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54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   阅读:133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从一开始自圆满:如果你试图要通过勤勉来达成它,你将改变我。你不能通过践行一条修道来到我这里,你不能通过追寻来找到我,你不能通过自我训练来净化我。”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54期)


2020年6月20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54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如梭

中文校对:Xiaolan

英文校对:Xiaolan

藏文校对: 慈悦 

   编     辑 :晨曦 

   审     定 Xiaolan  

 

 

 

目录

2.6.2.5.4说明大圆满对于那些不适合者无效果的章节

2.6.2.5.5说明没有可修之见的章节

三种觉知 

2.6.2.5.6说明没有誓言可持守的章节

2.6.2.5.7说明没有要去求取的修行根器能力的章节

2.6.2.5.8揭示万法的基础何以是普作王的章节

课后答疑

 

好,我们现在开始阿底上师瑜伽,唱金刚歌。(略)

 

我们今天继续学习《无上之源》。

 

 

2.6.2.5.4说明大圆满对于那些不适合者无效果的章节

 

“谛听,大士!无造作之状态正是我之体性。我不造作:对我来说,从一开始,一切都已圆满成就,我于此中即是无造作。因为这是我之体性,在这一点上不存在要施加有为造作的问题

 

我们老说造作,造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造作就是有为,所谓的有为法。有为法当然是相应于无为法来说的。什么是无为法?释迦牟尼佛证悟的时候,就说“深寂离戏无为法”,就是说他已经获得了甚深的寂静光明的离戏(就是超越概念)的教法。当他表达出来的时候,没有人能听懂,所以他要到寂静的山林里面自己呆着,这是他最开始的一个感受。所以我们就知道所谓的无为法,就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超越时空,超越二元,超越缘起法的所谓的真如实相。这个实相一直本具在一切的现象当中,一直本具在任何的众生之中,并不需要你去寻求,去制造,去生起,去努力,去专注等等任何的这种方式。因为它是我们本有的状态,而且它甚至不在时空当中、时空的层面,也就是说它不会变化,因为唯有进入到时间当中,才会有生老病死,才会有成住坏空。它不生不灭,怎么可能变化?可是你又不能说它不存在,因为它的存在又不是我们世俗谛或者说我们普通的没有证悟的众生的境界当中的存在,比如我们说这个桌子存在,这个房间存在,我有这个房间,我有这个桌子。

 

我们说的所谓的实相的存在,并不是这个层面的存在。有的时候语言无法表达得很准确,因为你用的都是存在这个词,或者有或者无这些词。有和无都不足以表达,因为有和无都是凡夫的境界当中,凡夫的语言在表达这些有和无。所以当龙树菩萨在讲中观的时候。他就说了“八不中观”不生不灭等等这些,他只能用“不”来表示。所以我们就知道没有造作的意思就是无为法。这一点非常的重要。很多人总以为无为就是我什么都不做,就像他以为看了一些道教的经典啊,清静无为,什么都不做,对什么都不反应,自己像一跟木头、一块石头一样,“冷水泡石头”,啥都不起作用,不起对待心,不起分别心,他认为这就是大圆满。也许在某个方面、某个面向当中有所相似,比如说大圆满也是不分别不造作的状态。但是它不是你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什么都不起分别心,不去起作用,不去对待,这就对了——这是不够的,你这是在模仿无为法。你得发现心的本性的真实状态。所以很多人在这方面走入误区。好,我们看下一段。

 

(念诵原文 略)所以它在这里再次强调不要去改变它。如果你改变它,你就会改变我,因为我就是它,一切之源。一切存在诸法就是我之体性。

 

“谛听,大士!我之体性不变,如果你对此禅修,你就是在试图修正和改变它。”因为我们一般说禅修,英文叫meditate对不对?你总是去思维啊,因为meditate 意思是思维、冥想、修正,禅修嘛总是在修改一些东西。所以我们要的不是禅修,我们要禅观,不二禅观。因为修总是有一个主客对待的状态。

 

“我从一开始自圆满:如果你试图要通过勤勉来达成它,你将改变我。你不能通过践行一条修道来到我这里,你不能通过追寻来找到我,你不能通过自我训练来净化我。”什么叫自我训练呢?self -training,就像很多古代的修行者,包括现在有很多人还在这么做,各种自我训练,主要指的是约束自己的身语意的各种方式,种种的苦行。身不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吃什么,语不可以说什么,意不可以想什么等等。认为可以通过这些来净化我,这也都是错的。

 

“对我不要持有任何的见:我超越了对境,不要踏行”,踏行这个词不太对,是践行,tread the path,“不要践行一条修道来达至我处”。就是说我本来就是你所以你想通过走一条路或者说踏上一个修行之道来找到我,这是做不到的,我超越了修道没有一个道,就是这样子。不要通过修持来净化我,我超越了障碍。”有很多人总有这种要净化的概念,总是说我要身清净、语清净、意清净,身语意清净,然后我修大圆满法就很容易成功了。殊不知这样的见地和行为已经是大圆满的障碍。我们没有什么要去净化的,我们只需要发现所有的现象当中本具的真相而已。

 

我们一直在讲这些话,但有些话我翻来覆去讲很多人就是听不懂,就是震耳欲聋(但)充耳不闻,就是这样子。虽然震耳欲聋,但是充耳不闻,因为他总是想着以前的那一套。这是非常非常典型的一个现象,有大量这样的人。他们不明白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崭新的修道,是以前从来没有认识过的。就算你以前所谓学了各种这样、那样的大圆满,但是没有人跟你讲这样的方式。无上之源是什么样的方式?是诸佛之本体在直接开示,明白吗?甚至不是一个某某佛在开示。是诸佛之本体,是一切现象之本体,所以叫无上之源!大家不要以为这就是某个佛在讲,它是一切佛的来源。

 

很多人总是自己树立一些规矩,然后自己来告诉自己应该怎么修大圆满。我认识很多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总是说,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为什么我不懂?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我还是不能稳固我的心性?为什么我还没有发现明觉?等等。因为你还在抱持以前的那些见、修、行,就是这样。

 

“我无所住,也不能成为一个心意可以指向之对境。”记住这句话。它不能成为一个心意可以指向之对境。我无所住,我没有住在任何地方,我没有停留在任何一个空间的某个点上,就像金刚经上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它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心意的对境或者心意指向的一个对境,语言指向的一个对境,逻辑,心意,概念等等。

 

“我没有繁复的概念,且超越思维之对境。”好多人把大圆满想得特别特别特别的复杂,高推圣境。所以,当我跟他进行直接的这种引导或者直指的时候,他无法相信——“那么简单吗?怎么可能?”所以,这里说,我没有繁复的概念,繁复就是复杂的概念。超越了思维的对境,它不是一个可以思考的东西。因为很多人学了显宗啊,学了金刚乘啊,尤其是学了五部大论啊、中观啊、唯识啊,他们的思维变得非常的复杂。思维复杂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当你把觉性想象为通过各种概念的思维判断分别来抉择的一个什么境界,而不是一个现量的心的本来的具足的状态的时候,这样你就离这个道越来越遥远。

 

(念诵原文 略)这些所谓的要舍弃或者阻碍它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就是舍弃直接认识大圆满的这个本性或者阻碍这样的修行之道,这样直接之道的人,他们要等三劫才能再遇到我。因为他们要舍弃的就是我之体性本身,就是我本身。

 

2.6.2.5.5说明没有可修之见的章节

 

(念诵原文 略)“大圆满之见不可禅修,因为我心之功德品质是清净圆满识的殊胜功德品质。因此,无需自我牺牲来证得它们”,自我牺牲就是各种苦行。(念诵原文 略)

 

“因体性全然纯净,此根本状态不需净化。因从一开始就是纯净的,它不需要被净化。因为一直为自圆满,不需勤勉来获得它。即使寻遍所有的地方,也不能发现不净,一切皆显现为永远贤善之根本状态。”什么叫做一切显现为永远贤善?永远贤善就是普贤王如来的意思,普贤就是always good,永远是好的。世界上不存在永远是好的东西,所以他一定是超世间的。没错,普贤王如来指的是超越凡夫的世俗谛的一切现象的本质。因为他是本质,所以我们看不到,就是这样。因为我们去往外找,没有去发现体察或者体验觉察一切现象的本体,也就是我们的心。

 

