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39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86   评论:0
内容摘要:“清净圆满识如同虚空一般。在心的本性的实相中,有如虚空,其中既没有知见可禅修,也没有誓言可持守,既没有要获取的修行能力,也没有要增进的智慧,既没有证悟的层次要步步提升,也没有道路可践行,既没有关于一个精微实质的观念,也没有要被重新融合为一的二元分别,没有离开清净圆满识的最终教法。”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39期)



2020年5月14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39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Surge

中文校对:秋央措

英文校对:慈悦 

藏文校对: 慈悦 

   编     辑:晨曦 

   审     定:Xiaolan

 

 

目录

2.6.2.1.9消除与偏离和障碍有关的过失 1

2.6.2.1.9.1因果诸乘的过失 1

2.6.2.1.9.2清净圆满识的见 4

课后答疑 16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

 

金刚歌 略

 

2.6.2.1.9消除与偏离和障碍有关的过失

 

我们继续学习《无上之源》。昨天已经讲到了第八章,电子法本的89页,今天我们从第九章开始继续:

 

“ 然后,无上之源、清净圆满识,解释了基于因果之诸乘的过失,它们遵循了渐进之道,因而相对于大圆满而言它们就成为了一种偏离和障碍。……”

 

2.6.2.1.9.1因果诸乘的过失

 

我们先看这两段。这里提到了对于大圆满而言,显宗包括金刚乘这些基于因果的诸乘的过失。这里说:相对于大圆满而言,它们遵循了渐进之道,所以成为了一种偏离和障碍。很多人并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说对于大圆满教法来说,显宗和金刚乘,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在见地上总是存在着一些偏离和障碍。因为我们说大圆满的这个本性是所有众生都具足的,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既然是本自圆满,并不期待从因果的角度去积累一个因,生起一个果或者说构造出一个新的层面来,而是说直接发现当下就具足了我们心的本性的真实状态。所以基于因果的这些显宗包括金刚乘,它们很大的程度上都是强调因果的,所以它们就成为一种偏离和障碍。

 

这里有好几个排比句是吧?“它从来是无生的,是完全清净和没有障碍的;由于它不能够通过践行修道来达成,它并没有偏离。”所以它强调说:不可能通过寻求而得到,不可能通过践行一条道路来获取无法以践行而获取的东西。这句话用白话、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大圆满——我们的本性,并不是说是通过寻求某一条道路来获得和找到的东西。所以说,当你试图沿着一条道路去找的时候,它就找不到,这一点非常的明确。然后它说,这个大圆满也不是我们所谓思维的一个对象,所以你试图以概念去思维它,这是缘木求鱼,完全是相反的道路。

 

我们继续。尽管一切万法在根本状态而言都是平等的,[诸菩萨]认为修持十波罗蜜多能够使人证悟十地,是因为他们认为通过造作一个因,将来就能够得益于其果。由此,他们偏离并在障碍中多停留了三劫”这里是说,大乘显宗的菩萨道行者、这些菩萨们,尽管我们认为菩萨们都是高等的证悟者,但是在这里,以菩提心普作王的角度来说,他们认为是通过制造这个因,所以能够获得这个果;他们认为修持所谓十波罗密多,能够使人证悟十地。

 

咱们都知道,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然后方便、愿、力,还有本初智,这就是所谓十波罗密多,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六波罗密多,六度加上方便也就是方法,还有愿、力和本初智慧,就是所谓另外的四度,这样一共是十度。他们认为修持十度能够证得十地,所以这还是一个从因来生果的见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们多花了三劫的时间,因为这是一种障碍,因为实相并非如此。我们说所谓的觉悟成佛,它完全不是因制造出来的一个果,当然从显宗的角度我们都会这么说,甚至包括中观里面都这么说,我们会说:“大悲心与不二慧,菩提心是佛子因。”对不对?我们会觉得成佛是一个因——因为有大悲心,还有我们的智慧制造出来的一个果。但实际上,这样的见解仍然是有细微的过失的,因为佛果是每一个众生本具的。

 

接下来看下面的密乘的修行者:[事部修行者]认为外部世界、內部世界和念头三者皆是清净,并从证悟之因和神通事业着手进行。但是尽管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很好地保持了他们的誓言和承诺,他们偏离并在障碍中多停留了七世。”这个比起显宗的菩萨们来说,由于这已经进入了金刚乘、进入到密法当中了,所以他们更加的直接,但还是有所偏离,有一定的过失。比如事部的修行者总是有一种二元的方式——通过智慧尊来净化自己;作为誓言尊,通过身语意三个方面来净化自己。尽管他们认为外、内,还有我们的念头,念头就相当于密意,外、内、密三个层面都是清净的,但是他们认为必须通过净化的方式来达到这点,所以他们多花了七世的时间获得证悟。

 

接下来:[行部修行者]的行为与因对应,见地与果对应,认为见和行是两件分开的事情。因此,他们偏离了不二状态并在障碍中多停留了三世”这是行部的修行者。这个行部的修行者我们之前讲解过了,讲九乘佛法的时候说过。事部也就是事续,它(行部)具有事续的一些仪轨、仪式、法事,但是它(也)具备一些瑜伽部的修持的方式,所以它叫中间的一部,介于事部和瑜伽部之间的行部,叫做“乌巴亚”Ubayã。他们认为行为是一个因,见地是一个果,认为见和行是两回事,他们的结果就是多停留了三世,也就是说,他们多花了三个辈子来获得证悟。

 

接下来:[瑜伽部的行者]坚持在有关唯一本体上采用有取与舍的行为,无视一体性,且进入二元之境。因此,在他们把自己从取与舍中解脱出来之前,一直都停留在偏离和障碍中”我们知道,瑜伽部是外续部当中最究竟的部。所谓瑜伽部的“瑜伽”,实际上就是我们说外续部的这种外在的本尊和自身,外在的叫智慧尊,自身是有誓言,以誓言为自己的行为准则的,自己叫誓言尊。那么当智慧尊融入誓言尊,然后处于完全相应的状态,这就是所谓瑜伽部的这个“瑜伽”的理解。实际上也是从二变成了一,所以仍然是一种二元方式。

 

在这个所谓唯一本体就是觉性本身上面,这是唯一的本体,这也是有取有舍的。它不认为誓言尊和智慧尊是一体的,所以在他们从取和舍中解脱出来之前,一直停留在偏离和障碍中。这个取和舍就是说,自己是誓言尊,但是自己有违反誓言的时刻;智慧尊是已经证悟的本尊。所以尽管我们知道我们的本体是一个,但是在显现的层面,我们还是就作为一个瑜伽部的修行者,还是认为有这种一个是完美的,一个是不完美的、有过失的,有业力的,这样的二元分别。所以它的方式,仍然是跟净化有关系,所以有这种取和舍的行为。取的话,当然是智慧尊的一切都是要取的;舍的话,自己的过失都是要舍的,等等等等。

 

接下来是玛哈瑜伽部的修行者,进入到内续部了,宁玛派讲的三个内续部的开始。[玛哈瑜伽修行者]通过禅修唯一的自生智慧状态,如同它有三种特性一般,从而偏离了超越努力造作的状态。”他们禅修所谓唯一的自生智慧的状态,这里所谓的有三种特性,可以看一下注释194,这就是上面说的三种清净“达巴松”。那么三种清净是什么呢?就是三种特性或者三种禅修,就是叫作本尊与坛城清净,法器与法物清净,密咒与观想清净,这就是玛哈瑜伽讲的三种清净。就是说玛哈瑜伽的修行者,他们禅修的对境就是所谓的自生智慧的状态,所以从根本意义上来说的话,玛哈瑜伽的见解还是很高的,就是知道它的最终目标,以及他们禅修的目标、禅修的对境,是自生智慧的状态。

 

