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50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   阅读:143   评论:0
内容摘要:“超越造作之圆满之教法谛听,大士!诸法本性乃不二然皆超越心局限。如是实相非戏论全然显现皆普贤。众生本圆超勤病自然安住即禅观。(以上为六金刚句)”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50期)


2020年6月11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50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 Surge

中文校对: Xiaolan

英文校对: Xiaolan

藏文校对:  慈悦

   编     辑: 晨曦

   审     定: Xiaolan

 

目录

2.6.2.4.1六金刚句的章节

2.6.2.4.2见之四句的章节

2.6.2.4.3说明了义和不了义教法的章节

2.6.2.4.4专注在真知本体之章节

2.6.2.4.5说明大圆满体系的章节

加持回向咒讲解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晚上好,我们现在开始阿底上师瑜伽和《金刚歌》。(略)

 

好,我们今天来学习《无上之源》电子法本的第107页的最下面,第三十章的标题,实体书是189页。

 

30.关于金刚萨埵本性的章节,《不落胜幡:金刚萨埵大虚空》106.2-113.1】

 

第三十章是来自《不落胜幢》,这里写的《不落胜幡》,幡和幢意思是一样的,藏传佛教八吉祥当中有一个就叫胜幢,胜利幢,象征着胜利的状态,像一把大伞一样。这是大圆满心部的五部根本密续或者密续的精要教言之一,藏文叫“米诺江灿”,就是不落下或者说不会失败的永远的胜利状态,《不落胜幢:金刚萨埵大虚空》。the victory banner that does not bend: the total space of Vajrasattva。大圆满密续当中有很多金刚萨埵大虚空啊,或者金刚萨埵平等虚空啊等等,但是这个密续的名字或者密续的精要教言(也叫陇),它的名字是叫《不落胜幢》。这个注释里面有说。(念诵注释207 略)我就简短地读一下龙钦巴的这个注释,所以你们发现我们之前的种种解释,有的时候是非常不容易的,很难用语言来表述觉者的境界。

 

2.6.2.4.1六金刚句的章节

 

我们来看一下第三十一章的这些精华的部分。这是在这个大篇幅当中属于第四部分。

 

“IV.超越造作之圆满之教法

谛听,大士!

诸法本性乃不二

然皆超越心局限。

如是实相非戏论

全然显现皆普贤。

众生本圆超勤病

自然安住即禅观。

(以上为六金刚句)”

31.六金刚句的章节:《觉性杜鹃》,11.3-113.5】

 

这就是著名的六金刚句,这个六金刚句,它是来自《觉性杜鹃》——第一部被翻译成藏文的大圆满密续叫《觉性杜鹃》。大家要记住这些密续的名字。比如说,整个宇宙当中最早的一部密续叫什么?叫《声应成续》,藏文叫扎坦举。翻译成藏文的第一部密续叫《觉性杜鹃》,藏文叫瑞巴库久。瑞巴不就是明觉吗?觉性吗?库久、库久、库久、库久,什么意思?听起来像鸟叫嘛,库久、库久,就是杜鹃鸟的叫声,所以就是瑞巴库久,《明觉杜鹃》或者《觉性杜鹃》,就是觉性的春天到了。所以这里面的六金刚句,就是《觉性杜鹃》当中的精华的部分。那些看过我的微信公众号的,你们看到有一期封面是我穿着那件衣服(的照片),那件衣服上面就绣着六金刚句。那件衣服是南师曾经穿过的,后来我得到了这件衣服。这件衣服是手工的衬衫,非常的精美,手工绣上了这些藏文的字母。上面这六个句子就是这个觉性杜鹃当中的精华,你理解了这个精华的部分,整个密续你就理解了。

 

我们《水晶与光道》上面也翻译了这部密续。这部密续在《水晶与光道》上面用的词不太一样,翻译的方式不太一样。“万物本体虽不二,远离琐碎之戏论,真相虽然不可思,乃是普明普贤佛,应断造作精勤病,自然安住即禅观。”意思是一样的。简单的解释一下。万物本体是不二的,但是《水晶与光道》里面孙一先生翻译成“虽不二”。其实这个“虽”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你加了“虽”就很难理解,其实它的转折应该放在后面。这里的翻译是比较容易懂的。万物的本体或者诸法所有的现象它的本性是不二的,本性、本体是一个意思,它们都是超越了心的局限或者说它们都超越了概念,就是说万物的本质或者本体都是不二的。什么叫不二呢?比如我们看到的万物好像都显现在我的面前,有一个我看到了所有的东西,这当然是主客对立的、凡夫的、二元的幻相,对不对?但它的本性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它的实相是什么?它的真实状态是什么?它是不二的,并没有一个在我们之外的真实的事物存在,一切都是我自身的能量的展现,准确的说是我自心本性的能量的展现。因为当你说我的能量的展现的时候,语焉不详,到底是我的哪一部分呢?是这个凡夫的部分吗?不是。是我的不坏明点的部分或者说心的本性的部分。所以说,“万物本性皆不二”,它们超越了凡夫心的这些概念。凡夫心会认为,这是桌子、这是椅子、这是房间、这是空调,但这实际上都是我们的概念。它的本性是超越这些概念的,就是这个意思。它真实意义上都是我们大圆满本性的显现。

 

“如是实相非戏论”,这样的实相、这样的真实状态,它不属于概念的层面。它们纯然的显现或者全然的显现都是普贤,普贤就是都是大圆满的意思。普贤在这里不是什么普贤菩萨呀或者什么,实际上就是普贤王如来这个词的本意,普贤就是all good,所有都是好的。但这个好并不是好和坏的那个好,而是一切都是最圆满的这个意义上,超越了好和坏这才是真正的好。因为一般的好,凡夫意义上的好总是相对于坏来说的,比如说我们说什么是道德的,什么是不道德的,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但这都是在一定时空之内,一定的众生,他的见解、他的习惯、他的概念、他的看法。这都叫相对的,没有什么实质的真实的意义。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相对的好和坏都是有问题的,都是有局限的,只有所谓的真正的普贤王如来的状态也就是大圆满的状态,这才是真正的好,因为不管是什么意义上,它都是没有问题的,都是圆满的,这是普贤的意思。

 

然后,应断造作精勤病”,这里翻译成:“众生本圆超勤病”,就是众生的本性是圆满的,他们应该超越精勤努力的这种疾病,因为比如我们一般的修行者或者任何的宗教修行的这些人,包括整个八乘佛法,他们都是总在不停地造作和努力当中,直到最后完全的证悟。但是,当他走上完全证悟之道的时候,意味着他进入了不二禅观的状态,进入了本性的状态。所以,在此之前他们都需要超越精勤努力,这是一种病。

 

所以,自然安住即禅观因为它的原文是说大圆满的禅修就指的是自然的安住。这个禅修,他们有的时候翻译成禅定,那么很多人就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一种禅修,所以我们就翻译成禅观。自然安住就是我们大圆满的禅修,那它的本质就是我们说的超越二元的能所对立的禅修,我们称之为禅观。明白吗?这六金刚句就是这个密续当中最精髓的部分。

 

2.6.2.4.2见之四句的章节

 

“谛听,大士!领悟此中真义!

于根本状态中一切显现皆为一:

莫要修整!

