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6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   阅读:254   评论:0
内容摘要:其实轮回的就是我们的习气,我们的概念,我们的无明,没有别的在轮回。所以,你想要结束轮回就特别的简单,就是不要认同你是这里面的任何的东西,你是超越这一切的本来的觉知。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6期)


2020年5月30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6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宏愿

中文校对:贝玛

英文校对:慈悦

藏文校对:慈悦  

    辑:晨曦

    定:Xiaolan

 

目录

修学大圆满的根器

大圆满传承和修学的方式

2.6.2.3.6说明超越造作的圆满并非禅修对境的章节

2.6.2.3.7揭示无为的清净境界的章节

课后答疑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我们以阿底上师瑜伽开始。阿——(唱金刚歌 略)

 

我们这个《无上之源》已经快要(讲)到100页了,我大概看了一下,接下来差不多每次四、五章,只要能保持最少四章速度的话,我们应该六月二十几号就能讲完。所以我们之后不会特别的像以前那样逐段逐段地解释太多,因为大家可能也慢慢发现了,很多内容是大同小异的,而且反复在讲一些重要的要点,所以我就不会继续非常非常详尽地去讲解。但是该讲的地方还是会讲的。

 

修学大圆满的根器

 

另外,我也想关于南开诺布法王的大圆满教法的修学跟大家说几句。因为大圆满这样的修学,我们说是所谓给最高根器的人。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最高根器好像就是说,我天生是多么的聪明或者说我前世上辈子,上上多少辈子修得多么好,实际上大圆满教法当中讲的根器并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提到的比如说前世的善业啊、修行啊是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甚至不是最主要的部分。

 

我们一直在强调五根,也就是说第一根就是要有信心,叫信心根。这个信心的话,南师把它具体解释为参与,参与什么呢?参与教法的闻、思、修,听闻、思考、实修,所以这是最重要的根器。也就是说,只要你来参与,你来尽量地修学教法,这比什么品质都重要。然后第二根叫做精进根,也就说你要努力。第三根就是要正念,你不要散乱,应该保持觉知,否则即使你努力在修学,它的效果也是很差的,你要有一个觉知,时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时时刻知道自己在修学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等等,这就是一种觉知。所以这个叫做正念根,也就是保持觉知。

 

第四个根器就是要了解什么是禅观,也就是说不是一般的这种禅定——有一个对象的、一个所缘的专注,或者说观想等等。禅观超越任何的参考点、任何的所缘、任何的努力,是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完全的放松,这是大圆满闻思修的一个核心的要点,所以这叫做禅观根。显宗当中翻译成禅定根,但是我们这里特指大圆满的出世间的禅定,也叫做禅观。第五个根器叫做智慧根,这个智慧根并不是我们说的解脱的究竟智慧,这个智慧根指的是要具足一些世间的这种智慧,一些世间分别智,一些这样的聪明程度。所以这样的智慧根和所谓的聪明程度,所谓的明性,就跟你的前世的修行有关系,包括你以前的善业的积累、你的修行的功德。

 

当然实际上你前世的修行也会体现在其他的一些根器当中,比如说你对禅观的理解,你有可能会比别人更快一些。但是,正如我刚才说的第一根是最重要的根,所以就叫做信心根。这意味着去参与闻思修,也就是说诸位一直来参与我们的教法。比如我们在讲课或者叫法会,某些专题的法会也叫课程,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有非常密集的教授,所以一定要尽量参与,这些大圆满同修会的课程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法会上会讲得比较宽泛,但是课程会专题的教授,密集的教授,是非常的重要,大家要抓住一切机会去参加各种课程。尤其是对于那些还没有真正把握大圆满精髓的人,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那么当我们了解这五根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大圆满的修行要具足这些方面。所以你会看到其中最重要的是你今生的努力,你今生的见解、禅修等等,而不是所谓一个神秘的什么前世修得多么好等等。是,有的人是前世修行得很好,但是如果他今生不去闻思修,不去精进,不去保持觉知或者正念,也不了解什么是大圆满的禅观,他仅仅有一些前世的聪明、智慧,那是不够的,那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大家要了解,不要去听信人云亦云。因为这五根是释迦牟尼佛在佛经当中说的,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也完全成立,叫“旺波噶”,就是五根的意思。所以大家要永远记住这个,再也不要听那些道听途说,说什么某某大师、某某上师、某某仁波切、某某号称的大圆满上师、什么什么祖师,你要看密续当中怎么说的。这是释迦牟尼佛在佛经说的,以及大圆满密续当中说的,好吗?要以这个为主,你不要看某某大德,你们以前大多数的知识来源都是某某大德、某某堪布,你知道要依经不依论,你不能依靠某某大德说了就算,你要看看更可靠的教言。好吗?这个是释迦牟尼佛和大圆满密续共同说的,这是绝对最最权威、最最重要的相关的根器的教言。

 

大圆满传承和修学的方式

 

当你获得了传承,这个传承就包括我们正式的方式给予传承,比如六月一号我会给阿底上师瑜伽的教授,这是一个大圆满直指心性的传承,也是一个窍诀,也是日常生活中主要的修法。但是我们并不是说大圆满给予传承的方式必须是正式的,实际上我们相对金刚乘来说是非常不正式的。因为我们只是在这里讲,然后用一个方法来引导你发现心的本性。金刚乘甚至传统上根本不可能在网上教,必须到现场,吃一点,喝一点,然后加持一个,摸一摸头,然后灌一灌顶,然后点一点朱砂,总之有各种灌顶,身语意的灌顶等等。

 

所以大圆满的方式,没有这种传统的准备或者仪式,也有像阿底上师瑜伽这样的非常直接的引导,从心进入心的本性。还有更简单的方式,就是我在这个《无上之源》当中反复使用的这些方式,用“呸”、打响指,然后做各种比喻。比如我经常做的比喻是我们的心就好像镜子当中反射的影像,我们心的本性就好像镜子,没有分别地,没有抉择地,不断地反射一切。然后有的时候我会说,我们的心的本性像电视机的屏幕一样,我们凡夫心的状态就像屏幕上面上演的节目一样,等等等等。有时候会说,我们会体验到一切,体验到所有的东西,想到、听到、看到闻到、尝到,等等等等。但是什么在尝?什么在听?什么在体验?然后发现这个知道的一切的经验的本身,有的时候我会说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有的时候我会说发现这个觉知本身,有的时候会说以心观心,有的时候我会做其他的比喻。比喻了大鹏鸟,据说在蛋壳里面它已经羽翼丰满,就表示我们的三身本具的本性。一旦我们发现了自己的本性,我们立刻就获得了解脱,所以这就像蛋壳出来,它已经可以展翅飞翔,等等等等。

 

所以大家不要以为这些就是一个简单的比喻,这在教法当中是一种传承。这叫什么?持明表示传。比如我拿一个水晶石,拿一根孔雀毛,水晶石表示本来清净的空性,孔雀毛表示本自圆满的光明。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或者习惯于用这些传统方式,但是我用了很多其他的方式。这些比喻,如果能让我们真正的发现心的本性,这个传承你已经获得了。然后我用“呸”等等,这些是传统的大圆满古老的教授当中经常用的直指。我跟你们说过了,华智仁波切当初就是用这种方法。包括乌金祖古仁波切也用拍桌子啊等等各种方式,是吧?所以,这就叫非正式的方式。实际上“呸”是一个常用方式,但是不能算很正式,正式就是比如说我会讲解阿底上师瑜伽,讲解九乘佛法,讲解各种大圆满的知见等等,基位三身、道位三身、果位三身、三种无明、三本初智慧、三本初潜能,等等等等。

 

如果我们要再搞得更宗教化、更仪式化一些,我们可以搞一个仪式,对不对?我们可以摇铃打鼓,然后唱诵念咒搞得非常的宗教化。但是我想告诉大家,这个时代我们不需要这些,我们也不要执着这些。尽管你们在西藏可能会看到一些这样的方式,但这些方式越来越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因为当他们摇铃打鼓做各种宗教仪式的时候,要制造一些氛围,要制造一些震撼的感觉,实际上在这些过程当中人们已经迷失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然后在漫长的几个小时的灌顶当中,真正直指心性的部分只有一刹那。很多人在没有详细的引导和解释的时候,他大部分时候都在散乱当中,都在妄想,都在做白日梦,都在想别的事,都在开小差。

 

所以我们就知道大圆满的方式,尤其是我所引导大家发现心的本性(这种方式)。经过我们这几个月的教学,也算是一种实验,我们可以看到结果是相当不错的。大量的人说他们理解了教法,理解了大圆满的知见,发现了法身,发现了明觉等等。当然我们不能说他们一定百分之百真的已经这样了,但是至少可以看到这个效果非常好。所以,教法就是需要与时俱进,就是需要根据环境行事,根据环境行事和与时俱进完全是一回事,只是大圆满教法当中叫根据环境行事working with circumstance这是南师经常说的。那么我们的众生,就是现代21世纪后工业化时代的、互联网信息时代这样的一些众生,当然我们要调整我们的方式,你再用那些寺院里的方式,再用那些传统的加行的方式,完全跟这个时代是脱节的。大家反观自己这么多年来有很多人修过加行,有很多人学过所谓正式的传统的大圆满,你看看效果怎么样?你自己扪心自问就知道了,对不对?

