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5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57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切法都包含在大圆满里面指的是一切法它的本性就是大圆满,没有任何的分别,没有独立于我们的本性而存在的一个所谓的实体。所以这个意义上说,大圆满含藏了一切,大圆满显现为一切,这个大圆满就是我们心的本性。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5期)


2020年4月9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5期)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5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忘笙

中文校对:xiaolan

英文校对:慈悦

藏文校对: 慈悦

             编   辑:晨曦

   审   定:xiaolan

 

 

目录

金刚歌 1

2.5.4.7第六章讨论唯一的根源 2

2.5.4.8第七章讲解本自圆满的法义 11

2.5.4.9第八章讲解明觉的三个方面和内外续部的根本概念 12

课后答疑 22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金刚歌

 

我们现在以阿底上师瑜伽开始,但是因为有很多人没有进来,所以我会加上唱金刚歌。那些不会唱的人,没关系,你在每一个声音、每一个咒音的当下,放松在心的本性中,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当我们真正的处于禅观状态的时候,自然就跟传承相连了。

 

我们今天继续学习《无上之源》。刚才我们唱的是金刚歌,可能有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是金刚歌。金刚歌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是最重要的密咒,也是整个大圆满精华的总集。在大圆满最重要的密续当中,也就是最古老的《声应成续》当中有说:那些唱金刚歌、跳金刚舞的人可以获得金刚的证悟,一切都处在永远的融摄当中。永远的融摄就是永远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永远安住于真如实相当中,这当然就是究竟证悟,所以金刚歌是大圆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融摄的修法。在《诸佛一子续》,就是著名的大圆满密续《一子续》当中,它的最精华的部分就是金刚歌。此外,还有普贤王如来二十五明点这些最重要的密咒。

 

金刚歌之所以被称为最重要的密咒,因为金刚歌是从法身空性的层面显现到报身光明的层面这样的密咒。一切的密咒都是来自从法身当中显现出来的密咒,而很多密咒,跟大家说过,从报身显现到化身层面等等,有的是化身层面的密咒,当然来自法身的密咒是一切密咒的源泉。所以,在大圆满教法当中,如果有金刚歌这样的教法的话,就表示这样的教法是非常非常圆满和殊胜的。因为金刚歌里面,整个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所有的精髓的窍诀都含藏在金刚歌里,而且金刚歌本身也是一个发现明觉的住心法,金刚歌是融摄一切二元的幻相的方法,所以这是重中之重的的修法。对于我来说,有阿底上师瑜伽,有这个“呸”,还有这个金刚歌,这就足够了,有这三个方法就足够解脱了。

 

当然日常生活中,当我们不能一直处于明觉或者融摄的状态的时候,比如我们需要运用我们的概念思维跟人打交道的时候,可能没有办法处于明觉当中,那么我们至少要保持一个觉知。保持觉知的根本就是:知道是什么在这个状态当中。这个就叫做presence。presence在这里就是的觉知的意思,它可能有两种含义:一种就是普通的觉知,另外的一种就是明觉。所以,当南师经常使用的这个词presence,它单纯使用的时候,我们必须通过上下文,才能知道它具体指的是一般的觉知还是明觉。明觉叫instant presence,但是有的时候,presence它可能表示instant presence,也可能表示ordinary presence,也就是普通的觉知。普通的觉知,意味着有二元的概念,能所对立的状态当中。

 

那么我们接下来继续学习第六章,在这本书的64页。昨天我已经讲了阿底上师瑜伽,所以那些听到教法的人可以去联系流通处,请这本书的电子版,实体书要过一个礼拜左右才能发出,但是你要承诺不要随便给别人。

 

2.5.4.7第六章讨论唯一的根源

 

“这一章讨论了唯一的根源。”(念诵原文 略)这是第六章的第一段,这一章的根本是讨论了所谓的唯一的根源。这本书的名字叫《无上之源》,是大圆满根本密续《菩提心普作王》的论释。什么叫无上之源呢?一切现象的本源,对不对?正如普作王……在这本书当中,普作王就是普贤王如来,但是他为了强调这本书的知见,所以他叫创造一切之王,也就是普作王,跟普贤王如来是一回事,指的是我们的觉性本身。一切法、一切现象都包含在大圆满之内,大圆满的藏文是佐巴钦波。一切法都包含在大圆满里面指的是一切法它的本性就是大圆满,没有任何的分别,没有独立于我们的本性而存在的一个所谓的实体。所以这个意义上说,大圆满含藏了一切,大圆满显现为一切,这个大圆满就是我们心的本性。

 

然后他讲解了这个字母“阿”的含义:它代表着空性的同时,也是声音的本质。记得我昨天讲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我怎么说的?首先我说,这个白色阿字,它代表了无生的空性,对吧?这是释迦牟尼佛说的,阿字代表了无生的空性,不生不灭的空性,一切现象的本质。然后它外面绽放出来的光,从阿字当中放射出蓝、绿、红、黄、白这个光代表着空性当中具足的光明或者潜能、能量。所以在这里这个阿字有两种含义,除了它代表不生不灭的空性以外,我另外还说过,这个阿字也代表声音,因为很多的字母表一开始是a,比如说a ā  i  ī ū……梵文字母表。

 

这个阿的发亮的光代表着光芒,也可以简称为光,然后就是五色的光球,就是代表所谓的五色光线,这就是我们说的三本初潜能。在我们的本性当中具足的潜能以三种介质、三种方式显现——声音、光和光线。声音就是“阿”,光或者光芒就是发亮的这个部分,我们称之为白色,但实际上不是一个具体的颜色,因为在光芒的层面没有具体的颜色。然后显现为蓝、绿、红、黄、白,这代表着五大元素的本质或者精华,这叫光线。所以,总结来说,阿字既代表空性也代表声音。实际上第一部大圆满密续叫做《声应成续》,就是遍在一切的声音,这个声音就是一切万法从空性当中显现出来的根本。在任何有形有相的这些光、光芒显现之前,只有声音。声音有外、内、密三个层面,外层面是我们耳朵听到的声音;内层面是我们能量气脉层面体验到的震动这种音流;秘密层面的声音,是我们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才体验到的,大音希声的这种智慧的状态的声音。这就是外、内、密三个层面。

 

所以我们要了解阿是非常重要的,阿可以代表大圆满教法。你去西藏的寺庙,你很少见到他们那里有一个阿字,大多都是嗡字。阿字见得真的少,但是如果你一旦看到一个阿在一个五色明点当中,你就知道这十有八九是大圆满有关的传承的寺庙。

 

“然后他解释了业行是如何生起的。”业行就是业力的行为。“当五烦恼和五蕴之因现前的时候”五烦恼——贪嗔痴慢妒,五蕴——色受想行识,它的因现前的时候,因是什么啊?根本上来说,我们的烦恼、我们的五蕴的源头,它的因主要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无明而导致的能所对立的幻相。所谓的无明,从大圆满来讲,就是原始的、根本的无明,也就是说我们不认识我们具足无尽的潜能,而且这个潜能是我们的一部分。不管它显现没显现出来,我们都不认识它。这就是我们的原始无明和俱生无明,当它显现出来,我们又遍计所执、各自分别、各自执着,这样就叫做遍计无明,这是大圆满三种无明。所以根本来说,五烦恼或者五蕴就是我们这三种无明的显现。

 

(念诵原文 略)然后我们进入到二元的境相当中,六道轮转就是六道轮回。二元境相就是总是有一个我,这就叫二元境相。因为所谓的二元不过是我和我的对立面,这叫二元对立。能和所的对立,能观和所观、能闻所闻、能见所见等等,这个主和客、能和所,成双成对的生起。实际上能和所并没有实际的分别,但是我们就以为能和所是有分别。我觉得我是我,这个世界是世界,这个世界当中有一些东西我喜欢,有的东西我很讨厌,所以就有贪婪、执着和愤怒、傲慢等等各种情绪烦恼。情绪烦恼就会有相应的行为,行为就会有行为的结果,那就导致了所谓六道轮回,就有不同的种类的众生的世界存在。

 

大圆满讲的这些甚深的知见非常的重要。你不要以为大圆满就是一句话,这个空明不二就好了,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要知道空明不二到底指的是什么,你也要知道,大圆满讲的空明不二跟金刚乘里面讲的空明双运不是一回事儿,跟显宗当中说的真空妙有相似,但是不能说完全百分之百划等号。我们大圆满讲的是一切现前,一切都本自具足,这一点是不一样的。所以里面很多细微的知见,很多人总是觉得显宗、金刚乘的知见都是差不多的,所以他总是用显宗的,比如说五道十地,(或者)金刚乘的什么四种持明跟大圆满的某种证悟划等号,或者是对号入座,其实这样的做法都是没有必要。我们只需要知道一点,就是说,显宗、金刚乘最终的证悟、究竟的证悟在大圆满里面当然是完全具足的,而且我们以最直接的方式达成,不需要经历漫长的、曲折的过程。这根本上是因为我们有直接的见和修的原因。

 

下一段:(念诵原文 略)。听清了啊,也就是说,这个教法不是给那些想修显宗的、修金刚乘的这些人来说的。你们检查一下自己,你是不是这样的人?你是不是觉得都是佛教,所以没有区别?如果你是这样的一个泛泛的、粗糙的见解的话,那么你无法听懂这一切。首先你要放下你的成见,你不要预设说所有的佛法都是一样的。见、修、行有很大的差异,尽管最终都是可以证悟佛果。所以他这里说,显宗的教法都是基于因果业力的,是不是?业力被看得很重要,所以总是需要净化自己的业力,积累善业等等。因为当你的基本见解是因和果之道的话,也就是说,不管你的轮回还是解脱都是一个因果。比如说,你的轮回就是因为你制造了轮回之因,所以有轮回之果,然后你的涅槃也就是你的解脱呢,因为你有解脱之因,所以获得了解脱之果。所以你会强调业力多么的重要,要积累善业、净化恶业等等。但是这里说得很清楚,这都停留在外在的层次,离禅修的真实含义很远。

 

