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2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30   评论:0
内容摘要:在大圆满教法中其实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椎击三要”,“椎击三要”是总括大圆满所有教法的精髓,所有的大圆满都在“椎击三要”里面,或者反过来说,不在“椎击三要”的范围之内的都不是大圆满。行为就是见地和禅修结合具体的生活当中每一个环境当中的展现,实际上就是见和修的融合。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2期)


202046日《无上之源》读书会文字(第22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真如

中文校对:妙恺

英文校对:慈悦

藏文校对:慈悦

    辑:晨曦

    定:Xiaolan

 

目录

“陇”是次要的传承 1

2.5.3.3.9大圆满的道 5

2.5.3.3.10大圆满的果 6

2.5.3.3.10.1三种无明 6

2.5.3.3.10.2大圆满与禅宗 7

2.5.3.3.10.3法报化三身 10

2.5.4《菩提心普作王》全八十二章要义 15

课后答疑 22

 

 

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我们以阿底上师瑜伽开始。很多人还没有进房间,大家稍微的早一点。一般来说,学生可以等老师,老师不应该一直等学生,传统上是这么认为的,对吧?当然我们不是传统,所以我们尽量都准时一点好。我们现在修阿底上师瑜伽。阿——

 

“陇”是次要的传承

 

今天是46号,从我开始讲《无上之源》已经有20多期了。在这个课程当中,我们一直在进行大圆满相关的引导。很多人说什么时候可以给予大圆满修法的传承,他们这么问的时候,说明他们并不了解什么是大圆满的传承。因为如果你真正了解什么是大圆满的传承,就知道我们并不仅仅是一个读书会,不仅仅是在读一本书然后来理解一些文字,很显然不仅仅是这样,对不对?我们一直是在试图帮助所有的人了解心的本性,不光是有一个心智头脑层面的知识了解,而且实际要体验到它,体验到这个一直存在、一直作用的心的本性,这才是大圆满最最重要的传承。

 

大圆满以传统的方式来表达三个方面的传承,第一个就是直指心性。当我们昨天猛力地喊一个“呸”,然后刹那间让大家立刻观察心的状态的时候,这就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直指心性。你还要问什么时候给予大圆满的传承,说明你关于传承的了解只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概念——一个上师在那边正儿八经地念一些藏文的咒,然后你就觉得是给予了传承。那样的传承也不是我们大圆满教法中最重要的传承,那通常是一个“陇”的传承,“陇”意味着念一个经文、一个密续或者论释,或者一个修法的仪轨,或者一个密咒等等,通常是以藏文的方式(听到念的声音就获得了陇的传承)。可是你想一想大圆满在传入西藏后到现在有 1300 年左右,对不对?公元八世纪到现在 21 世纪 1300 年左右,可是大圆满整个有2300 年左右(的历史),那就是这之前一千年并没有大圆满以所谓藏文的传承的方式,对不对?因为这之前(大圆满)没有进入西藏,这意味着以藏文给予一个“陇”是次要的,因为以前可能是梵文或乌金文,而且事实上这种给予“陇”的传承是来自金刚乘佛教的影响。

 

在大圆满教法中其实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椎击三要”,“椎击三要”是总括大圆满所有教法的精髓,所有的大圆满都在“椎击三要”里面,或者反过来说,不在“椎击三要”的范围之内的都不是大圆满,是不是?“椎击三要”就是先认识心的本质,直指心性,然后反复地去修持相关的发现心性的这些方法,包括什么上师瑜伽,各种窍诀,修心法,住心法,轮涅分别法等等,然后确信无疑。有的时候包括大圆满界部等等,正式的方式是(通过)大圆满界部来达到确信无疑,但这并不是唯一的方法。界部有替代的方法,也有通过心部达到确信无疑的方法,窍诀部里面也有达到确信无疑的方法。然后当我们确信无疑之后,就是基于这种经验融摄一切的身语意的二元状态,这就是“椎击三要”,这就是整个大圆满的全部。

 

因此这里面并没有什么“陇”的位置,“陇”只不过是因为大圆满在这个时代当中,在藏传佛教宁玛派当中呈现出来的。当然我们说的是噶绕多杰的大圆满;如果是苯教的大圆满它甚至连这个因素都没有,所以你不要说“陇”这些是必要的,你们也用不着天天说“我需要这个‘陇’的传承,需要那个陇的传承”。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大圆满唯一必要的、唯一重要的就是直指心性、确信无疑以及融摄的相关的这些传承,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其他的甚至不是大圆满的一部分,其他的只是金刚乘的尤其是阿努瑜伽的传承。南开诺布仁波切给过 108 种左右的辅助修法的传承,都是以阿努瑜伽形式给予的,阿努瑜伽当然是金刚乘的一部分,所以他会给予一些“陇”的传承。明白了吗?

 

所以大圆满并不需要“陇”,但是由于受到了这种金刚乘佛教或者显宗,尤其是外续部的影响,有的时候大圆满的一些上师,他们给予教法的时候也会传一些“陇”。(注:金刚乘传承的三个方面是:旺-灌顶,陇-声音的口传,彻-引导、解释。因此大圆满受到金刚乘影响也分为三个方面:直指心性-明觉力灌顶,陇-声音的口传,彻-引导、解释。)比如说《菩提心普作王》如果你有机会得一个陇的话,传统上被认为也是很好的事儿,但是南师从来没有说我们学《菩提心普作王》必须有一个“陇”,没有这么说过。这个是次要的,大家记住这件事。你可以说“我以前不知道”,可是我今天已经跟你这么详细的解释了为什么以及应该是怎样的,你以后就不要再说这些事情了。你就记得我们只有证悟心的本性,融摄一切,除了这之外没有什么是必须和重要的,否则你就太外行了,总是天天说“我要这个相对的传承,那个相对的传承”。

 

