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6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50   评论:0
内容摘要:“普作王说:‘我是诸法的根源。我是一切法,一切存在的自性。离开我的自性没有一物。法身、报身和化身的三个层面,都是我的自性。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证悟者,也都是我的自性。’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无论是看一个已经证悟的觉者还是仍在寻求自我证悟的行者,他们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本初状态的自性。”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6期)


2020年4月10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6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宏愿

中文校对:xiaolan

英文校对:慈悦

藏文校对: 慈悦

    辑:晨曦

    定:xiaolan

 

目录

2.5.4.10第九章解释基于因果法则的各乘是错误的道路 1

2.5.4.11第十章大圆满不是强施局限的宗教 8

2.5.4.12第十一章诸法的根源 14

课后答疑 19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好,我们现在开始。修阿底上师瑜伽,唱金刚歌。

 

我们继续学习《无上之源》这个教法。昨天已经讲到第65页第九章。

 

2.5.4.10第九章解释基于因果法则的各乘是错误的道路

 

“第九章解释了基于因果法则的各乘的义理,也就是那些与外在更为有关的教法,这让读者明白到它们是错误的道路。”(念诵原文 略)所以这段话里面再次说了一些非常惊世骇俗的说法,对不对?它直接宣称基于因果法则的各乘的义理是错误的道路。它不是说是间接的,或者说渐进的,或者说曲折的,它直接说是错误的道路。我们怎么理解这句话?我们大家都知道,在大圆满的九乘佛法的知识当中,我们并不是说只承认大圆满是解脱或者说圆满证悟的方法,事实上我们认为所有的九乘佛法都是独立完整的解脱道。我们甚至把外道,就是佛法以外的这些道路划为一乘,这就是在九乘教法当中的第一乘。这个九乘教法的第一乘就叫做世间人天乘,这就包括所有的其他的宗教,或者思想,或者哲学,或者修行的法门、灵修指导等等宗教。所以大圆满是完全开放的,它认为任何一种道路都不会说是没有价值的。

 

但是为什么这里在说,它认为基于因果法则的这些义理、这些乘是错误的道路?因为这是基于它们的见来说的,它们的根本的知见。比如说我们显宗当中基于因果的法则来解释轮回当中生灭的一切法,对不对?最后说当我们积累了功德,净化了业障,尤其是消灭了我们的烦恼障和所知障,并且积累了六度万行之后,我们的这个所谓的佛果就会显现出来。但是当他们这么描述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说见地上是有错误的呢?因为这是在不了义的基础上说法。因为所谓究竟佛果的展现或者显现,以最真实的知见而言,它并不是一个新造出来的东西,或者说是一个通过积累功德、净化业障而生起的东西,对不对?而显宗当中说出离轮回、证悟涅槃,它就是要通过加法和减法。加法就是积累功德,减法就是净化业障,这一加一减,它们认为佛果就证得了。这样的一种见解其实总体来说还是在因果的层面,所以我们说,在显宗当中总是有这样的比较明显的二元的见,尤其是在小乘当中。在大乘,比如说三转法轮的教法当中更加的究竟圆满,但是三转法轮之外的一转法轮、二转法轮都有比较明显的二元的倾向。尽管二转法轮是讲究竟的般若空性,但是它仍然是偏向空性而说的,是不是?比如我们说《心经》当中,虽然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在证悟空性智慧。

 

但大圆满这样究竟的教法并不会总是强调空性,我们从来都不单独强调空性,我们从来都是说具足一切光明潜能的空性。我们最多会说空明不二的本性,很少单独说空性。所以当我们说大圆满时候,我们不会说是证悟空性,我们会说是本来清净与本自圆满的不二。“本来清净”是什么意思?这个纯净的、不受任何时空业力因果污染的状态是本自具足的。“本自圆满”也是一样的,天然圆成的,不是在后天努力而生起的,是不是?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这些见解是有这样的过失的。这也是为什么显宗当中显现最终的佛果需要三大阿僧祇劫,非常非常的漫长,对不对?一般来说是这样子的。

 

当然大乘佛法有很多的内容,有的时候它有一些看起来非常直接的道路,比如说禅宗,对不对?但是我们不要忘记禅宗是怎么表述的,它是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心性,见性成佛。它是在佛教之外单独传的,所以禅宗被认为虽然也是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因为根据禅宗的历史的记载,说第一祖就是释迦牟尼佛,但是释迦牟尼佛的显教,禅宗其实并没有放在一个核心或者说非常正式的位置上。当我们去了解一些正式的佛教历史的时候,除了中国佛教史以外,基本上在印度佛教史,在古代一些佛教史,还有现代西方的佛教史当中,很多都不承认禅宗作为正式的佛教的一部分。所以禅宗算是显宗当中的一个异类,或者说它是一个特殊的法门。但显然尽管它不是一个大众化的法门,但是它却创造了中国佛教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无论如何,即使是禅宗也没有说跟大圆满完全一样的见解,完全一样的方法,尤其是大圆满里面的界部,还有大圆满的托噶、仰滴这些教法,可以比较直接地开显我们的法性光明,然后能够更加迅速地融摄我们的身语意,这些方法是在禅宗里面没有的。因为当我们完全融摄了自己的身语意,由身语意而生起的这种局限或者业力的幻相就消融了,这样的三身圆满就会迅速地现前。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显宗我们仍然放在出离道当中,总的来说是这样的。

 

“这并不是对基于业力因果法则的诸乘上师们的指责,但是可以认为其中的一些修道显示了对个体状态的不圆满的理解。”因为我们说,我们每一个个体的本性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所以这就说明他们的理解或者见是不对的。上师在英文里是teacher,所以可以翻译成法师、老师都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一再强调,比如说在藏语里面叫“给拉”。英文里是teacher,或者一个导师,一个老师,他们不会区分那么清楚。我们汉语当中就非常地着相,非常地分门别类,对这个字非常地重视。比如说一个人,他要有上师的名字,所有的人就高山仰止;如果他没有挂这个名字,所有的人都不在乎,完全是跟着名字跑的。在汉族人里面这种倾向是极其严重的。不管是谁,名字前加了个大仁波切、法王就不得了啦,就根本不用去观察他了。

 

比如说有人在我们群里做广告,还没有做任何其他的教法的教授,上来就是仰滴,上来就是托噶。天哪,怎么可能呢?!是不是?很多人缺乏这样的一种正确的修学教法的见解和态度。他们就看到了妥噶、仰滴的几个字眼睛就发光,因为据说这是大圆满最高等的、最核心的教法。他们忘记了南师一直在强调的,你要修学这些教法,不要说修,只是你学习这些教法,获得这些教法的传承,你要有个基础,这个基础就是已经生起了明觉的经验,并且有一定融摄二元状态的能力,这个状态叫做彻却的基础,彻却就是能够持续地放松于心的本性当中。很多人连心的本性的边都没摸着,连概念都不理解,他不要说生起任何的经验,上来就要修妥噶、修仰滴,这是荒唐。他们这样做的话,不但是违反了南师的这种教导,而且当他们这么去获得传承然后去修的时候,由于他没有这样的大圆满的基础,这将摧毁他们整个的禅修,南师说过非常多次。当你没有一个彻却的基础,你去修托噶,修仰滴,由于这些技巧都是有的,这些方法,看光啊,这个那个,但是由于你没有明觉这种彻却的基础,你修这些法生起些体验,它就把你整个禅修给摧毁了,你可能这一辈子再也没有获得证悟的可能。

 

多少人听过南师这样讲法,可是他们一看到这些名字,某某仁波切,某某法王,某某活佛给传承,然后他们就……我的天呐!而且我很惊讶地看见里面有些老同修,所以你能想象吗?根本没有去观察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这个上师是怎么样,只要看到这个高大上的教法的名称就扑了上去,不可思议。你如果有彻却的基础,你实际上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东西。南师说得很清楚,在这个时代其实托噶、仰滴这样的教法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我没有说它没有价值,只是说,在这个时代,因为是所谓的末法时代,(Kali Yuga)的时代,黑铁时代,众生非常地散乱,非常地二元,习气非常地深重,所以最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心的本性,然后以这样的真实的经验摄持日常生活当中的一切,彻却是最核心的。有了彻却的能力基础,解脱就有了保证。你去追求这些东西,对这个没有任何的了解。假设你已经有了彻却的基础,你也不会在乎这些东西,因为这个叫锦上添花。不是说跟解脱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有彻切的基础很牢固的话,就一定能解脱,就一定能证悟法身,在法性中阴当中证悟报身佛,你夫复何求呢?你一定要显现虹光身吗?你确定吗?你显现虹光身的目的是什么呀?是显得很帅吗?是显得很酷吗?还是就想让大家看不见你了吗?你死后没有尸体了对吗?这样想有意义吗?对不对?说明我们就是像小孩子追逐彩虹一般,不了解这些教法的真义。

 

亏得南师教了那么多年,说了那么多次。好,我们那些老同修、新同修看到这些就冲了上去,这是让人很惊讶的事情。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只要群里有一个人打什么广告,上次有人打什么“净土大圆满”的广告,又拉走好多人。当然我说过大圆满同修会是完全敞开的,真正的大圆满精神是完全敞开的,你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完全是自由的,但是我们应该觉知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应该有一个这样的正确的闻思修的基础。因为上师一直在讲这些东西,为什么大家都听不见?当然你可以说“我先去了解一下”,但是很多人不是说先去了解,很多人看了这些教法,冲上去就要求法,根本不管这个人是谁,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发心是什么。你要知道,为什么西藏佛教传统都是师徒观察三年,因为首先我们得确认这个上师是一个有正确发心的上师,他不是为了世间八风,他不是为了这些世间法,他不是为了私欲或者任何世间的目的。如果缺乏这样一个基础地观察和了解,哪怕他传普贤王如来直接成佛的方法,你也是不可以(盲目求法),你也是要谨慎的。所以我们具足基本的正确的见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人说:我们注重实修,我们修就好了,不像无央老师天天在那边讲课。他们认为我们就是在读一本书,我们只是在闻思。可真正地在认真听,在认真地思考,在认真地实践的,跟着我的课的引导在做的人,他们知道,很多人理解了并且生起了一定的经验,这个是很重要的。因为,比如说你来学大圆满,你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这一切,你上来看着这些高大上的教法就冲过去求法,这个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因为有可能,你有这个发心,你要去求法,然后他给了你法,之后你再反过来去观察:原来他是为了钱,他是为了色,他是为了控制弟子,他是为了拉人,他是为了壮大他的山头。好,你现在再来观察,晚了,你们已经形成了金刚的关系。现在再怎么样,你不能批评他,因为你们已经有了这个金刚关系了。所以你要先观察好。

 

所以我就对所有来听我讲课的人说,你们不要先相信我说的任何的事情,你先听我讲的有没有道理,是不是符合佛教的基本的这些教义,这个大圆满基本的闻思修、见修行,基道果。如果符合,可以信任可以学。所以英文里有一句话很重要Don’t trust, but verify,不要轻易信任任何人,你要先验证他,这个很重要,这是一个基本的佛教的精神。很多人一上来就说,我要对上师生起信心,这是很荒唐的,你还没有观察他,你还不了解他,你生起哪门子信心呀?是不是啊?就像你去跟别人做生意:哦,我对你有信心,我不管怎么样,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我觉得全天下人都是好人,你肯定是一个老实的诚实的商人。有人会说,你拿商人跟上师来比较。这个你会说,这是两回事,那可不一定啊,两回事?现在有多少真正的发心单纯的上师,我们去观察一下。南师说过,藏地有70%以上的所谓的活佛,是因为个人和寺庙的利益被树立起来的,这是什么意思啊?说白了大多数就是为了钱,为了地位,为了寺庙的利益,对不对?