“从一开始,显现为六根尘之诸法也是此体性,而非其它。凡试图禅修并努力要证得此状态者,就如一个盲人徒劳地追逐天空一般。”所以,这里说显现为六根尘之诸法也是此体性。什么叫六根尘之诸法啊?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的对境——色身香味触法。它们的本质,它们的体性(体性就是它们的本质的意思),本性,也是这个无上之源。所以呢,要努力地证得这个状态,就好像盲人追逐天空一般。以前好像也说过这个比喻。很多人认为所谓的大圆满的实相,它是脱离这些现象而独立存在,这是我们的一种偏颇的想象。实际上,一切的现象的本身都是觉性当中的显现,它们不但是觉性当中的显现,而且它们就是觉性本身。这一点我们很多人无法理解。

 

三种觉知 

 

它们的体性,它们的本质是这样,你仔细地分析每一个现象,你去体察,你去观察,任何一个现象一定是从你的觉性中生起的,从你的知当中生起的。这个知有可能是不同层面的知,有的是这种普通的知。就像凡夫:我知道我渴了,我要喝水;我知道我面前有手机。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知,这种知是怎样的?当然这是有概念的。有水,有我,有手机,有电脑,这些叫概念。概念意味着什么?能所对立。那就是轮回的状态,对不对?因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这个对境我喜欢,我就会贪婪;我讨厌,我就会拒绝,就是这样。这样就构成了轮回,因为这些情绪烦恼,它就会有业力结果。业力就意味着轮回,意味着幻相。但是我们这种觉知的话,这种知,这是最粗大的这种二元的知,都谈不上觉知,但是我们有的时候也可以说是一种觉知,因为我至少知道我面前有一个手机,对不对?

 

但是还有一种叫禅修的觉知,就是我进行一种训练,我训练自己时刻努力地观照自心:我总在训练自己,我现在在听课,我现在知道我坐在椅子上,我现在知道我在听《无上之源》,我现在知道自己身语意处在什么样的状态,就是对自己的一个观照,就像照镜子一样地照着自己。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有一种能所对立的状态,有一个我在观察自己,是不是啊?但这是第二个层面的觉知。刚才我已经说了两种觉知,一种是普通人的觉知,就是任何一个大街上的人,你问他:你在干嘛呢?他说我在走路,这也是一种觉知,对不对?

 

第二种觉知,刚才我已经说了,就是南师说的,我们要保持觉知的这个觉知,这意味着对自己的一个观察、观照,观照自身、观照自心、观照自己的身语意,我在做什么。就像照镜子一样,我在照镜子照着自己。但是照镜子当然还是主客对立的,有一个我在照镜子,你还没有成为镜子本身。因为你在照镜子。所以你还是有个主客对立,主客对立仍然在轮回当中,虽然这是一种很好的禅修,甚至比一般的什么念咒、观想、念佛都重要的多,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叫做保持觉知。

 

但是还有第三个层面的觉知,这个叫做本来觉知,或者叫明觉。明觉是什么呢?“啪”!(老师突然拍掌)比如我拍了一个掌,大家都听到了。就在我拍掌发出这个声音的这一刹那,你能不能观察到这一刹那发生了什么?“啪”!(老师又突然拍掌)这个刹那发生了什么?其实也很简单,这是很普通的一个现象,因为我是突然拍了一下掌,把你从刚才的各种念头当中中断了,然后你就知道这件事情,就简单的知道而已。最最第一个刹那发生了什么?就是单纯的知道而已,知,这个知,最最第一个刹那,就像我喊“呸”!一样的,这个刹那发生了什么?最最开始的第一刹那,就是单纯的知道而已,知而已,是不是?有没有分别说我在知道他在拍掌,还没有吧?“啪”!(老师又突然拍掌)也许我拍了第三下,你已经有这个概念了,所以我不能再拍了,最多两下。所以我们会用不同的方式。

 

但是你回忆一下,刚才第一个刹那就是一个单纯的知道而已,没有说我在知道什么。没有一个概念,没有一个标签,是不是这样?就是一个单纯的知道,一种赤裸的觉知。之所以叫赤裸,之所以叫单纯,或者叫纯粹,因为它没有一个对境,没有说我在知道什么。但是,由于我们长期有人类的这种习气或者概念,或者习惯,或者认识、知识、头脑这种见解,第一刹那过去了,也许连一秒钟都不到,半秒钟都不到,立刻被第二个刹那的概念就盖住了,就是说“啊,他在拍掌,他在喊‘呸’,他发出了一个很大的声音”。这就是第二个刹那的事情,是不是这样呢?那第三个刹那就开始进一步的想这、想那啦,一定是这样,因为没有人能停留在第二个刹那。第二个刹那就是说“他在拍掌”,你不可能一直停留在他在拍掌这件事情当中,你一定会想:他怎么又拍掌,他怎么又直指,他怎么怎么这个那个,哎,我又没听懂,啊,怎么怎么样。反正所有的人没有人能够逃得过这三个刹那,有人不是这个经历可以告诉我,百分之百是这样的。

 

这三个刹那就解释了一切,轮回和涅槃都在这三个刹那当中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大圆满讲三种无明,第一种叫原始无明,原始无明就是说,比如说刚才我突然拍了个掌。我说的是突然啊,因为我已经拍了好几次,你已经有一个概念去判断了,但是当我没有事先预告的时候,突然拍掌或者突然喊一个 “呸”,或者突然拍桌子的时候,你第一个刹那,就是一个单纯的知道,所有的人都有这个觉知,就算一个猫一个狗,它都有同样的这个觉知。但是,猫和狗听不懂我们说话,所以没有办法接受直指。现在你们能听懂,所以我就告诉你,那个第一个刹那你只是单纯的注意到,我们甚至说注意到或者说发现。

 

为什么说发现?因为这样的觉知,在每一个现象当中都存在。你现在看到你桌上有一本书。你想想这件事情,你看到你的前面有一部手机,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当中,它的最细微的本质是什么?当然就是一个纯粹的知。这个知上再产生的第二刹那、第三刹那。我们的各种无明,第一刹那如果你没认出来这个就是你的心的本性,纯然的觉知,赤裸的觉知,没有对境的心的本性这个觉知,你如果没有认出来,这就叫原始无明。你这个无明的状态没有被打破,叫原始无明,或者叫根本无明。

 

第二个刹那叫俱生无明,你已经主体和客体同时产生,也就是说你说你发现我在拍掌,这就叫俱生无明——主和客同时生起。但这个时候,我们称之为一种明性啊,不是明觉。明性是一个更次一等的词,记住这句话。不叫明觉,明觉是究竟的状态,就像刚才我拍掌的那个刹那,如果你发现了这个单纯的觉知,绝大部分人没有发现。如果我不怎么讲,很少有人能发现。那么第二个刹那就叫俱生无明。第三个刹那开始判断思维分别,甚至有情绪有造作,甚至有行为的话,这个就叫遍计无明。

 

所以这三个无明,三种刹那也代表三种觉知,是不是啊?第一刹那,你认出来叫本觉,本来觉知,赤裸的觉知。第二个刹那叫什么?禅修的觉知,禅修的觉知当然就是跟我们的明性有关系。因为没有太多的分别,这就叫明性,但这个明性如果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头脑的分别判断思维,完全赤裸,赤裸的明性就是明觉。但是由于它没有完全赤裸,已经有概念“啊!他在拍掌”,但是没有进一步的判断思维分别,烦恼没有现起,所以这就是一般的觉知。第三个层面的觉知,就是凡夫的觉知:啊,他在这个、那个。这样的觉知,就是从客厅里路过发现你在听课的你的妈妈爸爸他们也一样有,所有的众生都有这样的觉知。就连一只蚂蚁,你吹一口气,它也能感觉到。

 

但是大家不要以为这种凡夫的觉知或者说这种禅修的觉知和这个本觉,它们有多么大的鸿沟,没有!《无上之源》一直在讲一切的现象都是我的体性。凡夫的觉知也好,有一点禅修的这个觉知或者叫做一定的明性也好,它的本质仍然是我们的无上之源,我们的赤裸的本觉。如果你发现这一点,你不光是理论上头脑上发现了理解了,你现量能体验到这个状态。这意味着你不再停留在这种粗大的二元分别的概念当中,这种思维的状态当中,你的这个心意识慢慢地会收摄在这个,金刚乘叫根本净光心,有的人翻译成净觉。今天我看一本书嘉瓦仁波切的《大圆满》,丁乃竺翻译叫净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翻译成净觉。据说他咨询了那个法护,台湾的一位挺著名的藏文翻译,丁乃竺咨询了他,Rigpa 日巴——明觉,他们翻译成净觉。可能他们很喜欢金刚乘,所以什么都喜欢说净不净的。Rigpa里的 rig就是明嘛,持明叫rigzin 仁增,所以Rigpa也就是明觉。因为它是有所谓的光明的面向。它既是空性,又具足光明,就是这样。在金刚乘当中称之为根本净光心,因为他们认为是最细的,或者是最细风心。实际上是一回事儿。