 

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跟我说,20多年前就学过大圆满,直到这几个月,这几个星期,这一个多月,甚至有人跟我说一个星期就懂了,在我这里一个星期就懂了。以前,哎呀,上师的法真好,可是以前二十年十几年从来没有明白过。那是为什么?这就意味着大圆满真正的教学方式就叫做根据环境行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与时俱进,就得改变。所以,你们要知道教法总是可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根据不同的人的情况,不同的人的意乐或者说兴趣,然后他们的状况,他们的根器来给予教授。但是总的来说,只要你能听懂我在讲什么,然后可以照着去做,而不只是停留在想象和概念当中,去进行互动,然后去修法,这些都是跟传承相连的方式。

 

所以,我想跟那些不管已经成为会员还是没有成为会员的人说,只要你已经通过刚才我提到的这些方式跟传承相连的话,那么你们都是有实修大圆满的可能的。只是说你想要具体的更多的方法来确认你的经验,并且日常生活当中有更多不同修法的可能性,更加深入地修学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的话,那么当然你需要成为会员。否则的话,日常生活当中,我们南师经常讲的三个主要的修法,那就是第一个:阿底上师瑜伽;第二个:保持觉知;第三个:根据环境行事。

 

有的人说,根据环境行事怎么是一种修法呢?当然啦,根据环境行事包括一切,包括修法。比如说你的环境是怎样呢?哦,你说你身体不好,那你可以修一些辅助的修法,比如说幻轮瑜伽呀,比如说曼达拉娃长寿法呀,白玛邓登的长寿佛的长寿法呀等等,我们都有教授,都有相关的法本资料等等。我经常讲一些主要的修法,包括辅助修法,包括曼达拉娃、荟供,还有短坐法、益西桑特这些,其实有的是辅助修法,有的不是辅助修法,但是只要你了解它的精髓,所有的修法都可以成为主要的修法。根据个人的需要,我们都可以来修。比如有的人需要满足某个愿望——我要找一份工作呀,我要找一个女朋友啊——有无数的愿望,有无数的要求,但是我们知道,一千一万个愿望,我们最重要的是要获得所谓的如意宝。当你获得了如意宝,你什么都不需要,对不对?因为它可以满足你一切的愿望,而且是最重要的出世间的成就,也就是解脱一切的幻象、证悟究竟真理本身,这个就是大圆满直接要达到的。但是它又有这些自然可以具足的功德,并不需要说我总是要修这个辅助修法、那个辅助修法。这个我已经讲过了,只不过是说有的人急于求成,想特别快地生起什么什么方面的效果,那也是可以的,所以我们有一些辅助修法,但我说过,就是你一定不要主次颠倒。

 

有的人就是主次颠倒的,学大圆满到头来学成了金刚乘,变成了一个密咒师,天天在那边念咒。你以金刚乘的方式来对待大圆满是非常可惜的!你甚至还不是纯正的金刚乘,生圆次第的方式来看待大圆满,你还只是停留在念咒的层面,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就好像你获得了一个如意宝,然后你拿它来产生一些世间的价值一样,这是非常愚昧的。所以,只要你真正理解我们现在讲什么,明白了,就像我以前说过的话,你一分钱不花,你不需要成为会员,如果你听懂了我讲的,并且可以去实践了,你能够确定你发现明觉,日常生活中能够保持觉知,并且总是在融摄你的身语意的二元状态,你可能修一个“阿”就成就了,也有可能。但是,据我观察大部分人是没有这个能力,少数人是有可能,极少数人。

 

这就是我想跟大家说的,因为我们这个课说慢也慢,说快也快。说不定再过一个月就全部结束了,差不多。我们把握所有的机会,好花不常开,是不是啊?所以“花开堪折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2.6.2.3.6说明超越造作的圆满并非禅修对境的章节

 

好,我们学完第25章说明自心即是上师的章节,今天学第26章了,第99页。“说明了超越造作的圆满并非禅修对境的章节:《石中熔金》”。

 

“谛听,大士!超越了念头和解说之清净圆满识,乃是一切上师之明灯,因而备受无上称誉。作为教法的精髓,它等同于文殊师利。它超越了造作,自然圆满,自然法喜充满。”

 

“超越了念头和解说”,解说指的就是语言的意思,语言在那边解释,超越了念头的解释。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心的本性,或者是本来觉知,这是一切上师之明灯,等同于文殊师利(文殊师利象征着智慧嘛),超越了造作。

 

第二段:“它是导向解脱之道的道德和一切万行之基。”稍等一下,我看一下:the base of morality,对,这里翻译成道德,实际上指的就是戒律的意思。因为显宗当中的戒律其实都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所以可以在某种意义上解释为一种道德,所以英文的话,有的时候就是叫morality,有的时候叫discipline,就是纪律或者说戒律这个意思。所以这里就是说,它是导向解脱之道的,你可以理解为戒律,一切万行之基。戒律我们知道,在这里就是像誓言啊这样的,因为大圆满一般不说戒律,只是说誓言。

 

(念诵原文 略)它说,清净圆满识是解脱的誓言,一切万行的基础,也是一切觉者之母,共通之道。没有它,就不会有修道。

 

(念诵原文 略)像这些语言都是很清楚的,没有特别的不理解的。

 

“过去的一些禁欲主义者,受到贪着冥想之疾的困扰,相信他们必须以其上师的局限开示为基础,追随戏论,如同鹿逐幻境一般。然而真正的修道无法用语言指出。如果我试图指出实相,我也会落入谬误之中。”这里,大家看啊,所谓的禁欲主义者,这个很普遍的,现在很多号称在学大圆满的人实际上很多是禁欲主义者。大家观察一下自己就知道了它说的是什么。根据显宗的戒律或者一些影响,很多人都觉得不可以有什么这种观赏歌舞啊,听音乐呀,看电影啊,或者说有这种情爱呀,总之他们觉得这些都是贪欲,都是问题,都是五毒,所以他们会展现出一种禁欲的状态。也许看到这个词,表面你觉得禁欲主义跟我有什么关系?但实际上你想一想,我们很多人受显宗的影响,都是这样子的情况。可是南师是怎么教授的?他说生活当中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我们可以享受它。但是问题是你要有觉知,不要散乱地去享受,不要执着或者追逐任何的东西,所以显然是不一样的方式。

 

那接下来看所谓“贪着冥想之疾”是什么意思?就是他们总是非常执着于这种禅定。冥想一般英文叫meditation,就是各种禅修的方式。因为我们一般说的这种禅修啊,或者冥想,英文是同一个meditation,也可以说是冥想。冥想实际上就包括一些观想,有的时候也有可能指的是一种专注的禅定,世间禅定,所以这都属于冥想的范畴,英文都叫meditation,你也可以翻译成禅修,普通的禅修。所以他们总是有这样的像一种病一样的。像我们中国人最喜欢说的“让我们来打坐吧”,“打坐”这个词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般人说打坐,就是我们两个来打一坐吧,然后我们啥都不说,然后在那边入静、入定,进入了一种非常空的状态,然后大家一言不发,然后打了一坐。这就是这种状态,就是贪着冥想之疾。就是各种禅定,他也说不上这是一种什么状态,他也无法分析,因为他对自己没有一个观照,他不知道这样的(“打坐”)实际上是你在专注一个对境,以空性为对境,一直专注在那边,然后越来越安静,越来越入定,然后没有念头等等等等,专注于这种方式。

 

大家想想是不是自己,尤其是那些长期所谓打坐的人是不是这样?那么至于那些修了很多年加行的人,他们形成另外一种习惯,跟这个不太一样,不是那种打坐,喜欢说打坐的人一般都是有显宗背景的影响。我并不是在说他们不好,不是批评。我自己也有这种习惯,因为我也是从显宗走过来的,我也会说打坐。只不过我现在已经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比较重要的打坐,而不是以前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什么打坐、静坐。

 

修加行的时间长的人,他们就形成另外一种习惯,就是总是在那边观想。往那一坐就开始观想上师啊,观想什么什么,然后就祈祷啊,念咒啊,就是这样。这都是属于这个范畴。为什么它说这是一种病呢?当然指的是对于究竟的大圆满的方式来说,它是一种疾病,因为这是一种执着,一种贪恋,贪恋于一个所缘。这并不是任何的批评,明白吗?你要了解。就像我们六金刚句里说:“应断造作精勤病,自然安住即禅观”。记得吧?六金刚句的最后两句,应该断除这种造作努力的病,这是一种病。