有的人总是期待得一个正式的修法的传承,43号我不是刚刚给予了阿底上师瑜伽的传承吗?那就是一个很正式的方法。但是大圆满很多时候没有所谓很正式的方法,大圆满是无修之修,你为什么要通过一种有形有相的所谓正式的方法达到一个无修之修呢?这本来就是看起来很不相应的。当你非常熟悉的时候,你甚至连阿底上师瑜伽也可以不需要,但是我们绝大多数人不熟悉心的本性的状态,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有形有相的方法。比如我们进行直指的时候,我们通过猛力喊一个“呸”,然后发现是什么在这个觉知当中。这个方法,所有的直指,它的要点都在这,所有大圆满修法的要点都在这儿。所以你听我的课,我一天到晚讲这个,表示这是最重要的,你(如果)还是没有听明白,你就要这样反思一下:为什么我总是在想一些我所需要的东西?“我要一个灌顶,我要一个‘陇’的传承,我要一个什么,这个那个,我要一个正式的修法。”

 

当南师见到他的根本上师蒋秋多杰的时候,南师也是同样的想法:“我是来求灌顶,我是来求法的,请您一定要给我一个灌顶。”于是蒋秋多杰拗不过,因为南师一直请求蒋秋多杰给予这个灌顶,于是蒋秋多杰不得不给予了灌顶(注:静忿百尊灌顶)。说白了蒋秋多杰根本不在乎这个灌顶,为什么呢?因为当南师终于等着蒋秋多杰非常辛苦地、非常艰难地完成这个灌顶的时候,因为他(蒋秋多杰)并不熟悉这个灌顶,因为金刚乘的这种灌顶对一个大圆满的上师来说,他并不在乎,他并不重视,所以他并不熟悉,什么时候摇铃打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他需要他的那个侍者阿克索南丹珠的协助,阿克索南丹珠提醒他该做什么了。当他从早上一直忙到傍晚,天都黑了的时候,这个灌顶终于完成了,然后南师终于心满意足了。

 

我们的南开诺布法王当年才十六七岁,第一次见到蒋秋多杰终于得到了这个灌顶,他就心满意足了:“感恩上师,终于得到了您的灌顶,现在天黑了,我要告辞了。”然后蒋秋多杰对他说:你干嘛?我什么都还没开始做呢,坐下来。南师就大吃一惊:怎么说什么都还没开始做,你都花了一天的时间从早忙到晚给我灌了顶,怎么说什么都没有做呢?因为对于当时十六七岁的南师来说,他完成了整个萨迦派传统将近 十年的训练,他 九岁之前其实已经进入到这个寺庙,九岁是正式进入佛学院,在那个时候将近八年在佛学院,所以,他的概念当中就像你们当中很多人那样,觉得大圆满一定要有一个正式的所谓的传承、一个灌顶,跟南师想的一模一样。但是他的上师根本不在乎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他反复强求,所以上师终于给他一个灌顶。但是他说:我们什么都没开始做呢!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意味着在一个真正大圆满的上师那里,这些灌顶什么的根本什么都不算,明白吗?

 

他说:我们什么都还没开始做呢,所以你坐下来。于是蒋秋多杰上师就以这种普通的讲话的方式,就像普通聊天一样,就像我们现在说话一样,没有坐在高高的法座上,然后披挂整齐,然后开始摇铃打鼓,然后唱诵呀,念一些神秘的文字。没有,就是聊天,我告诉你什么是心的本性,什么是凡夫的心,什么是眼镜,眼镜就是我们凡夫心的状态,永远往外找。这就是为什么我反复直指心的本性,反复“呸”,有人跟我说:“哎呀,你昨天‘呸’的那个当下,我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之内处于这种寂静的状态,没有起心动念,什么都不想做,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中。”听起来是很了不起,一个小时都没有起心动念,因为很多人一辈子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但是我仍然要告诉你们,这不是我们要追求的东西。

 

因为问这个问题的人跟我说:“以前南师直指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体验,我有好几天处于这种状态当中,但是过了那段时间,过了那 天我又恢复到平常的状态。也就是说,这个明觉(他说的是明性),我并没有发现,要不然怎么又会失去呢?说明我还没有见到这个明觉。”所以你们仔细听听我刚才说的这些话,绝大部分人,99.9%的人都有同样的想法,他认为明觉或者这种开悟的经验,就是一个震撼的某种境界,这个境界将成为你心的一个体验的对象,所以你觉得震撼,所以你觉得怎么样。但实际上一旦是心的一个对境的时候,它永远不是我们说的明觉,因为所谓的明觉就是你当下发现心的真实的本来的状态,这个状态不是心的一个对象。

 

凡是心的对象,这叫二元对立的,能所对立的状态,这个是轮回的状态。尽管其中可能有很高妙的禅定啊等等,但是我们要的不是(一般的)禅定,我们(要的)是超越能所对立的禅定,如果你一定要说禅定,我们要的是出世间的禅定,也就是大圆满讲的禅观-超越能所对立。一个主体专注一个客体的高大上的这种甚深的禅定,我们不要这个,就算有我们也不在乎,就算你说了“啊,我一个小时之内都定着,我都心很寂静,根本没起心动念。”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是这对于大圆满来说,这不是我们要的,到底什么是我们要的?什么是我们要证悟的状态?

 

我刚才说了,不是一个心的对境。我们的凡夫心只能认识一个对境,但是现在不是这样的,现在只是我们完全地放松。完全地放松的当下,心不再去攀附,心懒得去攀附,心根本不在乎去攀附任何对境的时候,你仍然发现了这个当中有一个“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猛力喊一个“呸”的那个当下,就是要斩断你的这些念头、你的概念,然后我说你一定要记得不要想任何其他的,立刻观察你的心。那这个时候很多人就可能发现:啊,这个当下我并没有起概念,没有什么念头,但是我有一个明朗的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没有判断思维,没有在概念当中,没有二元分别心,这是我们心的真实的状态,它不是一个对象。

 

所以当你要找一个对象的时候,找一个境界的时候,当然啊,别说三天五天,就算你有一年的时间处于这个定当中,又怎么样呢?这个定力消失的时候,你还是那个凡夫的状态,二元的状态,所以我们要的不是这个东西,我们要的不是一个世间禅定。你记得我说的:当你听到“呸”的那个当下,你被斩断了你的妄念,一片空白,然后你立刻发现是什么在这个空白当中,换句话说,你觉知是什么在这个空白当中,这个空白当中到底是什么?就是觉知本身。所以你在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换句话说,用南师的话说,你在发现这个心的本来觉知,你发现这个觉知本身,或者你觉知这个觉知本身,无所谓,你用哪个词都可以。

 

