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1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62   评论:0
内容摘要:“我是诸法的体性:没有一物不是我之体性。三身的上师都是我之体性。三世诸佛都是我之体性。诸菩萨是我之体性。四种瑜伽士是我之体性。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之三界也都是我的显现。五大元素是我之体性。六道众生是我之体性。一切无情是我之体性。一切有情是我之体性。所有栖息之处以及住在其中的众生都是我之体性。存在的无一不是我之体性,因为我是万法之根;无任何一物不含藏在我之内。”

2020年5月19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41期)

 

讲解:无央老

整理:宏愿

中校:天侠 

英校:卡修翁姆

藏校:LOBAYI 

编辑:自由自在

审定:Xiaolan

 

目录

2.6.2.2 揭示真实本性的教法。 1

2.6.2.2.1阐释一切诸法的唯一根源乃是菩提心普作王的章节 1

2.6.2.2.1.1世俗与胜义两个层面如何看待“无生、出生与显现” 2

2.6.2.2.1.2我之体性与觉性游舞之显现 3

2.6.2.2.1.3原始大圆满教授与传统金刚乘中大圆满教授的差异 6

2.6.2.2.1.4趋入真实大圆满的障碍之一 7

2.6.2.2.1.5世俗化的宗教与真知的灵修传统以及原始大圆满 9

2.6.2.2.2说明教法之实质的章节 11

2.6.2.2.2.1没有人不通过“不二禅观”而获得证悟 13

2.6.2.2.2.2“我”是一切诸乘的核心 14

2.6.2.2.2.3因果乘的追随者对于万法的自性有各种不同的见解 15

2.6.2.2.2.4一切都是本性游舞,又何必纠结习气烦恼与忧惧 17

课后答疑 18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我们今天应该学习《无上之源》的电子法本的92页,这是第11章,因为整个《无上之源》一共有84章,这是第11章,这是其中最精华的原文部分。之前进入这个大的章节之前,我们是讲了整个84章的要义,就是精要的含义、精髓的法义,但是在这里我们是在阅读原文,所以这是最精髓或者最真实的部分,因为这里面完全是密续本身。

 

2.6.2.2 揭示真实本性的教法。

 

2.6.2.2.1阐释一切诸法的唯一根源乃是菩提心普作王的章节

 

“我是诸法的体性:没有一物不是我之体性。三身的上师都是我之体性。三世诸佛都是我之体性。诸菩萨是我之体性。四种瑜伽士是我之体性。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之三界也都是我的显现。五大元素是我之体性。六道众生是我之体性。一切无情是我之体性。一切有情是我之体性。所有栖息之处以及住在其中的众生都是我之体性。存在的无一不是我之体性,因为我是万法之根;无任何一物不含藏在我之内。无生、出生之奇迹、以及能量的显现是三种上师的三个方面:这就是他们的状况。”

 

大家记得上一章里面讲到了所谓的三身上师、三身教法,三身的眷属。我们九乘佛法区分为三种解脱道的时候,显宗的出离道——声闻、缘觉、菩萨乘是化身佛所教授的,化身佛在这个劫数当中的代表就是释迦牟尼佛,这个叫外三乘;然后内三乘叫做事部、行部、瑜伽部,这是由报身佛所给予的教导,属于金刚乘,金刚乘不仅仅限于内三乘,不仅仅限于外续部,在内续部的前两部(也就是玛哈瑜伽和阿努瑜伽)当中,这个也是金刚乘的转化道;但是玛哈瑜伽、阿努瑜伽以及阿底瑜伽这个所谓九乘佛法最后的密三乘,外内密的密三乘它是属于法身佛的教导。所以我们总是要串习这样的知识。之前我们也提到了“三身上师都是我之体性”等等,但这里进一步讲“所有的三世诸佛、所有的菩萨、所有的瑜伽士、所有的有情无情、所有的五大元素、六道众生,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之体性,因为我是万法之根,没有一物不含藏在我之内”也就是一句话:我是全部,我是一切。

 

2.6.2.2.1.1世俗与胜义两个层面如何看待“无生、出生与显现”

 

这段话的最后一句说:无生、出生之奇迹以及能量的显现是三种上师的三个方面”怎么说呢?三种上师也就是法身、报身、化身三种上师,三身的三种上师并不等于是法身佛、报身佛和化身佛,因为在这个层面并不都是觉者,有的时候有觉者的眷属等等,所以他们也属于法身上师、报身上师、化身上师,但是教授这一类教法的,我们通常分为三类,他们的显现,这里一一对应的是“无生、出生之奇迹以及能量的显现”。无生当然就是空性,诸法的空性实际上就是它的最本质的层面,就是它从来没有进入过缘起法的层面。这个并不仅仅是世俗谛的层面,世俗谛当中我们说空性的时候,指的诸法是缘起而生,所以它本质是空的,但是从胜义谛、从最究竟的层面来讲,我们说无生之空性指的是本性的方面,这个并不是在分析世间法的缘起是空性而已。因为当我们分析一切缘起法因缘和合而生并没有有一个实质的本体的时候这仍然是在世俗谛的层面判断思维分别,但是在胜义谛的层面,我们说诸法的本质是本来清净与本自圆满的不二,这个“本来清净”就是这里说的无生的空性。

 

这个“出生之奇迹”实际上就是本自圆满的显现,所谓出生之奇迹指的是报身的层面,报身的层面是如何奇迹地出生呢?因为一切并不是从某个因当中而生的,因为首先法身它的本体就是无生,就是究竟的毕竟的空性,那么报身作为法身层面的本自圆满的功德或者本自圆成的品质,它并不是作为一种因生出了一种果,所以它是无生,无生地显现。换句话说,报身层面本自圆满的光明能量的展现,它并不是缘起法而生起了什么,因为法身报身都是超越缘起的、超越轮回的层面,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本来清净就是无生,本自圆满就是所谓出生之奇迹”。为什么说出生之奇迹?因为它并不是因缘和合而生,所以叫出生之奇迹,它是自显现的,比如我们在轮回当中相对层面的存在,我们要种植一种水果的话,就必须先买种子,然后种下去,然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这看起来是各种因聚集起来,阳光、土壤、空气、水、种子这些所有的因缘聚集在一起生出了一个果,就是这种水果或者植物,但是这都是所谓缘起法,在所谓的世俗谛层面的、业力层面的相对真理(或者叫做世俗谛)。但是“出生之奇迹”报身层面这种显现,它并不是世俗谛的结果,报身并不是通过任何的因缘具足而生起的现象,所以对于世俗谛的人来说,我们只能称之为“出生之奇迹”或者说“神奇般地出生、神奇般地显现”。

 

至于能量的显现,也就是化身的层面。化身的层面,大圆满传统上叫“大悲周遍”,大悲并不是伟大的慈悲心、无比的慈悲心这样相对层面的,不是我对你有慈悲心这样二元的状态,大悲指的是菩提心本身,就是胜义菩提心,或者说能量持续不断地显现。在一切轮回和涅槃的万法、一切业力的显现层面也都是我们大圆满觉性本身的显现,而不仅仅是作为一种幻相的投射,因为当我们这么说的时候还是从世俗谛来讲。实际上从胜义谛来讲,一切都是大圆满,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个真实并不是相对于因缘和合而生的真或假,说它是真实的,因为它超越了缘起,说它是永恒的因为它从来没有死亡。所以当我们说所谓的轮回层面,完全是对于世俗谛,对所谓未悟的众生而说,对于觉性本身来说,都是它能量的展现,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成为大悲周遍。南师从来不说“大悲周遍”,他说“能量持续不断地显现”他是这么解释的,因为当我们说大悲心的时候,总是容易跟大乘显宗当中讲的“大悲心与不二慧”这个层面的慈悲心引起误解,所以南师的解释避免这样的误解。我们要明白大圆满同修会怎么讲大圆满的三身?三句话:本体空性,自性光明,能量持续不断的显现。本体空性即法身,自性光明即报身,能量持续不断的显现即化身,这个就是所谓的三身。

 

好,我们看下一段。

 

2.6.2.2.1.2我之体性与觉性游舞之显现

 

“由于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全都在我之内,一切诸佛都处于同样的状态:这也是我之体性。由于我超越了主客二元分别,如同虚空我遍满一切,并构成了一切诸法的根本实质:我之体性就是清净圆满识,作为一切之源的我,安住在唯一的状态里,而‘四瑜伽’的修行者们于此同一真实状态中获得了真知:这就是我之体性。”

 