 

“相信他们必须以其上师的局限开始为基础。”看到了吧,是不是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一说到什么关于佛法,关于大圆满就是想:哎呀,某某上师怎么开示的。我就特别纳闷了,为什么很多人学了那么多年的佛,就一位上师说的就成了真理。你为什么不去比对一下,天下有那么多的上师。有人会说,你不是一样吗,你不是天天说南师是对的,天天言必称南师嘛。没错,但这是我经过多少年的比对才知道的。上师里面有究竟、不究竟,有了义和不了义的。我发现很多的上师,他们都有这样的很大的名字,很多的什么什么转世活佛、金刚上师,但是大部分的上师都是有局限的。而且我发现实际上这么说都是很客气的,大部分的上师实际上是混乱的,不(只)是说有局限而已。为什么?因为金刚乘跟大圆满不分,大圆满跟显宗不分,一塌糊涂,缠在一起,千头万绪,其乱如麻。

 

你仔细看看,你学了我们的九乘佛法再去判断,这个九乘佛法是宁玛派以大圆满为核心的,关于佛法整体的判教最最纯正的知见。你去网上查一查,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你去查一查九乘佛法是不是宁玛派,包括大圆满的最核心的知见。你了解了什么是九乘佛法,然后你再去判断现在那些大名鼎鼎的堪布、上师、仁波切,他们的教言到底是什么,你就知道了。有很多很好的教言,但是,我仅仅是说,很混乱的这一点,就是说你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个层面的知见。而且我说过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西藏的上师,基本上金刚乘和大圆满是混在一起的。你们可以不相信我,我一直在说,你不要相信我,你去验证我说的话就可以了。

 

我们所以一定不要总是处在各种禁欲主义,各种冥想之疾,各种专注对境这种禅修,或者总是以所谓“我的上师”……像很多人都说“我的上师”,“我的上师”,最有趣的一件事是,他明明来这里学大圆满,他也知道这里能获得传承,他一定要说“我的上师告诉我怎么怎么样”,意思是说,这里不是他的上师,这里就是来听一个课,因为我们没有搞那些什么皈依啊,什么受皈依戒啊。说白了,我们没有门槛,我们只要你感兴趣,能听懂,能来听课就可以。所以他就会觉得这里就是在讲一个讲座嘛,他也听说好像能给传承,但是他心里从来没有把这里当作他的老师,他的上师。当他说“我的”的时候,也就是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层面的一个人,某种角度的某一个人,然后我的上师是哪一个,我有什么疑问,我得问我的上师,他说能不能来学南开诺布的大圆满,无央的大圆满的讲课。上师说可以,好吧,我来学;上师说不可以,我就不学。

 

那我就想问问你们,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上师”就是对的?那你会说,是的,我不知道,我是凡夫嘛,所以我找一个比较可靠的上师嘛。这个想法也是没错的,但是你要知道,你没有理由去判断他说的就绝对是对的,他的判断就是对的。就是很多人有这样的一种心态:我有一个上师,我进入了一个团体,我就属于这个上师,我就属于这个团体,然后我就给自己贴上了一个新的标签——我是某某某学会的人,我是某某某寺庙的人,我是某某上师的人,我是某某上师的弟子,他们给自己贴上了这样一个标签。可是大圆满,不光是大圆满,整个佛教就是关于撕掉所有的标签。你的这些标签就意味着局限。

 

你看,这里《无上之源》象征着真正原始大圆满的最究竟的开示,最究竟的知见,见、修、行、果。那这里说的,他们相信他们必须以其上师的局限开示,局限开示就是以局限的开示为基础,去追随一些戏论,追随一些概念,如同鹿逐幻境一般。大家不要以为我们在这里,我说得好笑,你们也笑起来,但实际上你要知道,你得观察:是不是我也是这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我也曾经说“我的上师是谁谁谁”,以后我再也不说了,我的上师就是我的本性。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有局限,我们遇到莲师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历史上只有三个像莲师这样完美的证悟者。我们遇到南师本人,这都是极其少有。南师的显现还没有莲师那么圆满,因为莲师显现了大迁转身。所以我们要知道,总是有局限的。

 

所以我们不要成为追逐幻境的鹿。我们给自己贴上任何的标签,都是对自己的一个局限。我们把自己视为某某上师的弟子,我要对他忠诚,我要一辈子属于他,我要属于这个团体,我离开了这个团体去学别的,我就背叛了这个上师,背叛了这个团体。这样荒谬的想法,其实虽然说起来挺荒谬的,但是很普遍,这种状态。这就是非黑即白的一种二元的观点。就觉得我要么属于正的,要么我就属于邪的,我现在离开了正的,我肯定就去邪的了,就是这样的。他就觉得好象背叛了什么东西。如果你这一辈子一上来就跟着一个上师学,然后你这种中奖的几率,这个中奖指的是你跟随的是一个真正完全究竟,非常圆满(的上师),他大圆满三部见、修、行、果都跟你讲得清清楚楚,然后让你一生没有任何风险的直接证悟,你的这种可能性也基本上接近于零,可能最多百分之一吧。

 

大部分的人都得到处去学,就像我一直在说的,大圆满密续里面说的,你一开始要像蜜蜂一样到处去采蜜,你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蜜蜂,你才知道哪些蜂蜜是对我好的,哪些蜂蜜是我喜欢的,哪些蜂蜜是适合我的。否则你一上来就栽到一朵花蜜里,你可能淹死在里面,然后你这辈子就在这个里面呆着。有可能那朵花还是一种会抓昆虫的花,还把你给淹没了,有这种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圆满密续里说的,我们一开始要像蜜蜂一般到处去采蜜。也就是说一开始要不断地广泛地去修学,然后才有足够的闻、思,然后要进入教法去实修,然后闻、思、修经验多了,我自己就成为自己的上师,就是这样,自己成为自己的引路人。当然这个是相对的,究竟的上师是我们心的本性,对不对?

 

这里说真正的修道无法用语言指出。我们说大圆满三部,好像还是可以用语言来讲的,什么心部四禅观,界部四身印,可是像《无上之源》这样的最纯正的,而且从最究竟的角度来讲的这种修道,直接的证悟之道,真的,有的时候无法用语言讲。所以,如果我,也就是《无上之源》,试图指出实相,我也会落入到谬误之中,就是用语言讲有的时候是很有局限的。

 

“净与不净乃不可分别,无可分离地结为一体。不辨任何形相的智慧之黑暗与无碍地照亮万法的明性之灯皆超越了念想。此自然不动之状态乃是无上禅观。”这段话有点绕啊。就是清净与不清净呢,实际上是叫做indivisible ,是不可分离,不可分别,无可分离,它是一体的。因为净与不净完全是有一个主体在那边判断。“不辨任何形相的智慧之黑暗与无碍的照亮万法的明性之灯皆超越了念想”,也就是说我们认为不净的这种黑暗呢,这种没有智慧的无明与无碍地照亮万法的明性之灯,其实都超越了我们的概念。此自然不动之状态乃是无上禅观。所以,当我们处在无上之源的这个层面,也就是心的本性的这个原始的状态当中,这就是无上禅观,当你安住这个层面的时候,没有净与不净,没有轮回和涅槃,没有黑暗与光明,没有智慧与无明。而且一切都是它所造,一切都是它所现,这就叫大圆满的状态。

 

“‘真实见到’是指明了无物可见:这就叫做‘全知之眼’。”这个在我们的佛经当中,也会说类似的。“真实的见”是指明了无物可见,就像佛经当中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对不对?这叫“全知之眼”。比如在禅修当中有的人总是会有不同的极端,有的极端是他觉得禅修就应该完全是空的,如说你在那边所谓的禅观或者修法,他会觉得必须是看不到任何东西,就是面前有所有的东西显现,但是在你状态中应该是看不到任何东西,因为你专注在心的本性当中,他们会有这样的概念。但实际上,这不是我们说的无物可见,这个不叫“若见诸相非相”。一切的显现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你自己的心没有在这个大平等的状态。所以你在这个显现的当下完全的放松,其实这样的显现不会妨碍你的心的大平等的状态,这意味着你可以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仍然有显现。明白吗?