于此无上不变平等中

无散乱法身见之状态安住。

 

在这种无上的、不变的平等当中,安住在真知的不散乱的法身状态当中,就是这个意思。这个真知的状态knowledge这里翻译成无散乱法身见,这个knowledge 他翻译成见,就是我们说的真知,意思是一样的。所以这个也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解释六金刚句。一切的显现在根本状态都是一,没有两种,也就是不二的意思。但是一般大圆满教法中我们很少说一,就像我们一般说不二,比如我们经常说二元状态,那有的人就说相反的那就是一元状态,但是我们很少说一元状态。因为当你说一个元的时候,就表示有一个层面或者有一个实质、有一个本体,我们一般不这么说,我们一般说不二。因为它不是二,但你也不能说是一,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实有的东西存在,没有一个实体,所以我们一般说不二,一般不会说一。但是,如果有的时候为了让大家能理解,我们也会说一。就是说,只是做比较世俗层面的这种解释,就是一切显现皆为一,一就是大圆满的意思。所以你不需要去修整、修饰你的状态,只需要看清你的这个状态本身是什么?你不需要做任何的修饰。

 

有的人说,我要坐直了,我要盘腿,我只能用嘴呼吸,眼睛必须睁着,凝视虚空等等。因为教法当中有的时候会有这些指示,他们就认为必须是这样的、必须是那样的。实际上,这里说的最重要的状态是不去修整。不去修整,有的人就以为那就是散乱。比如我现在散乱、烦恼、妄想,我就接着散乱、烦恼、妄想。但这不是它的意思。它的意思就是说,你处在这个真实的状态当中,你什么都不用去管。你身体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语的层面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心意的层面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去管它。因为它不是你需要关注的东西,身语意处在完全的、全然的、超越的状态,或者是一种神圣的忽视的状态,这个叫做sacred ignorance,这种 ignorance这种忽视呢,就是说超越的意思,不在乎的意思。但是我们称之为神圣的超越,因为你如果总是在乎你的身体、在乎你的心、在乎你的能量或者语的层面,那么你就会被它们所局限。

 

当然有的人可能就会以为大圆满的行者根本就什么都不用管,只管明觉,我们相对层面就像一个乞丐一样,有的情况下的确是这样的,如果你是在深山里面修行的,你跟别人没有处在一个空间当中生活,当然,你是怎么样没有人会在乎。但是,如果你跟大家生活在一起,那你不修边幅,你的身语意完全不去在乎,你也可能处在另外一个极端当中,这意味着你总是管自己不管别人,就是这意思,因为我们说要觉知这个环境嘛,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所以你不能说什么都不管,你还是要尊重其他的众生,对不对?比如说,你如果自己在山里面住着,你可以不修边幅、披头散发,没有问题,但是你如果跟你的家人生活在一起,你如果这样子,你是会给别人带来烦恼,是不是?所以大圆满行者在相对的层面,我们还是会根据环境行事,我们要保持觉知。但是在究竟的层面当中,我们并不在乎这一切。比如我们要上课了,我们在这个视频上,讲课人要有讲课人的形象,一般来说,因为众生很在乎这个。如果我披头散发、蓬头垢面,你们肯定就会有各种的想法,这就是我们说的要根据环境行事,是不是?所以很多时候不要偏激地去看问题。

 

“于此无上不变平等中无散乱法身见之状态安住。”也就是说,没有散乱地安住在究竟的法身当中,其实根本意思跟上面是一样的。

 

32.见之四句的章节,113.6-113.7】

这个“见”记住就是Knowledge,真知或者说明觉。

 

2.6.2.4.3说明了义和不了义教法的章节

 

“谛听,大士,纯然觉知(明觉 pure presence)之王!胜义之真实教法不能[以概念来]理解或展示。它不可被定义,不可变成一个专注的对境,不可以被思维:它是关于超越念头的一种体性。[此体性]不能修,亦不能成为思维的对象。它无所欲求,亦无接受[证悟之]果之念想。”

 

所以首先是不能以概念来理解。我们很多的佛教徒总是对什么东西都试图用头脑来理解,但实际上最究竟的胜义的状态这样的教法是不能用头脑来理解的。你可以用头脑来理解怎么样去修,但是这个状态本身你不能用头脑去理解。它也不可能被定义,不可能被专注。因为它不是一个东西,只有是一个东西,一个时空当中的现象才能被专注,或者被它所扰乱等等。也不可以被思维,对不对?因为它超越了念头。所以它也是无所欲求,就像我们佛教说空、无相、无愿,就是三解脱门,也是类似的,没有一个欲求,无愿的。它也没有说要接受证悟的果,它本来就是本自圆满的,具足一切的,那谈不上什么证悟的果。本来就在,我是本自具足的,我谈得上什么证悟呢?从最究竟的层面来讲,没有什么证悟,只能在不究竟的层面、相对的层面,就是我以前跟大家说的:如果我们大概的分为世俗和胜义呢,有世俗当中的胜义,然后胜义当中的世俗,还有胜义当中的胜义,是这样子。所以,世俗之世俗,世俗之胜义,胜义之世俗,胜义之胜义,有这样的四个层面。

 

就《无上之源》表达的见解或者境界,这个叫究竟的觉者的境界,就是胜义之胜义。那所谓的胜义之世俗的话,就是说,我是在表达胜义的层面,但是我得用世俗的语言,世俗的习惯来给跟大家表达。那所谓的世俗之胜义的话,就是在世俗的层面来给大家解释胜义的情况。就像我们说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这些都是在世俗谛的层面,但是我们会讲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我们讲胜义菩提心这个就是我们说的世俗当中的胜义,是这样子的。因为从最究竟的觉者的层面来讲,哪里有什么发胜义菩提心?不存在,是不是?没有发的主体,没有客体。

 

(念诵原文 略)这都是胜义的胜义的层面讲的。很多人不明白明性这个词啊,所以我们总是一再地解释。就是你在这个究竟的状态当中,诸根——我们的眼耳鼻舌身,还有诸根的对境——色声香味触法,实际上都是我们的根本状态、我们的本初状态的明性的显现,这个明性就是我们说的这种赤裸的明性的显现。没有这种头脑的二元的束缚,所以诸佛与有情众生不再被视为是二元的对立,一切事物都被认为是一体的,在这种状态当中。

 

“此根本状态既不见一亦不见多。”记得吧刚刚说过的,我们一般不说一,因为当你说一元的时候,有一个元,元是什么?我们说二元状态,元就是一个方面、一个层面,对不对?有一个主体的层面、有一个客体的层面,这叫二元对立:能的层面,所的层面。但你说一元,那是哪一元呢?如果你要说它的本质是空性的,那你又谈得上什么一元呢?所以说一,尤其是比如说中观应承,当你说一的时候,一定会被他们攻击的,因为这是一种见地上的瑕疵。

 

所以此状态既不见一亦不见多:从来无生亦从来无相之本体,岂能成为定义的对境? ”无相,就是说它是无生的,never been born,而且has never manifested,从来没有显现,就这种所谓的根本的体性。Could this essence which has never been born and has never manifested ever become the manifestation?这里说的无相就是说它没有显现出一个具体的形象,这个意思就是说你不能说明觉它有一个什么具体的形象,比如说像有的修行的法门说,到了觉悟的境界就是一千个太阳那么亮啊等等,有这样的一些说法,这样的说法都是不究竟的,所以你不能用一个显像来表示究竟的状态。

 

(念诵原文 略)纯然觉知之王。我们刚才说了,pure  presence。因为我们以前学习佛教或者学习大圆满,很少用这样的词,我们有的人会说,本觉(rigpa),对吧?这里突然怎么来了个纯然觉知?很多人就懵了,因为这完全脱离了他们以前了解的这个语言的术语的体系。什么叫纯然觉知?我在这个课程当中讲解过无数次。我们一般的觉知,我现在觉知到我面前有一个手机,有一个电脑的屏幕,我觉知到有人在说话等等,这都叫做二元的觉知、普通的觉知。那纯然觉知,就是说,(老师拍掌)比如我刚才拍了一掌的当下,那个第一个刹那当中,你只是单纯的知道,(老师拍掌)是不是?你还没来得及判断、思维、分别,这就是纯然的知。那英文叫pure presence(或pure knowing),为什么?为什么它说pure?pure就是纯粹的、纯然的,因为还没有判断、思维、分别,还没有任何的标签说这是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没有主客的分别。所以这叫无分别的觉知,或者叫做没有对境的觉知,比如我刚才拍的那一刹那,你哪里觉得有一个我,有一个我的对象?没有,对吗?所以叫pure presence。