 

当然这并不是都是不好的,因为藏传佛教的延续很大的程度上要依靠这些寺庙,这并不是都是不好的。我有一次亲眼看见南师有一个亲戚说:我们寺庙没有一个活佛,所以经济啊各方面一直比较困难,要是有一个认证的活佛就好了。南师当时就笑了,说:好吧,那我给你一个活佛认证。明白吗?这表示什么?南师当然知道这个不是什么货真价实的认证,但是为了随顺世间的这个习惯,那边没有活佛的头衔的确没法延续。可见你们要了解西藏真实的修证传统,真正懂的人没有人会在乎那些头衔,就是那些小白,这些没有去过几次西藏,没有学过,没有接触过西藏文化,没有深入的去了解西藏修学传统的人,才会上当。我曾经跟大家说过好几次这个故事。

 

比如说我们去年夏天去传说是修行圣地之王的叫做“贝玛歇布”,就是宗萨寺后面的水晶洞。当年,蒋扬钦则旺波、蒋贡康楚、秋吉林巴,尤其是秋吉林巴在这里发掘了《大圆满三部》伏藏,因此它是最重要的圣地之一。我们去那边,爬了几个小时的山,爬上去了,当时带路的是一个叫做乌金多杰的喇嘛,他是更庆寺的。更庆寺是德格历史上最大的寺庙之一。更庆寺的这位喇嘛带我们去爬山,三个多小时终于爬到了贝玛歇布(水晶洞)。那边有一个长期闭关的喇嘛,个子小小的,人特别特别的善良,特别特别的好。然后就聊嘛,以前也没见过面,就聊你以前是什么时候到这来的?在这边待了多长时间?修什么法?上师是谁呀等等,大概沟通了一下。然后他就说他已经记不清他来了多少年,大概有二三十年吧,他没有去算得很清楚。他的上师是也是一位大圆满上师,他是从丁青来的,在那边长期的修行闭关。他主要修的是龙钦宁提,尤其是益西措嘉佛母的一些修法。然后大家一起喝茶,后来一起修了个荟供,我在那边领修了一个决法,就是断法。然后这个喇嘛,他也参加,他叫阿旺喇嘛,他也参与我们的决法共修。然后大家就进一步的了解了彼此。

 

结果进一步交流之后,乌金多杰喇嘛,带路的更庆寺喇嘛,他就跟这个阿旺喇嘛说:“您在这边长期闭关修益西措喜佛母心咒,请您把这个咒传给我们吧。”当时我们一行去了五个人,有的人就问乌金多杰喇嘛:你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上师的资格,有没有传法的资格,就向他求法呀?然后乌金多杰说:我们藏地真正修行的人里面,觉得一个人,他传承这么清净,然后一直在这边闭关修行。这个人又显现那么慈悲,那么善良,那么好。这肯定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没什么可说的,当然可以当我的上师,当然可以给我传法。你知道吗?这才是真正西藏的修行传统。那我们这些汉人就是看了一些表面的东西,你们知道像那个张铁林,那些明星,他们就拜了一些所谓的上师,结果后来发现是假的。连张铁林这样的大明星都会被骗,何况大家呢?你们的资源,你们的信息会比他多吗?

 

所以大家要了解,大家要闻思,大家要实修,大家要了解西藏真正的传统是什么,不要被这些名字骗。什么仁波切、活佛,你不证明你的智慧、你的知识、你的修行、你的发心、你的闻思修、讲辩著,别跟我来这个里格楞。什么呀?那活佛多了,藏地上几万的活佛又怎么样?什么仁波切?有人说北京朝阳区有30万散养的仁波切。这是别人说的啊,不是我说的。所以我们真的不要太天真,太幼稚。

 

南师这样一个划时代的教法,你们不跟着好好学,好,来了一个人,立刻就冲到那个群里去,真的是不可思议。当然我已经说过了,你们谁做任何事都是自由的,我们也不会因为这个要把你怎么样,要把你踢出去,永远不会。但是我们不允许这些人在这个群里面去发广告,发广告可以,他这个课程完全是模仿我五一的课程的文字,课程的标题都是一模一样“大圆满的核心修持”,然后用托噶、仰滴来吸引大家。我并不是说这位仁波切他教的就是不好,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这个现象。因为我也不了解他,所以我不能判断他讲的是好还是不好,是不是能跟他,我只是说这个现象。我们这里很多跟着南师学了那么多年的人,立刻就冲过去了,那刚发了,结果有人贴出来那里面的群成员,发现有差不多一百个人几十个人,有很多我们的同修,所以我们就知道很多人没有去观察,然后就要去报名啊,这个那个,就觉得他们不具备这样一个正确的知见和基础,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进行《无上之源》这样的学习,因为大家关于大圆满这些东西都停留在一个美妙的想象和粗糙的了解当中,在网上看了一些人云亦云的帖子啊,什么介绍,很多人学大圆满都是百度仁波切教他的。在那边百度一些东西:啊,这个就是大圆满,心部是这样,彻却是这样,仰滴是这样。江湖上水很深,什么样的人都有,所以大家一定要保持一个佛教的最可贵的这种理性的闻思修去验证,保持一个怀疑。不是说世俗的那种怀疑,就是说什么东西在验证之前,在闻思修体验去确认之前,不要轻易的相信。包括对我,没有什么例外,都是一样的。

 

(念诵原文 略)我们讲密续有十个方面的要素:灌顶、仪轨,坛城、本尊等等。(念诵原文 略)所以这就是密乘跟大圆满的区别。我们说密乘也就是金刚乘,大家一直都了解。我们一直在说,九乘佛法前三乘声闻、缘觉、菩萨乘是出离道;金刚乘的话,包括后面的五乘事部、行部、瑜伽部、玛哈瑜伽和阿努瑜伽都叫做金刚乘,都叫做密乘,都是转化道;只有第九乘大圆满是自解脱道,跟显宗的出离道和金刚乘或者密乘的转化道都不一样。但是很多人,包括藏地大多数试图学大圆满的人,不管是藏地还是汉地,全世界范围内都有这样的一种倾向,就是传统上他们基本上不区分金刚乘和大圆满。这就是为什么这里说的,普贤王如来自己说那些修行者试图通过十种性质,刚才说了十种性质就是十个方面——灌顶、仪轨、口传、坛城、本尊、种子字,这些一共有十个方面。他们通过这个来寻求我,寻求谁呀?寻求明觉,寻求圆满的大圆满的证悟,这就如同希望在天空中行走却跌落在地上一般。

 

所以这里是说,所谓的希望在天上走却跌在地上,因为你是想寻求大圆满的本自圆满的所谓的无修之修的这个道,但是你却想通过这种转化的本尊之道来获得。这完全是两个层面,是不是啊?转化道是在心意识层面的观想、专注,然后修圆满次第、气脉明点等等,一开始都是在心意识的层面,直到最后生圆次第不二才超越了二元的状态,超越了心意识,所谓证悟大手印就是生圆不二的状态,而大圆满的方式是从一开始就是直指心性的方式。

 

总是有一些人会说,大圆满一定要有一个前行、加行,我们已经通过之前的课程的讲解,包括南师的各种教言,已经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那些强调一定要有加行或者不管是共同外前行,还是不共五加行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遵循着九世噶玛巴以来,就是五百年前的九世大宝法王旺秋多杰发明的加行传统,到现在只有五百年。为什么他们一定要修加行,然后再去修窍诀部,因为他们没有心部、界部的实修引导。说白了他们只有大圆满三部的第三部了,相应椎击三要的第三要,也就是融摄任运。融摄任运的基础,就是要有明觉的经验。所以窍诀部要修得起来,一定要有直指的部分,一定要有让你发现明觉的部分。不一定叫直指,但是他会传这个窍诀,比如说,住心法或者叫森怎,还有轮涅分别法,藏文叫容申,轮涅分别法有的地方叫区分有寂。比如说亚青寺他们就会有轮涅分别法,就是这个区分有寂的教授。因为没有这一部分(这个部分跟直指的作用是类似的),那么你就没有办法发现心的本性。

 

或者说类似的作用的修法——住心法、轮涅分别法、第七修心法、益西桑特等等很多,南师教了二十种左右,别的地方很少,但是一般都至少会有轮涅分别法,包括五明佛学院的法王晋美彭措,他的文殊大圆满也是区分有寂,也就是我们说的轮涅分别,因为有就是轮回,寂就是涅槃,所以区分有寂和轮涅分别法是一回事。所以这才是真正大圆满的加行或者前行。

 

那些我们说的不共五加行——皈依、发心、供曼扎、金刚萨埵还有上师瑜伽,这个不是真正大圆满的加行,而是传统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都修的加行,只是说噶举和宁玛有上师瑜伽,萨迦和格鲁没有必须修上师瑜伽,他们是四加行。明白吗?因为他们没有原始的大圆满的这些引导。像我们讲的这些心部没有任何一个当今的上师在讲这些东西。如果有,请你们告诉我,我孤陋寡闻,请你们告诉我。有谁在讲《菩提心普作王》?有谁在讲《本初胜妙》?有谁在讲《觉性杜鹃》?有谁在讲《金刚萨埵大虚空》?有谁在讲《本初经验》?这些五部遗教,这些大圆满最原始的五部经典南师全部都有教,还有谁在教?