 

有时候我讲这些,讲着讲着就讲多了,然后发现时间又过去了。我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讲这些?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听过很多遍,但是我不确定你们是不是非常的清楚。如果你真正的清楚,真正的明白,真的,你从每一个现象当中都可以处于明觉当中。这样的众生,我们称之为持明者,你是不是这样的众生?好吧,我们继续看。

 

2.6.2.5.6说明没有誓言可持守的章节

 

(念诵原文 略)“如此这般[其人守护了四种誓言]:无有、遍在、唯一以及自圆满,超越了任何要守持之誓言。”遍在就是平等,自圆满就是我们说的任运。(经常用)无有、平等、唯一、任运,这里用了另外的词,意思是一样的。无有,遍在就是平等,唯一,自圆满就是本自圆满,也就是任运的意思。记住哈,这四种大圆满的誓言。什么叫无有?无有就是没有任何实有的一个所谓个体存在,没有任何的时空当中的一个实有的东西存在。一切看起来存在的这些时空当中的世俗谛的一切的万物,都是我们的无上之源的本性的能量的展现。它们的本质是平等、清净、空性、光明,而且它们这个本质遍在一切处,是平等的。它也是唯一的,没有第二个,都是一个。而且它也是圆成的,自圆满,也就是说本自具足的,不是说通过什么造作出来的。所以,这当然超越了任何要持守的誓言,因为我们一般的誓言就是说,我发誓,我要每天念一千遍金刚萨埵等等,对吧?我要念多少多少遍莲师心咒,这都叫做要持守的誓言。可是大圆满讲的大圆满的究竟的誓言,这就是明觉本身!没有别的。

 

“于我,一切之源而言,无需誓言要持守。”(念诵原文 略)“因为没有物质实体,我被称为‘无’。因为我的智慧无间断,尽管不能当做坚实之物得以体验,我被称为‘遍在’。”之所以叫无有,就是没有一个实体,而且不光是物质,包括能量的层面、心意的层面没有任何一个实有的主体,不变的、独立、实有的单独存在的,不存在这样的现象。在世俗谛的层面,你经过分析,你会发现所有的现象都是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因缘和合的。它们本质都是空的。整个宇宙,其大无外其小无内都是如此。由于这个智慧,这个能量它是不间断地显现,所以被称为遍在。没有说这里有大圆满,那里没有。是,宇宙当中有的地方有大圆满,有的地方没有大圆满。这指的是大圆满教法,但是一切的现象本身都是大圆满,都是觉性本身所现。

 

“因为一切在心之体性中皆为一,我被称为‘唯一’。”为什么称为唯一啊?我们明明有那么多的个体,我们中国有十四亿人,怎么是唯一呢?那十四亿人在心的本性当中,没有两个,都是一个。所有的众生的心的本性也只有一个,而且在心的本性当中,没有任何所谓的独立实存的现象存在,所以它们都是平等的。平等的话,当然就是唯一的,都是一个,没有区别;而且是不二的;而且是没有能所对立的。

 

“一切存在诸法在清净圆满识之经验中圆满,我被称为‘自圆满’”。自圆满就是我们说的self perfection,这是大圆满的最重要的一个词,self perfection,也叫陇竹。我们中文动不动就翻译成任运,这一点我是不太喜欢的。你们看99%的翻译成汉语的大圆满的相关的文字,翻译这个词都是任运。任运这个词是禅宗里的,我并不反对使用这个词,但是我并不喜欢这个词,因为它不是很准确。这个词的藏文叫陇竹,陇竹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英文说得特别的准确,叫self perfection,所以我们翻译成自圆满。自圆满意思是说它是本自具足的、本自圆成的、本自圆满的。不需要你去通过什么努力或者改变构造添加,加或者减来让它变得更完美,它本来就是完美的。

 

你说任运,任运是什么?任运在禅宗里的意思就是说,比如说先明心见性,然后再保任。保任的话,就是要保持这个心性的状态。最后呢就是任运,就是说自在了。任运就是随它去了,随它去就是已经完全超越了这个二元。但是当我们说陇竹的时候,光说任运是不够的,因为它的本质是自圆满,就是本自圆成。这个词还好一些。本自圆成就是一切是本自具足的。就像六祖惠能说: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对吧?就是类似的。这些是对的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必须翻译成任运,就是很多人觉得翻译一定从传统上有一个什么词是能够借鉴的,这个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见解。很多翻译,像大圆满这样的翻译,在其他八乘佛法里很多词是没有的,它连那个概念都没有,你怎么可能从传统的里面借鉴?就算禅宗跟大圆满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你也不能照单全收,然后生搬硬套——这个就是任运,这个就是怎么怎么样。对不对?因为大圆满里有些东西禅宗里是没有的。你有托嘎吗?你有仰滴吗?你有界部吗?没有吧?你有托嘎四相吗?没有吧?所以你怎么能总是什么都照抄呢?

 

很多的翻译不明白这一点,因为他们没有长期做这件事情。我长期在做大圆满的翻译,做了十几年了,所以我就知道这个原则。你不能总是从一个传统的已经存在的语言、词汇或者术语当中去照抄或者说搬过来,你必须创新。所以你看我们大圆满同修会有一套新的术语,但是我们并没有完全脱离传统,传统当中有可靠的一样的方式我们可以拿过来,比如说直指心性,这本身就是禅宗里的,这一点跟大圆满没有区别。但是你不能说什么都是跟大圆满一样的,这不是事实。明白我的意思吧?我今天中午花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看了嘉瓦仁波切的《大圆满》这本书,我刚才说的,丁乃竺翻译的。我不是在批评或者贬低啊,的确他们不是长期做这个事情的翻译,他们做了好多藏传佛教的英译汉,挺不错的。不过第一个可能是他们没有深入的去修学这个教法,没有专业地去修学大圆满,有些词汇他们还是用金刚乘的方式比较多,刚才我说了“净觉”啊一些词,“灿然净觉”、“本性净觉”这些词。

 

我告诉大家,这个翻译真的是致命的东西,如果你碰到一个半调子翻译,这辈子可能你的大圆满基本上就被毁掉了一半。这真的是很重要!因为翻译自己都不明白的话,你再厉害,你也超越不了,就是这样。因为他把教法传达给你,你怎么能猜到他没有翻译出来的那些呢?当然有的人可能有这种悟性,但是大多数人是被文献、经典束缚着的。我作为十多年的翻译,不是十多年,我已经有二三十年的翻译经验,只不过是翻译大圆满有十多年。所以在这个领域当中深谙其道,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那些试图用传统的方式来表达大圆满的,基本上都是有很多问题的。

 

2.6.2.5.7说明没有要去求取的修行根器能力的章节

 

“47.说明没有要去求取的修行根器能力的章节。”所谓没有要去求取,就是说没有要去寻觅,没有要去追求什么。因为通常我们修行者总是在寻求一个什么,寻求证悟,寻求某种境界,寻求某个目标,寻求某个对境,但是大圆满的究竟之道不是寻求任何的对境或者任何的目标,而是发现我们本具的真实状态。这个状态称之为真实状态,因为我们总是没有处在这个认知当中,我们没有处在这种真知、这种实相当中,而是处在幻相当中。这些现象,这些能量现起的当下,我们以它为对境,形成了种种的能所对立。

 

“谛听,大士!我,一切之源,即大圆满,由于此圆满本自具足,从一开始无须试图获得修行之能力。”(念诵原文 略)这里说的玛哈瑜伽,就是我们说金刚乘的生圆次第的渐次的修持方式。这里面提到了纯净的心意坛城,本尊有不同的身相、颜色,比如蓝绿红黄白呀等等。然后他们有一些特定的部族的标志、法器啊这些特征,分别是息增怀诛。比如说平息的息业本尊,息就是息灭这些灾难,然后净化业障,这个在东方,金刚部,比如说金刚萨埵就属于金刚部的,就是我们说的不动如来。东方一般是白颜色的,水大。南方的话是地大,黄颜色的,宝生部。黄颜色的话,它是增长。增上什么呢?增上财富、地位、功德、品质等,主要是这些东西,包括名声。