这不是心的一个对象,因为你没有试图去寻找,当我“呸”的时候你去找什么,你都愣掉了,你一片空白,你没有去找什么。但是那个当下,其实你也没有找什么,当我说你立刻观察你的心,这也是一个方便的语言,只是我让你觉知这个觉知本身而已。因为很多人会说:啊,你这个时候又是用心去观另一个心,这个是另外一个概念、另外一个念头。因为我们的心,我一再说,我们的心当它攀附一个对境的时候,这就是凡夫心,这就是二元心,可是心本身是中性的,它没有好坏,它没有二元的,心的本性是没有二元的,但是一旦攀附到一个对象当中,它就成为二元心,这就是轮回的基础,所以我们现在以心观心,直接发现这个心的状态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往外去找什么。心本身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对象,因为心的本性是空的,它没有一个实质,可是这个当下有一个明朗的觉知,你只要完全放松,那么自然就发现。

 

完全放松就是所谓的空的方面,完全放松的空,因为空明是不二,当你真正完全放松放下超越了二元的时候,这个明性,这个不是一般的明性,这是一个完美的、纯粹的明性,实质上它也是觉知本身,觉知也是一种明性。当这种觉知是纯然的觉知,它没有落入到二元对境当中的时候,这个叫明觉。所以完美的明性、纯然的明性、没有被二元概念污染的明性,这就是明觉。所以明性和觉知有的时候是一个东西,但是明性总的来说,我们说一切的显现都是明性,都是光明,我们的觉知本身也是光明的一种,只不过是你强调它知的方面,强调它知的面向。

 

所以我希望我反复老生常谈的、我天天都在说的这些,有的人已经听懂了,我已经知道了,我也很高兴,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懂。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他也是多年的老同修,据我所知将近十年了,可能不到,但是差不多。因为我们总是在想,我们觉得这个开悟的经验,心的本性一定是一个震撼的经验,于是我们就去寻找。不管我们是主动地去寻觅还是被动地在期待、等待,这个叫有寻有伺,寻和伺都是二元的状态,世间禅定当中的一些特征。我们主动地期待,我们被动地等待,本质上都是二元的,所以我们只是完全放松而已。既然它是你的本性,当你完全放松的时候,它当然就自然显现了,对吧?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当你在做点什么的时候,这样造作的一个结果一定不是证悟的结果,因为证悟不是造作的结果,造作包括你在主动地去寻找,你被动地在等待,就像守株待兔一样,我等着那个出现。或者你在寻觅或者你在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凡夫心的造作,所以我希望大家明白这一点。

 

对,有的人说“你体验不到的时候就以心观心”,其实你体验不到的时候,你就发现是谁在这里。我之前说过,我经常说:阿底上师瑜伽有三步,其实有的时候只有两步,第一步观察明点白“阿”,第二步放松。如果你在第二步放松的时候,真正的完全放松、放下,没有在二元当中,因为空明是不二的缘故,所以你已经明觉自显现了。但是当你还没有发现,你这个时候需要稍微地把你的注意力转向一下,你转向是谁在这个经验当中,是谁在这个明性或者光明当中。因为之前你观想了,观想的结果就是一种明性,但是由于你放松,这个明性就会增长。你越去干扰、去强迫,明性就越低,这叫头脑的污染;当你越放松的时候,明性就越显现增长。明白吗?所以明性就是没有过多地受到二元心的束缚的显现或者智慧的显现,就是这个意思,这叫clarity,“俄塞”。

 

所以第三步只是在第二步没有自然显现的时候加上的:你发现是谁在这个状态当中。你不要以为这是我发明的,我只是非常详细地在阐释,我说的这三步南师都说过,有的老同修说“我没听过”,那是因为你听得太少,或者你没有注意到;而我翻译了上千场法会,我当然知道他说过多少次,说得不多,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很多次了,但不是每次都说。他一般就说“你放松”,就那么简单。

 

2.5.3.3.9大圆满的道

 

好了。我们继续我们的读书会,应该是在 60 页倒数第四段。“修道的三个方面的最后一个的“行”,是关于修行者在“出了”禅观并从事各种活动的时候应该具有的态度。”大圆满讲见修行果,对不对?所以第三个方面就是行,这里指的行为是什么,就是不在我们禅观或者大圆满禅修的时候,要做各种事情,要待人接物,要生活,要工作,对不对?你不可能一天到晚在那边修法,所以这个时候你应该有的态度就是我们大圆满讲的行为。

 

有的时候我们教法当中会这么说:什么是行为?行为就是见地和禅修结合具体的生活当中每一个环境当中的展现,实际上就是见和修的融合,所以在这里南师也说:其目的由此即是要达成禅观与日常生活的完全融合,消除修和无修之间的任何分别。”所以这个“行”就是说,我们大圆满的这个禅观融入到日常生活当中,没有所谓座上座下这种分别,修和不修的分别,也就是说生活也变成了修行,这就叫做融摄我们的生活。很多人都不懂融摄到底是什么意思,融摄的话,首先你有一个真实的见,你发现了心的本性,这是你融摄的基础。但是你仅仅是有过那样的一个经验,你发现了明觉,但是你并没有在生活每一个场景当中、做的每件事当中一直处于这个状态,所以你面对看起来是真实的坚固的二元的环境的时候,你应该用你的明觉让这一切消融在你的明觉当中,超越这种分别念。

 

当然对于初学者来说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无法完成的任务,但实际上是有可能的,这意味着我们生活当中要保持觉知,只要有可能我们就可以放松下来。所以南师说:保持觉知being present,它是禅观的很好的训练,也就是说,保持觉知做得很好的话,你要展开你的禅观就很容易,前提当然还是要发现明觉,发现心的本性。

 

2.5.3.3.10大圆满的果

 

好,下一个段,“现在让我们转到大圆满教法的第三个和最后一个方面,修行的果或者‘结果’:证悟。”那就是见修行果的果了。有的时候我们如果分三个方面就是基道果,如果分四个方面就是见修行果,修和行实际上都可以在道上面。见实际上就是基,基本的意思是一样的,所谓的基就是关于众生本性的一个见解。那这个第三个方面就是修行的果:证悟。

 

2.5.3.3.10.1三种无明

 

