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2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157   评论:0
内容摘要:大圆满讲的是什么?是现量地发现心的本来清净与本自圆满的不二,现量的空明不二,或者说当下你的凡夫心已经停止了运作,对不对?这就是空性啊,凡夫心停止了运作,但是你并没有变成一块石头,那剩下的是什么?剩下的就是佛性,对不对?你的凡夫心没有了,剩下的是什么?剩下就是觉者心嘛,你的本心永远不会中断,所以就是无分别的本来觉知。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2期)


2020年5月21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2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心怡

                中文校对:Xiaolan  

                英文校对:慈悦

                藏文校对:慈悦  

                编   辑:晨曦

                审   定:Xiaolan

 

 

目录

怎么确认发现了明觉? 1

2.6.2.2.3讲解了心的本性的章节 5

瑜伽 5

誓言 7

无有修行 7

无有次第 7

不做利他之誓言 9

不修因果 10

无有仪轨 10

无绝对与相对 11

2.6.2.2.4关于对不适宜者要求保密的章节 12

2.6.2.2.5关于三种体性显现的章节 14

没有真正的真理存在 14

明性 16

努力造作是病 17

专注与觉知 19

课后答疑 21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好,大家晚上好。我们以阿底上师瑜伽开始,还有唱金刚歌。“阿——”(金刚歌略)

 

怎么确认发现了明觉?

 

今天在讲课之前,我们的群里面又有人问了一些问题,一个经常被问到的非常典型的问题。虽然我讲解过无数次,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总是充耳不闻,我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太多的概念洗脑洗得差不多了,所以很难再回到他原来的这个简单的、直接的认知上面。他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说如何判断你是发现了明觉或者是发现了心的本性,而不只是一个自己的认为,或者说心意识的一种概念,或者说自己的想象等等等等。我想我几乎每一堂课,或者说每两堂课、每个礼拜都讲了类似的事情。今天我可以再讲一遍,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讲。所有的究竟的教法当中,实际上时刻都在讲这些东西。但是我一再跟大家说,在大圆满里面,有最清晰、最直接,最细节的这种讲授,而不是像一些传统当中,(比如)像禅宗那样的以各种神秘的需要去猜测,需要所谓的去参、去悟的一些语言。大圆满用一些非常直白的语言把这些事情原理讲清楚了,你就明白了。你不但明白了,你可以跟佛教所有这些最重要的教言互相印证。

 

那么我想说什么呢?心的本性到底是怎样的?你怎么才能确认这是你发现的真实的经验、真正的证悟,而不是一个头脑层面的概念,或者心意识层面的想象,等等等等?很简单嘛,什么是大圆满?我们一直在说,一句话概括大圆满,赶快反应。我说过无数次了,那些跟南师学了多少年的人,南师也说了无数次了,你们应该立即反应。一句话概括大圆满怎么说?大圆满是本来清净与本自圆满的不二,是吧?你们听过我说过无数次吧?

 

好,既然大圆满是本来清净与本自圆满的不二,那你就这么简单直接判断啰。关键是什么叫做本来清净?什么叫做本自圆满?我们一直在说,就是空性与光明的不二嘛,对不对?那么什么是空性?在这个意义上,空性不是一种相对的空性的经验,我体验到一种安静寂止的状态,或者心没有什么念头,没有什么概念,一种空寂的状态,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空性指的是它的究竟的含义,那就是具足一切潜能的空性。我们一直在说,是吧?这个课上我说了无数次了,是吧?好,那怎么去验证你这个明觉是不是这样一个状态?我有的时候会总结一句话,叫无分别的觉知,对不对?我是不是经常这么说?没有分别,那就是空性的状态。我们说的究竟的空性就是大平等的,你的心意识已经停止了运作。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是真正的空性,而不只是相对层面的,作为一种对境的空性的体验或者经验,或者一个概念。因为有的时候,你可能以你心意识层面形成对空性的这样一种理解、一种认识,然后你去攀缘它。你以一个你理解出来的所谓的见解,来作为你心的一个细微的攀缘的对象。大多数的八乘佛法讲的所谓的见都是如此的。

 

可是大圆满讲的是什么?是现量地发现心的本来清净与本自圆满的不二,现量的空明不二,或者说当下你的凡夫心已经停止了运作,对不对?这就是空性啊,凡夫心停止了运作,但是你并没有变成一块石头,那剩下的是什么?剩下的就是佛性,对不对?你的凡夫心没有了,剩下的是什么?剩下就是觉者心嘛,你的本心永远不会中断,所以就是无分别的本来觉知。但实际上不用本来,因为如果一种觉知,它是无分别的,那一定是明觉。那无分别就是相应的空性,觉知本身相应着明性或者光明。

 

那么我们怎么用佛教其他的经典去互相印证呢?比如说,六祖惠能说了“何其自性本来清净;何其自性本不动摇;何其自性本自圆满;何其自性本无生灭;何其自性本自具足。”意思是一样的,但是这个更多的在表达见解,佛教经典当中有更加清楚的判断方法。比如说,《金刚经》上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对吧?你的心没有攀缘在任何的地方,或者说以任何为参考点,没有附着在任何的上面,所以就叫应无所住。但是,无住生心,还是有一个本心,并没有说就一片空寂什么都没有了。这有很多,还有我们大圆满里面,包括大手印,很多的大师们都在说的无修之修。还有佛经当中说的“狂心顿歇,歇即菩提”,什么意思啊?你的二元心停止了运作,那停止运作剩下的是什么?就是你的菩提,你的本来智慧。

 

所以其实我们一直在讲这些,那很多人就立刻就联想起:啊,禅宗当中说了,六祖慧能开悟了以后,后来去找五祖印证,然后这个禅师去印证,那个禅师去印证。对不起,我们讲的不是禅宗,我们讲的不是显宗,我们讲的也不是金刚乘的任何一个法门,我们讲的是大圆满。南师是怎么讲的?大圆满是怎样的?大圆满明觉是自证、自知、自明。如果你还不知道我是不是明觉,很简单,这就是一个判断依据,那就不是明觉。因为明觉本身是不言自明的,那你还需要别人跟你印证,说明不是,就这么简单。

 

那你又立刻想起别的概念来了,你可以想别的概念,没问题。但是大圆满里面讲得非常清楚,你可以去判断。比如说南师经常讲的,你这个“呸”的当下,斩断了这个妄念,处于“嘿德瓦”也就是一片空白的状态,“嘿德瓦”就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呸”!停了吧?好,有一个没停的,这个当下发现它,没有停的这个知。比如说,“啪”!我突然打了一个响指,在我刚才突然打响指的这个刹那,怎样?你立刻知道我在打响指,对吧?你立刻知道,立刻知,立刻觉知。好,这是第一个刹那。

 

第一个刹那这个觉知,你发现这个觉知本身,觉知这个觉知本身,可以做到吗?可是,你错过了第一个刹那,你立刻就进入到第一个层面的概念当中,立刻成为一个心的对境。本来这没有成为一个对境,本来这个知就是知,没有成为对境。知是心的空性当中具足的本来的明性,它就赤裸的知道而已。但是,因为我一直在打响指,或者说,过了一会儿,过了零点几秒,你已经开始了:啊,他在打响指,为什么要打响指?这个那个,各种概念就来了。第一刹那、第二刹那、第三刹那,所有的概念思维分别都来了。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纯然的“呸”,我们可以随时“呸”,可以随时打响指,我们可以随时处于这个状态。

 

你觉得有那么复杂吗?很多人说有那么简单吗?好,我们来分析一下有没有那么简单。比如说,南师管这个明觉,你们知道英文叫什么吗?有一个表达方式叫“instant presence”。“instant”是什么意思?刹那的意思。“presence”就是觉知。“啪”!(老师打了一个响指)第一个刹那,当然我要突然来一下,如果我们一直在讨论,在思维,在判断分别,你可能在连续的二元心当中,对不对?可是我如果突然来一下,我突然“呸”一下,你猝不及防,你当下一下子斩断了你刚才的活动。但是这个当下,不是说你就发现了明觉,你得发现你当下的那个觉知。不是说突然斩断了就是,明白吗?突然斩断了只是制造了一个空性的经验,你得发现是什么知道了它?这是非常细微的,细微到很多人从来没有体验过。因为他们总是粗大地往外去攀缘一个对象,就这么简单。

 

然后,这个刹那的觉知也就是明觉错过了以后,就开始最细微的判断,但这个时候也叫明性,因为还没有来得及有更多的判断思维分别:哎,他老打响指,有那么有用吗?等等等等,已经有很多的概念了。但是特别的简单,我们每个人据说都是有佛性的,大乘佛教都这么说。那你的佛性体现在哪里?所以你当下发现它,所以我们有很多的判断。所有的这些三藏十二部比较究竟的教言都可以用来判断,只不过是你看不到。满篇都是这些了义的东西,你就看不到而已。

 

所以不要总一天到晚在那边问,我们一直在讲这些,为什么你就听不到?这表示你太粗糙了嘛,对不对?天天就是想着以前那些,别那么冥顽不灵好不好?我们在学大圆满,我们不是一直在学那些你已经背了几千遍的那些概念。“啊,谁谁谁去找谁去印证”,你怎么知道人家印证的是啥?你怎么知道那些记录的是什么样的情况?你怎么知道六祖慧能找五祖印证的是他的明觉?谁告诉你是这样的?六祖慧能不是小的时候在砍柴,他听到庙里在念《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当下就觉悟了嘛?那应该是当下就已经发现明觉了,对不对?否则怎么叫觉悟呢?那你又说“啊,他过了几十年以后才找五祖去确认明觉”,这不是荒唐吗?是不是?所以这都是人云亦云,你们自己的想象。

 

所以我们听话要听音,就是说,你要很细微地去听到这里面的精华,然后才会融入到自身,至于别人跟你讲什么,你就八风吹不动,不会影响到你的判断。你说别的宗派一定要什么找某个师父去印证,我们不是别的,我们是大圆满。南师说:你证悟明觉的当下,你自己就知道了。因为明觉是自生自知的智慧,自证的智慧,或者自显自明的智慧,叫“self evident”,自显自明,不需要别人告诉你。如果明觉这种究竟的智慧状态,你已经证悟了,你已经发现了,你还需要别人告诉你,请问你这叫什么究竟的智慧呀?这么简单的道理,是吧?

