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3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83   评论:0
内容摘要:清净圆满识的经验到底是怎样的?其实就是明觉的经验。比如说我刚才“呸”的那一下,我们称之为空明不二的状态,为什么?我突然吓你一跳,你那一刹那当然就是空的,因为你没有任何的念头,没有任何的概念,但是你没有变成一块木头或者石头,你知道自己有一刹那的空,......, 那个知道自己不是一块石头的那个空的时候,那个知道那个空的那个明——那就是我们要直指的心的本性。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3期)


2020年5月23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3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清淮

中文校对:化工85

英文校对:Xiaolan

藏文校对:LOBAYI

     辑:自由自在

     定:Xiaolan

 

目录

2.6.2.2.5关于三种体性显现的章节

执着于因果乘的见解等于放弃了最究竟的发现真相之路

“无生”意为没有造作、不是通过任何因缘而生

“我”到底是什么?

直指并不神秘

不要迷信权威

2.6.2.2.6.嘱咐萨埵金刚之章节

应断造作精勤病

2.6.2.2.7.关于舍利的章节

身份认同感使我们成为机器人

通过三种经验发现心的本性

2.6.2.2.8.说明了证悟不可通过寻求来获得的章节。

去创造本来就已经存在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

预先假定要求取一些什么东西的禅修方式并不能成就证悟

“你要去发现而不是一直用头脑思维判断”

课后答疑

 

 

 

2.6.2.2.5关于三种体性显现的章节

 

上一次我们已经讲到了《无上之源》电子法本的第94页中间的部分,就是从“无修整的真实状态”这里开始。把上一段连起来读一下,因为这是相关的。

 

执着于因果乘的见解等于放弃了最究竟的发现真相之路

 

“当我把我的教法向因果乘上师的弟子开示的时候,他们顽固地宣称一个果必须来自于一个因,因此为了获得觉悟,他们希望安住在‘专注’的状态里。但是他们这样就放弃了无修整的自然状态。”当我们学习这一段的时候,我们要了解它实际指的是什么,比如说因果乘指的是什么,当然就是显宗了,对吧?通常我们会说显宗叫因相乘,它是要了知诸法的因、果、还有它的相状、特性等等,在区别判断各种不同的诸法的性质,发现一切诸法都是空性,但是这个一切诸法在相对层面都是由各种因缘和合而产生的一个果,他们认为证悟也是各种因缘具足而获得的一个果。当然这并不是所谓的因果乘的究竟的导师(比如释迦牟尼佛)所开示的究竟法义,但是当我们遵循因果乘的时候,因为我们总是在相对的层面、在因果乘的层面来思维、来修持,所以总是会有这样的见解。所以他们总是说“有因才有果”,这个在相对层面当然是没有错的,但是在所谓的究竟证悟的层面,究竟证悟本身并不是一个果,而是说众生都本自具足这样的状态,所以这并不是因果的问题,而是我们有没有发现自己本具这样的状态的问题,所以要了解从大圆满究竟的层面是怎么讲。

 

比如这里说“希望安住在专注的状态里”,很多人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但是你想一想,当我们以前一直在专注地祈请上师,专注地念咒,专注地念阿弥陀佛,专注地所谓的打坐,要制心一处,在一个空性的境界当中等等,这都叫做专注的方式,总之,有一个能缘有一个所缘,有一个主体在攀缘一个客体,专注在客体当中,然后主客逐渐合一的状态。包括在念阿弥陀佛的时候,实际上当我们非常专注地念佛,可能达到一心不乱的状态,这实际上也就是专注的状态。专注的状态意味着主客暂时合一的状态,实际上根本来讲,在佛教的禅修当中都属于寂止的方面。但是止只能生定,观才能生慧,所以通常来说,光是专注是不可能解脱的,所以我们一定要了解佛教的根本的知见,如果我们没有观察事物的本质、事物的生住灭、事物的相对层面的没有实质、一切事物的成住坏空的话,我们不可能生起真实的智慧。我们看下一段。

 

“无生”意为没有造作、不是通过任何因缘而生

 

“无修整的真实状态是一切的的真实体性,不存在离开这个自然状态的觉悟。‘觉悟’只是一个指出什么叫做自心之‘自然状态’的名称:就这个没有经过修整的心,它才是法身。从来没有被修整过的也从来无生,而真正的‘无生’无法通过努力造作来被寻获或者证得。超越有为造作的那个不是通过寻求和誓言来证得的。”所谓的无修整的自然状态,因果乘的这些修行者他们放弃了这样的一个状态,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这样的状态,由于执着于因果乘的见解,所以他们等于忽视或者是放弃了最究竟的这个发现真相的道路。无修整的真实状态当然就是心的本性,当你的心经过判断思维分别,经过攀缘散乱,经过造作,这就叫做有修整,修整包括任何的变化都叫修整,修行本身也是一种修整,只不过是我们去除所有的恶念总是存留善念或者说去除一些我们认为是负面的状态,但是这不叫无修整的自然的真实状态,所以这里说“所谓的觉悟就是自心的自然状态的另外一个名称”。

 

我们看到“自然状态”这样的词,这个是大圆满专用的词叫the natural state,并不是说所谓大自然的自然状态,不要这样望文生义,这指的是“心的本来的状态”或者叫“本然状态”或者“本来状态”。

 

所以这个“没有经过修整的心才是法身”从来没有修整过的,所以是无生的,是不是啊?无生意味着什么?——没有造作,不是通过任何因缘生起的。比如说我们自心本性并不是从什么因缘当中生起的,所以它当然是无生的。无生的状态怎么可能通过造作的方式来获得呢?怎么可能通过努力来获得呢?是吧?所以“也不是通过寻求和誓言来证得”。

 

我们总是有这种寻求,或者寻找,或者去找,当然有的人会说:“我们大圆满,比如南师也说‘我们要发现心的本性’,既然说发现是不是就有寻找?”其实我们并没有去寻找,当我们做最重要的直指、引导时候,我们怎么说?我们是完全放松下来,我们通过用“呸”、用任何的方式让大家放松下来,然后发现这个状态当中还是有一个没有造作的觉知,这个就是我们要发现的本觉——本来的觉知,就是心的本性,心的本性就是觉。我们所谓的证悟只不过是发现时时在作用的这个觉性本身而已,而我们众生之所以叫众生,就是我们总是处在觉性能量显现的这个层面,把显现作为一个对境然后去追逐、去拒绝、去造作等等。其实我们就是觉性本身,我们每个人的真实本质就是觉性本身。觉性本身有很多个名字,叫心的本性、也叫做本来觉知、叫纯然觉知、纯粹的知、法身、明觉等等,有无数的名字,但它们都是在描述同样的状态:那就是没有对境的本来赤裸的光明,这个光明是一种纯然的觉知,它总是在不停地、不中断地知——这就是它的能量。当你发现这个状态的时候,你也不会发现里面会有任何的实质、任何的实有的东西,它是究竟的空性,但是它具备无尽的潜能,这就是本体空、自性明、能量持续不断地显现(或者叫大悲周遍)。我们看下一段。

 

“谛听!大士!”这个大士(比如观世音大士)是我们汉语佛教里面说的,但是在英语里面叫noble son之类的,“高贵的儿女、高贵的人”,是古代印度这些地方的一种敬称,通常比如说我们在同样一个教法当中彼此表示尊敬,认为都是这种觉悟的种姓,会这样的互相称noble son,noble being,就是高贵的人、高贵的儿女、大士,都是类似的意思。

 

“谛听!大士!我的体性以如下方式显现为‘五种伟大’的觉悟状态。

我的自性,显现生出有情和无情世界的根本状态,直接显现在一切处。无需任何造作行为,它就是觉悟的本来状态。无需努力修行,但是本来一直都有的‘功德品质’。这就是觉悟的直接显现之大。”

所以这是第一种伟大——觉悟它直接显现。因为它遍在一切处,而且一切本身就是它,而不仅仅是说它的显现。有的人会认为显现跟实质是两码事,但是在大圆满的知见里面,一切事物都是大圆满本身,并不是说只是它的一个虚幻的显现,不要这样想!因为当你说有一个虚幻的显现、有一个真实的本体的时候,你就有二元对立,你觉得一个是真的,一个是幻的,这是一种二元的见解,这个在显宗和金刚乘里是一种普遍的观点。

 

“我之体性的显现是一切诸法最内在的核心,因此是其究竟实质。无需任何行为造作,它就是觉悟的本来状态。无需努力修行,它是本来一直都在的‘功德品质’,这就是在圆满状态中的觉悟之大。”一个是觉悟直接显现之大,一个是圆满状态中的觉悟之大。因为我的体性的显现是一切诸法最内在的核心,就是它的本质的意思,不需要造作,就是觉悟的本来状态。试着采纳我一直给大家的建议,你不要总是从我们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觉悟的众生这个角度去理解,你从普作王的角度理解,你就明白了,你也许会明白,也许会更容易明白为什么这么说。

 

“超越了概念限制的无生状态之显现,一直都超越了主客的观念,它就是一切诸法的根本层面(法界)。无需任何行为造作,它就是觉悟的本来状态。无需努力修行,他是本来一直都在的‘功德品质’。这就是在法界当中的觉悟之大。”这几段的最后两句都是重复的,古代印度的一种行文方式就是有很多重复的内容。这一段是说法界当中的觉悟之伟大。当我们说“法界”的时候,我们要知道指的是什么,很多人总是望文生义:“法界就是诸法的层面嘛,诸法的境界,诸法的世界”那诸法又是什么?他们又不明白。“法”就是现象,“法界”指的是诸法的最究竟的本质的层面,那诸法的究竟本质层面是什么?就是空性而已,就是法身——这就是法界(Dharmadhatu)的真实的含义。

 