但是他们认为,这个自生智慧有三种特性:它必须是本尊以及本尊所在的层面都是清净的;还有本尊所持的法器,还有相关的法物,这些象征物都是清净的;还有这些密咒、观想都是清净的。就是说他们认为,必须有这三种属性或者叫三种特性,才能进行这样的所谓的本尊,因为本尊在这里就代表了自生智慧,从这个见解上来说是没有错的,是吧?但是他们认为必须通过这样的方式,所以有三种这样的特性。所以当然,当它必须通过这种将自己转化为清净的本尊,将所在的不净的轮回转化本尊清净的宫殿或者刹土的时候,当它认为必须进行这种,比如说狮面空行母,她右手拿着鉞刀,左手拿着颅器,象征着斩断烦恼和具足的一切潜能,或者说一个是代表主动的状态,一个是代表被动的状态,当他们观想这个形式的时候,他们就会有这样的理解。然后他们认为,这个是观想当中必须的要素;并且他们认为,这是必须进行的禅修等等,包括观想一切声音都是本尊的声音,以及一切的显现都是本尊的显现,等等等等。所以这就是玛哈瑜伽的修行者的状态。

 

接下来:[阿努瑜伽修行者]由于没有领悟自性状态就是一切有情及无情世界诸法的根本体性,故以因果来思维空界和智慧的境界。由于这意味着承许有一个并不存在的因,以及反过来,否定一个并不存在的果,所以他们在确信超越了承许和否定之前一直停留在障碍之中。” 所以阿努瑜伽的修行者,我们说阿努瑜伽是金刚乘的顶点——第八乘阿努瑜伽。他们关于众生的本性,也就是基的见解跟大圆满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一切众生的本基、本始基,或者说他们的本性,就是本来清净和本自圆满的不二。但是他们仍然有非常细微的这种因果的观念,他们一开始会思维一个空性的境界,空性的境界当中显现了本尊,那么他们认为空性是一个因,本尊的智慧是一个果。所以实际上这样的因和果,我们说是不究竟的见解,因为我们的本来的觉性不存在因,它也不是任何东西的果。因为一旦是任何东西的果,它有一个因的话,那就意味着它是缘起法,“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它必须是具足各种因缘条件才能生起,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仍然是无常的。所以我们从这一点上来看,所谓的成佛,不可能是一个因果的行为,因果或者说因造成的果,所以即使是从因明上我们也能够理解这一点。所以他们仍然是有他们的这种细微的障碍。

 

(念诵原文 略)这就是对刚才说的总结:大乘显宗的修行者,以及菩萨道的修行者,还有事部、行部、瑜伽部,还有玛哈瑜伽、阿努瑜伽,这六部当中都有它们自身细微的过失。

 

2.6.2.1.9.2清净圆满识的见

 

接下来:清净圆满识如同虚空一般。在心的本性的实相中,有如虚空,其中既没有知见可禅修,也没有誓言可持守,既没有要获取的修行能力,也没有要增进的智慧,既没有证悟的层次要步步提升,也没有道路可践行,既没有关于一个精微实质的观念,也没有要被重新融合为一的二元分别,没有离开清净圆满识的最终教法。作为超越了承许和否定[的真实自性],没有能够与之相比的秘密教授。这就是大圆满、清净圆满识的见”你要仔细地阅读这些段落。这两次的读书会,我没有做很多的解释。正如我上次说的,这些是最究竟的层面,很多时候我们必须结合自身的状态去领悟,没有办法在语言层面做过多的解释。有的时候甚至语言在这个层面,就完全是没有力量的、软弱的。但是我试图只要有可能的话,我尽量地来解释一下。在这里可以稍微地解释一下。

 

在心的本性的实相当中,有如虚空一般。比如我们的天空,这个虚空,它没有一个参考点,没有说这一部分是天空的中心,那一部分是天空的边界,天空属于这里,不属于那里等等,不存在这样的见解。所以它说大圆满当中,没有去禅修的一个见。有的人会说:啊,我要生起一个中观见,中观见是比较究竟的,我要具备应成中观见,我要具备自续中观见,或者我要具备自空见、他空见,我要具备如来藏见,我要具备各种这样那样的见。但是当我们这么说的时候,其实都是我们的心在判断、思维、分别的当下抉择了某一种见解,认为实相或者心的本性就是如此,比如说是空、是光明等等。但是你说一千道一万,你是在什么层面表达这个空或者光明?它是在语言,在心智,在头脑,在心意识的层面,简而言之一句话,在心意识的层面。心意识用唯识的角度来说,包括三个层面:心就是第六意识;意就是第七末那我执;识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实际上这里面心意识就包括了所有凡夫心的层面。

 

我上次“五一”的课程当中,一开始就讲了凡夫心的不同状态,对不对?就讲到了心意识这个概念,所以任何的见你都无法超越这个层面。但是大圆满是怎样的一种见?大圆满不是这样层面的一种见:我来思维诸法的本质是空的,但是它有相对层面,它总是在延续着这样的一种分析、这样的一种概括,这是叫做哲学,这叫佛教的哲学,所有的见都是一种哲学。唯一不同的就是,比如我们“呸!”当我经常做的这件事情,每次当下,大家都有一个不同于心意识层面的感受,就是当我做这个事(老师敲桌子),突然发出的这个声音的当下,我们的心意识层面就突然断了,对吗?在这样的当下,由于我反复给大家做这种引导,大部分人都知道,当下立刻体验是什么在这个当中。这叫pure presence,这个纯然的“知”或者“在”,我们可以用觉知这个词,但是我最喜欢用的词就是“知”。因为当你使用各种词的时候,它有不同层面的含义,就容易产生各种概念。

 

在我每次发出这样的声音的时候,或者说这样的一个动作,就把这些所谓的心意识、凡夫的状态暂时地斩断了,然后有一个一直没有断的东西,当下赤裸第显现出来。我想一直在听我课的大部分人,就算没有非常清晰的一个现量的体验,(没有)现量地发现这种明觉,至少能理解吧?是不是啊?只要能理解就好办,能理解就有个修的方向,否则你根本就不知道干什么。

 

大圆满说起来简单,在没有人给你清晰和正确引导之前,就是一万劫你也找不到,因为你总是在往外找。我们虽然说发现明觉,但其实根本不需要你找,我们就需要正确的引导和方法,仅此而已,这就是所谓的窍决。而有一些人在概念当中出生,在概念当中挣扎,在概念当中死去。他们就是概念的奴隶,他们就是语言的奴隶。他们学习教法都必须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词来喂养自己,这些词汇、这些概念,成为他们的食物,明白吗?所以他们的心很难有一个赤裸的当下,总是被重重的概念蒙蔽着,这样的人是障碍最大的。

 

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说,我的课程,我花一半的时间来给大家破除这些习气。可是有的人听不到,他们只在乎那些他们以为重要的什么什么大德的那种传统的教授方式,讲各种各样的概念、五部大论,然后各种名词,各种刚才我们已提到了什么小乘、大乘、外续部、内续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无量无边的概念。有的人甚至完全成为概念这种食物喂养的一个奴隶,就是这样,他们没有办法脱离这个。所以就像这样(老师拍掌),这样一个简单的、任何人都可以有一个中断凡夫心的当下,凡夫心中断了0.01秒,他的那个概念心立刻开始又盖上了,明白吗?这样的人是最最难以明白教法的。

 

其实很多时候就像有人说:很多团体是遮遮掩掩不挑明。公平地来说,他们不知道如何挑明,并不是说他们不想挑明,很多时候他们自己并不清楚。依照传统的那些教授当中,他们有一些上师是明白的,但是传下来,因为几百年、上千年都是这么传下来的。比如说华智仁波切写的《椎击三要释》里面就说了,用“呸”当下猛然斩断你的妄念、你的凡夫心,然后有一个赤裸的当下。其实这样的方法一直在用,但是没有人跟你去总结到底是怎么做。因为很多人就是“呸”的当下然后就去寻找:啊,我要安住在那个空的状态;啊,这个空越长就越好;啊,我要安住在那个空。然后他全部的心力就专注在那个空上面。这实际上又是另外一种细微的概念,就是你在攀缘一个空的对境。空,尽管就像虚空一般,我们没有办法把它作为一个具体的对境去攀缘,就像你没有办法攀缘虚空。但是作为一个整体的概念,在你心意识层面形成了一种概念性思维,或者说实际上就是一种分别:这是空,这是我要所缘的一个对象。可是我们说的“呸”的当下,不是要你去延长那个空。还有很多这样的错误的教授,比如说:前念已断,后念未生,中间那个空白的当下,要尽量的延长。南师说,如果你一直执着这种空白,这就是往生无色界之因。对吧?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

 