 

这一点是很多人不明白,这是一种极端。还有一种极端就是说,他觉得要见到一个东西,刚才说是什么都见不到,包括面前的任何的东西都消失了,他们会这么想。还有一种极端是相反的,就是我明觉就是要见到光明的状态,肯定是大放光明。我们看到金刚乘里面讲什么明增德啊、三种光啊等等,还有什么这种光、那种光,然后他们就很向往,“大圆满不就叫光明大圆满嘛,那我们修大圆满肯定是要在光明当中。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个依据。总之,会有种种这样的误解和极端的状态。

 

所以我们知道无物可见并不是说见不到任何东西,而是没有任何的概念,你的概念心、你的凡夫心、你的思维心停了,就是这样。比如有的人会经常问我,老师你为什么每次就是眼睛一直大大地睁着,然后一动不动,他说:“是不是修大圆满必须是这样?”我说:“没有。”我说:“我们眼睛可以闭,可以开,可以动可以不动,但是当你的心完全放松的时候,你就自然的,你的眼睛跟心经常是相连的。”就比如我们在想一个问题,有的时候我会频繁地眨眼睛,这意味着我的概念心在迅速地思考,很多人都是这样。有的人想到一个问题的时候,他会皱眉、眨眼等等等等,你可以通过这些来观察,其实有的时候可以看到他内心的状态。但是,当你看面前的虚空,你并没有看任何的东西,你也没有看这个墙,你也没有看这个手机,没有看任何的东西,或者前面是无云晴空,那更好可以看得很远,你没有专注在任何具体的东西上面。

 

当你的心慢慢地放松下来,没有什么东西要想,没有什么东西会干扰你,过去、现在、未来都烟消云散了。在这个当下,自然你的心就定下来,你并没有专注在那里。但是,就是这样,你的概念心停了,你的眼睛自然就停了。这个时候就叫所谓的凝视虚空,这是大圆满一种最常见的禅修方式,叫“南卡阿待”,“南卡”就是天空,“阿待”就是凝视,“南卡阿待”就是凝视虚空,然后不专注在任何地方,然后心完全地放下,有的时候也叫“三虚空”的修法。其实没别的,就是在明觉当中而已,然后眼睛凝视虚空,你们看到白玛邓登的画像也是这样。他眼睛稍微往上看,不动,凝视着。这是一种方式,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总是这样子,明白吗?你看,有的时候南师他眼睛看来看去的,但是这个就叫做他已经完全融摄了,他看到任何的东西,还是在他的状态当中,他的那个real state真实的状态当中,融摄了。所以这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不是说有意为之。眼睛一直在那边眨,很可能就是在想事儿呢,知道吧。

 

所以我们就知道,这部分讲述的是什么,这叫“全知之眼”。“全知之眼”就是见到诸法的本性,知一而知一切,所以叫“全知之眼”。“知一”这个“一”是什么?就是心的本性,了解了心的本性,就了解了一切万法的本性。

 

“‘认识到了超越中与边的广阔自性’意味着安住在超越了接受和拒绝的无上平等之中。”超越了中和边,记得吧,中间和四周,这是我们说的坛城的意思,有中间有四周。每一个层面都是这样,相对的层面当中都是如此。究竟的大界当中,究竟的最大的最广阔的境界当中,是无央的,没有中间,没有中央。所以我的这个名字无央,就是来自大圆满的一部根本密续叫《大界无央》。究竟的境界里没有中央没有四周,因为概念心才会有中央、四周,或者一个参考点,是吧。

 

“心与其业力倾向是不可分离地融为一体的。”心总是跟它的业力倾向融为一体。

 

“显现出来并成为我们概念对境的一切诸法现象只是我们的庄严,因此我们必须既不拒绝也不放弃它们。不作分别,我们就能够享受它们!”看到了哈,所以,这里说一切诸法一些现象,在我们的凡夫的境界当中都是有种种概念,这个好,那个坏,我喜欢这个,我讨厌那个,这都是概念的对境。但是从大圆满的见当中来说的话,这一切的显现、一切的现象都是我们的庄严。这个“我们”是谁?就是普贤王如来,因为我们的本性都是普贤王如来,都是觉性本身。这就是觉性的庄严。我跟大家说过的,荣素班智达写了一个大圆满的论,《轮回乱象乃是普贤王如来之游戏》,里面也是这么说的,所以一切现象都是明觉的庄严。

 

什么是庄严?庄严就是各种装饰,庄严并不总是特别的肃穆,特别的伟大,庄严也有美好的意思。比如说放很多的装饰,显得很美好,包括很肃穆、很伟大,但是也有这种美的意思在里面。所以当我们说这层含义的时候,它就不是一个问题,不是一个要去除的对象。所以说,一切万法是明觉的庄严,我们说过很多次,因为一切现象都是心的本性,它所具足的潜能结合了一定的助缘显现出来,但是根本上仍然是我们觉性的庄严。

 

“因此我们必须既不拒绝也不放弃它们”,所以不拒绝也不放弃。那到底怎么样?也不拒绝,也不放弃,不去做任何事情。因为你拒绝或者放弃,或者去迎接或者去接受等等,都是一种二取分别,就是能执所执这样的一种分别,所以我们不作分别就可以享受它。这就是南师说的,如果我们不执着不散乱,我们放松,我们就可以享受生活。生活本来没有那么可怕,人类实际上是有福报的众生。当然,在显宗当中,我们总是在说这是五浊恶世,贪、嗔、痴、慢、疑。没错,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说这个世界叫堪忍的世界,对不对?可以忍受,可以忍受表示说并不全是糟糕的,而且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觉得糟糕,绝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因为我们在那边执着、判断、分别,然后自己在那边造作。本来世上没有那么多烦恼,本来世上是没有烦恼的,只不过是自己看不开而已,这叫“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我们学习大圆满,然后我们继续我们的生活,我们就慢慢会转变自己的观点,以前觉得享受点什么都好像很有罪恶的感觉,觉得我电影也不可以看,音乐不可以听,歌舞不可以观赏,因为据说八关斋戒里面这些都不可以。所以呢,我尽量还是相当于天天处在八关斋戒的状态,也许比较有功德吧,很多人都会这么想。所以学来学去,很多人学了很多年,就变得生活就感觉了无生趣,尤其是那些多年学习教法但没有进展的人。我看了也很同情他们。他们有各种概念,有各种各种局限,你感觉其实他们很烦恼,很可怜,佛法也没有修出来,生活也没有去享受。

 

生活为什么不可以享受?只要你不执着、不贪执,你放松在这个状态,而且不散乱,你当然可以享受。你别忘了一切显现都是明觉的庄严,你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人生本来就无常,生命本来就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你现在还要自己给自己带上各种的枷锁,对不对?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不作分别我们就能够享受它们”。

 

“[即使已经造了]备受一切指责的恶业,诸如五烦恼罪和五无间罪,在进入清净道上,行者获得了无上平等,即便是女人等等也不必舍弃。”看到啊,这个跟显宗当中说的是有很大的区别。因为我们显宗当中说要有五无间罪啊,五小罪、五大罪啊,五烦恼罪是轻一点的,五无间罪就是重罪的话,那就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没希望了,对吧。比如说什么杀父杀母,出佛身血,杀阿罗汉等等等等,反正就这些,当然是很严重的,但是,不管你有多大的罪过,就算你是希特勒,你如果昨天是希特勒,今天你来学大圆满,你理解并且认同,并且接受了引导,跟传承相连,然后你就实修大圆满,你不需要天天活在罪恶的这种自责当中。

 

因为,根据显宗来说,会觉得这一切是非常非常严重的,基本上你这辈子没戏了,而且很快就会下地狱。但是请问地狱在哪里呢?地狱是一个实有的吗?你死了,然后就掉到一个很深的坑里面去了,那就叫地狱?如果说地狱是实有的,就像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觉得一切是真实的、实有的一样。那你认为所谓涅槃又在哪里呢?涅槃就是离这些罪恶的地方很远的、最高的一个地方,是吗?就是一个完全清净、快乐的、永恒的地方,是吗?这一切都是我们心的想象,我们的概念。世上没有实有的东西,因为所谓的实有都是六道众生他们的体察,他们的业力的幻相的显现,没有实有的东西,包括地狱,之所以教法当中说各种地狱——热地狱、寒地狱、无间地狱、十八层地狱等等等等,这当然是根据不同的众生,他的行为,行为导致的后果对他的一种显现,但是你要视为是实有,那你就错了。

 

对他来说会显现为那样,因为他自己积累了这样深重的所谓的罪业,罪业的这种潜能、这种结果,他必须净化它,否则他一定会处在一种非常负面的状态当中。实际上这种负面的状态,就是对他的一种净化。就像我们说下到地狱里面,下到怎么样,都是对自己的业力的净化。但是,当你修学了大圆满就知道,就算你以前杀过人,你做过很多坏事,你还杀了不止一个人,伤害了很多很多人,像希特勒一样坏,如果你进入了清净道,这里指的是大圆满之道,实际上你仍然有可能证得无上平等的状态,那你仍然可以超越所有的业力。

 