超越了概念限制的无生状态之显现,超越了主客的观念”你要是从凡夫的角度去理解这段话,你无法理解,什么叫做超越了概念限制的无生状态?怎么诸法是超越了概念的无生状态?你会说:“我的念头本身就是概念,怎么说它是超越了概念的无生状态?”从你的角度来看,当然任何的念头、情绪、烦恼、散乱都是造作的,所以当你一直在这个层面去认识事情的话,你就是处在所谓世俗谛的层面,在凡夫的角度来看。可是真正的角度是怎样的?真实的角度是怎样的?从明觉的角度,从普作王的角度:一切的念头情绪烦恼都是法身的能量的展现。我们说法身当中具备无尽的潜能,所谓的法身就是具足一切潜能的空性,这就叫法身。大圆满永远不会单独说一个空性,它是一定会加一个词语:具备无尽的陇竹的品质,就是本自圆满的品质功德这样的空性,当助缘具足的时候,它就会显现出来。所以这样你就知道,从觉性、从普作王的角度,任何的念头不是问题,但是我们总是认同于自己是某个层面的一个众生,这样的角度就是我们所有问题的根源。所谓根本无明(原始无明)就是显现本来不是问题,你却认为是一个对境,就成了问题。本来是不二或者一,一旦成为对境变成二,你认为展现出来光明,声、光、光线是一个对境,其实我们每一个刹那都可以是普贤王如来,但是第二个刹那,你立刻又生起了念头的当下,你就跟着它跑,“认贼作父”——跟着它跑,所以就出了无数的问题。如果我们每一个当下、每一个刹那都处在这种真实的认知当中,就不存在轮回。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就能理解这个话。

 

“我”到底是什么?

 

没有什么所谓的这些问题。你认同自己身心五蕴的这个“我”,所以我当下产生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是恶念(比如我想骂人,我想伤害谁,我对佛不敬,我对上师有邪见等等),然后你就很紧张,你很害怕,因为你觉得是一个“我”产生了这个念头,所以我应该感到忏悔罪过。但是大圆满告诉我们,你这个所谓的“我”就根本称不上“我”,你以为的那个“我”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属性能配得上“我”的这个字。比如你认为自己“我”,那就表示不是别的,对吗?比如“我叫王小五”,就表示我是王小五其他都不是王小五,表示其他人都不是这个,只有我是这个,对吧?也就是说,实际上当你说“我”的时候,指的是“别的都不能替代,而且它是不变的”这才能叫“我”,要不然昨天是这样一个,今天是这样一个,明天是那样一个,能叫“我”吗?比如说“我叫王小五”,我昨天是王小五,我今天是王小五,我去年今年明年都是,所以才叫“我”。但是当你细致地去观察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层面能配得上一直不变的东西,至于叫什么王小五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粗浅的层面,你细致地观察最细微的层面、最真实的层面,根本没有任何配得上这个“我”的词,只有一个例外。

 

所谓的这个“我”不是身体,因为身体来来去去一直在变化,关于你的身体没有一个你能永远把握的东西,事实上当你仔细观察你身体的每一部分,你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东西具有“我”的属性,总是在变。当然你会说:我病了是“我”疼,我饿了是“我”饿,没错,这个是没有错的,可这是粗大的一种幻觉,这个幻觉是跟我们业力层面有极大的关系,当更加细微地去观察的时候,发现身心五蕴当中没有一个是永恒不变的,那么怎么能叫“我”呢?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我们当下能听懂这个课、能听到我发出的声音、能让你成为一个生命的那个根本,就是我们的本性,如果你一定要说有一个“我”的话,这个才是真正的“我”,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个“我”对于所有幻相当中的个体的众生来说,没有任何的区别,因为它是一切事物的本质,它只是这个纯粹的刹那觉知而已。所以我们要理解这些词、这些段落的含义。

 

觉悟直接显现,在圆满状态中的觉悟,还有法界当中的觉悟,就是这个空性没有任何的造作,它就是觉悟的本来状态。我们学习这个教法,最重要的一个方式或者我们应该达到的状态就是:你要进入大圆满的知见的海洋当中,不要总是停留在以前八乘佛法的这个范畴当中。因为八乘佛法没有一乘是像大圆满这样直接引导你进入到真实的本来状态当中,然后在这个角度,再破除你一切的幻相、一切的妄念、一切的概念、一切的二元状态,这是大圆满的真实的方式。相反你会看到其它的都号称大圆满的一些教法,它们并不是这样的方式,他们总是在说“大圆满就是某个刹那当中你有的一种状态”,它从来也没有像我们《菩提心普作王》里面时时刻刻在讲:“我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我是一切的体性,我当中含藏了一切的世界,一切的众生,一切的万物,一切的现象。”很少有哪一个大圆满上师这么讲,都是在说“我们安住在明空不二的状态当中这就是大圆满”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范畴,这是说把大圆满局限在一个“状态”当中,这个时候有大圆满的状态,过了一会儿没有了大圆满的状态,这不是大圆满!大圆满是我们一直都有的状态。你要发现这是你真实的本性,否则你的大圆满只不过是跟所有其他八乘佛法一样:你要达到一个目标、你去抓取一个目标……,它不是你,你这样怎么能修成?!因为它根本就不是能修成的东西,它不是一个对象,它就是你的真实的本质。所以我们真正得醒过来,就是说你得拥抱真正的实相,而不是总在自己固有的习惯和知见当中。

 

比如我们课程当中做了各种引导,当下我们发现了自己的确有一个时刻没有变过、时刻在作用的这个纯然的觉知,是吧?我们用了无数的方法。那些觉得好像没有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听懂我们在讲什么。比如我们喊一个“呸”,这就可以了,你刚才被吓了一下的当下,你注意到,这一个刹那你的心没有概念、没有判断、没有分别,因为之前的概念、判断、分别的二元心被斩断了,可是你没死啊,你还活着,你怎么知道你还活着?因为你知道,所以你活着,因为你知道,你有一个“知”还没有断。比如我“呸”了一下,刚才吓了你一下,是什么知道这个中断的?“呸”好像你突然愣一下,愣的也许是0.01秒钟的那个当下,也许更长一些,也许更短一些,你没有变成一块石头,这就是我们说的刹那觉知,是什么知道那个空白的状态的?是什么知道?而且是谁告诉你是知道了呢?我没有告诉你要去知道,因为它是自知的,是不是啊?它自己知道有一段空白,这个空白并不是全部的空白,只是凡夫状态二元状态的空白,二元状态的中断,二元心的暂时的停摆,二元心就意味着轮回。

 

明觉的英文叫instant presence ,instant字面意思是“刹那”的意思,presence字面是“显现、呈现”的意思。是什么在呈现?是什么在显现?Presence还有另外的意思就是“觉知”的意思。instant presence这个词本身已经说明了很多的事情,可是在汉语当中我们总是倾向于一些高大上的翻译——明觉、本觉、无上正等正觉,可是英文这个词其实说明了很多,当你用英文来理解“明觉”的时候,你可能更容易开悟,为什么?因为它的字面叫做instant presence——刹那间的,我“呸”那一个刹那,显现的那个就是!特别容易,特别简单。

 

所以你看语言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被包裹在各种高大上的字眼当中,然后觉悟离我们越来越遥远,因为我们会高推圣境,认为明觉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可是莲师是怎么说的?莲师没有用一个高大上的词,他说叫“平常心”,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个平常心而且时刻都可能体验到,只不过是因为它太快了,比如我们突然打一个响指,那一个刹那,你被我这样一个响指中断了别的东西,之前的意识流砍断了,突然斩断了,(老师打了个响指)那个刹那,那个“知”本身没有陷入到任何的对境当中,只是知而已,没有说“知道这是响指,知道这是一个声音,然后这个声音好还是坏,大还是小,他要干什么,他说的什么,我听不懂”——那就叫轮回。可是那个当下,每个人都有这个品质认识它,这就叫生命,所以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因为他们具有这个如来藏的光明,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个光明从来也不中断的,永远在我们所有的行为、所有的现象、所有的每分每秒的每个当下。如果我们进入了这样一个觉性之流的话,进入到这个层面,你理解这个书就非常容易,否则你总是在说“我是一个学习佛教的凡夫,我在修加行、修戒律、守这个戒守那个戒”,结果你来到这儿,突然打开书听到在念我们每个人都是普作王,“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意思啊?我们每个人都是普作王?我们每个人都是普贤王如来?而我认为我就是一个充满烦恼的凡夫”,咱们怎么频道差的这么远?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呢?就说明你那个频道全都是一些假的东西,全都是fake news(假新闻),你天天获得的都是假的资讯,没有人告诉你真相,从来没有过,而且更可怕的是没有人给你一个方法发现真相,没有人给你翻墙的软件了解真相。(老师笑)。ok。我们继续下一段。

 

“我真正的教导是通过例子、法义和体验之验相来揭示的。实相的法义是用天空的例子来说明,并以清净圆满识的经验来验证。因此,为了让那些被疑惑所困扰的人确信无疑,觉悟的体性是通过例子、法义和经验的验象来验证的,这就是自证其体性的觉悟之大”。“例子”就是我们说的英文example,其实也就是“象征”或者“比喻”这个意思。

 

“例子”法义还有体验(体验的验相)。比如“实相的法义”,什么是实相?实相的意思就是用天空的一个比喻来说明并以清净圆满识的经验来验证。清净圆满识就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这个识,就是觉性的意思,我跟大家说过很多次它的英文,因为我知道大多数人都是高中以上的文化程度,当我每次说英文的时候,当我说一些基本的英文词的时候,是有助于他们理解的,比如清净圆满识的英文叫做pure and total Consciousnesspure:纯粹的、清净的,total:就是完全的、圆满的意思,consciousness有“意识”的意思,但是在这是大写的Consciousness,也就是“觉性”的意思,不是一般的六根六识,所以我们就知道所谓清净圆满识是什么?本来清净本自圆满——这就是大圆满的意思。但这个Consciousness我们称之为识或者觉性,在佛教当中很常见的,比如唯识宗会说:“一切唯心,万法唯识”他们认为阿赖耶识里面甚至含藏着如来藏。那么,后期又有一些人引申出来,比如摩诃衍大乘和尚他讲了第九识甚至讲了第十识,当讲到第九识第十识的时候,都是讲的比较究竟的层面,这个就不是普通的二元的识的层面,这一点大家要明白,pure and total Consciousness就是所谓的清净圆满识。