(念诵原文 略)所以我们这里知道,当我们教法当中说,我们大圆满的见解是说一切众生实际上是三身本具的,就是法报化三身是本自具足的,因为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一点到底是什么意思,“佛不就是法报化三身吗?你的意思是众生本来就具足这个佛的状态?”是的,这就是大圆满意思。那如果用一句话来说,不要说三身,那就说本初状态就可以,因为本初状态包括三个方面——体、相、用或者本体、自性和能量这三个方面,本体空、自性明、大悲周遍。所以他举了一个例子,就像太阳具有光和光线,但是遮上云的时候我们就看不见太阳了。同样,我们的本性就像内在有一个太阳一样,一直在照耀,只不过是被你的云给挡住了,这个云就是我们的二元状态,这里说了,就是我们的障碍——二元分别和局限的结果,我们眼睛往外看的结果,就是这样。

 

所以其实大圆满的禅修是非常简单的,就是你的注意力不再往外,你甚至也不是要去寻找什么空的境界、明的境界、乐的境界,或者任何你想象的什么本尊啊、坛城啊,清静净土啊,你所有的概念本质上都是眼睛在往外找,也许不是用肉眼,是用你的二元之心在往外找。大圆满其实就是变成镜子,你照自己,反观自己的本性,所以其实特别的简单,只是我们从来没有这个习惯。所以为什么说大圆满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但是我们就从来没有想到过要这样做,因为我们无始以来就习惯这样往外找,往外去攀缘、分别。

 

“当它们被克服的时候,本自圆满的状态……”。什么被克服?就是我们的二元分别、二元局限被克服。怎么样能被克服?这种二元分别局限是我们的原始无明,记得吧?我们讲过三种无明,第一种叫原始无明,也叫同体无明、同性无明,是一种无明的潜能,也就是虽然我们有这个三身本具的潜能,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觉悟过,所以我们有潜在的这种无明——原始无明。

 

然后,接下来这个基的显现,就是基当中具足的声、光和光线显现出来,这叫基的显现,基的显现的当下,由于我们的原始无明,所以基的显现,通过声、光、线显现各种境界,我们就往外去攀缘了。原始无明还没有攀缘,因为还没有显现任何的声、光、线,明白吗?所以原始无明是在基当中,在基的显现当中就有了俱生无明。俱生无明的意思并不是天生的,而是说显现的当下能所同时生起,主体和客体同时生起,这实际上是一种无明的幻相,这不是实相,这叫俱生无明。

 

然后第三种无明,就是继续将我们的概念越来越坚固,越来越执着,越来越攀援散乱,业力越来越沉重,于是我们对生活当中、这个轮回当中的一切都分门别类的去攀缘、执着、追逐,这就叫遍计无明。这就是大圆满讲的三种无明,所以你们要了解。这是一个基本的知见。

 

2.5.3.3.10.2大圆满与禅宗

 

(念诵原文 略)对这一段我们具体怎么理解?这里显然说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说:南师在这里也认同禅宗也是高等的直接的佛教的教法,它是以般若波罗蜜多二转法轮的空性法义为基础,在这一点上跟大圆满没有不同,但是说大圆满跟禅宗的不同,就是我们对于本初状态是直接引导,而不只是纯粹的空性。所以这里就有一些官司要打了,为什么?因为这里涉及到西藏主流的传统当中关于禅宗的认识。在藏传佛教的主流关于汉地禅宗的认识当中,主流啊,我说的是过去上千年来的主流的看法,是认为禅宗是和尚宗摩诃衍——当初五祖弘忍的弟子(神秀大师)的弟子。当时不是说“北有神秀,南有慧能”吗?慧能和神秀都是五祖弘忍的弟子,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主持大局。神秀有一个弟子就叫摩诃衍,梵文叫“玛哈亚那”,就是大乘的意思,他是和尚嘛、比丘嘛。他当年在九世纪的时候去了西藏传播禅宗的教法,说白了就是,主要是五祖当时的教法,以及之前的一些传续下来的一些宗风教下这些方式。

 

当时九世纪的时候出现了藏佛教历史上最著名的僧辩,就是一些僧人之间的辩论,谁跟谁辩论呢?就是这位摩诃衍和尚,“玛哈亚那”,这个禅宗的汉地和尚跟谁呢?跟当时西藏的印度佛教的代表“卡玛拉希拉”,也就是莲花戒。莲花戒跟摩诃衍两个人辩论,这是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有不同,我现在在讲禅宗历史上主要的藏传佛教关于它的看法。关于这个辩论,藏传佛教这方面都说他(莲花戒)辩论赢了,然后把摩诃衍的禅宗赶出了藏地,但是关于这个记载有不同,禅宗方面并没有认为他们辩论失败了,但由于当时的藏王主要还是出于各种的考量,还是接受了莲花戒的这个观点,所以有官方的政治势力的介入,当时禅宗当然就受到了排挤。但是这个禅宗不是六祖慧能的禅宗,大家要搞清楚。

 

所以这个著名的僧辩就形成了藏传佛教关于禅宗的主流的看法的基础,也就是说当西藏的上师们——过去啊,不包括现在汉语已经很好的一些人,他们已经学了《六祖坛经》之类的,那是另外一回事,我说的是以前——他们的主要看法是认为这个和尚宗,摩诃衍,大乘和尚,他们也是直接道,但是他们是讲空性,制心一处,安住在空性当中而已。实际上这样的见解是有所偏颇的,因为就算是这样的说法也不足以代表摩诃衍本人的看法,但是主流的看法一直是这样的,一直延续到了南开诺布上师本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注意到南师多年以来关于禅宗的看法,一直是刚才我提到的这样的看法,但是有一次2010年吧,那次我也是住在南师家里,我问了他一些问题,我每次都会问他一些问题。然后我就把六祖慧能的这个著名的偈颂翻译给他看,我说:“您知道六祖慧能吗?”The Sixth Patriarch,慧能,他说:“不知道。”因为他们历史上关于禅宗的了解就是这个摩诃衍大乘和尚,主流的了解是这样的,因为南师所受的佛教训练代表了传统的西藏佛教的主流。我没有说大圆满方面,这不涉及到大圆满。

 