我们接着往下看:(念诵原文 略)你们记得,今天有人在群里说:听说这里有大圆满,但是我有点害怕,不知道这个到底是怎样。你的害怕还是刚刚开始,因为当你听到我讲的真相的时候,你会更加的害怕。为什么呢?因为这跟你之前的概念,你的种种的坚固的习气和理解大相径庭,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跟你讲出的真相是什么?我跟你讲出的真相就是,我最近一直在说的:大圆满是当下解脱之道,当下认识诸法的实相,当下解脱,不是什么漫长的一世啊,或者三世啊这样子。很多人都觉得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大圆满原始的经典中就是这么说的。

 

密勒日巴的第一个上师,就是大圆满上师,可是当他刚开始获得这个教法的时候,密勒日巴没有做好准备,他感到恐惧,就像你们感到的恐惧那样。上师跟他说,我跟你教授的是大圆满,白天修白天成佛,晚上修晚上成佛。其实根本不需要修,只是你认识到本有的实相而已。所以,很多人会觉得这里的见讲得非常的直接、非常的究竟,但是真正的修的话,我怎么能够达到那种状态,我怎么能够让我的偶尔有一点点的体验能够稳固下来,能够长期的延续,我的明觉能够永远的地持续下去?其实明觉一直持续、一直在,我们的本初状态一直在,只要你往回看,它就一直在。这就是我们要指出的最重要的信息,而这一点是任何其他的道路(很少指出的),包括公元八世纪以后进入到藏传佛教范畴里的(佛教化)大圆满。

 

因为原始的大圆满,正如我们现在正在学习的一样,你们如果深入地仔细地去体会,会发现跟现在我们接触到的各种大圆满,各种所谓的大圆满传承有很大的区别,你们慢慢看。因为现在的各种大圆满传承都是被重重包裹在显宗、金刚乘,尤其是金刚乘的外续部、瑜伽部以及加行道的重重包裹当中。真正的大圆满的真知灼见,要揭开重重的面纱才能发现,这就叫做慢慢地被宗教化的大圆满。实际上所有主流的宗教里面都有一份真知,我总是喜欢说这些事,你们也注意到,因为不是说所谓的佛教里面才有真理。我们之所以说佛教有真理是因为佛这个词本身就是觉悟的意思,我们不求于外,我们发现自己的佛性,我们证悟自己的佛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佛教才是解脱道。但是佛教并不能跟释迦牟尼佛的佛教划等号,因为不只有释迦牟尼佛一位佛,报身层面有无量的佛,无量的本尊,就连释迦牟尼佛也说过去有燃灯古佛,未来有弥勒佛。有无数的贤劫千佛,对不对?所以你千万不要觉得只有释迦牟尼佛的佛教里才有真如。

 

释迦牟尼佛的肉身没有讲过大圆满,而且金刚乘的密法他也只讲过少数的几个,他主要讲的是小乘和大乘这些显宗的教法。所以实际上所有的宗教里面都有一份真知的传统叫real knowledge。但是一旦被宗教化,当我说宗教化的时候,其实我指的是被二元化、被世俗化,任何的主流宗教被世俗化以后,包括佛教,被世俗化是什么意思啊?当作一个信仰,而不是一个修行之道,当作一个被崇拜的对象,佛菩萨被当作上帝那样的来崇拜,认为佛菩萨决定了一切。有的人经常挂在嘴上:“啊,一切都是佛菩萨会决定的、会安排的,我只要信佛菩萨,请他们加持我就好了。”这就叫世俗化的佛教,他们并不反观自照,并不观察自己的习气、自己的局限,并不发现自己的本性,总是往外求一个东西,这就叫做二元化的、世俗化的佛教。

 

九乘佛法从大圆满最核心,从一开始就发现心的本性,真如实相本身,然后持续的安住、融摄一切。但是九乘佛法之外,除了大圆满以外,都有这样的二元的倾向,只不过是靠大圆满更近的,比如第八乘是阿努瑜伽,它就有大圆满关于众生的本性——基的见解,跟大圆满是一样的,但是它仍然采用金刚乘的转化道,只不过它是刹那间地观修。然后再往下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无上瑜伽部,就是大家所有人都见过、接触过一点点的金刚乘的佛教,渐次地观修生圆次第。再往下是外续部,完全跟本尊的关系基本上是二元对立的,只有瑜伽部才专注于自身,但是仍然有二元的本尊的概念——誓言尊和智慧尊,所以叫做外续部,有内有外嘛。然后再往下显宗,它是基于小乘的一个教导。小乘、大乘的禅修没有本质的区别,就是止和观,只不过是大乘的发心,它的见解更加的深广,所以叫大乘。但是无论是小乘还是大乘,它的禅修、它的止观都是基于二元的,基于凡夫的见解的。比如说我专注我的鼻尖进行呼吸念处“安那般那萨蒂,(anapanasati”,就是身念处当中的一种,释迦牟尼佛最重要的一个教法,就是身念处,呼吸念处也叫安般守意。

 

所以从这个例子我们就知道,虽然在每一个宗教当中都有究竟的真理,但实际上真正的像大圆满这样的赤裸的、完整的教法,它比钻石还要难以发现,太稀有了,就算你找到了你也可能不知道这就是钻石。就是这样。你看我们多少人号称自己在学大圆满,有多少人对大圆满感兴趣,这个时代大圆满成为所有人追逐的对象,但是有多少人接触过一点点真正的大圆满?他们只不过是接触一个所谓的传承上传下来的一些呜哩哇啦的藏文,然后认为自己得到了大圆满传承。只有少数的一些上师,或多或少的接近了这个真相本身,但是他们很多人仍然停留在各种局限当中,比如说用佛教的显宗、金刚乘来理解大圆满,甚至很多著名的堪布,我就不说名字了,因为这对很多人会是一种刺激。那些大名鼎鼎的堪布、上师、仁波切们,他们甚至不区分金刚乘和大圆满,他们说到大圆满就说密宗,真正你了解大圆满一听就知道,他们根本不区分金刚乘的转化道。金刚乘里还有外续部、内续部,还有玛哈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跟它们天壤之别、千差万别,可是他们就觉得这个就是密宗,我们密宗的见解就是怎么怎么样,可密宗有太多的了。所以大家知道我们学的是一个非常粗糙的教法,就是很多人从传统的这种方式来学习。

 

所以为什么南师如此的珍贵和如此的重要?并不是说,今天我也在群里转发了嘉瓦仁波切、观音上师他们官方网站对南师的评价:藏传佛教最杰出的一代高僧大师,当代首要的也就是最重要的大圆满上师之一。并不是因为这些认证,实际上嘉瓦仁波切本身对南师的大圆满了解也是非常有限的,因为我了解其中的细节。但是他仍然知道一些,知道南开诺布是真正的专门研究、专门修行,并且专门传扬大圆满的。在这个时代他是把大圆满三部第一个带到全球五大洲的人,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历史上大圆满只是在喜马拉雅地区,慢慢地1960年之后南师就将其带到西方,这是第一位(这样做的上师)。当然后来还有其他的(在西方教授大圆满的上师),但南师绝对是开先河者。

 

我想说的就是,他为什么那么珍贵,根本上来说其实是他的使命,因为仁波切是这个时代甚至近千年来第一个把原始的大圆满三部恢复出来。因为上千年来,从莲师的时代开始,已经是处于这种状况,莲师的时候,莲师的大圆满传承是以窍诀部为主,一开始他没有心部界部的传承。但是他了解心部、界部,他当然有这个知识,但是他当时没有这个具体的传承,这些修法、这些仪轨、这些经文,所以他让他的弟子毗卢遮那译师去乌金国,去那边见到了比如说还在世的师利辛哈呀这些乌金国的上师,才获得了心部、界部的传承,这在这本书的一开始我们已经学习过了。很多人最近才进来,当然你不知道这些,所以你要听以前的录音,在我们群文件里都可以下载。从第一堂课到现在已经讲了差不多25堂课了,已经几十个小时了。

 

所以当你了解这个的时候,你知道其实窍诀部一直是比较兴盛的,心部、界部一直是比较衰弱的,因为心部、界部有很多很多的具体的知见、具体的知识,心部四禅观,界部四身印这些。因为有很多的内容,有的时候传承下来就不像窍诀,什么叫窍诀?就是一位证悟上师的精华的一个口诀,一个简单的融摄一切的方法,融摄二元现象,安住在彻却或者以彻却的状态修托嘎、融摄顿超等等,这个就是窍诀部的方式,窍诀部是一定要先发现明觉。所以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些,因为他们的大圆满都是一个片段,就是某一个传承,比如说有的人就以为龙钦宁提就是大圆满的全部,因为他从来没听说过别的。他就听说过龙钦宁提,听说过什么什么什么,但是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个原来是窍诀部的,他不知道宁提都是窍诀部的,他不知道除了窍诀部还有心部和界部。有的人甚至说心部、界部已经在窍诀部了,这是你的想象,这是人云亦云的胡说八道,不是这么回事。事实上在窍诀部没有正式在这个地球上教导的时候,心部已经存在了,明白吗?是先有心部原始的经典翻译出来,尤其是在藏文当中,刚开始翻译的就是《觉性杜鹃》,这是心部的一个代表。

 

所以我们不知道这些事情,实际上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摸到一个鼻子就说象像一条蛇一样,因为他摸到的就是一个像蛇一样的长长的东西,明白吗?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片段。所以为什么要学习这些东西?并不是说咱们要学一个什么历史而已,学习这些真正的大圆满的真知灼见,大圆满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什么渐次的修行,什么加行道,什么显宗的这种方式。大圆满会让你彻底地震撼,彻底地颠覆你以前所有的知见,如果你真正的放下你的概念去学习的话。而恰恰只有你这么做的时候,你才能了解为什么所有的大圆满上师都说:大圆满实际上是无修之修。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是这样。

 

