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4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   阅读:112   评论:0
内容摘要:所谓的证悟,所谓的修行,从最究竟的层面来讲,你从往外看变成回看自己的本性,这样你发现其实你这个觉知是一直在的。它在你醒着的时候,做梦的时候,无梦深睡的时候,甚至在死亡到来的时候,它都一直在,这就是你的本初状态,它一直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4期)



2020年4月8日《无上之源》文字(第24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xiaolan

       中文校对:卡修翁姆

 英文校对:xiaolan

        藏文校对:慈悦               

     辑  :晨曦         

   定  xiaolan

 

目录

2.5.4.4第三章讲解万法的起源之处 1

2.5.4.5第四章解释表示明觉的词语 8

2.5.4.6第五章讲解不二 10

课后答疑 13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2.5.4.4第三章讲解万法的起源之处

 

昨天第三章的第一段已经讲完了,现在我们来读一下第二段。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普贤王如来,也就是普作王,他在讲法当中总是在说“在有我之前”,什么叫“有我之前”?我是谁啊?我就是普贤王如来,普贤王如来就是明觉的一个拟人化的表示,那就是说他是一个人,本初佛,就这个意思,所以在有我之前就是在明觉之前。

 

念诵原文 略)所以你看我们佛教当中总是在说“无始以来”,我们不会说最开始是怎么样,比如说一亿年前怎么样,自然科学界总是在说:若干亿年前地球开始了,怎么怎么样。这就是在轮回的业力的层面当中众生的认识,就觉得有一个时间的开始,从什么时候开始到现在。但是佛教我们不会说有一个什么具体的开始的点,因为所谓的时间和空间都是众生的幻相。对于觉者来说,不存在时间和空间,只不过是他的智慧了解众生的状态,所以他会在时间和空间当中做一些相应于人类的时空的事情。但在他的大净相的境界当中,所谓的觉者是没有时空这种概念的,他超越了这个层面,因为只要在时空当中就是二元对立的,就是轮回的状态。所以我们才会说无始以来,就没有一个什么开始,如果说开始的话,那就是说我们的心进入到二元状态,那才就是开始。

 

“例如,当我们修禅定安住在明觉里的时候,我们可能是处于寂静的状态,没有念头(gnas pa)。”“内帕”gnas pa)这个词是是大圆满心部里面经常说的,“内帕”gnas pa)就是没有念头,也是所谓的寂止。但是这个“内帕”gnas pa)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念头的意思,而是说就算有念头,我们也不被念头牵引或者影响。这就是所谓的“内帕”gnas pa),就是寂止的意思。

 

(念诵原文 略)所以,一开始可能我们在明觉当中,这意味着我们没有念头,或者是有念头也没有影响到我们,在这样一种禅观的状态。祖古乌金仁波切曾经说过,你们知道祖古乌金仁波切是谁,就是写《如是》,《大圆满之歌》的,有很多台湾翻译的他的大圆满著作,而且是南师的一个老师,是当代非常有名的一个大圆满上师。祖古乌金仁波切曾经说过:“在明觉的当下是没有念头的。”因为我们的心只是一个嘛,一旦有念头,比如我想到这个什么事,那肯定已经不在明觉当中了,这是二元的状态,有念头当然是二元状态。可是我们怎么可能一直处于没有念头的状态?我们都是生命,我们都是人,我们不可能永远处于这个状态。所以更重要的并不是没有念头,更重要的是有念头不被念头干扰,这个叫“内帕”gnas pa),就是寂止。

 

所以大圆满讲的“无念”跟显宗当中讲的“制心一处”,一直在禅定当中没有念头,不是一个意思。而且实际上显宗当中的禅定,这种制心一处的世间禅定,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念头,因为你专注在一个所缘上,这就是你的一个概念,不能叫念头,只是一种概念,因为你有一种概念,你有一种见解认识,你认为有一个要专注的地方,比如专注在鼻尖,专注在面前的一个佛像等等。所以显宗当中的寂止实际上都是二元的状态,除非你最后生起了胜观,然后止观不二、定慧双修等等,这个是两码事。所以我们现在要了解:所谓的无念主要是不被念头影响。

 

(念诵原文 略)就是刚才说鱼儿跳出水面就好像我们生起一个念头,我们追随它并进入二元分别,这就是开始,如果说有什么开始的话。显然这是一个小的开始。(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我们认为有这个存在,那个存在,轮回存在,众生存在,房间存在,桌子椅子存在,都是我们的二元分别。所以明觉当然不是这样的一种二元分别的状态,这就是开始,这就是二元分别。

 

(念诵原文 略)这是一句非常令人惊讶的话:“二元分别是从何而生的呢?都是并且只能是从明觉而生的。”这听起来就好奇怪:哦,原来二元分别是从明觉当中生起的。其实这个明觉在这里如果我们翻译成,昨天我说了英文叫state of consciousness觉性状态会好一些,就不容易被误解。因为觉性状态,比如所有的众生都有同样的觉性状态,就是从佛性的这个角度来说,但是明觉主要是指个体的经验:我发现了明觉。明白吗?有一点区别吧?就像我们说本初状态和明觉的区别,一切众生都有同样的本初状态,但是我发现了明觉,他没有发现明觉,这是两码事。就是等于一个人有了一大笔黄金或者钻石,他发现了,另外一个人没有发现,虽然他也有一大笔黄金或者钻石,这区别是很大的。可是为什么说二元分别是从觉性状态来生的呢?如果我们把它翻成“觉性状态”的话,因为翻译成“明觉而生”不是很准确。

 

怎么理解说二元的分别是从觉性当中生起的呢?这就是我们之前说的原始无明。因为所有的众生都有这样一种原始无明,也叫同性或者同体无明。这就是说,在“基”的层面,就是没有显现任何的潜能,声、光、光线没有任何的展现之前,这个叫基的状态,基的状态当中,我们还没有成佛的众生就一直有这样的一种原始的无明,这种无明并没有显现出它的后果,但它是一种潜藏的无明,这叫原始无明。所以说我们的二元分别其实都是在我们的觉性状态当中,但是这个觉性状态你还没有认识它,所以你有一种暗藏的、潜藏的原始无明,从这个当中生起。但是从最根本上说,原始无明也是你的觉性状态的一部分。明白这个道理吗?因为一切从最最究竟的角度都是觉者的游戏,这是最最究竟的角度,没有所谓的轮回,没有所谓的涅槃。但是如果我们现在进入到显现的缘起的角度,轮回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就是因为这个觉性的游戏当中,我们给自己做了一个游戏的设置,这个默认的设置就是会有原始无明,你只有这样才能玩一个游戏,对不对?