很多人总是喜欢那些佛教的名词,其实这些词是非常好的,很简单,也很清晰。但是,当他们用传统的这些思维、这些词句去加持自己,不知道是显宗还是金刚乘,还是中观,还是唯识的方式,不断地加持这些词汇的时候,他们就很难看见这个简单的心的真相。其实我刚才说的,只不过是结合我们现代这些学佛的人的心路历程,跟这个书上说的完全是一回事。书上在说的是,比如说事部的行者、瑜伽部的行者等等等等,其实是一个意思,你仔细地想一想。大家各自有各自的执著,各自有各自的障碍。

 

有的人说,南师没有说过一个“知”啊、纯然的“知”啊,龙钦巴没有说过这个纯然“知”呀。(老师笑)龙钦巴和南师都不讲汉语,在他们讲大圆满的时候,他当然没有讲过。可是你就像那个猴子一样吗?比如说一天七个栗子,早上给你三个,晚上给你四个,你就不高兴了;早上给你四个,晚上给你三个,你就高兴了,其实同样是给你七个栗子。这就是很多人的这种心的盲目和被概念锁住了。就像猴子:啊,先来了四个,太好了。实际上没有区别。比如南师说的叫pure presence,presence是什么意思?就是觉知。然后我没有用这个“觉”字,他们就感觉不安全、不习惯,就开始怀疑,这就叫做用概念来喂养自己的奴隶。大家反观一下自己,是不是这样的?

 

我们继续往下看。这里说,没有一个证悟的层次要步步地提升。因为很多来学大圆满的人总是在问:大圆满的修学次第是怎样的呀?因为他以前习惯了这种次第:外加行的次第;内加行的次第;然后密法的次第;然后外续部、内续部的次第;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然后大圆满次第。大圆满次第是怎样的?大圆满没有次第,大圆满只有一地,就是明觉。当下就可以发现这个明觉,当下就已经解脱了。你之所以还没有解脱,只不过是你回到以前的模式习惯、各种机器人的模式当中,就是这样的。

 

我们从头到尾一直在讲,我们真正的本性,唯一不变的,就是这个明觉,应该准确地说这个本初状态;然后认识它,当下发现到它的存在,或者说认识到它,这个叫明觉。这才是所谓的我的这个真正的本性。所有其他的一切,都是它所生起的——你可以说幻相,但说幻相仍然是有一种二元的、细微的概念;你如果说是它的游戏,这是比较贴切的。

 

荣素班智达——公元十一二世纪的一位大圆满祖师,他就非常清楚地表明说,轮回的乱象就是普贤王如来的游戏,他写过这样的一篇论,有空我可以把它翻译出来。但是关于这些相关的最好的理解,可以看我翻译出来的密续《诸佛游戏续》。当你了解到一切所谓的轮回的幻相,都是这个普作王制造出来的一个游戏,你就不会再沉迷于其中,觉得:这个身心是我,我出生了,我会生病,我会老会死,生老病死,我死的时候怎么把握,我在中阴怎么获得解脱。这一切都是在纯粹的世俗谛当中的理解。

 

以大圆满的角度,完全不是这样的理解。我们不需要去关注什么生老病死、在死亡的时侯把握一个临死中阴,因为显宗当中大部分都是讲这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对大圆满行者来说,死亡的确实是最重要的解脱时刻,但前提是你活着的时候已经了解到什么是实相,你已经现量认识到这个心的本性当下的作用。不光是作用,心的本性当下,你已经认识到它了,就是这个现前纯粹的明觉。那么其他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一个经验不是从这个纯然的觉知当中生起的。

 

我已经举过无数次的例子了,只不过大家总是忘记,总是需要反复,对吧?但是一个好的学习者,不应该总是等着别人来喂你,等着你的老师来反复给你引导,反复给你讲某个什么方法,这是一个被动的学习方式。大圆满真正的修行者,应该自己为自己负责,不总是需要别人说。老师已经跟你讲过了应该怎么修学,怎么样发现心的本性,修什么法,一天到晚应该怎么修,我说过无数次了。但是很多人总是以前的那种习惯:早课修什么?晚课修什么?我临终的时候能不能往生?总是老一套。所以,你总是停留在这样的方式,就表明我们是非常粗糙的学习者,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教法。

 

我们现在学习的是一切教法当中最精华的部分、最直接的部分,是可以所谓当下解脱的,不是要等到什么死亡的时候才解脱。当下的解脱,我们就是用各种我们以前的方法,包括阿底上师瑜伽,包括我做的无数种引导,你反复去这么做就好了,对不对?在你真正地确定它之后,你根本不需要说我一定要做这个早课、那个晚课。早课晚课也是结合一些辅助修法——有的时候辅助修法有些相对层面的作用,所谓的事业的功德,但是我们绝对不要偏失了自己的修行之道,那就是当下的这个实相,你活在这个实相当中。所有的活动当中,都不要忘失是什么在体验这一切,那就是你心的本性。心的本性的这个纯然觉知,从它当中生起了一切,这就是我们整本书的唯一的核心,这就是菩提心普作王,其他的一切,都是它创造出来的。

 

所以我们在这里说,没有道路可以践行,没有要重新融合为一的二元分别。就像有的人说:我现在要修空性,还要修光明,然后把光明和空性二合一,空明双运,然后我就证悟了。这完全跟大圆满没有关系。所以这里说,它超越了承许和否定,没有去肯定什么,也没有去破斥什么;没有能与之相比的秘密教授。这就是大圆满清净圆满识的见。

 

我们继续看下一段。想要见我和领悟我体性的因果乘之追随者通过“十性”的方法来寻求我。但他们必然会失败,就如想要在天空中行走却掉落在地上一般。我会向你解说我的真实体性:由于它超越了任何经验的范畴,关于我并没有见地可修。同样,“十性”中任何一种都不能使人实现真正的目标。不要想反了!通过概念的方法来理解我,你会发现根本无一物可“见”。因此不要把我当作你见地的客体,让我处于自然的状态中!……

 

一般读完这样的方法,我只想处于沉默当中(老师笑),没有解释的愿望。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期望我能解释解释,其实刚才已经解释了。我刚才强调的就是,放弃你以前的那种根深蒂固的概念,说:我现在有一个灵魂,它进入到肉体当中,然后开始轮回,生老病死;然后由于它的业力,它又投生到另外一个身体当中。这个是我们一般绝大部分佛教教法当中描述的情况,这个是没有错的。但这是从世俗谛上来讲,是没有错的。从胜义谛上来讲(胜义谛也是一个显宗教法的名词,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够用的),从菩提心普作王的角度来说,一切都发生在它之中,一切都发生在觉性当中,没有一个个体,这个个体只是它幻化出来的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当然它进入到一个游戏的规则里面,有不同的层面的游戏,不同层面的游戏规则,六道众生有六种游戏规则。但是你切换到另外一个层面,可能那个游戏规则已经不管用了,人类层面的东西到天人的层面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我们现在要尽量去学习,哪怕我们现在还没有生起这个真实的真知,我们尽量学习这个教法当中传达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不要再从世俗谛的角度总是在想这个、想那个,说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个体,我有这样那样的事;而是说从觉性的角度来说,这一切是觉性当中生起的,我只要当下发现这个觉性,我其实已经立刻从所有的幻相当中解脱了。因为其他一切都是无常,都是相对的真实,因此它是幻相。所以我们要坚固地把这一点作为我们大圆满闻思修唯一的重点,那就是认识这个觉性本身。这就是椎击三要:先认识,然后确信无疑,然后用它来融摄一切的幻相。为什么?因为以前的都是从凡夫的角度:我是一个这样的肉体,然后我生老病死,我生于1971年,然后我活到了现在,然后我哪一天我会死掉。正是因为这样的一种见解,我们才会有一个我们认为真实不虚的一个轮回,但是轮回本身没有那么沉重,只不过是你执着它,你把问题搞得很沉重。

 

无声啊?抱歉!抱歉!预备群他们说感觉错过几个亿(老师大笑)。哎呀,抱歉啊,这个无常的。好的,我有时候看看屏幕啊。“关键时刻没有声音”没事儿,待会儿听录音(老师笑),这几个亿不会错过了。

 