 

直指并不神秘

 

清净圆满识的经验到底是怎样的?其实就是明觉的经验。比如说我刚才“呸”的那一下,对吧?我们称之为空明不二的状态,为什么?我突然吓你一跳,你那一刹那当然就是空的,因为你没有任何的念头,没有任何的概念,但是你没有变成一块木头或者石头,你知道自己有一刹那的空,只不过是我们太粗糙了,紧接着立刻就想别的去了;习气太重了,立刻就想别的事儿,但是当我跟你直接地指出来那个状态的时候,那个知道自己不是一块石头的那个空的时候,那个知道那个空的那个明——那就是我们要直指的心的本性。

 

所谓的直指没有那么高大上,没那么神秘!藏地有的人说“一定要师徒一对一……”设了种种的限制、种种的条件、披上种种神秘的外纱。在西藏的传统当中当然有这样的情况,因为西藏过去在佛法进入西藏之前,你知道西藏是什么情况吗?西藏几乎就是一个我们认为世界上所有的文明当中是比较低的,为什么?在原始的苯教也就是在西藏最古代的时期,那个时候都不存在“西藏(Tibet、吐蕃)”这个名字,以前叫象雄。在那个时代最古老的阶段,在辛饶米沃之前叫“原始苯教时期”,是西藏最古代的,那都根本不是一个宗教,原始的苯教根本不是一个宗教,是什么?是巫术,是各种法术,是各种咒术,是人类跟自然界、跟一些鬼神的能量的交流、控制,跟解脱道根本没有关系,这叫原始苯教时期。后来才在这个基础上相关地出现一个跟大圆满有关的雍仲苯教,后来才进入到新苯教,那个时候佛教已经出现了。我之所以提到苯教,是因为想跟大家说一说西藏的佛教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为什么大圆满没有像如其本来的那样来教授,你得了解西藏的文化。

 

我跟大家聊聊这个话题,这个对大家的理解很重要,因为这也是我自己多年以来观察的一个结论。也就是说,在佛教包括之前有一些跟解脱道有关的教法进入到西藏之前,西藏就基本上是一个蛮荒的国度,因为只有我刚才说到的那些巫术(这里我还没有谈到雍仲苯教,因为那里面有大圆满,他们也有所谓九乘,我先不提这个事)我就总体来说,西藏是这样的一个文化背景,到现在西藏如果不是因为有佛教的话,仍然被全世界认为是最落后、最蛮荒、最野蛮的地方,是不是?当然有了佛教是不一样的,但是并不是有了佛教整个西藏就完全变了,很多的习惯风俗一直会持续在。在过去一般的藏民根本没有任何的文化,真正的文化在哪里?所有的文化、所有的知识、所有的医生、所有的这些大五明、小五明都在寺庙里面。这就是为什么藏传佛教它面对这些藏民来学习教法把他当做一张白纸,是不是啊?所以才会说“从零开始,修加行,修这个那个”这个很正常。所以你理解任何一种宗教或者是教法都不能脱离它的文化背景来理解,当你了解这些背景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这样的。

 

刚才说到为什么在藏传佛教(包括大圆满、金刚乘)设置了很多很多的条件,实际上据我所知,类似大圆满的教法在这个地球上其实并不少(我说的是类似,我没有说完全一样)但是我所看到的设置了最多的条件和重重要求的就是在藏传佛教里,有的时候这种情况你看起来是蛮好的,藏传佛教从好的方面来讲它非常的有体系,你看显宗、金刚乘、大圆满这个系统很严密,外前行、内加行、正行等等看起来次第森严。但是如果按照这种次第(所谓的次第比如说按照西藏很多地方这些年来一直在进行的方式那样的学),我敢肯定绝大部分你们99%的人都学不到真正的大圆满,可能1%的人能有幸遇到这样的机会,可能大部分的人、绝大部分的人都是五部大论还没有学完,就算你学完了还不一定学懂了,就算你学完了也学懂了,然后开始修加行,大部分人可能还没有修完加行这辈子就结束了,我指的是保质保量的完成加行。可是以前没有这些要求,大圆满在进入西藏之前没有这些要求。

 

所以我刚才讲了一大堆,就是我在分析为什么会有这些重重的因素,为什么在到了西藏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就分析这个西藏文化在佛法、在解脱道进入西藏之前,西藏是一个蛮荒之地,直到今天如果没有佛法的话,至少在经济发展在这个所谓现代文明的程度,西藏仍然被认为是整个全世界最差的,如果不是因为有佛法的话,西藏就是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差不多是这样子,这个包括任何的解脱道。因为在过去西藏的大部分的时间是原始苯教,你不要以为西藏大部分都是有佛教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西藏,你看啊,辛饶米沃距今是3935年左右,这是雍仲苯教开始有大圆满教授的第一位祖师叫辛饶米沃(我说的是雍仲苯教),在它之前漫长的蛮荒岁月当中是比较黑暗的时代,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解脱道,这是历史可以查询到的时代是没有解脱道的,那个时代西藏是在原始苯教时期,都是在搞各种巫术、咒术、法术就是这些东西,没有解脱道。西藏的知识、文化、宗教、医学、音乐、戏剧、诗歌、辞藻这些学问、大五明、小五明都在寺庙里,所以普通的西藏人被认为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甚至字都不认识,去哪里学藏文啊?去寺庙里学,基本上一开始都是这样发端发源出来的,所以这样你就明白为什么西藏会搞这样等级森严的制度,就是这样子。

 

所以南师是这样评价这件事情,他说:“这是一种世俗化的方式。”就像世间的人要去读大学,得先看你有没有高中文凭,读高中得看你有没有初中文凭,读初中有没有小学文凭,甚至有的上小学还要求看有没有读过幼儿园,是不是啊?就是类似的,并不是它完全没有道理,它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同时也设置了很多的局限。我可以举很多的例子,那些最杰出的人往往不是通过这种经验化的教育系统培养出来的,因为这样的系统极大的束缚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用佛教的术语来说叫“明性”、“他的智慧”),那些读了一年就辍学的人,比如facebook的老大还有微软的老大都是最有能力、最聪明的人之一,他们都是没有正规的受过系统的大学教育(都是辍学生),所以我想说的就是类似的一个情况。南师说西藏藏传佛教的这种体系,尤其是跟大圆满有关的,要先学显宗的经论,然后慢慢地修加行,然后慢慢学金刚乘,至于到大圆满,你这辈子活着能不能得到很难保证。

 

所以大家要明白任何的教法都是跟这些文化有关系。你看我们中国就有非常伟大的类似大圆满的一个时期,就是禅宗的时期。你们知道我们中国佛教最顶峰的就是禅宗,在唐宋时期出现了将近500位有史可记载的有证悟的禅师,多么辉煌的时代!禅宗根本上来讲,就是打破了各种条条框框,所以它非常的活泼!非常的灿烂!但是它也有它的弊端,因为它没有那种非常系统化地总结出来这些修行的次第,或者像那些窍诀可以操作的让所有的人都能够听懂的那样的方式(就像我现在讲的方式一样,比如说空明乐,然后细微的状态,然后反观,直指是什么在体验等等)没有这样的方式,都是各种猜谜、各种所谓的参公案、悟话头起疑情,猜来猜去有万分之一的人能猜懂,猜到了可能就开悟了。尤其是个性化的这种教学,它没有办法长期地这样下去,所以它辉煌了几百年一直到宋朝晚期慢慢就衰弱下去了,这个很可以理解,到明清的时期,慢慢地这些儒、释、道合流了,你看我们那些所谓的佛教导师大部分都是儒、释、道分都不分的,都是混在一块的。

 

不要迷信权威

 

所以我们要意识到大圆满可以以什么样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学习,当然你们要想自动地接受那些人云亦云的大众化的见解去洗脑,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是你自己没有福报,大圆满明明有一个简单清晰、可以立刻明白并且体验到的这个学习方式,你却一定要去成为……,就仅仅是因为你觉得他们比较有名,他们比较有影响力,名字叫某某上师,某某人是什么文殊的化身,某某人是什么转世活佛,你被这一套从来没有经过真正严格认证和严格地去通过你的闻思修去验证的一个东西所迷惑,你这一辈子就成为一个混乱的体系的牺牲品,我并不是说藏传佛教是混乱的,我说的是你的这种修学方式是混乱的,因为你默认的这些规则没有被你真正地去闻思修验证过,佛陀说的佛教最珍贵的精神就是要有这种闻思修去验证,不光是要听闻,还要去思考,然后亲身去验证,那有很多的来源,有教证、理证。

 

比如你学显宗,有没有佛经的支持啊?佛经里面讲的不清楚(的话),有没有论藏的支持?如果学密法,有没有密续的支持啊?密续讲的不清楚、不理解的话,有没有密续的论释的支持啊?这就叫教证,这叫圣教量;还有圣言量,有没有公认的成就者或者公认的祖师、大成就者的教言?这个时候你就要小心了,因为有很多人号称是谁谁谁的转世,布玛莫扎的转世,莲花生的转世,甚至有的人说是释迦摩尼佛的转世,甚至有人说是多杰羌的转世,所以什么荒唐的事都出来了,这个时候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你一定要找那些公认的,什么叫公认的?像雪域的三大文殊,这些相对来说是比较可靠的,对吧?但是你进入到某个寺庙,然后那个传统里面一直在说这个是大活佛、大转世、大成就者、毗如遮那转世等等,那你这是叫“被洗脑”,因为谁能向你保证他就是呢?他就是他呀?是吧?我跟你们说过很多次,根登群培是怎么样讽刺这种现象的?