 

然后降服就是西方,是阿弥陀佛或者无量光佛,西方是莲花部,是红颜色的,相应于于火大嘛。火大相关的是怀业,红颜色的怀业。怀业是什么呢?就叫怀爱、怀柔。就像北京有一个地方叫怀柔,这都是佛教术语。怀柔的话,就是修复这个关系,把关系由紧张变得很调柔、很调和,非常好的关系,包括夫妻之间的关系,包括朋友之间的关系,本来是视同水火的敌人,后来变成朋友等等,这都是怀业。然后呢,北方的话,就是绿色,相应于风大元素,叫不空成就佛。然后北方的话叫诛业,诛业就是遣除障碍的意思,诛杀教法的怨敌,这就是叫做不空成就佛,这个主要是北方的绿色的忿怒本尊。

 

所以,这就是这里提到的显现为报身之法身,也就是说,其实报身也是法身的显现。一切都是来自法身,法身是本体,报身是自相的显现——清净的显现,这就是报身佛,他是法身佛的显现。(法身佛)显现为报身,传给比如说金刚萨埵呀或者是某一部的觉者,传了玛哈瑜伽,是这样子。

 

“如此这般,证得‘长寿’和大手印之金刚持的次第。”上一次我已经讲了有四种持明,注解里也有啊。长寿持明和大手印持明是其中的两种。但是,无论怎么勤勉努力,超越有为造作之状态不能通过此四法来证得。”看到了吗?这就是说,超越这个有为,就是证得这个清净深寂离戏无为法的话,不能够通过息增怀诛这四种方法证得。

 

“因为大圆满超越因与果,它不能通过试图想获得它来证得。

谛听,大士!不要试图去用你的心去观想!不要将智慧变为思维概念的对境!对教条念念有词或者诵持密咒无有是处。

 

这个无上之源,看起来是有点像无央,说话有的时候很极端,是不是啊?他竟然说念密咒无有是处,是不是很过分啊?(老师笑)大家不用这么觉得,因为他从最究竟的角度来说的,从如来的角度来说的,从觉者的角度来说的,他说的是真话。这个意义并不是说念咒绝对都是无有是处,一点用处都没有,那怎么诸佛会教念咒呢?当然是有用的,只不过是说对于究竟证悟这一点来说,他们是在走弯路。而且如果你一直执着于这个的话,这个当然是无有是处的,没好处。第一,你可以用它,以它为道,但是它不是最根本的。第二,你不要执着它。像有的人是学大圆满的,上师传了一个什么咒,就一天到晚念。念咒没有问题,但是念咒有不同方式的念,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你可以在明觉当中念咒,这得有很高的能力。有的人学大圆满学到后来就变成了一个密咒士,密咒士也没什么不好,但你要是执着于密咒本身,执着密咒士这个状态,你离证悟就很遥远,就是这样。明白吗?所以这个地方大家要正确地去理解。

 

“用双手去结手印打手势无有是处你看看,说话这么过分!(老师笑)“专心观想[光的]放射与收摄是无有是处。”就是我们说的“昌度”,就是金刚乘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观想的方式:我们观想心间的种子字放光给无量的觉者,觉者收到你的祈请和沟通,然后放光回来加持你,这就叫“昌度”——放光和收摄。他(无上之源)觉得无有是处。无有是处就是useless,没用。“保持在此自然之状态中,安住在不动之自圆满中。”这是他觉得有用的。

 

“因为是自然之状态,无人可修正它。保持在此超越有为之真实之状态中意味着不造作,而此正是无上之行。”所以你们看了为什么我一直在讲什么叫做原始的大圆满。你看现在的大圆满上师你能找到一个是这么讲的吗?现在有哪一个上师不是让你念各种咒,然后各种观想,是不是啊?修各种我们不说前行就说正行吧,大量的在各种观想,是不是?所以,他(无上之源)这里说,不管是念咒还是打手印,还是观想,他说都没有用,无有是处。像有的修法的打手印,六印一咒啊,观想啊,生圆次第观想本尊啊,非常多的唱诵啊,观想啊,念诵等等。所以他说的真正有用的是什么?就是保持在这个自然状态中,安住在不动之自圆满当中,本自圆满的状态。

 

“明了这一点的不需修持种种[修]法:因无有为造作,他们保持在根本之状态中。”“因无有为造作这个措辞有点绕口,因为没有这种有为的造作的状态,他们保持在根本状态之中。因为没有这种有为造作,就是他们超越了这个有为造作。在这里,我想引用蒋阳钦则确吉洛卓的一句话。你们知道谁是蒋阳钦则确吉洛卓吧?一世叫宗萨蒋阳钦则旺波,因为他住在宗萨寺,所以叫宗萨蒋阳钦则旺波。蒋阳钦则旺波的二世,他当然有身口意功德事业化身,但是其中的事业化身是最有名的,叫宗萨钦则确吉洛卓或者叫蒋阳钦则确吉洛卓。他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阿底瑜伽大圆满是从佛的角度在讲法;萨迦派的教法是从瑜伽士的修持经验的,或者叫心灵经验的spiritual experience,瑜伽士的修持经验的角度在讲; 噶举派的教法是对普通人帮助他们心灵的觉醒。大概意思是这样的,这是蒋阳钦则确吉洛卓讲的。那你们就知道大圆满的确是从最究竟的觉者的这个层面来讲的。

 

有的人说无央老师讲法特别好,但是讲得太高了,对我们来说太高了。当我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我也是没办法,因为你说太高了是什么意思?这其实就意味着你没有真正地听懂,并不是说存在一个太高太低的问题。因为大圆满实际上对任何有缘的众生,有兴趣的人都可以讲。当你觉得我讲的这些对你太高的时候,就意味着你没有听懂。因为其实我讲这些东西基本上比99%的上师都要简单,都要直接,是不是啊?有谁跟我这样拍个手就讲了大圆满的,有吗?有第二个吗?有没有人这么讲的?就算是有,很多时候念 ”或者拍桌子的,比如说祖古乌金仁波切,念“呸”的多的是,但是没有人像我这么讲:第一个刹那、第二个刹那、第三个刹那,三种无明,三种觉知。我可以把这件事非常简单地跟你们讲,而且每个人都能听懂,我不相信有人听不懂。我不相信有人反复听,听不懂。一次可能有的地方没听懂;我讲两次、三次、四次、五次,我不相信你听不懂。这不仅是母语不母语的问题,母语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

 

大圆满本来就是从佛的角度讲法,但是我讲的是叫做原始的方式。我尽量是讲相应于无上之源的方式。我讲的这些方法,比如说我直指的这些方法并不是来自无上之源,大家要了解。书里面没有这些。《菩提心普作王》里没有讲方法,这都在讲见解、知识、知见、见修行。它没有讲具体的禅修方法,对吧?它哪里讲了什么阿底上师瑜伽、什么轮涅分别法、益西桑特或者是刚才我讲的这个拍掌啊,“呸”啊,都没有是不是啊?没有!它没有方法。它里面没有具体的方法,所以你不能说看一本《无上之源》你就证悟了,基本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根本没有方法,你怎么证悟啊?是不是?所以你要有方法。把修行的这些最细节、最关要的地方给你弄得明明白白的,不再停留在想象当中或者说粗大的意识的状态当中。

 

我们尽量地用这种最直接的方法,因为我们人生真的短暂,一切都是无常的。我觉得我们有这种因缘能够学习这种比较纯粹的原始的大圆满的方法,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南师当年也在说嘛,他说他一开始教的是大圆满窍诀部,结果教了几年,发现很多人都在高谈阔论。嘴上说得特别好,但是没有人真正地有大圆满的经验。所以他开始教大圆满心部。大圆满心部是真正的原始的大圆满的部分,这里面有很多的方式,不拘一格地去引导、去直指等等。慢慢来,我们就会真正的明白。

 