刚才我在说,我们大部分学佛的人、修行者,其实不光是佛教,任何的有灵性的这种追求,或者说探索真理的人,他们都是从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就是认同由身心组成的一个我,认同这就是我的身份,我就是它,所以从它们的角度来学习。就像刚才《无上之源》里面说到的,小乘、大乘,然后外续部、内续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它们都有种种的这样的偏离,就是说它们没有直接接触教法的精髓。而阿底瑜伽大圆满,就是直接让你进入这个精髓。这个精髓并不是说有的人想象的那样,有的人虽然学了几年大圆满,也听了我的一些课,但是他们仍然停留在这种理解当中,说:大圆满嘛,它最重要的就是直指,还有那种窍决;老师给你讲窍诀直指的时候,你就有一种感受,感受是很特殊、很殊胜的,然后我们就要延长这种感受。很多人是不是这样想的?老实说。可是这不是大圆满。

 

我们大圆满唯一的重点就是让你发现一切存在的真相。一切存在的真相,从我们这样所谓有业力幻相的众生来讲,它当然是从自心开始显现的。问题是这个自心不是本心,它被覆盖上了重重的面纱,所以不是本心,所以显现的都在幻相当中。可是大圆满给你做的这件事情就是,让你发现你每个当下都从来没有离开过你的真相,你的真相就是这个心的本性、这个纯然觉知。所以我们不需要去延长什么,我们甚至也不需要延长这个明觉,我们只需要知道怎么做,然后我们可以发现它,这样你的幸福生活就开始了,而且永远不会结束。为什么?你已经知道了宝藏在哪里,你真正的如意宝,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纠结、终极方案你已经找到了,而且你知道怎么样再次找到它,这就可以了。你的轮回实质上已经结束了,你所谓认为的没有结束,是因为你认同于这个身体还在轮回当中,可是你忘了这不是真正的你,这只不过是你投射出来的一场游戏,真正的你就是普贤王如来。

 

有的人会说,普贤王如来那是本初佛呀,我不是啊,我是一个凡夫。当你这么想的时候,你的确是一个凡夫,但是你在认为你是凡夫的这颗心里面有宝藏,有真金。这个真正的宝藏在所有的活动当中,从来没有中断过。所以你只需要发现到它,然后也知道怎么样再次发现它,你就不用担心了,你接下来就是从这种认为身心是我、这个轮回的我、这个所谓的我当中的认出真相,这样这个game(游戏)已经over(结束)了,你的轮回游戏已经结束了。是不是?

 

因为,第一,这个轮回的我只不过是它幻化出来的游戏,真正的我就是我当下的那个纯然觉知。我有能力发现它,我有能力再次安住在这个状态,我又担心什么呢?你为什么而担心?你所忧惧、痛苦的那个,你所担心的你会得病、会死的那个是什么呢?不是真正的我,不是你需要关注的那个。它是你玩的一个游戏,你会因为你玩的一个游戏导致什么样的结果而担心吗?比如说,你在玩一个电子游戏,这个游戏你过关了,下一个游戏你没过关,你会因为这个非常痛苦吗?不会吧。这只是“我闹着玩儿”,对不对?只是让我自己高兴而已,所有的游戏都是同样的目的。但是觉性的游戏,只是它自己自身功德的庄严的显现。

 

刚才我不知道你们预备一群的人有没有听到我说荣素班智达,十一世纪的这位被誉为“雪域文殊化身”之一的荣素班智达,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大圆满成就者,他曾经写过一个论叫做《轮回的乱象乃是普贤王如来之游戏》。南师在《无上之源》这本书的最后提到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普贤王如来。那个跟他对话的人(应该就是阿椎雅诺)问:那是不是(有)很多个普贤王如来?因为普贤王如来不是一个个体,所以你说“很多个”,这本身已经偏离了普贤王如来的定义。在幻相当中有很多个,在实相上当中一切都是一个,当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你的轮回的游戏已经结束了。但是你愿意再玩也可以,也没关系,但是你现在已经不怕了,就好像你已经处在电视机的屏幕这个层面了,你没有处在电视节目的层面。你处在电视节目的层面,电视节目、这个电视剧有放完的一天,你处在电视机屏幕的层面,它就有无穷无尽的节目,你根本不需要担心,明白吗?

 

我们以前认为的,比如说小乘的行者,他要怎么样所谓的证悟这个究竟真理?他先观察自己,这个我实际上是根本不存在的,这个身心组成的五蕴的我,通过四念处或者观十二缘起他发现不存在,辟支佛他们发现这个我是不存在的,所以他就没有忧虑了,所以他们放下了烦恼。对不对?这叫烦恼障。但这不是真理的全部,他们认为万法还是存在的,有一个最细小的时间和空间的存在单位,所以大乘佛教认为,要究竟证悟法无我,一切法都是没有我的。但是光是这一点人无我、法无我就是全部吗?为什么佛陀还要三转法轮?那表示说更重要的是这个无我空性,它只是一个基础地,这当中生起的妙觉智慧、如来藏光明的完美的显现,就是所谓的成佛,这个才是究竟真理本身。而且这种智慧,它也是空性的智慧。空性和智慧并不是两个东西,虽然他分成三转法轮来教,因为他面对的受众,他没有办法一下子把最究竟的真理讲给他们。也许你们都是高根器的众生,所以我可以直接跟你们讲大圆满,大部分人听懂了,没有听懂的人就知道根器稍微差一点。没关系,一堂听不懂,十堂听懂了,你根器又上来了,所以不要以为根器是一个神秘的、不能改变的东西。

 

所以我要讲的重点就是,当你理解了我说的话,因为我是用汉语,用你们最贴近的,你们的理解方式的角度来讲,所以讲这个书更加好懂。当你听懂了我所讲的,你再反过来看书,我相信大部分都能看明白。是不是?我们现在再来一起读这个书,你看看你能不能明白。刚才预备一群的同学,你们几个亿感觉补回来了没有啊?(老师笑)

 

有一点可以向你们保证,我讲的方式据我所知几乎没有人这么讲,我在用更加直接的方式在讲。我也结合了一些大圆满传承的方式,但是我没有限于某种方式,因为我觉得真正的大圆满的精髓就是不拘一格、击中要害。至于所谓大圆满的某个窍决、某个方法,的确某个时代可能适合一些方法,比如说明性的那些观想,在过去西藏人可能能做得好一些,现在的人要做一些复杂的明性观想,观想莲师三门放光融入我们三门,我觉得有点难,现在的人太复杂了。

 

“原来倒带浓缩的复述,可以比首播更有味道。”真的吗?(老师笑)我想问问大家,听我的课几个星期以上的人,也许不用这么久吧,有的人可能很聪明,一个星期就明白了。我想问问,当我们反复提到当下现前的这个赤裸的觉知——明觉的时候,你们是否可以,当你愿意的时候你可以处于这个状态?那么这个状态首先它没有什么分别,是吧?它是完全的一种柔软的状态。如果要没有念头也是可以做到的,尽管这并不重要。在这个当下充满了活力,虽然没有看到光明,但你感觉充满了光明。

 

不可否认啊,以前古人怎么说,“弟子不必不如师”。有的时候真的听众当中也许有的人可以比老师更厉害,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我记得有一个人,他教他的学生,结果他的学生后来成佛了,可是他还没有成佛(老师笑)。反过来他的学生来教他,后来都成佛了,有这样的情况。但至少他能够教导他的学生成佛,我认为这个已经很了不起了。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背景、什么样的所谓的过去世等等,但是只要我们进入了这个教法的精髓,就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我们现在继续。由于我超越了所有的承许和否定,我超越了一切诸法现象。由于没有一物不是我自身,我超越了对见地之禅修。由于没有东西与我自身分离,我超越了要遵守的誓言承诺”先说说这几句话。“超越了所有的承许和否定”,我们知道这个指的是什么,是吧?因为所有的承许、否定,就是在说各种对于实相的理解、分析、判断、分别,有的是接受某一种诸法是有还是无等等这些。但是大圆满完全没有涉入到这种心意识层面的承许和否定,所以完全超越了这个层面,所以也超越了诸法的现象,没有什么不是我。

 

