,但是这个名字不起作用(众笑)。无论如何,噶玛巴是非常好的。噶玛巴希的转世让炯多杰是第三世噶玛巴,在大圆满窍决部的法脉传承上师里面也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其他人,他们就这样去学、去复制噶玛巴的转世,这是一些相关的历史。

 

在大圆满的心部里面,它主要是和直指这方面有关的。我开始在意大利传授大圆满的时候,因为有人对这个教法感兴趣,我也觉得传授大圆满教法很重要,我也明白有这样的人,他们对于证悟感兴趣,我自己也明白大圆满教法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也教授大圆满教法。一开始,我也按照传统的方式来传授窍诀部,当我开始传授窍诀部的时候,一开始这些弟子都很高兴,觉得很好。但是,大概过了两年之后,我就观察一下,检查一下我的这些弟子对这些知识经验的掌握程度怎样,但是大多数弟子都只是在这种很好的幻想当中而已,我就明白这样做是不行的,然后我就想该怎么办呢?

 

我就想在噶陀寺里面曾经有很多的仲巴上师,他们在学习大圆满的心部、界部等等,我也只是接受过大圆满心部、界部的传承而已,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怎样具体去修,然后我就明白我一定要学习大圆满的心部了,然后我就把大圆满心部的书、密续拿来看。我就研究这些噶陀寺的仲巴,他们是怎样学习和修持大圆满心部的,我用了很长时间去研究,然后我就开始传授一个大圆满心部的法会,当我开始教授心部的时候,过了一年之后,我就发现大多数弟子对于大圆满的知识经验都变得更加具体了,我就觉得很好,我就觉得也许两三年之内我只是教授大圆满心部。

与第二要对应的大圆满界部

后来我觉得大圆满界部,我也只是获得了一个传承而已,我便把大圆满界部法传授下来了。(因此)所有的(大圆满)三部我们都具足。大圆满心部(森得)是从心进入心的本性的一系列教法,一系列的密续和很多相关的教示。第二部就是大圆满的界部(陇得),是和噶饶多杰《椎击三要》的第二要相关的,噶饶多杰的第二要是说:你不再停留在疑惑当中,也就是确信无疑。

 

比如说,如果你想要发现你的本性,也许你发现了,也许你在想:可能还没有发现吧。这样的话,你就落入到了疑惑当中,如果你在修法的时候还是有疑惑,就没有办法产生它的作用,(因此)你一定要有非常确切的信心。(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有很多一系列的教法跟这个领域是有关的。大圆满界部(陇得)的“陇”就是指“空、虚空”的意思,“得”就是“一系列”,“虚空的系列”就是指界部。那么,为什么是虚空呢?因为虚空就是显现的一个空间,比如说,如果我们看到一个显现出来的物体,这个物体就一定是在虚空中显现出来的。所以界部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当我们在修持大圆满界部的时候,在这里面我们会运用到身体的姿势、呼吸,以及很多凝视的方法。当我们在使用这些方法的时候,就会有所显现。

 

尤其是说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所讲的“相”,“却尼阿松就是指法性现前,“达玛达”就是法性,就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的本性它没有色相,但是它具有无尽的潜能,当这种潜能在我们的面前以可见的形式显现出来的时候,我们不落入二元分别。有时候当我们落入到二元分别里面,就会阻挡这种潜能的显现,就不再会显现出来了。所以在大圆满教法里面说:非常重要的是我们首先要具足这样的一个基础。这个所谓的基础,就是说我们已经认证了自己的本性,我们已经处于禅观的状态。我们要确切地了知到,自己具有这个基础。这样的话,当任何的显现出来,如果它是可见的或听到的,任何的这种经验出现的时候,我们不会落入到二元分别。因为我们已经具备了禅观的知识经验,我们就不会再落入二元分别。因为二元分别,它是处于时空当中的。

 

比如说,我在这里,我看到听到外面的什么东西,这就是二元分别;如果我们处于禅观当中,就没有主客的分别。因此我们需要有这种确切的基础,然后我们就说,在虚空当中就会显现出这样的潜能。这就是大圆满的界部。“陇得”就是说,当我们有这样的一些现象的时候,我们不会落入二元分别,没有主客的分别。我们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跟这些现象同时存在。这就是大圆满的界部。

 

在界部的历史里面,所有的这些大圆满界部的上师,他们有很多代都显现了虹光身,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修法是说,让我们的潜能显现出来,然后我们不落入二元分别,我们认证出我们的本性,我们所看到的就是元素的本质精髓,但是我们有不净的这种状况,我们有肉身存在,即便我们有这种不净的肉身,但我们并没有二元的分别。当你没有二元分别的时候,在这种知识经验当中越来越深入的时候,它们就会融摄起来,这样的话,我们的肉身就会融入元素的本质精髓之中,身体就消失了。这就是莲花生大士和无垢友尊者,他们所证悟的大迁转身。所谓大迁转,就是说他的肉身已经融入了他的本质精髓当中,所以身体不会再显现出死亡,这就叫作大迁转。

与第三要对应的大圆满窍诀部

即便我们没有进入这种状态,(我们可以修脱噶和仰滴的教法。)脱噶和仰滴教法,在大圆满的窍诀部的教法当中,是《椎击三要》第三要的教法。窍诀部的所有教法,都是秘密教法,我们要对它保密,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当人们有非常确切的、百分之百确信的本性经验的基础时才能去学习。如果没有这样的基础就去学习,就会把他们证悟的可能性一辈子都关闭了,这样的话就要等到下辈子才有机会,这样就不好了。所以,真正严肃的大圆满上师,不会随便传授大圆满的脱噶和仰滴的教法,即便在传授的时候,也会跟弟子讲得很清楚,就说如果你确实具有这样的一种能力,你就可以来参加、来学习,否则你就不要来参加,这是严肃的上师要告知弟子的。