 

我都讲了这么长时间了,那些一直在问同样问题的人,你们得自己反思一下,你到底听进去没有?你们得树立新的概念,我从一开始就说了,如果你一直抱着一个别的东西来,然后还天天拿别的东西来判断大圆满,你就没有“空杯”心态,你学到的大圆满都是掺了沙子的,掺了很多别的东西的,那一定是会有问题的。所以你学着学着今天有信心,明天又没信心,很简单,因为你本来得到了一点大圆满,尝到了一点滋味,然后你按照我们的修学纲要,按照椎击三要,去深入地学;但你过两天又听到某某什么上师讲,某某法师讲,你去问问他是不是在讲大圆满,你再问问他是不是讲的原始的大圆满,他是不是讲的噶绕多杰的大圆满?还是说讲的某个受了各种影响,佛教的各种前行加行,显宗金刚乘包裹的大圆满?

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有无数的这样的大圆满,相似的大圆满,自称的大圆满,其实是在讲加行所谓的大圆满,对不对?真正的大圆满就是椎击三要,对不对?就是大圆满三部,别的都不是,别的都是自己发明的。很多时候他们摘出一个传承来,然后包裹在各种加行当中,这里不可避免要受到各种传统的影响,对吧?很多时候人们就是在用释迦牟尼佛三转法轮的方式,也就是说一转法轮是四圣谛,人无我,然后二转法轮加上法无我,三转法轮是如来藏光明,用这些方式来判断大圆满,也是不够好的。因为大圆满是直接来的,不是说要转三转你才明白。

 

所以我们要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学习什么,你在学习整个九乘佛法的顶峰。总是拿别的东西来判断,这就好比你已经得到钻石了,然后你问这个值多少个铜板?这是很荒唐的,知道吗?你以前只见过铜板,因为你穷了一辈子了,你一直身上就背了十个半铜板,然后你得到了真正的钻石,你无法相信,然后到处去跟(人问):哎呀,这个是真的宝贝吗?我以前没见过呀,还是铜板比较可靠吧?明白我的意思吗?因为我讲的这些东西不是说我自己发明的,以前都没有讲过的,我讲的所有东西都可以在教法中得到印证。前两天有人在说:哎呀,龙钦巴尊者从来没讲过知,这个无央在讲什么纯然的知。今天有一个人就发给我一个辽西圆林的窍诀——你们知道辽西寺,阿格旺波的转世松吉泽仁仁波切在那边,他也是一个很好的大圆满上师——这个窍诀里面就在讲知啊!(老师唉!所以,有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我总得花这些时间去破除这些人的这些习气。

 

好,我们继续学习《无上之源》,我读的是电子法本的93页的第十三章,实体书是163页。

 

2.6.2.2.3讲解了心的本性的章节

 

瑜伽

 

“三界的所有众生在明白了他们的心就是根本状态时,将不再停留在觉悟仅仅是一种言辞的层次,而是会立刻达到无上之瑜伽。”这个无上之瑜伽指的是最顶级的瑜伽,不是金刚乘常见的那个修生圆次第的无上瑜伽,这个一定要了解,所以我做了一个校注。就是明白心是根本状态的时候,而不是说觉悟是在谈论某种语言名词或者概念,他们就会立刻达到这个顶级的瑜伽。大家记得我以前跟大家讲过,在印度教当中,在佛教当中,在佛教的外续部、内续部当中,瑜伽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今天再给大家提示一下,因为有的人会忘记。

 

瑜伽在印度教当中是合一的意思,知道吧?合一是什么?有不同的东西,至少有两个,合在一起变成一个,这叫印度教的瑜伽。比如说,印度比较世俗化的这些宗教概念当中认为,个体有一个个体的灵魂叫Jiva-atman”,然后跟Brahma梵天,跟真正的“Atman”,最后要合一,就是一些比较二元的粗大的见解。但是在佛教当中总的来说,更加的究竟一些。因为,比如说在外续部当中瑜伽也有细微的二元的概念,但是它已经认识到我们的本性实际上一切事物都是空性所具备的功德的显现,所以它明白这一点,也就是它知道自身跟本尊实际上、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明空双运等等,有二元的这种概念,所以还会说双运。

 

但是在内续部当中又不太一样,内续部当中的瑜伽这个词,南师曾经特别说过,瑜伽这个词藏语叫“南觉”,“南觉”是什么意思?“南”“南瓦”是什么?“南瓦”就是真实的状态,就是本来的状态,没有经过任何造作、修饰、改变的本来赤裸,本来的状态。“觉”是什么?“觉”就是拥有这个状态,发现了、证悟了这个状态。嘉瓦仁波切也解释过这个字,他说“南”“南瓦”基本上没区别,“南”就是真相的意思,“觉”是结合,比如日月和合就是“涅达卡觉”。所以嘉瓦仁波切解释“南觉”瑜伽这个词的时候,结合了真相,跟南师说的其实没有区别,就是拥有真知或者南师说的叫possessing the real knowledge,就是他拥有本来状态的真实经验。就是结合了这个经验,实际上是一样的。只是南师用更加大圆满的语言来表达。

 

所以我们就知道这个瑜伽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我又在这边给大家再洗一遍,过两天又有人说“哦,瑜伽就是市场上练的那种瑜伽”,我最害怕这种事情,不管你洗多少遍,他们还是回到了自己三十年前的一个认知当中,这是最可怕的。所以我们要了解啊,我们所说的市场上那种健身美体的瑜伽,是所有的瑜伽当中最外表的层次。因为达到这个真实的状态有很多的方法,有的是比较二元的,有的是比较直接的。大圆满是直接地达到这个真正的真实状态;有的是要结合一些体位,一些动作,所以才会有那些各种瑜伽,包括幻轮瑜伽有很多的动作。但是,你不要以为那些动作就是瑜伽,其他不是瑜伽,不要这样。

 

好,我们继续。(念诵原文 略)所以我们这里也要反观一下自己是不是这种不具善业福缘的人。无论把多少真实义理开示给他们,他们都无法领悟。就像想获得宝石的人一直在洗木头,就像我们中国人说缘木求鱼。鱼在水里,你到树上去找,你说你找得到吗?是不是?所以我们要观察一下自己。

 

“对于具善业福缘的无上之瑜伽修行者而言,他们无有见地,无有誓言,无有修行,无有次第,无有修道,不作利他之誓言,不修因果,无有仪轨( sãdhana)无对治法。他们明白既没有绝对也没有相对,他们以此方式领悟到心的根本状态。这就是[这个教法]极为必要之因。”

 

这里所谓的极具善业福缘的,也就是说福报最高的那些瑜伽士,那些无上之瑜伽行者,刚才我不是在这个括弧的校注里面了说嘛,无上之瑜伽你千万不要理解为是金刚乘里的无上瑜伽。而且这个词在被普遍地滥用当中,包括大圆满有的时候也翻译成无上瑜伽。我得不客气的说,因为很多人经常都会混乱。比如说,阿秋喇嘛的上师瑜伽,亚青寺翻译成《蒋阳龙多加参无上瑜伽》,这个翻译方法不太好,我知道这个版本是十多二十年前翻译的。后来他们更新了,我不知道现在封面标题有没有更新,至少十多年前我见到的这个,我修了好几年,我跟大家说过。这个翻译方法不太好,因为阿秋喇嘛这个上师瑜伽是跟大圆满窍诀部有关的一个上师瑜伽,你把它翻译成无上瑜伽,那金刚乘天天都在讲无上瑜伽,请问我们这些学习者应该如何是好?无所适从嘛!你到底学的是哪个?如果你不区分这些词,那你的意思是两个都一样啰?那能一样吗?金刚乘的无上瑜伽一直在修本尊,跟大圆满、跟窍诀部没有丝毫的关系,是不是?

 

所以这个名词是非常害人的,你一旦碰到一个不负责任或者不明就里的翻译,你这辈子倒大霉了。我跟你这么说,如果你一直在跟着这个翻译系统的方式学,你没有博览群书(我不是说要大家都博览群书,但你至少要广泛地闻思),你可能一辈子都被它害了。因为有的人没有细微地去钻研这些词,这个东西非常非常危险。比如说,大家都在说禅定,禅定跟禅定有天壤之别,外道当中还有四禅八定。所以佛教不能天天说什么禅定,一定要说清楚,你是出世间禅定还是叫做世间普通的禅定。你干脆就用一个新的词,比如说大圆满我们不说禅定,我们说禅观,这样就非常清楚地区分出来。可是那些人动不动就说我们来修定,这个很害人的,害了多少人啊!