这一段是说,所谓的过去、现在、未来世,对于轮回的众生来说有存在过去、现在、未来;对觉性本身,对于无上之源本身来说,没有这样的分别。所以我们进行这样的教法的学习的时候,我们首先得意识到一件事:所有都是在讲最最究竟的层面。有的时候我们也会说“讲到成佛,这些都是最究竟的”但实际上这里面还是有区别,因为看你从哪一个角度讲,你如果是从世俗谛的角度来讲,当然有一个未悟的众生,他在轮回中受苦,然后他解脱了痛苦,然后他成佛,但是,就算你在这个层面来讲他遵循什么样的究竟的佛法之道,他遵循三转法轮或者遵循某一种教法来修行成佛了,这一切都叫做从相对的层面来说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时刻有这样的觉知,否则你无法理解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也是我之体性。由于我超越了二元分别,如同虚空遍满一切”虚空经常用来比喻觉性,是最贴近的一个比喻,“是一切诸法的根本实质”,所以它直接说“我之体性就是……”。“体性”就是它的本性,因为教法当中总是用“本性、自性”,都是有个“性”,那就是nature(实质),有的时候讲的是“体”,有的时候讲的是“相”,有的时候讲的是“用”等等不同的方面。“我的根本的体性就是清净圆满识,但是当我们说清净圆满识的时候,千万不要又想象到这种,比如唯识当中有八识,然后我们又弄出来个第九识好像就更加地圆满,其实这样的理解是非常局限的。这个清净圆满识就是大圆满的本来清净与本自圆满,它不是一种所谓的独立于八识之外的某一种识,遍满一切的识。这个“识”就是consciousness,也就是觉性,也就是自性,也就是本初状态,其实就是觉知,但这个觉知不是一个独立的二元的觉知,没有个体性,它遍满一切如虚空一般,所以说它是空性,所以说它是本来清净;同时它也是光明遍在,所以说它是本自圆满。“作为一切之源的我安住在唯一的状态里”这个“唯一”就是我们讲大圆满誓言时候的“无有、平等、唯一、任运”,这个“唯一”就是一切诸法没有其它的体性,没有其它的性质,没有其它的任何的分别,都是我而已。“这些四瑜伽的修行者于这个真实的状态当中获得了真知否则他们总是停留在造作的层面、努力的层面或者二元的概念的层面,“这就是我之体性”

 

下一段。“所有从我的身、我的语和我的意当中显现出来的都出自我之体性,又重新融于其中,除了我之体性之外并无一物:因此三界都是我之体性。”这是说一切都是从无上之源当中显现出来,显现出来也不是别的东西,仍然是我,仍然是我的体性,之后又会再融入到其中。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显现出来的时候,它是一种游戏,都是“我”的游戏。就像我本来是一体的,整个宇宙就是一体,然后我往外投射出一个我,这是我的庄严、我的显现,然后像玩游戏一般,但是一旦投射出来,这个游戏怎么才能玩起来呢?必须有一个真的,有一个假的。它投射出来的这个本来是它自身的功德庄严的显现,我们说一根二道的时候,其实这里面就是暗藏这个含义,那么投射出来的这一切山川、大地、人我、众生、所谓的轮回万法,对于清净圆满识来说,从来没有轮回,完全是它自己的庄严显现。但是投射出来的这个本身,它为了能够完成这个所谓的觉性游舞,它就具有一种自我性,具有个体性,反过来就遍计所执,各个执着为我。本来没有所谓的外界,然后慢慢的随着不同的业力不同的烦恼,显现到不同层面,从最开始是细微的,一开始连日月都没有,全是在自性光明当中,慢慢的自性光明越来越外显,然后我们就变成一个游戏的一部分,然后就开始反过来又执著,然后越来越深厚,这个就是所谓的业力。所以大圆满的角度就是从一个更加究竟、更加原初的层面来讲,很多以前佛教当中讲的内容在这方面并没有非常清楚,在佛教即使在三转法轮里面也并不总是有这些内容,相对来说,大圆满在这些方面是最最清晰而根本的。

 

然后我们看,它说“重新融入其中”,因为这个游戏要开始,然后还要结束,这就是游戏的规则,游戏结束就是又重新融于其中,它也不可避免,因为它没有别的选择,因为本来就是觉性本身投射出来的一种游戏。所以一切众生都会成佛,为什么?因为本来就是佛,所以说每个众生他都具备圆满三身,为什么?根本上就是我(这个体性)的投射(projection)。这个投射不是像现代心理学当中说“我没有这个想法,你把你的想法投射到我身上”不是这个意思。这个投射是一种能量的扩展,语言很难表达这件事情,或者可以用“扩展”来说吧,因为在印度宗教一些语境里会这么说,反正这些概念都是类似的,就是说有一个所谓的能量的扩展,但是都是“我”的一部分,说的这个“我”是为了模仿文中的语气,当然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是普贤王如来,所以这么说也没有问题,我们从凡夫的角度总是有问题,在究竟的角度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我有的时候会画蛇添足地解释一下,因为有的人会误解。

 

接下来下一段“我之体性具有五个方面,从中显现出五种自性:空、风、水、地、火”唉、养、蚌、朗、让;我们一般上师瑜伽是什么?唉、养、让、朗、蚌;五大元素净化法是什么?唉、养、蚌、让、朗。这些顺序都不太一样,就是看你从哪一方面来讲,如果从显现的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当然空性、虚空就代表着我之体性的根本层面,然后当中生起了风,然后生起了水,然后生起了地,然后生起了火等等。但我们要了解这五大元素并不是物质上的风、物质上的水、物质上的地、物质上的火,不是这个意思,也不是说所谓的空就是物质、我们所体验到的天空,不是这个意思。它指的是一种属性,比如地是什么样的属性?地是承载、坚硬、坚固,但是里面又不是完全的坚固,里面又有一些水,又有一些土,所以它会有一些不同的性质;水就完全说的是潮湿的、流动的;火就是温度、热量以及有一些迅速、锐利、破坏性、毁灭性等等很多这样的含义;风就有净化、有迅速、有粗造、有很轻盈等等这些属性,明白吗?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些,所以我得解释一下。

 

“它们都是我之体性,从我的能量显现当中生起了五种自生智慧:尽管它们显现为六道众生,它们也是我之体性。”我们都知道,所谓的五种自生智慧,佛的五智嘛,是吧。“这都属于所谓的能量显现。尽管它们显现为六道众生,它们也是我之体性。”为什么说五种智慧显现为六道众生呢?很多人无法理解这句话,至少在佛教当中很少有这么说的。比如当我们说五智慧指的是什么?最中央的相应于虚空,空大的是什么?法界体性智,我们也称之为根本智;风大是什么智慧?风大是成所作智;水大是什么?水大是相应于大圆镜智;地大是相应于平等性智;火大是相应于妙分别智。所以这都是我的体性当中生起的,都是从相应于虚空当中,正如风、水、地、火是从空大当中生起的,那么四种智慧是从根本智慧也就是法界体性智当中生起的。

 

那么为什么说它们又显现为六道众生呢?一般佛教当中高等的见解、比较究竟的见解会说“烦恼即是菩提”、“转烦恼为智慧”等等,那现在是反过来说的。这里并不是说这些众生他们的烦恼,他们的本质是智慧,并不仅仅是这么说的,它是从一个相反的角度,说它们本来就是佛,佛有五种智慧,然后显现为五种烦恼,为什么?我们刚才就说了,这是它的游戏。所以并不总是从佛教当中能找到一个完全相应的东西,佛教当中基本上没有这么说,所以它是从一个相反的角度来说,反过来说的。比如说五智慧相应于哪五种烦恼?比如空大,就是跟嗔恨心有关系;风大是跟嫉妒心有关系;火大是跟贪执心有关系等等,所以这些也是跟五个方位、五大元素、五种智慧都是相应的,所以它们显现为五种烦恼。

 

然后为什么说是六种方式?五种合一,比如当我们说六道众生,我们整个轮回的欲界、色界、无色界有六种众生,先说上三道:天人、阿修罗、人;然后下三道:畜生道、恶鬼道、地狱道,那么这相应着六种烦恼。比如天人相应于傲慢;阿修罗相应于嫉妒;人相应于所谓的欲望,综合性的,这就是五合一,人是各种烦恼的结合体。然后下三道的话,畜生道是愚痴,然后恶鬼道是贪婪,然后地狱道是嗔心,所以我们就知道,这是五种,加上人的话是五种合一,因为人有结合性,我们每个人可以观察自己,贪嗔痴慢妒一样都不少。所以这就是所谓的“五智慧显现为六道众生,它们也是我之体性”

 