 

有的人在线下私聊的时候问我,为什么南师就可以,为什么别的上师就没有?我已经说过了,你们没有听到,现在我再说一遍,南师有特别的一种能力,就是他是梦瑜伽的一代大师。他在有觉知的梦境中,也就是他梦中知梦,我们知道梦中的明性是醒着的时候的至少七倍。我们现在醒的时候,就是被我们的这个心意识所局限,所以我们的明性是比较低的。可是我们做梦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在梦中很多时候突然很有灵感,妙语连珠,出口成章,思如泉涌,智慧持续的显现,这就叫做明性的梦,知道吧,明性的状态。那么在这样的一些明性梦,尤其是有觉知的明性梦,南师觉知的明性梦,明性梦不等于有觉知,明性梦就是状态很好,就是没有什么太多烦恼或者概念的污染。但是觉知的梦就比这个更高一点,就是梦中知梦,我们大多数人梦中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南师有这个能力,所以他由于这样的状态,他训练有素的这种梦瑜伽的状态,他可以得到任何他想获得的教法。任何的教法,他有疑惑的时候,这些相关的上师,这些经典,比如这部经,这部心部的教法是文殊师利友写的,那部教法是同措瑞巴写的,然后在梦中突然他们就显现在他面前,因为梦中没有这种局限。所以这样(他可以得到任何他想获得的)的教法,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别的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上师尽管有这样的超越的能力,他在所谓学问研究的方面都是非常努力的。从他十几岁进入佛学院受过最完美的传统的萨迦派佛学院的训练,从那时候就开始了。他去见蒋秋多杰之前,所有的教派的这些知识见解他基本上已经非常地熟悉,非常地清楚,只是说他显现上当时还没有真正的证悟大圆满。直到蒋秋多杰跟他讲最简单的话,让他反观心的本性,明白不要往外看,像眼镜一样;而是应该像镜子一样,反观自性。由此他的大圆满的本性就所谓苏醒过来,因为他前世就是昂藏珠巴,当然证悟了大圆满,只是再次显现出他的证悟。

 

所以他有这样的能力,藏传佛教现在对他的官方的评价就是:最杰出的一代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师,最重要的或者首要的大圆满上师之一。这个评价不是空穴来风的,是不是?因为,就算是在所谓的学问上面,讲辨著方面……我有一次在台湾遇到一个出家人,他说在欧洲(他在英国),在英国我们那个佛学院里面十本教材有六部是南开诺布写的。你想一想,是什么情况?所以仁波切有这样的能力,一个是梦瑜伽的能力,一个是他有最好的学问的基础,并且他非常的努力,光是大圆满的原始的第一部密续《声应成续》的研究,他找了两个版本的无垢友尊者对《声应成续》的论释,一个版本是噶陀寺的,一个版本是哲蚌寺的,两个版本都有一些错误,他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大概前后有6年的时间比对、校对,然后整理,然后输入电脑,然后再次校对整理等等,花了很长时间。

 

仁波切在我家里曾经住过两个月,2014年和2015年在宜春的三昧营的法会期间,都住在我家,就住在我这个房间,你们看一看,这个床就是仁波切睡过的床,以前蚊帐换了,我换了一个悬空的那种蚊帐,这个床是仁波切睡过的床,这个桌子是仁波切用过的桌子,这里随便拿一个仁波切的东西,看他亲手写的字(藏文)。所以我想说的是,我能近距离地观察到他,而不是说在网上看一看这个上师,所以我知道他每天是多早起来,他每天四五点钟就起来,我们起得没那么早,当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工作了好几个小时了。有的时候是回弟子的电子邮件啊,有的时候是在整理这些教法的法本啊,包括刚才说的《声应成续》这些等等。所以他是非常努力的,非常孜孜不倦的,在教法方面,在同修会的各种活动的开创方面,你知道仁波切一辈子,他就像一个人做了十个人,甚至一百个人的工作。你们如果了解的话,就会认同我的说法。在藏文化方面,他是顶梁柱。藏医、西藏历史、天文历算方面,他都不可思议,真的,他不是世俗的我们能随便见到这样一种显现。

 

我想说的就是仁波切有这样的能力以及加上他的努力,加上他的基础,加上他前身就是虹身成就者,所以他显现为这个样子。所以我说他是千年难遇的上师,前几年我这么说的时候,很多人:啊,你就是在赞叹自宗,赞叹自己的上师。现在越来越多人了解了,因为海外藏人官方网站上的认定,那是2018年仁波切圆寂前后才有的。可是我说他是千年难遇的上师,至少五年前我就这么说过,只是很多人不相信,不知道而已。他们只是听了两个法会,对仁波切没有全方面的了解。所以我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我们的这个教法是来自什么样的一位上师,不是说随随便便某个传统、传承认证的一个活佛,一个上师。仁波切象征着整个藏传佛教的最后的一代传统的证悟上师,知道吧?所以我的公众号的第一个帖子,我的“大界无央”微信公众号第一篇文章就是《南开诺布上师的逝世象征着一个伟大的时代的结束》,大家可以去看一看。我也没有仔细说,因为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说,但以后可能慢慢地说,把这些都说出来。

 

好,第十章。(有同修网上问《觉性杜鹃》是否有翻译)《觉性杜鹃》?有啊,当然有翻译。

 

2.5.4.11第十章大圆满不是强施局限的宗教

 

“本章论及明觉的圆满,提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要点。一个大圆满的修行者必须知道所有教法(外续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等等)以及如何修持它们,因为大圆满并不是一个强施局限的教派或者宗教。”看到了吗?仁波切说的:一个大圆满的修行者必须知道所有的教法(包括外续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等等)以及如何修持它们,因为大圆满并不是一个强施局限的宗教。你看我们所有人来这里听课都是来去自由的,没有任何的条件,没有说你必须怎么样怎么样,对吧?所以这个就叫做没有任何的局限。我们在预备群直接就可以听法,直接就可以获得传承,然后你慢慢地听,慢慢地了解,慢慢地观察,包括网站、各种公众号,我们有五个网站,有两个公众号。我们还有一个道场,各大城市大多数都有共修的地方,北京以前有道场,现在没有了,上海有一个道场,整个亚洲的中心道场在我们的三昧营,在宜春——我在的这个城市。所以大家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去了解我们这个团体,了解上师,包括了解我本人。我的很多的文章啊或者讲课啊,音频、视频、文字在网上非常非常多,我讲的课网上公开的至少十万字以上是绝对有的。所以各方面可以更多地了解,一定要先了解、先观察。

 

有的人说:“我只知道大圆满就好了。”我好多次讲某一个讲座,不管它叫什么名字啊,名字可以起很多,比如说《一切危机的当下解脱》,比如说《究竟什么是大圆满的见》等等这些名字,名字不重要,但是我每次都会说:你要了解什么是大圆满,你也需要了解什么不是大圆满。因为当你要区分大圆满跟其他的八乘佛法,乃至世间人天乘的外道的方法的话,你就需要了解这些跟大圆满的见修行果有什么样的区别,基道果有什么样的不同。因为大多数人学习大圆满的障碍和问题主要在于,主要在于,听好了,我说的是最主要的就是在于他们没有正确的见。方法说白了很多人都得到过,比如说我们的学法群已经十二年了,2008年成立的,十二年了,至少有几千个同修得过南师传承,可是真正的生起明觉和大圆满的这种实修经验的人,我觉得有10%都不错了,真的,也许有吧,我没有统计过,我只是感觉,因为我认识很多人,我也知道很多人的发言等等。我觉得可能不到10%。

 

我观察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说他们没有得到什么传承,什么法,仁波切以前高峰传法时期,有时候一个礼拜都两轮法会,什么情况?一轮法会至少3天,有时一个礼拜他就传两个3天,有的时候整个礼拜都在传,有的时候传半个月的法。他高峰时期,每个月都有一轮法会,甚至两轮法会、三轮法会。绝大部分的法会都是我翻译的,可能有差不多90%,所以我通过这样的方法对仁波切的教法就非常地熟悉。那么我就发现大多数人的问题不是没有得到什么传承,因为我一直在说传承对大圆满来说最主要是直指和引导。得一个陇的口传,这些什么经文密咒的口传,这个是次要的传承。我反复这么说,但是有的人总是觉得我要得一个什么具体的藏文的传承,知道吧?但这个是没有必要的。你想想大圆满进入西藏之前,一千多年都没有藏文的口传,为什么?因为还没有进入西藏,哪来的跟大圆满有关的藏文的口传,没有啊,对不对?大圆满的密咒那个时候还没翻译成藏文。所以可见这个因素是次要的,知道吗?