他对格鲁派的那些人说:“你们说,为什么相信释迦牟尼佛的教言是最伟大、最究竟啊?”

“哎呀,宗喀巴大师这么说了嘛,哎哟,这还用说吗?”

“那宗喀巴大师为什么就那么伟大、光荣、正确?”

“那是因为我们某某大班智达是这么说的嘛(比如说格鲁派的某某大仁波切是怎这么说的)”

“那某某大仁波切为什么就是对的?”

“因为我们佛学院的上师是这么说的嘛,其他的上师也是这么说嘛,好多上师都是这么说的。”

“那为什么有其他的上师,比如萨迦派的果让巴就批判了宗喀巴,说他有60种邪见呢?(因为有一本书叫作《去除邪见论》就是果让巴在批判宗喀巴的60个观点)

“因为我的上师就是这么说的嘛,他说那个大仁波切就是对的。”

“那你的上师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是对的?”

“我同修们都这么说嘛,都是这么说的。”

“你怎么知道你的同修都是对的?”

“呃,因为我好朋友是这么说的。他是老同修啊!他早就来学了,老弟子!”

“那你又怎么知道你的老同修是对的?”

“这个嘛,我比较了解他了,我相信他!”

“说白了还是你自己相信他。”

 

所以说来说去是你觉得你是对的,所以你觉得这个老师兄是对的,然后一级级推上去,你才相信佛陀是对的,你这样的信仰是根本经不起任何一个稍微有一点力量的这种锋利地剖析的,根本站不住脚!10分钟之内可以把你破得体无完肤。所以不是有个大权威然后什么什么,佛陀讲一定要有教证有理证,一定要逻辑上讲得通,没有逻辑上讲得通的不要听!即使是大圆满这种超越逻辑的东西,那在世间法上也得讲得通,为什么?因为它是一切法的本质,它当然在世间法当中能讲得通,如果世间法当中都讲不通,那还讲什么大圆满,没有人会相信,没有人会体验得到,对不对?所以除了教证、理政,还要有各种量:要有现量的这种经验;比量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圣教量、圣言量。现量、比量,就是要有这个逻辑,要能站得住脚的。

 

这一切都得通过闻思修,比如你没有实修,你哪来的现量的经验?不存在!现量就是:(老师打了个响指)你听到了我这个声音很清楚,不用怀疑,这就叫现量,直接体验,这就叫现量。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没有经过审慎地去闻思修,而且都是很狭窄的,都是很偶然的,没有一个比较,没有一个综合,没有一个归纳,我们反思一下自己。如果那些来学大圆满的,他走过很多弯路然后再体验到大圆满珍贵的人,那些人才会比较珍惜这个教法,他们知道这真的是来之不易!相反,那些直接可能获得的人,他们也许能听懂一些,但是我们有一个词叫功不唐捐,那些走过弯路的人,这些是他们人生的财富,他们会知道什么是真货。

 

那些学了三天半佛教的人,就像我刚才说的那个根登群培讽刺的那个例子,就是因为他的名气大嘛,所以我就相信他,就是因为他叫仁波切嘛,他叫堪布嘛,他叫什么上师嘛,叫阿阇梨嘛,叫这个那个,所以我们大圆满同修会不用这些名字,南师几十年前就非常清楚地废弃了所有这个系统,他只是在有人这么请求的时候,会给予一些这样的认证,什么活佛呀什么上师。他就是teacher,没别的,他自己也是个teacher,他认证的也叫teacher,我们有些老弟子接受不了:“你也叫teacher,我们也叫teacher,不合适。我们只能叫instructor”——这是我们大圆满同修会有些老师们干的事情。(笑)你知道在英文里teacherinstructor是有一点点细微的区别,teacher就叫老师、教师,instructor就像一个指导一样。他意思是说,我们不能跟上师叫同样的名字。这个从事实的层面来说,的确是这样,就是我们跟上师的经验证悟是有差别的,但是你要体会到南师用这个词的本意:就是我们要废除这些所谓的层级,这些hierarchy,这些等级。你看西藏设置了这么多重重的障碍,然后你离你的本性越来越遥远,你一直在各种念咒、各种拜忏、各种放生当中,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大圆满,根本不知道大圆满就是你时时刻刻能够体验到的这个本性。当我这么跟你直接讲出来的时候,有的人就像圣经上说的:“把珍珠扔给那些猪,猪是不会吃的。”我不是在骂大家啊,我只是打个比方,有的人不识货。就因为他太简单得到了,他就觉得不是真的,然后他就费了一辈子的劲去求,他想象当中大圆满只在西藏有,所以就是这样。殊不知藏传佛教官方认证的当代最首要的、最重要的大圆满上师之一就是南开诺布,他就不在西藏,他从20岁以后就不在西藏。所以我们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我们各种人云亦云形成的这种状态,真相是远离人云亦云的内容,真正的真理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你永远要相信这一点,九乘佛法的那个尖尖上只有一小撮人,很少。

 

没错,我就是第一人,我就是这样赤裸裸地讲这些真话的第一人。这些话并不是其他人不敢讲,不要总是觉得无央老师比较勇敢,不是这样的,我天性是蛮勇敢的,但最重要的是我仔细地思考过这些事情。我从十几岁开始所谓地追求真理,各种宗教我都走了一大圈,我知道这个世界所谓的灵性的领域大概是什么情况,类似大圆满的教法真的是蛮多的,禅宗就是一个明证,不用说别的。而大圆满一开始不被认为是佛教的一部分,噶饶多杰如果不是把这个教法传给了他的第一位弟子——那烂陀寺的大堪布文殊师利友(也叫妙吉祥友)的话,他的教法可能也不会那么的宏大,因为当时那烂陀寺实际上是最大的佛学院,所以他的教法有一定的发扬光大,否则可能又进入到一个别的地方去了,所以这叫一个宗教现象,大家要理解。同样的宗教现象发生在苯教当中,苯教跟佛教有相当时期的竞争,有的时候这个藏王朗达玛要灭佛,然后另外一个藏王要灭苯,那灭来灭去,他们都离不开苯教,因为他们的国师都是苯教的国师,他们整个西藏文化都跟苯教息息相关,所以根本无法离开,所以当信仰佛教的藏王要灭苯教的时候,那苯教后来实在是生存不下去了,就开始改头换面了,本来他们没有这些什么中观、唯识、因明、般若、如来藏,后来都有了,明白吗?这都是叫宗教现象。

 

就像大圆满也一样啊,大圆满一开始在乌金国的时候,噶饶多杰直接把这些教法传授给妙吉祥友(文殊师利友),那个时候还没有进入西藏,但是已经跟佛教结合起来了,然后文殊师利友以唯识的角度或者叫瑜伽行的角度来讲大圆满,写了一本书叫做《石中熔金》(多拉色炯),所以大圆满在佛教领域当中慢慢地开始传播。而且因为释迦牟尼佛的教法都是解脱道嘛,当然是究竟的教法,但是不像大圆满这样的非常纯粹地直接击中要害。释迦牟尼佛也有些了义的教法,这是肯定的,就像类似大圆满这样的,但是他没有像大圆满这样系统地、纯粹地讲最了义的东西这种情况,所以说,后面大圆满跟佛教结合起来的时候,它可以有一个完美地融合,因为最终的证悟都必须处在和大圆满一样的状态才是叫究竟证悟,所以九乘佛法它可以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但你要知道,所谓的这种究竟了义的教法总是最孤单的,你看就是在释迦牟尼佛的一生当中讲这个最究竟了义的教法也是少数的情况,他没有说一辈子在讲大圆满,他没有说一辈子在讲禅宗。讲到禅宗的时候,说的是什么?“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教外别传——在佛教之外面特别地单独地传授,所以在佛教里面禅宗基本上也是一个另类,就是这样。

 

通过我刚才这些描述的话,我想可能更多的人会慢慢地从一些迷茫当中、一些束缚当中解脱出来。我们每个人面对着自己自身的存在,然后直接发现自己的真实状态就可以了,不需要加这个条件那个条件这个束缚那个束缚。本来人生就很短暂了,很无常,然后你又搞了那么多,走了那么多的弯路。有的人号称是来学南师大圆满的,学来学去发现自己还是在学金刚乘;有的人更糟糕,学来学去过两天又去学加行去了;有的人学来学去过两天又去学净土宗去了,什么情况啊?——没有真正地进入大圆满,就这么简单。不光是说没有体验过明觉,不是那么简单,有的人偶尔可能体验了一点点什么东东,但是重要的是,他整个知见体系没有,不成型。换句话说,比如南师讲过这些什么《菩提心普作王》啊,像这种单独的法会也是讲过的,比如说《大鹏展翅》讲过,《石中熔金》讲过,《金刚萨埵大虚空》讲过,《声应成续》讲过,《日月合和》也讲过,讲过很多很多。但是我想我通过这个《无上之源》这种教授方式,让大家看到了原始大圆满它是如此的赤裸、如此的直接、如此的了义。是不是?如果你真正地一直在跟着这个课程学习,你就明白我说的是真实的。

 

我们继续下一段,电子法本94页的最下面一段。

 

“我如其所是的本性状态尽管显现一切,但并没有被感知到。这是‘代辛尼’或‘它自身如其所是’的含义:‘代’(te)意为真实本性;‘辛’(shin)意为这个本性不可被改变;‘尼’(nyid)是指根本体性(法性)。在状态法性中,‘如其所是’,承许有三世诸佛以及否认有三界众生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概念和分别。我教授了觉悟的胜义非有之‘大’”。我如其所是的本性状态尽管显现一切,但并没有被感知到”就是没有被大家感知到、众生感知到

 