“从我之体性当中显现为整个有情和无情世界,没有一法不是由我而生。”讲到这一点,可能整个地图慢慢会清晰起来,因为佛教的九乘佛法,除了大圆满之外,没有任何一种教法会这么说。因为它们都是说我们首先共同认可有一个轮回,然后我们怎么从轮回的痛苦当中摆脱出来,所谓的“解脱轮回”,这也是佛教的术语,因为佛法当中总是在说解脱轮回,所以九乘佛法分成三种解脱道,但是从真正的大圆满阿底瑜伽的原始教授来看,根本不存在轮回这回事,因此也不存在解脱这回事,存在的是什么呢?就是觉性游舞。当我们明白这一点,我们知道我们所有问题的根源就是认同自己为某一个角色,我认同我是一个人,然后我在这个轮回当中受苦,所有的佛教都是这么讲的,这就是为什么佛陀三转法轮到最后的时候他告诉大家“真相就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痛苦,一切都是恒长的,一切都是我的自性,我的本性,“常乐我净”。但是可能显宗释迦牟尼佛的这个因缘或者说他的教法在这个劫数当中的特色就是传这种出离道,所以他就必须这么讲,总体来说总是在讲从轮回当中出离;转化道呢,实际上也是要转化,因为要转不净相为净相,就是不喜欢不净相,喜欢清净相嘛,所以要转,不喜欢烦恼,所以要转为智慧,这就是转化道。可是如果我们把大圆满放到佛法当中做为佛法的一种,我们有的时候无法理解:“大圆满竟然说没有戒律,我的天哪,怎么回事?竟然没有所谓的誓言!”当然我们会说我们有一个誓言,那就是安住在真实状态当中,这就是我们的誓言,但这也是一种妥协,因为我们必须跟佛教所有的东西能相融、能自洽、能够让众生明白,否则怎么传法呀?没有戒律、没有誓言、啥也没有,你一开始跟大家这么说,没有人能听懂。

 

2.6.2.2.1.3原始大圆满教授与传统金刚乘中大圆满教授的差异

 

但是当我们《无上之源》学到这个章节的时候,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跟着我们听的,你就明白为什么是这样,你就明白了我们的解脱没有那么复杂,我们只需要把我们之前学过的所有的这些知见反观我们自己、结合我们自身,而不是在学一种高大上的理论一种见解,(这)跟我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没有意义,这样的教法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个年代任何一个所谓的导师都可以给你讲得天花乱坠。

 

我刚才讲到了所谓大圆满的誓言,有的人立刻就开始引用经典,但是你们引用的经典几乎没有例外的都是跟金刚乘的见解有关系,因为过去在藏地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上千年来都是把大圆满视为金刚乘的一部分,因为这样的见解,既然是金刚密乘大圆满,所以他们没有区分大圆满跟金刚乘,明白吗?所以他们有的时候讲大圆满的誓言,实际上是讲金刚乘的誓言。你仔细看那些内容,真正的纯粹的大圆满的誓言,就是隆钦巴七宝藏里面说的无有、唯一、平等、圆成或者叫任运,这是真正的大圆满的誓言。至于弄成戒律,你可以叫戒律,但不管是戒律还是三昧耶,如果是脱离了这个范畴,都是以金刚乘的角度,比如以前阿里班禅他就曾经写过大圆满二十五种支分戒律,但是我现在要跟你们要讲的是绝大多数人没有听说过的见解,就是大圆满的原始的这种教授当中,它不是金刚乘的一部分。

 

我稍微给你讲一点历史,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他就串不起来这个知识。大圆满刚刚传授出来的时候,哪来的金刚乘?现在为什么搞加行和复杂的要求,不就是因为把它视为是金刚乘的一部分吗?噶举派里面作为金刚乘的要求要先修五加行,所以大圆满也变成要这样子。但是你记得吗?噶绕多杰刚刚开始教大圆满的时候,甚至不被认为是佛教的一部分,后来才融入到这个佛教当中,然后在西藏莲师的时代,他也传授了其它的教法,包括玛哈瑜伽和阿努瑜伽,实际上主要是玛哈瑜伽(就是无上瑜伽部),慢慢地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本尊、气脉明点这些。也就是说,大圆满进到西藏之前已经有显宗和金刚乘的教法,知道吗?莲师刚来西藏的时候,传授了大圆满窍诀部,还有一部分的玛哈瑜伽,主要是以玛哈瑜伽为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没有先后。但是你要知道莲师是比较晚期的大圆满上师,大圆满最开始的时候是距今2300年左右(2200到2300年左右),莲师是公元8世纪,你算一算吧,莲师到现在是1300年,莲师进藏之前的1000年当中西藏还没有大圆满,对不对?然后他来到了西藏,他先教授了玛哈瑜伽(就是渐次修的生圆次第),然后也教授了少量的大圆满窍诀部,之后他才让毗卢遮那去乌金国翻译心部、界部的经典,让切增杰和另外一个译师噶瓦巴赞去图夏国翻译阿努瑜伽的经典,所以后来把九乘佛法全都凑齐了,明白吗?之前只有一部分。而我们再往前回溯到这个星球上这个劫数当中最开始出现大圆满的时候,根本不被认为是佛教的一部分,大家要理解这个经过,后来把它融入到佛教当中,所以被认为是九乘佛法之巅,明白吗?这个是它的前后的一个思路。

 

但是你在两千三百年之后的现在反过来观察最开始的大圆满,你只能从《无上之源》或者《声应成续》这些、尤其是心部五部遗教当中能看到一些早期大圆满领域。后来的大多数,说白了尤其是12世纪以后以伏藏为主的大圆满窍诀部的教法兴起并成为主流,之前最早的时候是心部,心部传了21代祖师,你看这本书就知道。

 

2.6.2.2.1.4趋入真实大圆满的障碍之一

 

我现在说的就是帮助大家来梳理这个路数,因为刚才有人在群里面贴“谁谁谁说的几种戒律……”,你看那些戒律或者誓言是不是真正的大圆满的誓言?它会加上大圆满的名字,比如阿里班禅他说了大圆满二十五种支分戒律,然后我们有的人就说“他既然是班禅喇嘛,那他说的肯定是真的了”,没有人向你保证他有“班禅喇嘛、达赖喇嘛、法王”的名字他说的就是真的,没有人能向你保证这一点。所以佛教里面有无数的冤案就是在这儿——“依文解字,三世佛冤”,你看到他有这个名字,你以为他说的就是那些,那可不一定!在这个课当中讲过无数次了,大家不要再那么天真,应该成熟起来。

 

如果我们总是从其它八乘的角度来理解大圆满,你真的很难理解,你无法理解,因为它从不同的角度在说话,它在从因相乘的角度、从显宗、从金刚乘的角度来讲。你想通过显宗和金刚乘来理解大圆满这是不可能的——不在一个层面,我刚才已经说了为什么。大圆满是从究竟的层面来讲,其它都不是,其它都是从世俗谛。而金刚乘已经比显宗高一个层面,金刚乘为什么叫果乘呢?因为它直接采用诸佛的智慧来直接转化自己;显宗是完全从一个凡夫的角度来进行寂止然后观察,所以这就叫止观之道。金刚乘已经知道有觉者的这种智慧,所以它直接的转化为觉者,这是比较高明的方法,所以它少走很多弯路,所以说显宗三大阿僧祇劫,金刚乘最多十六世,有的时候一世就可以所谓的解脱。但从大圆满来讲,我们从来没有轮回过。

 

那关于这一切怎么样让它不只是停留在头脑的层面?因为你光讲一个理论、讲一种知识体系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我可以讲得天花乱坠的一个大圆满,如果转变不了你,你听完了以后还是一个烦恼的你,那没有意义,这说明这个教法对你来说没有作用。那对你来说怎么让这个教法成为真实的?所以你要进入到这个教法的知见当中,并且不光是文字,还要去体会它所有真实教法的内容,所以要接受引导,接受直指,然后修大圆满这些修法,所谓的上师瑜伽就是直接安住在这个真实的状态当中。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甚至百分之百的人总是从佛教八乘的方法角度,因为在你真正了悟大圆满之前,你无法采用大圆满本身的立场和角度,而大圆满的证悟,你必须处在这个立场当中,这个立场就是唯一真实的立场,其它都是它的投射。

 

我不想被你们那些问题把我从现在的这个语境当中拉出来,因为那是一个妥协,那是一个往下地攀缘,有的时候就是我们那些知见本身成为我们解脱的障碍。当然对于凡夫来说,他们根本不存在什么要解脱,他们只是在追求快乐,完全是在业力的大海当中沉浮而已,但作为所谓的修行者来说,你既然想走这条修行之道,你得了解到宇宙当中不是只有我们以前知道的那些所谓的九乘佛法。很多人把九乘佛法的第九乘大圆满也认为是一个最究竟的见解,至少从头脑上他听说过是这么一回事,但是当他们真实去学习、去理解、作为真正的见解去采纳的时候,他的三观真正还是建立在所有的世俗谛当中。你仔细观察自己就知道,这就是我们解脱最大的障碍,这个巨大的概念牢牢地锁住了我们,所以我们看不到自己。偶尔修一两个大圆满的窍诀,你体验三秒钟所谓的明觉的状态,又能怎么样呢?你整个的见还是世俗的见,你整个见是“我要通过努力,然后我不断延长这个大圆满状态”孰不知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因为这不是通过努力来达成的,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对境。所以我们要深深地反省自己,结合我们现在得到的这些新的视角。