怎么理解没有一物不是我”?因为你所谓的“一物”对于你来说是存在的,对不对?对于你来说存在,或者对于所有众生的心来说是存在的。也就是说,实际上一切的存在都是通过这个心。这个心的实质是什么?那就是这个觉知。那觉知的实质是什么?就是这个纯粹的觉知——没有主客对立的分别的觉知,所以这个就是普贤王如来,所以它也超越了见地的禅修,没有什么与我分离,所以它超越了誓言承诺。

 

有的人会说,那大圆满就没有誓言了吗?唯一的誓言就是你要成为大圆满,这是唯一的誓言。换句话说,没有誓言,没有戒律,从究竟的层面来讲就是这样。当然,你要没有处在大圆满这个角度,你没处在究竟的层面讲,你现在要退化成一个凡夫的角度,哦,你说我是一个没有证悟大圆满的凡夫,所以我要遵守这个、遵守那个,当然也是没有错的,因为在什么层面说什么话嘛,是吧?莲师说,见地比天高,行为比粉细,就是这个意思。

 

真正处在这个见当中,没有任何的因果,没有任何的存在,没有任何的承许分别。但没有在这个见当中,当然啦(...)。所以,问题是你有没有发现它。你只要发现它,你就有可能更多地处在这个见当中,换句话说,更长时间的处在明觉当中。这么说仍然有一点凡夫的努力的色彩,因为一切莫非明觉这个本初自性的显现。但是只要你这个凡夫的习气还在,你总是需要不断地安住在这个真如实相、这个当下的赤裸的觉知当中。然后你认为一切显现的存在,其实都是从粗到细的你的习气的展现,所以你不需要做太多,你只需要在这些展现的各个层面认出来是什么在觉知这一切。一开始可能你还会有一个概念,然后慢慢的你这些概念会越来越少。这是跟你的放松相关的,完全放松意味着完全没有概念。这样赤裸的明觉,就是融摄一切的基础。

 

以前有一个班禅叫阿里班禅,他写了《大圆满二十五支分戒律》,好像是这样名字的一个论。但实际上当你仔细观察的时候,你发现其实还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包裹在金刚乘当中的大圆满,它是在金刚乘的角度在说大圆满。但是大圆满唯一的誓言,就是安住在明觉当中。当你做不到这个的时候,你至少要保持一个相对的觉知、二元的觉知,仅此而已。但是就算你没有时时刻刻安住在明觉当中,至少你应该好好地学习《无上之源》,或者类似这样的教法,让你明白什么是凡夫的见,什么是世俗谛,什么是大圆满这样的知见。当你有可能安住在大圆满的状态当中,并且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圆满知见的时候,你就有可能脱胎换骨,你就有可能从被各种深厚的概念和习气绑住的幻相当中绽放你的觉性光明。这个时候,一切的概念,都消融在这个光明当中。

 

“由于除我自身之外没有要寻求的东西,我超越了对修行能力的获取。由于没有地方在我自身之外,我超越了所要逾越的证悟层次。”在我自身中没有要寻求的东西,所以不存在说我要提高自己的修行能力。因为很多人总是学大圆满是学大圆满,然而他大部分的时候,除了他跟大圆满阿底上师瑜伽、金刚歌之类的有那么一刹那的关联之外,其他时候他都处在凡夫的见当中,那就是刚才我们描述的:我的名字叫什么,活了多少岁,我是由这个身体,身体里面有心,然后我有烦恼等等,我的身语意就是我的全部。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是这么认为,这才是最大的问题,这就叫做概念、习气。现在大圆满就是教你什么是真知。真知灼见是什么?那就是这一切都不是真正的我,唯一配得上“我”的,就是这个觉性本身。而且它没有个体性,不存在你的、我的、他的,不存在一个单独的一个人,不存在个体。存在个体是因为你无始以来的这个习气而已。

 

念诵原文 略)就是说,我们通常会说九乘佛法、九种修道,但是我们会说大圆满是无修之修。以前我们可能有种种的想象、投射,现在慢慢通过这些原始大圆满的修学,我们逐渐地明白了什么叫做无修之道。因为一切都在觉性之内,一切都在这个赤裸的觉知之内生起。

 

念诵原文 略)其实它就是各种角度、各种语言来说同一件事,我想没有必要再去解释。

 

实际上,‘障碍’意味着没有领悟我。‘偏离’意味着寻求除我以外的东西。”这个障碍和偏离,“障碍可以有两种:业力的和概念上的”,所以一种是业力上的障碍,一种是概念上的障碍。“无法领悟我是业力的障碍;无法辨明我是概念上的障碍”我们佛教徒通常都拿业力来说事,是吧?这里区分了两者,一种是业力的,一种是概念性的。业力的话,我们会说跟过去世、往昔有关系。但我们说概念上的障碍,就更多的跟今生有关系。它这里说障碍就是没有领悟我,所以有障碍;偏离就是说去寻求我以外的东西。这个“我”就是觉性本身,就是菩提心普作王,就是清净圆满识。

 

由于一切有情和无情世界的诸法现象都是清净和完全的根明觉之自性,未领悟我和未辨明我就是这两种障碍;寻求某物并努力设法获得它就构成了偏离

这里说“一切有情和无情世界的诸法现象都是清净和完全的根明觉之自性”,大家要理解这句话,也就是说,所谓的有情世间和器世间,我们佛教说的有情众生的世间,还有无情的器世间,一切的诸法,一切的现象,都是清净圆满的根明觉的自性,根本觉性的这个nature,就是它的self-nature,它的自性光明的展现。

 

未领悟我和未辨明我就是这两种障碍”,有的时候可能我们领悟了明觉,我们发现了,可是我们陷入到各种现象当中,我们就无法辨别,立刻就忘了,所以就变成一种二元的状态。就是说,啊,我修窍决的时候,我修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我接受引导的时候,我听无央老师讲课的时候,我知道什么是明觉,然后我开始工作,我开始走路,我开始聊天等等的时候,我就是我,之前的一切都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个就是我们说的,没有在万法当中辨明我。所以首先要领悟我,然后要辨明、发现我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我们继续:寻求某物并努力设法获得它就构成了偏离”可能一些老同修修过贡玛德威的修法,贡玛德威的法本一开始就是这么说的,寻求证悟本身就是一种偏离。有的人无法理解这句话,说“我现在没有证悟嘛,所以我要寻求证悟”。但是你得仔细认真思维这件事情,你说你没有证悟,可是如果我们现在通过这些课程、引导、方法、上师瑜伽等等大圆满的修学,你已经发现了这个真实的状态,然后你在修法当中还要去寻求这个东西,这当然就是往反的方向走。因为我们说,你已经发现了这个是你本具的状态,你不需要往外找,你不需要去寻求证悟。你可以说“我要寻求更好地融摄身语意三门的幻相”,这个在世俗谛上讲是没有错的,从胜义谛来讲,其实也是从普作王的角度来讲,仍然是在世俗谛当中说话。

 

所以我们有的时候就处于这样的一种好像有一点矛盾当中,是吧?大圆满说我们不需要寻求证悟,我们本来就是证悟的。然后我现在发现了明觉,我甚至可以随时处于明觉当中,但是我还是没有融摄身语意,身体还是存在,它会生老病死。能量有的时候好,有的时候不好,很多时候能量也有问题,所以气脉也有问题。心意有的时候二元,有的时候可以处在明觉当中,总之我还没有证悟。但是你要知道,从普作王的角度来说,这一切都不存在,因为你所谓的你要融摄的身语意的二元幻相,这仍然是对于你作为凡夫来说的,是不是?从觉性的角度来说,身语意的幻相只不过是它的游戏。

 

其实为什么一直说大圆满是当下就觉悟之道,并不是说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大圆满密续里说,大部分大圆满行者可以在法性中阴当中获得证悟,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有少部分的人,他们概念太强。两种情况:一种是有的人概念太强,学别的法洗脑洗得已经很难再恢复到原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那就没有办法。比如说我讲话,很多人跟我说,老师讲得通俗易懂,这是我收到最普遍的一个评价,很好理解。所以我想绝大部分人都能听懂我说什么,除非我在说别的语言,但是我在说汉语,绝大部分人能听懂。所以你排除了第一种可能性。

 