“这是‘代辛尼’或‘它自身如其所是’的含义”这个“或者”英文里面它说or,他是说他先讲的藏文,or然后是英文,是这个意思。“代辛尼”是藏文,意思是“它自身如其所是”怎么理解?所谓的“它自身如其所是”,上次我跟大家解释过这个词,英文叫as it is,也就是如其所是、如其本来的意思,有的人翻译的很神秘叫“法尔如是”,我看了这样的翻译我就头大——法尔如是,很多人根本看不懂这什么意思。“如其所是”就是:它就是它本来的样子,这么解释就清楚了。

 

“在状态法性中,在真实的状态当中,如其所是”就是说我们在这个真实的本初状态当中,否认三世诸佛或者承认有三界众生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个真实的状态超越了这样的承认或者否认。因为你说有,到底是对什么来说有?你说没有,到底是对什么来说没有?是吧?都是相对的嘛。你说三世诸佛有吗?比如我问大家:三世诸佛存在吗?那99%的人就会说当然存在了,释迦牟尼佛当然存在了,可是从普作王的角度来说,存在三世诸佛吗?你忘了吗?他怎么说的?“一切的众生,一切的三世诸佛都是我的体性”都是他的显现,都是它本身。你说有三世,过去、现在、未来是在哪个层面?你之所以觉得有时间的流逝,恰恰是因为你有这个个体在这个业力的状态当中。你觉得我们今天的课是7点半开始的,现在已经8点55了,之所以有时间的变化是因为有我的存在,有二元对立、有能所对立才有时空。所以你所谓的三世诸佛的存在又是对谁来说的?所以大家就明白这里说的意思:从最究竟的角度,承认三世诸佛、否定三界众生都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概念分别,我教授了觉悟的胜义非有之大”什么叫做“胜义非有之大”?通常显宗或者八乘佛法当中总是在说世俗谛胜义谛,胜义谛就是究竟的境界真实的境界,那么你既然说真实或者究竟就是对于不真实或者不究竟来说的,对不对?对于普作王来说,在普作王的角度来说,一切都是真实的,一切都是他的显现,所以谈不上胜义不胜义,谈不上诸佛和众生,诸佛和众生都是他的能量的扩展。有的人,我都不敢跟他老说什么游戏了,因为他会很认真地去当成真的一个游戏,有的人问我,我都无法回答了,“是不是以后成佛了,还是会变成众生?”不要在文字层面去理解。但是当我说“能量的展现”的时候,也许你就没法问我,因为你都听不懂(老师笑),开个玩笑。能量的扩展,就像太阳绽放出能量,阳光是太阳的一部分,这就叫能量的扩展。对于太阳这个究竟的普作王来说,所有的阳光都是它的一部分,对于众生来说,可能觉得阳光是太阳之外的一个东西,是它的一个对境,所以这就变成了众生嘛,是不是?所以,从究竟的层面、从普作王的角度没有什么胜义,因为胜义是对于世俗义而说的。只有一个境界,这就叫做只有一地,希望大家能理解我在说什么。

 

2.6.2.2.6.嘱咐萨埵金刚之章节

 

“由于我,无上之源,从本初以来就是圆满证悟的,不会教导需要造作的(教法)!”从本初以来就是圆满证悟的,像这样的词都是非常勉强的——本初以来,因为本初以来对我们来说好像就是有一个时间的原点,从那时候开始,就像圣经上说太初怎么怎么样,primordial 这个叫最早的时候。但是你知道时间是个幻相,根本不存在什么时间的开始,所以有的时候这个教法当中充满了一些令人误解的东西,并不是教法的错,是我们自己不理解。因为你一说本初以来,我们就会想“从某一个遥远的过去以来怎么怎么样”没有,不存在!“本初以来”就是“从来都是这样”,所以佛教会说无始以来,没有开始,但是没有开始也不够好,因为根本就没有时间,这样还差不多。

 

“从本初以来就是圆满证悟的,不会教导需要造作的(教法)!如果你教导你的弟子,要他们造作,他们就会被努力造作的病所折磨,他们不会让自生的智慧显现,并且会落入企图修正清净圆满识和改变本来状态的过失当中。这些所有的过失会遮蔽了自性的功德品质。当真理被虚假的欺骗掩盖的时候,努力要获得超越造作的证悟是无用的。萨埵,领悟我,一切之源!在一切时中,从我所生的一切诸法现象都是自生智慧的自然状况。”

 

我们的翻译有的时候没有把它变得本地化,请大家谅解,有的翻译有非常强的英文翻译过来的痕迹,而我经常是琐事缠身,所以也没有办法把每一句都变得非常地本地化。比如最后这句话“在一切时中,从我所生的一切诸法现象都是自身智慧的自然状况”,我们中国人要说中国话大概是这样,“一切时”就是所有的情况下,并不仅仅是“所有的时间”而已,“从我当中生起的一切的现象都是自身智慧的自然的状况”就是说它本来如是的意思,就是它并没有任何的造作、人工地去修整等等,它就是自然地显现而已,这个意思。所以这段的话特别强调它是圆满证悟的,所以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所以“不会教导需要造作的教法”。这也是对于我们世俗的众生来说的,什么叫圆满证悟?那就是相对于不圆满证悟的人。其实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证悟,它本来就是那个样子。

 

应断造作精勤病

 

“不会教导需要造作的教法。如果你教导你的弟子,要他们造作,他们就会被努力造作的病所折磨”上次我们也说了好多次了,说八乘佛法当中总是有各种努力和造作,所以六金刚句里面最后两句说:“应断造作精勤病,自然安住即禅观”(以前翻译成“自然安住便是定”我说这个很容易误导人,容易误解为要进入禅定当中,其实原文是禅观的意思)。这里“如果你教导你的弟子”这个“你”指的是金刚萨埵或者萨埵金刚,因为金刚萨埵在这个书当中是扮演一个请法弟子的角色,当然金刚萨埵他是报身佛,他只不过是在演这个角色,也是在演一个戏一样的。因为有三身的弟子,三身的教法,所以有三身的上师,如果这些三身上师教他们的弟子要去造作各种八乘教法的话,那么他们就会有这种病,叫作“造作精勤之病”,精勤就是努力的、勤奋的意思。这样他们的自身的智慧就无法显现,然后落入到了这种过失当中,也就是总是在企图修正清净圆满识,改变本来状态。

 

就好比我们每次引导的时候打响指然后再呸之类的时候,有的人无法……第一他没有没有什么体验;第二在他没有体验之后,立刻已经开始判断、思维、分别了,他已经被各种概念或者念头盖住了,没有办法处在同样的层面当中说话。所以这个时候就会继续各种修正啊、改变啊、去造作等等这样子,当然这些都是叫“过失”,会遮蔽了自性的功德品质。这种情况下,“真理或者真相被虚假地欺骗、遮盖起来的时候,”这种欺骗倒不是说有意的谁在骗谁,而是说在自欺,本来自性光明清净,结果你硬是要往外去找一个对象,当然是一种自欺了,掩耳盗铃一般。这种情况下,你想努力地使劲造作要获得一个超越造作的证悟,你想造作地来获得超越造作的状态,这怎么可能?是不是啊?所以大圆满总是说要放松,不是别的,就是因为你本来如是嘛,你当然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对不对?当下发现这个一直在的就是了,对吧?所以叫无修之修。下一段。

 

2.6.2.2.7.关于舍利的章节

 

身份认同感使我们成为机器人

 

“谛听,大士!三世诸佛敬仰我的身骨和我的舍利,持续的观察他们的心。这样做的利益就是,成就了无所分别,一切诸法都会被加持成为无上之源。”什么情况?怎么无上之源还有身骨和舍利?当然是一种比喻了。什么叫做三世诸佛在敬仰、在敬拜我的舍利,我的这个身骨、遗骸?无上之源当然不会有什么遗骸或者舍利,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或者什么,我喜欢称之为“原始智慧生命”。很显然他也是一种生命,只不过它是一个最圆满的,但我说的生命不是我们这样的生命,我们这样的生命是一种造作的状态。显然他是有一种智能的,有一种intelligence(智能),我们都叫做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其实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机器人。我跟大家说过好几次这件事情,当然你会否定说“我怎么会是机器人?”但是你们不觉得自己总是在某种模式当中吗?想一想,“我叫某某人,我有某某什么习惯,我喜欢做这个,我不喜欢做那个,我是出家人,我是在家人,我是居士,我是堪布,我是某某,我是干什么的,我是经理,我是服务员……”其实一旦我们认同在某个身份当中,我们就变成了一种机器人,你想一想是不是这样?因为当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你就一定会用这个概念在加持自己,加持自己那个赤裸鲜活的生命,让自己拥抱各种局限,拥抱各种规矩,各种陈腐的观念,你这种束缚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它甚至会改变你的容颜,它会改变你的形状,它会改变你走路的方式,改变你说话的方式,改变你思维的方式,它把你整个变成一个机器人。你自己想一想是不是这样?所以我们很得意地觉得自己是一个生命,其实我们在各种概念当中活了一辈子,从概念当中出生,在概念当中死去,从来也没有真正地自在过。所以我们其实是一种比较厉害的人工智能而已,直到你发现你那个超越任何局限的本来状态,你才不会处在这种人工智能的状态当中。比如我起了一个名字,我叫什么什么,我叫噶玛什么什么,我叫乌金什么什么,我叫什么什么多杰,然后我就是这个身份,然后我就必须这样必须那样。

 

所以这里在说“三世诸佛敬仰我的舍利”这是对我们世间的人说的,因为我们世间人总是会说:“诸佛,我们要礼敬他们的舍利(一个成就者他死了,他留下的这些东西,不管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或者是他的衣物、法物都可以叫做他的舍利)”。那什么叫做无上之源的舍利?无上之源的舍利就是我们每一个众生的心。

 