 

pure presence这个词在英文里面,你们知道它有显现的意思,也有在场的意思。所以有一个东西在场,这个东西是什么呢?这是你这个知本身,这个纯然的觉知,这个明觉,它不是一个东西,所以你无法作为一个心的对境去发现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无法发现它。当我们说发现明觉的时候,我们从来都不是说明觉呆在某个地方,然后你看见了它,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你完全放松下来,你的本具的一个功能,你的心的最底层它本具的那个状态显现了。这个状态当中没有分别,没有一个对境的显现,没有堕入到一个原始无明的状态,也就是说你破除了这个原始无明,也就是说一切的显现在这个当下,并没有被认为是一个对境,这就是叫做破除了原始无明。在这个刹那当中,当心的本性本具的这个觉知,也就是明觉被认出来的时候,它不是一个对象。所以,这是所有知识当中最宝贵的部分。如果你认为是对象,任何的一个对象都将成为轮回之因。

 

所以大家真的了解这个词本身,就光做一个名词解释大圆满你都已经搞明白了,就这么简单。pure presence,所以最好能懂一点点英文,当然这个不是必须的。因为我想大多数人都至少学过一点英文,哪怕初中学过一点,然后我稍微给你讲解一下,你就明白了,这是很有帮助的。因为你要是讲中文明觉,这是不错的啊,但是明觉,光明的觉性或者说一个明亮的光明的一个觉,就是它只有字面的一个意思,但是当你用英文来表达的时候,就特别的清楚,叫pure presence,有的时候叫pure knowing,对吧?我跟大家说过无数次,pure knowing,knowing就是知道。

 

“一切诸佛和有情众生,整个宇宙和居于其中的各种众生,都是我的自性,超越一切承许或否定的戏论。”整个宇宙所有的众生都是我的自性,超越一切承许,承许是什么意思?承许就是肯定的意思,或者说提出一个什么见解,这就叫承许。或者承认有什么东西的存在,或者是它的反面,否认什么东西的存在。它超越了这个承认或者否认,因为承认或者否认都是头脑的层面做出的一个判断,它完全不是在这个层面。

 

(念诵原文 略)三身上师,记得我们说的法报化三身层面的上师,就是整个九乘佛法都包括里面,九乘佛法的这些上师们、老师们,都包括在三身上师的层面。所有的这些方法都是为了引领一切众生以间接的方式,达到此唯一的实相。三身里面包括法身、报身、化身,那法身里面有三种,内续部的阿底瑜伽、阿努瑜伽和玛哈瑜伽,都属于法身,但是里面只有阿底瑜伽或者大圆满,是直接的方式达到这个实相,其他的八乘佛法都是间接的方式。

 

2.6.2.4.4专注在真知本体之章节

 

“我的本体如同天空。我的意义是根本实相。我的本性是清净圆满识。

谛听!我没有障碍,并超越诸戏论:超越戏论的天空就是法身层面。

我是超越取舍的无散乱状态:天空是指不取不舍。如同天空从不取舍任何事物,普贤王如来没有取与舍的二元知见。”

这里就不用解释了,因为都说过很多次了。

 

“从不取舍任何事物的本体含藏于我之内。”这个本体,就是说的是essence“本体空自性明”的那个本体,essence或者精髓。因为本体这个字很容易让人觉得有一个什么实质,但它的实质就是空性,所以当我们大圆满里说到本体的时候你要明白指的就是空性,空性它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存在,否则就不叫空性,对不对?就叫显现了。但这个空性呢,它也不是一无所有。它虽然空,但它圆满具足一切的潜能。这就是我们说的本体或者叫法身,因为本体空性就是法身,法身就是具足一切潜能的空性,之所以叫潜能因为它还没有显现出来;所谓报身的话已经显现出来了,但没有堕入到二元的轮回当中;化身就是显现出来,然后被攀缘对境,这就叫轮回的层面,叫化身。

 

(念诵原文 略)大家可能会觉得,好多语句都是类似的或者重复的,但是这种古代的经典就是这样子的,有很多的内容,它反复地说。但是其实不完全是一样的,它有的时候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面来说的。所以呢,它说,我像天空一般从来没有出生过,你们会想天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可能吧?你都无法想象天空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来都是没有出生过,一直是有,所以它没有一个开始,所以叫无生嘛。

 

好,下一段。如果你领悟此一切之源,清净圆满识,你将会明白其自生之本性超越了恒常与断灭的局限。”大家看这句话,清净圆满识指的就是这个一切之源,这里并不是说,如果你领悟这个一切之源,清净圆满识。有的人就会以为,这句话是在对清净圆满识说话,不是这个意思啊。如果你领悟了这个一切之源,某某人,不是这个意思。这实际上是从英文的语句转化过来的,也就是说,一切之源就是这个清净圆满识,其实打个破折号就不太容易被误解。如果你领悟此一切之源——清净圆满识。因为清净圆满识是一切之源嘛。你就会明白其自身之本性超越了恒常与断灭的局限。

 

有的人会说,那既然是这样的,那肯定它是一个永恒的,我们很多人就会觉得,那明觉肯定是从某个时间开始,它将一直持续到永远。这就是所谓的常见。常见的话认为它从某个时间开始,然后它将永远地存在下去。它的相反,它的另外一个极端就是断见,断见意味着不认为它有任何的存在,不认为它有任何的作用,这就是断见。但实际上这个清净圆满识,或者是大圆满的这个状态、实像,它超越了常见和断见。因为所谓的常见(或者断见),这个永恒的或者说断灭的,都是我们时空当中的一种头脑的概念。

 

就像我们一般关于有神论的宗教,他们有一个上帝创造了宇宙,然后,他从某个时候开始,他创造了宇宙,比如说《圣经旧约》里面开始说上帝在六天当中创造了天地万物宇宙,第七天他休息。也就是说这种二元的有神论的宗教,他们认为宇宙是从一个时候开始的,甚至他们认为这个创造宇宙的造物主也是从某个时候开始,然后他永远地延续下去。也就是他都是在时空当中的存在,要不然怎么会说六天创造了天地宇宙呢?这都是时间呢。所以一般在这种二元的层面的来理解这一切,或者说把这一切当做一个时空当中的真实的意义来理解,那都是一种过失。

 

当然,如果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理解,那也就是说这一切只不过是一种象征。就像南师理解上帝或者天主,他说:我理解的上帝就是本初状态。那这就意味着是六天或者七天创造天地宇宙的,他是一种象征。这个意义上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但是绝大部分的这些宗教徒们,他们都是,圣经上怎么说的,他就扣着这个字眼去理解,这个就会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他觉得那一切讲的都是关于上帝造人,造宇宙,造了男女,造了伊甸园,等等等等,他认为这一切不是什么一种象征或者比喻,它就是真的,这样的理解就会有很多的问题。所以我们这里说的超越了恒常与断灭的局限,根本上来说就是一切时空当中的东西都不可能是恒常的。然后你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东西出现过、存在过,这也是另外一个极端。你得承认它的相对层面的作用,所以呢:

 

“无生并超越了主和客的二元分别,它超越了物质的、恒久实体的局限。它是无有间断,自生的智慧,超越了无和灭尽的局限。[这就是Muteg”这个词的真正含义]”“Mu”是指诸法的空性层面,“teg”是指对此的领悟。”Muteg这个词它的真正的含义就是领悟了诸法空性

 