显宗当中会说有定业,定业有的人说不能改。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不承认这样的见解,不承认有一个永恒的,不能改变的东西。因为当你这么去说的时候,就把一个相对的东西变成了绝对的东西,就把相对的业力的幻相,当然因果都是业力的幻相。有的人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好像因果就是在万法之外的一个东西,它是结结实实的,然后万法都是虚的,这是非常非常没有佛教正知见的一个看法。一切万法都是轮回当中的现象,当我们说万法的时候,当然包括了因果,而且实际上都是因果,所以当他说什么“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的时候,这个人基本的佛教知见都没有。我知道这是一个名人名言,但我不在乎。

 

所以,我们要知道,没有什么实有的,实有的都是因为你的执着心实有而已。当你认识了自心的本性,你仍然可能一生成就,一生解脱。密勒日巴罪过大不大?密勒日巴他学了一些黑法术、黑咒术,他杀死了整个村庄的人,就为了给他的母亲,给他的家人报仇,因为他的叔父、姑母什么的长期的欺负他们家等等、等等。他把整个村庄的人都杀死了,罪业大吧?而且他修的还不是大圆满,他修的是金刚乘。所以按照显宗的角度的话,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救了,是吧?但是没有一个人是没救了。每一个圣人都有他的过去,每一个罪犯都有他的未来。所以,究竟意义上所有的众生都是平等,所有的人类都是平等的。所以,这里说我们进入了无上的清净道之后,我们能够获得无上的平等,即便是女人等等也不必舍弃。

 

因为在显宗当中会觉得,不光是显宗,金刚乘也是一样,不光是对女性有一定的歧视啊,这个是肯定的,在显宗当中,并不是说释迦牟尼佛歧视,而是说印度当时的文化整个是这样的,对女人的歧视。在金刚乘,在内续部当中,尤其是宁玛派、噶举派没有太多的这些(歧视),在格鲁派当中,萨迦派当中对女人还是有比较明显的歧视,总的来说。因为格鲁和萨迦,尤其是格鲁,他们受显宗的以及外续部当中的瑜伽部的影响很深。而且金刚乘当中,比如说十四种根本三昧耶,也叫十四条根本戒当中说,不可以漏失明点等等等等,那当然就意味着不可以有所谓的性活动,是不是啊?因为有性活动,最终可能会漏失明点,就是漏失精华。

 

那么在这里,在大圆满之道上面这些东西不是我们的考量,不是我们需要特别关注的事情。当然我们要关注的就是自心的状态是不是散乱的、执着的,如果我们有这种状态,我们应该超越出来,因为当我们处于这种散乱的状态当中,我们就失去了觉知,而失去觉知是我们应该唯一关注的戒律。如果说有什么戒律,其实不叫戒律,你可以称之为一种规矩或者说誓言。为什么?因为大圆满的真正的誓言就是安住在明觉当中,当我们无法一直处于这个状态,我们至少要保持觉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有的人会说:哈,大圆满太好了!大圆满什么都不限制。我又可以学佛,我又可以享受世间,吃喝玩乐,甚至吃喝嫖赌,觉得什么都可以干了。但是,你别忘了,大圆满有一个誓言就是:你应该安住在你的觉性当中。假设你还没有找到觉性,还没有证悟心的本性,你至少要保持觉知,不散乱。这可是非常非常高的一个誓言,事实上当你持守了这个誓言,基本上显宗的戒律、金刚乘的誓言、三昧耶要达到的目标,你都可以达到。

 

好,我们继续。所以在这里不存在这些问题。所谓舍弃女人,因为很多学金刚乘的、显宗的都会觉得男女是一个问题等等。

 

“那些把信心建立在历史逻辑及其含义上的人们,以及那些恒持三种禅观而行为受局限者,偏离了超越造作的教法,因此他们停留在迷惑之中。超越了造作的自圆满安住在自然的喜悦中。”这里说的所谓“信心建立在历史逻辑”,比如说,显宗当中有一些人,修持小乘当中有一些观十二缘起的,他们也是在观察生命的历史、逻辑、生老病死,从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等等等等,生老病死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这是显宗的一些方式。然后金刚乘呢,比如说玛哈瑜伽里面有什么三种禅观这些——因位禅观、遍显禅观、真如禅观等,这是各种观想,跟本尊有关的观想,因为本尊就代表着智慧,然后本尊的眷属等等有的时候他们代表着这些方便或者显现等等。这个禅观不是大圆满的不二禅观,这个我说过很多次了。所以他们就偏离了超越造作的教法,偏离了大圆满的教法,停留在迷惑当中。

 

下一段:“伟大的自生智慧的本质就是不动不变并超越了一切的诠释。”自生之智慧叫做self-arising wisdom自己生起的.因为我们总是说自生智慧是不变的,也是不动的禅观等等。

 

“……由于一切诸法都是清净圆满识这个无尽广大明点的自性,并无散发或摄入一物,无生亦无灭;无阻碍任何一物,此即本然之状态。”很多人不明白大圆满总是说明点,这个广大的明点到底指的是什么?这个明点藏文叫“提累”,“提累”的意思,很多人以为明点就是金刚乘里面画了一个圆圈、一个光球。就像我们说阿底上师瑜伽要观想白阿明点,他以为明点就是那个光圈、光球,这是其中的一种。明点“提累”的意思就是精华的意思,记住啊。这个精华有的时候指的是一切事物的本质、精髓,比如说大圆满教法当中会说:独一的大明点,唯一的大明点,它说整个法界、整个现象界就是一个唯一的大明点,没有别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这里的明点也有层面的意思。刚才我说了有好几个意思,比如说一般画的那个圆圈、光圈、光球,这个是一种明点,表示能量的精华,五大元素的精华,五色光。还有一种情况,指的是精髓的意思。还有一种情况,指的是层面的意思。我记得我跟一个很有学问的仁波切交流的时候,我说大圆满里面有的时候说“提累”指的是层面,他说没有这个意思,我们藏语里面没有这个意思。我跟他说南师经常这么讲。大明点也有这个意思啊。大圆满说整个法界是唯一的明点,它又有精髓又有层面的意思,它只有一个层面,什么层面?心的本性的层面,无上之源的层面,这就是它的意思,没有别的,这就叫无尽的广大明点。所以有的时候,人们会说:啊,这个大仁波切、大班智达、大堪布、这个大、那个大。不要被名字骗了,有的时候他在这个领域当中很厉害,不等于他在所有的领域都很厉害,是吧?那个仁波切的确是很博学的,但是大圆满这些方面、这些东西他是不知道的。

 

“如同虚空,此无散乱状态的本体从来一直存在,超越了一切的语言文字和思维。”无散乱的状态的本体,essence精髓。本体我们会说是空性的,但是你也不要把空性视为什么都没有。相对层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它的作用一直在,就像我们的明觉一样。明觉你会说有一个什么本体吗?有一个实质吗?明觉里面有永恒不变的一个东西吗?比如说金刚乘,当新译跟旧译交流的时候,比如说嘉瓦仁波切写过一本书叫做《新旧译的整合》。新译主要指的是噶举、萨迦、格鲁这三派,包括觉囊、希杰等很多,旧译就是宁玛。他说以新译的金刚乘的观点来说大圆满是什么?他说那个状态叫做根本净光心,我说过好多次啊,有的时候叫最细风心,有的时候叫不坏明点。所以如果你纯粹以金刚乘的角度,当你不了解它的真正精髓实质的时候,你会以为:哦,大圆满其实就是最细的一种细小的那个明点吧,最最不坏的,永远不会坏,因为它是最细的嘛,最细风心嘛,不灭明点,不坏明点嘛,根本净光心嘛,光明的清净的那个最细微的本体。这是错误的见解。

 

大圆满说本体是空的。很简单,你不要去想什么本体空、自性明、大悲周遍,你观察你的心就好了。“啪”(老师打了一个响指)就这个当下,刚才因为我突然打了一个响指,所以有的人就愣了一下。在你愣的那一当下,你观察这个当下你的心是怎样?那第一个刹那,因为我突然打了响指,你愣了一下,所以你之前的思维心、判断心、概念心暂停了。这个当下就是一个单纯的知,知道我打了一个响指。好,你发现这个状态。不要说其他的,就说这个最最开始的第一个刹那,这个单纯的知道,它有没有一个实质?你去观察,你去分析这里面有没有一个实质?没有任何的一个东西,没有一个实质,没有一个本质,没有一个本体。本体是空的,但是空性当中自然地具足一个纯然的觉知,是不是?谁都能体验到,我不相信有人体验不到,我不相信。除非你是一块石头,你可能体验不到,或者你是一个一天到晚在概念当中生活的人,我在打响指你不去体验,你在想我在干什么。我只是让你单纯地去感觉,去发现它就行了。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所谓的这个本体。