 

好,我们继续。这里说,所谓的无上之瑜伽修行者当然指的就是大圆满的修行者。真实的大圆满修行者,不要立刻就望文生义啊,以为你就是那个真实的大圆满修行者,因为你修了好多年所谓的大圆满的加行,然后你认为你就是大圆满的修行者,这不叫大圆满修行者。真正的大圆满修行者指的是那些已经有明觉的经验的人,已经发现了心的本性的人,这样的人叫大圆满的瑜伽士或者叫大圆满的行者。所以这样的人他们没有什么见地,因为一般的见地都是经过头脑判断思维分别,都是在能执所执、能取所取的二元心当中来抉择各种见解。所以这样的见解在大圆满里面不存在,大圆满里面讲到的见解是直接当下发现我们心的真实的状态,现量地证悟心的本性,这个是大圆满的见,这一点一定要清楚。

 

誓言

 

誓言又是什么?因为实际上显宗的戒律和金刚乘的三昧耶都是誓言,英文都叫“vow”,但是在梵文里面其实是有点区别的。比如说梵文里面戒律叫“vinaya”,就是一种禁戒,就是不可以做什么,金刚乘的誓言三昧耶“samaya”是一种发誓的意思,所以其实有一点区别。大圆满里面沿用了金刚乘的三昧耶“samaya”这个词,也不一定说沿用吧,反正使用了这个词。但是大圆满的三昧耶“samaya”誓言,跟金刚乘的誓言完全不一样,因为大圆满的誓言只有一个:安住在明觉当中,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这就是我们的誓言。所以南师才会说,如果你还没有发现明觉,至少你要保持觉知,对不对?这是我们唯一的誓言。

 

无有修行

 

无有修行,那怎么理解啊?所谓的修行,修是什么?修理、修改、修整、修正主义等等都是在变,对不对?你的本来状态,如果你发现,你只需要安住在这个状态中,你不需要任何的改变、造作、修整,无修无整。所以,最高等的修行叫做无修之修。

 

无有次第

 

然后无有次第又怎么说?大圆满只有一个地,没有别的,那就是明觉之地。至于你是不是已经确信无疑,或者说随时能处于这个状态,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你如果发现了明觉这个当下,那你自己就是自证自知的,刚才已经提到了这一点。如果你还没有这种自证自知,只是恍恍惚惚,觉得差不多是吧,也许是吧,也许不是吧,今天觉得是,后天觉得不是。这种情况就意味着你还不能叫做证悟了明觉,还不能叫开悟,因为你只是对明觉也许有过一些体验,相似的接近的体验。因为当你完全放松在那个赤裸的状态的时候,这一切自然就明白了。所以不需要什么去验证、去分别判断,自己就知道了。所以大家用这一点就可以很清楚的判断,不需要再去问别人。

 

大圆满里面讲这么清楚,禅宗谁跟你讲这么清楚啊,是不是?禅宗你有时候多问几个问题,一巴掌就上来了,一鞋底、一棒子就敲过来了,你敢吗?对吧?那别的也是一样,其实藏地大圆满也是类似的。但是有的不一样,比如早期的大圆满没有后来受到那么多的显宗、金刚乘外续部的影响,所以后来就局限越来越多,你看现在的大圆满就变成了一个有很多的台阶、很多的门槛,要修完了加行,有的时候没有修加行,至少你得很有钱,很有势,所谓的大护法,可能接近上师才能给你。总之你得是一个特殊的人,你如果啥都没有,你没有供养,啥都没有,又没有修加行,怎么可能给你随便教大圆满?一般所有的人都来五十万遍,这是起码的。

 

但是以前没有这样的,所以大家要学就要学纯粹的原始的大圆满。就像学释迦牟尼佛的佛教,你去现在汉地的寺庙里学,可能很多情况下你是失望的;你去缅甸的寺丛林里学,可能更有希望一些,因为那里面相对来说比较完好地保留了释迦牟尼佛的佛教。后来有很多掺杂的东西,中国人具有强大的改变一切宗教和教法、文化的力量,一切都变成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所以很多东西你想看到以前的原始的东西非常困难。这就是为什么南传佛教实际上曾经也很流行,但现在可能大圆满更加的流行。但这流行来流行去,没有多少人能够有机会接触到这种原始的大圆满。现在哪个上师跟你说什么“大圆满无有见地,无有誓言,无有修行,无有次第,无有修道”,谁跟你说什么“我们都是普贤王如来,我们当下就发现自己的本来觉知”?有极少数的,那些是真正的懂大圆满的上师。但是大部分的上师都在讲因果,讲加行,尤其是讲对上师的虔敬、信心,这是好的,我没有说不好啊,只是说这不是大圆满的方式,仅此而已。

 

所以我们要知道,当我们看到这样的文字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你遇到比较纯粹的原始的大圆满的教法。当然这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不要做,看着这些文字就以为自己证悟了大圆满,这是很可笑的。我们必须有真实的传承引导、直指等等,如果没有这些,大多数人都停留在概念当中,就算我天天跟你讲一万遍“一切都是我所生的,一切都是普作王生起的”,你是在心意识层面会有一种相似的解脱,但是你的习气无法对治,因为你还处在这种粗大的见解当中。

 

我们这么说吧,因为你的心还是粗大的,在这种粗大的概念当中,而明觉是极其细微的状态,我们称之为最细风心,用金刚乘的语言来讲。最细风心,其实这不是大圆满的语言,这是金刚乘的语言。金刚乘叫根本净光心,其实跟大圆满讲的明觉是一个意思。但是它强调它是最细的根本净光心,清净的光明的这个心,又叫做最细风心。这其实就像我曾经跟大家说的,当你处在明觉当中的时候,你的二元业力之气会融入到中脉,成为智慧气。如果你很稳固的处于这种状态,你的业力之气会逐渐进入到中脉当中。反过来,当你稳固地处于这个中气或者宝瓶气的状态,气入中脉的状态的时候,稳固地处于这个状态,你的心也会变成智慧心。所以心和风是一体的,叫做风心不二,或者叫心风不二,或者叫心气不二。

 

所以这种粗大的概念,比如说很多人说我也曾经参过“念佛是谁”,我怎么就没有……我们现在大圆满也天天说,“做什么的是谁”?“什么在体验什么”?但你光是有这样的是不够的。因为这个叫粗大的方式,一种相似的解脱。相似的解脱意思是,你说一切都是我,一切都是自性,一切都是觉性,所以你会觉得没有二,但是实际上你还是二,因为你只是在一个粗大的理解概念当中觉得一切都是。但是细微的习气立刻翻上来,以及你并没有真实地开显最细微的这个本性,所以你的气也是非常粗大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当一个大圆满的瑜伽士发现了明觉的时候,他的气会迅速变得柔和,变得细微,所以他的人,他的个性也不会那么粗大,那么粗糙,自己出语伤人,自己身上臭烘烘的,口臭,各种让人烦恼的东西自己觉察不到,这就叫做粗糙,知道吗?当然你会说无所谓啦,在觉性当中谁在乎这个。是不在乎,但是你得尊重旁边的人啊,旁边的众生不想闻到你的各种味道啊,是吧?这很简单,就是南师说的我们保持觉知,知道我们在什么样的环境当中,对不对?

 

保持觉知不仅仅是看着自心,保持觉知的意思是:我知道我当下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当下在做什么,意味着跟环境有关系。我知道我当下在讲课,所以我的环境就是我面对着这个手机,面对着电脑,我在我的书房,我得有这个觉知。我不能在那边疯狂地大喊大叫,我可能吵到邻居,我可能讲一些跟教法无关的事情,这就叫失去了觉知,这一切都跟我们粗大的状态有关系,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判断,我们观察南师就知道了,你何曾见到他那种很粗大的忘了这个,忘了那个,出语伤人,非常的烦恼等等?没有!他总是非常放松的。当然有的时候他显现某种情况,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有的时候都是某种原因他显现为那个样子。所以我们要知道,这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的。

 

不做利他之誓言

 

好,我们继续。所谓“不做利他之誓言”也是很多人不太理解的:大圆满怎么不强调说要发菩提心呢?因为当我们说发菩提心的时候,指的是什么?叫做世俗菩提心。我为了一切的众生离苦得乐、究竟成佛来修行,来做这个做那个,来放生,来做所有的事,这个叫发世俗菩提心。世俗菩提心的意思就是有一个我,有一个对象,我为了众生做什么,这个就是能所对立。但是大圆满讲的重点在哪里?为什么我们不做利他之誓言?因为我们就像射手一样,直接射中那个靶子,我们心无旁骛,直接击中要害。所以我们总是关注最究竟的第一义,也就是心的本性。

 

所以大圆满只有一地。所以当我们发现心的本性的时候,我们自然会生起无伪的、没有造作的、纯粹的这种爱心、慈悲心。因为你知道众生的状况如此的粗大、如此的悲惨,他们不了解自己真正的本性之前,他们无穷无尽地轮回。就算是那些进入了佛法修行之道、解脱道的修行者,他们也在各种勤做努力当中不停地挣扎,吃尽了各种苦头,走了各种弯路,你当然会油然而生对他们的这种慈悲心。你不需要做这种:啊,我再去观想一个对境,众生无始以来都是我的父母,他们都很无明,都很可怜,生生死死等等等等。所以两个都叫菩提心,大圆满就是究竟的胜义菩提心,因为菩提就是智慧,菩提心就是智慧心,就是心的本来状态。大圆满直接发现这个状态,所以我们不需要再去做一些利他之誓言。你已经觉得众生很可怜,你总是想帮助他们,对吧?我还要发什么誓,是不是?我已经在做这件事了。

 

不修因果

 

那么,还有所谓的不修因果,当你真正处在明觉之道上的时候,你也完全超越了这些概念。所以你们会看到一些成就者会显现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行为。那些大圆满的修行者、那些瑜伽士们,他们也不会天天就想着去放生啊,去修一个火供啊,这个那个,因为他们关注的是重点。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慈悲心,恰恰相反,他们非常地(慈悲),他们的慈悲心是没有任何造作的;而且,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遵循因果,在相对的层面由于他们非常细微地觉知到环境当中的人和事,尤其是自心的状态,那么他们当然不会轻易地去伤害或者干扰到众生,是不是?这就叫做有觉知嘛。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会是这种状况。

 

无有仪轨

 