(念诵原文 略)就是说,大圆满说实相、真如实相、究竟真理超越了因果,他们就会被疑惑压倒,转而反对教法那有的人就是这样啊,“你们说什么大圆满超越因果,怎么可能呢?因为以前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法师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所以他们就觉得“因果不可能空的,你怎么能说大圆满超越了因果呢?”所以他们就会反对这样的教法。什么“万法皆空,因果不空”,这完全是不懂佛教的人说的话,尽管他是大师,我知道,没关系。什么叫万法皆空?难道因果不是万法的一部分吗?你以为万法就是一切的事物,然后因果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东西,这不是笑话吗?万法就是一切的现象,在轮回当中一切的现象都是因果的现象。一切事物的本质是本自解脱的,这才是它的真相。所以当你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的时候,说明你对佛教的胜义谛和世俗谛完全是混淆的。你只不过是强调因果是永远存在的,但是那只限于轮回的幻相而言;当你超越了轮回的幻相,根本没有任何一法可立,怎么能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如果因果一直不空,所谓的涅槃、解脱轮回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这些人根本不懂这些最重要的见解,然后天天在那边强调因果、因果,所以我们很多佛教徒学到一大堆佛教就是因果,没有别的第二个东西,不知道什么是解脱,什么是解脱的功德。佛教显宗里面讲的是戒、定、慧三学,可是他们就学了半天,学了一些戒,学了一些善,善业、恶业这些因果。因果这些东西佛教跟外道都有的,不是说只有佛教才有,印度教、耆那教里面讲因果跟佛教里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有的人学了两年大圆满然后就说:莲师说的见比天高,行为比粉细,所以我们永远要在因果的层面说话。这说明他们还是跟刚才说的那个万法皆空,因果不空是一样的道理。

 

所谓的见地比天高,行为比粉细指的是,比如说真正的大圆满见并不是一个头脑分析判断思维得出的一个见解,而是你现量当下认识你心的本性,这就是大圆满见。所谓的见比天高,就是大圆满见超越了一切的二元业力层面的存在。但是在我们圆满的证悟之前,融摄一切幻相之前,我们还是有这个身体,有这个身、语、意,跟你的觉性是并存的,只不过你现在认证了你的觉性是你真正的本性。但是这个时候,你的因果、你的业力以这个身体为核心,为主要的载体,还是伴随着你,对不对?你无法否认它们的存在,只有安住在明觉当中时候,你才没有这些概念。但是你不可能一直安住在明觉当中,所以你不得不融摄你的身语意,就是这样。所以在你完全融摄身语意,所谓的三身圆满之前,你就必须尊重因果,因为它虽然是幻相,但是在幻相的层面,它是丝毫毫发不爽地发生的。之所以说因果是幻相是对于真相来说它是幻相,但是在相对的层面它们是非常真实的,这就是之所以说行为要比粉还细。就是说你得非常小心,不能够随随便便,虽然你有一点大圆满的经验或者证悟,相对层面,除非你已经没有这个身体了,没有这个身语意了,否则你还是要尊重一切的存在。

 

所以我们很多人一天到晚念的那些口头禅,他们根本不了解这里面真正的含义。所以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得到一个这样的系统的大圆满的引导,了解大圆满不是说只有你们接触的龙钦宁提那一点点,或者说某某宁提,那有太多的东西,早在宁提出现之前一千年已经存在了,现在我们就在学习这些经典。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讲大圆满要谨慎,所以我们从来不会像有些传教士一样到处去发信息,到处去贴给别人看。别人讨厌你,还去使劲贴给别人看,到处宣传,这个是大圆满要避免的。我们大圆满教法当中,我们会提供给那些感兴趣的人这些相关的信息,比如说这个《无上之源》读书会。有的人可能已经对藏传佛教、对大圆满有兴趣了,所以他们看到了这些信息,这当然是应该的。但是如果对方对这个没有兴趣,甚至会反感,你就不要一直坚持地、执着地去塞给别人,这是不对的。嘎绕多杰祖师——第一位大圆满祖师极喜金刚说过:把大圆满教给一千个感兴趣的人都是不多的;但是哪怕你教给一个不感兴趣的人,那已经太多了。明白吗?所以只要你们对大圆满感兴趣就可以来学,没有任何的门槛,没有人强迫你必须完成了五加行,在我们这里不存在,因为原始的大圆满的方式就是这样的。那些必须先以五加行作为前提条件来学大圆满的,那是近五百年当中才出现的,九世噶玛巴以后才出现的。所谓的五加行就是噶玛巴发明的,九世噶玛巴旺秋多杰距今只有五百年,明白吗?我们要了解一些历史和真相啊。

 

(念诵原文 略)就是大乘佛教里面长篇大论讲的二谛:世俗谛和胜义谛。绝对真理就是胜义谛,叫absolute truth,绝对的。绝对的意思就是说没有条件的,任何情况下它都是成立的,这就是绝对。相对就是说,换一个人、换一个受众、换一个情况、换一个环境,它就不成立了,这叫相对的真理。轮回当中的一切的我们认为的真理都是相对真理,包括我们认为的什么科学,也是人类体察到的一种真理,但是换一种六道的众生,经常是不成立的,甚至实际上任何两个不同的人,他们关于同一个事情的看法也不可能是百分之百一样的。所以所谓量子力学里面有测不准原理,就是这个原因,只要有两个不同的主体,他们的观测结果一定是不同的。这是一个所谓的已经被科学验证了的相对真理,因为在轮回当中一切都是相对的嘛,这就是我们要了解的概念。

 

(念诵原文 略)这个就是刚才我说的,如果你处在明觉的,就是究竟的智慧状态的话,没有一法可立。什么叫没有一法可立?没有任何一个我们之前认为的概念或者见解,或者我们认为的事物,我们认为的各种名相,我们心意当中的各种名相、概念、名字都消失了。为什么?因为在你处于明觉当中的时候,你的凡夫心已经暂停了,已经停止了,没有一个在思维的状态。不但没有思维的状态,之前的那些概念心也暂停了,甚至在这个当下消融了。

 

比如我昨天又喊了一个很大的声音的“呸”,你们很多人都听到了。那个当下,你还在思维吗?我不相信,你都被我吓坏了。但是很重要的是不要被吓坏,因为我一直说,我“呸”的当下你立刻观察你的心,立刻反观自心,不要做任何事情,你不要想着“为什么你发出那么大声音?哎呀?吓了我一跳!哎呀,这个声音真吓人!”你产生这个念头,你已经被你的念头带跑了,已经处于二元的散乱状态,所以立刻观察你的心。可是当你这么做的时候,被我猛喝一声,然后立刻观心的时候,这个时候你想想,你思维一下这个状态。我们如果在那个状态的当下,实际上我们是不会思维的,因为思维停止了,但是我们没有变成一块木头,对吗?没有变成一块石头,我们还有一个知道这个空的在,这就是所谓空明不二的心的本性。

 

可是这个时候你说什么某个概念啊,某个什么,有的人就说这是不是梵我啊?你们说这个明觉就是我的本性,是不是我们以前学显宗经论的时候,要破斥外道的这些梵我见、神我见,是不是梵我呀?所以他这是完全是用概念来套,他没有仔细的去思维这件事。你那个概念心停止了,哪来的概念?哪来的梵我?明白吗?是不是啊?这就好像有的人总是在问:你说的以心观心,这个心不就是一个概念心,一个凡夫心,你又观察另外一个心,那个心也是凡夫心,因为你还没有发现明觉,所以两个凡夫心就变成了第三个凡夫心。你看,这就是他们做的。

 

我跟你说的是,我说你要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我说你要以心观心,这是麦彭仁波切说的最殊胜的禅修的方法。但是我跟你详尽的解释,因为我说以心观心你可能根本听不懂,你处在各种混乱的概念当中。但是我会给你详细的引导:你反观是谁在觉察这个状态?是谁在听课?是谁在思考?是什么在做这一切?所以,现在你已经反观了吧?因为你一直在说谁、谁、谁?你这已经是一个觉知了,觉知这个状态。在这个觉知的本身放松下来,你就超越了概念。这就像“呸”的当下那个状态,类似的,那才是空明不二的状态。

 

所以当我说以心观心或者说觉知那个觉知本身的时候,你要这么去做,你不是在那跟我思维,跟我在那儿打官司说:这个心第一个心是什么心?第二个心是什么心?第三个心……这是头上安头,这是你的概念化思维,我让你做的是按照我的引导去做,不是让你在那不停地想。大圆满是想出来的吗?对不对?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个事情,你总是在那思维,你一辈子思维不出来,就是这样的。所以你要去做,做的当下,心没有任何的一个对境的当下,它就是本性。因为我们普通的心总是在攀缘一个对境,所以变成二元散乱心、凡夫心、概念心。可是我现在让你反观心的本身,这个时候没有一个具体的对象,心的本身你观察它有什么对象?在哪里?它此刻在哪里?有颜色形象吗?啥也没有。但是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的注意力往回而不是往外的时候,回到它的源头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心的本性。尤其是当你觉知这个觉知本身,而不是觉知到一个什么对象当中去,明白吗?觉知或者发现这个觉知本身,这个是最最重要的。

 

其实我讲的这些,只要你足够细心地去听,听几次就明白了,然后你去做,做几次就有体验了,体验几次就越来越确定。这就是一步一步的来的。可是有的人会有什么样的障碍呢?一开始就在那边嘀咕:哎呀,这个人是谁在这边讲大圆满,他有什么资格讲大圆满,他的上师是谁,我要去查一查。查了半天,好吧,好像是有点来头的人。好,来听一听。听的时候,开始用自己以前所有的那些所谓的武器来先把你过滤一遍:哎,你讲的是什么呀?我们的上师是这么讲的,你怎么这样讲大圆满?你怎么这样讲?你明白吗?就是说他用各种的习惯、概念来判断你。这就是大多数人没有发现大圆满,其实我要讲的,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没有什么成见的人,我敢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能够明白心的本性,不光是头脑明白,而且可以生起实际的经验,我有这种自信。我也事实上通过反复的当堂的调查,比如说我每次都问:你听懂了吗?听懂了打个1,没听懂打2。你们都看到了屏幕上的这个结果,大部分的人在讲解以后明白了,大部分人在引导几次都有了体验,这个就是很重要的事情。现在别打1,我只是跟你们那么说一下。

 

所以很关键的就是,你把你放空,你把你的那个杯子里的水倒空了。你不要总带着你的成见在那边听,否则你在这浪费时间了,你浪费你的时间。我倒无所谓,你在不在我也得讲。

 

好,我们继续。所以,一旦进入到明觉,这些二谛根本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有的人就觉得二谛当中,胜义谛当然是究竟的了,所以对大圆满来说,大圆满就是胜义谛,你从头脑的层面可以这么去说啊,大圆满是胜义谛。但是,如果你是停留在显宗当中的关于胜义谛和世俗谛的理解当中的时候,其实这个仍然是在心意识的层面,而不是我们讲的大圆满的那个真正的所谓的胜义谛,真正的究竟的状态。