六祖的偈颂是什么?就是“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本无生灭;何其自性,本无动摇;何其自性,能生万法。”等等等等。本自清净、能生万法实际上跟大圆满讲的本来清净、本自圆满没有什么区别,然后我就把这个详细翻译给他看了,我说,您看其实六祖慧能跟之前的禅宗是有很大区别的——你们记得六祖慧能当他跟五祖弘忍的另外一个大弟子北方的神秀,他们两个交流的时候,神秀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可是慧能怎么说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显然他们的见解差得很多,所以你不要说到禅宗就只有一种观点、一种见解,不是这样的,有的时候有很大的区别。

 

所以当这么说的时候,我给南师翻译了六祖慧能的偈颂,我说:传统的西藏佛教关于禅宗的看法,其实不能代表禅宗主要的观点。为什么?在中国真正禅宗影响力最大的导师是六祖慧能,而不是之前任何一位导师,菩提达摩也没有他的影响那么大。你们知道在中国,六祖慧能的经典是唯一被叫做“经”的,其他没有任何一个人享受过这样的尊崇,因为他的教法后来被总集叫《六祖坛经》,其他人都没有叫“经”,因为只有佛才能说“经”嘛,这表示说六祖慧能得到了最高的尊崇。而且更重要的不是这个,更重要的是,六祖慧能其实就代表着当初的达摩祖师一花开五叶,因为六祖慧能以及他的弟子,后来形成了禅宗的五家七宗,五家七宗就是五大宗、七小宗,后来加上黄龙、杨歧这样的小宗派,就变成了  等于 7,其中有三家五宗就在我们大圆满同修会中国的三昧营中心所在的城市宜春。六祖慧能的五家七宗当中有三家五宗都在宜春,(宜春)有 20 多座禅宗的祖庭,所以这个地方历史上就是禅宗最重要的一个中心,台湾的法鼓山的一位老和尚(星云法师)他提了一个词——中国禅都。

 

我想说这个就是说以前他们(传统的西藏佛教)关于禅宗的理解就是限于摩诃衍。星云大师,星云大师题词的“中国禅都”说的就是宜春。我在想为什么现在我们整个亚洲唯一的禅修营,唯一的“Gar”就在宜春,可能跟禅宗有某种关联。禅宗是显宗当中的最直接的、最究竟的法门,大圆满是密法当中最究竟的法门,实际上大圆满是一切法门当中最究竟的,待会儿我会详细的说为什么是这样。

 

我想表达的是,我给南师翻译了这个,我说其实真正代表中国禅宗的是六祖慧能,然后他说是有这种可能。我说这个跟五祖以前都不太一样,以前它不是最直接的,因为以前有解行并进,二入四行,有止有观的,有禅有定的,但是六祖慧能不是这样,六祖慧能是直指心性的这种方式,所以包括它的几个派别比如说曹洞宗啊、临济宗啊相对来说都很直接。所以当时有这么一个故事,我想说的是为什么南师在这里是这么说的,懂吗?这里南师说的并不代表是南师最后的观点,最后的观点基本上南师跟我达成了一致的看法,就是说:很有可能六祖慧能他更加的直接更加的究竟,就是这个意思。当时他有这样的认识是因为他以前不了解六祖慧能,所以我们不要觉得他证悟了大圆满,他是大圆满的宗师,他就什么都知道,不要这样去投射、这样去想象,没有人向你保证一个证悟者什么都知道,这是我们的猜想、我们的投射。

 

但是作为大圆满的修学者我们怎么样对待禅宗和大圆满的关系?可以这么说啊,六祖慧能这种禅宗的最究竟的教法的代表跟大圆满的彻却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也有直指心性,他们也强调空性和光明的不二,为什么呢?“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能生万法。”“能生万法”是什么意思啊?一切都圆满具足于这个本自清净的空性当中,几乎连词都是一样的,所以在彻却方面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也有保任啦这些很多词,我们大圆满有的时候也会借用禅宗的一些词,但是这并不等于大圆满可以跟禅宗划等号,为什么?禅宗总的来说还是在一个显宗的体系里,这意味着它总体上还是呈现一个出离道的特征,比如说历代的禅宗祖师基本上都是出家人,他们还是围绕着寺庙来进行的,这就意味着他们更多的还是以这样的方式为主,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这只是一个比较形式上的、比较外表的事情。

 

但是当我们更加仔细的去观察禅宗教法当中的一些内容的时候,你发现它没有讲金刚身,沒有气脉明点,没有融摄能量,也就是语还有身体的方面,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大圆满是最究竟的方式,它呈现的证悟是最完美的三身圆满的成就。比如说当我们说虹光身或者大迁转身的时候,我们融摄了心意——这是最容易融摄的,南师说过——我们真正融摄了心意,完全融摄心意,实际上就证悟了法身。但是我们还有一个业力的载体,就是我们的身体啊,这个肉身,粗大的是肉身,细微的是肉身里面的气脉明点,我们的气脉也是处于散乱的二元的状态,是不是呀?业力的状态,业力之气,所以我们要继续融摄我们的身和语,能量和身体,当我们完全融摄了能量和身体,身语意完全融摄的时候我们就会展现虹光身,尤其是有可能展现最高等的形式就是大迁转身,这样的内容在禅宗当中没有,不光是禅宗,整个显宗教法当中都基本上没有涉及到气脉。当然了有的人会找一些相似的东西来说:其实释迦牟尼佛也讲过,比如说他(佛)讲过观呼吸等等,他说这气脉。这不是气脉,这只是外在的呼吸之气,它是用来修止观的,跟内在的金刚身的气脉明点没有丝毫的关系,所以我们不要穿凿附会。

 

这就是涉及到禅宗的一个方面,再总结一下,就是彻却的方面跟六祖慧能之后的禅宗是大同小异的,但是托噶、仰滴、界部这些禅宗里肯定是没有的,这毫无疑问,所以禅宗当中我们几乎没有看到过一些记载说谁谁谁显现虹光身或者说消失了身体,偶尔可能也会有一些消失身体,但你一定要了解消失身体不能跟虹光身划等号。在凡夫的境界当中,他眼睛看到的是虹光身证悟者的身体消失了,但实际上并没有消失,实际上是他融入到五色光当中了,因为他融摄了身体,所以他融入了五色光——五大元素的本质精华当中,但凡夫以为消失了,所以凡夫就会以为道教的羽化登仙也是身体消失了,阿罗汉的微尘身也是身体消失了,他们觉得只要身体消失就是虹光身。不能划等号。阿罗汉他们会显现所谓微尘身,微尘身就是缩到了最细小的单位,就是很细小的单位,以至于我们看不见了,这就叫atomic body,原子身,atom不就是原子吗?我们翻译成微尘,细微的灰尘,就是“微尘”这两个字。然后金刚乘有的时候会有幻身,还有幻身的成就。幻身成就更多的是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的结果,幻身成就不能等于虹光身,因为他的肉身没有融入到虹光身当中。所以这就是禅宗跟大圆满的一些具体的区别,的确还是有相似的地方甚至是相同的地方。