“无有仪轨”“sãdhana”是什么?这个其实翻译成仪轨有的时候不太好理解。“sãdhana”到底是什么?“sãdhana”就是,比如说在印度,包括印度教还有佛教的金刚乘的一些修行者,他们以前修法总是有一个本子,这个本子里面就是,比如说有本尊的形象啊,仪轨啊,然后还有描述啊,怎么观想,怎么做什么,这里摇铃打鼓,那里……反正总之一本教材,教材里面也有仪轨,所以光翻译成仪轨有的时候容易误解。有的时候我们翻译成“成就法”,就是“sãdhana”,有的时候最好不要翻译,就叫“sãdhana”就好了,你就知道它讲的是什么就好了,因为你翻译成仪轨或成就法都不是很准确。

 

那么为什么大圆满行者不需要这些“sãdhana”仪轨成就法之类的。我们只需要时刻的回到自己的真实的状态当中,然后在这个状态当中去做一切,试图总是处在这个状态当中。因为我们每一个当下,“啪”!我打了一个响指,我打了无数次响指,但是你们要明白,我们做任何一个事情,其实都跟打响指是一样的过程,一样的,并没有区别。那就是说,我们的觉性就像一个背景一样,它总是在那边一直在作用,我们所谓的佛性啊什么的,你可以管它叫任何的名字。那个东西,那个东东一直在作用。它是最细微的,其实它不是细或者不细,因为之所以叫最细,是因为它根本不在粗和细的层面,它就不是一个对象,而是自己的赤裸的本来状态。所以我们真正大圆满的修行者,应该总是关注自己是不是处在这个真实的状态。然后在响指之后的第二个刹那,仍然是有点比较高的明性,第三个刹那已经没有什么明性,开始判断思维分别造作,就是比较低的明性,其实一切显现都是明性。但是你的二元心越来越束缚它,然后开始各种概念,你就在结结实实的轮回当中。

 

所以每一个当下我们都有可能处在明觉当中,但是由于我们的习气,尤其是因为我们有这个身体,南师总是在说这件事,由于我们有这个身体,所以我们总是会不断地拉到某个模式当中,这个身体就是习气的一个最固化的显现。我们的习气,我们的业力的最粗大、最坚固的一个载体。但是你也要知道,这是最不容易看得开的,关于这个身体以及身体处在的这个层面、这个世界,最粗大、最坚固、最真实,所以你才需要从这里下手,你把这个打破。那就是我们撕开这个轮回之网,这个网就是我们的本性(?),其实你慢慢慢慢的可以把这个网撕得越来越大。

 

无绝对与相对

 

所以他们明白既没有绝对也没有相对,他们以此方式领悟到心的根本状态”我们显宗当中总是在说二谛嘛,世俗谛就叫对,胜义谛就叫对,所以胜义谛也叫绝对真理,世俗谛叫相对真理。大圆满是怎么说的?我们有时候为了帮助大家理解大圆满,我们会说大圆满就是胜义菩提心。其实,实际上没有这回事,只不过是为了方便理解才这么讲,或者说当我们说胜义菩提心的时候,是站在世俗的角度在讲,明白吗?也就说大圆满其实只有一地,那就是大圆满,也就是普贤王如来,也就是普作王。所以这个书多少章节一直在说:一切都是我,一切的众生,一切的世界,一切的显现,一切的三界,一切的行为,一切的物质,一切的事物,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既然如此,怎么可能有相对和绝对?既然如此,怎么可能有别的?所以,除了原始智慧本身、根本智慧本身,这个词都是很佛教化的——根本智慧、后得智慧,除了它以外,什么也没有,就是这样。

 

所以,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理解这个意思,就是没有相对也没有绝对。因为当你总是从一个凡夫的角度,所谓佛教徒“我在学习佛教”,你无法理解这句话。可是,你现在换一个角度,你暂时地采纳菩提心普作王的角度,他的角度,这个叫究竟的角度。虽然你没有办法立刻理解这一切,体会到这一切,领悟到这一切,但是至少你在头脑的层面去理解一下。假设你还没有体验到,至少你去理解一下这个意思。什么叫做没有绝对也没有相对?因为绝对是对于相对来说的,相对是对于绝对来说的,是不是?就像好和坏,好是对于坏来说的,坏是对于好来说的,究竟的状态当中,没有什么好和坏。这么说也不够好,让我想一种更好的方法。

 

其实上两章当中一直在说“我我我我我”,我们会比较清楚。然后过了两章,当大家又陷入到别的层面当中,那个习气又上来的时候,又看了几本杂七杂八的书的时候,又开始恍恍惚惚,将信将疑了。但实际上只要你偶尔有一次体验到所谓明觉的真实的状态,稳固、清晰、没有疑惑的时候,这句话对你来说直接就成立了。

 

好,继续。他们以此方式领悟到心的根本状态,这就是这个教法极为必要之因。”这一章叫做讲解了心的本性的章节。你看我在这边苦口婆心、老婆心切、痛心疾首地说这个、说那个,其实这个教法本身一直在有一些类似这样的,它总是说这些是必要的,你们要明白最究竟的角度是怎样的。因为如果你总是采纳其他的见,没有从这个大圆满自身的见来——我们说过有两种所谓的大圆满见,一种是真实的大圆满见,那就是明觉本身;一种叫相似的大圆满见,那就是所谓的头脑理解“啊,一切都是空明不二”等等。那我现在至少让你采取第二种,你明白一切都是觉性本身,所以这样的话你慢慢就会明白。加上你被直指无数次等等,其实我现在不太采用各种天花乱坠的技巧,不像前两个月,是吧?我刚从西班牙回来的时候,我绞尽脑汁,其实也没有啦,我想了很多办法给大家做各种引导,我想很多人那个时候是非常受益的。但是,那些人当他们很明白这个套路的时候,我就打一个响指,很多人已经知道了,不需要我使用太多的技巧。当然我知道总是有新人,所以我们偶尔还是得迁就一下他们。我会在下一个莲师日教阿底上师瑜伽,因为一百个人也快凑齐了,再过十一天。

 

好,所以这里说这个教法极为必要啊,你看他也非常的老婆心切,总是在说这些事情。

 

2.6.2.2.4关于对不适宜者要求保密的章节

 

如果要把我的本性慈悲地展示给出自于我的三界众生,那就不会有三身上师的教法。因此,由我显现的一切诸法都不会被称为‘圆满状况’”。仔细的看哈,“因此,我,无上之源,揭示了我的本性,把它展示给我自己。我,无上之源,没有把我的教法传授给由我显现出来的上师之弟子们。由于我就是这个一切之源和无上之瑜伽,我的本性必须展示[给那些以这种方式来领悟的人]。”再读一遍,这段话非常的不好理解。(略)

 

怎么样?我读了差不多三遍了,大家能明白吗?这里就是说呀,菩提心普作王在这边说,他显现的一切诸法不能够被称为“圆满状况”,是不是很让我们大吃一惊?为什么这么说呀?而且他说,如果我把我的本性慈悲地显现给所有的三界众生,这些三界众生也是从我当中生起的,那么就不会有三身上师的教法。也就是说,换而言之,显现了三身上师的教法,就表示这不是最圆满的状况,明白吗?所以这个话是非常非常细微的。也就是说,说白了,他在说基本上只有我自己才懂我,还有非常少数的人懂我,就这个意思。你看看是不是这样?你看那天我们读了三身上师教法、眷属、弟子的时候,记得吧?他说,整个法界一切众生,一切的有情和无情世间,都是我的眷属。然后说什么是报身的眷属啊?是从一地菩萨到十地菩萨,叫报身的眷属。什么是化身的眷属啊?是受戒四众,那就是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化身上师的眷属。非常非常不好理解。

 

但是,我可以帮助大家理解,因为在这里实际上就是在讲,非常稀有的人能理解我无上之源本身。如果我要慈悲地展现我的本性的话,因为所有的有情众生,其实全都是我的法身的上师的弟子。如果我要慈悲地展现我的本性,那么我只教大圆满,这么说吧。那现在不只是有大圆满,还有各种九乘佛法,所以我显现的一切诸法不会被称为“圆满状况”,它们看起来总是有一点不圆满。其实这完全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在讲,当然从究竟的层面,我们当然明白,不存在什么不圆满,整个它的名字就是大圆满。但是,如果从这个教法显现的角度来说,你会觉得他这个话就有道理。这也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表达方式,因为你要知道这个经典距今已经有上千年了,有的表达方式不太好理解。

 

他说:我,无上之源,揭示了我的本性,把它展现给我自己,我无上之源没有把我的教法传授给由我显现出来的弟子。就是说,真正的学阿底瑜伽的那些人是非常非常稀有的,所以他说“由于我就是这个一切之源和无上之瑜伽,我的本性必须展示给那些以这种方式来领悟的人。”哪种方式?就是无上之源这个教法的方式,这是一切方式当中最直接的方式。你领悟的当下,我从一开始就已经把这些话说出去了:无上之源学明白了,你的解脱已经到手了。那就是发现根本没有一个需要解脱的,你一直是大圆满,你一直是普贤王如来。就像苏菲说的:“我们不可能成为上帝,因为我们已经是上帝了。”这就是苏菲说的。

 

休息一会。(有人问:)“请问沈阳有会场吗?”什么会场啊?我们在开会吗?你说的是道场吧?共修的道场是不是啊?沈阳有一些同修,他们偶尔会在一起荟供。据我所知,好像偶尔会修一修幻轮瑜伽。几年前我去过,但是距今好多年没去了,我不知道。对,在同修家里好像有一些荟供,有一些共修。我们进入到会员群里面,我们有时候会上传一个各地共修群QQ号的文件,然后你可以找到全国至少有30个城市有我们的同修。并不都有道场,就是所谓的一个会场或者正式的道场,但是你知道有道的地方才能叫道场,所以同修的家里也可以是道场。没有道的地方,那叫会场,对,你说的对。