 

我们继续往下看,所以,这里也在说:如果你“停留在心意的层面,这些关于二谛的分析也许是有必要的,但是一旦行者超越了它并且进入到明觉,这一切就不再重要了。这就是为什么教文讲到了唯一根源,也就是明觉:无论做出何种分析,无论它被认为是善还是恶,一切存在都在明觉里有着唯一的根源。”之前我反复说了,这个明觉如果翻译成觉性——state of consciousness,就是觉性或者觉性的状态,可能更准确一些。明觉也没有错啊,只不过是明觉更多的时候指的是个体的证悟或者发现心的本性的这种经验叫明觉。但现在其实说的是觉性,没有涉及到你有没有证悟,就是总的来说所有的人的明觉。所以,教文当中讲到了唯一的根源,就是觉性,一切都是觉性所生或者说本初状态。无论做出什么分析,无论它被认为是善还是恶,一切存在都在明觉里有着唯一的根源。

 

2.5.4.8第七章讲解本自圆满的法义

 

“第七章讲解了本自圆满的法义:觉悟的果本来圆满,并非是通过努力造作构筑出来的东西,因为它本来就已经存在。传授教法的人对合适的人可以用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来传授这种状态。”就是传授大圆满的人可以对合适的人、合适的听众用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来传授这个状态,就是发现明觉。

 

“关于这点,教文中解释两个词语的含义:‘不了义’(trangdon)和‘了义’(ngedon)。”不了义和了义,这个也是显宗当中经常使用的词语。

 

(念诵原文 略)当教法当中讲到不了义的时候,就是说,因为有的人概念太强了,习气太重,所以你必须按他们的方式来说话,进入他们的层面,就是这个意思,进入他们的行为态度,采用他们的信仰认知,一般都是这样的来说:啊,对,你说的对,是这样的。然后你再进一步开导他们:但实际上呢不仅仅是这样的。明白吗?所以这个就是这里说的不了义的意思。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不管你怎么跟这个人开导,你用他的语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管你怎么怎么说,只要他还是在他的狭隘当中,你传达的一切对他来说还是不了义的,不是究竟的,因为他的视野当中就是这样的。你把珍珠给猪,猪也不会在乎,这是英文当中说的一句了谚语,所以我想起来了。

 

“在克服他们的局限后,就能领悟真实的本性:这就是‘了义’。”所以大圆满说来说去就是要超越局限,这是南师最常使用的一个词语:超越局限。什么叫超越局限?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种种的束缚,我们的智慧有一些条条框框,一些概念、一些成见、一些习气、一些观点。其实从根本上来说,大圆满藐视一切相对层面的任何的观点,就像中观应成见一样,任何提出的观点,都是没有价值的。因为一切的观点都是在相对的层面当中成立,拆掉这些相对的因和缘,它就是空的,它就是不存在、不成立的。大圆满在见解的方面当然是认同中观应成见的,在空性的方面,在光明这方面、在潜能的方面,它是认同如来藏的,也就是二转法轮和三转法轮的双运,这是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里面说过的。但是我们说这只不过是用显宗的理论来解释大圆满,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大圆满的传统,我说过很多次这种话。麦彭仁波切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实际上是一种教派之间的交流的行为。因为真正的定解不是通过语言、逻辑、思维分辨的,而是真正的明觉的经验,对心的本性现量地证悟,这个才是真正的大圆满见。

 

(念诵原文 略)讲业力、因果都是属于不了义的层面。“了义对应于明觉的讲解。”所以大家就明白刚才我说的,有一位著名的法师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现在你们就知道他讲的是什么层面了,这叫不了义。因为这里说得很清楚,所有对业力、因果法则的讲解,都是属于不了义,所以当你一直在说什么因果不空的时候,你是完全处在狭隘的不了义的见解当中。不但如此,而且你认为因果是在万法之外的一个东西,否则你干嘛要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所以有的时候大家不要太相信那些什么某某人好大的名气啊,你们都知道我说的是谁,去网上搜索一下就知道了。他有名气不等于他讲的是真的,我们有很多的大师,也有一个人叫南师的,你们也知道我说的是谁,他也说他在讲密法,他讲禅宗还行,讲国学有的时候还不错,有的时候乱讲,但是讲大圆满讲密法呢,基本上就是胡说八道了,不客气的说。所以大多数人的悲哀就是他们相信这些名声,所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冤案。很可笑的一件事情。

 

(念诵原文 略)为什么说大圆满是一切教法的终极的精髓?因为一切教法最终要证悟和发现的究竟的状态,大圆满从一开始就直指你、引导你发现。正如我之前反复说的,大圆满被视为是金刚乘的精髓,而金刚乘的修行的起点被认为是显宗的终点,显宗当中最终要证悟空性,而金刚乘观修本尊一开始就用一个表示空性的证悟的一个咒语来加持或者作为一个基础的观想,然后在这个空性的层面观想莲花、日月垫、种子字地显现、本尊地显现等等。可以这么说:金刚乘是显宗的精髓,大圆满是金刚乘的精髓,这样你就明白了。

 

2.5.4.9第八章讲解明觉的三个方面和内外续部的根本概念

 

“第八章 本章的开篇讲解了构成明觉状况的本体、自性和能量。”这里都是在介绍这些章节的主要的内容。这样,你就知道了它整体上讲的什么,然后之后有南师的一些详细的解释。就是本篇第八章讲的是构成了明觉状况的本体、自性和能量,“然后继续讨论了外续部(事部、行部和瑜伽部)和内续部(玛哈瑜伽和阿努瑜伽)的根本概念。”所以这里是在讲明觉的三个方面——本体、自性和能量。其实之前已经有一个章节已经涉及到这些,只是这里可能更进一步详细的讲,然后它还讲了外续部和内续部的根本概念。所以,大家如果真正想了解大圆满相关教法整体的知见和概念,你一定要了解九乘佛法的概念,这个在我的无数次讲课当中已经讲过了。如果没有的话,你们到预备群里面,你们大部分人都在预备群,去群文件里面下载一些文件就知道了,包括我们的官方网站上有很多,比如说我讲过好多次的九乘佛法,这样你就知道什么是这些外续部——事部、行部和瑜伽部,还有内续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

 

“这些乘并没有达到目标”这里不包括阿底瑜伽,只是讲金刚乘的五部——事部、行部、瑜伽部、玛哈瑜伽和阿努瑜伽。你们记得这是宁玛派的概念,宁玛派之外的都只有四部,也就是事部、行部、瑜伽部再加上无上瑜伽部。而无上瑜伽部在本质上等同于宁玛派的玛哈瑜伽,只不过它们是后来翻译的,所以叫新译,宁玛派是早期翻译的,所以叫旧译,而且新译当中没有阿努瑜伽的教法。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从宁玛派里面的教法后来进入到其他的教派里面,其实与其说进入到其他教派,不如说某个派,比如说,噶举派有一位上师,他发现了某个大圆满的伏藏,这种情况是很普遍的,比如三世噶玛巴让炯多杰、四世达赖、五世达赖他们都有大圆满的伏藏。这个情况不能说格鲁派里面有大圆满,只能说格鲁派里面的一些大师们也开启了一些大圆满教法,这样说是比较准确。因为在格鲁派里面,原来是没有这些东西的,只不过是后来比如说历代的嘉瓦仁波切,达赖喇嘛他们都是修持大圆满的,包括现在的十四世。不光是格鲁派的最高的教宗,包括噶举派的大宝法王噶玛噶举,历代的大宝法王都向秋吉林巴的家族求授大圆满三部,这个你们都知道。比如说秋吉林巴的家族,昨天我提到的祖古乌金仁波切他们的家族,他有好多孩子,有慈克秋林,有土登宁玛,还有措尼仁波切、明就仁波切,这些基本上都是大圆满的上师。他们的家族,其实就是秋吉林巴的后代。秋吉林巴是十九世纪利美运动当中宁玛派的代表,他发掘了大圆满三部的伏藏,所以他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大圆满上师。

 

我们继续,“这些乘没有达到目标”就是说的大圆满以外的这些金刚乘没有达到目标。(念诵原文 略)看到了吧,就是大圆满之外的所有的这些金刚乘,他们关于究竟的实相,关于禅修的方式,关于誓言戒律等等都有自己的见解、自己的定义。但是《普作续》里面说:因为本来就没有一个具体坚固的所谓的法(现象)存在,所以你们的见实际上都是概念而已。这也是我一直在跟大家来说的,九乘佛法只有大圆满的见本身不是基于心、意识、头脑分别判断的结果,它是现量的经验。没有任何一个见,包括大手印,你也不能说它是一个现量(的经验)。大手印最终的证悟当然是现量的证悟,但是大手印的见是什么样的见呢?大手印的见是基于转化道的本尊、坛城,转不净相为净相的见,它的见就是我们本性都是金刚。正因为众生的本性和本尊的本性都是金刚,不生不灭的金刚的本性,所以我们可以转化,转烦恼为智慧,最终通过生圆次第证悟了大手印。所以你要了解大手印的见其实就是关于金刚的见解。

 

所以很多人以为大手印跟大圆满一样,那不一样。唯一有一点一样的就是冈波巴的大手印,因为它的实质是大圆满心部四禅观,换了一套术语而说的。大圆满心部四禅观叫做:涅巴,米尤瓦,酿尼,然后是陇竹,也就是大圆满的止,大圆满的观,止观不二或者平等,然后是本自圆满。冈波巴换了一套术语叫做:专一,就是大圆满的止,专一嘛,专注;然后离戏,离戏就是观嘛,超越了戏论,就是运动当中,不再是在止的这个相当中;然后是叫做一昧,一昧当然就是动和静都没有分别了,止观平等了;然后最后叫做“冈美”,也就是无修,当然就是自圆满,无修之修,本自圆满。完全就是大圆满心部。

 

所以你不要天天在那背口号“大圆满、大手印都是一样的”,不一样。当你们说一样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们为什么不一样。究竟的层面来讲,所有的成佛都是一样的,但是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这个不重要,因为你根本没有成佛,你只需要知道,最终的终点都可以达到成佛,但是方法和见解差得太多了。大多数人自以为很圆融,大家都是一样的,所以喊这些高大上的口号,所以才造成了他们修行的障碍。因为你根本分别不了这些见、修、行的区别,我们这里要做的就是先把这些弄清楚。