 

好,我们继续。而且在这里南师提到了,就是说藏传佛教传统上对禅宗的看法就觉得他们主要是空性,因为南师法会上一讲到禅宗,就是说就像显宗的修行者他们总是专注在心一境性或者说制心一处的状态,叫 one-pointedness,就是心专注在一处,叫制心一处。但是这不能代表全部的禅宗,绝对不能,事实上六祖慧能的时代禅宗达到了顶峰,唐宋有记载的就有480 多位证悟的禅师。

 

2.5.3.3.10.3法报化三身

 

好下一段。“关于果方面有三个‘卡亚’,即‘身’或者‘层面’,法身、报身、化身。三身的证悟并没有层次(可分),不可能有一个没有化身的法身,反之亦然。”所以现在说到果了,果的话就是三个卡亚,卡亚,你记得啊,这不是身体的意思,指的是层面,它字面上说是身,但不是身体。法身就是诸法的本质的层面,也就是空性的层面。法报化是一体的三个方面,但是你要是讲它的本体的方面就是法身,就是空性的方面。但空性不是全部啊,它会具足无尽的潜能,这些潜能显现出来的时候,处于清净的超越轮回的这种证悟当中的话,这种叫报身。如果我们追逐这个显现的光明是一个外境,我们就堕入到轮回当中,这就是化身。觉者是永远在报身的层面或者法身的层面,觉者进入到化身层面也是在他们的大净相当中。虽然释迦牟尼佛来到了人间,并不等于他堕入轮回,两码事。当然从显现上说,他从一个王子出家然后成佛等等,当他成佛的时候,所谓完全觉悟的时候,他不再处于任何的不净相当中,这是觉者的境界,但是由于他的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他了解人类的所有的疾苦,了解凡夫的痛苦之因。所以这个就是法报化三身。

 

“三身的证悟并没有层次可分”所以那天我也说了,虽然我们说最完美的证悟就是显现的大迁转身,完美不完美也是从凡夫的角度来说,是吧?因为法报化三身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你不能说释迦牟尼佛没有显现虹光身,所以他的证悟就不如虹光身的成就者或者大迁转身的成就者,不存在,都是佛。佛的证悟是没有区别,否则就不叫佛了,佛的意思就是完全的觉悟嘛。

 

然后这里说到“不可能有一个没有化身的法身,反之亦然”这怎么理解?就比如说一个众生所谓的成佛了,那成佛之后他可能一直安住在空性当中,仅仅是法身佛吗?没有任何的显现,那是不可能的,只要这种助缘就会显现出来。举一个例子,就是著名的文殊师利。文殊师利他的法身本来是什么也没做,“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没有任何的显现,但是天龙八部当中有一种众生叫“亚玛”,他长着像牛一样的头,有高等的修行,所以他能够跟文殊师利的法身沟通,他们有这种因缘,他想获得更究竟的教法,这样他也能够成佛。这个“亚玛”-“阎魔”,这种众生。于是他跟文殊师利的法身祈请或者沟通,刹那间文殊师利就显现在他的面前,跟他是一模一样,也长得像牛一样的头,这就是所谓法身随时会显现报身。

 

这是为什么我们说观世音菩萨(实际上观世音是古佛)千处祈求千处现,化菩萨众亦无边,是不是?如果说他还需要你乞求,然后他要想一想,然后他再显现出来——当然不是,这是他自圆满的状态,他是本自圆满的,根本不需要任何的造作,自然的发生。文殊师利的法身显现也是如此,就像我们照镜子一样立刻显现出来,他必须是显现跟这个“亚玛”一样的形象,否则没法沟通嘛,对吧?就像释迦牟尼佛显现为人类的形象才能跟我们沟通是一样的。所以这就是说,没有一个没有化身的法身。

 

但是我们可以说是谁的法身,指的就是他没有显现的这个方面,显现出来就是(报身或化身),比如我们说文殊师利的法身的时候,你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琢磨的一个东西,因为法身是超越你的形象、颜色、大小,不存在,是一切法的本质空性,但这个空性具足无尽的潜能,只要有助缘他就显现为比如说大威德金刚。所以大威德为什么长得像牛的头?因为其实它不是牛的头,那是阎魔这种众生,他就长着像牛一样的头,这就是大威德金刚的形象,所以大威德的实质就是文殊师利的法身在报身层面的显现。报身也是一样的,对不对?化身就是在人类的层面或者说在六道轮回的层面,显现为一位觉者,实际上六道轮回当中每一个层面都有觉者、都有佛。

 

(念诵原文 略)所以要理解法报化三身,你得回到之前说的那个本体、自性和能量。那么这里就包括了物质和非物质的显现,物质的就是比如说化身佛,当然有一个肉身,对不对?非物质的话,那就是报身,但这都叫显现。

 

法意为存在,因此‘法身’是存在的整个层面,无所不包。就像我们说法界一样,法界其实不是世界的意思,好多人以为法界就是宇宙,不是这个意思,法界指的是一切法所在的层面,或者说一切法的本质,这是法界的意思,叫“达玛达图”(dharmadhatu)。

 

“因此这是跟本体相应的”所以当我们说到法身的时候,本体就是什么?空性嘛,所以法身实际上就是具足一切潜能的空性,“超越了一切概念和二元局限的不可说和不可测量的状态。”不可说,不可测量,语言没有办法表达,心意也没有办法去揣测,测量这里指的是揣测、推理、思维这个意思。

 

(念诵原文 略)颜色显现出来,这个颜色指的就是五色光,五种颜色,五大元素的本质就是五色光,所以报身实际上就是五色光显现的清净的层面。为什么说“报”呢?它的本意就是福报嘛,所以就像一位觉者他证悟了法身这种无尽的潜能的空性的这个本体,然后只要有助缘他就显现出来他的这种富足、他的这种富有。这个富有不是物质上富有,而是说他是本自圆满,他具足一切,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他是福报这个意思,其实不是世间福报的意思,所以报身这个“报”指的是福报或者说功德品质的展现这个意思。