我这个课讲了已经都快半年了,是吧?我从一月下旬开始讲的,5个月了吧。但中间有停一下,有一个闭关嘛。我们很快就能讲完了。这个课里面我们用了很多的方法,结合《无上之源》这些原始的大圆满的这种纯粹的方法。一定要充分地重视这句话:原始的大圆满!因为我刚才已经举了例子,现在没有哪个大圆满上师说这样的话:你不要试图去观想,不要对教条念念有词,不要去念密咒,打手印、观想收放,他说这些无有用处。这个就是真正的纯粹的大圆满的指导。我们现在大圆满基本上90%都是一直在祈请上师,然后最后那一刹那我们安住在空明不二的境界当中,就是这样,是不是啊?所以你就知道了,岁月流逝(中)有很多东西是在变化的。

 

当然,我并不是说现在的大圆满都是不对的,我可没这么说,不要误解我!我只是说以前的比较纯粹,后来的包括近代、现代的大圆满更多地被显宗、金刚乘外续部、内续部的传统慢慢地覆盖,慢慢地包裹。打开各种包裹,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大圆满。早期教法你看《无上之源》讲的这些精华,《普作王》里面讲的精华,当然这里面没有具体的方法,所以你必须要通过一个过来人来给你引导、给你教授,否则这些经典跟你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有人通过读一本佛经或密续就成佛了的吗?这就是传承的重要性,这就是法脉的重要性。我们继续看。

 

“凡在此‘如其所是’之状态中者,证悟了无改之真实含义。”我们说过如其所是或者叫法尔如是,就是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没有任何的改变。[此即“teshinnyid”之含义]:te”意思是“真正的”;“shin” 的意思是无改变的;“nyid”指的是它的真实状态。或者本性状态,自然状态之外不存在觉悟。这个自然状态就是心的本性的状态。

 

 

2.6.2.5.8揭示万法的基础何以是普作王的章节

 

“谛听,大士!从我唯一之自然状态中,(作为我之功德的)三种上师们无间断地显现而出。为领悟我的唯一自然状态,对神奇降生的三种类型的弟子们,他们传授了六种根本方法。

见地是领悟此自然状态的基础,也是认识它的手段,然而,因为根本状态是超越一切思维对境的无生者,即使试图要通过见地来仔细审视它,也无法做到这点。

誓言是领悟此自然状态的基础,也是避免任何中断的手段。然而,因为根本状态并非一个需要保护的对境,即使努力想维系它,也无法做到

 

前三段讲无上之源它显现了法报化三身层面的三种上师,三种类型的弟子都是不同的法报化的教法的弟子。六种根本方法,我们通常大致的可以分为六种。比如我们金刚乘当中一共有多少?事部、行部、瑜伽部,还有玛哈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然后显宗当中还有三种,通常我们会说九种。但有的时候,把前面的出离道分为一种,加上后面的五种,也有可能。这里说到见地是认识这个自然状态的手段,就像我们说大圆满见就是发现这个真实的实相的状态。但是一般的见的话都是通过判断思维分析来抉择,所谓抉择或者说选择一个自己认为最究竟的见解。那么誓言的话,通常也是基于心意识层面的努力。通常我们发一个誓或者要遵守一个誓言的话,就是为了能够持续地怎么怎么样,持续地遵守某一个修行之道或者遵守某种戒律,或者三昧耶誓言等等。但是这个根本状态并不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对境,所以一般的见地和誓言都不适合。

 

大圆满的根本誓言从本质上来讲,根本不是一个平常的所谓的誓言或者发誓。因为任何的发誓都有一个努力的状态,都有一个能发誓者和所发誓的对境,所以当然不是根本的状态,不是究竟的状态。所以你想这样的去努力的维系,避免这种中断,是做不到的。所以誓言都是相对的,不要看得太重。真正的最重要的誓言,就是安住在觉性当中。这是唯一重要的誓言,其他都是相对的。很多人经常发这样那样的誓。发誓通常都是因为自己做不到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我要发一个誓,就是强迫自己对某一个对境,比如说对三宝、三根本发一个誓,强制性的要求自己遵守它。因为自己很尊重、很在乎三宝、三根本,所以自己会尽力去维系或者遵守这个誓言。但是你想一想,这其中隐含着一些什么样的因素?第一就是你做不到,所以你要发誓去做。第二,当你有这样的见解和行动的时候,通常意味着你处于二元的状态,对吗?所以这个跟大圆满总是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发这样那样的誓,比如说金刚乘的十四种根本誓言;比如说显宗的戒律,从根本上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誓言。英文都可以叫vow,显宗的戒律也是一种vow,金刚乘的Samaya就是三昧耶也是一种vow。只不过一般说显宗中的戒律和金刚乘的誓言,它们内容不太一样。但是大圆满的誓言,就是我们说的8个字——无有、平等、唯一、任运,这就是安住在觉性当中。好,我们往下看!

 

“修行能力是证悟的基础,也是通过勤勉来达成它的手段。然而,因为根本状态并非所寻求之果,不能通过有为造作来获得它。”通常我们会说修行能力,也就是我们说的根器。很多时候人们换了一个词语,就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比如这个英文叫capacity capacity就是能力。传统的佛教语境叫做根器,根器实际上就是能力。很多人以为根器就是天生多么多么厉害,这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是次要的部分。从根本上来说,根器我们说有五种,我以前说过无数次。这是释迦牟尼佛说的。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也是成立的。南师经常讲五根,也就是信心根,精进根,正念根,禅定根,智慧根。

 

信心根意味着参与教法去闻思修;然后还要精进要努力——这是第二个根器;第三个根就是要保持正念不散乱,要有觉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第四个方面就是了解禅观的价值。因为对于大圆满来讲不是说一般的什么禅定。禅定这个词让很多人处于混乱当中。这个词在佛教界尤其是在藏传佛教界被用得非常的不严谨,非常非常的混乱,到处都在说禅定。所以我们大圆满同修会必须有一个新的词语,我们称之为禅观。因为一般说的禅定,禅定成为一个非常宽泛的说法,就像禅修一样。禅修这个词已经普遍地被接受了,甚至外道或者任何的修行都可以说是禅修。但是,当我们说我们的主要的禅修方式的时候,在显宗当中,先是修定,然后修慧,也就是修止和观。在大圆满的教法当中,我们不能再继续用这样的词语。因为所谓的真正的大圆满的禅修,从一开始就已经超越了止和观,超越了能所对立的止,能所对立的观。因为显宗的止和观直到最后才会处于止观平等、止观不二的涅槃智的状态。

 

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从一开始明觉或者直指心性的这个状态,就是超越了二元状态的止观,所以我们称之为禅观。大家一定要明白我们为什么要用这个词,因为你都在用禅定,好像定在一个地方,因为禅定就暗含了一种努力以及一种专注。但是任何的专注都不是大圆满的状态,因为专注意味着有一个专注的主体,有一个专注的客体,专注的对境,这当然不是我们要的所谓的禅修的状态。所以一般来讲,几乎所有的禅定都是世间禅定。只有所谓的出世间禅定,就是超越主客对立的状态。一定要了解这一点,所以这就是第四个根器。

 

第五个根器就叫做智慧根, Prajna,也就是具备一些世间的智慧,比如说语言能力啊,理解能力啊,思维能力啊,有的时候包括一些各方面的能力。所以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五根,南师讲过无数次这个内容。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一定要了解什么是我们讲的根器。这五种根器当中,只有第五种跟你的前生的修行有关系,前面的四种都可以通过今生的努力构造的一个能力,比如说参与闻思修,对不对?现在你们就已经在参与闻思修了。这是最重要的根器,没有这个其他免谈。所以这跟我们的信心有关,信心意味着兴趣,意味着对它的一种期待、期许、承许等等。所以信心是万法功德母,如果你没有这个起码的信心,你根本不会来参与闻思修,没有参与闻思修就谈不上后面的任何的东西。所以,南师说信心根意味着闻思修,意味着参与,所以这是第一位的根器。然后努力,然后要保持觉知——正念根,然后要知道什么是禅观,什么是直指心性的状态,然后要具足一些世间智慧。

 

这个智慧根很多人以为就是出世间的智慧,不是这样的。这个Prajna在这里南师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如果教你大圆满的上师是讲藏语的,那你的智慧根应该怎么样展现?那就是第一你可能藏语很好或学习了藏语,大多数人没有这个可能;那第二个你的智慧根就可以显现为你要找一个好的藏语翻译,对不对?那假设这些都具备不了怎么办?你最好让上师讲你的语言,你是讲中文的,让他讲中文;或者说你无法改变上师的语言,你就找一个能讲中文的上师,懂不懂?这就是我们说的这个智慧根的一个例子。如果你没有这个智慧,因为语言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世间智慧,你如果没有这一个,基本上你的修学就是灾难。因为语言不通的话,根本就没法修。不管你的上师多么厉害,他就是佛陀,你们语言不通,你基本上是没戏的。