 

所以我们要知道这个“陇”更多的是一种许可,比如说我们有的修法,它有护法来护持,或者表示对这个教法和护法的尊重,我们说,通过上师传一个口传表示一种许可、一种结缘、一种开许。比如说仁波切曾经传过一个全藏文的法会,传了三天《声应成续》,啥都没有,任何话都不讲,就哗啦哗啦一直念藏文。他有的时候觉得这些也是有必要的。但是从大圆满的传承的三个方面来讲,这个绝对不是最重要的,绝对第一重要的就是直指心性,认识心性。第二就是跟它息息相关的各种引导,因为你不能只是一个“呸”啊,是不是啊?我“呸”一万次,如果不跟你详细讲到底应该怎么做,为什么要这样,细节是什么,那种最细微的窍诀是什么,如果不这么详细地引导指示,翻过来翻过去地详细地说的话,很多人还是不明白。因为语言是有很多的盲点的,你说一句话和我说一句话,也许我们说同样一个词,但是其实是你在说你的,我在说我的,所以语言沟通的障碍是非常大的。人类总是存在各种误解,只是程度多少的问题而已,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误解对方。

 

这就是大圆满讲的最重要的方面。所以有些人说“我没有荟供的传承,我没有某某比如说共修时候的传承”,我就说你有根本传承,我们就允许你参加,没有关系。如果你能获得一个“陇”的口传,那是最完美的,但是就算没有,由于你已经与根本传承相连,你也可以参加相关的修学。仁波切在世的时候也说过,如果你对这个有兴趣,你可以提前的学,只要你以后有机会获得传承就可以。仁波切还说过,如果一位修行者能处于禅观当中,那么他念咒或者念一个什么仪轨等等,如果他能处于禅观当中做这件事的话,相关的人如果有想获得这个传承的这种动机发心的话,这也是可能发生的,明白吗?这是为什么我们每天都以“阿”字开始,唱金刚歌等等,都是给大家一个机会跟这些传承相连。所以你不要总是想着在正式的时刻上师非常庄严地念藏文,不要幻想了好吗?这个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个人并不在乎念不念“陇”,说句实话,“陇”我认为这个都是跟上师具体的开许有关系。比如法王如意宝是怎么说的?他说任何人看“阿弥陀佛极乐灌顶”的光盘,他就获得了这个传承,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所以所谓的给传承其中有这样的一种开许传承,懂吗?就是我允许你通过看这个就可以获得传承。但是南师在世的时候的做法,南师要求你们同步听声音,就是只要同步,比如我在这边直播,你听到了就获得传承,这是南师的要求,但并不表示所有的人都必须这样。以前刘锐之上师跟敦珠法王二世获得传承,打电话的时候就给了。有的是写一封信说我授权允许你修这个法等等,这也获得了一种开许传承,所以传承有很多的方式获得。对,有的人看过“阿弥陀佛灌顶”,这就是法王如意宝说的,就表示说他有这个开许。

 

对我来说,我不认为所有的“陇”都是必要的,因为这个“陇”更多的是一种传统的金刚乘的形式。在大圆满里面,比如说我跟你念一遍《声应成续》,从西藏的角度、传统角度来说,他们经常会这么做。但是南师其实他的做法有的时候也是很不传统的,他虽然有一个大的在西藏佛教的这个范畴里面。比如说南师教阿努瑜伽,他的方法就是特立独行的。别的上师说,不管什么阿努瑜伽还是玛哈瑜伽、无上瑜伽都得灌顶才可以学,对不对?这个说法大家都很熟悉,因为密法就得灌顶,金刚乘就得灌顶。但南师说:不,阿努瑜伽具有大圆满的关于基的见解,所以给个“陇”就可以,不需要灌顶。所以南师是与时俱进的。

 

我认为与时俱进就是要根据环境不断地改变,不断地根据环境行事,这是大圆满教法当中第三个最重要的原则。第一个原则就是阿底上师瑜伽;第二个原则就是保持觉知;第三个原则就是根据环境行事。那现在上师圆寂了,没有人能给予那么完美的藏文的口传,谁可以给呀?他的儿子可以给吗?他的儿子藏文还没好到那个程度,所以大家要了解,不要想象太多。南师讲藏文、念梵文那种能力,你们知道扎西求培堪布很有学问,他说南师那种能力是登封造极的,极快的速度而且非常清晰的发出每一个咒音,就是他那个时代的训练。可是他的儿子是意大利出生的,藏文会一些,但是显然比起父亲来肯定差得太遥远了,这个时代就不同。

 

所以你不要总是想着要得一个“陇”,我已经说了不那么重要,对我来说啊,如果你们认为我的观点有意义的话。你有阿底上师瑜伽的传承,有大圆满的直指心性,别的都是次要,就这么说,好吧。所以以后不要再问我这些问题,听过的人不要再问这些问题,你没听过我说这些那当然无所谓。因为大圆满没有必要总是活在某种文化当中,西藏文化(对)金刚乘的影响,总是要念一个这个念一个那个,但是没有藏文的时候念的梵文呢,对不对?那也没有藏文的传承,没有藏文的陇又怎么说?你们确定梵文要念陇吗?你们确定乌金文要念陇吗?很多时候是西藏文化的特色,知道吧?所以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很多人一天到晚在喊传承传承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圆满传承。真正的大圆满传承就是上师引导你发现了你的本性,这是最重要的,其他都可以不要。

 

(念诵原文 略)所以大家从这段话听起来,就了解大圆满最主要的就是要解脱各种局限,从各种狭隘的地方解脱出来,克服自己的局限,任何方法都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所以不管它是什么方法,只要你发现能解决你的问题,你都可以采用,这就是大圆满的方式来融摄。你也可以修金刚萨埵或者什么什么,但是大圆满本身没有要求做这些,只是你觉得有必要,你必须这么做,你可以这么做,没有问题,但是最要紧的是从狭隘当中解脱出来。刚才我讲那么长时间不就是帮助大家从各种旧有的概念当中解脱出来?关于传承我讲了半天,你想一想在禅宗当中有过这样的传承吗?什么念一个“陇”,念一个藏文的仪轨?什么口传密咒有吗?没有吧?在藏传佛教之外,你们能告诉我任何有这种念“陇”的方式吗?有请告诉我,如果都没有,那意味着这是藏文化的一个特点,藏人有这样的传统。我们可以尊重这样的传统,但是不意味必须被它束缚着。

 

每个人都有大圆满的本性,为什么一定要天天……。修荟供,你能安住在那个禅观的状态修荟供,或者观想,或者念诵、唱诵,这就是最好的,你不用老想着那些东西。如果这些东西是必要的,那么就意味着每一个传统也必须要有。除了藏传佛教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传统是用这样的方式。有人说“我讨厌束缚”,没有人喜欢束缚,任何人都讨厌束缚,但是问题是很多人不知道自己被束缚了。

 

我告诉大家吧,很多时候这些局限就潜藏着一些目的。我跟你们举一个例子,不是特别合适,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可以参考一下。比如说吧,你们要办个事儿,社会上办个事,好,这个部门盖个章,那个部门盖个章。有的时候办一件小事——你证明你是你妈妈的儿子,好,你要跑十多个部门盖二十多个章,有没有?大家都很熟悉这一套,给你各种限制,有的时候就暗藏着对你的控制,懂吗?我并没有说都是这样,刚才我已经说了,传统的“陇”主要的是一种许可,一种尊重,但是有的时候在西藏不可避免有这种现象,有时可能就是把这些东西变成一种控制,比如说你必须怎么怎么样,我才能给你怎么怎么样,大家都很熟悉这些方式。

 

你看南师是怎么样?南师把大圆满的精髓(毫无保留地传给大家),恨不得把他的心掏出来。我跟你们讲课也是一样的,最精华的东西我第一天就跟你们讲。人生短暂,每个人能听到大圆满是最最幸福的事情,最最重要的事情,因为没有哪个教法像大圆满这样直接地让我们解脱出来。可是,我们又因为西藏佛教,所以把西藏的那一套又来绑住我们,这不又戴上了另外的枷锁,是不是?所以,大家要从这样的一些现象当中领悟种种的局限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敢百分之百地确定在大圆满作为一个纯粹的,这样一个完美的解脱道,最初在这个世界或者在很多个世界当中出现的时候,它没有这样的枷锁。没有说什么要灌顶,要这个那个无数的条件。灌顶本来就是金刚乘的那一套,对不对?所以大家要醒过来,好不好?

 

(念诵原文 略)所以我们这里就了解在大圆满相关的修法当中,有的时候我们也会用一些观想的方法,对吧?比如我们阿底上师瑜伽一开始是心意层面的观想来做的,然后从心意层面直接进入心的本性的层面,通过放松、反观来进入。一开始修肯定是要在心意层面,没有人一上来就处于禅观当中,没有谁一上来就托噶、仰滴,对不对?所以,这一点是肯定的,一定要先从心进入心的本性。但是如果我们要做观想的时候,这个观想大家一定要了解。现在我讲的知识是很重要的。大圆满的一些相关的修法当中,它的观想的原则都是采用阿努瑜伽的方式,阿努瑜伽的方式就是像照镜子一样刹那显现,不是像无上瑜伽或者外续部那样慢慢地渐次地观修,明白吧?比如我们念一个“阿”,明点白“阿”就显现出来,不用花好长时间去观想一个“阿”,然后是蓝色,然后是绿色,然后是红色,不是这样非常非常慢的,而是念一个“阿”就完成了这个观想,然后放松,就行了。

 

因为重要的是从凡夫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而不是说我们仔细地去观想这个那个。因为不管你怎么观想都是心意层面的造作,只要你了解这个观想所代表的法义。比如说我们观想的明点白阿,白阿代表着空性;明点代表着光明或者潜能,空明不二的大圆满的本性,这就是我们所说观想的法义,这也叫“持明表示传”,就是通过象征的方式,让你获得一种领悟。有的人一听说明点白阿那个观想,他已经领悟到很多东西了。他什么都不说,“哦,你观想明点白阿”,我明白了,“阿”代表空,五色明点代表着光明,他已经有所领悟了。在这个基础上又放松,然后又反观,当然就很容易进入。

 

很多人不明就里,根本不仔细听这些讲解,也不明白什么叫三本初潜能,不明白什么叫做空明不二的大圆满的本性,不明白什么叫做阿努瑜伽的原则,他们总是按以前的习气,我观想我一定要看得清楚那个白阿,没有人要求你这么做。所以我要讲的第二个方面:观想,看得清看不清不重要,不需要仔细的观想本尊的各条胳膊或者任何观想的对象,包括“阿”字或者什么或者明点。关键是你要有那个感觉,感觉就是一种总相,叫做“单记”,比如我说一匹马,很多人都见过,所有人都见过马,至少在电视上或在哪里见过马,那么我说一匹马的时候,大多数人心意识已经显现出一个大概的形象。这就是关于马的一个大概的相,这就可以了,这叫总相,总括的一个显相,这跟你关于马的记忆、概念,包括你看到、听到等等综合的形成的一个印象有关系。所以我们观想的时候,只要处在这样的(感觉)就可以。比如说我观想一个明点白阿,因为我之前老观想或者是老观察这个明点白阿,所以我现在“阿”,就算我看不清楚也没关系,没有人强迫你要看清楚。但是你要有那个感觉,就好像我说观想一匹马,现在你有一匹马的感觉,现在我说观想一下明点白阿,你有明点白阿的感觉,那就可以了。这已经是明性的显现了,放松下来明性显现,然后反观,这是我们要做的。