 

(有人问:)“世间人享受看电影沉浸式体验,可不可以说那个状态他们的觉知一直在作用,也是在享受他们的觉知本身?”他们的觉知,他们的本来觉知当然在作用,否则他们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电视。你连这个最基础的知都没有,你根本谈不上第二个层面的判断思维分别,因为你能看电视的情节,被里面吸引,然后一直在那边追,看电视剧追剧,那就是因为你被某些情节吸引了,你所谓的沉浸式的体验。你已经在各种攀缘当中了,然后有各种激情,各种故事,然后就被吸引。

 

你看啊,这里面第一,他有专注的状态,专注又在散乱,多么神奇啊。一般人以为专注就是修行最好的状态,错。看电影的人很专注,但是他又在散乱,因为他跟着这个跑,又跟着那个跑,他并没有从电影情节当中散乱,但是他整个心是散乱的,就像不停的跟着任何东西一直在跑。可是,他的本心是一直在作用的,否则他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比如说电视屏幕上有个电影,然后你的眼睛看到了,通过视网膜细胞还有神经元,把这个信号传递给我们的心。所以第一刹那我们就知道某个东西。“啪”!(老师打了个响指)一样的,打响指,第一刹那你就知道,对吧?知道我在做一个事情,但是你在第一刹那根本不知道我在打响指,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打响指,什么是我,总之就是纯粹的知,就是知而已,什么别的都没有。

 

好,现在看电影也是一样,那个第一刹那一直在,但是马上就迅速地、高速地被另外的东西盖住了,然后就开始跑。所以大家要分清楚这些不同层面的东西,是非常细微的。所以你不能说他们在什么觉知,那个不叫觉知,那个觉知,第一本心一直在作用,对吧?但是,他的主体状态他是被那些东西带跑的。所以他就在轮回啊,就是这样。看电影的人是这样,我们生活当中的人何尝不是如此呢?一样的。我们都在上演自己的电影,对,电影就是我们轮回的最贴切的比喻之一。因为轮回当中有各种故事,故事不外乎是围绕着各种主角、各种角色展开的,对吧?我们每一个人岂不是在演一部最大的电影吗?我出生在某某家庭,我1971年出生了,然后我过了40多年,然后经历这个,经历那个,我一直在制造自己的电影。我们很少有人能够从这个状态当中解脱出来,所以轮回是非常非常非常严密的一个网。

 

2.6.2.2.5关于三种体性显现的章节

 

好了,差不多了,我们继续第十五章“关于三种体性显现的章节”自本初以来,心和显现出来被感知到的一切诸法的真实状态都是同一个,因此在这一点上不要拥护那些追随因果乘者的想法。在检视自心的根本状态的时候,只会发现觉悟的体性;然而,有的人把有相的称为“世俗”,把无相的称为“胜义”,或者他们断言世俗和胜义无别就是唯一的真理。然而,并没有“真正的”真理存在,而把某个东西视作“真”恰恰表示幻觉(的存在)。

 

没有真正的真理存在

 

完了,我们又有一个重大的概念被摧毁了,这个课程就是在不断摧毁各种概念。因为我们迄今为止一直在讲究竟真理之类的,是吧?那现在这里非常惊世骇俗的普作王说:检视自心的根本状态的时候,只会发现觉悟的体性”但是,有的人把有相叫世俗,把无相的称为胜义,你知道《金刚经》上怎么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对不对?所以,有相在显宗当中总是被认为是世俗,无相被认为是究竟的胜义。然后进一步比这个更高明的会说,世俗和胜义无别是唯一的真理。比如说萨迦派的道果法,它最后的这个证悟的状态,叫做轮涅无别,是吧?轮回和涅槃没有分别,轮回就是世俗嘛,胜义就涅槃,胜义就是究竟的状态的意思,当然指的就是涅槃了。所以他们说轮涅无别,或说世俗胜义无别就是唯一的真理。

 

但是普作王再次令我们大跌眼镜,他说:并没有真正的真理存在,把某个东西视为真,恰恰表示幻觉的存在。所以,这就叫做最纯粹的不二论,连真理都被否定了。因为你仔细想想,他说的是有道理的。我们总是说在追求真理,那就表示说,我现在还没有在真理当中,还没有在真相当中,我现在还在幻相当中。可是当你真正的达到了究竟真理本身的时候,就是现在站在我们这个世俗谛的层面来说话,你真正达到究竟状态本身的时候,你发现从来也没有过所谓的轮回,从来没有过所谓的没有觉悟。一切都是觉悟的,包括这个世界。有的人说世界怎么能说是觉悟的?桌子怎么能说是觉悟的?当然是觉悟的,因为并没有一个外境当中真实的桌子存在。

 

所以这里面讲得很极致,就是说因为你说超越幻相,融摄幻相,然后达到真相,达到一切的真实状态——真是对于假来说的嘛,对于幻来说的——但是如果你直接在本初状态的这个角度,哪有什么假?一切都是它的游戏、庄严游舞或者说能量的扩展、能量的变化,是吧?

 

我不是翻译了一个《诸佛游戏续》嘛,那是一个大圆满行者的一个伏藏,它并不是一个在业界所谓大圆满圈内广泛流传的经典,它就是一个大圆满行者得出的一个伏藏,或者说他的一种领悟。有的人会去从字面意义上严格的去抠,说诸佛现在玩一场游戏,通过念这个密咒“我”然后变成了众生。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必须按照这个字面意思去理解这件事情,没有人跟你这么说过,我没有这么说过。你知道教法有不同层面的表达,最究竟的叫做了义的教法。有的是很了义了,但是没有最了义;有的是不了义;有的是非常的不了义,那也讲,对吧?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佛陀在教一些最普通的东西,那根本就是世俗的东西,那完全有可能。比如他说你应该吃这个,这个对身体好,那个对身体不好。这世俗层面的东西,你会觉得这个好像不是佛法,但实际上整个就像一个光谱一样,它有不同的波长,不同的光谱。

 

但是,当我们以世俗谛的角度来说,什么叫做最究竟的教法?那就是,就像释迦牟尼佛最后说的那四个字“常乐我净”,那就是最究竟的层面,根本没有我之外的东西,一切都是我,这个我不是这个个体的身体,也不是一个什么不死的灵魂,是心的本性。因为一切都是从心当中显现出来,而且所有的众生心的本性并没有个体之分。你会说,这个人心的本性,那个人心的本性,但这只是在我们的概念当中呈现为各个人,在觉性的角度,这一切都是他的能量的扩展,他的报身,他的若巴能量。你们知道,若巴能量就是报身能量。你知道若巴另外一个是什么意思吗?就是游戏的意思。

 

南师有一个秘密的名字,叫“龙钦若贝多杰”,“龙钦”就是法界、大界、究竟的层面境界,就像“龙钦冉江”一样。“若贝”就是游戏,“多杰”就是金刚,所以南师的一个秘密的名字叫做“法界游戏金刚”。所以这个“若贝”就是若巴加了个“i”,加一个所有格。所以就和“若巴”是一样的。“若贝多杰”“若巴多杰”。就像“南开”“南卡”,有的人把南师翻译成“南卡诺布”,因为的确是“南卡”,它的词根是“南卡”。“天空的宝藏”叫“南开诺布”,“南卡诺布”实际上是一回事,明白吗?所以“若贝多杰”“若巴多杰”是一样的。

 

“若巴”就是游戏的意思,报身层面的能量展现就像游戏一样。这个游戏不是说我们现在来玩一个跳棋啊,一个什么下棋的游戏,不是这样的游戏。这种游戏不是世俗的任何一种游戏能比拟的。但是,打个比方啊,我是普作王本身,我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究竟的空性具备无尽的潜能,那么这个潜能它展现出来,就像一个巨大的圆一样,一个巨大的明点一样,有无穷无尽的可能性,但这一切都在我的层面当中展现。所以大圆满有一句话,莲师说“提雷钦波塔措昧巴”。“提雷钦波”就是大明点。它是大圆的大明点,它没有角。所以大圆满有的时候叫做“提雷钦波”就叫大明点,以前密续当中有时候也这么说,大家明白吗?

 

所以《诸佛游戏续》你不要去抠那些文字。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他说:“我们既然以前是佛,那现在玩这个游戏,然后成佛了,以前是能从佛变成众人,现在是不是成佛以后又会变成众生啊”?他说佛教界肯定不会接受这种观点。我说:“你不要去抠这个字,这个是有甚深的含义的”。我刚才试图表达这样一种含义就是,所谓法身的这个无尽的究竟的空性当中,具备无尽的潜能。当这个潜能有某种助缘显现出来,就是无尽的报身的能量。所以这个报身,是它自己的能量的扩展,是它的整个法界的天空,它不是任何一个外在的东西,一切都是我。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一切的众生,一切的世界,一切的事物,一切的你所谓的某个东西,某个存在,都是我。但是,我们永远不是停留在这种高大上的理论或者见解当中。既然都是我,是有办法发现这个真相的,而不是说只是停留在语言当中。那这个真相就是我们这个课程的唯一的目的。所以我们还是99.999999%无数个9的时刻,我们还是要用世俗谛的角度来说法,否则没法说。

 

好,下一段。“……尽管‘觉悟’被用来指真实本性,这并不意味着‘觉悟’是具体存在的。如果有人相信相反(的说法),[那就让他们去试图寻找]觉悟:”因为你要有个具体的存在,就像在某个地方存在一样,那么他就可以去找,因为是一个对象嘛,是吧?离开了根本实相的法界,他们根本什么也找不到。因此,必须领悟超越了造作的心的本性,而不是把觉悟作为一个目标。在检视自心的时候,我们什么也找不到,但在同时会有一直具有的明性(或光明)。它并没有具体显现出来,但它的体性是遍在一切处的:这就是本性展现自身的方式。”