“那些在诸佛和有情众生之间生起二元分别者看不到清净圆满识这个一切之源。”我们所谓的有情众生或者凡夫,总是看到的是现象的层面,或者二元分别的层面,或者说他们只看到了镜子当中的显现,他没有透过镜子的无尽的显现发现这一切显现发生的根源,那就是镜子的本性,镜子的潜能。所以我们的人也是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只看到了面前的一切,然后去思维这个东西是空性的还是光明的,这永远是一个二元的状态、二元的见。不管你怎么去思维什么单空,什么明空、乐空,什么中观应承、中观自续,你都是在分析对境。也许你在分析你的心,但仍然是作为一个对境来分析,问题是现在你应该回到这个镜子的本体的层面,不是在这个分析的层面,分析都是要有一个对境去分析,分析只有在头脑的层面才会发生,或者在二元的心意识的层面才会发生。这是第三十四章。专注在真知本体之章节。这个英文是the chapter that concentrates the essence of knowledge。the essence of knowledge:真知的本体。

 

2.6.2.4.5说明大圆满体系的章节

 

“谛听,大士!我之体性难以[领悟]。其见和行并不同于三种上师在八个要点(入道、见地、誓言、修行根器能力、修道、证悟层次、本初智慧和法性)上所教授的五乘的见与行:”这里提到了五乘。入道是在无造作原则的基础上发生的。见无需禅修而得见。誓言无需受持而得以保持。修行根器能力不必努力即可获得。

 

所以,刚才提到的三种上师,就是我们说的法报化三身,法身、报身、化身三个层面的上师就包括整个九乘佛法,其中第九乘的大圆满的见和行,跟其他的那些八乘教导的不一样,在这八个方面不一样。首先入道,就是怎么样进入这个修道,它是在无造作的原则的基础上发生的。譬如我们一直在说的发现心的本性,我们没有制造任何的东西,没有专注或者努力,或者说好像去什么修正、去证得一个什么东西,因为当我们说证得,英文叫realize,也就是实现它。但其实与其说实现它,实现就有一点制造出来一个东西,比如我实现了什么东西,我实现了办公自动化,比如“实现了四个现代化”,实现了什么,就好像制造出来什么东西。但是我们心的本性当下发现这个状态,真的就是在那儿而已,什么也没做,是吧?只是要给你怎么去指引,让你注意到哪个地方,这是最最细微的。所以我们总是觉得要去造作什么,这就是所有跟大圆满不同的见和修的方式。

 

“见无需禅修而得见。”你看我们说当下,(老师拍掌)你发现那个纯然的知,就这么简单,哪里要有什么禅修?禅修是多么辛苦的事情啊,而且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一直在专注什么东西,一直在观察,一直在观想,一直在念咒,一直在磕大头,一直在供养,累不累啊?累还不要紧,有没有成果呀?成果还是有一点的,但需要多么累才有成果呀?而且不光是累,还要极其的虔诚,但是不管你多么的虔诚、专注、努力,都是二元的状态。所以你不如发现你本具的那个真实的状态。这里你什么也没做,是不是?这就是大圆满讲的见和修。

 

“誓言无需受持而得以保持。”为什么这么说啊?因为我们显宗总是在说守戒,金刚乘总是说要保持三昧耶。前两天有人跟我说,他以前的一个上师,那上师被认证为某某大师,大圆满祖师的转世,有这么一个头衔。他在某个群里面说了:我的那个上师虽然是一个著名的转世,但是从来没给过我直指心性。说了这么一句话,他之后感到非常的懊悔:我怎么能说这个话,我犯了三昧耶,我严重地违反了誓言,我诽谤了上师。所以他说:我之后再观修明觉就很困难了。我为什么特别把这件事拿出来说?因为这是很多人一个很普遍的状态,所以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件事情。

 

首先,这叫诽谤上师吗?如果他从来没给过你直指心性,这是很简单可以判断出来的,因为你现在已经从这里得到那么多直指的方法。不管是正式还是非正式的一、二十种,你当然就知道什么叫直指了。那现在你根据这个实际的了解,你发现他没有给过直指。这是很正常的,很多的传统上师从来没有直指过。然后你说了这句话,你感到很懊悔,因为你觉得你诽谤了他,什么叫诽谤?诽谤是无中生有,或者说是这样说成那样,这叫诽谤。你说的是事实,怎么叫诽谤呢?你之所以说,你说了上师所以你感觉到忏悔,因为你心不安了,所以你在修法的时候,你总是有很强烈的自责或者懊悔,它当然会影响你的状态,然后你在那种不平静的状态当中修法,你已经失去了你的放松了。所以你发现你没有办法再处于那个状态,而且你本来就不太熟悉那个状态,那个方法还没有成为你自己的,你只是接受了这些方法,然后你也练习了一些,但是还没有成为你自己发现一切实相的方法。所以你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所以这就是我们很多人受这种传统的教法方式的影响,觉得好像就是我说实话都不可以,我还就必须说这些假大空的话。这怎么可以?我们学佛到后来变成了某个上师某个团体的赞颂者,他没有直指就是没有直指,这有什么?就算我说错了,至少我是真心这么认为的,这怎么叫诽谤呢?对不对?我们很多人其实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这种局限当中。所以这里说大圆满的行者没有这样的誓言。首先这样的誓言是什么?大圆满行者的誓言是什么?就是安住在明觉当中,这是我们唯一的誓言。当我们有了这个誓言,所有的戒律和金刚乘的誓言或者三昧耶,它的精髓、它的功德,我们都已经得到了,明白吗?因为所有的戒律,比如显宗的戒律都是让你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对吗?所有的金刚乘的戒律不光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还要自净其意呀,也就是净化自己啊,净观一切啊。我们一般会说小乘的精华是诸恶莫作,大乘的精华是众善奉行,金刚乘的精华是自净其意。但是只要你尽量的安住在明觉当中,或者说如果你已经可以安住在明觉当中,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状态。

 

所以你现在已经登上了或者接近了九乘之巅的顶峰了,你就不要被其他以前的那些习惯和习气给拖住了,这对你除了障碍没有任何的好处。我学了佛,学来学去,我就必须天天捧着我们认为的一某某上师,没有义务这么做!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我又没有攻击他,我只说他没有给我直指过,没有直指就是没有直指,我没有说他不好,是不是?这是实事求是嘛。我们佛教徒连实事求是都做不到,那请问你的这个佛学到哪里去了?还必须说假话,必须去说一些假大空的话吗?是吗?我们以这样的一个例子就可以反观我们自己是什么。

 

我刚才已经说了,有可能你的上师直指过你没有懂,但是如果你没有理解,你这么说也是没有问题的,对不对?你说我的上师没有给我直指,因为你已经在这里听了几个月的课,你已经知道了什么是直指,那我不认为上师直指过你还是不知道,可能性不大,因为我已经把各种直指的方式都说了,而且我不是只说各种方式,我说了所有的直指都是通过身语意的二元的禅修的经验来反观是什么在体验这个状态,是什么知道这个状态,这个纯然觉知。就是我已经把本质说出来,只要你足够了解,那就肯定能清晰地判断。

 

但有的人就会说一些高大上的话:上师就是明觉,怎么会没有直指?这都是你从某个体系里看到那些高大上的观点。当然,上师有秘密的层面、极密的层面、秘密的层面、内在的层面、外在的层面,极密的上师是就是明觉等等,这当然是没有错的,但是我们刚才说我的上师没有给我直指,这当然指的是我们的肉身的上师,是不是?所以不要混淆。你一旦提到最究竟的层面,那什么话都不要说了。我们在什么层面就说什么话,我现在在说的是世俗谛的外在的上师的层面。上师有没有直指过,你现在还看不懂吗?还看不出来吗?对不对?我所指出的就是大家的那种被束缚的状态,这是我们需要觉知的。你这种东西捆着你,绑着你,将会是你的巨大障碍,一定要知道。

 