 

所以我又讲了阿底上师瑜伽,对不对?当我讲解的时候,仁波切说过,讲解也是传承和引导或者直指的一种,这是他亲口说过的话。所以当我讲解的时候,就是在给予传承,好吗?所以不要总等着一个什么特殊的时刻。当我这么讲,我讲了多少次,明点白阿应该仔细怎么做,第一步观想,第二步放松,第三步反观,我是不是说过很多次?这个课程至少说了50次以上。今天又有人问我,下次什么时候传阿底上师瑜伽?我每天都在讲啊。我告诉大家南师都没有我讲得这么勤快,他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来观想明点白阿,然后这个“阿”字代表什么,然后明点代表什么,好,现在观了以后,就放松,就可以了。有的时候就这么讲,我告诉大家。因为对他来说的确是这样,就是这样观想明点白阿,知道它代表什么,然后放松就可以。

 

可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我可能更了解当代人的这种精神状态。他们观想也不容易观想得很有感觉,然后当他们放松的时候,他们要确切地了解你说的放松到底是啥意思,当他们说什么宝瓶气上气下压,下气上提,你一定要告诉大家具体怎么做,而不是就说这八个字就行了。可是仁波切有的时候就说这八个字,不是说不可以,可是这个时代有的时候就得详细地讲解。因为我觉得我更了解你们,因为你们的年龄跟我更接近一些,南师他80岁,他比我大30多岁,他的时代的众生的状况跟我们的时代的众生也不完全一样。比较老的那些弟子他们可能讲这些也就够了,因为他们的心也比较单纯一些。这个时代的众生,你不详详细细讲,我讲的以心观心,我已经接受了你们多少次“拷问”了,对不对?那肯定我得跟他讲清楚。在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绝大部分的问题我都经历过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因为我都思考过了,或者是闻思修过,否则怎么能迅速回答你们的问题?当然很多时候也不需要思考,因为一看问题就已经可以清楚地立刻得出结论。

 

所以现在我们要了解大圆满相关的观想,这又超越了很多人的常识啊,这个是阿努瑜伽的观想方式。

 

那么对于供养也是一样,是否呈上供品并不重要,但是如果修行者觉得有必要,那么他可以供养物质的供品,因为也没有供养方面的限制。大圆满总地来讲没有任何的限制,大圆满就是让你超越限制而已。只不过是有的时候相对层面我们得说一点什么规矩啊什么的,这些规矩最终也是帮助你超越局限的,而不是让你被更多东西绑住,是不是?比如说,我们说电子法本的密码不能给那些没有去请购的人或者是没有传承的人,或者怎么样,那你一定要给别人,所谓的分享。那当然我们就会说,你这样做不对了。因为首先他没有传承他来看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不好,是不是?有可能你觉得很重要的黄金般的大圆满对他来说一钱不值,他反而来嘲笑你,对他对你都不好,是不是?所以大圆满只能给那些做好准备的,感兴趣的,有这个心态来接受的人,我们绝对不会说随随便便给别人这么珍贵的教法!

 

所以供养方面也是一样。很多人总是说“我供护法的时候要不要酒,要不要供品?”我们通常是这么回答的:我们每个月有四次荟供,通常我们大圆满同修会的做法就是,如果你有条件、有时间准备,你尽量的准备一点供品,包括酒和肉,这是荟供的两个誓言物,这是一定要有的。然后其他的尽量的丰富一些,表示诸法的圆满。而且你有欢喜心、虔敬心去供养上师、本尊、空行、护法,以及你自己的金刚身,以及弱势的鬼神、地方的护法等等等等。所以,当你有很好的这样的心态去准备这些供品的时候,在这当中你已经获得了加持,你已经获得了福报,明白吗?比如说,当你想着“我现在要准备一个非常漂亮的盘子,放上非常精美的供品,因为我要供养三根本”,三根本里面包括上师、本尊、空行,那么当然你已经获得了奖赏,已经获得了福报,就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这样。不一定要等着你供养出去,你在准备供品的时候,有这样的虔敬心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奖赏。

 

所以我们也不要总是说:啊,我啥都没有,我就像米勒日巴那样弄点水就供养了。当然如果你能像米勒日巴那样非常厉害地观想和这种非常虔敬的心,我相信并没有什么区别。米勒日巴用一个破瓦罐装了一点点水,然后做了一个荟供,结果有神通的人发现他做荟供的时候,无量的天人、无形众生、三根本都来受供。而旁边有一个寺庙,有一个很有钱的堪布做了一个庞大的荟供,供品堆得像小山一般。但是他没有虔敬心,他没有认真地观修,他没有能处于禅观当中,所以发现没有几个众生去参加他的荟供,明白吗?这个原则就是这样的。我们供养是否准备供品是跟我们自己的能力有关,你没有那种能力,却要想象自己像米勒日巴,那不是很荒唐吗?所以我们尽量去准备一些东西。

 

但是我们就荟供的时候这么做,一般我们比如说念阿贡啊,如果你有酒,你可以倒酒,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你单独修阿贡可以不供食物的,也可以不供酒。但是荟供的时候,你最好是按照我们荟供的解释来(做),我们有荟供的录像,我也讲解了很多,南师也有荟供录像,也有书,你们可以去看。因为我们的荟供是大圆满的方式,里面有很多大圆满的精华,可以帮我们更好地净化我们的誓言,更好地利益这些众生等等,上供下施。这个就是所谓供养的方面。

 

“无论如何供养都是以大圆满的行持来做,而不是以普通的方式进行,没有被外在事物的概念所局限。”所以我们的荟供也好,烟供也好,我们大圆满同修会相关的一些供养的法,主要是有荟供Ganapuja;我们有龙族供养修法——但是我们很少修;然后我们有烟供、金饮,烟供和金饮放在一块,桑和色钦。我们有的时候修一些占卜啊,比如说多杰尤詹玛——跟大圆满行者特别有关的一个占卜的修法,我们也会供养一点点东西。通常这种情况,我们会给僧团,比如给同修会供养一点点。有的时候我们要给亲人、朋友回向,比如他亡故了或者生病了,我们要回向,这种情况为了获得一个具体的因缘,你可以供养僧团比如大圆满同修会,供养一点,然后再请相关的组织荟供的人把这个修法回向给他,因为我们会发回向文嘛,你把他的名字发上去,其实最好的方式是有名字、有照片,因为这样有个具体的因缘。

 

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呢?这就是制造一个因缘。比如说你以亡者的名字作一个供养怎么怎么样,你想的是要利益他,尽管不是他本人供养的,但是由于你有这个发心,以及跟他有具体的业力的联系,比如她是你的妈妈或者亲戚,当然你就能帮助到他。因为共修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这一点我们大圆满同修会很多人有无数的体验。所以大家要有时间呢,参加共修。我们有两个共修群,大乐之音是非常规的共修(群),比如我们这个读书会是在大乐之音直播,还有一个叫做佐巴钦波在线共修群,早晚都有,一般来说会有常规共修。所以有机会大家参加共修。那些在预备群的人,我们就没有这个平台提供给你,因为共修是需要跟传承相连的,不能说我们共修天天就网上的人随便进去看,这个也是不合适的。所以我们通常会要求你进到学法群和会员群才能够参加,是这样的。

 

好,这个就是关于供养的方面,我们有一些什么样的要求。总之,不是以外在事物方面,而是以大圆满来行持。我再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的荟供,荟供最主要的部分,在传统上你们很多人都参加过一些藏传佛教的荟供,他们会准备很多的供品啊,怎么怎么样。但是我们的南师的大圆满的荟供最重要的叫做荟供轮,比如有的时候我们会结这个手印,但有时候也不结手印,这样表示超越局限的供养,就是在明觉当中、在禅观当中来供养,这是超越了能所对立,这叫做三体轮空的最殊胜的供养,知道吧?所以这个是大圆满的荟供的最主要的部分。其他当然也有手印、密咒、观想啊等等,但最重要的部分是禅观的供养,所以叫荟供轮,超越局限的供养。好,第十章就讲到这儿。

 

2.5.4.12第十一章诸法的根源

 

“普作王说:‘我是诸法的根源。我是一切法,一切存在的自性。离开我的自性没有一物。法身、报身和化身的三个层面,都是我的自性。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证悟者,也都是我的自性。’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无论是看一个已经证悟的觉者还是仍在寻求自我证悟的行者,他们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本初状态的自性。”所以这一段话非常的重要。菩提心普作王说“我是诸法的根源”,就是我们所谓的无上之源。诸法就是一切的现象,一切的存在。一切现象、一切存在的这个自性就是我,离开我的自性没有一物。法、报、化三身都是我的自性,所有的觉者、诸佛都是我的自性。这是什么意思?不管是已经证悟的觉者,还是在寻求证悟、将要证悟的行者都是本初状态的自性。

 

所以,如果有人今天看了我翻译出来已经发到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上的这篇密续,叫做《诸佛游戏续》,你看了这篇密续,你可能对这段话就会理解得比较清楚一些。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但是我希望大家能够把我的公众号上的这些文章,或者发的这些密续,这些大圆满相关的都看一看。因为这个不是我个人发表感想的一个地方,不是什么个人的微信,而是跟教法有关的,我很多的一些讲课、讲座、大圆满的知见、九乘佛法、南师大圆满的特色、大圆满的精髓的指示等等都有讲。

 

今天发的这个密续是很重要的,因为当我们了解这个密续传达的精髓的时候,你就明白,从最究竟的见解来说,一切的现象界都是觉性的的游舞。“觉性游舞”就是觉性像游戏一般的起舞,就是这样的一种方式。整个轮回啊,涅槃啊,都是一场游戏而已。在经典当中经常提到“觉性游舞”,“游”就是“游戏”的意思。我个人的公众号叫做“大界无央”。这部密续当中就说,一切的显现都是从这个游戏当中生起。我们通过念一个密咒开始轮回的游戏,这个密咒就是“我、我”。然后开始了这个游戏,说是游戏听起来很轻松,但是一旦开始这个游戏,这个游戏本身是非常危险和非常地不可预料的。因为一旦我们从诸佛变成了轮回的众生,我们忘记了自己的本性。尽管我们的本性一直在作用,但是由于我们一直往外找,这也就是轮回的特征,所以我们远离自己的本性,然后各种折腾,各种痛苦。