 

比如说我怎么样才能很快乐?我们小时候喜欢藏猫猫,我们把自己藏起来,然后别人找到你的时候,两个人就哈哈大笑,就觉得很快乐。这就有点像这种状态。我们本来都是佛,然后我们通过这个原始无明——我们的觉性当中具备的这样一种潜能,它也是一种潜能,我们把自己藏起来,我们把自己盖上了重重的面纱,我们变成了凡夫,变成了众生。这是最深的大圆满的知见,所以这个叫觉性游舞。

 

一切的显现不是什么“大家看起来多么的可怕,轮回我们都在生生死死、爱恨情仇当中,每件事都那么大不了”,没什么大不了,一切都是一场游戏而已。当然这句话很多人都可以挂在嘴上说,就像口头禅一样,但是只有大圆满这些最原始的经典当中会讲这样的一些知见。

 

我之前说过有一部大圆满的密续叫《诸佛游戏续》,在我的QQ空间里有这个英文版的密续,我一直说翻译也没翻译,就是这么说的,都是诸佛的一场游戏。所以显现为把我们自己藏起来,就像藏猫猫一样,最后我们发现了自己的本性。就是我自己把自己变成一个凡夫,然后我们再通过各种方法——显宗、金刚乘、大圆满,我们认识了自己的本性其实一直是在的。因为你不管是通过显宗、金刚乘、大圆满,甚至外道任何修行,最终是同样的最后的不二法门,那就是禅观,发现其实我们本来就是佛,我们三身是本具的。

 

这是大圆满最最不同于其他的教法的见解,因为在显宗三转法论里面没有这样的见解。我们说三身本具,虽然释迦牟尼佛说我们的本性是如来藏光明,但是他并没有说三身就本具。什么叫三身本具?本体空、自性明、大悲周遍,就像一个鹰的蛋,西藏人认为老鹰,他们说的大鹏(Garuda),出生之前在蛋里面已经是羽翼丰满了,只要这个蛋壳破开来,它们已经可以展翅飞翔了。这就是比喻大圆满的三身本具的概念。

 

显宗当中说,我们有佛性,就像一个佛种,一个种子要开花结果,所以我们要六度万行,修止观。金刚乘说我们的本性是金刚,所以我们可以转不净为清净,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圆满不是这样的见解,大圆满是说一切的潜能已经在那儿了,蛋壳里面已经孵化好了,已经羽翼丰满了,只是说把这个蛋壳打开。这个蛋壳打开就是我们说的发现了自己的真实状态。所以当你了解了这些知见的时候,你的大圆满修行就可以说是易如反掌,只要你有一点方法就可以。以前觉得这个难、那个难,是没有人跟你讲明白这些道理,把这些最细微的地方跟你掰开来揉碎了讲。

 

我们接着往下看:(念诵原文 略)在觉性状态之前,本初状态根本没有任何的概念,所以当然也谈不上什么来辨识或者定义。

 

好下一段。(念诵原文 略)听好了,没有什么修行之道可以达到我——本初佛法身佛说的。大家要仔细地听:没有什么道路可以达到三身,证悟三身,没有一条可以修行的道路可以见到我。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以前不这么认为,我们觉得修大圆满之道所以证悟了大圆满,我们都这么认为。但其实根本不存在这样一个什么证悟。所谓的证悟,所谓的修行,从最究竟的层面来讲,其实就像刚才我说的,你从往外看变成回看自己的本性,这样你发现其实你这个觉知是一直在的。它在你醒着的时候,做梦的时候,无梦深睡的时候,甚至在死亡到来的时候,它都一直在,这就是你的本初状态,它一直在。你也可以发现它,通过刚才我们教的这些方法,“呸”,阿底上师瑜伽,你可以发现它。发现到它,你就知道它是一切生起的源头,它才是你真正的实相,它才是你真正的本性,它是你的存在的唯一的真相。你当下就已经解脱了,因为你那个不解脱的是什么?不就是你为自己这个人在担心嘛,这个人并不存在,是个幻相而已。

 

所以大圆满叫做当下解脱之道,我们不需要什么漫长的去找这个,找那个,修这个,修那个,只是说你当下发现与否。当然一开始可能我们对这种发现还有一些疑惑,就像刚才那个同修问的,是吧?因为你没有反复的去确认它,一开始只是有一种体验,当我跟你这么引导直指的时候,你可能还挺清楚的,等这个课堂结束了明天早上一觉醒来的时候,你可能又忘记了,因为更多的那个时候占据着你的心的是日常的琐事,是一切的轮回当中的散乱,你的那个本性又忘记了。所以我们要反复地修,但是这个修本身没有增加任何事情,这个所谓的禅修是无修之修,我只是发现自己已经存在的状态。我没有说我现在来加持一下自己,来观想一个什么,这些都不是大圆满。大圆满只是看到这个真相而已,没有什么修。

 

我这么说大家能理解吗?能理解的在屏幕上打个1,不能理解打个2,给我看一下,因为我们要有一个互动。一片1啊,你们都是高根器的人,一片1,没有一个2,还是那个2不好意思打?有一个2,这个还是诚实的。两个2,3个、42,但是12要多好多倍。还有1.5,太神奇了,非常想知道你的1.5是什么情况。

 

至少我把这个道理讲清楚了,你就反复去修我们的阿底上师瑜伽。虽然叫修,我们不得不这么表达,但实际上,你放松在那个状态当中你哪里有修?你啥也没修。所谓的修,比如我来修机器,我来修理草坪,总之得改变点什么,我什么也没改变,是不是啊?大圆满是无修之修就在这儿。但无修之修不是说你天天就啥也不干,你得去做这些事情,或者说你只需要反观,反闻闻自性,发现自己一直存在的本性。千万不要理解为:老师说大圆满是无修之修,所以从明天开始我连上课都不用来了,你不是说啥都不用干吗?明白这个意思吗?因为你根本不懂我在说什么,你只是听到了一句什么无修之修的口头禅。

 

 我们宜春是历史上禅宗的中心。你去跟那些本地老百姓聊天,你发现谁都会说几句口头禅。历史就是这样传承下来的。你发现宜春人过马路真的很有禅宗的那个感觉,他根本不管你有什么逆行啊,什么有车过来了,他就直接过去了。当然我知道国人很多都这样,反正很好笑。就是有的时候,咱们把一些口头禅变成了以为自己已经发现了或者证悟了这个状态,其实根本只是你的一个概念、一个想象而已。

 

 禅宗为什么衰弱?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太多的话头公案,有的东西到后来变成口头禅。因为是个性化的方式,每一个禅师有不同的宗风,有不同的特点,没有一个特别的系统。就像我们大圆满特别的系统,椎击三要:认识心性,确信无疑,融摄任运,它是非常系统的,这样就比较能把握。

 

好,我们往下看:(念诵原文 略)之前说了,这个觉性状态他自己回答,他说,也就是普贤王如来回答说:没有什么方法能达到我,达到三身,也没有什么修行之道可以见到我。因为如果不是我一直在,我本来就是如此的话,那么你就会有一个方向往外去找,向外去寻求。因为你觉得所谓的本初佛或者说大圆满,或者明觉,肯定是一个什么境界,这个境界当中我们是永恒的、极乐的、没有烦恼的,总之我们会想象出这样一个境界来。就像佛教徒可能不会说什么永恒极乐,他们更多的说是空的。他们就想象出一个空的境界来,然后我就追求,然后我的禅修最好是什么念头也没有,但这跟大圆满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记得我喜欢引用的鲁米的诗——伊斯兰教的秘派的苏菲,其实跟伊斯兰教没有太大的关系,苏菲当中有一个伟大的诗人叫鲁米,他距今已经八百年了。他说:我曾经走遍整个世界寻找上帝,但是我找不到;最后当我认识了自己的时候,我发现上帝就在我里面。这些话跟大圆满是非常相似的,我没有说它是一样的,但是这样的一个旨趣,或者说这样的一种原则是类似的。就是你往外找是找不到的,但是三身本具,你只要观察自己的本性就有可能发现一直在这儿。这其实是无上的禅修,这是最究竟的。因为你往外找任何东西,不管是显密还是大圆满,其实最后你发现都不是什么找的,都是一直就在的,这才符合证悟的概念。因为能被找到的,或者能被发明出来的,能够制造出来的境界,它一定是无常的,就是这样的。