所以这里说:誓言无需受持而得以保持。修行根器能力不必努力即可获得”,因为这不是努力,我们只是当下发现真实的状态。修道并非渐行之道。并无通过修炼而登上之地。”对吧?没有一个什么一级一级的方式,大圆满当中不存在这样的方式,大圆满只有发现实相本身,只不过是有一个稳固和不稳固的过程。但是从一开始到结束,都是跟明觉有关的。当然如果你通过二元的方式,当然就有比如说暖顶忍世呀,五道十地呀,都有不同的层面,因为这二元的层面就像爬山一样,对不对?它有一层一层的,这一层比另外一层高,但是大圆满的这种方式,它不是一个爬山的方式,它是直接来到了顶峰。要么就达到了,要么就没达到,就这么简单,没有处于中间状态的可能。你比如我们说大圆满就是不二的状态。要么是二元的状态,要么是不二的状态,不可能居于其中,明白吗?这就是为什么说没有中间状态,只有一地,那就是大圆满之地,没有别的。

 

“智慧是一种根本不能以任何方式去产生的离戏状态。”没有什么方式能产生或者制造出来,离戏就是超越概念。根本体性(法性)”或者诸法之体性,“乃是不可被改变之实相。

 

“谛听,大士!如果把这个教导给因果乘的追随者,他们会认为它不可能。”对吧?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很多人到现在都觉得不可能。“事实上,他们相信由于这个世界是建基于因果的,一切都必须受此原则的约束。他们相信为了达到这个果,即三界诸佛,就需要在因上,也就是三界众生上进行造作。然而这种禅修的方式并不能够证悟此果。”

 

大家反观一下,我们自己是不是属于这样的类型,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是基于因果的,一切都必须受因果原则的约束,我们相信为了达到这个果,也就是证悟成佛,就需要在因上面来达到这个果。也就是说,在三界的众生层面,我们来进行造作,也就是各种努力呀,制造出来成佛的果。但是这样的方式并不能证悟此果,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状态。虽然你可能听了很多大圆满的课,但是绝大部分的人仍然是觉得我就是一个人,我是一个个体的人;我来听课,我听课得到了一些利益;我去发现了一种状态,据说是真实的,实相状态;我尽量地去修这个状态;这是一种因,我慢慢积累了这个因,最终有一天我就证悟了这个佛的果。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关于大圆满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是我们的幻觉。

 

那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我们的闻思修的基础就是在幻觉当中的,我们的幻觉是说有一个我来听课、闻思、实修,通过闻思修,我们发现了所谓的明觉,慢慢地积累了各种功德善业,然后我就成佛了,是不是啊?大多数人是不是这么想的?但从一开始这就是错的,关于“我”的这个理解就是错的,因为我们已经从这个课程开始、到中间、到现在,我们基本上每一天都在说这个,我们认为的这个我不是真实的,唯一的真正的我就是这个心的本性;其他的都完全不能叫做我。只要你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们以前的这种认为,总是觉得我在轮回当中来修行,我要修行成功了呢,我就成佛了;我要没有成功呢,接着我就轮回了。就这样想的,是不是啊?

 

那现在我们如果学了这么久的《无上之源》,你现在应该树立什么样一种见地?当我们说树立见地的时候,当然是指的在头脑的闻思的层面、见解的层面,我们应该是有一种什么样的见解?我们说真实的大圆满的见解,就是发现这个真实的状态、这个明觉本身,这是唯一真实的,唯此一真实,其他的全是幻相。那你就应该知道,一切都是这个觉性在作用,没有别的。我们这个个体从本质上来说根本不存在,只是在相对的层面我们误以为他是存在的,误以为有一个什么东西在轮回,有一个我在轮回,但是没有这样一个我在轮回。所谓的解脱、涅槃,就是发现这根本就不存在一个我,这就是幻相当中解脱出来。所谓的涅槃并不是说这个我证悟了某种真理,然后最终越来越圆满,积累了很多的功德善业,总有一天他大放光明,他发现自己跟天下都是一体的,然后就成佛了。根本不存在天下!根本不存在众生!根本不存在世界!这个就是无上之源。

 

我们所谓的修行,对这个我的破除是非常重要的,所有不是明觉的这个层面的,或者说除了这个本初状态以外,其他我们认为我的东西都应该被超越,不要认同这个是我,真正的我们每一个众生都是普贤王如来。那怎么现量地去发现它,就是我们说的直指心性的方式,发现一切最终都是这个心的本性在感受自身的能量的游戏,仅此而已。普作王本身生起了整个能量的幻化的层面,包括其中的一个一个的个体都是他自己的真相。那现在我们比较有局限的就是,我们现在已经陷在个体的层面,来试图看到整个的真相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已经被吸引到这个幻相的游戏当中去了。唯一的可能那就是通过这种最究竟的教导;其他的八乘佛法,甚至包括后来被佛教化的各种看似是大圆满的那些,(有)很多的局限。你们慢慢观察就会发现,这种原始的教导跟后面的一些所谓的大圆满教导是不是一样。

 

(念诵原文 略)这里面两句话,第一句话是说,因为一切都是这个真实的自然状态,所以你要寻求或者改变你的状态,简单的说就是一种局限,而且这种局限掩饰了真相。实际上大多数人没有这样的见解,所以也谈不上改变这个状态,但是他们试图往外去寻找一个什么境界来发现真理,它的实质就是在改变这个状态,虽然他没有这个见,但实际上他在这么做。

 

见、修、誓言呢,他们所有的这些对于造作的教示,比如八乘佛法当中的见解啊、禅修啊、誓言啊、戒律等等,这些指示、相关的教言都只是为了那些需要消除散乱的人、需要静修的人,他们需要一个外在的环境,外在比较安静,就像佛教说的阿兰若处,阿兰若处就是一个僻静的禅修地。很多人需要这样的环境,他们认为一个所谓的寂静的地方,所谓清净的地方,我不太容易散乱。但这些人,实际上我们说,当他有这样的需要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还没有明白大圆满教法的精髓。因为外境是怎么样,实际上外境当中有多少个散乱之源,其实它的本质并没有区别,不管是在火车站、在菜市场,还是在深山里面,只要你的注意力往外跑而不是回到这个是什么在体验这一切的这个本然觉性的时候,它的本质没有区别。菜市场、火车站和寺庙没有区别,因为它都可以成为散乱之源。寺庙里有很多寺庙里的杂事儿、寺庙里的政治、寺庙里的阶级、寺庙里的烦恼,你认为清静的环境可能它有它的不清净的地方。

 

所以真正的清净,是心净则国土净。心怎么才算是清净呢?没有二元的状态,这就是清净。怎么才能没有二元的状态呢?并不是靠专注、靠观想、靠念咒、靠忏悔、靠祈祷、靠所谓对上师的信心,因为这一切都是往外求。你只需要回到你这个本来在体验这一切的本体,你总摄一切于这个根本之处,没有别的,你放松在这个真实的状态,大圆满就成功了,没有那么复杂,就是至少这个方向、这个状态是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你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巩固,然后确信无疑,然后慢慢从你的散乱的这个粗大的状态当中超越出来。相反,你外境当中制造出一个相似的清净的环境,没多大的区别,有的人可能在相似的这种清静的环境中变得更加的散乱,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所以禅宗里面说“大隐隐于世,小隐隐于山”,是不是?大的隐者、修行者,他们住在城市当中;小的隐士或者修行者,他们住在山里,就是这样子。其实不管大还是小,根本上是你得找到最究竟的教导,你一旦找到究竟的教导,一切的游戏都结束了。根本没有一个我在轮回当中漫长地挣扎,根本的挣扎就是因为你认同于这个“我”,就是这个身体,以及这个身语意就是我。所以佛教当中其实这一块你要下大的功夫。

 