 

明性

 

我相信很多接触了一些大圆满教法的人,有的人接受比如说明珠仁波切,他有一些类似的引导方式,是吧?包括措尼仁波切,他有的时候也讲一些类似的,比如说一切都是心,对不对?一切的显现都是心,心的本质是空,空当中具有本具的这个活力,这种明性、光明。你的这个纯粹的、纯然的、本来的觉知、觉性等等,“awareness”,对不对?“primordial awareness”,本来觉性,或者说本初觉知等等。这两位都是非常好的上师,明珠仁波切和措尼仁波切,尤其是措尼仁波切,非常有他父亲祖古乌金仁波切的风范。

 

如果接受过类似他们这样引导的这些同修,可能就会很清楚这段话的意思,对吧?当你去寻找的时候,你什么也找不到。当你检查自心的时候,什么也找不到。但是,总是有一个明性和光明。明性、光明是一回事儿。光明只不过是在讲,那天不是有人问我嘛:“luminousness”,跟“clarity”的区别?我说,那不应该叫“luminousness”,“luminousness”是另外一个词,“luminosity”叫光明,明性叫“clarity”,但是有的时候它们意思是一样的。但是,光明一般更多指的是显现的方面,比如说,光明的境界,光明的禅定的境界,或者梦修的境界,看到什么本尊、空行母,怎么怎么样。但是明性更多的强调的是智慧,它不一定是境界,很多的光明,很光很亮,很多的觉者显现,不一定是这个意思,更多的是明性,更多的是智慧的显现。所以我们把明觉叫做赤裸的明性,就是没有被任何东西盖住的明性,完全的明性,这个就叫明觉。我希望大家能够注意到这些词的区别。

 

“它并没有具体地显现出来,但它的体性是遍在一切处的,这就是本性展现自身的方式。”是吧?我们的心的本性,你去研究它。怎么去研究、去检视、去观察这个心呢?你直接去看这个心,没有任何的颜色、形象、实体。它有的时候会生起念头、概念,然后散乱等等。那你去观察这些状态,你找不到它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又消失在何处,生住灭当中什么也找不到,所以我们知道,它的本质就是空啊。但是它会不断地呈现各种念头、情绪、概念、散乱的状态,有的时候是禅定的状态,寂静的状态,一会儿空,一会明,一会儿有念头,一会儿没念头。总之,轮番交替,这样的一种状态,就是心的活力,空性当中具备无尽的潜能。所以它并没有具体显现出来,但是它的体性是遍在一切处的。

 

好,我们看下一段:因果乘的追随者并不相信这一点,因此他们否定,因为刚才说了因果乘的人,他们总是在追逐嘛,或者说当做一种努力的对象去求取,是吧?所以他们会否定这样的见和修。他们阻挡,他们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法来修行和加持自己,这偏离了他们自心无造作的自然状态。就像是一个人把东西落在了家里,然后跑出去很远的地方去寻找它。这个落在家里的就是我们的本性,满世界去找它。当然,有的因果乘的追随者甚至没有本性这个概念,总之,他要寻求解脱,寻求快乐等等。

 

努力造作是病

 

但是他们忽略了无造作的快乐,并许下了努力造作的誓言承诺,没有比这个更为糟糕的病了。”什么叫做“许下了努力造作的誓言”?显宗的修行者不是总是强调要努力吗?比如说很多人最津津乐道的就是不倒单,对吧?晚上到睡觉的时候不睡觉,一直打坐。如果你能处于明觉当中打坐,不要说一晚上,你能在明觉当中分毫不差的安住一个小时,你今生结束的时候一定解脱。大部分的所谓不倒单,并不是我们说的究竟状态的安住。很多人是显宗的这种习惯,因为佛法当中会说睡眠也是一种烦恼嘛,但是你要知道,睡眠有不同的情况,有的是业力的梦,有的是明性的梦,有的是有觉知的梦。那么金刚乘、大圆满、大手印里面都有梦瑜伽,对不对?他可以把这个变成修行的一部分。可是,显宗修行者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方法,所以他们总是强调不倒单。这种方式甚至有一些金刚乘的人也会沿用,他们晚上坐在一个盒子里睡觉,没法躺下来,就只能坐着。所以很多人所谓不倒单,实际上是在睡觉,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姿势在睡觉。当然也有少数人是处于某种置心一处的专注或者世间禅定当中,很少有人能长时间处于出世间的禅定,要不然那个智慧状态本身,他已经知道这一切应该怎么修了,根本不需要这样。

 

这就是他们这里所谓的努力造作的誓言:我发誓我要吃素,我要八关斋戒,我要不倒单,我要磕一万个大头,我要……,我要……,我要……,发各种誓。我经常碰见一些人,“哎,你怎么这样,你怎么跟我们不一样?”“我有誓言,我要完成一个什么东西”,反正就是这样,所以我就知道他肯定修的不是大圆满。大圆满不会用各种这样的誓言绑着自己,不会总是让自己去努力这个、努力那个,因为任何的努力都跟觉性的状态是背道而驰的。就刚才说的,你把一个东西落在家里,然后满世界去找它,你找不到啊,就在你家里。就像心的本性,你往外找,你找一辈子找不到。

 

就像基督教或者其他一些世俗化的宗教的那些人,总是满世界去找上帝,然后磕头,有的人觉得自己不够虔诚,还只能磕着头往前走,对吧?就像你们看的《冈仁波齐》那个电影那样,他们认为这就是修行。不懂的人还觉得“哎呀!赞叹!赞叹!”的确很虔诚,很了不起,但是任何的一个解脱道当中没有说通过磕头可以成佛的,可以解脱的。有的民间传说说绕冈仁波齐多少多少圈就解脱了,甚至有的大德都相信这些民间传说,因为他们有的时候也分不清这个说法是来自民间的传说——有的是来自苯教的,你知道吧?有的是来自藏地朴素的民间信仰,一传十,十传百,有些大德、大仁波切也相信这些说法,围着冈仁波齐转多少圈就解脱了。如果那样的话,第一个解脱的就是那些驴子,是吧?它们转的圈数是最多的。所以我们就知道,这就叫做缘木求鱼嘛。

 

所以这里非常不客气的说:“没有比这个更为糟糕的病了。”这是一种病!为什么呢?很简单,你是为了解脱,现在你已经通过你的错误的概念,把自己绑起来。然后你越绑越紧,你还觉得你在进步,这当然是最糟糕的病了,你是相反的努力。当然,因为有不同的生命期间,他这一辈子可能只能在这样的见解和禅修当中或者习气当中度过,可能换一个肉身,然后又有别的契机,就像解脱游戏里面也写,在第六十二那个象征小乘的禅定当中,只有扔一对一和一对六才能出来的时候,出来才能到那个资粮道、大乘菩萨道。但是你知道这个骰子六个面,要扔一对一或者一对六是非常难的。除非你真的是能有明觉,或者是有什么修行的状态能改变这个。这是打了个岔,说南师的解脱游戏。但是,大多数人在这种状态当中都很难出来,很漫长的。

 

你记得六金刚句当中怎么说的?六金刚句说:“应断造作精勤病,自然安住即禅观。”对不对?六金刚句的最后两句。应该断除你这个造作的,勤做努力的,这是一种病呀,所以自然安住。但前提是你知道大圆满的见解,你知道大圆满正确的禅修的方法,你知道怎么发现心的本性。否则的话,你也不要太觉得人家怎么差,你可能还不如人家呢,你只是散乱地在看一些书,听一些课而已。人家不倒单,也许一晚上还有半个小时处于某种禅定当中,也有可能,有的人甚至长时间处于世间禅定,那也很了不起啊。所以在你确定自己找到了真实的大圆满之道之前,不要对任何人生起轻慢之心。当然找到了也没有必要去轻慢,因为你更加了解他们,更加同情他们。

 

专注与觉知

 

(念诵原文 略)所以,那些经常问类似问题的人说:“专注就是觉知吧?”我见到过好多人问这个问题,我的回答,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了:专注完全不是觉知。我刚才说了,你看电影的时候也很专注啊,你在做工作,写某个计划书,你也很专注啊,你专注得甚至废寝忘食了,该吃饭都忘记了。但是你没有觉知,你没觉知到自己累得已经腰间椎盘突出了,没觉知到自己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身心都紊乱了,你没觉知到自己处于紧张焦虑当中。所以,专注跟觉知完全是两种品质、两种状态。专注只是盯着一个东西,觉知是一种整体的观照,怎么能是一样呢?当然,我说的是大圆满一般讲的普通的觉知啊。

 

所以,这里就是说不散乱的专注是把我们绑在一个对境观念之柱上的绳子”比如,我们现在面前放一个佛像,然后全然的专注在上面,把他作为一个对境,像拴住我的一根绳子一样,这样我就不容易散乱,不容易想这想那。这是几乎所有的修行者,包括外道的修行者,他们都是类似的方式,都是要强调一开始能够专注,能够寂静下来,能够专心,而不至于乱七八糟想这些想那,对吧?但是这个方法,绝对只是开始的一个方式,甚至它并不是必须的,并不是所有的修行一开始都必须以这种方式来进行,对吧?比如我从来没有在这个课上说:现在我们来专注什么东西,来专注鼻尖,专注呼吸,没有吧?是整体你观照自身,我现在处于什么状态,尤其是观察自心,我现在是紧张焦虑,还是怎样,还是说我有一个对自己基本的关照,这个叫做觉知。最根本的,我们总是在说:是什么在这个当中觉知。你一开始知道自己在觉知,但是觉知的本身是什么?你发现它,觉知这个觉知本身,对吧?这是我们讲的。