 

(念诵原文 略)你们记得我们说五道吧?大乘佛教说的五道。五道是哪五道?加行道、资粮道、见道、修道、无学道,因为它对应着五蕴——色、受、想、行、识,五烦恼就是贪、嗔、痴、慢、妒。

 

(念诵原文 略)就从大圆满的角度的话,其实金刚乘最主要的就是这些,对吧?五烦恼、五蕴、五方佛、五大空行母、五大元素等等,都是五。但是从大圆满的角度,就是说,我们如果认识了这些烦恼的真实状态的时候,它就自解脱了,没有什么要去寻求的,这个就跟金刚乘不一样。金刚乘会说,比如说我愤怒的时候,我生气的时候,如果我有愤怒本尊的传承,比如说忿怒莲师的传承——多杰卓洛,我刹那间念那个种子“吽”,然后我转化成忿怒本尊。这样的话,因为本尊是清净层面的觉者的显现,这个时候我专注在自己观想自己成为本尊这种清净相当中,我就不再顺着我的烦恼去造业了。因为我现在专注在这个,而且我转化。而且忿怒的时候我们的状态跟平常的状态是不一样的,你们记得我们愤怒的时候是怎样的?气得发抖,整个人呼吸加速,心跳加速,气血运行加速,整个人甚至在颤抖,这个时候要伤害别人是非常有力量的,所以为什么说嗔心是最可怕的烦恼?因为一念嗔心会烧毁所谓功德林,因为它可以有很大的负面的结果。但是如果你有智慧的传承,在金刚乘当中,我念一个种子字“吽”转化成忿怒莲师,然后观想咒轮的旋转,念本尊咒等等,我就不再顺着我的烦恼,反而利用了烦恼的能量。因为这种愤怒的能量是很强大的,我转烦恼为智慧,这样我修本尊的感觉会更加的真实和鲜活。

 

如果说我只是在寂静当中,心情挺愉快的,我来观想一个忿怒本尊,其实反而不一定有什么感受,因为你没有一个相应的能量状态。但是假如我生气的时候,我转化成忿怒莲师,那可是不一样的,那时候就更容易。当然前提是你要有那种能力,因为有的人生气的时候已经想不起来要修任何的法。所以要有觉知,是吧?当你有觉知的时候就好办,没有觉知到自己的愤怒,反而在那儿发脾气、散乱、造业的话,那什么都谈不上。

 

我这样说了半天,就是说,这就是金刚乘的转化道:转烦恼为智慧——以本尊为道。但是大圆满是怎样的?大圆满不是这样的。比如我愤怒的当下,我直观愤怒的本质。当然这个不容易,说得容易,但是我得告诉大家应该怎么做。比如说你生气愤怒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要做,你只做一件事:你看着你的愤怒,直接看着它,不带任何的判断。我也不说“我不应该愤怒,我忏悔,上师饶恕我,护法饶恕我”,不要,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只是看着我们的愤怒。如果你有明觉的经验,这个当下你放松在这个超越概念的状态,这样你的愤怒就自解脱了。这样的话不但自解脱了,而且这个愤怒可能显现为妙分别智。因为我们的五毒,就是贪嗔痴慢妒,跟我们的佛的五智是相应的。比如说东方的金刚部相应的就是不动佛,不动如来,阿閦佛,他相应着我们的大圆镜智;南方的地大元素的宝生如来就是我们的平等性智。贪嗔痴慢妒,贪心是西方,对应后面的红色;嗔的话就是东方;慢的话南方;妒的话北方;就是这样,所以这是贪嗔痴慢妒。所以,当你直观你的烦恼的当下,放松在心的本性当中,它就会显现它这种能量的本质。

 

你们知道我们每次回向的时候,有一个咒叫做“啊阿哈夏萨嘛”,这个叫大圆满的总持心咒。那些第一次听到的人,你可以记下来。“啊阿哈夏萨嘛”,第一个啊发音的时候喉咙是放松的,第二个是阿,像上师瑜伽那个阿,发音的时候喉咙先关上再打开。它代表着我们的象征着轮回的六种烦恼的自解脱,显现为普贤王如来的六种智慧。当你面临某些众生死亡或者是病痛的时候,你念这个咒是最好的,给它们加持,甚至可以给它制造一个解脱之因。

 

刚才说到所谓的烦恼自解脱,这是大圆满跟金刚乘的方式不一样。这些知见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很多人包括西藏的大多数的上师,他们都不区别金刚乘和大圆满。你们仔细观察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们都说密宗,密宗的见解是怎样,或者说金刚乘的见解,但实际上金刚乘里面那官司多了,有的是外续部,有的是内续部,有的是玛哈瑜伽,有的是阿努瑜伽。阿底瑜伽根本就不是金刚乘,是大圆满,是自解脱道,其他全是转化道。就是说面对着烦恼比如说情绪,金刚乘是转化,比如说我有愤怒,我就自己转化为忿怒本尊,然后来转化这个烦恼。因为这个愤怒的当下有这种能量,它跟忿怒本尊显现的这个能量形式是类似的,所以这样就会起作用,而且可以利用这种能量转为道用,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大圆满当中面对同样的情绪,我们不是这样的方式,我们不是要转化,我们只是直视我们的烦恼本身,然后在这个当下放松在明觉当中。这就是自解脱的方法,也叫融摄。

 

我们继续往下看。(念诵原文 略)所以教法当中总是说大圆满是自生的智慧。自己出生这个自生叫self - originated wisdom。这个自生不是以因果为缘起的,不是说大圆满的这个智慧是因为具足了某个因,所以制造出什么果,因为这是显宗当中的概念,就觉得制造了因,然后具足了果,果的显现就是这个智慧。大圆满是说我们本来就具足了这个智慧,所以它叫自生的智慧,它不是制造出来的。因为凡是制造出来的都不是叫自生的,对不对?都是外力而生的,是不一样的.那么之所以叫智慧,是因为它是清净的,没有间断的光明。

 

念诵原文 略)这是说大圆满修行之道的特点,它不是一个渐进的方式。不是说像显宗、金刚乘修止观或者修转化道生圆次第,慢慢地慢慢地变化,不是这样的。我们是刹那间一个“呸”,我们就发现了原来我们本性是这样子,接下来唯一要做的就是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融摄一切而已,它不是渐进的吧?虽然也有一些内在的次第,那是因为从发现到稳固,到圆满有一个阶段,但是这个禅修本身是没有什么要做的,没有什么渐进的,甚至没有什么可修的,没有我要做什么,什么念咒观想,啥也没有,专注都没有。

 

(念诵原文 略)所以你看这里说到了烦恼的真实状态其实就是我们自身智慧的显现,那么它跟所谓的轮回当中的三界是相应的,这个怎么理解?比如说所谓的三界是欲界、色界、无色界,对不对?那我们的烦恼、我们的贪嗔痴跟它们有什么样的关系呢?我们通常说到三界的时候,其实它就是相应着我们的三种根本烦恼,它的因是什么,它的起源是什么?三界的起源其实都是一个幻相,由于它显现得如此的真实,所以我们都相信它是真相,就是这样的。就像我们现在人类所在的这个轮回的层面,我们觉得如此的真实,不管你怎么样说服他,这不是真实,这是幻相,你无法说服他,除非他体验到一个更真实的层面,是不是?