 

(念诵原文 略)看到了吗?大圆满教法当中关于瑜伽的解释。瑜伽是什么?很多人说瑜伽就是合一的意思,比如印度教当中说瑜伽就是合一,比如说梵我一如,大我小我合一。但是佛教当中,尤其是藏传佛教里面宁玛派里面讲到瑜伽,尤其是大圆满里面讲的瑜伽,yoga,它叫“南觉”。“南”是什么意思?“南”就是我们的本性的状态,本来的状态。“南觉”就是拥有本性状态的这种经验,这就是瑜伽的概念。所以,大圆满里面讲瑜伽士就是已经证悟了明觉的人。知道吧,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词。可是你看九乘佛法当中,叫瑜伽的多的是啊,有事部瑜珈、行部瑜伽、瑜伽部瑜伽,还有玛哈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都叫瑜伽,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就搞不清楚了。但是这个词在大圆满里面指的是在明觉当中。也就是说,并不是因为别的部都叫瑜伽,别的金刚乘五部都叫瑜伽,所以我们说它们都是大圆满,不是这样的,完全不一样,因为其他的都是专注于各种的观想、坛城、气脉明点这些。

 

对,有的人说瑜伽是相应的意思,比如说上师瑜伽,有人翻译成上师相应法,但是你想相应是什么意思啊?甲和乙相应,我和上师相应,上师和弟子相应,有两个对不对?但是大圆满讲的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谁和谁相应,而是本来就是不二的,本来就不是两个。不二就是不是两个,是一个,一个它显现为两个,就是这个意思。比如空明不二,你能说空和明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吗?不是。它是一个东西分两个方面来认识,或者理解,或者体验,所以叫不二。但你不能总是说一个一个,因为你老是强调一,你就注意不到它的不同的面向,那也是不行的,所以就用不二是最准确的。

 

在大圆满之外的见解当中,认为瑜伽就是相应,比如说很多翻译都翻译成上师相应法,我们大圆满同修会,至少我们中国大圆满同修会不这么翻译。台湾,我知道以前他们有翻译成上师相应法,现在我不知道。前些年,我看台湾他们有的人这么翻译,但是这个翻译是不正确的。因为大圆满没有什么谁和谁相应,我跟上师相应还是有我和上师这个概念,只不过我们现在处在同一个状态。但实际上,上师瑜伽的本意是,你发现了心的本性。“南觉”,刚才我已经解释了,“南觉”就是瑜伽的藏文,“南”就是“南玛”,就是我们的本来状态,这个跟谁相应没有关系。只不过是金刚乘强调说,上师加持我的身、语、意,然后我转化等等,所以我就变成跟上师一样的,有的时候,观想上师融入我们自身,这都叫做金刚乘,这不叫做大圆满。大圆满是发现自己的明觉,不是说上师有一个明觉,然后移植到我的身上,不存在。大圆满永远是证悟自性而不是通过外面来怎么样。

 

(念诵原文 略)就是说在我们大圆满的教法当中,各种密续的目的,它不是技巧,它是用一种简单的方式来总结和解释,让我们的读懂它的精髓。

 

(念诵原文 略)这里就是在区分大圆满的密续和金刚乘玛哈瑜伽这些密续的不同。大圆满的密续我已经讲了20多天,三个星期了,我一天到晚讲的东西没有离开一个根本的宗旨,是不是?虽然我会阐发出来很多的方面、很多的细节,但是根本上都是为了帮助大家证悟心的本性,对不对?如果已经证悟,已经认识了它,那就巩固、确信无疑,已经确信无疑就融摄一切二元的状态,这就是这个讲课全部的目的,可是金刚乘的密续可就不是这样的。大圆满的密续永远围绕着最精髓的重点,金刚乘的密续那就太多了,它讲坛城、讲誓言、讲灌顶、讲各种各样的种子字、手印等等,那无穷无尽的。当然在南开诺布上师的大圆满教法当中,他也融入了一些金刚乘,但是那些内容都叫阿努瑜伽。我已经说过很多次,阿努瑜伽的基本的见或者基,关于众生本性的认识,跟大圆满是一致的,但是它仍然是以金刚乘的刹那观修生圆次第的方式来修行。在这个意义上,由于它的基和大圆满是一致的,所以大圆满能够融摄它,也就是说,它们有共同点嘛,所以能够结合在一起。

 

而且我们生活当中有一些具体的需要,因为当我们没有安住在明觉当中的时候,我们总是会有散乱,散乱就会有情绪、业力等等,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些方法,遣除障碍啊、提高明性啊、增进健康啊、长寿啊,很多很多各种世间的事业,息增怀诛各种事业有关的方法,这些就是我们所谓辅助修法。有的辅助修法,不仅仅是有世间事业,也有出世间的证悟。比如说,包含了曼达拉娃圆满次第也就是气脉明点的层面,有一些方法,由于它结合了大圆满的禅观,凝视虚空等等这些索提方法,它就不再是一个金刚乘的方法,它是阿努瑜伽结合了大圆满的精髓的一个修法。这也是为什么在曼达拉娃长寿法修法的功德当中有一个说:这个教法,尤其是加上曼达拉娃索提,可以成为显现虹光身的一个助缘。明白吗?因为曼达拉娃教法你不要以为就是一个转换本尊那么简单,那里面那么多的大圆满的精髓。

 

这就是说,大圆满是非常智慧的一个教法,只要有用,它可以融摄一切。南师甚至说过:哪怕是非佛教的教法,只要对你自己有利,对你自己的证悟有帮助,你都可以拿来。拿来主义,但这个拿来主义有一个精髓的东西,就是一切都要为我们直接的证悟服务,其他的都是次要的,你管它是什么方法。有的人就说:我一定要是佛教的方法,外道的我才不能学呢。所以他们先给自己贴了个标:我属于正道,别人属于外道。这个本身就是一个外道的行为,我告诉你们,释迦牟尼佛从来不这么贴标签。宗萨钦哲也说:当你们贴一个标签,我是佛教徒的时候,你已经远离了佛教教法的精髓。什么是真正的佛教徒?不是贴在嘴巴上的,不是贴在胸口上的,而是你真正的理解并且受持四法印的原则——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受是苦,涅槃寂静。如果不是这些,你天天在那边喊什么“我是正的,你们是邪的”,这就是一个外道的行为,明白吗?

 

所以大圆满是这样的如此敞开的方式,你看我们大圆满同修会就是这样的方式。如果你说我们学大圆满最没有局限、最究竟,结果你的行为上处处给别人这个限制、那个限制,我认为这是远离了大圆满。所以你们任何人都是自由的,你们来这儿听法也是自由的。你听了以后,你不想学,也是自由的。没有说我听了我接受了传承,我必须一辈子修下去。我们不给你这个局限,因为大圆满不会这样的局限。每个人为自己负责,为自己的修行负责。

 

很多人就说:我有一个上师了,所以我现在很小心的来试探一下,你们这儿讲得蛮好,我听一下。听一下,行。我上师说了,这儿可以听啊,所以我就可以听。上师说别听了,我再也不能听。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完全成了某个上师的一个听话的、很乖的弟子,但谁也不能保证你这个上师的做法就是一个证悟者应该有的做法。事实上很多所谓的上师他们都有控制弟子的心态,他把你局限在一个范围里面。我没有说任何具体的,你们不要对号入座,我没有说你,我只是大概地说有这样的情况,但是大圆满同修会没有这样的情况,至少我这里没有这样的情况。别的人,也许有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就算他们都是跟南师学,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看法。但是南师本人是这么做的,我只是在效仿仁波切,我认为他教的是大圆满的真正的精华。所以南师经常讲:我们每个人为自己负责。

 

大圆满行者有四个阶段的行为:一开始应该像一个蜜蜂一样,到处去采蜜。你不要一上来就栽到一朵花里面,然一辈子就死在那个花里面。你先品尝所有的花 ,然后发现:哎,这个花的味道是最好的,喝下去对身体也是最好的等等。如果你一上来就钻到一朵花里,然后那个花合上了,你就死在里面,明白吗?大圆满讲,一开始我们修行者就是法门无量誓愿学,你得广泛地去了解、比对、思考,慎思明辨,别一上来就成为一个上师的奴隶了,懂吗?否则你一辈子说不定就被这个所谓的上师给毁了。我说得很不客气,因为有很多这样的情况,你怎么能保证这就是一个真正的觉悟者,谁能向你保证?

 

所以为什么我们西藏传统说,师徒要互相观察三年。当然在传统的范围里,我们没有互联网,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查到很多的消息。这个时代不需要这么慢,我们可以很快的了解,比如说你听我讲一个月的课,你对我没有任何了解,这是不可能的。你只要听我一个礼拜,你都知道我这个人大概是什么样一个情况,这就是这对一个老师的观察。但是如果说有的上师说:一师一法一本尊,你只能相信我一个上师,你只能修我教给你的那个本尊,你只能修这个法。然后,他告诉你,一定要对上师有信心。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洗脑。

 

大圆满讲第一个阶段象蜜蜂一样,品尝百花,找到精华,那些真正的、适合我的花蜜。第二个阶段:像小鹿的阶段。小鹿就是说,我不再是蜜蜂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什么是精华,然后我躲起来,慢慢地像小鹿一样,小心翼翼地舔舐自己的伤口。自己的伤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我们的弱点,我们的弱点其实就是我们的执着、我们的障碍。慢慢的超越自己的障碍,这就是通过自己的闻思修专注的去加深我们的修行。

 

第三个阶段,我们叫做狮子的阶段。这意味着我们不再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小鹿,而是一个无畏的狮子。因为他已经对心的本性的经验非常的清楚、确信,并且他能逐渐地融摄各种二元的幻相,逐渐地超越了各种局限,他已经获得了在世的解脱的状态,他已经证悟了心的本性,所以这个就是狮子的阶段。

 

最后一个阶段叫做疯子的阶段。疯子的阶段意味着你根本不在乎任何世间的各种循规蹈矩,各种墨守成规,各种概念、思维、局限,你超越了一切局限,所以在常人看来,可能你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就像有一些疯行者,疯智的那些成就者那样,竹巴昆列等这些。但有的密续有的说法把后面两个换了,所以有的说先是疯子然后是狮子。但是南师是这么讲的,我按照南师的讲法。