 

我敢向你们保证,你们99.99%的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见解、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立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知见来看这一切。尽管有的人接受过大圆满的直指“当下的那个真实状态,我安住在那个真实状态”——根本就不存在虚幻的状态。所以我们要做的并不多,我们只需要发现自己当下这个总是存在的、永远不会污染、清净本然、清净圆满的这个觉知本身,这就是所谓清净圆满识。如果你体会到,当下已经解脱了,但是你得接受这样最最究竟的引导和教授。

 

可以说后面的大圆满大部分都是被佛教化、被拉到八乘的范畴之内来理解(八乘就是:声闻、缘觉、菩萨乘、事部、行部、瑜伽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真正的大圆满阿底瑜伽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被包裹在加行当中、包裹在共同外前行、不共五加行当中、做为某一个传承的传统被包裹在金刚乘当中、然后有一两个表达彻却见解的所谓的“见”。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才是真正的大圆满。当我们进入到这个层面的领悟和知见当中,这个叫做真实的知,这叫真知,真知绝对不只是停留在头脑的层面,你当下必须能发现到它,我们不是在学习一本书,我们是在学习我们自己、在认识自己。当然很多导师都会这么说,我想给大家一个新的视角就是——你们以前从来没有学习过真正的大圆满,对不起,事实就是这样,直到现在。我们以前学的都是被包裹在各种八乘概念当中的大圆满,当然以前我也做了很多很多引导,我有的时候甚至没有用佛教的方法或者大圆满的方法(所谓的窍诀、所谓的某一个传承),因为所谓的真知并不局限在某一个传承当中,这样的想法是很可笑的,没有任何一个传统教法(不管它叫大圆满还是大手印)它垄断了整个真理界,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是荒谬的、执着的、我执的想法。所以就算我们说大圆满,我们也不会说“宇宙当中只有这里才有最究竟的智慧”,不是!我从来不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但是我想告诉大家,以前咱们学的大圆满都是打了折的、打了折扣的、被概念污染的大圆满。

 

当我们认识到整个的一切的真实的状态的时候,就算是从头脑的层面,你也已经解脱了,因为这个肉体、这个所谓尚未解脱的人,你通过头脑的知识都知道根本不用为他担心,那根本不是一个值得为之担心的对象。然后你有方法、有真正的传承让你当下体会到这个从来没有被污染的觉性本身,你的游戏已经结束了,你的解脱游戏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也就是法身。

 

2.6.2.2.1.5世俗化的宗教与真知的灵修传统以及原始大圆满

 

我们在佛教当中偶尔会看到类似的一些东西,但是像这样系统、全面、深入地讲最究竟见修行果的,真的没有,唯一有一点相似的,可能我说了你们不太爱听:在印度的不二论吠檀多里面是有点相似的,在少量的奥义书里面有些类似的观点。但是很多人一听到就说“哦,印度教的啊?”立刻就贴了个标签,但这个不是所谓的印度教,它不是一个宗教,它是不二的教法,它根本不存在一个所谓人格神的上帝或者造物主(就像我们一般人理解的印度教梵天或者遍入天、大自在天等等)因为那个叫做世俗化的二元的宗教,那不是真正印度的真实教法。就像现在这个时代,大众关于佛教的理解是怎样?大众世俗的比较偏离真实状况的理解,比如我现在从一个纯粹的老百姓的角度来看所谓的佛教:就是一个寺庙,一个和尚,大家在那边念阿弥陀佛,对不对?就是这样一个意思,这样的理解就像我们现在关于印度教这样的理解。我们关于基督教是理解为:哦,不就是一个上帝叫耶和华,他有个儿子叫耶稣,这个耶稣为世人的罪死了,然后相信他就可以进天堂……这类似的就叫做世俗的、大众化的宗教。

 

不光是不懂这个宗教的人会这么理解和认为,那些在世俗化、大众化的宗教影响下的一般信众也是类似的,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比如有的所谓的佛教徒,他们学习佛教实际上就是在作为一种宗教信仰,是作为一种信仰,他们不是在修行,修行是要改变自己的,他们不是改变自己,他们是作为一个寄托,作为一种“保佑我让我的人生有了依靠”,这当然也是有功德的,我并没有说没有功德,但是这个叫做二元的、世俗化的、大众化的宗教。据说这个地球有60多亿人口,里面差不多有60亿是信宗教的,无神论者(所谓的唯物主义者)可能只有几亿,60亿人当中,这种世俗、大众、二元的这种所谓的宗教徒占到百分之九十九。

 

真正的跟修行有关的,所有的这些主流宗教里面都有一部分真知,大圆满在这个方面呈现的最为圆满、最为完美,即使是印度的不二论当中,也有很多看起来比较概念性的思维,虽然它们是极其高等和聪明甚至是了义的哲学见解,但是仍然有一些思维的东西。比如说当我们喊“呸”,这个当下没有思维,是不是?但是我们并没有中断那个平常心,这永远现前的自然的觉知,它没有陷入到任何的对象当中,不管我喊不喊“呸”其实都有,只是我喊“呸”的当下把你那一些表面的东西都斩断了,所以你稍微熟悉一下教法,多接受一些引导和直指,你就明白我要你干什么,然后你的注意力再也不会往外,而是直观自心本身,然后当下那个一直在觉知而且没有分别的本来的觉知(这个叫清净圆满识)本身就显现出来。

 

这样的教法非常非常稀有,我研究了一辈子的宗教,从我十三四岁起,各种哲学各种宗教,还是没有看到过比大圆满更加完美的教法。但是我说过了,这个真知真理、究竟真理总是以各种形式多少的被投射出来、被显现出来,因为这是清净圆满识自身的游戏。所以你千万千万不要觉得真理只在佛教里,这是非常非常愚昧的想法,也千万不要认为真理只在基督教里或者在某一种宗教里,任何的宗教,一旦成为一个宗教,实际上跟真知已经有一定程度的脱离了。释迦摩尼佛从来没有说“我的教法叫做佛教”,他也没有建立一个寺庙,他只不过是在一些修行的地方。所以人类的各种灵性传统是同一个伟大的传统、同一个真知的传统,但这个真知,它被束缚、它被污染、它被渗透、它被妥协、它被扭曲、它被分离、它被阻断的程度根据不同的时间、因缘而变化。所以说,当我们学习到这种早期的大圆满,我们其实是最最幸运的,原始的大圆满教法,我们有机会知道这个星球、这个劫数的第一位大圆满祖师嘎饶多杰的教法,这是最幸运的人。我自己藏地就好几位大圆满上师,包括亚青寺的、五明佛学院的,你们很多人都跟我有类似的背景,但是我有幸遇到了南师,跟随他学了十多年,我发现原来还有这样的大圆满,我跟你们一样感到惊讶。

 

我们能学习到大圆满同修会现在翻译出来的书,比如现在的《无上之源》是一个代表的著作,所以我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来讲,估计前后要五个月才能讲完,下个月底应该差不多。然后还有一本书,叫做《美炯》,就是《大圆满之奇迹》或者叫《本初胜妙》,我们有机会也可以来学一学,但是我再也不会像这样的来讲,因为在这个课当中,我投入了大量的心血,我花很多的时间用各种方法来引导,我觉得有些事情是无法再现的,因为各种因缘,尤其是我上次从西班牙回来,就强制性地被投入到两个星期的“闭关”当中(就是隔离),然后才有时间和因缘那样密集地讲,就是一天讲了3个小时,每天都在讲,这都是很好的因缘。所以一切轮回当中的事情,不要觉得好像都是悲惨的病毒,那其实都是游戏,它都有好的方面,对不对?一切的灾难,都有精华、都有光明的一面。

 

所以我们很幸运的能遭遇到这些教法,你看在这个星球上现在想学大圆满的人多如牛毛,比如现在影响最大的就是五明佛学院相关的一些佛教团体组织(当然现在很多原因导致变得比较松散)但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呀?从根本上还是想学大圆满,因为它的创始人就是大圆满的上师,而且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大圆满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但是我们更加有幸的是遇到南师,南师对我来说就是噶饶多杰的再现,因为噶饶多杰当年教什么,南师其实就是在教什么,而且他的方式完全是仿照噶饶多杰的方式,噶饶多杰没有说什么加行,噶绕多杰没有说什么必须按照佛教的显宗、金刚乘、加行先来,他是直接来“椎击三要”的。所以入群以后发给你的第一个最重要的文件就是修学纲要,这个修学纲要根本上就是椎击三要。我五一讲了七天的课程,就是椎击三要,就是金刚歌,金刚歌就是椎击三要,没有区别。可是你看这个地球上那么多人想学大圆满,可能加起来至少有几千万人吧?对它有向往的我估计可能甚至有上亿人,但是真正能够这样有幸的接触到心部、界部、窍诀部、这种原始大圆满的人,恐怕只在大圆满同修会能这样全面深入地接触到。以后有机会我当然可以教大家界部,如果有人有兴趣和有因缘的话,我们可以深入地来学习。其实如果你真正把我的《无上之源》这个课整个都听懂了,然后理解了,然后能生起体验,能够成为你的修行的核心的话,你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方法。你从这本书的名字就知道这是最究竟的——无上的源头,还有什么比它更高的?还有什么比它更究竟更直接的?不存在。