 

但是你想想,当我们做梦的时候,我们何尝不是认为梦境是真实的呢?你在梦中有人跟你说这不是梦,你也不会相信,是吧?因为梦中你就执着一切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是说你现在的概念当中认为人类的这个醒着的层面比梦中更真实,为什么呢?因为当你梦结束的时候,你又回到一个同样的所谓的现实生活。可是你又何尝知道,我们真正认识一切法的实相的时候,就是我们作为人类这一期的生命中断的时候,我们就有可能认识到一个完全的真相,这就是法性中阴当中认识到的真相。但是在这期间,我活着的时候,我还是有可能认识到这个真相,只是说死亡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加完全的认识,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任何的局限,没有二元的束缚。但是日常生活当中,我们通过大圆满的修行,我们发现心的本性,我们发现时时在作用的这个纯然的觉知,我们仍然有可能处在这样的一种智慧的认知,这种真知当中。

 

当然,对于那些没有这种体验的人可能也无法跟他们更多的去描述了。就像我们做梦的时候认为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们醒着的时候也认为是真实的。其实这个逻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有更加真实的,从来没有变过的层面,那才是真实的,对不对?因为你人类的这个层面,你说是真实的,待会儿你突然晕过去了,你的这个层面还存在吗?对你来说不存在,你休克了,对吧?比如说你突然休克了,你之前认为存在的这个教室、这个房间、这个山河大地,对你来说也不存在。那你会说,虽然我休克了,但是我醒过来,这个又恢复了。没错,是这样的,但是这一切的连续,我们认为它是真实的,就是因为它可以有某种持续,但实际上它并不是一直持续的,人类的这个境界终止于人类业力。这个业力,这个因缘没有了,这个业力显现的幻相也就没有了,就是这样的。所以当我们在人类的层面,我们有机会认识我们心的本性这个真正的实相的时候,它的真实程度远远大于你认为的这个真实的人生。

 

而且不光是说大圆满如此,任何佛教的修行都是帮你从你认为的这个真相当中解脱出来。所以这就是这里面要说的根本的意思。所谓的欲界、色界、无色界都是如此。人类是在欲界当中,欲界当中根本的特征就是有欲望;那么色界,顾名思义色就是各种显相,各种色、光等等这种境界,所以色界的众生没有那么强、那么重的欲望,但是他们注重于这种光色、这种妙音、这种妙光等等这种层面的对境的执着;无色界的话,连音啊、光啊这些境界都没有,只是一种非常细微的禅定的状态,或者心识的非常细微的状态,这叫无色界的四空天。

 

无色界的众生,因为他们没有肉体的生命的这种形式,以及他们甚至没有对这些光、音境界的执着,所以他们的细微的程度达到了轮回当中的顶点,所以无色界的众身可以处在漫长的生命当中。因为他没有这种粗大的烦恼,而且没有粗大的执着,所以他是极其细微的。所以无色界的众生可以有上劫的,千百万亿年的生命,或者换句话说,无色界的四空天可以很长时间。

 

然后色界就稍微差一点,再就是欲界,人类就是在欲界当中。但是欲界当中实际上是很适合修行的,因为我们这个层面苦多乐少,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想着去解脱这个痛苦,是吧?假设像天人那样乐多苦少的话,我们可能就不想修行了,是不是?太痛苦了,像地狱那样,你忙不过来,你也无法去修行,就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需要了解人身的这种珍贵,作为人的生命是一个很合适的修行条件。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我们了解三界实际上都是幻相。但是这个幻相,你不能说它是不存在的,之所以叫幻相,只不过是它并不是它看起来的那个样子,这叫幻相,但是相本身是存在,这个存在的源头是什么?就是我们的觉性的状态所具备的能量的展现,这是大圆满的见解。

 

2.5.4.5第四章解释表示明觉的词语

 

“第四章解释了为什么‘普作王’和‘菩提心’被用作表示明觉的词语,有什么其他的名字被用来定义它,以及这些词的各自含义。”就是表示这个觉性状态,我们通常会用“普作王”,就是“创造一切之王”,还有“菩提心”来表示。有的新人可能不了解这一点,但是你要知道,在早期的大圆满经典里面最常用的就是“蒋秋森”菩提心这个词,这个菩提心不是显宗或者加行道里面讲的慈悲心,显宗、加行道里面讲的菩提心是一个相对层面的慈悲心。那么我们讲的菩提心的本来的意思是智慧心,心的本性的状态,是这个意思。所以换句话说,世俗菩提心,就是显宗里讲的这个菩提心,是为了证悟我们心的本性,证悟这个真正的菩提心,明白吗?所以一般讲的发菩提心只是一个方便,它并不是真正的菩提心。因为菩提心的真正的意思就是心的本来状态,换句话说,它只是为了发现心的本来状态的一个权宜方便。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心的本性的状态是没有能所对立的,没有一个我和非我,没有一个自己和自己之外主客对立的状态,这就是心的本性,是大界无央的,是没有中心,没有边界,没有这种二元的状态。同样的,为什么要发菩提心?因为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执着于自己的业力的状态,也就是说我觉得我是一个人,然后我的一切,整个世界都是围绕着我来展开,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自我中心,自私,对不对?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但是这恰好是轮回的一个根本,因为是能所对立的非常明显的一个状态。

 

可是怎么样超越轮回?从根本上就是发菩提心,如果从世间法的角度,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相似于这究竟的状态。因为发菩提心实际上就是利他之心,利他就表示说不太重视自己。我们有三个层面:一开始是说自他平等,然后自他交换,然后重他轻己,最高等的层面就是别的众生比我重要。也就是自己的这个我执,这个自我中心越来越看淡了,越来越不在乎。最后我们完全地利他的话,所谓的菩萨道的根本就是完全地利他,那么我们的这个自我的痕迹就越来越小。但是真正的超越这个能所对立的状态还是要靠禅观,因为发菩提心毕竟是心意层面的一个训练,你无法通过发菩提心证悟了菩提心,明白吗?这是不可能的,从原理上不符合因明逻辑,因为你无法拽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你可以吗?你不可以,因为你一直在地心的引力当中。你只有认识这个智慧心的本来的状态,你才有可能证悟菩提心,在二元当中怎么可能达到不二呢?这是不可能的,只有发现这个本来就存在的不二的状态,这是大圆满的理解。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法性”这个词顾名思义,我们会说诸法的本性或者存在的实质本质。很多人就觉得法性指的就是外在事物的本质。我们会说“心的本性”还有“诸法的本性”,其实在大圆满里面它们没有分别,因为外在的诸法只是对你来说的一个幻相,根本上来说,都是心的本性的变现而已。所以说诸法的本性和心的本性本质上是一回事,只不过是你分两个方面来说而已。所以普作王说:如果你感受到或者领悟了我的状况,my state,我的自性,my nature我的本性,我的自性。但是这指的是谁的状况呢?Whose nature(谁的本性)?Whose condition(谁的状态)?Whose state--谁的状态?是明觉的状态,或者说是觉性的状态。所以这个“我”并不是某一个个体,“我的自性”,“我的本性”,并不是某一个个体,而是觉性的真实状态,仅此而已。