 

所以,这就是我们大圆满讲的五种根器。所以这里说修行能力或者根器呢,“修行的根器是证悟的基础,也是通过勤勉来达成它的手段,然而,因为根本状态并非所寻求之果,不能通过有为造作来获得它”,所以大圆满讲的修行的根器啊、能力啊,它在这里说,因为根本状态不是一个要寻求的果,所以最重要的根器,我们刚才讲了就是参与闻思修,但是它的结果是什么?参与闻思修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当然是了解什么是心的本性。所以这个事情不是通过好像你很努力就可以达到的,这需要很多因素的具足。比如有的人也很努力啊,我之前给大家举的例子,有的人已经学佛20年了或者30年了,也从来没有中断过努力,一直在寻找好的上师,跟随了一个好的上师,跟随了一些重要的上师、有名气的上师,然后还是不懂什么是心的本性,还是没有这个大圆满的经验。

 

所以并不是说你靠努力就可以成功的。这五个因素、这五根你都要具足,你才是最好的根器。最好的根器就会最快地获得证悟。所以大家观察一下自己是不是这样的根器。在这里面最根本的意思就是说修行的能力,在这里就是我们明白心的本性,证悟心的本性。这个不是说通过一般的有为造作就可以获得的。

 

今天我又再次看了一下刘巧玲翻译的莲师的伏藏,叫做《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是噶玛林巴的那个伏藏。其实跟刘立千翻译的《直指觉性赤见自解》应该是一个,就是它看起来更长一些。估计有不同的版本吧,但是精华是一样的。我发现莲师实际上真的是很伟大,他这个伏藏里面传达的东西,到今天看来仍然是真正的大圆满的精华。

 

“证悟的次第是获得稳固的基础,也是获得无需修行阶段的手段。然而,因为一切都已处于根本状态之中,无需通过训练自身来获得稳固。”就是一般来说,我们会说证悟需要一个次第啊,慢慢慢慢怎么样增进。但是他(无上之源)说,因为一切都已经处于根本状态之中,无需通过训练自身来稳固。所以我们会说,我也在这个课程当中一直在反复说,真正的纯粹的大圆满之道,就是说原始的大圆满之道,是当下解脱,不是说要一辈子或者几辈子或者怎么样。这里也是这么说的。

 

虽然我们有椎击三要这样一个次第:一开始认识心的本性;然后确信无疑,没有任何的疑惑;身语意不断的融摄,最后达到任运,或者叫做本自圆满的状态 —— 陇竹的状态,本自圆成、自圆满的状态。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次第,但是就明觉这件事来说,明觉是我们的根本体性、根本状态,也就是无上之源本身,就明觉而言,从一开始就是明觉,结束也是明觉,所以这就叫已经处于根本状态当中,不需要通过训练自身来稳固。如果你一开始发现的就是真正的明觉的话,那你已经得到了。只是现在你的头脑还是很顽固地继续一些习气、一些二元的倾向,或者说你还有很多坚固的概念,就是这样。但实际上你已经发现了这个真相。从这一点上来说,其实你现在发现的真相,和你以后不断稳固也好,融摄也好,它的真相没有区别。

 

当然,关于这一点有一些不同的说法,比如说我看了《大圆满》这本书里面,(说的是嘉瓦仁波切的《大圆满》),嘉瓦仁波切引述多智钦晋美丹悲尼玛的话,他说这个明觉有三种。大家没听说过吧?第一种叫基之明觉,藏音:基及日巴。丁乃竺翻译成净觉,但是我现在要改过来,这个太别扭了,叫基的明觉。第二种叫做扎及日巴(藏音:力之明觉),扎就是力量,大家记得吧,我们不是说扎、若巴、当嘛。第三种明觉叫做让兴及日巴(藏音:自性明觉)。日巴就是明觉嘛。第一个就是基明觉,就是基的意思,那藏语也叫基,所以读音有点像。基明觉的话,就是说我们的本基当中的这个明觉,或者说这个潜能的状态,我们的本性潜能。

 

第二种叫扎居日巴的话,就是我们通过直指心性,比如我们的明觉,它叫力之明觉,扎居日巴。我们的直指心性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什么?如果说灌顶的话叫什么?明觉力灌顶。所以它这是个力的明觉,所以是明觉力灌顶,所以我们通过直指心性。(老师拍了一下掌)刚才我这么做已经是直指心性了啊,不是什么一个讲座啊,不要那么幼稚,不要傻乎乎地以为总是要有一个高大上的仪式才获得了直指心性。我刚才这样已经是直指心性了,只要你当下发现了这个单纯的觉知,你已经发现了明觉或者说你体验到了一点点。很多人说,老师能不能给传承?我这就是给传承啊。什么叫给传承?传承不仅仅是一个上师在那边念一个什么你听不懂的东西。那是一种次要的传承,念一些陇,包括灌顶,这在大圆满都不是重要的传承。大圆满唯一重要的就是直指心性,以及跟直指心性有关的明觉的这些教授。我从头到尾都是这样围绕这个。所以那些人不要说我没有传承,我已经给你了。这是第一。

 

第二,回到刚才这句话。力之明觉,扎居日巴,我们翻译过来就是明觉力灌顶,就是直指心性。虽然也叫灌顶啊,这个词只是为了随顺金刚乘的习气的人,我们大圆满其实根本不需要灌顶这个词。只不过是迁就一下大家,因为大家就喜欢灌顶这个词。我们叫明觉力灌顶,就是直指心性,刚才已经直指心性了啊,基本上每次都有。当你通过直指心性你发现了这个明觉,丁乃竺翻译的这个书里面,他叫做灿然净觉,灿烂的样子。为什么叫灿然呢?因为它跟这个显现有关系。我现在讲的东西很可能很深奥,你们仔细听。

 

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是所谓的轮回当中的众生了,对吧?从世俗谛的层面来讲,我们已经处在二元的层面当中,尽管一切都是我们的根本体性的显现,但是我们在现量当中已经处在这个所谓的轮回的业力的幻相当中。那么我们现在要通过明觉所现起的各种现象,当下来直接指出一切现象的本质以及自性的本性,这样的方式就叫做明觉力灌顶。比如刚才我已经通过拍掌或者“呸”这些方式,三个刹那已经跟大家讲清楚了。当你获得这种当下的对于心的本性的认识,这种体认包括经验的话,这个就叫作扎居日巴,就是灿然净觉或者灿然明觉,其实就是力之明觉,就是跟明觉力有关系,或者说你已经获得了明觉力的意思。它也是一种力量,的确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是最最根本的力量,因为它是一切的潜能。明觉是一切的潜能,你发现了这个最真实的潜能,你的凡夫的不同层面的、粗细层面的这些状态都会慢慢地消融。但是前提是你更多地处在这个现量的经验当中,也就是所谓安住在明觉当中。

 

第三种明觉叫做让兴及日巴。让兴就是自性嘛,你们记得我们老说的大圆满三句话——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第二句话叫让兴,自性(光明)就是让兴的意思,所以这个明觉叫做自性明觉。自性明觉丁乃竺他翻译成叫做根本净觉,也就是根本明觉。所以一开始叫基的明觉;中间的叫做力之明觉或者叫明觉力;第三种叫做自性明觉或者叫根本明觉。那么这个根本明觉让兴吉日巴,通常是在我们死之后才能发现。为什么?因为我们在死亡来临的时候,我们的身语意都消融了。完全消融的时候,(老师打了个响指)这个刹那,就是所谓死亡的到来,这个叫做法性中阴,阙尼巴朵 。法性中阴的状态当中,我们二元的束缚都已经消融了,这样我们心的本性就是赤裸地显现出来。这是大部分大圆满行者解脱证悟的主要的机会。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大部分的)大圆满行者都是靠这个来成佛的,证悟报身佛。

 

那么我现在想说的重点是什么呢?因为今天涉及到这三种明觉的这个话题。就是多珠千说的,你们知道谁是多珠千?就是你们说的多智钦,实际上人家藏文翻译成多珠千,不是叫多智钦。我不知道为什么翻译成多智钦,可能是方言。(这是)著名的大圆满上师。第四世多智钦不是前两天圆寂了吗?早期的这个,可能是第一世多智钦吧,我也不太记得,可能是第一世多智钦,他是吉美林巴的弟子,吉美林巴你们知道,龙钦宁提的发掘者。