那么第二种可能性,你看一看自己是不是你以前用各种东西加持了自己?其实也不是你自己加持自己,你是被别人加持,被各种系统各种洗脑,然后认为学大圆满必须是这样,必须是那样。要是大圆满没有进入藏传佛教,比如在苯教当中它是另一套系统,但不幸的是,苯教当中也在搞他们的一套系统。总之,这种轮回就是很搞笑的,很有意思的就是,它总是会要进入到某种文化当中,就必须融入到人类或者某种众生的局限当中,让他们能够慢慢地接受,借假修真,所以它总有这样那样的局限。但是我的感觉,为什么现在学习大圆满对于很多人来说变成一个极其奢侈、今生都难以想象的一个事情?当然我说的是在别的地方。很多人在我这里已经破除了这样的观念。我想来想去还是跟藏传佛教一千多年来的这种模式有关系。

 

佛教因为是现存所有的宗教当中算是比较古老的,二千五百年,所以有各种各样的派别。所以很多人说,我学了一辈子,学了四十年、五十年的佛教都没有搞明白。因为有太多的概念、太多的系统、太多的传承、太多的法脉、太多的传统,你没有力量,你太渺小了,你没有办法跨越重重的障碍,超越重重的阻力,得到一个真正的真知灼见,这是极其困难的。

 

从这个原始的大圆满这里,可能很多人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机会。这样我们就发现,其实大圆满是特别简单的一个真理,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当下的这个觉知,我们为什么要设置这样那样的障碍、这样那样的条件呢?这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吗?为什么大家来听我讲,就这么简单就能够明白?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说“哎呀,我的上师说必须修加行、这个那个”?这只是千万个障碍当中的一种。没有什么是必须的!你只要是个人,你就可能证悟大圆满,只要你是个正常的人,能听懂我讲什么,其余的就是完全是你自己的障碍有多少,你偏离了多少,你在寻求“我”以外的东西,我所说的这个“我”,是普作王本身,没有领悟“我”(佛陀涅槃前说的“常乐我净”的“我”),你在寻求“我”以外的东西。普作王觉性本身,已经发出了呐喊,我希望大家也都收到了。

 

你看我研究了几乎所有主流的宗教以及它们的密教,我现在感觉佛教里的名相,这些传统,我说过啊,不要误解我,九乘佛法都是解脱道,但是有的慢有的快,大圆满是最直接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刚才书上也说了是吧?学大乘显宗的菩萨道多停留了三劫对不对?三劫啊!一小劫的话是三十多万年还是多少,反正上百万年。学密法的话,有的停留七世,有的停留三世,有的……这到底是为什么?那就是说,有种种的偏离于最直接地认识真理的这个问题。

 

现在如果说我们有可能来学习真正纯粹的大圆满的时候,我们不再限于那些刚刚发明了五百年的所谓的加行,那还不是所谓的大圆满的加行,那是九世噶玛巴最开始在噶举派的加行。噶举派的九世噶玛巴旺秋多杰,距今五百年前发明了五加行,后来四大教派都采用了这个方式,后来宁玛派把它叫做大圆满的加行。其实这就是一种创新,或者一种当时的与时俱进。但是你要知道并不一直是这样的。而且现在大圆满只有窍决部,基本上围绕上师瑜伽来进行,有很少的这些轮涅分别法引导、直指,很少,有一点就真的很了不起了,很珍贵了。而大圆满心部也是片面地被教授;大圆满界部都存在着各种道听途说和人云亦云;关于彻却、妥噶,各有各的说法。其实有多少实修的精华教授?有,的确是有,那些伟大的大圆满的祖师,当然教授的都是真正大圆满的精华。但(我们现在学的)这是所谓的原始的大圆满,就是这个书上呈现的这样的内容。我说过很多次了,尤其是对那些最近刚进来的人,我再要重复一遍。

 

作为大圆满这个法脉传承来讲,最先出现的是大圆满心部,这本书你从头听我的录音或者看书,最开始出现的第一位,这个劫数当中第一位祖师噶绕多杰——极喜金刚,然后接下来总共加起来二十一位心部的祖师。之后,差不多到了真正作为一个比较兴旺的传统,界部的教法差不多是在毗卢遮那之后才开始比较兴旺的,也就是公元八世纪到九世纪的时候,这距离噶绕多杰心部的传统、原始大圆满的传统,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现在我们就是在进行一个穿越历史的时空,回到将近两千年前的原始的大圆满教法。八、九世纪的时候出现了界部;窍决部差不多是在公元十二世纪以后伏藏当中才出现的。所有以前接触过大圆满传承的人都知道,你接触过的龙钦宁提、龙萨宁提、杰尊宁提、布玛宁提、龙钦巴的四心髓、四心滴、七宝藏等等,都是窍决部的,没有一个例外。偶尔讲了一点点心部的,比如说,五明佛学院的《大鹏展翅》,还有《觉性杜鹃》,好像有的地方也偶尔提了一点,很少。当我们还原这些最开始大圆满教授的时候就发现,跟现在怎么(有)那么大的区别?你甚至无法理解,怎么会是这样的啊?可是你不得不接受,因为所有的大圆满祖师公认《菩提心普作王》是大圆满的根本密续。所以你要知道,历史上有些变迁、有一些东西是接受到一些宗教文化传统的影响。

 

我们能把事情变得直接、简单、精要、直击要害,我们为什么要加上重重的枷锁?为什么要设置重重的障碍?我们能当下解脱,我们为什么要搞个漫长的三大阿僧祇劫?那些学了大圆满,没有真正掌握精髓的人,他们不放心:我要再去学一个净土宗,因为据说净土宗念佛,大众化的修行,大家念一念,然后借力往生,就可以进了保险箱,我可以来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但这不是大圆满的传统,大圆满传统非常简单,大圆满真实的传承里就是说,你可以立刻当下现量体验到你心的本性,然后展开你的大圆满的修行。那么这样的人一定可以解脱,其实他当下就已经解脱了,只不过是说是否转换了你的立场,你还是认同以前那个凡夫的立场,还是说你现在处在真实的觉性的立场。这个立场就是所谓的见,你的真正的见,结合了你真正的大圆满的本觉的智慧,那不需要任何人给你转换,你当下就是了。

 

所以当你接触到这样真实大圆满传统的时候,没有理由、也没有可能说你还需要多少辈子。唯一的可能就是说,你修了两天阿底上师瑜伽,或者说益西桑特,或者说短坐法,然后过两天来了一个藏地大活佛:哇!哇!法王耶!无央老师没有任何的什么上师啊、什么什么头衔,也不是活佛,也不是法王,我还是去听他的吧,那肯定更保险啊,因为大家都去嘛。所以我们就冲过去,去求法了,开始了:“你要得我的法,五加行重来一遍!”然后当你怀着对他无比的信心,在漫长的岁月当中终于熬完了、凑数字凑完了五加行的时候,你发现上师再也不来了,我也见不到他了。当你跑到藏地去,冒着各种的风险,包括高原反应和各种问题、各种疾病、风险的时候,才发现他在讲中观,在讲绿度母。我不是说绿度母和中观不好,我只是说这不是大圆满。这样的人是多么的可惜呀!

 

大圆满根本不需要任何宗教的加持,包括佛教。因为噶绕多杰最初来教授大圆满的时候,就被认为是异端邪说,所以当时那烂陀寺的五百班智达之首文殊师利友,也就是妙吉祥友,带了一堆班智达去跟他辩论,说你是异端邪说,我们要打倒你,扑灭你的异端邪说。但是,几句话噶绕多杰就让文殊友明白,他教授的就是释迦牟尼佛的真正的最究竟的教授、最了义的精华。这是一切觉者的秘密的宝库,没有理由有任何的区别。那是由于面对不同情况的众生,所以展现了九乘乃至无数乘的不同的教法。现在大家有幸得知、得见最纯粹的真理本身的时候,你的内在的那个开关应该打开了,从生生世世那种沉迷和昏寐当中打开了。

 

今天就学了这一章,下次开始继续学第十章。我们来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就是对上师生不起信心,对自己内在的上师就是相信自己。”当你说自己的时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是哪一个?你描述一下。内在的上师自己,这个自己是什么?是身体?是能量?是心意?是思想?是什么?

 

“老师五一课最近在重听,尤其是第一天下午讲体验明觉,体验了两小时,我感觉得到了哇!你体验了两小时?很厉害啊!