 

“事实上,当元素以物质的状态呈现出来的时候,他们从‘颜色’的层次过渡到物质元素的坚实的层次。”这就是所谓化身的层面,物质的这种坚实的层面的显现。

 

“简而言之,所有我们看作是坛城和本尊的清净层面的一切都是关于报身,也就是密续传承的源头。”所以我们所了解的坛城、本尊这些清净层面的境相都是报身层面,所以现在大家了解了金刚乘所有的各种修法的本尊,比如说愤怒莲师啊、金刚手啊、绿度母,时轮金刚、密集金刚、喜金刚、胜乐金刚等等,这一切都是叫报身佛。所有的本尊都是如此,都是五色光结合具体的助缘显现出来,所以你不要把那些本尊想象为在宇宙当中最高处有一个光明的净土,然后他活在那边,我们在这边,他们很高很清净,我们这里很脏很污浊,我要飞上去,我就能见到想见的——有的人会有这样的理解。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因为轮回是在缘起法的层面,是在二元对立的业力的幻相显现的层面,而报身超越了一切的轮回,报身是觉者的功德的完美的展现,明白了吗?因为很多人缺乏这样的基础的佛教知识,所以我必须解释一下。

 

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了解,像比较世俗化的形式的有神论的宗教,他们觉得天国是什么样一个地方,就像但丁的《神曲》就说地狱、炼狱和天堂几乎是在一个层面,只不过是一个比较高一个比较低,地狱就在地心里面,然后中间有炼狱等等,然后再往上是天堂,反正但丁的《神曲》是类似的意思,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比如说至少佛法关于所谓我们认为最究竟的层面就不是这些世俗化有神论的宗教当中说的这种天堂的概念,完全不是,是吧?所以这些都是密续的传承的源头。

 

当我们说密续传承的时候,你要了解指的是金刚乘密续。尽管大圆满里面也有密续,但是当我们单独说密续的时候,tantric 其实这个就应该叫密乘传承的源头。大圆满的经典也叫密续嘛,因为在传统上人们总觉得大圆满是金刚乘最究竟的部分,尽管实际上它们不是同一乘,金刚乘是转化道,大圆满是自解脱道。但是由于历史上有这种了解,所以人们会把大圆满的经典也叫密续,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的上师们都没有区分金刚乘和大圆满,包括阿秋喇嘛尊者也没有区分,因为包括他的上师瑜伽仪轨当中都是只讲四个续部,你记得我讲九乘佛法的时候我讲金刚乘有五个续部,对不对?事部、行部、瑜伽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还不包括阿底瑜伽大圆满。

 

可是西藏传统的上师们绝大多数都没有九乘佛法的概念,他们只有四个续部的概念,就是事部、行部、瑜伽部,加上无上瑜伽部,这也是为什么阿秋喇嘛蒋扬龙朵加参尊者,他也是我的上师,他的上师瑜伽的法本名字叫《无上瑜伽》,懂了吗?因为他们的概念当中就是四个续部——事部、行部、瑜伽部,加无上瑜伽部。但是你知道,九乘佛法也就是纯粹的大圆满的这个知见当中,金刚乘不止四个续部,在无上瑜伽部(无上瑜伽部实质上就等于宁玛派讲的玛哈瑜伽)之上还要加第五个续部,也就是金刚乘最高等的续部,就是阿努瑜伽续部,之外才是大圆满,所以大家明白了吧?

 

你如果不相信我讲的这个,你可以去网上搜索一下阿秋喇嘛讲解的《上师瑜伽》,百度上能找得到,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百度上可以搜索到阿秋喇嘛的《上师瑜伽》,里面解释说“三部圆满通人冠”就讲四个续部,大家能看到。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西藏非原始传统(的四个续部与大圆满的不一样)。因为大圆满真正的传承或者讲法是什么?是讲的九乘教法和九乘佛法,你们记得吧?我那天讲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我也讲了这个,对不对?那是我每次讲课的主题之一——九乘佛法、九乘教法,它是讲九乘的,九乘才是真正大圆满的知见。由于西藏大部分的时候这些上师们都没怎么区分金刚乘和大圆满,所以他们就经常分不清楚,觉得金刚乘的这些跟大圆满是一样的。其实差别很大,一个是转化道一个是自解脱道。

 

当然如果是宁玛的上师,比如我们说的昌根阿瑞、阿秋喇嘛,他们是宁玛的传承,当他讲无上瑜伽部的时候,其实他讲的是大圆满的见解,尽管叫它无上瑜伽部。所以这里面就有的时候会有点混乱,不懂的人就觉得很乱:到底是金刚乘还是大圆满?你发现他根本没有讲无上瑜伽,他讲的无上瑜伽其实是宁玛派有的人认为的是无上瑜伽,但是那些大班智达们,龙钦巴尊者啊他们是有区分的,敦珠法王他们是有区分九乘佛法的,对吧?这一点我们要了解,你如果不了解这一点,你会有很多的混乱,你会觉得“哎,他们是讲密法”。

 

所以那天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一件事,可能老听我课的人知道,说我们有一个十多年的同修,我们大圆满同修会的一个老师姐说:密法跟大圆满有什么区别?我说:大圆满也是密法的一部分,金刚乘也叫密法,大圆满也叫密法,但是当我们说密乘的时候,就指的是金刚乘,那是转化道,而大圆满不是转化道而是自解脱道。大圆满讲的是直指心性,金刚乘讲的是灌顶,然后将自己转化为本尊、坛城、气脉明点,这当然就是转化道啦,转不净相为清净相,大圆满根本不在乎什么净相不净相,在乎的只是心的本来觉知、心的本性,是不是?区别大了,是不是?你要是不明白这一点,你真的是这辈子学藏传佛教都是稀里糊涂的。

 