 

多智钦他说这三种明觉:基的明觉、力的明觉、还有根本明觉或者叫做自性明觉。那么当我们获得大圆满的直指以及我们进行大圆满窍诀的修持,安住在本性当中,融摄等等,这一切都是跟中间这个明觉有关,叫做明觉力。然后当我们死亡的时候,我们的各种束缚都消失了,身语意的束缚消失了,这个时候我们的本性赤裸地显现出来。这个时候,我们子母光明会这个刹那,子光明就是我们生前的明觉力的经验,明觉的经验,修持大圆满的经验;母光明就是(我们的本性),因为身语意的束缚全部消失了,法性中阴当中我们的本性、我们的佛性赤裸地以各种声光境界显现出来。这个时候由于没有任何二元的束缚,所以我们刹那体认这个状态。自然的认识啊,不是说有什么努力,也不是有的人想象要把握这个时刻。这个没什么好把握,因为你生前已经有大圆满的经验,这个时候自然地认证。这个时候的认证,由于没有任何身语意的束缚,所以这个状态的显现,根据托嘎四相来说(你们知道什么叫托嘎四相?法性现前、证悟增长、明觉如量,法性穷尽),多智钦说托嘎的前三相都是灿然明觉,或者叫灿然净觉和根本净觉同时显现。

 

我今天可能讲得太多了,可能很多人听蒙了。既然已经说了,我就简单地归纳一下。因为其实是我们中心有一个出家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就想结合这个课程,我给他回答一下。我不知道他在听吗,听的话你可以在屏幕上打一下。这个意思就是说在托嘎第四相或者仰滴第四相的时候,这个明觉的显现,由于没有根的现象了,这个时候因为叫法性穷尽了,已经没有任何的显现了,所以就没有六根了,因为我们一般的显现前三相都是跟我们的六根的显现有关,比如说法性现前,什么金刚链、明点;证悟增长,什么净土报身佛的部分显现;然后明觉如量的话,净土、报身佛完整的显现。这一切都跟我们的眼根有关系,也跟我们的耳根有关系。

 

就是托嘎前三相是这两种明觉的同时的显现,它们的本质并没有区别,就是灿然明觉之后,明觉力和根本明觉这两种已没有区别,但是在第四相的时候,由于没有任何眼耳鼻舌身意的现象的显现,所以这个时候行者获得了完全的证悟。第四相的证悟叫法性穷尽,就是法性再也没有显现,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这个时候就是处在嘉瓦仁波切在这本书里面他引述多智钦的话说,这个是证悟的终极状态。根据南师以及大圆满密续当中的说法,说证悟了第四相,就是大迁转身,再也没有显现。我也不记得我为什么要说这些,但是肯定是有关系的。好吧,说到了这儿就说了。可以回答那个师父的问题。因为前几天不是还有人问了吗,说究竟证悟就是空性再也不显现。我说这是错的,今天已经说明了。

 

因为前三相也是证悟,只不过是我们说证到第三相的时候叫做无余虹光身的显现。无余虹光身当然也是成佛了,只不过大迁转身的话,在显现上更加的彻底,就是什么都没有了。然后自己的身体化为虹光,没有示现死亡,这就是终极证悟的显现。所以显现不显现都不碍觉性的生起。灿然净觉也好,根本净觉也好,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一个是在显现的层面,一个是在没有显现的层面,明白吗?

 

这一点可能对大家都有指导意义,所以你不要认为好像我证到了究竟状态就没有任何的显现。不是这样的,可以显现,没有问题,比如我现在眼根看到一切,耳根听到一切。那有的人说,这就是能所对立啊,因为你看到了也听到了,有一个对象。你错了!真正的能所对立指的是心有一个对境,并不是说五根有对境,五根有对境并不等于是二元对立。眼睛看到了,耳朵听到了,但是你的心完全的放松,没有概念,超越了概念,超越了念头,超越了心意识,这个也叫做能所双亡,因为没有概念了。能是说我有一个主体,有一个我;所是指我的对境,明白吗?这一点是很多人的误区,就是为什么他们觉得证悟了就是灭尽一切。因为显宗有这个概念,说涅槃就是灭尽怎么怎么样。所以我现在告诉大家,根据大圆满这些最重要的祖师们的教言,这个是没有问题的。我讲这个大家有没有听懂一点?听懂了打个“1”,没听懂打个“2”。

 

所谓的基明觉,就是我们说的基位的三身。如果你能够在直指心性当中发现这个状态,比如我们的这个直指通常都是空性、明性、乐受三种经验直指,比如我拍一个手掌,中断你的概念性思维,制造一个空,然后当下发现这个纯然的觉知。这其实也是一种空性的直指,其实它跟明性的直指、乐受的直指,没有本质的区别,是一样的。

 

很好,很多人听懂了。

 

(念诵原文 略)还是那些八乘佛法的。因为八乘可以总结为六种方法。他们是做不到的,他们无法得见自性。

 

“谛听,大士!此即为‘无可禅修之见’之含义。因为万法的根本并非在外,主体不可能将自身视为客体。由此,无一客体不是行者自身。因此没有要禅修之见地。”

 

这个怎么理解呢?就是说无上之源不将任何一个现象视为是一个对象,是一个对境,或者是他之外的东西。就像南师说什么叫融摄啊,融摄就是比如我看见你,我并不认为你是我之外的一个什么独立的存在,一切都是我自身的能量的展现。这就是对融摄的一个理解,但理解不等于是实修。实修意味着,比如说,你在这个状态当中放松在你心的本性当中,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完全放松,或者用我常教的总摄一切之窍诀,你们都知道的。比如我看见你在我的面前,是什么知道你在我面前?你说是我的心啊,是我在知道啊。是你的心哪一部分呢?是我的哪一部分在知道?所以你觉知这个觉知本身。就是这样。所以我们就知道当无上之源这么说的时候,没有客体不是行者自身,都是我自己,所以我不会将自身视为客体。所以说,没有要禅修的一个见地。

 

“此即‘无誓言可守’之含义,即使行者努力控制自己的心,心也不可能被阻断,因为它是自生智慧,无需去保护它。

谛听,此即‘无有行为要去寻求’。因为从一开始,大圆满超越因与果,相信修行能力通过勤勉努力能显现为一个因的果,这与不承许任何果的大圆满[不相应]。”

 

与不承许任何的果的大圆满不相应,因为从一开始大圆满超越因和果。“相信修行能力通过勤勉努力能显现为一个因的果”,这指的是有的人的那些错误的见解,相信他们的修行能力让他们能够通过辛勤的努力显现为一个果,他们认为这是他们的大圆满。但是大圆满不承许任何果,因为它不认为有一个因和果。凡是有因和果都是二元的。

 

“因此,因为修行能力为自圆满,且并非努力造作之果,故说无需寻求有为造作。

此即‘无可踏涉之修道’之含义。三世诸佛与三界众生皆踏上清净圆满识之道,且在明觉之本性中无佛陀与众生之分别。所以,不存在明觉需踏行才可达至自身之修道。”

 

踏行这个词的处理,一般我们说践行,无可践行之修道,就是说没有一条路让你走上去,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本自具足。在明觉之本性当中,没有佛陀和众生的分别,所以不存在明觉需踏行才可以达到自身之修道。不存在这样一条路,说这个明觉究竟的状态需要践行一条什么道路才能达到。很多人都不明白,其他的八乘佛法不都也能成佛嘛,那你怎么说没有一个道路?所有的八乘佛法,所有的大圆满之外的这些教法,他们最终都能成佛,都能够觉悟。但是他们走来走去,有的走了很长的弯路,有的走了比较短一点的弯路,走到最后,必须走到大圆满不二禅观的状态。所以这就是他的意思。明白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或者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念诵原文 略)八乘佛法的众生总是被因果所局限。他们要达到这个究竟的层面去修,正因为修所以他们改变了这个,所以无法证得。此即“无可作为对境之智慧”之含义,从一开始,任何对境皆为自生智慧。智慧不能将自己作为其对境。这就是所谓的究竟智慧不是一个对境,而是你的心本身。所以,禅宗说:即心即佛,是心是佛,心佛众生了无差别。