 

(念诵原文 略)所以这个所谓的my state我的状态,实际上就是我们每一个众生的本初状态。无论谁能了解到这个状态,就能够领悟到所有上师的本质。这个本质当然说的是最究竟的层面,不是说某某上师有什么特点,不是这个意思。

 

(念诵原文 略)你看大圆满就是如此的微妙, 当你领悟了大圆满真正的精髓含义的时候,所有的佛法、所有的世间法,你都明白它为什么是这样。小乘、外续部、内续部、大圆满阿底瑜伽,你都清楚。这就叫做究竟智慧。

 

“知道了觉性的状态,就等同知道了一切法。”就是我们大圆满说的“知一而知一切”,这个一就是心的本性。“就好像它是一把万能的钥匙。然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放下造作和努力,因为这些并不能导致真知。”什么不能导致真知?就是造作和努力。造作到底是什么意思?造作就是人为的,而不是天然的,就是不是本来如是的这个状态,而是增加了,改变了,就是说artificial,就是人造的、造作的或者附加上的这个意思。努力的话,当然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大圆满是超越造作的,超越任何的努力。因为比如说我发现自己的本性,我只是注意到一直在作用的那个觉知本身而已,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或者发现这个觉知本身,而不是说去发现一个处在能所对立的二元的觉知,这个是一种修行的训练。比如我知道我在开车,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究竟的方面是发现是什么在这个里面作用。

 

这样的话我们并没有做任何事情。打一个比方,比如我穿了一件大衣,我的父母给我的大衣里面缝了很多钻石,但是他们从来没告诉过我,我也不知道,所以呢,我长大以后没有钱,我就到处讨饭,我们不知道自己有这些钻石。现在你只需要发现这些钻石的存在,所以你什么也不用做你已经成为最富有的人,你只要发现了它,就是这个意思。打一个比喻,就是这样。你没有特别去努力做什么,或者说去制造一个什么境界,什么也没有做,是吧?所以,这就是真知,真实的本性就是本自圆满”,你本来就具足了。

 

2.5.4.6第五章讲解不二

 

在这一章里,普贤王说,‘现在我要讲解我的自性:不二。’这就是说,跟个体唯一的明觉或者觉性是无二无别。所以我们教法当中总是在说不二,什么“万物体性虽不二”,是吧?在六金刚句里面说的。这个不二是什么跟什么不二?不二就是不是两个东西,是一个东西,但是它显现为两个方面:空明不二,对不对?就是跟我们的心的本性不二,一切都是心的本性当中所生起的。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换句话说,所谓的九乘佛法是宁玛派(藏传佛教最古老的教派)的见解。除了显宗的三乘,加上了外续部的三乘和内续部的三乘,内续部的三乘就包括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阿底瑜伽就是大圆满。(念诵原文 略)这一切都圆满具足在我们的大圆满的本性当中。

 

“一切教法的终结,就是佐巴钦波(大圆满),菩提心的状态。‘这个状态在哪里呢?在法性的层面之内,’即明觉的实相。这一点有一些难懂。”就是在存在的本质当中,就是这个意思。这就是我们明觉的实相。

 

(念诵原文 略)就是很多的教文有这样一些说法:在哪里显现?在哪里变得清明?在天空之中,在明觉纯然现前的虚空里。很多一些传统的经典都喜欢这么说:什么明空赤露什么什么。西藏人喜欢用这些词语:虚空啊什么什么。意思是在空性和明性的合一之中。因为他们喜欢用虚空来表示空嘛,但这个虚空当中,它又不是完全的空。它可以含藏一切,所以它跟光明也是不二的,就是空明不二。他们经常这么来比喻。

 

(念诵原文 略)所以这个空明不二不光是我们所谓的外部的环境当中,也在我们每一个众生的所谓的内在世界。所以大圆满遍在一切处,无外无内,无大无小。

 

(念诵原文 略)基督教里面说上帝的时候有一个词,叫做omnipresentomnipresent就是哪儿都有他,遍在一切处。Omniscience就是遍知一切。这个概念在佛教里、在基督教里都有,上帝是遍在的。但是这里不是基督教,尤其是我们所了解的这个世俗化的基督教里面上帝的这个概念,这个所谓的遍在的上帝。大圆满讲的这个遍在,就像昨天还是前天我一直在解释,世俗化的这些有神论的宗教里面,它们关于上帝的创造世界就好像有一个时间的开端,本来没有什么,什么都不存在,然后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然后上帝在七天之内造了宇宙万物,然后上帝仿照自己的形象造出来亚当,然后用亚当的肋骨造出了夏娃,等等。这就是典型的在表达从一个没有然后到了有,因为它创造出来了。

 

可是大圆满我们不是这么说,我们不会说从没有到了有,而是说根本不是一个时空当中的事情,时空当中发生什么,而是说我们心的本性的这个方面从究竟来讲都是一场游戏,没有谁创造了什么。所以当我们停留在这样的神造万物,然后我们崇拜上帝这样的一种二元对立的宗教的信仰当中的时候,上帝就永远只能成为一个崇拜的对象,我们永远没有办法变成上帝。甚至基督教当中当你说你要变成上帝的时候,你本身会遭到巨大的攻击,太狂妄了,你是有原罪的众生怎么能变成上帝?可是耶稣是怎么说的?耶稣说:神的天国就在你的心里。这显然跟一般的旧约的《圣经》有巨大的区别,旧约的《圣经》就是一种世俗化的宗教,耶稣本身的教导是有很多不二的教法,只是说现在的《圣经》里看不到太多的痕迹,因为已经被改造了,符合那些英国国王詹姆士二世的需要。所以我们要了解这样的原则是非常重要的,这里虽然说基督教里上帝的定义,那是世俗化的基督教。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换句话说,这种世俗化的基督教,这种对上帝的概念,遍在的上帝就是我们的人类的层面的一种理解。我们说有一个世界,然后上帝在这个世界当中每一个地方他都在,而且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他创造的,他是完美的,他是自有永有的。我们一般有神论的宗教都是类似的这种见解,是吧?但是对于大圆满来讲,对于解脱道来讲,这些都叫做业相,你关于人类境界的一个体察、一种概念,本身是你业力的幻相。它根本上是因为你的我执而生起,无明而生起的。

 

 接下来说:(念诵原文 略)。就是正如我前几天一直跟大家说的,金刚乘整个都是各种象征。大手印这个词本身其实应该翻译成大印,就是 the total symbol也就是完全的象征。完全的象征就是说因为金刚乘的所有的这些,比如你们看到的这些本尊啊、坛城啊、金刚杵金刚铃啊、决法鼓啊,几乎都是各种法义的象征。比如这个决法鼓有两面,一个朝外,一个朝内,就表示能所。比如说金刚铃,上面是金刚杵,中间一个圆球,表示我们圆满的金刚的本性。当我们转不净相为净相,我们的五烦恼就显现为五方佛,这就是金刚杵。然后通过声音表示什么?表示密咒乘的精华,就是各种咒语、真言。它本身是声音,实际上用这个铃声来象征,表示说通过我们这样的见解统摄了一切的现象。比如说我们的五烦恼,我们通过声音,通过念这个咒,我们转换为本尊,然后融入生圆次第,这就是转化道的精华,就是这样,明白吧?