为什么我们要修所谓的决法?决法当中根本就是要把身体供养出去,观想我不在乎我的身体,我把它供养出去,切碎了然后上供下施。这是一种想象,它有作用,但是我认为在我们现实的生活修行当中,更重要的方式不只是说观想一个我的身体,然后切碎了供养出去,因为我们心底里知道这不是真的,对我们来说不是真的,我并没有切自己的身体,而且就算你把整个身体供养出去,不等于你超越了这个我执。所以我非常推荐大家,好好的观察我是谁?你好好地质询一下自己,哪一部分才是我?如果没有这个阶段的工夫,就算你修决法,我也怀疑你是不是能够断除这个我执。首先你照镜子,然后这个就是我,别人骂你一句,别人说“王小二”,“到”,好,这就是我。所以在19世纪,不二论吠檀多有一位大师叫做拉玛那·马哈希Ramana Mahashi,他有一个著名的教言叫做《真我的质询》(Self Inquiry)。他就是这样的分析,我们来观察哪一部分是我,身体是我?四肢是我?这里面有没有任何哪一部分是我?因为当你说我的时候一定是一个恒常的东西,一定是一个可以区别于所有其他东西的,否则不能叫我,是不是?所以你观察你的身语意、情绪、思想、烦恼、语言,所有一切的一切,根本上都不是。

 

而且实际上很多人会说,那你要说这个明觉就是我,那是不是就是当年释迦摩尼佛说的:阿摩罗识甚微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就是说,这个究竟的觉性的我,它是非常细微的,一切的种子就像瀑布一样的,流水一般从它的表面上生起,但是,我在凡夫面前不会讲这个,因为他们可能以为这个是我。但是当释迦牟尼佛说这个开示的时候,他说“恐彼分别执为我”,他可能会起分别心说这是我。当他说这个我的时候,他指的是区别于其他的这个我,可是我们现在说的这个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一个个体的我,也不是很多人说的整个宇宙的一个大我,或者怎么样。实际上我也从来不说这个词什么大我、真我,尽管刚才我提到了《真我的质询》,这其实是一些人的翻译。以前我和歌者翻译过这本书,其实它的英文叫Self Inquiry,也就是自我的self,你可以随便怎么翻译,因为这个self,这个我,自我,它有可能是小写的,也可能是大写的,就看你怎么去诠释它。当时我们翻译成《真我的质询》。

 

有的人会说,那你这个不就是说那个觉性就是我?但是我们这里说的我,指的是一切,不是说个体性的我,而且它是我们所谓的我的这个经验当中的真实的部分,明白这个意思吗?我很难表达这个中间细微的区别。就像释迦牟尼佛说的,他怕凡夫把这个觉性执着为我,他这个执着为我是执着为一个个体的我。但实际上释迦牟尼佛成佛之后他说的常乐我净,他也是说我,此我和彼我有什么区别?那就是说,恐彼分别执为我的这个我,是一个分别的我,分别的我是一个个体的我,对不对?是一个有能所对立的我,就是说觉性就是我的本质,就像有的人说真我或者说凡我这个是我的本质,然后一个一个的个体,然后他们就觉得是这个我在轮回或者说解脱轮回。但这里说的,比如说常乐我净的这个释迦牟尼佛成佛之后说的这个我,指的是无上之源这个我,无上之源整本书都在说我,但这个我不是个体的我。也不是所谓的那种一般的印度教一些二元的理解当中说的,所谓“体困”的灵魂,困在身体里面的这个真我的灵魂。这里面区别是非常非常细微的,但总的来说就是这种个体性,这种分别的我和这个觉性的我,无上之源这个我。后者的这个无上之源的我,整个宇宙都是觉性本身,因为现在说话的这个我是无上之源,是一切的菩提心普作王,是一切现象的本质,是纯然觉知本身,明白吗?它没有个体性,它没有说我、他、你,没有这样的分别,是吧?

 

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了半天你们听明白了吗?否则有的人会说,你讲了半天,大圆满不就是真常唯心吗?不是,因为真常唯心这个外道当中的一些世俗化的理解,我并没有说不二论吠檀多是这么理解的,但是印度教当中的确有很多这样的理解,就像佛教当中有很多人理解这个觉性也是这么理解的,理解佛,他是当上帝一样理解的,很正常。不二论吠檀多拉玛那·马哈希Ramana Mahashi在他很小的时候,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有一天他发现自己面临了死亡。他实际上经历了死亡,他知道死亡就要降临在他的身上,但这个时候他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发现在我的死亡当中会发生很多的事情,但是我现在要看一看,是什么在知道自己死亡?是什么在经历这一切?于是他静静地躺下来,等待死亡的降临,他发现这个过程当中,他的身体经历了死亡,他的身体里面的细微的这些气啊、能量啊,也在消融,他发现他的心,一直在思维、造作、散乱的这个心,也慢慢停止了运作,他真的死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发现了见证这一切的这个,什么知道我的身语意死亡的这个,是什么知道了它,他发现了它。

 

幸运的是他没有死,如果他真正的死了,那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得到一个这样伟大的圣者的教导,他并没有像凡人那样的死去了,他活过来了,但他的确经历了死亡,并且他在这过程当中,见证了一切的我们认为的那个我的死亡。所以之后有这样一个伟大的教言叫self inquiry,我们翻译成《真我的质询》,但那个时候我们也不太懂。九十年代初,翻译得很勉强,但是慢慢来,慢慢来,反过来,学了大圆满之后,看了就看懂了。这是我今天要给大家特别分享的一段。

 

那些懂英文的人,英文很好的人,建议大家可以看看拉玛那·马哈希Ramana Maharshi的这些教言。有的时候,我们在佛教圈子里面学大圆满,有很多的迷雾遮住了你的眼睛,唯一可能让你直接获得真知灼见的,比较纯粹的东西就是这种原始的教导。当然还有一些真正的大圆满行者,真正的大圆满的大师们,像龙钦巴、晋美林巴,当然这些祖师们仍然保持着大圆满的精华,但是那些很多的上师们尽管他们也有大圆满上师的名字,但是他们讲大圆满的时候总是被其他八乘佛法所包裹着,你很难看到真正的大圆满。相反,如果你懂英文,你英文很好,为什么我说要懂英文呢?因为中文翻译出来的这些东西很少,可能这些年多了一些吧,但是总的来说是很少的。如果你真正懂英文,你去看这些,你发现真的是跟大圆满讲的没有什么真正的区别。这就叫不二论吠檀多Advaita Vedanta,非常非常了不起的教言。

 

当然我也曾经给大家分析过里面的一些有可能的误区就是,因为大圆满有这些窍诀、这些方法呀,它可以让你免除心意识层面的一些过失,因为我们这个清净圆满识或者叫纯然觉知,那必须是纯粹的,必须是完全超越心意识层面。如果还是在心意识层面,我感觉因为有的讲不二论吠檀多的大师们似乎有这样的一些情况就是,他没有这些很多很具体的窍诀的方法来确认这个状态。当然了,他们总的这个教言、这个指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跟大圆满没区别,只是说具体的方法上,当然他们也有一些具体的方法,但还是远远比不上大圆满这个体系。因为大圆满在跟佛教结合之后,也有一些正面的影响,并不是说都是被局限了,也不完全是这样。也有一些比如说当它说身语意的方面的时候,实际上空明乐的这些方面,这些当然是佛教的尤其是金刚乘佛教的影响。实际上我们会发现,在这方面原始大圆满跟金刚乘也可以非常完美地相融合,因为两者都是在讲身语意,你看这个里面也是在讲身语意,马上我们就要学的第35章也是在讲这个。

 