所以我们持续地观察自己的心,观察并不总是要非常严厉地带着眼镜或者显微镜在那边观察。观察可以很放松地观察,叫“观察中放松、在觉知中放松”,这是我们需要的观察,观察就是观,放松的观是我们需要的观。

 

“这样做的利益就是,成就了无所分别,一切诸法都会被加持成为无上之源。”当我们持续观察自心的时候,我们不断地在这种观察当中放松,直接观察我们的心,直接发现这个本来的觉知。因为观察我们的心有很多的层面,很多教法当中有所谓的觅心法、住心法,各种跟心有关的法。觅心法更多的是发现心的生、住、灭当中没有任何的实质,更多的跟发现心的空性的方面有关系;持心法或者叫住心法(森增,Semdzin)的话呢,就是说发现这个心同时具备寂止和胜观的状态,同时具备空和明的状态,空明平等、空明不二,这样就是心的本性。所以观察心有很多个层面,所以麦彭仁波切说过:各种方法窍诀当中,以心观心是其中最殊胜者。一听到“以心观心”有的人的佛教知识立刻开始跳上台面了:“以心观心?哪来的心?不是头上安头吗?”所以最害怕的就是这种学生,拿一些知识当做武器来攻击自己感到陌生和恐惧的东西。说话要听音啊,以心观心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在说“你去发现这个觉知,你去觉知这个觉知本身”——这就是以心观心。你首先把总是向外散乱攀缘的这个心收到当下来,朝内,不需要很紧张很用力,轻轻地朝内(但是朝内是要有指向性的,不是有些人、有些上师指导的只是朝内),那朝内看什么呢?去发现当下是什么在觉知。一开始有一个二元的“我在觉知吗?”我观察一下自己,这就已经在觉知了,但是是什么在觉知?所以这个时候就叫做“觉知这个觉知本身”,这是最高等的禅修,当你发现这个状态的时候,安住在这个心的本来状态,这就叫无修之修。

 

通过三种经验发现心的本性

 

发现心的本性不会超过这个范畴,比如说我们大圆满直指说三种——空、明、乐的经验,都是类似的。所谓的“以心观心”“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是一种明性的直指,因为觉知也是一种明性,一种光明,自知自明嘛,光明不是说你看见的那才叫明性才叫光明,光明包括“知”本身,包括智慧本身,这个叫光明。

 

有的时候是空性的经验,比如“呸”或者打一下、拍一下、敲一下、鞋底抽一下、一棒子敲一下……总之把你吓一下,突然断了,然后是什么知道这个空?觉知这个觉知本身,就是“是什么知道这个知?”这个方法其实是最简单的、最现成、最好用的,就看你懂不懂操作。“呸”当然也很简单,但还得“呸”一下,但是我们的觉知,我们时时刻刻都在知,我跟大家说过几万遍了,如果你不在知,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看见我在打响指,你听到我在说话,一切都是跟你这个原始的觉知有关系,这是第一刹那的你的心的本来功能,然后才开始判断思维分别,这个知一直在,所以你觉知这个觉知本身,就可以发现。这是第二种。

 

还有第三种叫做乐受(的经验),身体的层面,我们有时候通过宝瓶气或者通过一些扎龙的方法,然后气入中脉等等,或者在某些地方稍微的提一下,有时候配合一些观想,观想佛父母双运之类的,这样就会产生一些乐受,然后慢慢你很放松、很享受那个乐受,你的心处于很细微的状态,细微,再细微也是你的心的一个对境,所以把这个镜子反过来,Ok!行了!就这么简单,反过来的时候主和客都消失了。当然,如果你只是在看我反过来,然后在那边想:“以心观心,这不是头上安头吗?反过来?反过来又看到了什么呢?”你一直在那边做脑力激荡游戏,你这一辈子大圆满都跟你没有关系,你得去做!拜托你去做!当我说在空、明、乐经验当中反观,你去做,不是让你去思考,思考又落入另外一个陷阱当中。这叫窍诀,好吧?所以我们知道大圆满的这些最细微的地方,当你懂大圆满的时候,一切都可以成为大圆满,当你不懂的时候,你把它当作一个宇宙当中最神秘的现象,满世界找也找不到,因为落在自家里了,你却跑出去找,找得到吗?

 

“这样做的利益就是,成就了无所分别,一切诸法都会被加持成为无上之源。”你看最后这句话说“一切诸法都会被加持为无上之源”,本来一切诸法在我们普通人的境界当中,这个就是这个、那个就是那个,可是当你清楚地发现明觉,总是能够当下处于这个一切层面的本质当中的时候,这些现象本身也会成为无上之源,因为它们本来就是无上之源,是吧?

 

(有同修问老师:“我们人跟牵线木偶有啥区别?”)牵线木偶是比较原始的机器人,我们的人肯定是比较高等的机器人,是那种高级人工智能。据说我们已经进入到AI时代了,人工智能的时代,其实我们早已经进入的AI时代,我们生下来就已经是,我们是作为一个高等的人工智能在制造自己的心。这个不要以为是无央的发明啊,葛吉夫(第四道的导师)就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我们就像机器人一般,我们有各种中心——情感中心、理智中心、运动中心等等,这些中心就像一个机器人的各种部件一样,各种程序,我们在各种模式当中。

 

2.6.2.2.8.说明了证悟不可通过寻求来获得的章节。

 

“谛听!大士!所有在有情和无情世界中以我自性而显的,在法界中是清净的,并为传法故而显现为各种形象。”有些话是不好理解的,为什么说为传法故显现为各种现象?

 

“三身的各种显现传授了三乘的教法,以此满足了那些以因果作为自身的基础的人。然而,一旦不再依赖过去的事物,他就不再努力在因上用功,也不再渴求果。”这里说所谓的“满足了那些以因果作为自身基础的人”就是那些只听得懂因果的人,那么当然无上之源它也显现了三身上师,教授了一些三乘的教法,尤其是前八乘的教法。因为前八乘从根本上来说,总是跟因果有关系,即使是在第八乘(金刚乘的顶峰阿努瑜伽)当中,也是以空性为因,以智慧为果,是吧?他们认为智慧是空性境界的一个果,要具足各种缘,要修各种法,转化道自观本尊坛城、气脉明点才能生起这个智慧之果,所以就算是具有大圆满的关于基的见解的阿努瑜伽仍是有细微的因果的二元的见解,所以当然它跟大圆满仍然是不同的。但是有这种需要嘛,有的人只能懂因果,那就当然就只能这么说了。

 

“然而一旦不再依赖过去的事物,他就不再努力在因上用功,不再渴求果”就是当他真正明白了这个所谓的时空实际上都是自我的幻相的时候,他就不会再依赖过去的事物,以前的那些见解、那些知见都是浮云,所以他就不会再在因上用功,不再渴求果,因为果是本具的,也不是通过具足的因缘而生起的。在相对层面世俗谛是如此,但是世俗谛跟胜义谛恰好是颠倒的,轮回跟涅槃总是颠倒的。

 

“这个超越了愿望的状态成就了本自圆满的自发证悟”超越了愿望,我们学决法的时候,叫作“远离希望和忧惧”希望就是愿望,远离了、超越了愿望的状态,因为当我们进行大圆满的这种发心的时候,比如决法当中,南师的这个决法也叫断法,它是有大圆满见来摄持的断法,所以它里面的发心就是叫做“远离希望忧惧而发心”,就是这么说的,当他供养坛城的时候,也就是没有希求一个什么目标来供养,所以这个就是相应于大圆满的状态。当你具备大圆满知见的时候,你不会总是说天天说:“请诸佛菩萨加持我!”当然我们有的时候会这么说:“回向大家早日证悟”,但是我们处在真实的这种知见当中的时候,我们应该知道“早日证悟”这个说法也是非常相对的,因为我们大圆满的见解来讲,所有的众生都是证悟的,而且一切现象都是证悟的,问题是你总是从大圆满以外的角度来看,所以总觉得是需要努力的,或者总是在祈求,总是在希望,总是在忧虑,总是在担心,有的人甚至担心:“我发现了明觉,然后我死了这个肉身跟明觉分开了,然后在宇宙当中孤独地飘荡吗?”(老师笑)什么样的观点都有。所以我们知道我们虽然听闻了一些教法,但是我们要完全地消融自己的各种错误的见解,各种闻思修的过失,这是需要时间的。

 

去创造本来就已经存在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

 

“去创造本来就已经存在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就是关键,这个就是点题的话,本来就在,不用去折腾。但是你不能只是头脑知道,是吧?这就是大圆满的教法的意义,大圆满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是佛,都是普贤王如来”,问题是你得自己体验到,你自己得发现这个真相,而不是听某人讲了记在书上的一句话。所以我们才会所谓传授大圆满教法,所谓大圆满三部,所谓阿底上师瑜伽这些方法。

 

预先假定要求取一些什么东西的禅修方式并不能成就证悟

 

“由于一切诸法都是不可动摇的自然状态,想要去获得这个‘自然状态’是没有意义的。由于一切诸法都是自然和自发圆满的,已经证悟的三世诸佛从来都不曾说需要依靠努力造作来获得什么东西。预先假定‘求取某些东西’的禅修方式并不能成就证悟,相反,它变成了禅修的最大的障难。”障碍和困难,其实说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预先假定要求取一些什么东西的禅修方式并不能成就证悟。比如我们之前一直在讲这个玛哈瑜伽的近修成就四支,就是一开始他自观为本尊然后这个就叫做近修;然后有全修,那么本尊的每一个细节都是自己本来俱足的,不是后来添加上去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所谓的观想整个坛城,自己是中央的佛部,然后四周的四方佛母四方佛这些,然后坛城和本尊没有分别,这种慢慢的就叫做“成就”;然后加上气脉明点,最后就叫“大成就”,这个就是所谓近修成就四支。你看我描述的这种方式其实就是这里说的:它求取一些东西,它寻求一个东西,通过这种方式来制造了这些因缘,然后生起了这个果。尽管它有一种见解认为,实际上我们自身的存在之所以自己可以直接转化本尊,就因为我们跟本尊都是具备这种本来清净的,这个叫做清净的状态、圆满的状态,尽管它不是大圆满这样的直接的见解,但是玛哈瑜伽的见解在这个意义上也是类似大圆满这样的见解,就是说,他们仍然有这种二元的方式,认为必须是通过这些生圆次第最后来成就这个状态,不是说本来就一直就……本自圆满就意味着一开始就是佛了,不是说要通过观想自己成为本尊,然后四方空行母四方佛,然后五方佛都观想出来,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修气脉明点,最后气入中脉证悟大手印,所有大手印都是这样,所有的金刚乘都是这样,没有区别,不管它叫“大手印”、还是叫“轮涅无别”、还是叫“喜金刚”、还是叫其他的。