 

那么普贤王如来教授了一个方法给金刚萨埵,金刚萨埵通常在大圆满原始的密续当中都扮演请教上师教法的一个弟子的角色。从本义来说,当然普贤王如来和金刚萨埵都是一体的,因为法身普贤王如来、报身金刚萨埵、化身噶绕多杰等等,本质上法报化都是一体的。但是作为一种显现,演戏一般地演给大家看,如果不这么演戏,大家怎么明白?就通过人类能理解的方式,人类能理解不就是老师回答学生的问题,这样就是最好的理解。所以金刚萨埵就问他这些问题:怎么从佛变成了众生?又怎么从众生返归到我们的本初自性?普贤王如来说,通过念这个“阿”字,最最秘密的、受到最大保护的密咒就是“阿”字,他说白色的“阿”字。大家修了阿底上师瑜伽都知道,白阿就代表着大圆满,代表着心的本性,比如我们的阿底上师瑜伽就是跟白阿有关的观想和窍诀。

 

还有一个咒就是跟着这个“阿”字,就是“啊阿夏萨玛哈”。有的人说咱们回向的时候是不是这个咒啊?对,回向的时候是一样的,“啊阿哈夏萨玛”。有人说,这个顺序不太一样啊。因为密续当中的顺序,是“啊阿夏萨玛哈”,我们是“啊阿哈萨夏玛”。这是因为大家不了解,六道金刚咒也叫普贤王如来心咒,也叫大圆满总持心咒,这六个字我之前说过代表普贤王如来的六种智慧。六道众生每一道有每一道主要的烦恼,当他们这些烦恼业力完全清净的时候,他们就显现为六种智慧当中的一种。所以六个字母象征着六道众生的本来究竟的智慧,也象征着普贤王如来的六种智慧,这六个字母就是从轮回当中自解脱到普贤王如来究竟状态的方法,这就是“啊阿哈夏萨玛”。我们的密续跟它中间有两个顺序不一样,因为大圆满密续它有不同的来源。

 

如果大家修过南师的“六道净化法”,它是大圆满轮涅分别法当中的一种,修过这个就知道实际上这六个字可以颠过来倒过去,有六种方式,都是同一个咒,只不过是当你这么颠过来倒过去的时候,它更多的跟某一道有关系或者怎么样,比如说“六道”有六种顺序,明白吧?所以本质上是一样的。一个是“阿”字,一个是六道金刚咒或者叫普王如来六字母,这是最重要的大圆满教法之一,(在)南师的教法里面是最重要的。

 

我曾经跟大家说过,金刚歌,六字母,三金刚,阿,它们的关系是什么?听好了,南师曾经说过:一切的大圆满教法的精髓可以总集在金刚歌当中,金刚歌是整个法界当中最重要的密咒,它是从法身显现到报身,法身的空性显现到报身的光明层面的最原初的密咒,这里面包含大圆满三部的所有窍诀。这是金刚歌,我们每天开始唱的那个就是。当我们把金刚歌浓缩的时候,就是六个字母“啊阿哈夏萨玛”,刚才我已经说了,因为这六个字母是自解脱咒,这六个字母在很多时候我们都可以念,我们每天回向的时候都在念。我们有的时候会在,比如说有人亡故了,有人遭遇到灾难等等,我们都可以念。所以大家不要天天老念“阿弥陀佛”,记得念“啊阿哈夏萨玛”。

 

“啊阿哈夏萨玛”,第一个“啊”是放松喉头念“啊、啊、啊”;第二个是上师瑜伽那个“阿”。第二个“阿”是先关闭(声门)再打开,比如我们修上师瑜伽的时候,我们先关闭声门,然后“阿、阿、阿”。第一个“啊”声门没有关,一直开着,“啊阿哈夏萨玛”,区别在这,所以大家现在知道怎么念了。我已经念了,你不要再说什么时候能给这个传承。

 

好,我们念“啊阿哈夏萨玛”,这个就是最重要的咒。所以当你有能力的时候,你就唱这六个字,就可以处于禅观当中,它是非常好的融摄的修法。在南师的大圆满教法里面有六道解脱金刚舞,也叫利益众生之金刚舞,就是把这六个字分六种音调来唱。唱六道金刚咒的同时,我们叫普贤王如来六字母或六智慧,或者叫六界,Six Spaces,就是六虚空或六界的意思,这个虚空指的是他的智慧,普贤王如来的六智慧,也叫六字母。所以这是大圆满的金刚舞,不是金刚乘那种喇嘛舞,这是跟大圆满禅观有关的金刚舞,所以这叫六道解脱金刚舞。然后我们的六道净化法也是用这六个字母来修的,这都是大圆满的窍诀。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方法,包括金刚舞,包括六道净化法,刚才说的。

 

比如说跳金刚舞的时候,这六个字母我们会用六种音调来唱,因为每一种音调相应着一道的众生,比如我们这么唱“啊阿哈夏萨玛”、“啊阿哈夏萨玛”、“啊阿哈夏萨玛”、“啊阿哈夏萨玛”、“啊阿哈夏萨玛”、“啊阿哈夏萨玛”(老师用六种音调唱诵)。所以当我们唱这个咒的时候,最完美的方式就是在这种咒音当中完全放松在心的本性当中,这就成为一个强有力的修法。可以这么说,只要你有能力在唱这个咒的时候处于禅观当中,你本人就是所谓的系解脱、闻解脱、尝解脱、嗅解脱、想解脱的制造者,明白吗?比如很多人说我带《一子续》,它叫“系解脱”,我听闻莲师的咒,这个叫“闻解脱”,现在如果你能处于明觉当中唱这个六道金刚咒,你本人就是六解脱的制造者,明白吗?你本人就是真正的开光的人,开光不是总是等一个什么喇嘛、一个和尚、仁波切来开光,真正的开光就是你能处于禅观当中加持相对层面的这些所谓的事物。

 

我们唱这个六道解脱咒还有跳这个舞的时候,别人看到如果你处于禅观当中跳这个舞、唱这个咒,这就成为听闻解脱和见解脱,就是这样的。不是说当下听了见了就解脱了,而是说他已经跟大圆满结了一个缘,在未来这个因缘具足的时候,他一定会走上大圆满的解脱道。这就是所谓的大圆满的六解脱。因为我们每个人有眼耳鼻舌身意,所以六解脱“绰瓦楚旦”,它就有六种。

 

所以,这样我们就知道所谓的这个密续当中讲的是什么。有人说,老师怎么修这个密续?那里面都说了嘛,一个“阿”,一个“啊阿哈夏萨玛”,或者“啊阿夏萨玛哈”,你按照我刚才唱的这个修就可以了,“啊阿哈夏萨玛”。你有录音嘛,你可以下载录音,跟着听、跟着唱就可以了。这就是一个新的修法,是吧?对,这个是有固定的音调的,但是你不按那个也可以,你不唱也行,不用音调来唱,你就“啊阿哈夏萨玛、啊阿哈夏萨玛……”你就这么一直念也可以,你就处于这种放松的状态念,所以你就用不着总是念阿弥陀佛了。所以这个就是修持的方法:阿底上师瑜伽、六道解脱咒——咱们回向的时候每次都念这个咒,大家都知道,然后还有金刚歌等等。

 

那个所谓“娃阿哈夏萨玛”,那个“娃”,因为大概是安多那边吧,他们这个“啊”发“娃”。南师发的是“啊”,他常叫这个为短“阿”。因为有的地方念“娃”嘛,他们以为我们念“啊”不对,实际上两个都是对的,就是地方口音的问题。“娃阿哈夏萨玛”和“啊阿哈夏萨玛”是一样的。但是第一个“啊”要放松你的声带,“啊、啊、啊”;第二个“阿、阿、阿”关上声门再打开,上师瑜伽这个,我每次“阿……”明白吗?先闭上,然后冲出来“阿……”这样子。

 

所以现在你们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修法了,对不对?阿底上师瑜伽、六道金刚咒,还有金刚歌,是不是?有这些法你好好修,以后进会员群,各种窍诀反复修,今生解脱机率就极大了。如果你很努力地闻思修,然后好好持守誓言,不要跟大家闹矛盾,不要泄露教法的秘密,不要乱干扰别人,那你的解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没有那么困难。如果大圆满像金刚乘、显宗那么复杂地去证悟的话,那叫大圆满吗?好吧,这个就是关于这个密续的一些解释。

 

最后一段(念诵原文 略)。所以比如我们说四瑜伽、各种修道、各种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等等,它们的本质其实都是明觉,都是觉性状态。包括我们说的五色(蓝绿红黄白)、五大元素、六道众生,他们的基、他们的实质(essence)、本质、本体都是我们的本初状态,都是我们的觉性智慧或者明觉。包括外在的世界、内在的境相、所有的现象,它的本质都是我们的所谓的大圆满的本性。“我是一切存在的根源”,普作王作了这样的结论。

 

(念诵原文 略)这里用天空来做比喻,因为天空,你没有办法给它划一个界限,它是遍在一切处的,对不对?只要有任何东西的存在,那一定天空是在那儿,而且是作为这个事物显现的一个基础,出现的一个空间,这就是所谓的天空或者虚空。所以我们觉性也是一样的,不存在任何一个事物离开了我们的觉性。离开了我们的觉性,所谓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因为你所体察到的一切都是通过心的本性来展现的,就算你凡夫心没有看到、或者听到、或者思维到,但是一切的显现都是本初状态当中具足的声、光、线这些本初潜能的显现,这些我们已经在之前的课程里反复地说了。有的人不明白,那你去从第一课开始听。我已经建议过很多次了,很多人今天才进来,你知道了,群文件里下载以前的二十多次的录音。经常听,每一课都仔细听,听明白了,可以说你在这里一个月学了别人可能几十年(学到)的东西,这一点都不夸张,你听完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好,这个就是所谓用天空来比喻,就像明觉是一切的显现一样。

 

(念诵原文 略)我们每个个体、每个人,我们觉得自己存在,我们这个“我”的存在,当然就是三个方面:身体,还有我们里面有一些细微的东西,比如说外面吸进的气,外气,然后到身体里面有各种能量啊、细微的气脉啊,气脉、能量、明点等等,这些内在的气,对不对?所以,这个就是能量的层面,就是语的层面。语并不仅仅是说话,但是说话也要调动我们各种气,各种能量。然后心意是比身和语更加细微和不可琢磨的,对不对?身体我们可以看得见、摸得着;语,能量有的时候能感觉到,但是你也看不到;心意的话,比如别人在想什么,你也看不到,你也感觉不到,一般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会说是从粗到细,但实际上这一切都是我们的本性的作用所现。