 

我们来继续学习。

 

2.6.2.2.2说明教法之实质的章节

 

“我,无上之源、清净圆满识被称为‘一切诸乘之巅。’所有成百上千的《律藏》、《论藏》、和《经藏》以及不同种类密续的教法,所有由三身上师、我的化身所传授的生起和圆满次第的秘密方法,都是基于努力造作的。它们的目标是我,超越努力造作的我;然而,它们无法通过努力造作而成功的见到我。因此,我被认为是教法之巅。”(念诵原文 略)

 

在这里,尤其是第二段,都特别决断地、非常决绝地宣称:我是一切诸乘的核心。事实上所有的乘没有别的,就只有一乘,就是清净圆满识这一乘。所以刚才读的这三段大概解释一下就是说:大圆满被称为一切诸乘之巅。但是我跟大家说过,在早期的大圆满经典里面很少说“大圆满”,说的更多的是“菩提心”(甚至不会说什么“胜义菩提心”,因为当我们说世俗和胜义菩提心的时候,是在佛教八乘当中用的比较多,在大圆满里面一般不这么说,但是为了理解,为了帮助其它乘的修行者能理解,所以会讲世俗和胜义菩提心)就讲“菩提心”,有的时候说“阿底瑜伽”等等。当然阿底大圆满里面还有两个更深的乘是叫做“遮底”和“仰滴”(01:21:45),遮底就是更加宽泛、更加总括一切;仰滴就是更进一步的精华,仰滴是藏语,就是“精髓当中的精髓”。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个阿底的基础的话,别的免谈,有了阿底的话,其实也别的也不用了,但是要锦上添花是可以的,比如说虹光身之类的就跟仰滴、跟托噶有关系。

 

这里说成百上千的《律藏》、《论藏》、《经藏》以及不同密续的教法,所有的由三身上师传授的方法,包括生圆次第都是基于努力造作的”这就像我们昨天说的三身上师的这些法,说有八万四千烦恼所以教授了八万四千法门,其中《律藏》两万一千,《论藏》两万一千,《经藏》两万一千,然后总和了经、律、论三藏的《大藏经》(tripitakas 里面有两万一千,一共八万四千,《律藏》主要是对治贪心;《论藏》主要对治嗔心;《经藏》主要对治痴,也就是无明的愚痴。

 

“所有由三身上师、我的化身所传授的生起和圆满次第……”这个“化身”其实不是化身佛的意思,其实它的原文是manifestation就是“显现”的意思,“我的显现”有时候也被翻译成“化身”,但这里最好不要翻译成“化身”,直译成“我的显现”。我对那些懂英文的人说一下,因为有的人需要更多这方面的了解,“化身”梵文叫nirmanakaya;英文通常叫manifestation,有的时候manifestation是一个很宽泛的词,就是“显现”这个意思,所以有的时候它可能包括报身层面的显现和化身层面的显现,因为这都叫显现,所以这里不是化身佛的意思。

 

包括报身佛、化身佛传授的这些教法,比如生起次第、圆满次第这些秘密方法,(所谓秘密方法就是密法的意思,就是密乘的意思,金刚乘当然主要是报身佛传授的,)它都是“基于努力造作的”(这里面也包括显宗,显宗、金刚乘都是基于努力造作的)。

 

“它们的目标是我,超越努力造作的我。”它们知道最终必须证悟超越能所的本来状态,那就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觉性本身,就是所谓清净圆满识,也就是无上正等正觉,名词可以起很多。

 

“然而他们无法通过努力造作而成功的见到我。”那很多人就说你的意思是说显宗和金刚乘没法成佛,并不能这么说,他们能成佛,但是他们走很多很多弯路,最后还是要到同样一个十字路口,那就是不二禅观的十字路口,通过这个十字路口走到正确的大圆满之道上(就是禅观的状态)。因为没有人能不通过不二禅观证悟,这是释迦牟尼佛说的,他说了五根,第四根是什么?了解禅观的价值。所以这个就是唯一的不二法门。

 

2.6.2.2.2.1没有人不通过“不二禅观”而获得证悟

 

这一点,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理解,但我已经讲解过很多次了,我可以再次为那些没有听明白的人、没听过的人再说一遍。比如说显宗,显宗我们就以大乘为例,大乘通过五道十地:加行道、资粮道、见道、修道、无学道;在见道的时候展开了十地菩萨:从极喜、离垢、发光、焰慧、难行、现前、远行、不动等等一共十地菩萨,但是最终所谓成佛的话,这个无上正等正觉是什么样的状态?那是完全消融了一切的二元状态,完全的融摄,完全超越一切的概念、一切的心意识层面的造作,处在究竟的空明不二的本来状态,这就是无上正等正觉。所以其实显宗一开始是通过修寂止,然后修内观或者修胜观;一开始是奢摩他然后是毗婆舍那(止和观),基本上没有例外。

 

显宗里面,因为释迦牟尼佛教授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他当然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教授,由于他是一位完全证悟的觉者,他证悟了报身,所以他可能得到任何层面的教法,比如报身层面的一些教法或者一些极其直接的教法,比如禅宗以及三转法轮当中的一些教法会被认为是比较究竟的。但是无论你用显宗的小乘、大乘、还是任何一转二转三转法轮,最终没有例外都必须处于不二禅观的状态才能证悟解脱,才能究竟圆满正觉。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就明白,其实目标都是一个,只不过大圆满是直接达到它,其它的都是需要努力。为什么说需要努力、需要造作?比如修止观,那当然需要努力了,我先专注在鼻尖,不断地专注,建立一个寂止的基础,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慢慢地去观察身受心法的迅速生灭等等,这是以小乘的止观为例子,这当然是需要努力的。金刚乘要不要努力?它一直在努力当中,一直在努力的观想坛城、本尊、气脉明点,直到最后生圆不二大手印的状态,反观是什么在那个不二状态当中。

 

可大圆满呢?我这个课程当中重复最多的一个教授就是“反观是什么在这个状态当中”,只不过我有的时候分两步,有的时候分一步。分两歩的时候,是因为我们有一些粗大的状态,比如我觉知我现在在听课,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不够好的,所以大圆满会用一些窍诀来引导,先让你的心寂静下来、放松下来,然后生起空、或者明、或者乐的经验,就是你的那种二元粗大的烦恼、攀缘的状态已经没有了,慢慢的寂静下来放松下来,这个时候显现空或者明都有,这个时候再引导就比较容易,所以我大多数时候分两步。第一步我问的问题是什么?大家还记得吗?——“你在觉知吗?”我就问大家“你们现在在觉知吗?”既然我问了这个问题,你就得思考一下“我在觉知吗?”当你这么思考的时候,你就是在觉知,因为你要观察自己“我是不是在觉知?”然后第二个问题是在第一个问题的基础上,我问你在不在觉知,你已经观察到“我在觉知”,之前可能你没有在觉知,但是现在你在觉知,实际上你之前也是有某一种觉知的,只不过是现在你认为自己开始觉知了,因为你开始观察自己,但是实际上不管我是否问你在不在觉知,你一直是有觉知的,只不过我们需要一些方法来引导,从一些粗大的状态当中进入到比较细微的状态。所以我问你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在觉知?”第一个问题是“你在觉知吗?”然后你观察一下:“哦,我没在觉知”“哦,我在觉知”不管你回答什么,你这个时候,你的注意力已经回到自心了,也就是你在观察你的心,然后我再问你:“是什么在觉知?”你能不能发现这个觉知本身而不是去觉知一个对象或者去观察一个别的东西,你直接看你的自心本身是不是在觉知,你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或者你发现这个觉知本身。

 

当我们细微地去体会这一切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一切苦心不过是为了引导大家,这跟大圆满的这些窍诀是如出一辙,只不过是用了不同的方法,不同的方面,可能我的这些方法有的时候更加简单一些,更加直接一些。因为我们没有可能一天到晚修一个什么窍诀,来持一个气生起一个乐受的经验,然后“呸”一下把你吓一跳,然后放松的观想莲师的三门放光,然后处在放松的明性当中,这并不总是容易的,因为需要各种详细的方法。如果我们总是需要依赖某种方法,然后被它绑住了,这就成为一个局限,大圆满最大的宗旨就是超越一切的局限。所以我最常用的是你们都知道的老吓你们的“呸”,这个最管用,这个最简单最管用,但是用的太多也不行,有的人老生常谈觉得都听了几百遍了,你是听了几百遍,但你的心还没有沉到最底层,你还是浮在某个层面上,我知道的,别骗我,我知道,我是这么走过来的,我当然知道。