 

所以大家比对一下自己,对号入座一下,你是属于什么阶段?有的人说,我从来没有进入过任何其中一个阶段,我一直就是碰到一个老师,老师说……有的人就觉得上师说的才是如法的,上师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释迦牟尼佛从来没有这么教过,释迦牟尼佛教的是:你们不要轻信任何一个权威。所谓的权威,有一本经叫《噶拉玛经》,佛陀讲给嘎拉玛人的一个经,这是南传佛教的一个经典,说:你不要因为流传世俗认为是这样就应该这样,权威认为是这样就这样,大众认同是这样就这样,等等等等。你要自己去慎思明辨,你要自己去体验,要保持一个理性的判断,不要盲信,不要没有智慧的去所谓的学习教法。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佛教的精神,如果你没有这样的一个精神,你上来就拥抱西藏文化那一部分迷信的部分。因为西藏藏人有这种传统,这种传统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藏人无比的虔诚,所以他一辈子可以学佛信佛,很多人是这样的;另一方面,他们也可能变得非常的迷信。我们很多汉人去学藏传佛教,拥抱他们文化当中的那些不好的方面。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好,只是说成为了一个局限的学习者,学到了各种局限,然后自己越来越没有智慧,学了几年连个普通人的智慧都没有了,就是这样子。你反观一下自己是不是有这种情况。也许不完全是这样,但是这种情况是很普遍的。

 

所以大圆满的根本就是让我们超越一切的局限,我们的赤裸的本性不受任何东西的局限。我们用不着对任何一个上师说,我要一辈子要给你发心。有的上师甚至说你只能给我发心,你不能给别人发心。这是什么样一个思维?什么情况?是不是?但是很多人由于对上师绝对不可以有二心,绝对不可以生起邪见,什么什么,这不就成另外一种洗脑和控制吗?我有的时候觉得很可惜,我们汉人其实是很聪明的人,可是有人学了藏传佛教就变得迷信、执着、幻想、神神秘秘,然后那种汉人的习气就越来越深。因为藏传佛教那种理性,那种系统的闻思修的精神,你没有去继承,大圆满的这种赤裸的、本性的精神你没有继承,你拥抱的是糟粕。大量的被洗脑的人!

 

所以有的人会说:哎呀,好怕呀,他们在讲什么?我上师说这个可以听,我们上师的这个不可以听。你应该成为你自己的上师,你应该成为你自己的引路人。哪一个上师会一天到晚在想着你要怎么样,你怎么知道他是真正的要为你的证悟负责?有这样的上师,但是你不要幻想太多,不总是这样子的。依法不依人,对不对?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要知道什么叫做超越局限。很多人学金刚乘的这些密续,就陷入到各种细节当中去了,就搞不清楚了。你看我们很多人来学佛吧,本来说想成佛,好,上来让你学五部大论,学各种经典。经典当中大海一般无量的知识、各种概念、各种见解。你本来是想学大圆满的,但是这个号称最终能学到大圆满的系统,可能先让你学五部大论,然后你折腾来、折腾去,五部大论也没学明白,然后对大圆满也没有信心了。因为太漫长了,我连五部大论都没整明白,我怎么可能学大圆满呢?可是,大圆满真正的传统从来也没有让你学这些东西,这只不过是他们佛学院培养僧人本来有这样的方式,然后他们可能也就没有想太多,就让你也遵循那个方式。明白吗?这就是一个冤案,这不是大圆满的错,好吗?

 

同样的道理,就像这里说的很多人来学密续,学金刚乘,很多人说时轮金刚好伟大呀!胜乐金刚、什么什么喜金刚、什么什么绿度母、观世音、金刚手、什么大白伞盖佛母、什么什么摩利支天这些高大上的名字,然后都很向往地学。但一旦真正学起来,这个细节、那个细节,然后到底干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知道要观想本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观想,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做生起次第?什么叫圆满次第?为什么生圆次第就能证悟?为什么要修气脉明点?为什么要所谓的气入中脉?这一切都不知道,就学了一些本尊形象啊什么的,然后就陷入到各种文化当中去了。学文化,都是藏文化的爱好者。大家反观一下自己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情况。

 

所以我们要知道闻思修是极其重要的,不要天天被别人洗脑。你也可以不接受我的看法,没关系。不洗脑意味着保持着一种审慎的、理性的精神,看看他讲的对不对,有没有道理,不要什么都接受。你不觉得有道理,先不要接受任何的东西,就是这样。不要因为这个上师,所以他说什么都得信,你怎么能保证我就是一个证悟的上师呢?你怎么知道的呢?我不是说我或者谁,任何一个上师,你都得这样去对待。藏地总是在强调信心,但是真正的信心你得观察这个上师,你别上来就被人洗脑,好吗?教法也是,要慎思明辨,要闻还要思,还得想。知道是这样,还得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你看我们传统的学习方法就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上来就灌顶,然后学各种经典,不知道为什么,一辈子就这样下去了。有的人学了一辈子,出家一辈子,30多年,20多年,他还不如来我这听一个星期的讲课。因为这一个星期的讲课,不是说我有多了不起,而是南师这样的真正的证悟者,他把这教法的精髓(给了你),你几天学到的东西比你一辈子学到的还多,不是学到而且你真正能生起理解和体验。这才是真正的教法应该有的样子。

 

所以,这里说:“如果没有一个坚实的基础知识,我们甚至无法理解它们在讲些什么。”你看,不就是这样嘛!

 

(念诵原文 略)这段话是很深的。我再念一遍,因为念一遍可能还没有听明白。“在大圆满当中,一切状况都是菩提心:见、修、誓言或三昧耶等等,因此不需要产生出另外一个菩提心,或者把一个本来就是的菩提心再转化为菩提心。”什么叫做在大圆满里面一切都是菩提心?因为这本书的名字就叫做《一切法菩提心普作王》,这是它的梵文翻译过来的名字。意思就是说,一切法、一切现象都是菩提心所生起的,创造的,或者这么说,制造的,也可以这么说。一切都是它所造的,所以所有的一切的存在都是菩提心的展现。我们的见、我们的修、我们的誓言,大圆满的见、大圆满的修、大圆满的誓言或者三昧耶,其实就是菩提心本身。

 

刚才我也说了什么是大圆满见,不是什么产生一个见解、理解,而是现量,就是经验性的了解心的本性,不只是说我知道了心的本性是空的,然后它也是光明的,所以是空明不二,这叫头脑的理解。大圆满见是真正当下,(老师打了一个响指)就像你听到我打响指那样,直接体验到,这就是大圆满见。修呢,只不过是安住在见的明觉的状态当中。有的时候,我们修的当中可能会有散乱,对吧?然后知道这个散乱本身也是心的活力的展现。你只要在这个散乱的当下放松,或者说散乱的当下反观:是谁在体验这一切?谁在散乱?谁在烦恼?谁在妄念?等等。这样你就从散乱的现象,从二元的对境当中回到了心——这一切的源头当中,心的本性当中,放松下来。这就是大圆满的修。

 

那大圆满的誓言又是什么?我曾经跟大家解释过很多次。大圆满的誓言是八个字:无有、平等、唯一、任运。无有是什么?就是空性的方面。我们的大圆满的状态,没有任何实有的一个什么的存在。有些人以为大圆满就是一个光明的大圆满,因为经常叫光明大圆满,他们觉得肯定是光明的境界,那个境界肯定在最高的地方,我以后要往生到那里去。但是大圆满不是一个对境,不是虚空当中某一个存在,不是这样的。所以这就叫无有,没有真实的、实有的一个什么东西存在。但这个空性当中具足无尽的潜能,而且当它显现的时候,一切的显现本身都是大圆满,都是本来清净和本自圆满的不二。无有,然后平等,所以一切法、一切显现、一切的存在,都是平等的,它们的本性都是本净圆满的。唯一又是什么?唯一就是一切法的本质都是一,就是心的本性所现而已。那么任运又是什么呢?其实翻译成圆成更好,就是本来具足的意思,本自具足,天然的,不需要你去造作,不需要你去构造一个什么东西。我们的觉性一直在,一直在作用,当下反观就是,如果你知道怎么反观,怎么样照镜子就知道了。

 

所以一切都是菩提心,因此不需要再产生一个菩提心。因为在显宗、在金刚乘、在加行道里面,总是在说要发菩提心,所以很多人就不明白,他们就觉得发菩提心就是要生起一种对众生的慈悲心,然后我要为他们来修行,他们认为这就是菩提心的全部。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世俗菩提心,相对层面的菩提心,而不是真正的。真正意义上的菩提心是什么意思?菩提就是智慧,根本智慧;心,这个心就是本性,心的本性,所以菩提心就是心的本来智慧的意思。所以当我们发世俗菩提心,我要为了一切有情众生离苦得乐,究竟解脱来修行,我要利益众生等等,这样的菩提心只不过是为了达到刚才说的这个本来智慧之心的一个手段。这就是显宗、金刚乘、加行道里面讲的发菩提心的根本的实质。

 

那为什么要这样的发菩提心?我之前也说过很多次,因为觉性的状态是没有中、没有边的,没有一个我或者非我,没有一个我的概念,这是所谓觉性或者明觉的状态——无我的,对不对?既然无我,那你的相对的行为或者你的动机上面,你就应该是相应的。你不能说我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安乐来做一切,你应该为了众生,你要有这样的一种发心。当你有这样的发心,你所做总是为了利他的时候,你的我执之心,你的自我中心就大大的被削弱了。一开始可能是有点勉强,慢慢的,我们通过这种训练,这也是一种洗脑,但这是一种善的方式。善的方式的反复地熏陶,也是有它的功德利益。所以藏传佛教当中总是在赞叹发菩提心,甚至说:“大悲心与无二慧,菩提心是佛子因。”对不对?是《入中论》里面说的,强调菩提心是成佛之因。

 

但实际上这仍然是显宗的见解,因为在大圆满来讲,成佛这件事根本就不存在。当然你会说:你怎么这么说?不是说虹光身就是成佛吗?这只是一个相对层面的说法,从究竟的意义上,从实相的角度,没有所谓的成佛。因为我们众生一直是在佛的状态当中,只不过是你没有发现到它,没发现你就是亿万富翁,你总是在外面抱着黄金碗在乞讨。你不知道天空当中太阳一直存在,你总是被一点点云,乌云就是恶业,白云就是善业,善和恶就把你挡住了。所以我们要了解所谓大圆满的三昧耶,就是无有、平等、唯一、圆成,是本自具足的,不需要外求。你只需要反求诸己,反闻闻自性。所以不需要说发另外一个菩提心。