 

关于这一点,我在各种讲课当中也讲过很多次。为什么我们大圆满当中总是在强调一切都是我们的本初状态、我们的心的本性所具足的潜能的显现?为什么老是这么说?有什么证据能表明这一点?因为从根本上来说,当我们无论生起什么样的经验,什么样的现象生起,什么样的存在都是通过我们的最原初的觉知而生起的。如果没有这个觉知,我们不会有任何的经验,我们也不会知道任何的现象。有的人说:有的东西存在是我不知道的,但是它还是存在。没错,对于凡夫心来是这样的。可是对于佛法,对于大圆满来讲,我们有一个最基础的知识,就是外境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具体的事物存在。

 

你说这个世界存在,你说美国存在,没错,对于人类来说,由于我们地球上人类拥有共同的业相——业力的幻相,这叫共业,共业所现。但是你换一种众生,天人,他所体察到的是完全不同的境界。由于天人的境界就是在享受各种福报,所以他看到的不会是地球这样的状况。我们觉得,地球那边有一个地方叫美国,它有什么样的情况。天人所现的不是人类的这样的境相,他所现的都是福报的状态,都是五大元素的比较细微的光的层面。换一种众生,地狱的众生,美国对他来说就是地狱,热地狱,非常的炎热,烧火一般的;或者是寒地狱,非常非常的冷,分分钟冻裂。

 

所以换一种众生,外境当中就变成不同的显现,那你怎么能说外境当中有一个真实的事物存在呢?那么外境当中一切的显现是从哪里发生的?根本上来说,心外无物。不管是唯识宗、显宗的这些见解——“一切唯心,万法唯识”,还是大圆满讲一切都是心的本性结合一定的助缘所显现的,我们不会说大圆满的见解跟唯识宗是一样的,并不一样。因为,唯识或者瑜伽行里面强调阿赖耶识的概念,所以一切显现都是阿赖耶识当中的显现。今天也有人问阿赖耶识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状态?阿赖耶作为一种状态的话,它是一种无记的状态,没有觉知,没有善,没有恶,所以它不会造什么业,但是它本身实际上是一种无明的状态。但是阿赖耶识在大乘佛教的唯识宗里面,在一些唯识经典里面说,阿赖耶识跟我们的如来藏是一体两面。当你的这个污染被消除的时候,通过加行等等一些方式——这个说的是唯识里的加行,不是五加行,然后你去转识成智,就转为我们的五智等等。所以他们认为是一体两面。

 

可是大圆满不是这样的见解,大家要了解。大圆满说所谓的一切万法都是心的本性,就是普贤王如来所造的,我们一直在学习这个。但这不是什么上帝创造一切,而是一切自显现的,一切都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那到底为什么会显现?参考《诸佛游戏续》,这就足够了。《诸佛游戏续》是一位大圆满行者发现的伏藏,我们不能说它是一个原始的大圆满的几千年前就有的经典,因为很多的大圆满的教法的经典都是后来发现的伏藏,这是跟觉者的一些智慧有关系,跟一些成就者的能力有关系。南师发现的很多教法在以前也没有,对不对?有的是来自一些报身净土,有的是来自一些化身净土,并不是所有的教法都是几千年前一直传下来的。从两千年前到现在一直有的,那就是远传叫噶玛,就是这种远传,代代相传的。

 

可是大圆满主要的传承方式是近传,也就是伏藏(德玛)。还有一种极近的传承,象南师这样的梦中或者禅观境相当中生起的,直接的,中间没有经过上千年的伏藏,直接来的。比如我们跟贡玛德威这位历史上噶绕多杰的再传弟子,因为贡玛德威是乌金国的公主,她的父亲——乌金国的国王玛哈拉甲,就是噶绕多杰的亲传弟子。所以你想距现在应该是两千年以上,可是我们的金刚舞、金刚歌等等这些传承,南师上面直接就是贡玛德威,所以这就叫极其近的传承,明白吗?所以大圆满里面有各种可能性,你不要总是用凡夫的头脑想象,“那必须是从自古以来传下来”等等,不是这样的,我们要了解这些传承的不同的方式。

 

所以,我们就知道一切的显现都是我们的本初状态所具备的本初潜能的显现。大家老听我讲这些词汇,你得慢慢记一些这些词汇。大圆满的一个专业术语叫本初状态,本初状态primordial state,指的是我们一切众生的心的本性。还有本初潜能,这个状态里面具足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就是法报化三个层面的潜能,当它显现出来就有三本初智慧。所以这些词大家慢慢要知道,因为讲那么多遍不是没有原因,让大家要了解这些基础的知见。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好吧,今天就讲到这儿,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问题。我们今天这个群又满了,这个预备群又2000人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又启用另外一个群,我本来想升级3000人群,总是过不去,看样子3000人的群很难批准。

 

“‘一子续’是默念还是念出声?”其实我一直在教“一子续”的精华,“一子续”是很长的,但是“一子续”的精华就是刚才我说的,刚才我有一句话没说完,整个大圆满一切都总集在金刚歌里,金刚歌浓缩就是六个字“啊阿哈萨夏玛”,六个字再浓缩就是“嗡阿吽”三金刚。三金刚你们知道吧?诸佛的身语意三金刚,也叫做密咒之王,最重要的密咒“嗡阿吽”。好,“嗡阿吽”再浓缩就是一个字“阿”,这就是大圆满的方式。所以当我在讲这个课程的时候,实际上把这些教法都给了大家。大家只是不知道我在做这些重要的事,当我跟你这么讲,你就明白了。南师法会上也是类似的方式。只要你懂你就知道南师给的这些东西,别的地方由于各种局限,很少这么做。

 

“怎么看到讲课的视频?”你自己去探索一下嘛,就在群里。在预备群点一下那个加号,手机上点那个群窗口的加号,然后里面就有群课堂,里面有课程回放,不是全部的视频的话,至少大部分的,然后还有录音全部在群文件,自己去探索。你已经进到一个宝山了,自己去探索,别什么都让别人教给你,什么都让别人教给你也不好玩儿,自己摸索一下。

 

“修大圆满为什么要供护法?”如果我们修大圆满立刻就证悟了,那当然不需要,但是我们有的时候会有一些散乱,我们有散乱就意味着我们有过失,意味着我们有弱点。比如说有的时候由于我们的散乱,我们就有一些烦恼,有些过失,这个时候我们就很容易有一些弱点。那么护法的作用主要是护持修行者、护持教法、护持传承,所以我们要跟护法保持这样的一种沟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荟供里有大圆满三大护法——一髻佛母、热乎拉和多杰列巴也就是金刚善,他们三大护法的供养,每次我们荟供有时间都会修。护法有这种誓言嘛,因为他们都是出世间的智慧护法。

 

“‘一子续’每天念,断了一段时间。”我跟大家讲了“一子续”里的精华,就是金刚歌。但是金刚歌我只是今天一开始唱了一下。“六道解脱咒”我也给你们唱了一遍,也讲解了它的含义。当我讲解的时候,你们当然就跟这个传承是相连的。

 

“五一的课程有心部四禅观、界部四身印吗?”没有。五一的课程就是以最精练的方式讲我们大圆满最核心的东西。普通的觉知、禅修的觉知、本来的觉知,然后发现明觉,生起觉知的基础上然后发现明觉。发现明觉,然后知道什么叫融摄,所以要教金刚歌。我之前并没有教金刚歌,我之前只是唱了一下金刚歌,你们跟这个有一点联系,但是我没有讲解金刚歌,对不对?所以五一的时候会详细的讲解,因为金刚歌里面有大圆满所有的窍诀。

 

总是有人在问:什么时候教界部?什么时候教托噶?我说了,你们不要去追求这些教法的名字,很多时候你得到了这些法也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什么东西对你们最重要、最有作用、最有必要,我就会教什么,否则我不是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吗?就像南师,如果他教的是不重要的东西,他在那里浪费时间吗?不可能啊,对不对?所以大家要知道,你用不着去追求这些什么界部,这个那个。

 

当然,如果你已经有了明觉的经验,有一定彻却的基础,就算你还没有,那么以后因缘具足的时候,我有相关知识经验,我有相关修证经验的话,我可以给大家讲。因缘具足,那就意味着大家要做好准备,意味着你应该有一个起码的基础。因为这些都是大圆满很秘密和不太传的法,当然很多人会因为这个就特别感兴趣,因为人总是这样的心态,得不着的就特别感兴趣。但是我已经说了这些不是最重要的,这些叫做锦上添花,这不是叫雪中送炭。你们需要的是解脱的基础,这就是我五一课程要讲的主要的东西,这也是我天天在讲的。但是天天这么讲,你听个三五次,大多数人是不够的,所以你要深入地来修学。这是为什么我们应该进入这个体系,跟这个教法传承发生具体的联系,然后参加具体的闻思修而不只是在这边听一个读书会,明白吗?