 

但是这里说的是完全是相反的情况。不散乱的专注,像一个驴子被拴在一根绳子上面,一个桩子上面,当然,你跑来跑去跑不了,离不开这个桩子,离不开这根绳子。但是这种方法更多的是在显宗当中使用,叫置心一处,叫“one- pointedness”但是,有的人以为:啊,置心一处啊,那就是究竟的吧?置心一处完全不是究竟,心专注一个地方,这就叫做寂止,好吗?所以专注就是寂止,寂止就是专注。但是,专注有不同的层面,就像寂止慢慢到了高等的层面就是某种世间的禅定,这就是区别。

 

所以他们总是在追求这种不散乱的专一、专注,这是显宗的一种方式,因为显宗强调,要有寂止的基础才能修胜观嘛。其实释迦牟尼佛本身没有教过必须要达到一种高度稳定的禅定,高度稳定的专注才能够修“毗婆舍那”也就是“Vipassana”,内观或者叫胜观,就是观察,所谓的“朗通”胜观。但是,后来有一些南传佛教的弘扬者开始自己发挥,释迦牟尼佛都是说观刹那缘起,刹那间生灭,但有的人说什么观三世缘起啊,什么什么。比如说那个南传佛教的帕奥禅师,虽然他现在影响力很大,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这后面篡改了原始的方法。你不要以为你跟随南传佛教就学到了原始佛教,你不要以为你名字上学大圆满,你就真的学到了大圆满,没有人能向你保证是这样!不要太天真!

 

所以我们要了解所有这些方法的区别,是吧?你专注又能怎样?总有一天你的专注力会散失,是吧?就算你证到无色界的禅定,你极其细微的专注已经失去了对自我的意识,就是能和所已经完全合一了,只剩下最后一丝一毫,不是完全没有,最后一丝一毫细微的存在感,完全专注在那里,这就叫无色界的最顶级的这种禅定。色身都没有了,极其细微的能所合一的状态。有的上师,包括藏地我见到的一些有名的堪布、上师,他们说:能所合一,这个就是究竟。千万不要轻信这种说法,能所合一就是究竟,那么任何的世间禅定都是究竟,因为任何的世间禅定都是能专注于所,但这是一种专注力,这是一种禅定力,它是因缘和合的,有一个能专注于一个所。这个定力散失的时候,就像无色界的天人直堕地狱一样,这是很糟糕的情况。所以这不是解脱之道,不能说能所合一就是究竟。能所双亡才是究竟,根本没有主没有客,因为主客一开始就是概念,我在专注于佛像,我在专注于我的鼻尖,然后努力地去专注专注,就像一个驴子被栓在一个桩子上。是可以有很好的功德,甚至有神通等等,又怎么样?四禅八定都在这里面。

 

所以,无上之源这里再次非常不客气地,就像无央一样,很不客气地指出,他说:不会在本来状态中分心散乱的事实,摧毁了以努力造作为基础的对治之法。显宗基本上都是这样,以努力造作为基础的对治之法,对治啊,对治就是出离的意思,就是说要解决问题。金刚乘是转化而不是对治,对治就是有强烈的敌我矛盾这种感觉,知道吧?毒药嘛,轮回五毒嘛;金刚乘不是,我要转化;大圆满是看清这个实相,根本没有一个转化的主体和被转化的客体。所以,我们大圆满“呸”的当下你哪来的主客呀?

 

刚才说的是,无上之源说:大圆满的状态,他没有专注任何的东西,但是他在本来状态当中。他没有二,没有二元对立,没有我在专注于什么。虽然你的主和客在强烈的专注,甚至高度的合一,进入了细微的禅定。但是因为你的出发点就有问题,所以你永远是世间禅定。可是我一开始“呸”,我指出你那个本来的觉性,赤裸的本来的那个纯然的觉知的时候,你的出发点就是正确的,因为你开始就没有能和所。“啪!”我打这一个响指的第一个刹那,你知道这个响指的这个声音,然后没有任何的判断思维分别,你发现到这个纯然的知,这个刹那哪来的主,哪来的客呀?主和客是之后的事情,好吗?第二个刹那、第三个刹那之后的事情。所以真正的明觉叫刹那觉知,第一个刹那就是了。

 

前两天我看到措尼仁波切说第一个刹那,我也很吃惊。为什么我最近讲的一些东西,都在某个著名的大圆满上师,或者是某一位像什么宗萨钦则这类的上师,我发现他们讲同样的事情。我已经连续七八次发现了,我感觉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所以,有的时候挺有意思的,某种巧合。可能这种巧合暗示着我讲的是对的,我不知道,否则为什么,我过两天看一个朋友圈,哎,他怎么又跟我讲同样的事情,我根本没跟他们商量过,我也没跟他们学习过,发现他们在讲同样的事情。第一刹那,第二刹那,第三刹那,是我提出来的,我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南师没有讲过这样的话。但是,我发现措尼仁波切讲了。创巴仁波切讲了第一念,他没有讲第一刹那。但是南师讲过刹那觉知,当你回过来把它串起来的时候,你就“make sense”,就知道:啊,原来是这样。

 

所以你看,这就是我们讲的那个著名的故事,是不是?有人问大圆满的一个成就者说:“你们大圆满怎么不修禅定啊?”他说:“我们是不修禅定,但是你何尝见过我散乱呢?”因为,如果你真正发现了你的本来状态,这样的一个赤裸的真实的状态的话,就像你发现了自己的钻石一样,你再也不会被你的那些铜板,那些什么银毫子吸引了,是不是啊?因为那个是你真正的最珍贵的东西。所以我们就算偶尔由于习气散乱一下,但是我们可以随时处于这个状态。

 

所以真正大圆满的行者总体来说他不会总是散乱的,他一定总体状态是觉知,但只要他还在这个肉体里面,他总是会有一些习气和二元层面的一些状态,很正常。南师也说:“生活当中有很多令人分心的东西,我也无法24小时保持觉知。”对不对?但是总体来说,他当然是安住在本来状态中。所以我们在本来状态当中就不会分心散乱,即使我们没有去专注什么。所以这样一个事实就摧毁了所有这些对治之法,“啊,一定要专注,置心一处,才可以怎么怎么样”,没有,不存在!虽然大圆满心部四禅观的第一个禅观,它有两个阶段,有所缘的专注,就跟这里一样,就像栓一个什么东西在桩子上一样,在后来你不需要这个;而且这个是心部四禅观的一种,心部四禅观只是大圆满的一种方法。心部就有无数种方法,心部四禅观这种方法实际上更多的也是跟后来佛教的一些方式结合起来。原始的心部,你看就是这里,直接讲第一义谛,直接讲最究竟的东西,然后还有方法去发现它。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现在可以问一些问题了。我之所以准时的结束,就是想一些人有些问题可以问。我希望你们能够问一些比较切题的问题,就是我们在讲什么,你问什么,比较好。当然你可以问别的,但是我发现你们很少问课内的内容。好,很多人是有备而来的,上来就发了几十个字的问题。

 

“群里还有仁波切啊?”当然有仁波切了,群里什么人都,活佛也有。但是很重要吗?你管他叫什么呢?就是被名字吸引的人们。

 

“放松,自然,不造作会慢慢发现明觉吗?”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发现明觉要有具体的方法,光是说“放松,自然,不造作”是不够的,所以有一些直指,窍诀。所以你要学方法,这些方法我们不是教了嘛?阿底上师瑜伽、益西桑特、住心法、轮涅分别法、短坐法、长坐法、中坐法、曼达拉娃,所有的方法,各种方法,这得学啊。光是说放松自然,你这些词没有一个是人们没见过的,所以你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发现明觉?肯定是要一些方法的。当然,如果你真的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全然的放松,没有对境的放松,什么叫不造作,这个方向是对的。

 

“有什么好的方法放松没有?”有啊,我们所有的方法都是帮助放松的。唱歌,你每次听我唱歌,你不放松嘛?难道你很紧张吗?我们喜欢唱,为什么大圆满要用唱歌跳舞?我们世间的人为什么喜欢唱歌跳舞?因为唱歌跳舞让我们感到愉悦嘛,是吧?一般来说是这样吧?所以大圆满结合了众生的这些倾向,有金刚歌,有金刚舞。《日月合和密续》里面说了,你没有发现明觉,反复地去唱金刚歌,你会放松,你会减少你的焦虑,你会克服你的禅修的障碍等等等等,有很多的方法。有的人可以练幻轮瑜伽,我们可以跳开塔——训练觉知的藏舞,我们可以玩解脱游戏,我们有所有的方法。当你获得的了大圆满的见解,你已经放松了,不需要特别的去放松。我们每次做现场调查,很多人都说更放松了、烦恼减少了,这不就是一个例子吗?你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帮助你放松的。

 

“三身都是我之体性,那这里是不是也说明,就是不断的在这个六道是进入轮回的游戏?”你这个问题跟刚才那个人问的问题差不多。他说一开始是佛,然后玩这个游戏变成了众生轮回,以后再次成佛,是不是又可能再变成众生?我刚才不是回答了吗?我说你不要字面上去理解这个密续。它说了这样一个故事,这样一个公案,它并不是它的字面意思。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每个人具备佛的这个品质,我们每个人都是普贤王如来,但是这个游戏呢,就是说你从这个基位当中已经显现为进入到基现的轮回的众生的话,从本质上来说,它是普贤王如来的游戏,或者说若巴能量的展现。然后他再意识到自身,他不断地觉知自身,就是这个觉性本身,他最终又融入到这个觉性大海当中。这之后这个游戏就没有必要再玩了嘛,你都玩过了这个游戏,老玩这个游戏干嘛,是吧?我只是这么粗略地讲解一下,这个首先也没有必要太较真。

 

所以你的问题,不是说什么三身之体性是不断地进入轮回,不是这个意思。三身体性,轮回是它的展现,它的能量的扩展,根本就不存在。轮回是从轮回当中的众生的角度、世俗谛的角度看是在轮回:我是一个学佛的人,我在轮回,我有一天要解脱,我要成佛。你从无上之源的角度不存在这个问题,我讲了半天,你们没有听懂吗?