 

至于那些还在挣扎对错的人、还在联系自己以前知识系统里面的某一个什么见解、某一个大德,某一个上师怎么说,然后顺着他的想法看看你这个到底有没有道理?到底对还是错?当然你可以这么做,问题是你得了解大圆满同修会,你得了解南开诺布,你得了解这个无央他到底在讲些什么?如果你是一个新人,你赶快补课,你就会跟上这个整体的进度。其实也没有什么进度,其实一直在进行当中,一直在当下,但是如果你不从头到尾听一下,然后你抓着一两本书、一两本论在那边批评,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我们需要有一个对等的信息量,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讲些什么,你怎么来判断我?你根本无法判断我,你根本没有学过这些原始的大圆满经典,你怎么判断我?你根本没有学习过大圆满界部,你怎么判断我?是吗?而我一直在讲这些。所以放下你没必要的那一套,现在直接看我在讲什么、直接看这本书在讲什么、直接看大圆满同修会在讲些什么、直接看南师在讲些什么,这个比较重要。所以这里无上之源非常牛地宣称“我是教法之巅”,那些不服的人可以来挑战一下。

 

2.6.2.2.2.2“我”是一切诸乘的核心

 

“我,是一切乘的核心。三身上师们引领的三乘实则为真实义的唯一乘。”我们会在《法华经》里面看到类似的“三乘其实是一乘”这样的开示,但是虽然我们中国佛教非常赞叹《妙法莲花经》,但似乎并没有形成一个以它为核心的非常行之有效的修行传统,比如《净土三经》已经形成了一个修行传统,比如《华严经》是有华严宗的,但是《妙法莲花经》是没有的,它可能作为一种见解是有的,有的弄成了一个派——法华宗派,但我说的是一个真实的修行传统,这意味着要有闻思修,要有讲辩著,要有修有证的,不能只是一本书、讲一种佛教哲学,那是不够的,那是非常有局限的,对吧?但是我们现在要讲的是什么?我们讲的唯一的一乘,那是有具体的内容的,对不对?具体的、非常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大圆满。刚才也说了,这些显宗出离道、金刚乘转化道,最终实际上必须走到跟无上之源一样的状态,也就是不二禅观的状态,就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大圆满状态,它是一切乘证悟的核心。

 

“我驱除了遇痴的黑暗,点燃了伟大的智慧之灯。由于众生不知道一切存在的诸法恰恰是觉悟的自性状态,他们被包裹在错误概念的厚重黑暗之中。”同学们,大家想想这句话由于众生不知道一切存在的诸法,恰恰都是觉悟的自性状态,他们被包裹在错误概念的厚重黑暗之中。”什么情况?一切存在的诸法都是觉悟的自性状态。我手里有一支笔,这是诸法的一种啊,它是觉悟的自性状态,怎么说?怎么理解?

 

“我为他们展示出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是从无上之源、清净圆满识中生出,让他们能够认知这个状态。”没有清净圆满识,没有我这个本来一直在觉知的这个本然,你不会知道任何事情,包括这支笔。这支笔形成笔的那个样子、那个相状、那个特性,都是整个无上之源的游戏的一部分,整个游戏的一部分。

 

“通过这个方式,驱除了概念分别和判断的黑暗”所以就不存在二了。不二是和平,如果这个世界上实现世界和平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不二,因为大家都是两个,就一定会打,就一定会闹,就一定会有问题,所以必须是不二的。我有一位导师叫阿谛达,他写了一本书叫《Not-Two Is Peace》,not two(不二)is peace (是和平)。其实我们每个人自心散乱、攀缘、造作、烦恼、妄想都是不和平的状态,因为总是在二元的状态当中,只有不二才是解脱,才是和平。“因此,我被称为驱除愚痴黑暗和燃灯者。”燃灯者:点燃明灯者,驱除黑暗者。

 

“谛听,大士!我撕破了戏论之念的网,斩断了烦恼的链条。”戏论之念,基本上大圆满认为九乘佛法的前八乘都是戏论,它们的见都是戏论,戏论就是“概念”的意思。因为概念都是因缘和合而生,都是通过头脑思维判断分别得出的一个所谓的见解,所以从根本上来说,这都是心意识层面的,这当然是戏论,所以“斩断了烦恼的链条”。

 

2.6.2.2.2.3因果乘的追随者对于万法的自性有各种不同的见解

 

“因果乘的追随者对于万法的自性有着各种不同的见解。声闻视之为毒药并创立了“出离”的概念。”声闻乘,那些听闻过佛陀教法的弟子以及追随听受佛陀教导的那些小乘弟子叫声闻弟子,这些声闻弟子认为万法(所有的现象)是毒药。因为他们认为痛苦来自于无明,无明最后生起了轮回,轮回就是各种现象组成,所以他们认为这个就是毒药,所以必须从轮回中出离出来。所以他们总是要置心一处地进行禅定等等,基本上是回避所有的干扰、回避所有的念头,躲开所有的所谓的不清净。大家要深深地意识到我们佛教徒里面有大量这样的人、有这种概念的人,虽然他们号称在学大圆满,但是声闻的种姓是深入人心,如影随形,尾大不掉,是不是?看看自己。

 

“菩萨视之为心的执着对象并发展出以二谛为基础的无执原则。”菩萨他们的见和修更加的广泛,他们认为轮回的万法(一切的现象)是心的执着的对境,所以他们会讲执着的对境都是所谓世俗业力层面的状态、超越这个业力层面就有所谓的涅槃状态,所以他们会讲世俗谛和胜义谛两者。可是你们记得大圆满是怎么讲的吗?——不存在世俗谛和胜义谛!因为只有你在凡夫的角度才会说有烦恼、有解脱,对吧?你看到佛陀、看到诸菩萨“哦,那是解脱的境界”;看到自己是有烦恼的状态。从大圆满无上之源的角度,甚至你不需要从无上之源的角度,当你在明觉本身当中安住的时候,你会有任何的“解脱”、“我要解脱”、“我要解脱烦恼”这些吗?如果你还有这些,还叫明觉吗?明觉是不二,别忘了,不存在二,明觉是不二的和平。所以所谓的二谛仍然是一种具有局限的方式,所以他们要发展一种没有执着的原则。

 

“金刚乘的事部的修行者视之为需要被净化的东西。”,南师早期说事部行部瑜珈部可以叫净化道(以前他没有称之为转化道,后来把它们都放到转化道里),但是的确外续部有非常强的净化的原则,总是要强调各种清净:每天要洗三次澡、吃三白三甜……各种这些概念。所以他们总是觉得轮回需要被净化。不光是轮回,体验轮回的这个主体——“我”——这个所谓的誓言尊,因为发了誓要通过智慧尊来净化(或转化)自己,所以“他们通过三清净(世间清净、心清净、法清净等等各种各样的这种禅修方式)、加持、各种事业(其实就是那种世间事业,就是息、增、怀、诛,因为对于凡夫来说就像神通一般,所以也叫神通事业)构想出本尊为主、修行者为仆的观念。所以他们总是觉得真正的本尊是智慧尊,虽然观想我也显现为一个本尊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我是一个仆人在供养、赞叹、礼敬这个真正的本尊(智慧尊),智慧尊放光加持我,然后净化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这也是他们的局限和概念。

 

玛哈瑜伽内续部开始了,内续部的玛哈瑜伽就是无上瑜伽渐次修生圆次第的。当我总是在重复说这些的时候,如果你还是没有听懂,你就知道你需要恶补很多的知识,别天天无动于衷,我讲了几百遍九乘佛法,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在讲什么,你就知道你需要恶补知识。恶补有很多的方法,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到我的个人公众微信号上去看,我专门讲了九乘佛法和大圆满和南师大圆满等等,你看半个小时就大概知道了,不需要太久。你天天听,听了两个月还不知道什么是九乘佛法,你应该知道你是一个糟糕的学习者,因为你根本不在乎你在学什么。骂你们一下啊,不要受伤。

 

“尽管他们把心的本性视作清净,他们坚持认为必须通过‘近修成就四支’来证悟它。”这些词汇我们前面已经讲过了,“近修成就四支”都是金刚乘的一些不同层面的观想,转化道的观想,清净的观想,各种净观。他们的见解当中认为心的本性是清净的,就是说不会被污染,但是他们虽然认为心的本性就像大圆满讲的本来清净,可是他们并没有所谓本自圆满这个(见解),这个是一个巨大的区别。他们并不认为一切是现成的圆满的,他们认为需要转化,需要通过各种观想、净观的观想(比如四种成就四支)来证悟心的本性。

 