 

“明觉是怎么显现遍知的功德?”你知道又有什么用呢?你得有明觉才行。因为明觉超越了时空,超越了个体,它是一切现象的本质,所以它当然就有遍知。因为我们想象明觉好像是每一个人有一个明觉,但实际上这个个体的分别也是我们的幻相。明觉是一切,不要忘记了。这个经典一直在说这件事,明觉是一切,只不过是我们个体要证悟这个本具在身上的潜能。这个本初状态一直在作用,只是要反观到它的存在,把你的注意力往回调,这样我们就会知道它为什么是遍知的。

 

“用五烦恼反观自性?”不是说用“五烦恼”,任何的什么东西,我们在做任何事都可以反观:是谁在做这一切?这样我们就从各种散乱和攀缘当中回到了这个觉知本身,对吧?比如我总是在思考:是谁在听课?是谁在打字?是谁在坐在这个椅子上?是谁在喝水?是谁在思考?是谁在修行?是谁在存在?我就从外面回到了自己,对不对?然后我在这个当下,我再放松下来,所以回到这个觉知本身,而不是一直在觉知一个什么对象。因为一旦觉知到一个对象,我觉知到一个手机在我面前存在,这是一种二元对立的觉知,我们说的保持觉知就是这个层面的觉知。但是我说的不是这个而已,我是说在这个基础上发现这个觉知本身,记得我说的这句话:发现这个觉知本身。本身就是说觉知没有摄入到一个二元对境当中。当然,只要你不再往外跑,它就回到它本身,放松,它就自显现了,就是这样。我每天都在讲这些,我希望绝大部分人能听懂,要不然我就白努力了。

 

“以前每天念一遍《一子续》,断了一些,没有念了,需要再念?”你天天念《一子续》又怎么样?念《一子续》难道就比念《觉性杜鹃》,念六金刚句更重要吗?最重要不是念什么,只是念什么东西你就还是处在一种二元的对境当中。最重要的是《一子续》当中的精华你要了解,这些精华是大圆满的窍诀的修法。我已经跟你们解释了“啊阿哈夏萨玛”是什么意思,是怎么做,在这个咒音当中完全放松在这个明觉当中,然后唱这个咒,因为有六种调,还有六道净化法,六道解脱金刚舞,这些要进到我们的群里才可以学。所以你有这些方法,然后就修。不是说念个经,高大上的经多得是,你念得过来吗?对吧?《一子续》很殊胜,很多经也同样很殊胜,《声应成续》是一切大圆满密续之源,你去念吧,三天才能念完一遍。有的人说念大悲咒、念楞严神咒、念这个咒那个咒,不管你念什么你还是在二元对立当中。你念阿弥陀佛,一心不乱,仍然不是解脱的状态。一心不乱,这是一个止的状态,你专注于这个咒本身,这个当下暂时没有一个能所的强烈的对立,能所暂时合一了。但是这个没有超越能所(能所双亡),明白吗?你一直在念咒,哪怕你达到一心不乱,你念《一子续》一心不乱也不够好。你要处在禅观,处在心的本性当中,这是你念任何东西都没有办法相比的。你只有了解什么叫心的本性,怎么样处于心的本性,这也是我的课程一直在讲的。

 

“一直要求我们脱离二元,实际修法又回到二元?”谁说的修法要回到二元?不是一直教你怎么样融摄这个二元状态吗?没有说要回到二元。但是你无法一直安住在这个明觉当中、融摄的状态当中,你就实际回到了二元,没有谁要求你回到二元。教法当然希望你能二十四小时每分每秒处于明觉当中,但你做不到呀!但是没有说谁让你回到二元,是不是?

 

行了行了,不要用各种知识性的问题来拷问我,没有意义。你学再多的知识也没有用的。学到大圆满的实际上的发现证悟心的本性,别的都是次要的。不要天天问这样那样的问题,满足各种好奇心,没有意义,对解脱没有帮助。

 

“以心观心就是远离二元?”说对了。因为心总是要往外攀缘,现在你不往外攀缘,你反观自心,这就是为什么它是最殊胜的方法,但是这里面有很多细微的东西,你们慢慢学。

 

(有人问“正遍知”和“知道一切”有什么区别?)你一直在问什么“正遍知”和“知道一切”有什么区别?这都是知识,这对你有什么帮助呢?没有用的,没有必要知道这些,你应该知道怎么证悟心的本性。

 

“为什么诸佛要从本初状态进入到一个超级疯狂危险的游戏?”这个问题你自己去发现吧。但是我可以从别的教法当中给你一个侧面的回答,因为大圆满教法当中没有直接说这些。当然从游戏的角度,什么叫游戏?游戏的目的不就是好玩吗?对吗?谁玩游戏是为了干嘛呢?对吧。游戏就是have fun(玩儿),对不对?当然你可以从更高的层面理解。

 

我们如何能体验到自己觉性的伟大,它的价值、它的完美、它的功德,怎么体现?肯定是变成它的对立面,然后才慢慢的了解它本身。我举一个例子,你们知道印度近代有一位大师叫美赫巴巴,他也被认为是阿瓦塔,阿瓦塔就是所谓他们认为的证悟了上帝的人,God realizer,或者说道成肉身或者说上帝化身,这个阿瓦塔。美赫巴巴有一部著名的书叫《神曰》(God speaks),他说了一个大概的意思:一开始的状态,类似大圆满,他说叫做“原始无限真空”,也就是觉性的大海,这个觉性的大海心血来潮突然问了一个问题:我是谁?好,轮回就开始了。Who am I? 我是谁?也是以我开始的,记得吧,我们那个诸佛的游戏轮回也是以我开始的。然后他说我是谁?然后觉性就从本来没有任何分别的,究竟的、平等的、一味的这个状态当中,幻化出它的对立面。什么叫对立面呢?不二的肯定就是变成二元对立的。比如一味的就变成分别的,比如平静的、安详的、快乐的变成痛苦的、分裂的、凄惨的,对不对?

 

美赫巴巴说,“原始无限真空”心血来潮之后,就显现出惰性气体,惰性气体之后,慢慢出现了金属,金属再显现为植物,植物慢慢显现为虫、鱼、鸟、兽,再到人,这叫做意识(实际上应该译为觉性)的进化,Evolution of Consciousness,就是觉性的进化。他们翻译成意识的净化,翻译成意识是不对的,应该是觉性的净化。因为不光是第六意识,Evolution of Consciousness也就是觉性的进化,本来它是觉性本身,然后它显现为它的“对立面”,然后它进化到虫、鱼、兽,从惰性气体到金属,到什么什么有机物,到植物,然后到虫、鱼、鸟、兽,然后到人。

 

之后开始另外一个阶段叫觉性的内化,一开始是进化。内化就开始了各种人的成长,人类的知识的获得,对世界的思考,对自身的反思,对人的生命、宇宙,一切的思维、思考、探索,试图了解真理,试图了解整个宇宙的法则、规律、奥秘等等一切。这是为什么出现了那么多的宗教啊、哲学啊、修行之道啊等等,都是为了探寻真理,对不对?因为我们不满足于现象存在,然后在里面折腾,追求生命的意义等等,探索真理等等,这个时候就开始出现各种修行之道。

 

然后他讲了七个层面,就像阿谛达讲的七个层面类似,慢慢地开始各种禅修。到了后来,比如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第三阶段都是人类个体的这种精神探索禅修,到了后来慢慢的进入瑜伽的层面,瑜伽就跟我们的气脉有关系,就是第四、第五个阶段。第四、第五个阶段,他打个比喻就好像背对着神,神就是觉性本身的一个代名词。在这里他并没有说一个人格的神,像上帝啊,不是这意思,他说的这个God(上帝),就是 Supreme Consciousness,它有时候翻译成至上意识,就是至上的觉性嘛,这么说。因为不是意识,不是第六意识,是觉性。

 

然后他说到第五个阶段,瑜伽士的阶段的时候,就好像背对着觉性。背对着它,因为他还没有反观自心本身。他在内在的自己的身语意的这个层面,里面有金刚身这些气脉明点层面在不断的攀升,从底下慢慢上来上来,升到上面升到头顶,就像咱们修的扎龙也是类似的,慢慢从下面提到上面,包括道教内丹也是慢慢从下面提到上面。包括颇瓦法也是,向上从这出去。所以这些都叫做瑜伽的层面,传统瑜伽的层面实际上还没有进入到心性的层面。

 

到第六个阶段,他叫做面朝上帝,面朝着神,面朝着觉性,是怎么样啊?叫做Witnessing consciousness,就是我一直在讲的观照意识,就是像我们说的觉知,但这个觉知还没有到超越能所对立的状态,超越二元的觉知。到第七个阶段,不管是阿谛达还是美赫巴巴,他们两位都被认为是究竟证悟者,被很多人认识。比如说我昨天跟大家讲的我以前的一个瑜伽经验,所谓的爆炸,这个拇指三摩地的经验就是阿谛达在梦中给我的。阿谛达可不是一般人,你们知道创巴仁波切,邱阳创巴,顶果钦则仁波切的心子。创巴仁波切说阿谛达是人类历史上真正的一个证悟者,极高的评价。他说,他关于自己的声称是真实的。阿谛达说自己是阿瓦塔,这个时代的阿瓦塔,阿谛达是个美国人。我刚才说的美赫巴巴是印度人,但是他们两个都不约而同的关于第六阶段和第七阶段的证悟说得如出一辙。第七阶段完全超越了任何的主客的对立,而是觉性自身的完全的展现。

 

所以你看不同的这些传统,印度啊,东方、西方很多方面是相似的。所以我跟大家一直在说,当我们学习了大圆满,我们会有一个更新的视野,我们会发现整个人类的历史是同一个Great Tradition——大传统,大的精神传统、修行传统或者灵性传统。但是所有最究竟的教法,它必须是像大圆满这样的不二地证悟心的本性。但是刚才提到的这两个系统,在这一点上完全一致的,阿谛达基本上讲的跟大圆满没什么区别。美赫巴巴在有些层面,当然他有更多的印度本土的瑜伽士的必须修行的这种特点,但是他没有很多神秘的东西,他讲的第七阶段的时候,几乎也是跟大圆满一样的。

 

所以我想给大家了解这些东西,不是要回答你的问题嘛,你不是问原始状态怎么开始的游戏吗?最后就发现自己本来就是,第七个阶段发现自己本来就是本自圆满的那个觉性状态本身。怎么样?回答了你的问题吗?对,美赫巴巴用了很多时间去寻找所谓的Mast。当初我也翻译了一些美赫巴巴的教法。可以吧?这样满足了你们的一些好奇心吧?对,一切都是本身就是圆满的,所以那个密续里面说,一切皆圆满,结局亦圆满。

 

好,我们来回向功德。今天就结束了。(回向略)

 

我们回向呢,正确的发心应该总是记得轮回当中有很多受苦的众生,我们应该回向给他们,使之成为他们的解脱之因,这是最重要的回向。尽管一切都是一场游戏,但是在那些游戏的当下的层面,他们的痛苦是真实的。你不能说不值一提,都是虚幻的。

 

有人说这个回向咒不知道,你就抄下来嘛,对吧?你就听录音把它写下来,这个自己能做得到的,别总等着别人给你。而且我们每个法本最后都有。怎么样?今天讲的这些事儿听着好玩吧?好了。各位晚安,明天再见。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