 

所以所谓的大手印就是完全的象征,就是不再是一种象征。因为不管象征说得多么完美,比如说你说我们的心的本性像虚空一般,虚空当中是空的,什么也没有,但是它可以含藏一切,它可以显现一切,所以它也是光明。但是就算这个比喻已经听起来满完美的了,但是难道你通过这个比喻,你就是证悟了心的本性吗?显然没有。因为还是在头脑、心意识、语言层面,最多是文字般若或者知识层面的理解,你还没有达到真正的真知、真正的智慧。真正的智慧是你现量领悟到空明不二的这个真实状态,这个才是关于心的本性像虚空的真正的所指的内涵,否则你只是在一种比喻当中。所以整个金刚乘一直在各种象征当中,直到最后。大手印最后的证悟是怎样的?生起乐受、大乐,反观是谁在体验这个乐,你看就是一样的。所以,你看金刚乘,你看密勒日巴苦修了一辈子,首先被他的师父折磨了很长时间,然后修法又在山洞里非常辛苦的修了一辈子,最后还是用我们大圆满的方法,反观是谁在这个乐受当中,这是南师讲过无数次的故事。可是大圆满一开始就这样做,所以大家都在走弯路而已。

 

那显宗修止观又是怎样的呢?一开始专注一个对境,建立一个基本的寂静的状态,这叫寂止。心专注一个所缘, 这个所缘越来越深,就是不同层面的禅定,这都叫世间禅定。在这个基础上,一定的禅定的基础上,观察心的生住灭啊等等或者各种五蕴五盖的烦恼的生灭等等,然后发现没有一个真实的本质。这样就放下了烦恼障,然后进一步观察一切法都是如此,这样所知障也放下了,这样的话就证悟了大乘的所谓的空性的智慧。在这个当下可能还有进一步显现我们本有的光明等等,但是它这种方法很间接的,最终你还是要走同样的所谓的反闻闻自性。

 

你看我之前不是一直在举《楞严经》这个例子,《楞严经》中二十五位大菩萨都说自己修行成道的经历,观世音菩萨说耳根圆通法门。它是从一个声音,六尘当中的一尘,然后回到这个根,根尘对立嘛,然后再回到这个识,然后再回到这个性——根尘识性,这就是它的反闻闻自性的一个法门,但是它仍然是间接的。所以很多人看《楞严经》看了各种高大上的见解、细节,什么七处征心、八还辨见,但是最根本的地方不知道。这个最根本的就是刚才我说的根尘识性,其实就是怎么样告诉你反闻闻自性。但是虽然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很多人就在这种方便当中迷失了。所以大圆满不干别的,就干一件事儿,就是认识心的本性而已。

 

“实际上:‘无论用语言文字做出多少分析,那些不了解我的状态的人都见不到我’,”这是普贤王如来自己说的,“也就是说他将永远无法进入明觉,因此将永远见不到法的本体。”就是你停留在语言文字这些比喻象征当中也是不够的,通过任何心意识层面的理解、思维、辨析都是不够的。所以在显宗当中被认为是究竟的这些见解——中观、唯识,如来藏,在各自传统当中都被认为是最究竟的,是不是?比如说在《解深密经》当中,这个被认为是释迦牟尼佛最深奥的教法,比如在般若波罗蜜多当中说是大神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你们记得吧?心经最后部分,都说是最高等的,最究竟的。但是不管是一转法论,还是二转法论,还是三转法论,最终讲一个什么见解的时候都不是限量的证悟的经验,只有大圆满当下让你,“呸”的当下,你发现那个真实存在的状态。

 

因为不管你用什么类比也好,语言也好,什么见解也好,分析也好,比如说中观,整个都是关于分析,分析一切的见解都是站不住脚的,这就是中观应成,在辩论当中驳倒一切的见解,只要你有见解。语言层面就是这样的,任何你提出一个见解都可以被分析。中观应成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它发现了思维的一个“二律背反”的原则。什么叫二律背反?因为你提出一个见解,你认为这是究竟的见解,比如说你的心的本性是空性,你只要提出这样一个见解,从语言的特性来说,我一定可以驳倒你。就是所有的佛学院的辩经干的这些事情,你只要提出一些见解,从根本上我们都可以驳倒你,所以心意识层面,一切都是没有终极的意义的。当然了,它对于树立一个基本的见解还是有用的,但是大圆满不是走这样的方式,大圆满是直接认识心的本性,因为心是认识一切的基础,所以擒贼先擒王,你先发现它的这个认识的主体的本质,这就是心的本性。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好,今天就先说到这儿,明天继续讲第六章。我看看我们已经到了多少页了?一半吧,可能不到,一半不到,一小半。我估计再讲一个月,应该可以讲完。

 

其实我讲的时候会借题发挥很多的东西。因为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我们不只是来学一本书,我试图在这个过程当中,把所有大圆满的知识见解原则,以及最重要的直指心性,在这个过程当中引导你认识心的本性,不光是头脑认识,而是现量生起经验,这个是最重要的,是吧?所以这样我们的这个学习就不只是一个对经典的学习,而是真正的在获得大圆满教法的传承,而且是最重要的传承。很多人总是觉得传承就是找一个特别神圣的时刻,坐在那边非常庄严的念一些咒,然后灌一个什么顶,这就是很多人以为的传承,殊不知大圆满最重要的传承就是让你认识心的本性。当然有一些相关的方法,什么阿底上师瑜伽、住心法、轮涅分别法,但是它的目的就是让你认识心的本性,如果我已经帮助你达到了目的,你说你有没有得到传承?所以不要再说什么“有没有给大圆满传承?”你已经得到了通过那个传承达到的目的,就像你过河是你的传承,你已经过了河,你还抱着那个船吗?抱着那个筏子吗?是不是啊?所以你要记住这一点,我们不要停留在一些概念当中,停留在一些表面当中。

 

“这种讲法好。”我们看看有沒有任何的问题,喜欢听我发挥,喜欢听我天马行空。但是我还是保持着觉知的,我没有乱扯。看看还有啥问题?485人共修,有那么多吗?哦,两边加起来有将近500人。

 

“发呆或者放空是什么?”发呆就是发呆呀,呆的意思就是说一种思维的没有觉知的状态,就是一种停滞的状态,这不是什么好的状态。有的时候发呆,我们这个时候会有一个独头意识在那边想别的,你没注意到而已。

 