有一些西方的学者,他们本身也是一些大圆满的修行者,有的人考证说大圆满有可能是在这个地球上呢,因为乌金国嘛,乌金国实际上就是现在的喀什米尔这个地方,这个区域,喀什米尔这个地方在非常古老的过去就有所谓的Shiva,然后Kashmir Shaivism也就是喀什米尔希瓦宗,也就是所谓湿婆教在喀什米尔地区的密教的传承,他们认为这个跟大圆满有可能是同一个来源。还有的人说,印度的另外一个传统不二论吠檀多,刚才我说的,这个跟大圆满也是非常非常相似的,他们说有可能这些传统互相影响,加上密乘佛教啊等等这些影响。而且密乘佛教本身又是跟印度的这些密宗,印度的密宗和佛教的密宗在那个时代几乎是水乳交融的,你们知道八十四大成就者里面,有的人既是印度教的又是佛教的,那时候是不区分的,就是这样子。所以从地球的所谓的考究历史的角度来说,有可能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但是大圆满的比如说关于十二本师的记述当中就说,它更多的跟这些佛教的方面相关,因为它提到十二本师的时候有很多是很古远的过去的导师,然后里面也有一些教导,小乘、大乘、金刚乘,尽管那个时候佛教还完全没有出现,你们知道,十二本师的时候,就是在千百万年前的时候,不是说在2000多年前,那是几千上万年前的事情。所以一个是学界的,一个是教界的。当然这些东西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所谓从幻相当中,从各种让我们处于痛苦和所谓的轮回状态当中解脱出来,这样的真知我认为它们本质都是一样的,所以区分这个不重要。就像莲师的《直指觉性赤见自解》当中,实际上他没有区分,他说所谓心者,外道称之为梵,有的人称为一切种,有的人称为心的本性,有的人称为平常心,他的意思是一个东西。

 

当然对于佛教开始,尤其是到小乘、大乘的这个层面,显宗当中我们会发现很多的这种佛教和印度宗教当中的一些斗争,这个很正常,就像佛教后来在藏地跟苯教之间的你说斗争也好,竞争也好,总之都有这样的一些宗教的碰撞吧,有的时候也是切磋或者融合,都有互相地融合。如果藏传佛教没有跟苯教的一些象雄文化融合,就不会是现在的藏传佛教,这是百分之百的。因为我们藏传佛教里面,就说现在的这些烟供啊、这些火供啊、这些朵玛呀、这些风马旗啊、这些很多的咒语啊,那跟苯教是息息相关的,大部分的这些因素都是来自苯教的,莲师把这些因素融入到佛教当中来,有的时候就是融入到大圆满里面。

 

所以今天讲了一些看似是题外话,但是我觉得大家了解这样的一些东西挺有帮助的,就跳出了我们所谓的这个宗教的圈子,因为很多时候宗教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一个概念。我跟大家说过很多次,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没有说:我的教法是佛教,我们都来信这个正信的佛教,他没有这么说。他只是说:你们要依靠佛法僧,佛就是证悟的觉者,法就是教法,僧就是僧团——修行团体。这当然适用于任何一种教法,任何一个解脱的教法都有相关的这个佛法僧的概念,僧不仅仅是限于出家的方面。当我们对于教法的学习进入到精髓的方面的时候,我们对这些宗教的因素就会越来越超越,我们就成为没有这种宗派约束的局限的状态,这也是利美运动当中试图树立出来的一种精神,那就是不去区分那些宗派。

 

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也没有说印度教讲的都是错的,我讲的才是真理,没有。他只是说他提出一个特殊的解决问题的方案,那就是苦集灭道,对吧?苦和苦的因,消灭和消灭的方法。因为在那个时代有很多人偏离了这些真理的教导,他们做这种二元的世俗化的信仰,这种信仰很多时候会带来很多的问题,如果执着地去进行那种外在的信仰神、上帝的这些追求,有的时候也可能成为人类的灾难。所以从根本上来说这些教法彼此之间他们有这样的一些交流,有这样的一些融合。

 

所以最重要的并不是说我们贴一个标签我是信佛的,他是信苯的,他是信什么宁玛,他是格鲁、噶举,实际上这些教派彼此都看不上对方,否则他不会成立一个专门的教派,对不对?这说明了什么?每一个派都认为自己是究竟的,别的派我们随喜,我们也表示尊重,但是心里面都认为自己是最究竟的,这是肯定的,都是赞叹自宗的,这是绝对的。所以这一切都是宗教的局限,我们不需要去学这些东西。比如说南师他就没有这样的太多的局限,就像嘉瓦仁波切也没有这种局限,他跟别的宗教见面交流,包括宗萨仁波切也是,他可以在苯教的寺院里穿着苯教的衣服,带着苯教的帽子在那边讲法,没问题,这都不是问题。我们喜欢贴标签的人就会觉得有问题。究竟的解脱道就是关于这个二元的局限的超越,如果是这样,这就是真实的解脱道,别的都不重要,那些标签信什么佛啊、苯啊,什么天主,什么犹太,什么伊斯兰,这些都是标签,这都不重要。只要它能帮助你超越二元的局限,这就是真理。大圆满显然是其中的一种非常非常直接和究竟的真理。这就是今天我要特别多说几句的。好,然后我们看一下36章:

 

“谛听,大士!领悟我的自性!我是清净圆满识的自性:清净圆满识乃是无上之源。无上之源的自性乃是身、语、意的状态。没有一物不是来自身、语、意。三世诸佛皆是从身、语、意所生。三界众生的身、语、意也是从无上之源的身、语、意所生。”

 

这里刚才我说了,教法当中总是在说身语意。身语意就是我们说的化身、报身、法身它的实质。有的人不理解什么叫做三世诸佛都是身语意所生,比如什么叫做金刚身、金刚语、金刚意,比如说金刚乘的见解说一切整个轮回涅槃的显现,一切的情世间和器世间都是身语意的坛城,都在同一个身语意的坛城当中。到底怎么理解?因为我们每一个人了解这个世界其实都是靠我们的身语意来了解,是吧?比如说你眼睛看到了这个世界,眼耳鼻舌身接触到了整个你认为是外在的世间,还有这个世间当中的众生,情世间、器世间,然后通过你的心意去判断、思维、分别。所以这一切都跟你的身体、心意有关,连接身体心意之间的桥梁就是我们的语或者说能量,或者细微的这个气脉的层面,这一切在相对的层面都是真实存在的。然而我们称之为相对层面的存在,通常我们所谓的世俗谛,谛就是真理,相对层面的真理,从究竟的层面来说我们称之为幻相。

 

那它的实相又是什么呢?它的真相又是什么呢?真相就是身语意的本质就是化报法三身。因为身的本质就是化身,语的本质是报身,意的本质是法身。而一切都是从哪里生起的?当然是空性当中,法身当中生起的,所以法身当然是本体了,对不对?报身意味着它的展现,它的清净的功德。化身意味着遍在一切的这个轮回世间,对不对?这就是身语意的实质。

 

(念诵原文 略)“我的身是显现为普贤王如来之不可思议能量的根本体性。”所以身体的层面是普贤王如来不可思议的能量的根本体性。我的语是带来对根本体性的领悟的声音和语言文字的显现。”所以语的层面是很广泛的,不光是所谓能量的层面,包括外在的显现的声音,还有语言文字,这都是叫语的层面。“我的心是无间自生智慧,它成为上师智慧明灯,来无误地揭示出根本体性。”所以这里说身体的层面,实际上也是这个根本体性,语的层面也是根本体性,意的层面也是根本体性,所以都是同一个根本体性或者说觉性的展现。

 

“谛听,大士!好好领悟!一切显现和存在诸法,整个有情和无情世界,无非是我的身的自性:我之体性就是以此方式直接传达!伟大的萨埵金刚,你也应将此教授给那些尚未领悟者!”就整个显现、整个存在、整个世界、有情世间、无情的器世间,都是我的身的自性——我的身体,就是这个意思。因为身体总是显现为二元的一个东西,就是我的身体、你的身体、他的身体,但实际上整个世界就是我的身体,而且直接的传达我的体性。

 

“谛听,大士!五大元素:地、水、火、风和空的一切声音,以及六道众生所发出的一切音声,无非是我的语。”所以他们发出的声音啊,包括五大元素的声音,都是我的语。以此方式教法通过语言来传达!”所以声音都是语的层面。

 

(念诵原文 略)“谛听,大士!一切与六道众生和五大元素[相连的念头]都是与无散乱状态平等一如,此根本自性,不生不灭,超越念想:即是我心。”这些念头与无散乱的状态都是平等,此根本自性,不生不灭,超越念想:即是我心。我们一般人总是会觉得散乱、情绪、念头、执着、妄想,这就是要根除的、要对治的、要消灭的,对不对?至少是要转化、要净化,但是无上之源在这里说,其实它们跟无散乱的状态是平等的,也就是跟这个心的本性是平等的,没有区别。当然在经验的层面会有区别,比如现量的经验当中我经验到情绪,或者散乱,或者妄想、执著、烦恼,跟我经验到明觉当然是不一样的,是吗?