“粉碎了除我以外有事物存在的戏论假设”这个是大圆满,大圆满粉碎了除我以外有任何事物的戏论存在。有的人可能立刻联想起印度教说的“大我”,认为大圆满就是讲“大我”吧?因为印度教所谓的“梵我”“大我”好像也是在一切都是在我之内。但是当你仔细的去了解印度教说的这个“梵我”还有个体的“吉瓦阿特曼 Jivanatman”,这些见解并不总是一样的,看起来有些东西是很相似的,但是里面有很多的概念思维,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但是印度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在佛陀的时代就有无数的修行的法,无数的宗教,无数的灵性传统,里面有很多也是很了不起的,但是不要轻易得出任何的结论说什么跟什么是一样,当你不了解其中任何一种的时候,你不能得出任何这样的结论,当你都了解,你还可以大概地说一说,当你真正证悟,你才明白到底是不是真正是一样的,否则你最好还是保持一种“我不知道”这样的态度比较好。

 

因为大圆满它粉碎了除我(觉性本身、清净圆满识本身)以外有事物存在的戏论假设,“我,无上之源、清净圆满识斩断了由分别念生起的烦恼之链”这个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为什么说大圆满斩断了分别念?因为我们说的清净圆满识是当下无染的这个觉知。有人统计过听我课的人至少有可能有过上千人次了,具体多少人我们也不知道,但是经常听的五六百人当中,可能至少有一两百人他们真正地听懂了并且生起了体验,甚至有可能发现了明觉,有这种可能。我没有做详细地调查,但是从他们的反馈以及私下很多人问我的问题(基本上每天都有很多人问我问题),我大概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的确有很多人不一样。尤其是有一些进入大圆满同修会已经七、八年、十多年的老同修,其实他们已经打好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因为南师一直在熏习这些东西,但是以前从来没有机会有一个人用本族语、用我们的母语这样细腻地来引导、来解析一切、来不择手段地帮你们发现,所以这些人当他们得到这样的机会的时候,有一大批的老同修醒过来,真的特别好,我也很高兴,因为很多人觉得南师圆寂以后没希望了——不会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有这么伟大的上师怎么可能(教法)就突然停了?怎么可能?没这个可能!

 

2.6.2.2.2.4一切都是本性游舞,又何必纠结习气烦恼与忧惧

 

“谛听,大士!认识我之体性,无上之源即清净圆满识。教授一切存在诸法(一切现象)都是我自身!”教授就是我教授教导大家一切现象都是我。“如果你传授我的教法,你所有的弟子都会认知我之体性,并且会成为这个体性。到了那个时候。将不再有任何需要去出离或者拒绝任何东西或者在二谛的基础上努力的求取进步。将不再需要遵从洁净之戒律。以三清净来加持自身(即三种清净的净观:观一切是本尊,本尊显现,本尊的声音等等)或者努力生起三种禅观以求取果位(即玛哈瑜伽的三种禅观:因位禅观、变现禅观,真如禅观)然后,因为一切都已经在我之中圆满具足,作为一切之源的我,一切都处在绝对平等的状态里”。

因为一切都是我,当然一切都是绝对平等,也就是说除了大圆满的体性以外,没有任何的个体性存在,一切的个体性都是本初状态的庄严游舞,仅此而已。(“游舞”:游戏、舞蹈)。

 

“本身即是平等的我不需要通过造作来产生另一个平等。”已经是平等,还去追求什么大平等、大清净?见地已经很清楚了,当下发现它,然后尽量活在这个状态当中,如果不能总是处于这个状态也不用担心,但是你要加强认识,反复地串习这个状态,知道自己的真实状态不是这个身心的五蕴或者轮回当中一个所谓的无明的没有解脱的众生,甚至不是一个所谓的修行者,因为你已经圆满具足三身,你已经发现了三身的真实状态就是这个清净圆满的(老师此时打了个响指),为什么总是要抓这个、求那个?你相对层面有各种习气这有什么关系?这个故事还在延续直到你的身体土崩瓦解了,你又何必太在乎呢?既然你不太在乎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习气又在乎什么呢?虽然这个习气有的时候比较粗鲁,有的时候比较自我,有的时候比较烦恼、嫉妒等等,不用担心,这不是真正的你,对吗?以前恰好进入到这样的一种游戏当中,然后在这个游戏当中,你认为自己今生是这样一个角色,可是你这样的一个认识只持续了一辈子,然后下一辈子你就进入到另外一种模式当中,没有一个模式是完全一样的,没有一个轮回是完全一样的,但它们的本质是一样。轮回的形式,你今生是一个人,下一世是一个动物,最本层的那个从来没有变过,就是你的本然的觉性。

 

但是这个神识,其实是你自己在玩游戏,你觉察你进入到这样一个层面当中,无始以来轮回转生的游戏已经玩过无数次了,至于为什么?只是玩游戏而已,没有什么为什么。如果你厌倦了这个游戏,你可能就会想着去修行、想着去解脱等等,这就是所谓的修行人,就是为什么有各种灵性传统、各种宗教,也许这是一个深层的原因。但是这个游戏最伟大的地方莫过于了解一切都是我的展现,现在我们已经在这个状态里了,又何必总是在那边恐惧、忧愁、希望、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所以,想到这,我们唯一的就是“哈哈...”可以笑十二声,记得吧?我们大圆满里面有一些窍诀,有一些“哈哈”这样的修法,如果有人上过我的课就知道有这样的一些修法,类似于金刚大笑。其实每一个当下我们知道明觉,过一会儿又变成了一个凡夫的那个样子进入到某种二元对立当中,其实这是你的明觉一直在投射、一直在展现它的能力、展现它无尽的潜能,它真的很好玩儿、很有趣、很有意思的事情,你只要认识到它,你不但解脱,而且你会享受这一切,你会觉得有意思。好吧,今天就说到这儿。

 

课后答疑

 

什么是“近修成就四支”?

咱们书上有这些专门的名词,就是在讲金刚乘的这些修行,比如玛哈瑜伽部的这些修行它有圆满啊、大圆满啊这些,但是那些词并不是大圆满的那个意思,都是它生圆次第一定层面的境界。

 

如何知道是真正安住在明觉还是安住在心智概念?

我讲这个课如果你听得足够多,我就说过很多很多次了,至少20次、30次。很简单,明觉就是用一句话来概括:无分别的觉知。比如你现在用一个方法,不管是阿底上师瑜伽、还是“呸”、还是任何的方法处于你认为的这个状态当中,然后你待一会儿,对吧?这个当下你不要去判断,因为你一判断一定不是明觉,这是谁都知道的,因为你在思考,那已经跟明觉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过了一会儿,你再反过来回忆一下刚才那个状态,刚才那个状态,既然无央说是无分别的觉知,那我来判断一下:第一,你这个所谓的明觉有没有分别。“啊,我分别了,因为当时我还知道自己有一个我在这里,虽然我的心很安定,我也感到一种光明等等,但是我感到有一个我在那边一直专注这个状态”这一切都叫概念,这就叫“二”知道吗?不是骂你,不是说你傻,“二”就是二元的意思。有我、有在专注的一个对境,这就是二元,好,第一个判断已经结束了,刚才原来我是二,那就不是了;但是有的时候,我刚才其实处在心没有动、没有任何的概念、我甚至在这个状态中很长时间,然后后来我发现我睡着了,睡着是什么状况?睡着的时候,我们的觉性也没有中断,否则就不叫觉性,但是你在这边修法,我们引导你进入明觉或者我们一起来修法进入明觉,然后你睡着了,这意味着什么?你想一想,睡着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这意味着你当下,至少首先你昏沉了,昏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当下明性已经大大的降低了,所以这就意味着刚才你没有在一种纯粹的明性当中,你刚才虽然没有分别,但是你已经耽着在某一个对境当中,类似于阿赖耶的状态,然后你昏沉,“叭”一下睡着了等等。总之我们就是用这两个方法判断是屡试不爽的,不会错的,没有分别的觉知。比如我们“呸”的当下,有没有分别?假设我用一个很大的声音,我不想总是吓着你们,但是很大的声音,你自己也可以“呸”啊,那个当下念头肯定是可以断的,那断的当下有没有一个知?有没有一个觉?如果没有,你只是想延长那个空的感觉,这叫二元。所以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总是让我花时间来说这些。所以,你们重听我的课,好吧?

 

请讲一下禅宗的不落因果和不昧因果?

哎哟喂,这些百度一下就可以百度出来几千条,这样的不用问我了。什么因果?我们不是要来讲这些东西。真的要说吗?比如禅宗有一些禅师,他有一点领悟之后,他并没有一直处在这个觉悟当中,他有的时候就成为口头禅,也许他有过一点点领悟,因为禅宗不注重这种系统化的引导,不像我们用不同的方式在讲同样的事情,但是禅宗大部分时候你去猜吧,你去所谓的悟吧,谁跟你一天到晚讲什么“三种经验反观”谁给你讲这些?哪一个禅师讲过就些?他没有一个系统化的把事讲的特别清楚,然后所有人都能做,他不是。临济有临济的当头棒喝,曹洞有曹洞的默照禅,都不一样,所以你怎么去弄?所以有的人就是抓到一两句口头禅然后就开始很狂了,就像我们有些修大圆满的不是也这样吗?