 

这样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南师的教法里面不是要强调:我现在一定要来为众生,怎么怎么样利益众生,他强调的是,我们直接处于菩提心本身。这个菩提心就是明觉的状态,就是心的本性的状态。当你处于这个根本的智慧状态的时候,你都没有我。而且你处于这种经验当中,不管座上座下,你会清楚的知道那些不了解这个自己真实的佛的本性的这些众生是多么的可怜,他们在生生死死当中、在爱恨情仇当中,在病毒肆虐的这个当下,由于他们认同于这个我就是这个身体、这个身心的这个我,所以他们非常的可怜。一旦生命遭到威胁,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去保护这个生命,但最终也是徒劳的。这是多么的可怜!他们只需要反闻闻自性,当下就了解我们一直是解脱的,我们一直是完美无缺的。当你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你不需要什么“我去拿着一个加行仪轨,天天念暇满难得、人生无常、轮回过患、因果不虚”,我已经自然地生起了悲心。明白吗?这样的是无伪的菩提心,这样的是没有造作的大悲心。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大圆满教法当中,并不是说我们的仪轨当中没有,我们当然也有皈依发心,因为每个人都有相对的层面,但是我们并不总是要停留在这样的有局限的方式当中。比如我们每次讲课一开始是干嘛呀?我说:好,现在我们以阿底上师瑜伽开始。阿底上师瑜伽是干嘛呀?观想代表着我们心的本性以及它具足的潜能,空明不二的我们的本性,然后放松,发现我们的本性,对不对?安住于我们的自性当中。当你处于这个状态当中,所谓发菩提心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已经达到了目的地,你还需要再旅行吗?你还需要再发菩提心吗?明白吗?这就是真正的精髓的意思,究竟的教法的意思,了义的教法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南师说我们在修一个上师瑜伽当中,皈依已经具足了,发心已经具足了,甚至回向功德已经具足了,三妙法、三殊胜已经具足了。什么叫三殊胜?前行皈依殊胜;正行无缘空性,或者大圆满我们不说无缘空性,我们说安住禅观,超越了能所对立的本来状态;结行,结束的时候我们要回向功德。可是,当然只有在二元的状态,我们才会有前行要发心,结行要回向,因为有人我众生,所以我要利益他们。可是在明觉当中,没有众生的概念,因为众生的概念,根本上来说是你的业力的幻相,是不是啊?所以真正重要的是正行无缘空性,或者大圆满讲的安住禅观当中,在明觉当中安住本性。

 

所以一个上师瑜伽里面所有的精髓已经具足了,而且南师说:当你有觉知的来修法的时候,这里面皈依、发心、回向都具足了,不需要特别做什么。但这个是对一个很成熟的大圆满修行者来说的,在相对的层面,我们要达到这个成熟的大圆满行者的状态,需要一些训练,所以我们仪轨当中仍然有皈依、有发心、有金刚乘的转化道、有大圆满自解脱道,有回向功德等等,什么都不缺。但是我们可收可放,我们没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一个“阿”就处在最精髓、最重要的状态,最根本的状态当中;我们有时间,我们可以皈依发心,我们可以修各种法,包括大圆满,是不是?这就是我们在生活当中具体的修行。不是说像有的人修一个决法,修两个多小时,一天啥都别干了。但是我们大圆满的修行,时时刻刻都可以所谓的修行。

 

有人说“我家里好多孩子,我要上班,我要做家务,根本没有时间修大圆满”,这是假话。首先是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大圆满,大圆满最重要的是你在当下发现是谁在经历这一切。这是你的觉知,当你这个觉知没有概念,完全放松的时候,这就叫明觉,就这么简单。你一定要说:我要坐下来,我双盘,然后找一个时间没有人干扰,然后我来打坐,然后我来修皈依发心,然后(修)大圆满,然后回向。你要这么修,你可能需要具足很多的条件、很大的福报,可是大多数人就活在普通的生活当中,上有老下有小,有工作、有生活、有家务,我们有很多的义务,是不是?很难的。所以我们教法当中才有各种可能性。你说我很忙吧,是谁在忙啊?你不需要特别去发现是谁在忙,你可以边忙边反观自照。当没有人干扰你的时候,你一个“阿”放松,什么概念都没有,一片空,然后你反观是谁在这个空当中。这就是大圆满核心的修持。

 

难吗?对,带着孩子修大圆满,没错,带着孩子一起修。我这么说起来也容易,你只要懂我在说什么,你去操练几次,慢慢就知道没有那么难。可以的,做得到的。就怕你没有听明白,也懒得去做,那就麻烦,那就没办法,我讲得再好也没有用。所以,所谓的传法不是说我要给你传个什么仪轨,那些都是有局限的。人的一辈子有多长时间去修这些仪轨?你有时间当然可以修,可是你生活24小时,你大部分都跟这个仪轨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仪轨当中那些高大上的彻却的见解,还不如你在带孩子的时候,反观是谁在听这个孩子的哭声,谁在烦恼来得重要,这就是觉知。南师说,很多上师、很多佛教的老师他们不强调觉知的重要性,他们甚至不认为觉知是一个重要的教法。可是在大圆满,一切都是关于觉知的。大圆满的明觉只不过是超越了任何主客对立的概念的觉知,是心的本来的觉知,没有分别的觉知而已。

 

第八章最后一段:(念诵原文 略)所以大家知道了,发菩提心一般我们都是说相对的世俗菩提心,它的目的是为了胜义菩提心或者究竟的菩提心。其实在大圆满,我们不区分二谛,大家要了解这一点,虽然有的时候我们也会用这样的词。因为在大圆满最究竟的知见,我经常用这句话,在最究竟的知见,因为有的时候是相对的,为了解释、为了让大家理解,我们会说:我们也讲二谛,我们大圆满其实就是胜义谛。但实际上这个说法是不究竟的,不了义的。什么是了义的呢?了义的就是一切都是大圆满,一切都是菩提心所做。所以没有什么世俗谛和胜义谛。所谓的世俗谛,相对的世俗的真理,世俗的这些知识,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也是心的本性的显现。所谓的胜义谛,涅槃,觉者的境界,在大圆满教法中也是心的本性所现。轮回和涅槃都是心的本性所现,究竟而言,就是一场游戏。这才是最究竟的见解,这叫觉性游舞。

 

所以,所谓各种密乘的、金刚乘的修法,各种本尊、坛城等等,从究竟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些相对层面的修行,没有真实的对境。这就是第八章讲的内容。我们的好戏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更精彩的篇章,那就是讲这些原文的时候,那才叫震撼。

 

今天就先讲到这。看看同学们要不要发表一些什么感想。虽然是以问题的形式来呈现,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感想。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我所接触的所有身边的密乘师兄都是如此的迷信和曲折,显宗也有,没见到有人能够走出来。”对。我知道,大多数人身边都是这样的佛教徒。

 

“如何每时每刻保持觉知?觉知就能证悟吗?”刚才其实我已经说了,保持觉知是很困难的,“啊,我强迫自己。”因为保持是需要努力的。比如我一直持着一个杯子,这叫保持,对不对?这是需要努力,这是比较辛苦的。但有一个方法就比较简单,就是你总是反观是谁在做这一切,这就比起你需要一些努力的说:啊,我要观察自己在做什么。因为南师说什么叫做觉知?一般的觉知啊,不是究竟的觉知,不是不二的明觉。一般的普通的二元的觉知,就是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就是觉知,但这个是需要一些努力的。所以我给大家一个窍诀就是,精华的方式就是:你只需要注意力往回而不要陷入到外境当中、对境当中。外境不一定是外面,包括你心里面想的、感觉等等,只要成为心的一个对象,都叫做二元的对境。所以你不要顺着二元的对境跑,你要反观是谁在体验这一切。这是一个要点,这是一个最重要的觉知的方式,然后你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明白吗?再进一步,你先觉知道我在听他讲课,我觉知到我在思维,我觉知到我在问问题,然后你发现这个觉知本身,放松下来,没有概念的觉知,这就是我们要证悟的明觉。

 

“从大圆满的层次看,我是否可以放弃六道、罗汉、菩萨、佛这些概念?”没有必要放弃。因为这些在相对层面上也是存在的,对不对?六道,你能说它完全不存在吗?这个叫做如幻的存在。它们是存在,但是它们不是实有的,不是真实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真实,那就是明觉本身。所有众生如果他们有明觉,都是一样的。而对于所有的众生显现为同样的对境的,那就是真理,那就叫究竟真理,那就是明觉。此外,六道都是相对的显现。但是相对你不能说都没有,否则你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对不对?你啥概念都没有,怎么可能?那你变成另外一种傻子了。不但说要有这些概念,而且要有得很清楚,有得很明白,什么是六道?什么是佛菩萨?什么是阿罗汉?什么是五智慧?五智慧、五烦恼、五方佛、五大元素?你都清清楚楚,那才叫厉害。这叫什么呢?叫做“能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这是佛经当中说的。相对层面的所有的法相,所有的显现,所有不同的事物、性状特点,你都分别得很清楚。但是在第一义,也就是究竟义,也就是心的本性,也就是究竟的空性般若波罗蜜多的这个方面,你是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没有因为任何世间法的变化、无常、分别而散乱。这就叫做“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佛经当中的话,这个跟大圆满都是相应的。

 

“请问,你、我、他、一切众生都是同一个觉性,同一个本初智慧?”对,我们都是同样的觉性,我们都是佛,只不过是没有发现自己是佛,就这么简单。

 

“如果是,为什么都在同一个觉性中会轮回?”会轮回就是你没有发现到它,就这么简单。我已经说了,你没有发现自己无比的富有,所以你往外找,你只要往回找。往回找是有方法的,是有窍诀的。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刚刚说完。有无数的珠宝向你扔过来,你都没有接到,或者你接到了,然后第二分钟就扔掉了,这就很可惜。真正识货的人,知道我一直在给你们什么,对不对?