 

但是你在烦恼的经验当中,如果你仔细地观察,这个仔细观察并不是你很用劲地去观察,而是你细微地去发现它的真实状态。我跟大家说过无数次,你烦恼产生的第一个刹那是什么在生起啊?当然是你的纯然的觉知啊,因为没有这个纯然的觉知你不会知道任何的事情,你连我打了一个响指你不会知道,如果没有这个纯然的觉知,根本不要提后面的事情,我说这是响指,然后判断、思维、分别。我只是举一个很小的例子,一切的生活当中的一切的念头、情绪、烦恼、散乱、妄想,包括阿赖耶识的状态等等,一切的一切,我们在描述的是一个什么东西啊?是一种经验,对吗?经验是一种现象对吗?现象是怎么显现出来?经验是怎么被知道的?是怎么被体验到的?当然是通过我们心的本性,心的本性有这个纯然的觉知。所以,一切的显现,一切的这些所谓的我们认为轮回的状态都是从它当中生起,所以你说它跟我们的无散乱的大圆满状态有区别吗?它的本质是没有区别的,是吧?只是在现量的经验上面有区别。

 

那所谓证悟大圆满的状态指的是现量的证悟,发现它是真实的状态,是那个最细微的心的本性。之所以叫最细微因为它们根本不是一个层面,它完全就是超越二元的层面,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你说是不是一切都是大圆满?只是你认不出来而已,你认为这是一个轮回,我是一个悲惨的众生,我是一个挺好的众生,我是一个修行者,我在经历这一切,是吧?除了觉性什么都是没有,觉性在千变万化我们就认不出来了,就这么简单,都是觉性的游戏而已。所以,此根本自性,不生不灭,超越念想:即是我心。它就是我的心,My Mind这个Mind是大写的,我的心就是本心的意思。

 

“萨埵金刚,你也应将此教授给其他人!如果你不这样做,要领悟我的本性将会很难。”要证悟大圆满将很难很难。

 

所以我想问大家,很多人都接触过一些大圆满,然后又在这里听了我讲了,我从一月份讲到现在,四五个月了。你们感觉,比如你以前对大圆满的了解,不光是心智头脑层面的了解,还是你实际经验上的了解,和现在你学到的这个《无上之源》,以及我做的这些引导、这些讲解教授,你觉得有什么样的感受?你觉得是两个东西,是两种大圆满,还是一种?还是说其实说的都是一个,只不过是现在更加清晰地领会并且发现它?然后你再想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以前的方式显得如此的复杂,如此的高不可攀,如此的高大上,为什么现在会这么清楚、这么简单?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很多人说:更清晰明了。有的人说:现在更明了。有人说:现在才是经验上的体验。有的人说:现在更加清晰的领会。有的人说:指向都是一个,但无央的风格更直接明了。有的人说:有。有的人说:是必经之路。更直接的教授。对,说的就是一个,但这样非常清晰直接。有的人说:彻底颠覆了我对大圆满的认识,因为以前并没有真正认识到究竟什么是大圆满。有的人说:原来是被乌云遮住了。有的人说:以前没有体验过。有的人说:以前是因为跟金刚乘搅在一起,分不清楚。以前是被裹着的,您简洁直白。ok,很好,看了你们一些反馈我就知道很多人的确是懂。有的人说:听了几课越来越明了越来越直接,您的更加系统全面。对,以前你可能就是大圆满的一个角或者说一条线,现在你可能整个面、整幅图画慢慢地呈现出来了。非常好。跟一个堪布讲的一个意思。呵呵!真的吗?有的人说:原来的大圆满是空中楼阁。呵呵!有的人说:是的,巅峰一览,以前从来没体验过,现在的更直接。以前听说的大圆满就感觉像是平面的,现在感觉是立体的。赚了好几辈子。呵呵呵!现在是现量体验,变得期待死亡。想死了啊?变得期待死亡这是很好的机会。很勇敢啊!有的人不但不怕死还期待死亡,因为听无央说死亡是解脱的最好的机会。

 

特别好!我替你们感到高兴,真的是。一个人学习佛教学习教法一辈子,很多人根本从来没有你们说的这些东西、这些利益呀、这些成果。特别好!好吧!显然你们没有问问题,这是我很高兴的,这意味着大家都懂了!好,我们现在来回向功德。(回向 略)

 

加持回向咒讲解

 

很多人不知道我们最后念的回向的这个咒是什么意思,我给大家简单的解释一下。它是一个加持回向的咒语。

 

第一句:嗡 达瑞 达瑞 班达瑞 斯瓦哈

意思叫加倍咒,用这个咒语使你之前的闻思修这些功德能够倍增,它的利益无数倍的增长。

 

第二句:嘉亚 嘉亚 悉地 悉地 帕拉 帕拉

这就是大圆满的基道果的知识、经验、证悟,用这些东西来加持你的修法,你的所谓的善根、所有的功德,闻思修的功德。

 

第三句:啊 阿 哈 夏 萨 玛

我们都知道这叫普贤王如来的六个字母,你们记得我翻译的《诸佛游戏续》里面就是“啊 阿 夏 萨 玛 哈”,实际上是一样的,它们来自不同的传承的密续,这六个字母顺序有的时候会变化,但是都是同样六个字,这叫普贤王如来的六字母或者叫大圆满的总持心咒,叫“啊 阿 哈 夏 萨 玛”。这是最重要的咒之一,远远比念“阿弥陀佛”要重要得多得多,因为这是所有的六道众生安住在他们的本性的状态的咒,这就是:啊 阿 哈 夏 萨 玛。所以当有众生面临死亡、灾难,你就念这个咒,并且放松在心的本性、纯然的觉知当中,这是最好的加持,这是最好的所谓的利益亡者、利益活着的人,都是一样的。

 

最后一句:玛玛柯林 萨曼塔

这个叫普贤王如来二十五界的密咒,它的字面意思是:整个轮回被颠覆了。颠覆了轮回是怎样的?涅槃。所以玛玛柯林 萨曼塔,在阿秋喇嘛的上师瑜伽里面也有这个咒语,是普贤王如来二十五界之一。

 

好,这个就是我们的咒语,所以当我们回向的时候我们发心,我们的动机就是利益所有情众生,能够证悟自己无上之源的本性,发现自己无上之源的本性。其实,从最究竟意义上来讲没有什么需要回向的,是不是啊?一切都是一,一切都是普贤王如来,有什么好回向的?但是我们既然在这个游戏当中,我们就要认真的玩这个游戏。那就是说我现在处于这个轮回的游戏当中,我知道我的本性是如来,我能发现这个如来的状态,至少短暂的处于这个状态,而且我知道它是我的真实状态,所以慢慢地的我就能获得这个果,因为只有它是真实,其他都是浮云,慢慢它们都会消散,尤其是当你二元的束缚自解脱的时候。但是,当你处在这个轮回的游戏当中的时候,你人生的意义不就是让这个游戏怎么样啊?就像玩游戏一样,我们闯关嘛,对吧?我们慢慢的,ok,好,成功了,达到了最后一关成佛了。这个游戏本身最大的意义就是发现我们本具的佛性、本具的如来的本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那些还没有发现本性的人他们当然处在悲惨的这种幻相轮回当中,所以尽管不是真相,尽管仍然是一种游戏,但是当下他可不这么觉得,他觉得是真正的痛苦、真正的悲惨,所以我们要帮助他们,对不对?所以叫自觉觉他,所以在一个虚幻的轮回当中获得虚幻的证悟。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