 

有的人学大圆满,就是书本的大圆满:啊,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然后就开始背课文,然后:啊,我已经获得了大圆满见。然后就说:本体空性那就是法身呗,你证悟了法身,空性跟光明不二,所以证悟了法身同时就证悟了报身呗。前两天刚刚有人提过这样的问题。这个就叫做纯粹的概念,知道吧。比如刚才我这个叫经验的引导,我打响指的这个刹那,你有一个单纯的知道,这个知道没有判断,没有分别,只是单纯的知。它没有被任何的概念污染,没有主体,没有客体,没有“我在想什么”,“我在做什么”。它是一个完全没有污染的状态。这就叫做赤裸的明性,又是空性,因为它什么也没有,是吧?所以叫空明不二。没有实体,所以是空;但是它又是自知的,它的确知道,但它没有判断这个是响指。“这个是响指”,这是第二个刹那。第一个刹那就是一个单纯的知;第二个刹那就是发现打响指;第三个刹那就开始了:他又打响指,天天打响指等等,概念、思维、判断、分别,情绪甚至烦恼有可能都来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分析。

 

所以我们不需要去学这种书本的大圆满,我们每个人当下就是大圆满,只是你发现不了。比如刚才叮的一下你们都听到了,第一个刹那是什么在知道这个“叮”了一下?发现那个。

  

“这个刹那太快了。”你知道为什么你会觉得快吗?因为很多人都期待着,很多人期待直指,这个没有问题。很多人期待直指的刹那他处在一种感觉当中:哎呀,我空了好长时间,我空了一下,我空了一个小时。你真的不要在乎那个。是,有的时候我用猛喝一个“呸”的确是比较震撼,然后你会很长时间有这个状态。但是我一再强调,不要在乎有什么特别的状态,而(应)在乎的是你当下是什么体验了这个状态,明白吗?“啊,我有一种空”,然后你很喜欢这个状态,然后你想多安住在这个状态。“哎,老师,你直指我安住了一个多小时。”你安住的是什么呢?你仍然是细微的在以空性为你的对境,明白吗?你在试图延长这个,当然你有的时候没有试图,但是你住在这个空性的经验当中,这是一种细微的二元。

 

可是当你在这个空当中,你发现是什么知道这个空,这样二元对境就瓦解了。因为你回到了你的自性本身,而你的心是中性的,它攀缘一个东西成为二元心,但是你反观自心的时候,就消失了,这就叫做以心观心。麦彭仁波切为什么说“以心观心”是最殊胜的窍诀,就是这个原因,因为这是唯一的我们破除二元的这个状态。这就是《无上之源》里面一直在说的,你不要试图在努力的状态当中,寻求一个没有努力的状态。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哎,太短了。”短不短,长不长没关系,你说短只不过是因为你想延长你那个所谓殊胜的体验。殊胜的体验仍然是一个体验,如果你只是在体验一个东西,还是能所对立。知道吧。关键我们大圆满在破除二元,不是在干别的,我们只干一件事情,就是把你从二元的牢笼当中解救出来。每个人就是普贤王,只不过是你一直觉得你是普贤王制造出来的东西,这就是所有的人一直(以为的):“我没有成佛啊,我是众生啊。”

 

“26.说明了超越造作的圆满并非禅修对境的章节:《石中熔金》”所以你们发现《菩提心普作王》其实融汇了很多心部的密续。《石中熔金》是谁写的呀?文殊师利友,又叫妙吉祥友Mañjushrimitra,他写的。他是那烂陀佛学院的五百班智达之首,大班智达、大学者,他是噶绕多杰的第一位弟子。当他带着一队班智达去跟噶绕多杰辩论,试图扑灭他的所谓的邪见的时候,他发现噶绕多杰教授的就是释迦摩尼佛教法的精髓。所以他当下非常地忏悔,他说:我要割掉我的舌头以此来谢罪,因为我竟然用这个舌头来跟您辩论,不知道您就是佛,您就是化身佛。噶绕多杰对他说:割掉你的舌头也无法消除你的这样的罪业。但是你现在已经听懂了教法,你可以用你的瑜伽行派(也就是唯识宗的前身)的语言写一部论释commentary,就是写一部论释,你的见解,你的观点,你的感想等等。然后他就写了,他用的是瑜伽行派的语言来写大圆满,这是他的上师噶绕多杰对他的指导,就成为这个《石中熔金》,藏语叫“多拉色炯”。

 

《石中熔金》的意思就是说:普通的石头嘛,对吧,就是世俗谛这些不清净的状态,石头总是杂七杂八,但是里面有黄金。就像我们的凡夫心,它的最里层是什么?我们刚才说完了,我们每个人之所以是众生,就是因为我们在往外抓,在往外求取。当我们反闻闻自性,完全放松于本来的清静光明、本来赤裸的觉知当中的时候,这就是大圆满。所以,这就是《石中熔金》最主要的角度。包括《石中熔金》,包括《大鹏展翅》,应该还有《金刚萨埵大虚空》等等,都在《菩提心普作王》里面展现出来,这些精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菩提心普作王》是大圆满心部密续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叫心部的根本密续,就是因为它是综合性的、全面体现大圆满原始的心部的教法,这个叫大圆满的原始的基础。

 

我说过很多次,但是对于那些每天都有进来的新人我都重复。那就是界部是后来出现的,窍诀部是再后来出现,所以大圆满心部是大圆满的基础。为什么很多人学了那么多年窍诀部,因为龙钦宁提啊、龙萨啊,这些都是窍诀部,各种宁提、各种伏藏都是窍诀部,基本上没有例外。而窍诀部就是关于融摄嘛,因为对应椎击三要的第三要——融摄任运。第一要是对应大圆满心部嘛,认识心的本性,区分心和心的本性;第二部是对应大圆满界部,那就是确信无疑;椎击三要的第三要就是融摄任运,也就是窍诀部。

 

很多人学了很多年大圆满为什么没有搞懂?因为他没有一个基础。这个基础很多人以为就是五加行。可是就算你修一万遍五加行,你未必就能有大圆满的基础,为什么?大圆满的基础不是五加行里面的这个范畴,因为五加行基本上都是二元对境的方式:我在祈祷上师,我在祈请加持,我在供养,我在供养曼扎,积累福报功德,我在忏悔业障,这都是二元的方式,能所对立。大圆满的基是什么?窍诀部的基是什么?心的本性的实相,实修实证的经验——明觉。所以为什么很多人搞不懂?所以为什么南师要强调大圆满心部。他一开始教的就是大圆满窍诀部,他发现很多人高谈阔论,根本没有真正地生起大圆满的领悟,所以他就开始教大圆满心部,教了好多。我从2008年接受教法,我是2005年年底开始第一次听他的法的。当我发现整个差不多2008年到2018年这10年当中,应该有将近一半的内容跟大圆满心部有关,你们就知道大圆满心部是多么的重要。

 

很多人总是说,我要修彻却,我要修托噶,我要修仰滴,你没有一个基础,你学这些是没有意义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不但没有意义,而且有害处。因为你学什么托噶、界部,仰滴,那有很多的技巧,能升起一些体验,能升起一些见解,但是如果你没有明觉作为基础,那些反而成为你的一个障碍。那可能永远封锁你证悟的可能性,这是南师说过很多次的。而当你明白了大圆满心部的这些精髓,你发现了明觉,稳固,确信无疑,生活中能够融摄,你不需要界部,你不需要窍诀部,你不需要托噶,不需要仰滴,你一定可以解脱,至少法性中阴当中证悟报身佛。所以对大圆满我们有太多的误解和想象,这就是问题。我们总是在追求一些高大上的修法,听到有一个什么什么传承,然后就扑过去。所以,我总是在讲这个事情,但是总有一些人,听我讲完第二天就忘记了。因为明天会有另外一个仁波切跟他讲一套,然后那个仁波切名声比较大,无央没有名。这就是《石中熔金》里面的内容哈。

 

2.6.2.3.7揭示无为的清净境界的章节

 

好,继续,第二十七章。

 

(念诵原文 略)“它无法成为努力造作或者发心的对境:它是超越了造作的本自圆满的本初实相。一切戏论和分别都是无二空性的清净境界。这个境界何曾会被追逐戏论者的幼稚行为所蒙蔽呢?”所谓无法成为努力造作或者发心或者禅修的对境,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理解这个意思,就是说:它不是一个对象。什么叫做有对象的禅修?比如我们显宗当中开始修寂止,修止——“奢摩他”,当然这就叫作有对境,比如我专注在一个地方,我专注在鼻尖,进行“安纳般那萨地” Anapanasati 也叫做安般守意的修法。就是开始专注这个地方,制心一处,把心完全专注在这里,这就叫作有对境的:有一个对象,有一个专注的所缘。可是觉性本身超越造作的大圆满并不是一个对境,这是心的赤裸的状态,没有对象。