“转化为忿怒本尊,观想咒轮摧毁让自己烦恼的人属于造恶业吗?”当然了,因为你观想咒轮,你不是要转化自己的烦恼,你是想摧毁别人。这跟扎一个小人,然后拿针扎它有啥区别?是一样的。所以南师说过很多次,我们转化为忿怒本尊是为了转化我们的烦恼为智慧,转不清净相为净相,结果你念一个咒就是为了摧毁别人,什么情况啊?这就是说根本的发心是错误的。我们应该摧毁自己的烦恼,不是摧毁任何的对境。

 

“可以讲什么叫业力之气融入中脉吗?”比如说宝瓶气就是左右二脉象征着我们阴性阳性能量的主要的二元状态,然后将它上气下压、下气上提进入到中脉当中。当然你要有具体方法,我们有宝瓶气课程,参加课程这样你就知道了,否则光是这么说也是不知道。

 

“禅宗的打得念头死和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和大圆满明觉有什么不同?”没什么太大不同。打得念头死,方得法身活,就是这样,因为念头就意味着二元的攀缘散乱嘛,对不对?我们并不是要把念头打死或者消灭它,而是说如果我们能达到不跟着念头跑,发现自己本来状态的话,我们真正就了解自己的法身。但这些词吧,说的是这样的,但实际上不同的人,不同的解释,都是大同小异的。

 

“怎么降伏自心?”发现心的本性就是降伏自心的最好的办法。

 

“许多人听说传授密法很深奥,是不是对身体不好?”我一直在传密法呀,我今天传的是最深的大圆满直指心性,你有没有觉得对身体不好?我觉得“呸”了一下,我觉得气脉挺通畅(笑)。还身体不好?好奇怪的想法。你说的可能指的是金刚乘修气脉?有的时候你如果没有一个正常的传承,密法的传承,没有一个合格的老师教什么生圆次第,尤其是气脉的话,是可能会有害处的,有的时候是不可逆转的害处。但是我们大圆满也是密法,不存在任何不好,大圆满是最好的。

 

哦,听很多人说传授密法对老师身体不好啊?我没觉得啊,我觉得我现在越来越年轻啊,没有,不存在不好。当我们的发心是对的,然后我们确定自己的知识经验是对的,然后能帮助别人,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好,不是不好。所谓的说传大圆满密法,公开的传,有的人是没有三昧耶的会有损失,的确是有。比如说有的人,听了这个法,然后一关电脑,底下就开始吵架,就当然是不好,可能也会跟我有一点关系,因为你是通过我来获得这个教法的。但是作为一个大圆满的老师,我们不需要在乎这些东西,如果在乎哪个不好,是谁在不好?是吧,刚才我们一直在引导直指,真正的我应该在乎的是一切法的实相。那个不好的是哪一个?不过是身体啊,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是吧?当然,我们最好最完美的显现是身语意都融摄,但是这个不应该作为太大的考量。

 

像那些真正的大悲心的那些大圆满上师,他们总是没有任何保留的传授大圆满的教法的精髓,南师就是这样一个典范。南师也许没有算活得很长很长,但他也活了80岁。我觉得他的一生是完美的,我觉得他是我们最好的一个效仿的典范。我才不管什么对我有什么身体有什么不好,我不在乎。我现在挺好的,没什么关系。

 

“可以抽烟吗?抽烟对证悟有阻碍吗?”我们大圆满教法是这么说的:大圆满没有禁止你做任何事情。这么多年来我见过一些南师的弟子抽烟,的确是真的,因为我们不会给你一个规矩,说你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但是最重要的是你保持觉知,当你真正的生起这个觉知,总是能够发现自己在干什么,观察到自己的状态的时候,你发现你一直在执着这个烟,然后这个烟给你的身体乃至气脉带来的这种损害的时候,那你应该不那么执着才对,是吧?

 

当然有的教法当中,比如莲师说过抽烟会下地狱啊,对气脉有阻碍等等,的确有这样的负面的作用,当然有的时候说下地狱这些都是就是把事情说得比较严重等等。从究竟层面来讲不存在地狱,外境当中任何东西都不是真实的,但是对于某些众生来说,它会形成这样的一种业相,就是长期的处在一个痛苦的状态,那就是所谓的地狱,那你得从更深的层面去了解。包括我们教法当中说满月或者莲师日修法会有上亿遍的功德的增长,那一定是一亿遍吗?不是1000遍或者9990万遍?这些都是一些大概的数字,就像说地狱一样,金刚地狱,这个地狱,那个地狱,就表示说,对你来说会形成那样一种比较久的,比较长时间的痛苦的状态。这种痛苦不是别的,就是为了净化你,就是刚才说的那个藏猫猫。你处在那样一种恐惧、痛苦当中,净化你,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应该出来。这就是一切设计的根本的目的,还是为了反闻闻自性而已。

 

所以说,我们没有说禁止你抽烟啊或者怎么样,但是你从你健康的角度,从你觉知的角度,如果你执着于烟,肯定对你来说有很大的损害。哪怕从世俗医学的角度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平时修白阿也要念‘呸’吗?”没有,我说了“呸”不是必须每次阿之后要用的,只是说我个人喜欢用这个方法,用两种方式来确认。

 

“你打的响指和我打的响指有何区别?”来,我们打一个不就知道了吗?(老师打响指)

 

“处于寂静状态没有念头和‘呸’当下的明觉有区别吗?”那当然有区别了,你只是寂静状态,没有念头,没有念头不等于就是法身,没有念头不等于就是明觉,是不是啊?比如我现在强烈地专注于面前的一个佛像,非常强烈地专注,死死的盯着它,这个刹那也没什么念头啊,但是这个叫明觉吗?不是吧?显然这是很清楚的,明觉是超越能所对立的,二元对立的状态。

 

“修本尊的目的是转化自己的烦恼?”转不清净相为清净相。

 

“古汝扎普就是扎那两个魔鬼吗”?古汝扎普的身下扎着两种魔,是真的。但是他的根本不是为了要扎一个外境的魔鬼,这个魔鬼实际上也是我们的业力所现的一种境界,所以本尊根本上是为了转化我们自己的不净相。

 

“学大圆满有没有需要灌顶和持戒的要求?”我们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肯定是新人。我们的直指在大圆满里面也叫做明觉力灌顶,所以我已经有灌顶了,对吗?如果你一定执着灌顶这个词的话。从传统的金刚乘的知见来说,灌顶对金刚乘都是必须的,但是在大圆满里面这样的灌顶是不必须的。所以你不要以为密法都得灌顶,大圆满密法不需要灌顶。但是为了随顺金刚乘人的那些习气,比如他们总是喜欢灌顶,觉得灌顶是天大的事儿,我们给你们起一个名字叫做明觉力灌顶。而且这样有四种灌顶,从各种仪式仪轨准备,到没有什么仪式,到后来完全的什么都不做,这就是有戏灌顶、离戏灌顶、极离戏灌顶、最极离戏灌顶。

 

“能否修忿怒莲师来保家卫国?”你试试看嘛。

 

行了,把这里变成了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了,你们问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嘛。哎,对这里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修椎击三要可以成就虹光身吗?”是的是的。因为椎击三要是大圆满的全部。当我们学了大圆满的全部的时候,当然就包括成就虹光身的道了。

 