 

所以,所谓的“不落因果,不昧因果”,不昧因果就是“我知道相对层面因果是真实的,我在这个人类的层面,我做了这些事情,它就要有这个果,对吧,有这些因有这些缘就有这些果,但是,如果你能一直处于这个状态,你甚至完全的大部分时候处于这个状态,你就逐渐从这个状态当中超越出来了。如果你真正有大圆满这样系统的引导和坚固的这种觉性的真知的话,你已经从这个游戏当中解脱出来了,你不再认同自己是在轮回中造业的那个主体,你从来也不是,只是你认为你是,然后你所有的存在都处在这样一个层面当中,这个层面有它的游戏规则。所以这真正是可以超越因果的,但是如果你落在口头禅上,那你可能就要遵循像莲师说的”见比天高,行为比粉还细”,大圆满的修行者在日常生活当中显现的他是非常有觉知的,比如他知道说了一句话伤害了别人,应该觉察到这个,伤害别人总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我们各种习气和各种状态,但是我能觉察到,我觉察到做一件事情、有没有我执,总之我们随时在观照自己,这就叫做保持觉知。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处在明觉当中超越这一切。你们最好是问一些比较特别厉害的问题,因为这些话我真的是讲过多少次。

 

安住明觉的原理是不再把觉性的能量当做外境来分别而是安住在这个圆满的觉性本身?

这个话说的是没错的,但是关键是你怎么操作?你怎么做?比如你这个话说的挺好的“不再把觉性的能量当做外境而安住在觉性本身”,你怎么做?你怎么安住在觉性本身?你说的话完全对的,但是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安住在觉性本身,这就成为一个美好的概念。

 

明觉和明空有区别吗?

区别很大。明觉是当下真实的状态,明空是你的概念。其实明觉也叫明空不二,但是当你这么问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在概念当中。

 

发现自己经常处于心智概念当中,越修分别念越多,是不是要修寂止?

这位同学你刚才打“2”我已经发现了,注意到了,当你问这个问题,我就明白你为什么打“2”,因为我们没有在一个频道当中,你知道吗?我在99.9兆赫,你在107兆赫,我们根本没有在一个频道里面,所以你听不到我在说什么,我根本没有在讲这些东西。我在讲大圆满,你在讲“越修分别念越多”,那你为什么不按照大圆满的方式去修、去学呢?我想问所有的人,你们听了我讲这两个多月的课,你们的分别念、烦恼越多,还是减少了?对轮回的希望和恐惧是否减少了?对觉性的经验是否增多了?如果是打“1”,如果不是打“2”。好,这位同学你自己看一下你所在的群里有多少“1”,我已经看到至少三四十个“1”了。所以你自己就知道了,你在学别的东西,你在用别的东西来学大圆满,你没有在大圆满里面学大圆满,明白了吗?这是我今天上课一直在说的事情。

 

 

“阿拉拉火”什么意思?

“阿拉拉火”就是“多么奇妙啊”,字面意思是觉性的状态多么的奇妙。

 

听老师讲课解粘去缚越发轻松愉快。

这就对了。如果你学佛越学越烦恼,越学习气越重,越学越糊涂,越学越混乱,我劝你停止之前的方式,显然这路不通啊,此路不通我另寻它路,对不对?那么多佛教的方法,你干嘛老是跟着那个方法过不去啊?谁告诉你必须成为那个方法的奴隶啊?成为那个老师的奴隶啊?成为那个团体的所谓的弟子啊?你修行是来成为某个团队的弟子、成为某个上师的学生,还是说你是为了自己的解脱、为了开显你自己本具的智慧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有的人学着学着就变傻了:“我不能离开你们这个团体,你们都认为我是叛徒”唉哟,幼稚。

 

关于情绪波动。

波动有什么关系?你不是那个波动的情绪,你是看见波动的情绪的那个“看见”本身,然后你放松在那个“看见”当中,你那个“看见”也放松,完全放下,你就是一切了,所以你就不存在问题。

 

是不是不信佛也可以修持大圆满?

太是了,太是了。清净鲜白,你就成为一张清净鲜白的白纸,修大圆满就最容易,你如果天天认为“我必须这样的那样的”你就离大圆满很遥远。

 

怎么能让明觉状态持续更久?

第一,不需要让明觉状态延续那么久,但是你得成为这个状态本身。比如说你某一天因为某种原因感到很快乐,你小时候那种单纯的、简单的、久违的那种快乐突然生起了,然后你想一直持续这个快乐,你怎么持续啊?所以关键就是你成为这个简单快乐的当下本身,你无法延长它,你延长这个努力本身也可能是一个问题。比如刚才那位同学说他情绪波动,情绪不是你,你干嘛在乎它波动一下,让它波动呗,对吧?习气来了,来呗,我看着它就好了,我看着它,我还放松了,我还能融摄它,这就厉害了,对吧?我就不二了,但是不要成为概念的不二,你要真正的处于那种没有分别的觉知。我们有无数的方法可以处在这个状态,那就是我重复了几万遍的这些:阿底上师瑜伽、住心法、轮涅分别法、益西桑特、泽阿、金刚歌、金刚舞、心部、界部、窍诀部,无量无边的方法,进入到我们的系统里修学至少20多种窍诀,这还只是发现明觉的,至于方法那是无数的。

 

普贤王和普作王的区别?

没区别,是一个。只是创造一切之王是这本书的名字嘛,咱们这个书的名字叫《无上之源》,它是大圆满心部根本密续《菩提心普作王》的论释(就是解释、讲解),我现在是讲解的讲解,明白吗?当然现在讲的这部分是在讲解《菩提心普作王》这部密续本身,但是这本书大部分的内容是论释,是南师还有阿椎雅诺写的论释,那么我就整个书讲解一遍,所以我也讲解了密续本身、我也讲解了南师他们的论释、也讲解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还讲解了阿椎雅诺的序言、包括毗卢遮那写的这些传记等等。所以大家要知道,我们现在学的就是《普作王》的一个论释,普作王它本身就是菩提心、就是普贤王如来,只不过它的角度是“创造一切之王”的角度。所以现在大家读到这里学到这里,就已经知道为什么这本书叫做“创造一切之王”,英文叫all creating king,创造一切之王,藏语叫贡觉迦波,“贡”就是所有的一切,“觉”就是创造或者生起,“迦波”就是王,所以贡觉迦波就是创造一切之王,也叫普作王。但是为了帮助大家理解,它加上了菩提心三个字,就是大圆满,所以这个书以前也翻译成《一切法菩提心普作王》,一切法都是菩提心所做的,一切现象都是菩提心生起的。

 

大圆满属于藏传佛教还是属于什么教?

大圆满不属于任何的教,任何的教属于大圆满,明白了吗?

 

为什么大圆满没有戒律?

因为大圆满不是显宗的出离道,出离道需要用个戒律来控制自己,不做这个,不做那个;在密乘,金刚乘是转化,所以要有誓言,让自己不但不能做什么,而且应该做什么,就是这叫誓言;大圆满超越了这些层面,你安住在觉性当中,所有的戒要达到的目标、所有的金刚乘的三昧耶所要达到的目标已经通过安住在觉性当中圆满地达成了,所以大圆满只需要安住在觉性当中。但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这个觉性,所以日常生活当中要保持觉知,时刻观照自己,明白了?

 

解脱后肉身会去了哪里?

什么叫解脱?根本的究竟的解脱就是意识到你根本就不是这个身语意,所以你哪里解脱之后还有一个什么身体,这个所谓的身体只不过是你现在一个幻相,解脱就是从这种幻相当中解脱出来。

 

“呸”的时候,空的瞬间很短,怎么延长?

不需要延长。关键是“呸”当下发现在这个当下有一个自心的清净无染的觉知,它没有陷入到任何一个对象当中,这是你在空或者“呸”的当下要发现的心的本性,不是要延长一个什么空,那将成为无色界之因,不要这样修。你可以简单的说“在空当中的明”,因为空明不二就是大圆满,粗糙地说就是这样。

 

请问获得佛性以什么形式存在?

没有存在什么。因为你现在都是在概念当中,总是概念当中说“我解脱了、有一个肉体死了,有一个灵魂转世到下一世,它继续在那个轮回当中漂泊、我那个佛性在宇宙当中某一个地方”这都是我们的想象。如果我们真正证悟这个佛性,你不再有轮回,不再有幻相,game over——(游戏)结束了。

 

好,各位晚安。后天再见。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