 

我是从蒋秋多杰上师那里获得这些教法的,当我和他学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你应该尽可能地通过修彻却,把你的状态融入这个状态之中,当你百分之百确信,你具备了彻却这个修法的基础之后,你就可以去修脱噶了。”脱噶是怎样的一种修法,我当然已经获得了它的教示,但是我并没有去修。所以很多年以来,我从来没有专门去修持脱噶修法,我只是修大圆满彻却修持了很多年。有一次,就是多年前当我在意大利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面我回到了西藏蒋秋多杰上师的地方,在梦里面蒋秋多杰上师还在那边活着,他就问我,“你是从哪里回来的?”

 

我说:“我是从意大利回来的。”他就问:“意大利在哪呢?”我就说:“很远的地方。”因为蒋秋多杰上师他并有多少现代地理知识的概念。然后他又问:“你在干什么呢?”我就说,“我一直在尽可能地修持大圆满教法,尽可能地融入到禅观的状态当中,我是按照您的吩咐来做的,我还有一些弟子,我也在把这些教法的知识传授给他们。”他就问我:“你的脱噶修的怎么样啦?”脱噶就是很重要的窍诀部的教法,我就说,“我从来没修过脱噶。我只是知道怎样修,但是我从来没修过。”他就说,“你应该要修了。”我说:“我没有修是因为我不确信我的彻却的基础是否足够,因为在身体和能量方面,我修的时候还是不确信我能够完全的融摄它们。”但是蒋秋多杰说,“不是的,你应该要修了,这个很重要。”然后我就说,“那我就去修吧,但是我不太确切知道应该怎样去修。”他就说,“你上这个山头,在这个岩石的顶部,那里有一个洞穴,吉美林巴尊者就在上面,你去找他。”

 

我就很吃惊了,因为吉美林巴尊者是200多年前的人了,但是我没有再跟他问什么了,他就说:“你马上上去去接受这个更重要的大圆满的教示。”我就说,“好吧。”他说,“你现在去。”我没有再跟他争辩什么,然后我就开始去爬那个石头。在那边有个大石头,在石头上面写的所有的都是藏文文字,上面的文字是一部大圆满的密续,但我没办法把它全部读完,只是读了几句之后,我就觉得我有西藏人的这种习气,我现在就踩在这些密续上面,会积累一些不好的恶业,我就很担心,因为这一点是西藏人的习气,西方人是无所谓的,他们没有这样的顾忌,可我怎么办呢?所以我就一边走一边念着百字明往上爬,最后我爬到上面,有一个石头,在这个石头上有着关于这个密续的标题——恰确宁布。我就记起了这个密续的名字,但是具体的内容当时并没有记住。

 

有一条小路在上面,我就往那边走,在那旁边有一个洞穴,我就来到这个洞穴这里,当我往里面看时发现,在洞穴的中间,有一个白色的石头,在白色的石头上面坐着一个小孩子,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不满10岁的小男孩,穿着很不错的衣服,大概是蓝色的类似半透明的服饰,这个小男孩有着长头发,头发在头顶上也盘了一下,我又往里面看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呢?但没有看到其他人,就这个小男孩在里面。我就很奇怪了,我觉得吉美林巴尊者不可能是小孩子吧,但是我的上师告诉我,要来这里找吉美林巴尊者,所以我一定要表示尊重,也许他就是吉美林巴尊者的一个化现,然后我就双掌合十慢慢地走了进去。

 

这个小男孩就看着我走了过去。当我走进前去的时候,我就说,“我的上师让我来你这里领受教法。”这个小男孩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从他的发髻里面拿出了一小卷纸,他把这个小纸卷拿出来就开始念了,里面有这个密续的名字,还有一些偈颂,当我在听这个偈颂的时候,就非常惊讶,我就知道,他确实是吉美林巴尊者的一个化现,我当时非常惊讶!然后我就醒了过来。这样我就在没有办法在梦里看见蒋秋多杰上师了。

 

在这之后,我就想,现在非常重要的是我要开始修脱噶了。包括这个密续。我就在所有的大圆满密续里面找,确实找到了这样一个教法,它是跟仰滴有关的,它是一个非常大的密续。小男孩念密续标题以及偈颂的时候,我就记得它确实是属于吉美林巴尊者的一个伏藏教法,是大圆满脱噶的一个教示,我就知道它非常的重要,马上把这本密续抄下来,一遍一遍地学习,开始修脱噶。但是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就是说,我只有在早上有空的时候才修。可是过了不长时间,这个教法就在我的梦里面出现了,这样的话我就变得很自由了,我可以在梦里面修脱噶,也有了很多脱噶修法的经验。这是一个例子。

 

大圆满的窍诀部,是跟噶饶多杰上师《椎击三要》的第三要有关的。第三要就是说当你有百分之百的对于本性认识的信心时,你应该如何去做呢?你现在处于这种状态融摄你的身语意这一切,这个就是(窍诀部教法)真正的含义。你持续地保持这种信心,所以大多数的窍诀部的密续教法都是在这方面进行的,跟直指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摘自2015年7月12日 阿底瑜伽教法法会文字第二场P2-9

 


标签:大圆满 南开诺布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南开诺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