 

我刚才说的就是怎么去理解这些预先假定一些东西,假定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求本尊的证悟,尽管我们一开始就认为我跟本尊没区别,但是我得这么做,生圆次第,所有的金刚乘都是这样的:不管是叫“大手印”、还是叫作“大威德”、还是叫作“轮涅无别”、“道果法”还是叫作“喜金刚”、还是叫作“胜乐金刚”、“时轮金刚”——没有区别,都是类似的,唯一区别就是跟大圆满心部类似的“顿道的大手印”还有大圆满,因为顿道大手印就是大圆满心部的四禅观。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跟大圆满的区别,所以就变成了禅修的一种最大的困难。

 

你看无上之源说话是非常非常直接的,看起来跟无央很像,(老师笑)我开玩笑啊,不要在意。就是说我们认为很高大上的这些密法在无上之源眼里就是一个禅修的最大的障碍和困难,为什么?走弯路嘛,是不是?所以大家就知道我为什么天天苦口婆心地要破除大家的一些概念、一些成见、一些习气,那真的是难啊,真的,发现明觉没那么难,破除大家的习气比发现明觉难好几倍。

 

“你要去发现而不是一直用头脑思维判断”

 

“大士,谛听!宣称有可能通过求取外在事物来获得自证的教法是传授给因果乘的追随者的。对于因果乘的追随者而言,‘诸法实相’来自于有一个与其‘实相’分开的‘法’的二元观念,诸法由此而迫使自身去寻求不可寻得的自身之‘法’”。

 

“诸法实相来自于有一个与其实相分开的法”,就是说因果乘的追随者(包括所有的八乘佛法的追随者,不仅仅是显宗,尽管南师在法会上经常动不动拿显宗来说事,我为了不那么得罪显宗的人,所以我会说整个八乘都是类似的)八乘佛法的追随者会认为“诸法是有实相的,但是它跟‘法’是分开的”,明白吗?一个是法,一个是法的实相。就像格鲁派总是在说诸法和诸法的空性,就是世俗谛和胜义谛两个方面,所以这个是一种二元的概念。

 

对于无上之源来说,诸法就是实相,因为诸法是它的能量的展现。你处在能量展现的那个层面,能量展现或者是法身的投射出这样一切的声、光、光线、境界等等,然后在这当下,这种游戏就是这样产生的。就像孙悟空拔下了一根毫毛,(吹一下)那毫毛变成了另外一个孙悟空,明白了吗?有点像这个意思,那个变出来的孙悟空实际上是没有自性的,那是它能量的扩展,是它神通的显现。但是你处在那个毫毛变出来的孙悟空的层面,这就是我们众生的情况。对于孙悟空来说,他变出来的这一切(有时候变成一个寺庙,有时候变成一个什么东西,有时候变成唐僧,有时候变成各种妖怪)对于孙悟空来说,这都是他的一部分,是不是?但是如果你处在那个(它变出来的)寺庙或者它变出来的猴子的层面,你认为“我是我,我是一个需要解脱的众生”——这就是我们的状况。所以当你这么来理解无上之源的话,你就明白了,否则你一辈子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当你用这样的知见反过来再去看那些最了义的佛经的时候,我相信那些打“1”的人基本上都能看懂,不信你试试看。

 

“诸法由此而迫使自身去寻求不可寻得的自身之‘法’”你看看,那些变出来的猴子们,自己又去找那些根本找不到的东西。记住,我们都是孙悟空,不是孙悟空变出来的猴子。

 

(有同修问“那这意思,我们还要修了吗?”)我刚才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你没听到或者没听懂。虽然我跟你讲了这意思,你听这意思好像是不用修了,但是你只是在头脑的层面理解了,你当下是否发现了这个状态?你是否认证了这个真实的状态?还是只是成为头脑的一个对象?听了一堂课,头脑做了一些思想的激荡,头脑风暴产生了一些概念、一些思维、一些判断——这个是没有用的,因为是无常的,所以你要进入教法当中来学、来实修、来发现这个真实的状态。(老师打了一个响指)我一直在讲,你只要发现这个刹那这个觉知本身,你大圆满就开始了,然后有很多的方法。最近有一个同修,她做了做了一个导图(关于南师教法、包括我讲的这个《无上之源》还有我写的《大圆满修学纲要》),她做了一个导图,我觉得挺好的,等我把这个细节确认好发给大家,一张图能看出来该怎么去闻思修,特别清楚,当然总是需要更新的,就是有的细节可能需要更加的完美。

 

所以提问的这位同学你听懂了吗?你需要有方法去发现,而不只是脑袋听懂了,这是没有用的,因为你睡一觉起来,烦恼习气又把你盖住了,你又发现自己是一个孙悟空变出来的猴子,根本没有自性,然后某一天,我们就这样死去,然后我们就说:“啊,生命结束了,我死了,请大家来加持我早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请大家加持我往生大圆满净土!我要去那里继续修大圆满”当你这么祈祷、这么请大家帮忙的时候,你就是认为自己就是那个猴子,当你通过大圆满的教法发现了你就是普贤王如来的真实状态时候,游戏结束了!你再也没有所谓的死亡的这种恐惧,因为你根本没有一个死的主体,去死什么亡?

 

今天就讲到这儿,有什么严肃的问题?就是不要问那些没什么意思的问题,要问一些比较重要的问题,“重要的”意味着不是那些细枝末节——“能不能吃这个,能不能这个那个”我们说过无数次的那些事情。

 

课后答疑

 

在日常生活中,被某个突然的声音吓一跳。这个时候,我们能不能像您喊呸的那样修?

当然可以了。比如某一个朋友躲在门后,突然吓你一跳——“嘿!”你立刻可以当下发现那个第一个刹那,他突然吓你的第一个刹那,你已经进入到那个。当你真正通过我的引导发现过这个状态的时候,你知道那是一个纯然自由、纯然自在的状态,你没有被任何东西绑住,你是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你是真正无畏的雄狮,你超越了一切的概念,超越了死亡,你深入这个状态,你稳固这个状态,你的大圆满就成功了,没有那么复杂。所以关键是你要会这个东西,“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就是这样,你觉得很难,就因为你不会,会的人就这么简单。

 

“那还得修啊,这个发现不容易。”

那我问你,刚才我呸的时候或者我打响指的时候,我突然(老师打了一个响指),你有没有非常非常短暂的刹那处在没有判断思维分别概念的当下?有没有?如果有,你发现到它,你发现了一次再去发现,反复地发现,你就会很清楚。这就是我们的方法,实际上我虽然要求说获得了阿底上师瑜伽的传承才能够进入我们的大圆满同修会,但实际上你只要听懂了我讲的这些,你生起了体验,你就可以立刻申请。只是有些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我当然不能说你随随便便就进来,所以我们要找一些比较正式的场合说的更加地充分和完整一些。所以要有方法嘛。

 

(续问)“如何做?”

我不是天天在这边“念经”嘛,你要我再念一遍吗:我们有很多的修法——阿底上师瑜伽、住心法、轮涅分别法、益西桑特、短坐法、曼达拉娃……我都快念睡着了,你们还要我重复吗?我们有无数的方法,所以我们要进入教法当中去实修。所以为什么我们有一个大圆满同修会,因为我们有无数的这些教法,有法本、有视频、有音频、有资料,然后有书,你慢慢地去学习。我说了我们会有一个导图到时候发给大家,这么简单的事情。

 

 

“第二刹那是第一刹那的延续吗?”

第二刹那当然不是第一刹那的延续了,第二天刹那你已经在别的状态当中了。如果你真的发现了明觉,你可以延续这个状态,也许很长时间,但是大多数人(老师打了一个响指)当下有一刹那能发现那个没有分别判断的觉知,(随后)马上就在别的状态当中了,是不是?你自己看看是不是这样?你自己观察一下。

 

“在明觉中会被吓到吗?”

如果你真正安住在明觉当中,不会被吓到的。

 

“保持下来为什么那么难呢?”

那很正常嘛,因为你习惯一直地往外攀缘嘛,就是这样。

 

“心意识转变不易”

你不需要转变心意识,我们不需要转变任何东西,你只需要发现这个当下。当你进入到心意识的时候,你可以再回来,你最终越来越打成一片,越来越深化这种经验的时候,你会发现心意识的背后有一个真实的状态。就像你们看的这个屏幕,你们在屏幕上打出来很多字,屏幕就像你的第一刹那的那个状态,它从来没有变过,只是表面上各种字不断的翻上去不断的刷屏,那你就被这些东西带跑了,但是这些字是从哪里显现出来的?是从屏幕上显现出来的,就是从你心的本性当中显现出来的,从你那个纯然的觉知,这就是你的心的本性。

 

“每次回向咒语是加持我们回向,那每次回向的内容是什么?”