 

这里说一切戏论和分别都是无二空性的清净境界,这又进一步破除了我们的一些见解。我们会觉得,戏论当然不是无二空性的了,否则怎么叫戏论?可是它这里说戏论和分也是空性的,也是不二的,也是清净的。为什么?我们的根本见解说:整个法界都是一个大明点,都是普贤王如来的能量的扩展,所以没有什么,就是你认不认识而已。有人觉得戏论是很糟糕的,业力都是很糟糕的,各种业障都是很糟糕的,(但)只要你获得了大圆满,刚才说了就算你犯了五重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要没获得大圆满,当然你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悲惨的业力众生,活在这个躯体里面,然后无始以来不断地轮回,你就认同于这个躯体,认同于这个所谓的灵魂。就算你不认同这个躯体,你就相信这个躯体在装着一个东西,他在轮回。

 

到底是什么在轮回呢?是这个人吗?还是一个什么东东?灵魂?灵魂长什么样呢?是什么样呢?所以轮回的不是别的,轮回的就是我们的概念,以及概念的加持之下形成的业力的幻境,这就是轮回。没有什么在轮回!?有的人说,啊,肉体会轮回,因为据说有的人,这一世头上这有个疤,下一世他头上还有个疤,他说肉体就会轮回。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个说法,这样的情况是有可能发生的。由于他过于强调这个,由于他非常认同这个概念,所以把这个东西深深地刻在自己所谓的阿赖耶识当中,慢慢地它也会展现出来这样的特质,是有可能的。但是你要认为肉体在轮回,肉体都烧掉了,怎么轮回?然后显现出一个新的。好,假设你说肉体会轮回,假设你下一世变成了一个动物呢?好,你觉得动物也许在头上那也有一个疤。好,如果变成一个无色界的天人呢?连身体都没有,你的疤又在哪里呢?

 

打个比喻,假设一下,因为这个生生世世,只要你还有这种概念,这个自我的认同或者就是我执的一种说法,你觉得有一个我,然后这个我呢随着他制造的善业恶业的行为决定他要去哪里,然后有一个东西在轮回。其实轮回的就是我们的习气,我们的概念,我们的无明,没有别的在轮回。所以,你想要结束轮回就特别的简单,就是不要认同你是这里面的任何的东西,你是超越这一切的本来的觉知。你看,刚才“叮”的一下,我打了一个响指,这还不清楚吗,是不是?有那么复杂吗?就这么简单!

 

这个清净的觉知是你的一切现象的生起的地方。你怎么能说它不是你的本性呢?一切的现象都在变化,只有它不变。你小时候的那个知,现在的知,老年的知,醒着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无梦深睡的时候,甚至死亡发生的时候,它都没有变过。你怎么能说还有比它更是“我”的“我”呢?所以只有它是“我”,再清楚不过了吧,同学们!

 

所以,当我们有了正确的见解,就要清楚地去实践,然后活在这个状态当中,不要再认同自己是任何一个东西,或是任何一个身份,任何一个标签都将是我的障碍。我是一切,一切是我。但是这个我就是无上之源,没别的。

 

有的时候会发现讲课和心性的引导有的时候会脱节,因为讲课和看书是你的概念要运转的,可是大圆满引导不是在一个频道当中。所以,有的时候,是要降下来。

 

“一切众生皆可获得此无二的法喜,甚至基于分析之上的错误修道也并非这个共同修道以外之物。”显宗的各种分析,各种中观唯识这种基于分析的错误修道,虽然我们说它们是错误的修道,但是,它也不是这个共同的修道——整个大圆满修道之外的东西。一切都是在这个觉性的大海当中,只不过是由于各种游戏,各种这种能量的扩展,显现为某个时空当中某个所谓的错误。其实不存在错误,一切都是大圆满。所以我们得了解什么时候说什么的话,在哪一个层面说。有的时候我们会在世俗谛上说,从世俗谛的角度,我们说有一个了义和不了义;有的时候从完全究竟的胜义谛,也就是从大圆满的无上之源的角度;有的时候是介于之间的角度。所以,不太好分清楚到底在哪个层面在说这些话。

 

“领悟其平等性,行者就会成为觉悟的怙主。”“怙主”就是依靠的对象, Lord,就是我们说的主,怙主。所以,我们真正地证得了大圆满的平等的话,我们就成为觉性的怙主、觉悟的怙主,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真正给予这个教导的人。所以,当你真正觉悟了自心的本性的时候,你当然可以让别的众生也觉悟。这个所谓的传承就是这样的,传承并不因为你获得了一个什么证书,某某上师、某某活佛认证了你是下一个什么上师或者什么。这样的认证,这个世间还少吗?对吗?所以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觉悟,其他都是浮云。不要被任何东西骗,不要被任何东西吸引,唯一吸引的就是:有没有证悟心的本性的知见、引导和方法。

 

“以我或我的来作思维是外道派的错误道路。被无明所误导,这一戏论之道的追随者将永远无法达到他们的目标或者获得领悟。事实上,若果以有寻有,有物可寻获吗?”有点奇怪这句话。27页,In fact if existence seeks existence,is there anything to be found ?如果存在寻找存在,有什么可以被发现呢?他这里翻译成“若果以有寻有”,这句话,你们有实体书的可以做一个笔记,这就是说:“以有寻找有,难道可以找到什么东西吗?”他翻译得文绉绉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有寻找有”是什么意思呢?“有”英文叫existence,就是“存在”的意思啊,就是在存在的层面来寻找一个存在,这就是外道派的这个道路。外道派的话,他们关于因果没有一个正确的理解,总是说“我”和“我的”这样的凡夫的无明的见解所引导。他们也会说:啊,要有某种领悟或者证悟等等,他们实际上是在“我”和“我的”这个自我的范畴里面寻找一个所谓的真理,这是不可能得到任何东西的,这叫做以有寻有。

 

“由于追随了这些缺乏功德并如同猿猴一般的上师们的话语,行者当然会止歩于受概念局限的道路。” 缺乏功德如猿猴一般。这个上师英文都是teacher。因为我们很多人学了藏传佛教,觉得说到上师好像就是特别高大上的一个称谓,其实我跟大家说过无数次,最好大家就说teacher就好了,就老师,因为你一说上师好像就无比高大上的感觉,实际上真的高大上吗?真的是高大上,那得有真才实学,要真知灼见,真正地引导众生开示悟入。对不对?开示悟入就是开启正知见、示启正知见、悟启正知见、入启正知见,而不是讲一些混乱的东西、混乱的知见。所以,大家不要被这些词给骗了。

 

我觉得西方文化实际上对学习大圆满是特别好的一个背景,为什么?因为东方文化充满了崇拜,以及缺乏自性和判断性思维的这种精神。其实佛教本身是充满着批判性精神,这是非常珍贵的,可是慢慢当它融入到华夏文化,还有西藏文化的时候,因为他们总是君王的文化,中国更是从秦始皇开始就是这种大一统,所以他们有这种非常森严的等级制度,他们把这种世俗的制度有的时候就很容易复制到教法当中去。所以你看西藏也好,汉地也好,有各种森严的体系。

 

可是在西方,你们看看,不管你多大的仁波切在那就是老师teacher,就这样就好了,你有没有真本事,你是不是一个佛,你得让人家知道,你得让人家明白,你才是真正的大师。那东方的,好嘛,叫一个上师,所有的人去供养,都不认识,然后就扑上去,然后就要灌顶,这种愚昧的事情,我这些年已经见太多了。因为我在西方也呆了很多年,所以我非常清楚,在他们的佛教体系里面,就是像宗萨钦哲、晋美钦哲、嘉瓦仁波切这些大师们,在东方基本上就是像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西方,我们不需要搞这些崇拜,他们自己也不需要大家去崇拜他。我们对他们有恭敬心,只要有真才实学,我们就会恭敬,但是不要动不动就搞各种认证,各种标签,真的,这也是我们东方很多人迷茫的一个根本的因素。

 

所以我一直在说,比如嘉瓦仁波切说:我再也不会有转世了,这是我最后一个转世。包括宁玛派,他们前一段开了一个会,决定再也不搞宁玛派所谓的法王的认证,这是特别特别好的一个现象。因为以前这些法王啊,什么什么认证就制造了大量的这些权威体系,什么什么法王,什么什么……那南师也叫法王,没错,但这是十六世大宝法王给他起的一个名字,明白吗?他的名字叫“却嘉南开诺布”,“却嘉”就是法王的意思。为什么呢?因为十六世大宝法王认证南师是不丹国的第一位法王叫“夏仲阿旺南乔”,不丹的第一位法王的转世,所以他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却嘉南开诺布”,所以他护照上面就是这个名字,这是他正式名字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也就这么翻译过来了。你叫“却嘉南开诺布”也可以,没问题。所以南师像这些人,他们就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就是一个老师,但是我有这种经验,我了解大圆满的这个知见,这些见、修、行、果,我能帮助大家认识。就这么简单。他从来不会说你们叫我上师,你们叫我法王等等。他甚至不要弟子顶礼的:我们握手就好了,我们都是平等的。