 

“处于明觉之中,有了知他人心意的能力吗?还是要对明觉稳固?”呵呵!。请问你为什么想知道别人的心意啊?任何的神通,都是修行之道上的副产品。在释迦牟尼佛教法当中说,“漏尽通”就是说超越了任何所谓的这种漏失,就是这种执着、分别,那么这个是最大的神通,其实这是解脱的神通。其他的世间神通都是修行的副产品,不需要去追逐它。至于你说是不是安住在明觉有可能知道他人的心意,这么说吧,当你的个体性消失的时候,你就有可能知道。因为一切众生这种多样性是假象,他们是同一个普贤王如来,没有很多个普贤王如来。同一个觉性,幻化出一些分别的多样性的游戏而已,所以它会很高兴,因为它可以玩得很嗨。

 

“大部分人学大圆满都会解脱吗对,我已经引用了密续当中说的。不是学大圆满,大部分的大圆满行者,可以在法性中阴当中证悟报身。什么叫大圆满行者?意味着那些有大圆满明觉经验的人,实际上应该是,不光是曾经有过一点经验或者体验,他有能力,就是他真正的认识到这个状态,并且知道怎么再次处于这个状态。当他能做到这一点时候,我们称之为有融摄的能力,有彻却的能力。这样的人,他就一定会在死亡的时候,所有的身语意的二元的束缚消融的时候,赤裸的本性展现出来的时候,就当下自然的成为这个觉性本身。

 

“自己就是当下的知?”我也要打个问号,你所谓的当下的知是什么?比如说,我知道这个电脑,我知道这个键盘。我就怕你说的不是我说的,也许我们用的词是一样,但是不一定说的是一回事。

 

“理论上一切有情众生都应该有自己的明觉吧?如果是轮回,普贤王如来又怎么跟着自己走?”不是说六道众生都有自己的明觉,六道众生都有心的本性,都有本初状态。明觉是说他发现了一直存在的这个,只是以前没有发现,现在发现了,这叫明觉。区分一下本初状态,或者说本性和明觉。明觉是一种现量的经验,所以不能说所有众生都有明觉。如果要有的话,普贤王如来怎么跟着走?这个问题我看不懂。你意思是他们有明觉,他们是普贤王如来,又怎么轮回?这个我已经上课当中说过无数次了。

 

“妥噶和彻却和明觉的关系?”彻却、妥噶修持的基础都是明觉,如果没有明觉,根本不要谈什么彻却,根本不要谈什么妥噶。因为彻却就是已经发现了这个真实状态,然后不管身语意处于什么状态,我们都可以处在这种自解脱的状态、本来状态当中,这就叫彻却。当然彻却有些方法,比如说金刚歌、金刚舞,比如说凝视虚空“南卡阿待”,比如说索提等等的方法,有的时候会结合一些气脉的修法,我五一期间也教了一个室利辛哈的窍决,对不对?很多人都知道。那么妥噶的话,意味着在明觉稳定的基础上,然后用一些方法能够开显我们这个金刚身上的巨大的利益,那就是我们的本觉智慧可以可见的方式显现在虚空当中。有一些方法。但是没有明觉,这些都没有意义,根本不可能。

 

“本初状态是不是就是基的状态?”当然,一回事。

 

“有种说法是上了年纪的人超过四十岁的,很难通过大圆满法成就,这种说法靠谱吗?”这种说法一点儿都不靠谱。你自己看看这群里的人,很多超过四十岁的人。事实上当你没有超过四十岁的时候,我们中国人怎么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那四十岁不惑,这是一个基本的社会调查得出的结果,我相信。假设你还没有不惑,你怎么知道你该该修大圆满的?所以一般来说,我观察了我们大部分的人是三十五岁以上,到六十多岁、七十多岁都有,少部分的九零后,还有更小的,然后八十多岁的也很少,但是大部分都是在三十五岁以上到七十多岁之间。完全不存在(提问的问题里)这样的事情。四十岁,你看,第一你基本上没有太多经济上的问题,你基本上通过前半生的努力,你不需要天天去谋生根本没有闲暇来思维解脱的事情或者修行。你四十岁的时候,你耳聪目明,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疾病,这是最好的修行的时刻,所以大部分人都是在四十岁以上。这一段我感觉占百分之四五十。群里面好像有一个群的摘要,他说多少岁多少岁,如果他填的年龄是真的。不存在啊!这个可能是金刚乘或者是些什么说法。对,邦·米庞贡波遇到毗卢遮那的时候已经八十五岁了,所以大家不要担心。“四十岁是黄金段位”,说得太对了。

 

“修大圆满可以什么都不观想,临终可以解脱成佛吗?我是代一位藏地师父问的,他从小出家亚青寺,我和他敞开了说我现在和您学大圆满,他只是很关心,我们探讨了一个多小时,但是我发现我没办法表达清楚,有文化的原因,修行较差。”在藏地修行主要的内容就是各种观想,所以这位藏地的师父,他会问这个问题,肯定是藏人吧,在亚青寺的藏人。这个很正常,因为很多人虽然在藏地,但是他们也知道大圆满。当然了,在亚青寺肯定没有人不知道大圆满。但是就算在藏地待了很多年,在亚青寺出家,他也未必学了大圆满,这很难说的。然后我不知道你说的具体的意思,但是我们的南师大圆满,比如我教的这个阿底上师瑜伽,也是有观想的,不是说就没有观想。但是观想不是必须的,观想是从心进入心的本性的一种方便、一种方法。但是我们很多的引导,我们的有些方法——“呸”没有观想的,是吧?你可以告诉他,巴珠仁波切在《椎击三要》“其松内德”(藏音)里面就是这么说的,就是用“呸”直接直指的,所以不存在一定要观想这种说法。但是很多的修法必须要观想。所以临终解不解脱,我刚才已经讲了,你现在要学会理解这些话,然后融会贯通,然后自己可以告诉他。

 

“如何在必须思维的时候也保持明觉的状态?”当你心开始思维的时候,你没法保持明觉,因为思维跟明觉是两码事儿。但是处在明觉当中是有可能做一些不需要思维的事情,比如说我念咒,对不对?我念咒:“嗡嘛呢呗美吽舍 嗡嘛呢呗美吽舍”,我们处在明觉当中也可能这样,因为它不需要思维,对不对? 甚至,比如说,我在观想,然后我放松,比如说我念一个“阿”,明点白阿,然后我放松,我处在明觉当中。这个时候,我的观想还在,但是我没有接着刻意去观想,它也许还在显现。所以明觉不碍显现,明觉也不一定碍身语意。但是,就是意的层面也有很多的内容。比如说,我们有非常细微的一些心意,我们并不需要去排除,但是你一旦要思维,比如五乘以四等于多少?你肯定要想一想是吧?当然你如果达到很快的速度,你不用思维。但是,比如说你稍微想一件事情,你要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股票我要不要再加仓啊”,等等这样的一些话题,那你肯定要思维。一旦开始思维,什么叫思维?有一个心在思维一个对象,然后开始攀缘,那肯定是二元的状态,你怎么可能处于明觉?但是,如果我们处在明觉当中,有的时候有一些问题,以前一直没有答案,突然之间“啪!”自己冒出来了,这样的情况也是有的。所以明觉当中会生起一些妙用,但是明觉跟思维是两码事儿,明白吗?这是不同的。

 

对,《椎击三要》里面说“平等宽坦时,骤然击心呼?呸!