 

好吧,今天就讲到这儿。四十八章讲完了。还有十几页这本书就讲完了,也是很快的。今天是620号。我争取之后稍微快一点,一天能讲四页的话可能就完成了。当然不是为了完成而完成,就是尽量的。因为我们7月有一些活动嘛,对吧?跟大家说过的。争取在7月上旬讲完。7月15号,我们在南师的一个修行圣地,当年他和他舅舅发掘金刚手的伏藏的圣地要进行一个金刚手的灌顶和金刚手的(修法)讲解。灌顶的上师是现在钦则仁波切的法脉的传承持有者就叫扎西群培——现在萨迦派的一位重要的上师。你们知道宗萨寺的这些堪布们,我忘记他名字叫什么(彭措朗加),反正跟他们都是非常非常熟悉的,就是师承关系上非常紧密的。但是他有钦则仁波切的重要的传承,因为钦则仁波切本身是一位大圆满成就者,而不仅仅是一个金刚乘的上师,然后金刚手的这个修法跟噶绕多杰有很大的关系。事实上,我们有的修法就是在观想噶绕多杰,保持一个传承上的联系。

 

然后可能会在一个星期之后,也就是721号结束以后,会在多登乌金天增(就是南师的叔公,昂藏珠巴的虹身成就者的弟子多登乌金天增)——幻轮瑜伽祖师修持的那个森迁南扎山(宁玛派六大神山之一)上,这个地方可能会有3天的宝瓶气的教授,歌者老师教。七天的金刚手(法会)的话,我会给大家讲解。结合大圆满的精华来讲作为阿努瑜伽的金刚手的修法,也会直指心性,这是肯定的。

 

好吧,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来瞧一瞧。对,这个可以在网上播,大家可以报名参加,不管有没有传承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因为这个灌顶法会本身就是要给传承的,所以没有传承的人也可以参加。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不修大圆满有法性中阴吗?”当然有了。任何众生,除了你活着时就究竟解脱了,所有的人都会进入法性中阴。除了一种人,就是大迁转身的证悟者,当然还有虹光身的成就者,活着的时候就解脱了,他没有经历法性中阴。

 

“老师刚刚讲八乘佛法可以总结为六种方法,是否为那若六法?”不是不是。那若六法都是金刚乘里的。那若六法,噶举派的这些都是金刚乘的生圆次第里的内容。八乘就是显宗,外续部,内续部加起来(除了大圆满),就是这样。

 

“知易行难还是知难行易?大圆满的见容易还是行容易?”首先,你要明白什么是大圆满的见。大圆满的见不仅仅是一个头脑的认识、见解,大圆满的见是现量发现心的本性。刚才我直指的时候,你明白了什么是那个赤裸的觉知,没有对境的心的本来的觉知,那你就已经发现了大圆满的见。因为这是一切现象的本质,也是你自心的本性。这才是见!什么是大圆满的行啊?你应该先问什么是大圆满的修。修的话,就是把这个状态,这个真知灼见,这个真知带到你的修行当中去。修行你有具体的修法,早上、白天、晚上,对不对?然后行的话,就是见和修在具体的生活当中每一个环境的落实,这就是行。所以你说哪个难、哪个易呢?相对来说,当然是见比较容易了。当然,只是相对于修和行来说。因为你要把大圆满的见落实到所有的禅修当中,所有的修行当中,以及所有的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和环境当中,这是不容易的。

 

“发现明觉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能说说过上什么幸福的生活?”首先来说说什么叫幸福生活吧。幸福生活就是没有烦恼,满足、快乐,对不对?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怎么样才能说没有颠倒梦想、恐惧、不满足、烦恼等等?根本上不就是因为你有个“我”吗?你这个“我”是一个虚幻的概念,是你的一个固定的念头、一个概念。现在你发现明觉才是你真正的我,这不就是幸福生活的开始嘛!因为你再也不需要为这个虚幻的假我去操心。你以前为了这个“我”,你成为它的奴隶已经一辈子了,对吧?从你生下来到现在,没错吧?现在你发现这个真正的我根本是超越了时空,超越了死亡,永远不会轮回,你现量发现了它,而且你有方法再次体验它,你已经跟传承相连,你的幸福生活你说开始没开始?如果你都没听懂,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当然没有开始,就是这样。

 

“老师说什么在知道,感觉是第六意识在知道。”比如说我现在拍一下手掌,你说是第六意识在知道,请你定义一下第六意识。比如我突然一个“呸”,然后你说一下第六意识。第六意识是什么?我看到一本书,这是一本书,这是一本数学书、语文书,这本书是好的、不好的,没用的、有用的,这是第六意识!叫做判断思维分别。我刚才突然拍了一下掌,你哪来的这些判断分别?而且我是突然拍的,突然喊一声“呸”,我突然拍了一下桌子,那个当下你来得及分别吗?所以,这就是很明显的区别:没分别!没分别但是有觉知啊,你没有变成一块石头,你有一个知啊。这个知没有分别你、我、他,大小、好坏,所以叫做纯粹的知,单纯的觉知。明白了吗?

 

“基明觉和根本明觉的区别?”我刚才说了,基明觉就是作为基位三身的这个潜能,他们有的时候会说这就是明觉,就是本性吧。基明觉其实跟根本明觉是一个东西,只不过是就是在基位和在果位当中,它是一个东西,只不过是你发现没发现。所以你最主要是要了解什么是道位的明觉。也就是我们刚才说的灿然明觉,其实也就是明觉力。没听懂的话,你回去听我的录音,我现在不再解释。

 

“床上和上厕所可以听吗?”当然可以,没问题。你不需要那些概念。比如我要直指心性了。你就因为上厕所,然后你就说,哎呀不恭敬,这个不好,罪过,然后你错过了直指心性,那不是很可惜吗?有谁会怪你啊?除了你自己。为什么你认为在厕所听法就是不恭敬的?如果你心恭敬,你上不上厕所,谁会怪你,谁会在乎,对吧?重要的是我们超越这些概念。比如说这个时候你必须上厕所,你就去上啊,对不对?你如果有腰椎间盘突出,你躺在床上没有问题,我不会怪你。但是你尽量不要躺在床上,因为躺床上你太放松就睡着了,对吧?就是身体层面放松可能睡着了,那你怎么听法?我们没有这个分别,但是我们要有觉知。

 

对,地明觉就是道明觉。

 

“灌顶通过网络能得到吗?”可以呀!你说的是那个金刚手的灌顶吗?我们既然网络直播,你当然就可以听。但是传统的这种方式的话,我们一般来说如果是以精要的方式传达是可以的;如果是像有的要吃啊、喝呀这种加持的话,那部分的话是传统的现场的灌顶,你当然没法吃,当然你可以观想自己吃啊喝啊。像宝瓶灌,秘密灌,智慧灌等等这类。但是实际上最重要的是第四灌,对不对?我们看吧,尽量的。而且我跟大家说过最要的不是灌顶。

 

“需要报名才能听吗?”没错,我们这个是封闭性的,不是在网络上公开。你要跟我们的课程管理联系。他就在我们的群里,管理员,你找他报名。嘎龙寺正在做一个护坡的工程,他们那里塌方,我们要给他们筹集一些钱,所以这个课是要收费的。

 

“有余虹身对应于托嘎第二相吗?”教法当中没有这么说,但是从逻辑上来说应该是成立的。因为第三相的时候,是可以获得无余虹身的。

 

“《六祖坛经》‘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这属于大圆满的哪种明性?”不是明性,是明觉。明性是不够的,明性是一个相对的东西,除非你说的这个叫赤裸的明性、全然的明性、纯粹的明性,这就是明觉。但是一般说明性的话,藏文叫做俄塞,俄塞就是光明的意思。光明和觉知不是一回事,是不同的面向,就像一个钻石,它有不同的面向。这个面向是知,这个面向是明,但是它本质是一样的。但是,明觉是究竟的,没有主客对立分别,没有高下。明性是有高低之分的,明白吗?所以这个叫明觉。

 

今天就到这儿。我们现在来回向功德。(回向加持咒 略)

 

我所知道的是有很多人听我的课以后,已经开始了他们的幸福生活。我不知道有多少个,但是我知道有不少。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开始自己的幸福生活。不再被可怜的“我”(欺骗),不要成为它的奴隶。成为自己的主人,而不是它的奴隶。今晚就到这儿,下次再见。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