 

所以西方这种平等的精神,我认为是特别好的,因为这样就不会制造太多盲目的崇拜和缺乏理性的这种精神。所以,有的时候在某些西方的佛教团体缺乏这种精神,而被东方的那种盲目崇拜的精神,盲性的这种习气所影响的时候,就出现了大量的问题。但是总的来说,这个角度来说,西方比东方好很多。

 

所以,无上之源也是在给我们这样一种视野,不要动不动看到一个上师的名字就怎么样。它说:如果追随了这些缺乏功德的如猿猴一般的上师的话语,行者当然会止步于受概念局限的道路。大家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因此,如同把黄金从矿石中分离出来的矿物一般,一位真正的上师是值得以任何价格买入的稀有珍宝。”以任何价格买入的稀有珍宝,问题是,你能买入吗?能买得起吗?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今天就学到这吧。希望学习不要变成一种二元的,我在学一个东西,你应该让它融入到你自身,不是说我在学大圆满,我自己要变成大圆满。我想,这是很多所谓的上师们不一定能教你的。有什么要问的吗?

 

“老师,窍诀就是打响指后第一刹那知道了这个空性的状态,觉知是什么知道了这个状态?”可以这么说吧。第一刹那为什么说可以叫它空性的状态,因为,第一个状态立刻就把你的(念头斩断了),就是我得突然打,我一直打响指就没用了,我得突然来一下子,或者拍一下巴掌,或者扇你一下,或者就像那个多钦哲·杰比耶西多杰,巴楚仁波切见他的时候,他就拿石头砸他,砸晕了。反正就是这种情况下突然发生的事情有用。所以,那次有人问,是不是一直放鞭炮,那是不是更好啊。我说那没用,因为一直放鞭炮,你就知道,一直会有那个,你的心都一直在期待,并且知道会这样,那是没有用的,必须突然发生,突然发生,当然当下就斩断你的念头。那一刹那非常短暂的,也许不到0.2秒,那你没有概念,没有判断,没有思维,没有分别,但是有一个知,对不对?你甚至不需要说这是空性,因为它既是空,它又是明。因为你不光是突然断了那个凡夫的概念,这个刹那你也是知道的,你有这个赤裸的明性,你有一个自然的觉知,是吧?因为我们名义上用概念说空,然后怎么怎么样,当然可能对于一些开始的人来说,有必要这样的分歩。就像明珠仁波切,他说:一切万法是心,心的本质是空,然后空当中发现这个明,等等。就是类似的,分阶段的,但实际上这是同时具足的,空明不二。

 

“本然觉知是什么意思?”本然觉知,就是在你任何判断、思维、概念、分别生起之前的那个知。“啪”(老师打了一个响指)我刚才那一刹那,你有任何的概念吗?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好坏、大小,没有吧?但是你知道,对不对?这就叫做纯粹的知,这就叫做本来的知,这叫心的本性。怎么会那么难呢?我想对大多数人来说应该很清楚。

 

“刚去世的人给他做那种传统的助念仪轨有用吗?写牌位、念佛、开示。”刚去世的人,你别等到他去世啊,快要临终前就可以帮他做一些引导。根据大圆满的中阴教法,这个时候可以做临死中阴的引导:某某人,现在你马上面临死亡了,每个人都会死,不用担心,等等等等。如果他是修行者,你忆起你的教法,忆起你的上师,修一个法,或者你帮他一起修。然后,等这个死亡真正发生,他各种功能开始消融,外、内融解、融化的时候,我们说这个时候有三天到三天半左右的时间,我们仍然可以在旁边修法。但是对于他来说,他已经慢慢进入到消融的状态,最后完全瓦解。他的身、语、意完全瓦解,这就是死亡来临了,这就进入到法性中阴,就是这样。所以这个时候当然是可以利益他的,没错,可以的,这个引导嘛。只要这个众生还贴了一个标签,我死了。假设他已经取掉了这个标签,他活着的时候已经解脱了,就像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一样。

 

“深刻地体会到您是那个皇帝新装里说真话的孩子,无法用语言表达谢意。”原来我是那个孩子,好的,意思是你们都长期的不敢说真话了,只有我在说真话,是吧?什么让你不说真话?谁?谁那么坏?

 

“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刹那就开始,思维开始以前是明觉?”那不一定。你早上哪一刹那算是醒来呢?通常我们并不是很清楚有一个醒来的界限。其实你所谓的醒来之前,你已经在梦中,梦中已经在各种散乱当中,所以不能说醒来之前就是明觉。

 

“知道今生解脱有望了。”对。

 

“听就是一个觉知。”听是耳根的一个功能。因为你听到了,立刻,心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所以你打响指的一刹那,你制造了一个声音,然后传递给你的耳根,耳根立刻传递给你的心,这是一个极快的速度,然后刹那间就知。这个知本身是明觉,听不能叫明觉。有的上师,他们说,你安住在那个纯粹的听上。这个说法还不错,不过不够好,明白吗?因为有的人无法特别细地发现到明觉本身那个点,所以他们说单纯地安住在那个听,那个吃,那个闻,那个看,这个not good enough,不够好。

 

你们这大概有400多个人听法,我希望一直在听的人,我希望绝大部分人(能听懂),绝大部分哈,我的要求是蛮高的。因为我觉得大部分人应该已经听懂了,至于是不是大部分人有了明觉的体验我不知道,因为很多人当我说“1”,“2”,“3”的时候,他从来不发言,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我希望你们绝大多数人能听懂,因为我想我讲得很清楚,没有人听不懂。有人完全听不懂我在讲什么的吗?有吗?有的话说个“有”。你看啊,我是南方人,但是我在北方呆了10多年,又在国外呆了6年左右,我没有太多的口音,是吧?我有南方口音,但是我也有北方口音,所以我不认为有人听不懂我的普通话,然后我的语言并不是特别的所谓的深奥神秘。首先我是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获得大学本科。高考我的语文得了100分,总分是120分,说明我的语言能力还行,不是很差。所以,这种情况下,没有理由你们听不懂我说的什么话。不像有的法师说一些高大上的全是佛教术语,有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说的都是特别简单的词。

 

“老师水平无人能及。”承蒙夸奖。没有,我只是比较说真话的那个小孩而已。

 

“老师讲得非常清楚。听得懂,普通话标准。”谢谢!

 

“普通话和英文都很好。”哇!那你肯定比我更好了,要不然你怎么能判断我很好呢?

 

“托噶、仰滴可以传吗?”托噶、仰滴可以传,前提是你对明觉已经确信无疑,并且你随时能安住在这个状态。随时,我没有说一直,一直那你已经成佛了,但是想处于明觉就能做到,你能吗?如果你能,我可以教给你;假如你没有,不要跟我谈这些,你根本不能学这些。

 

“听到了响声后中断了其他的念头。”非常好。但是用一个响指来讲大圆满的,我可能是第一个,我反正没跟别人学这个。当然,“呸”之类的学大圆满的基本上都知道。我也用,但是,因为“呸”很多人期待得到一种神圣的体验,实际上很多人“呸”的时候也有一个空的感觉,但是他没有发现明觉,因为如此的细微和如此的迅速地发生,因为你没发现明觉,那一刹那就过去了,马上你的乌云又盖住了天空,就是这样。

 

“红白菩提是啥?”红白菩提就是阴阳两种能量。你看教法当中使用这些神秘的名词,它话不好好说,就是说一些神秘的词“红白菩提”,当然人家也是有道理的,因为跟我们的智慧有关系,所以它是红白菩提,我们如果用现代语言讲,就是阴性能量和阳性能量。

 

“能听懂,但是不能确认自己是否在明觉当中,因为明觉是没有二元,而我仍然能感觉到二元,只是不执着。慢慢来,慢慢来,需要一点时间。但是大家记住,不要总是去寻求一种感觉,好像我感觉到那是空的或者明的。你学会这个方法,这是最重要的,我一直在跟你讲,不要陷入到某种经验当中,而反过来看是什么在经验,懂吗?不要成为那个别人打个石头,你就朝着石头扑过去的那个狗,要成为朝着人扑过去的那个狮子,明白吗?狮子扑那个人,狗是追那个石头。明觉是发现自心本性,凡夫是追逐心的对境。明白吗?好了,讲得这么清楚,再不懂,我也没办法。我们来回向功德。(回向 略)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