 

“修行达到了大圆满虹光身的成就者,仍然不断的三身显现,化身无有间断的一直在我们的轮回中游戏吗?”如果大圆满虹光身显现的话,那就是所谓的成佛嘛。那就是说,虹光身意味着其实是类似于报身的状态,因为报身就是五大元素的精华,五色光的显现,那么虹光身也是类似的状态,我们说的是无余虹光身啊或者大迁转身。那么这样的状态虽然是类似跟报身一样的状态,但是他跟报身佛不太一样,因为他跟这个层面的众生刚刚有联系。就像莲师进入大迁转身的显现之后,他不是有过誓言嘛:“任何对我有信心的人,我就住在他们的门槛上,随时可以显现。”等等等等。因为他跟这些众生有这种因缘嘛,而且他有这种伟大的誓言,对吧?无尽的慈悲心嘛,所以他就会这样的显现出来。但是,首先他得跟这个层面的众生有缘,是不是?没有缘,其实也很难的,没有缘他这个誓言也很难起作用。

 

“《楞严经》里有一句,‘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这里的见,可不可以理解为一种觉知?”“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基本上,我们都被你这几句话整迷糊了。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学这些东西会把人整晕,然后关于这些话,那些大德们搞出几百个版本的解释来,也不知道谁说的是对的。你干嘛一定要强迫自己去理解佛经当中的某一句话呢?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翻译的是不是对的。跟你这么说吧:“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你要说我解释这句话就好解释,那个文字游戏我拒绝参加,太烧脑了,是吧?什么“见见非见”,我看不懂,看着这些挺累的。

 

我没有说翻译得是不对的,我只是说有的时候有的翻译不一定是对的。它这个见不是说仅仅是我们一般的觉知,这个见,比如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类似这样的话,就是一种领悟。他的见并不是说你视觉上看到了什么东西,他是说你的心是否有一个对境,或者说没有一个对境等等。哎呀,我不再说了,这样的主题是非常烧脑的。

 

“金刚乘强调破誓言者的危害性,经常带来一种莫名的焦虑和紧张,以大圆满的角度,如何对待所谓的破誓言者?”首先,你得确认自己是一个大圆满的行者,如果你不是大圆满行者,那你至少也得约束一下自己,对不对?因为比如说,你总是在散乱当中,明觉也没发现,觉知又做不到,然后你又得到一些金刚乘的什么本尊法,那你当然要遵守一点规矩啊,人家的十四种根本戒你当然要守了,对吧?根本三昧耶。那你如果是大圆满的行者,你以大圆满为主要的修道,你也听懂了我们讲的大圆满,然后也有方法,也又有传承去修。你信心满满,充满喜悦地走上这个修行之道,你拥抱了整个大圆满之道,你慢慢地成为一个大圆满行者,你就超越了所有这些局限。破誓言是什么?根本是没有觉知嘛,你想一想。比如说散乱,比如说你诽谤上师,诽谤金刚兄弟,不团结,怨憎,或者泄露教法的秘密,违如来教,这都是跟觉知有关系,所以觉知它统摄一切。但是当你根本没有觉知,你这个做不到,那个做不到,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持守这些誓言。所以明白吗?如果说你金刚乘的誓言不能持守,然后你又没有大圆满的那种觉知、明觉,什么都没有,你还是老老实实的。

 

当往内观我的时候,一些内在的感受很真实,但我找不到谁在感受的那一刹那内心竟然会慌张。”怎么会找不到谁在感受呢?你找不到是因为你当时的心比较粗大,然后又因为你那一下子没找到你又慌了,你又陷入到另外的情绪当中。但是,是谁在慌呢?是谁找不到呢?问谁的时候不是要你得出一个结论——是我找不到。但是就算你得出了一个概念性的结论——是我找不到,然后你再问自己,你这个我是什么?我的哪一部分呢?是心?还是身?还是情绪?还是概念?还是念头?都不是,之后的是什么?是吧?这样的禅修是有价值的,否则找不到,找得到的,无常的,无所谓的,别在乎。

 

“老师刚才觉知响指的第一刹那是明觉,之后才知道是声音,再之后才知道是响指。”对,就是类似的意思。就是第一刹那发现是什么在觉知,这是非常细微的,你别看着那么简单。

 

“金刚歌有节拍图和乐谱图吗?”有啊,去群里去找,去搜索。“有什么规律?”有,去看。我五一课程就上传了那个金刚歌的节拍,你要没有请流通处帮你上传一下。你缺什么资料找流通处,记住啊。流通处就(像)是你们淘宝的那个客服,记住。

 

“大圆满把心比喻成镜子,跟神秀大师所说的‘心如明镜台’的镜有区别吗?”有区别。因为当神秀大师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的时候,他说的心其实更多的是凡夫心,而慧能大师说的心是本心。只有凡夫心才需要拂拭,才需要去清净,净化它,本心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对于本心来说没有任何的概念,所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没有这个概念,“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六祖慧能的证悟,明白吗?大圆满把心比喻成镜子,是指的镜子没有任何抉择的反射一切的这个潜能,跟这些也不完全是一回事。大圆满讲的这个镜子的比喻,跟六祖慧能的这个是类似的。

 

“当发现明觉,这个我还在这个身体里,所有还有习气存在,当这个我不在身体时,还有习气吗?”不在身体里,仍然有习气,因为你不在这个身体里,你暂时脱离了这个身体,就像你睡着的时候,你的五根在休息,眼耳鼻舌身在休息,但是你的心、你的第六根跟你的前五识发生作用。那个五识跟你的习气是相关的,跟你的心是相关的,所以它在你的梦中就会再现出来,生起意生身,生起了梦境,所以这个时候当然还是会有的。就像你死亡的时候,如果你没有觉悟的话,你这个习气还会带到所谓的来生。但你不要认为是同样一个主体,不要这么认为,这都是因缘和合的。

 

“老师说的意思,是不是没有大圆满境界就需要持守金刚乘的誓言?”我刚才的意思并不是说你没有大圆满境界就得去持守金刚乘的誓言,我说的是要鼓励大家成为大圆满的修行者,你好好地学大圆满,你的见修行都上来了,你根本不用被这个誓言绑住、那个誓言绑住。因为誓言、戒律在一定的时空上面是成立的,有的时候是不成立的。就像一些比丘戒、比丘尼戒,很多都是两千五百年前的情况,很多时候那个情况、那个对境已经没有了,所以后来在中国的大乘禅宗里面,它超越了以前的那些戒律。如果你执着那个戒律,你说他们破戒了,其实没有破戒,它超越了那个。戒律是为了让你觉悟的,不是为了绑住你。

 

“是不是不需要发愿念多少量的咒语和多少量的功课?”对。我们修的是大圆满,我们不是要念这个念那个。所以你要知道怎么学修大圆满。

 

“观阿字的时候,胸口到小腹发热的感觉要攀缘,怎么办?”不要攀缘,放松。想起来我们怎么教的怎么做,别的感受不要在乎它。

 

“老师,圣者圆寂后身体缩小的一肘高是什么作用?”这个叫做有余虹身,简单的来说就是,你看啊,轮回我刚才说了就像一种能量的扩展一样,他觉悟到一定的层面,他又会收摄这个能量,就是在肉体的层面有的时候也会有这种收摄的状态。就像有的时候,我们在明觉当中放松,你可能当下都会觉得整个人好像有点要缩起来,乃至于消失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稳定的安住在明觉当中,甚至修了一些开显更细微的法性光明的人,他们能显现虹光身或者有余虹光身的原因。

 

“是不是每个学员都必须学金刚舞?”不是,金刚舞不是必须,但金刚歌一定要学,这是一定的。因为金刚舞要许多的条件,那个8乘8米的坛城没地方放。金刚歌是一定要学的。

 

“弹指第一刹那是明觉?”那可不一定,天天弹指,你又没有天天明觉。你得发现那个觉知,第一刹的那个觉知,你要发现到,那才是你的,否则谁都听到了弹指,谁都听到了“呸”,那不等于谁都有明觉,这是两码事。所以要发现,你没有发现,因为我们活在表面,活在各种粗大的概念、念头当中,所以那最细微的心的基础地没有发现,你知道吧?

 

“第二刹那分别后明觉才是存在?”分别后不是明觉存在,是心的本性存在,心的本性不等于是明觉。心的本性在任何时候都存在,但是分别心当下现起的时候,你的心就在这个层面,你就没有在本性的层面,知道吧?但是本心一直是你的基础,就像你看到电脑上好多字儿,你的本心就像这个屏幕一样,电脑上的字是你的凡夫心。本心是基础地。

 

“年龙上师圆寂缩小。”这个我们一般称为叫有余虹光身。有余虹光身在大圆满的密续当中,一般不把这个叫做完全的虹光身。所以不能划等号,不能说缩小了就成佛,不能这么说。但是不一定缩小就没成佛,这也很难说,有各种情况,这个不能作为判断标准。但缩小了,肯定是有一定成就的,这是肯定的。

 

“明觉的时候,自己是宇宙中心点。”宇宙的中心点的意思是说,宇宙没有中心点,但是当你发现明觉的时候,你发现一切都是我的显现。在这个意义上,你成为了宇宙的中心,明白吗?没明白以后慢慢明白。

 

好吧,就这样,我们现在回向功德。(回向 略)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