“为什么修本尊而不是安住于本体?”我没有说什么本体啊,大圆满不需要修本尊,我只是在讲金刚乘,因为我们讲了三种道:显宗的出离道主要是修止观,金刚乘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转化为本尊,大圆满不需要这两者,所以你没听清楚。基础知识你们回头去看比如我的公众微信号,很系统的讲了这些,就是叫大界无央,你去搜索一下。

 

“四心滴讲什么?”四心滴应该准确的翻译叫四心髓,叫“宁提雅喜”。凡是“宁提”的,就叫心髓,凡是心髓的都是大圆满窍诀部。那么所谓四部心髓就是说,第一部叫做康卓宁提,空行心髓,这是莲师的窍诀部的教授;还有一个叫是宁提雅喜, 叫做布玛心髓,这个叫上师心髓;然后龙钦巴尊者关于这两部分别做了一些注释和总结性的教授,分别叫做上师心滴和空行心滴,这四个加起来就是所谓的四心髓,但是都是窍诀部的。

 

念境俱生怎么理解?”因为所谓的一切轮回当中的显现,其实都是主客同时生起的,独立于主体的一个外境不存在,能和所都是一对一对生起的。

 

“给一个椎击三要的传承。”你看看我刚刚说完的,大圆满的传承最重要的是帮助你认识心的本性,不是那嗡嗡隆隆地念一些咒,好吗?所以记住,我跟你念了椎击三要的传承,我念一些藏文:直指心性,确信无疑,任运安住,然后你认为“我得到了传承”,请问你又能怎样?所以你们总是浮在表面上,我跟你讲最重要的东西,我让你真正的明白什么是椎击三要,你体验到认识心的本性,这比念一个什么咒子要强一万倍。懂了吗?

 

“修法圆满需要供护法吗?”一般来说我们会。比如我们今天修荟供不是就念了半天护法。只要我们有二元的状态,我们就需要一些辅助的方法,包括护法。护法他们大部分是智慧护法,他们是跟大圆满传承有关,他们是出世间的觉者,他们有过这种誓言,护持传承和修行者。所以当我们跟他们沟通,念他们心咒的时候,他们会保护我们。尤其是我们誓言没有问题,护法就会帮助我们,就是这样子。所以誓言,我们三昧耶是很重要的。

 

“十四条根本戒是不是在大圆满层面不存在?”你要这样去理解: 大圆满最重要的是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假设你还没有发现心的本性,至少你要保持觉知,二元的相似的这样的一个觉知,普通的觉知。这是南师要求我们做的,保持觉知,这是唯一的誓言或者规矩或者戒律。其实当我们真正达到了保持觉知的状态,很多的誓言都自动的满足了,自动的实现了,包括金刚乘的十四条根本戒。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十四种根本三昧耶里面说不可以诽谤女性,那当你有觉知的时候,你就可以达到这一点。因为我们有觉知的时候就知道每一个人有他的空间,每一个人有他的特点,每一个人都是觉性的完美的展现。我们就会尊重别人,我们觉得每一个众生,就像街上随便一个我们不认识的人,我们也应该尊重他,这是三昧耶的最完美的状态。如果你觉得我们出了这个房间,别人都不是我们金刚兄弟,我们就可以骂来喝去,可以侮辱他,可以诽谤他,你当然就失去了觉知了,是不是啊?同样的,当你有这种觉知的时候,你就会尊重每一个众生,每一个人,哪怕是蚂蚁,你也不能随便把它踩死。是不是啊?所以这样你自动就圆满了你的誓言,懂吗?大圆满抓住的是精髓,因为你今天一个誓言,明天一个戒律,持不完的。最重要的是把握核心,就是保持觉知。

 

因此在这个层面当中,如果我们是以大圆满为修行的主要的道路的话,我们是以大圆满的见修行而不是说金刚乘的见修行总是要这个那个,比如金刚乘的十四种根本誓言里面有不能间断本尊咒,请问你现在天天在修大圆满,你哪有时间天天不断的念诵本尊咒?你就无法持守这个誓言,而且也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不断念诵本尊咒这是圆满次第的一部分,我们修的是大圆满,不是生圆次第,是不是啊?所以不同的见,不同的修,就是要一以贯之。有的人受了一个显宗的皈依戒,然后发的大乘的心,修着金刚乘的本尊,然后想象着自己要证悟大圆满,就是人格是分裂的,明白吗?根本就是不一样的,因为它有不同的见修行果,你怎么能说我们学大圆满一定要金刚乘的三昧耶?

 

当然了,我知道你们可能看到过一些传统的教言,比如说乔美仁波切,你们叫噶玛乔美,也叫阿巴噶,噶玛乔美在大圆满以及大手印两个方面都是一位证悟者、一位重要的上师。他曾经有一个噶玛乔美的修行日记,比较秘密的一个日记,他这么说的,他是怎么样对待这些誓言的。因为他是一个出家人嘛,他外表是一个比丘嘛,所以他当然有一些显宗的戒律了,对吧?比如说具足戒,就是自己是一个和尚啊,这样子。那他至少还在这样的一个形式当中的时候,他当然要保持一些这方面的原则,你不能说我现在穿着袈裟,然后在那边交女朋友,天天吃喝玩乐,看到的人不知道你的内心你的证悟他们就会起烦恼,你当然不可以这么做,你至少出于对佛陀戒律的尊重,你如果是比丘,你就不要做这件事,除非你不要做比丘。你说我是转化道,我是大圆满,我不需要这些外表的东西,那你可以舍弃,对不对?而且这不是问题,只要你把握了这个见和修的原则,就不是问题。

 

所以噶玛乔美说:我的别解脱戒我是能够比较完美的持守的,但是我金刚乘的三昧耶时不时地违反,至于大圆满的誓言我是分分钟都在破的。懂得这个意思吗?外在的这些戒律其实不是那么难持,比如不杀生、不妄语、不邪淫、不偷盗、不饮酒这个居士五戒也不是那么难持。难持的是什么?菩萨戒很难持,因为菩萨戒意味着我一切的身语意时时要利益众生,你只要发过这个誓你要一辈子这么做,那是很难的。因为有的时候,我们总是需要照顾自己,有的时候需要考虑自己,是吧?你怎么可能?很难的。可是金刚乘的三昧耶,那就是不间断念诵本尊咒啊,保持金刚师徒、金刚兄弟这种关系,净观一切呀,不诽谤女性啊,不漏失明点啊,这些方面就更细微了。所以他说:我的别解脱戒……别解脱戒就是比如说你是居士,你就有居士五戒,优婆塞、优婆夷,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各有各不同的戒,如果你要解脱,你要持守这些戒律,这是显宗的原始佛教的律藏里的要求,这叫别解脱戒,pratimoksa。乔美仁波切说,别解脱戒我可以的,但是金刚乘的三昧耶我经常的违反,而大圆满的誓言——安住在明觉当中,我经常破的,因为散乱是太容易的事情。

 

所以就是说,我们一旦把握住了最根本的大圆满的誓言,安住在明觉,一切都融摄于明觉当中,你就是最完美的戒律的持守者,你超越了戒律,就是这样。所以对于这些事情要以这样智慧的究竟的见解去摄持。

 

好了,就说这些吧,要不然天都亮了。我们来回向功德。(念回向咒 略)

 

好,各位晚安,明天再见。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