 

“日常生活当中必须思维,有什么办法?”你思维的时候就去思维吧,然后你也不要太在乎。你思维的时候至少要大概有一个二元的觉知,我知道我一直在动脑子,我在思维。然后你有空的时候,就训练自己的觉知,你就知道自己老思维就很累,就会紧张。所以你知道这并不是最究竟的状态,所以你应该觉察到自己的紧张。一直思维是很耗神的,对吧?神是所谓细微的能量,那你的身体慢慢肯定也会生病的,所以你要有这个觉知,有这个觉知就放松啰。但是你在明觉当中,思维是不可能的,它是相反的。但是比如说你问释迦牟尼佛一个问题,他有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这个叫觉性的妙用,他不需要经过思维,他可以得出你那个层面所需要的答案。比如有弟子问佛陀说:这个洗澡的浴桶上面有好多虫子,我要去洗刷它的话,不就把这虫子杀了吗?然后释迦牟尼说:我让你去刷桶,没有让你去杀虫子!类似吧?我也许说得不是很准确。这显然就是对应提问的这个弟子的层面的相应的一个妙用的解答,这是非常有智慧的。但仍然是有概念的,对不对?这并不是释迦牟尼佛进入了概念,而是说他有这种妙用,他生起了这种状态。

 

“有了明觉还修觅心吗觅心法的作用是前行当中的一种,是为了发现念头没有实质,就是观察心,实际上是观察念头的生住灭,没有任何的来源,没有任何的实质,没有任何的相状,所以发现念头是空的,发现心是空的。但是这显然不是大圆满了。大圆满,“呸”的当下,是不是空的?但仅仅是空吗?对不对?空明不二嘛!这区别很大的。这个话题都说了多少遍。修心法、住心法、轮涅分别法,这是大圆满开始的一些修法,但觅心法不是。比如说阿格旺波教的百日觅心,那是发现心的空性,这实际上是显宗的方式,你可以理解为一个加行,但这不是大圆满。

 

“现在无法体验法性中阴,如何把握法性中阴很简单,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是一个小的法性中阴。我们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然后有一个刹那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叫睡着了,睡着了就是一个小小的法性中阴。但我们不称之为法性中阴,我们称之为自然光的阶段。自然光的阶段,意味着我们凡夫心停止了运作,这个时候其实我们本性光明就展现出来,但是非常的短暂。所以,如果你没有很清楚的处在这个明觉稳定的状态当中,你的自然光的阶段,尤其是你睡前没有修阿底上师瑜伽之类的修法,大部分人都无法体验到这个状态。所以当你很好地把握了这个自然光的阶段,当然,实际上你的梦境等等都会有不同的状况,不同的质量。

 

至于所谓死后的法性中阴的把握,我刚才就在说,很多佛教徒认为死亡的时刻就是一生当中唯一重要的时刻,有的人就是一辈子不修行,然后死的时候请各种高僧大德来超度,他觉得这样可以解脱。但是大圆满教法当中说,我们活着的的时候,只要有这种明觉的经验,这个叫子智慧,或者叫子光明。法性中阴到来的时刻,所有束缚我们本性的二元状态都消融了,这个时候,我们本性赤裸地显现出来。只要我们生前有明觉的经验,这个时候自动地认证,不需要什么把握。什么叫把握呀?我现在手里把握着一个杯子,需要努力吧?当你有明觉的经验的时候,你法性中阴不需要你把握,它自然会认证。还要把握的,那就还是不可靠的。因为你所谓的把握,其实是错过了这个阶段。比如说有的人在法性中阴之前可以做一些引导:某某人,你现在要死了,所有人都会死,你也不要恐惧,现在你忆起以前的修法等等等等,这个叫做一个引导。

 

死亡来临的时候,你什么也做不了,完全靠你以前的串习,你以前的修行经验,在大圆满来讲,就是你的明觉的经验。你现在的每个当下,都可以处在明觉当中,你的解脱基本把握在手里面了,不用担心。不是说每天晚上都能够梦中知梦,法性中阴才能解脱。谁告诉你的?经典中没有这么说。不要听有一些某某大德说的就是真的,那不能划等号。我们听的要看圣教量为第一考量,对吧?比如大圆满密续当中怎么怎么说,你不要看显宗当中怎么怎么说,显宗不是大圆满,显宗里成立的,在大圆满里不一定成立。好吧?所以你要听,比如说关于刚才我说的这些死亡的事情,你看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里面,那就是大圆满六中阴里面说的那样,这也就是噶玛林巴的“shitro”(静忿百尊)里面说的。

 

“轮涅分别法什么时候开讲?”别问我什么时候开讲,教法有无数种,不用问我什么时候开讲,我已经讲过无数次了,去请相关的资料,有视频,有语音。你只要问我什么时候开讲,我就问,先凑够100个人,我们再来讨论这个事情。因为有无数的人,今天你讲这个,明天我讲那个,我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的要求。比如有的人又要求阿底上师瑜伽,行,够100个人咱们再聊,对吧?因为我每年都讲,我讲轮涅分别法至少讲过十次了,你选这两年的,越近的越好,最好是有视频。然后你打开来看,假装你在同步上课,也会有很好的效果。

 

“死亡一刹那如果没有把握。”死亡,我刚才说了,我们不需要把握。第一,你生前有明觉,这是你最大的把握。然后临近死亡的这个叫临死中阴。比如说某某同修快要死了,然后其他同修围着他:某某师兄,你快要死啦,现在你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你忆起阿底上师瑜伽,你忆起金刚歌,你以前经常修的,现在我们一起来修。然后你跟着大家一起,大家围着他一起唱金刚歌、修法,啊——等等等等,这就非常好。之后进入法性中阴,死亡真正降临了,然后他以前的状态,这是他真正的把握。所以不是靠谁谁谁去把握一个什么东西。错过了这个阶段,进入到投生身中阴。

 

投生身中阴就是错过了法性中阴最珍贵的解脱时刻,那么这个时刻就是根据你的业力,根据你的障碍来决定你未来去哪儿。这个时候就像一片羽毛一样在风中吹,这边来一阵风吹到那儿,那边来一阵风吹到这儿,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完全靠你自己的修行的功德,或者你的善业、你的恶业综合情况,决定你会投生到哪里。这个时候还是可以做一些引导的,比如说根据大圆满中阴教法,我们每隔七天就可以做一个引导,因为每隔七天这个亡者的意识会苏醒,你就可以再次给他做些引导。你可以引导他不要去那些昏暗的地方,要去那些光明的虽然刺眼的地方。反正有这样的一些内容,你可以去网上下载《西藏度亡经》看看,这就是大圆满的教法。好吧,这个大概是这样。我已经说来说去说了很多遍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有的人就听不到我说话?只要你明觉的经验确信无疑,解脱已经把握在你自己的手中,不需要什么死的时候再去把握,呵呵,那个时候已经太晚了。

 

“心部教言和心髓教言有啥区别区别大了嘛!心部,你看《无上之源》就是心部。心部传统的正式教授叫四禅观,对不对?还有很多的心部的其他教授。但是我们学的《无上之源》,还有《菩提心普作王》、《金刚萨埵大虚空》、《石中熔金》、《大鹏展翅》,这些是原始的心部的教法,这是原始的大圆满。心髓部就是窍决部,窍决部是关于融摄。先要有明觉的经验才能融摄,现在的窍决部大部分都是一个仪轨,然后来修一些上师瑜伽,然后总集一切,然后有的时候会观想。比如说阿秋喇嘛三门放光净化我们,然后有一些表示彻却的词句,然后念诵,然后安住,一般是这样。至于动态的融摄,传统的心髓部里面讲得很细的不多。大圆满金刚舞这样的教法已经失传很久了,除了在大圆满同修会里面。我说的是大圆满的金刚舞,不是金刚乘的金刚舞。但是南卡阿待,藏地还是有一些教授的,就是凝视虚空这种修法。所以我们很清楚啦,心部跟窍决部的区别。

 

对我来说,心部才是真正大圆满的精髓,界部、窍决部是在这个基础上延伸出来的,尽管对于一些人来说它也是很好、很重要的。有的传统上会说心部比较间接,界部、窍决部比较直接,心部偏空,界部偏明,窍决部明空双运。这些都是人云亦云,事实上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就像有的祖师说,玛哈瑜伽是偏重方便,阿努瑜伽偏重智慧;有的说玛哈瑜伽是生起次第,阿努瑜伽是圆满次第。你自己看看嘛,我们的曼达拉娃就是阿努瑜伽,里面又有生起次第,又有圆满次第。可见这些人云亦云,包括这些著名的祖师说的并不总是了义的说法。所以要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否则是三世佛冤啦!好吧,不说了,因为我回答一个问题可能会引出三个问题。

 

我们回向功德。(回向 略)

好啦,各位晚安!

 

 

注:

1. 修学大圆满,请加QQ预备群47796485,按入群须知操作。

 

2. 无央师个人微信号:thevoidone,可看朋友圈里内容,不聊天。

 

3. 大圆满同修会会员提问最好在QQ,常识类问题请先看官方网站www.samtengar.net和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找答案。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