 

“念佛是谁,谁在觉知,一样的?”是。但念佛是谁,我就说过,为什么说净土宗强调善男子、善女人称念阿弥陀佛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呢?它为什么强调一心不乱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它有个止的基础,这样心不会太散乱,太攀缘,在这个基础上就容易生起功德,这样才能够跟阿弥陀佛的愿力相应等等。这说的是净土,但是禅宗当中关于净土的念佛,他们加上了一点,像那个《四料简》当中说:“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它在一般的念佛当中加上了一些实相念佛呀,什么念佛是谁,它变成一个参公案,这个就更高明了,就不仅仅是念。因为念佛就是一种对境,就像我刚才说的一种心的对象,我一直在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当然你会说:“我一直专注在这个念佛当中,已经没有人所分别。”其实还是有的,它更多的类似一种禅定的状态,禅定的状态是一种细微的概念,除非是出世间禅定。一般的禅定包括念佛本身,有的人会各种解释什么念佛三昧,什么法报化都具足,这都是理论,你要观察这个状态本身。我一直在念佛、念佛,你为什么要念佛?那你认为这个阿弥陀佛,我可以往生他的西方极乐世界。所以这个本身就是一个新的传统,念佛本身就是念佛,加上念佛是谁是禅宗对它的一种发扬光大,这么说吧,用禅宗的见解和方法来摄持了净土。这是一个好的事情,但你不要以为都是一样的,不一样。

 

“怎么理解自解脱?”自解脱就是其实本来就是解脱的,只是你没有发现到它。你跟着你的念头,跟着你的概念跑,所以就不解脱。

 

“明觉是经验,是个性成分的。”是个体的,我们才叫明觉,一般我们这么说。如果心的本性,我们称之为本初状态,一切众生都有同样的本初状态。你可能发现了明觉,他没有发现,所以这个就不同,就是这样。

 

“请问心部直指以后就是保持觉知?”不是。直指以后,如果你发现了本性,你要做的就是彻却了,就是说融摄一切了。保持觉知是日常的一个基本的功夫,哪怕学显宗、学南传佛教、小乘都是保持觉知,都是应该的。所以直指以后,就是要发现。不是说我“呸”了一下你,直指就完成了,真正的完成,是在你已经确认了心的本性,这才叫直指已经完成。之后就是要确信无疑啊,各种住心法、轮涅分别法、益西桑特、各种窍诀反复地修,验证是同样的状态,那就可以达到确信无疑的状态,包括修大圆满界部。所以我们有修学纲要啊,你入了会员群会发给你修学纲要,具体怎么修?看什么书?听什么课?学什么法?修什么法?这样你就会有一个全面的引导了,就是这个意思。你到时候看看修学纲要就知道了。预备群里,只有入群须知,没有修学纲要。

 

“明觉的保持中何时出现禅宗的这个桶底脱落或身心爆炸的情况?”首先你在明觉,就是说在大圆满修持中,你希望自己出现一个禅宗的证悟,是不是有点分裂?你学大圆满应该说“我什么时候能获得大圆满的证悟,比如说虹光身啊,或者是法性中阴证悟报身?”你为什么学着大圆满要希望一个禅宗的证悟?有点分裂啊。我知道你的意思,桶底脱落其实就是一种能所双亡的境界,因为桶底就是你还是有个底,还是有一个中央、四周,有一个概念,概念心的消融,就是明觉的状态。所以我的答案很明确:发现了明觉,桶底当下就脱落了。至于身心爆炸,那是你的想象啊,有大地平沉什么,有那种能量层面的扩大,是有,爆炸?我不相信禅宗里面说的身心爆炸。

 

但是有一种瑜伽经验啊,yogic experience。我自己有过这种体验。我在无央之界早期的一些发言当中也说过,有一个大师,邱阳创巴仁波切说这个人他是真正的一个证悟者,他名字叫阿谛达,一个美国人。有一次我在梦中阿谛达跟我有一种接触,后来我知道,在那个当下,我整个人就像你说的有点像爆炸,但不是爆炸,就是整个人的这种小的我“哗”一下,整个地扩展,就像整个宇宙那么大。这是一种瑜伽经验,就是一种跟气脉层面的经验有一点关系。但这些东西都不重要,这些东西都是一种瑜伽经验,瑜伽经验就是在我们……怎么说呢?哎呀,说得太远了,就是气脉明点层面会有这样的一些经验吧,一些体验,跟心的本性没有关系。所以那一次阿谛达在梦中给我那个经验,他们叫拇指三摩地,当下我整个人就像扩展到整个宇宙当中这种感觉。然后阿谛达在梦中他给我做了一个手势,就是朝内,翻转,我当下就明白了。然后那样的瑜伽扩展的经验,我并没有关注那个,我知道是往内。所以这个其实就是一种直指,因为我们人这个小我由于他的能量、身心结构,所以我们总是觉得缩在这个躯体里,但实际上我们如果有一些瑜伽经验,我们可以扩展到整个宇宙,这跟我们气脉啊等等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真正的要证悟,你必须有这个觉知。这个觉知一开始是一个观照的意识,我在观照我在做什么,我在观照,所以有个二元:我在观照,我在做。就像南师说的:我在知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就是觉知,所以观照一词英文叫witnessing consciousness。Witness,不就是见证嘛,就像有个见证的一种意识一直在那边观照。观照,就是觉知的意思。但是,当这个觉知没有关照的主体和客体的时候,在它本身当中,觉知这个觉知本身的时候,这就是心的本来状态。我又跟你们说了一遍啊。

 

对解脱十足的把握,就是反复的发现明觉,证悟明觉,确认,这就是。什么叫融摄?融摄就是有了明觉,然后一切都融入到明觉当中,就是放松在明觉当中,有了念头、有了外境,你放松在明觉当中,一切都自解脱了,就消融了。

 

“阿底上师瑜伽与三个“阿”和一个的重要性?三个“阿”和一个是我发明的。所谓我的发明,就是在阿底上师瑜伽的基础上,重复三遍后“呸”。“呸”就是一种空性经验的直指。这些方法都是南师用过的,只不过是我做了不同的组合,我觉得这样挺有效的。因为有的时候,我们通过明性的经验,有的人观想没有什么感受,然后他也没有什么明性的体验,然后你再让他反观是谁在这个明性体验,他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空性的经验直指大多数人被“呸”的当下,思维会暂停,这个我是肯定的。所以我更喜欢用的是“呸”。《椎击三要释》里面巴珠仁波切也是这么说的,用来直指。这是大多数大圆满上师直指的方式。但是还有空性的、乐受的经验直指,有不同的方式。

 

“大圆满的见和显宗的胜义谛没什么区别啊?”你看,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想,说明刚才我讲了一大堆你都没听懂,那个like a tree(同修QQ名)。Like a tree是一个很年轻的孩子,但是我发现现在很多年轻人有很多的老的(传统的概念)。我跟你说有什么区别。显宗的胜义谛就是觉者的境界,世俗谛就是凡夫的境界,凡夫认为的真理、知识、真相就是叫relative truth,就是相对的真理,相对的真相。区别就在于,不管是世俗谛还是胜义谛,在大圆满认为都是心的本性的显现。显现为世俗谛也是心的游戏,显现为胜义谛也是这个游戏已经结束了,就是这个意思,完成了这个游戏。所以大圆满会讲轮涅不二,显宗会讲轮涅不二吗?比如说,你跟南传佛教徒,你跟大乘佛教徒说,轮回跟涅槃其实是一样的,他会扇你耳光:你外道,这个邪说。你能说一样吗?所以大家要善于区分当中这些不同,我们总是以为这样是一样,那样是一样。唉,一个年轻人有个老的灵魂,这真是……我记得,like a tree我在上海见过,好像是二十来岁,是吧,没记错的话。你看看,我说的对不对,看看你是不是有很多老的概念?

 

“大圆满见解打坐时应该如何?”一直在说,打坐的时候是谁在打坐啊?你禅宗其实也是在这么说。蒲团上面的这个无位真人是谁呀?我们参话头、参公案不就是这个?至于你们很多人作为一个佛教徒有所谓打坐的习惯,你打坐是为了干嘛,你得想。而不是说有的人,我们现在来打一坐啊,他们非常有文化的点燃一炷香,然后他喝一口茶,禅茶不二,然后香,很有文化的感觉,然后我们来打坐。所以才会问:我们打坐的时候要干嘛,以大圆满的方式?大家都说打坐,就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说打坐?我们是可以打坐,打坐你也要有具体的方法,是不是啊?比如我们打坐的时候,我们坐下来我们可以修曼达拉娃的修法、短坐法、中坐法、长坐法、荟供、阿底上师瑜伽、金刚歌,任何的方法最终都是同样的目的:觉知、放松、明觉、融摄、禅观。所以我们有具体的方法,你问我打坐什么,就是修这些法。当然也可以什么法都不用,我就是一个“阿”放松,我甚至也不用,我只是单纯的看是谁在打坐。你们知道有一种日本的“扎赞”,中国好像翻译只是打坐。其实它这个翻译就是打坐,没有别的,啥都不做,只是打坐。有一点像我们说的,没有任何的修,只是在那边坐着。但这个很容易有误解,有的人说只是打坐,然后他们就想,我只是打坐啥都不做。啥都不做其实是非常不容易认识的。你经常听我的课,你就会慢慢明白的,我也不指望我一句话让你明白。

 

“怎么对解脱十足的把握?”那就是明觉确信无疑,这就是解脱的基础。

 

“众生的本性类似于千江有水千江月。”这个也没什么可特别说的。众生的本性都是一样的,但是在相对层面他们显现不同的形象。不同的众生的本性,就像蚂蚁也拥有这个本初状态,如果蚂蚁能当下反观自心,它也能够发现自己的明觉,但是显然它不能,因为一般来说这样形态的众生没有修行的概念。所以人类是很重要的一种众生。

 

“《七宝藏》包含心部、界部、窍诀部?”基本上没有。《七宝藏》主要是大圆满窍诀部,四心滴也是窍诀部。龙钦巴尊者主要是讲大圆满窍诀部的,心部、界部实际内容他讲得很少。

 

“只要反观自心,觉察明觉就是趋入自性。”可以这么说啦,但是你说的未必是我说的,大家深入慢慢学。

 

不回答问题了。回向功德。(略)。

各位晚安。明天再见。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