很简单,回向的内容就是你的愿望,也就是所谓的发心。你的发心是什么?我们发心有各种:有的人发心就是来治好我的病,有的发心就是能够得一个传承,有的发心就是能够帮助别人,有的发心是我要成佛……这都可以,都没有问题。但是发心有的是不够圆满的,比如说总是为了利益自己,那你要想到有很多的众生跟我们一样的痛苦、一样的无明,所以我们要发心帮助所有的人。当我们真正发现了心的本性的时候,我们这样的发心都根本不需要再去发,因为非常清楚知道,我们会自然的产生这种悲心,这就叫做菩提心。所以发心就是发你的菩提心,那就是说利他之心,究竟的层面来讲,你证悟了明觉就是利他之心菩提心的真正含义。

 

(续问)“大圆满方式的回向是怎样的?”

大圆满方式的回向那是超越希望恐惧,发现真相。你如果以大圆满的方式来回向,我就告诉你一个方式:我发愿我完全的领悟无上之源!我发愿我成为无上之源!我发愿我发现我就是无上之源!你可以这样子发愿,这是比较究竟的,你也发愿所有的人都能够领悟自己的无上之源的本性。

 

“从老师讲的历史演变可以简单地推出大圆满是一个完全具体的体系的独立的教法。”

当然,一直就是在说这件事情。你就看这个《无上之源》的书就知道了,一开始那烂陀寺的堪布们想去消灭大圆满,结果没消灭别人,被别人给收为徒弟了,被噶饶多杰收为弟子了,被大圆满融摄了。

 

“请问‘呸’或响指时会不会暂时专注在仍然是对境上?”

我问你个问题啊,什么样的情况算是一个对境啊?就是说我发现有一个东西存在,但是我“呸!”,请问刚才这个刹那你发现有一个东西是什么存在呢?你现量告诉我你的真实体验。我刚才那么又吓你一下,什么东西存在?没有吧?我完全斩断了你这些概念、这些思维,哪来的对境啊?所以大圆满要用这些猛厉的咒音。所以啊,要去实修去体验,如果只是在那问问题,你这个问题就像我刚才说的以心观心:“那以心观心会不会头上安头呢?因为一个念头又攀缘另外一个念头,会不会制造更多的念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你完美地成为了我刚才这个说法的一个范例,因为我刚才那个说法是假设的,但是你已经证明了是这样子,因为你是在想是不是存在(一个对境),但是当我实际这么做的时候,你发现你根本没有一个对境,是不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你可以告我。

 

“吓惯了会不会单纯到自以为没有对境?”

你这都是在想象,你没有实际去做,你一直在怀疑有这种可能,你去做!刚才我这么“呸!”的时候,我就问你刚才那个实际的体验,我刚才猛厉地“呸!”的时候,你的对境在哪里啊?你所谓对境在哪里?对境得找到吧?看样子需要一棒子把你打懵(老师笑),这就是很多学了一些佛教的人,有很多强烈的这种概念习惯的人,我不是说这都是不好的,我喜欢被质疑,我喜欢各种挑战(我不是说你挑战了我),我只是说有这种怀疑的精神是对的,但是你不能总是依照你的习惯去做。比如你一直在思维“是不是这样?”当我这么去猛厉地“呸!”的时候,你现量地去发现是不是这样,你不能说总是在那儿较真儿,然后用脑子在想是这样是那样,这样的官司是打不完的。

 

“持续放鞭炮会和‘呸’有一样的效果吗?”

持续放鞭炮是另外一回事,请问持续放鞭炮你会被吓到吗?一直在那边放鞭炮,你每次都像我刚才“呸”那样吓一跳吗?没有吧。因为首先你知道你那鞭炮有几百个几千个,你都知道下一个鞭炮,所以你已经在预期会有鞭炮,你根本没有中断思维的那种状态,这时你仍然在想象出另外一个场景。所以你应该发现到自己的问题:你总是在想而不是顺着引导去做、去体验,这个可能成为你的一个障碍,就是因为你think too much(想太多)。

 

“请问老师为什么有人认为禅宗是汉地的大圆满,却不接受南师的大圆满?”

你知道有这样的人吗?也许有。“禅宗是汉地的大圆满,却不接受南师的大圆满”我看不出这两句话的关系。为什么他认为禅宗是汉地的大圆满他就必须接受南师大圆满?我看不出来你这两句话有什么逻辑关系,这两句话前后有什么关系?因为南师大圆满并不是禅宗,所以你不能说他认为禅宗是汉地的大圆满就一定要接受南师的大圆满,对吧?我这一个逻辑是顺的吧。

 

有的人不接受南师的大圆满,那有各种情况,比如前些年有一些人说南师是苯教的上师,这个大家网上一搜就知道了,因为这个我专门写过专题(就是南师关于苯教和佛教的开示,我把所有的南师的相关的开示都搜集起来了),南师说的很清楚:“我是在研究苯教”,南师的确有苯教的传承,但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要研究那些苯教的文献、那些法本,如果没有那些传承,他就读那些书的可能性都没有。你知道为什么要研究苯教的这些法本吗?因为研究苯教的历史就等于研究西藏古代历史的一个重要方面,很多这些苯教的古老法本,它们开头都有一些历史的记载,所以南师专门做了这些研究,他后来也发现苯教的大圆满(象雄大圆满)它们是一个完整的有基道果的大圆满,是一个真实的传承,这是另外一回事儿。但是关于佛教,他说噶饶多杰的大圆满就已经足够了,而且噶饶多杰有心部、界部、窍诀部这些大圆满,而苯教里面没有这样的,苯教里面虽然后来制造出来了相似的词汇——心部、界部、窍诀部,但是实现上他们是另外一种方式,并不是我们的大圆满三部的方式。所以他说“我根本不需要这些来修学大圆满,噶饶多杰大圆满已经足够了”,但是因为他研究这些东西,然后又获得这些传承,他对苯教有非常清晰的这些研究——原始苯教、雍仲苯教、现代苯教。

 

你看,他得罪了两头:他说现代苯教是抄袭了佛教,所以这就得罪了一些苯教徒“我们苯教竟然抄袭了佛教?原来没有的那些名词是从佛教里借鉴过来?”;然后南师他又说:“苯教是西藏文化的源泉,象雄文明是西藏古代文化的源泉”;南师他又说:“藏传佛教受到苯教极大的影响”等等,他又得罪了所谓的以正统的佛教徒自居的那些人。明白吗?但人家(南师)没做别的,只是在说真话而已。所以这个世界不是我们想象的非黑即白,“哎呀,我们是什么什么徒,我们是什么徒……”当你说我们是什么徒的时候,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而已,所以这就回答了为什么有的人不接受南师的大圆满。

 

再一个,南师他又说“加行不是必须的”,如果你有时间、有兴趣、有意乐,可以去修,你也可以同时修,但是对于大圆满不是必要的,相反如果你被加行的见影响,跟大圆满正行混杂在一起,其实是会有问题的,这个《无上之源》的学习已经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只是南师在这世间的层面会更圆融一些,他不会说的那么清楚,可能我不是那么圆融的一个人,我会比较不客气的说一些真相,我不在乎他们有的人批评我或者怎么样,无所谓,曾经我的上师就是一个充满正义的人,后来南师现在的名声随着嘉瓦仁波切他们说“南开诺布是最杰出的一个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师,是大圆满的首要上师”而广为人知。

 

“宁玛派的大圆满与南师大圆满相同吗?”

有相同,有不同。因为宁玛派大圆满基本上是大圆满窍诀部,因为宁玛派是公元10世纪以后形成的,在公元12世纪以后出现了大量大圆满的伏藏,13世纪、14世纪、15世纪,尤其是14世纪龙钦巴尊者的出现。“宁玛派的大圆满”这个说法是12世纪开始的,比如荣素班智达之后就是可以叫做宁玛派的大圆满,之前基本上没有宁玛派,不存在,所以你要知道宁玛派是有个时间的,在十世纪的时候——中世纪的时候。这之前大圆满已经存在了一千二百年左右,宁玛派出现到现在才一千年左右,所以没有宁玛派的大圆满是比有宁玛派的大圆满还要时间更长一点,你得知道这些历史。

 

南师大圆满是恢复了原始大圆满的三部,而12世纪以后的心部、界部逐渐的慢慢衰弱了,我们现在正在学习大圆满心部的原始密续,也是整个大圆满教法的基础,然后12世纪以后,慢慢伏藏的传统大为盛行,几乎所有的大圆满都受伏藏的影响,甚至只存在伏藏没有别的,那些远传已经变得很遥远,那些净相传承也是非常稀有了,所以基本上三种传承只剩下一种就是窍诀部的伏藏。

 

所以你说相同吗?当然有相同的部分,因为南师也教了这些伏藏:比如龙钦宁提大圆满的部分叫做“智慧上师(益西喇嘛)”也叫作“大圆胜慧”,他还教了这个很多的宁提,他教了很多窍诀部的法,龙钦宁提是比较有名的一种,还有莲师的其他的这些比如“康卓宁提”、“布玛宁提”,就是无垢友心髓、莲师的空行心髓这些,我们都学过其中的一些重要的精华,还有他的根本上师蒋秋多杰的伏藏,多的是,伏藏多的是,但是心部、界部他也教了很多。所以我说南师他是上千年以来第一个全面恢复大圆满三部的,真的是珍贵的上师!很多人都以为我在自赞、赞叹自宗,所以大家要了解历史,如果不了解历史,我说了你也不信。

 

伏藏都是宁提,都是窍诀部的,几乎没有例外。但南师的他的这个教法当中,有很多的心部、界部、窍诀部的教法,尤其是他的净相传承,他的净相传承也叫宁提,但并不完全是伏藏,他的净相传承叫“龙萨宁提”,这个龙萨宁提的全称叫作“龙钦俄萨康卓宁提”就是“法界光明空行母心髓”,他这个心髓(宁提)不仅是窍诀部而已,它是大圆满三部全有,甚至还有一些金刚乘的内容。

 

好了吧,我们再来回向一下。(回向文略)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