但是这对于阿秋喇嘛来说不是问题,因为他了解的无上瑜伽部就是我们大圆满的见解,本来阿秋喇嘛也不是一个学者型的上师,对不对?这都能理解,包括他的上师昌根阿瑞仁波切也不是一个学者,不是一个班智达,但是如果我们现在要把大圆满原始的最本来的方式详尽地去学习的话,你要区分,因为除了我们大圆满同修会以外别的地方基本上没这么去区分,甚至包括我们现在的一些很著名的上师包括普巴扎西上师等等,他们也不怎么去区分,他们毕竟是亚青寺的方式。晋美彭措法王还是有区分的,所以这就是西藏的一个现状。你别忘了晋美彭措法王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叫堪布晋美彭措,人家是堪布出身,所以是有学问的。

 

当然不是说一定要学问才能证悟大圆满,没有必然的关系,有时候学问反而成为障碍也有可能。但是你既然要闻思清楚的话,这些都是要知道的,这样的话,就会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大圆满的证悟。至于你说那些人没有这样的九乘佛法的知识,他也能证悟。是,他是可以,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因为当阿秋喇嘛讲无上瑜伽的时候,他指的是大圆满的知见,所以在他来说那一切都是没有问题的,对不对?他讲的不是转化道,可是你要区分不了,你就一塌糊涂,你以为各种什么金刚乘的灌顶跟大圆满没区别,所以你一辈子都学不明白。

 

(念诵原文 略)所以当我们说到报身的时候就是自性光明或者自相光明,本性的显相的光明的方面。

 

(念诵原文 略)所以当我们说到化身的时候,“尼玛那卡雅”(Nirmanakaya),它的字面意思就是说“显现的层面”。实际上报身也是显现的层面,但是报身是清净的显现的层面,而化身是不清净的轮回的显现的层面。因为通过能量的话,净相、不净相都可以显现出来,都被视为是化身的层面。在化身的层面,我们有的时候也会有说净相,所以净相、不净相你得仔细地去区分。有的时候它指的,比如我们说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实是一个化身层面的净土,不是报身的净土,有的论师说它是在欲界的层面,但它是阿弥陀佛的承佛威神力的这种佛的功德幻化出来的一个净土。所以在化身的层面也有净相,也有不净相,所以净相并不总是等于是报身,不一定的,化身层面也有清净相和不净相。

 

“净相超越了物质的层面,由元素的本质构成,而不净相对应于所谓的‘业相’”,所以当我们说不净相的时候当然就是业力显现之相,“是由往昔定业之果产生的。”就是我们的业力,尤其是这种主要的业力——定业,它的果而显现的。

 

最后一段:“化身这个词也可以是指显现为肉身形态来传授教法的一位证悟者”,所以“尼玛那卡雅”(Nirmanakaya)除了指的是轮回的这个层面以外,也可以指的是轮回当中的一位觉者,“像释迦牟尼佛。实际上只有在化身层面教法才能够以主客的层次得以宣说和传授。”也就是说,因为正如我们之前讲大圆满的三种能量显现,化身层面能量显现叫“扎”能量,就是主客对立的方式,所以它说只有在这个层面才会显现主客的层次。你们记得报身层面的显现像什么一样?就像镜子当中的影像,一切都在一个内在的层面当中发生,“报身是声、光和光线的潜能,即显现的三个基本来源”

 

记得吧?我们学过的大圆满的一个基础知识叫做“三本初潜能”——声音、光和光线,我再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声音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一般只知道物质层面的声音,比如说你耳朵听到的这个叫外层面的声音;此外还有内在层面的声音,比如有的人修气脉的时候他会听到一些特殊的声音,内在的细微的气脉层面的声音、能量层面的声音,这个叫内层面的声音;还有一种秘密层面的声音,秘密层面的声音只有当你处在心的本性当中才会体验到,所以它不是我们通常说的这种声音,所以声音有三个层面外、内、密。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显现出光,这个光英文是 light。Sound, light, rays,这个light我们可以翻译成光芒,因为当我们说光芒的时候没有指具体的颜色,比如说太阳有放出光芒,你可能也会说什么金色的光芒,但是通常我们说光芒的时候没有特别说它是什么颜色,也可能是黄色的,也有可能是金色的,也有可能是红色的,对不对?但是,当我们去说光芒的时候,没有特别是它的颜色。然后是光线,光线就有颜色,比如说我们的五色明点,记得吧?明点白“阿”这个明点就是五色的,蓝、绿、红、黄、白。

 

现在大家知道什么是声音,什么是光,什么是光线啦,这叫三本初潜能,也就是说我们的本性不是讲三个方面——本体空性是法身,自性光明是报身,大悲周遍是化身吗?那本体即然是空性,那它怎么才能显现报身和化身?就是通过声音、光和光线,所以这个潜能其实就是一种显现的介质或者说媒介,空当中得有一个具体显现的东西,对不对?这个就是我们说的三本初潜能。尽管如此,你不要把它只理解为物质的层面,它不仅仅是物质的层面,包括元素精华的层面,显现为坛城的清净净相的层面”,这就是报身,所以“它是密乘教法的源头”。这里“密乘教法”指的是金刚乘教法的源头,你们知道金刚乘教法的源头其实不止一个,但是它们都是来自报身层面。比如当我们九乘佛法当中讲到报身佛的教法的时候,说外续三部事部、行部,瑜伽部都来自报身佛,比如说金刚萨埵等这样的报身,内续三部玛哈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来自法身佛普贤王如来。报身层面有无量无边的佛,通常我们会用 100 位佛来作为代表,也就是著名的文武百尊,寂静、忿怒百位本尊,他们可以作为报身佛的一个代表。

 

(念诵原文 略)所以,这里就是说呀,这个层面报身包括了这些密续,因为密续的话,它形成文字成为一些书籍的话,最初的来源其实还是这些上师、这些成就者们跟报身的某一位本尊或者某一位报身佛有这种接触,这种接触就是说他们有一种沟通,不一定是肉身层面的沟通,因为报身根本就不是物质层面,所以这个接触不是物质层面的接触,是报身层面的接触,然后把它记录下来。其实南师本人有很多的教法,其中有一些就是跟报身的层面有接触的,有一些是化身的层面有接触的。

 

(念诵原文 略)所以从这一点我们了解,法身佛普贤王如来并不是某一位具体的佛,他只是一种象征,象征什么?象征我们每一个众生的本来清净的状态。但他的形象为了让众生能够有所了解,你要说他无形无相,那你怎么去表示他?对不对?因为就算你用“普贤王如来”这个词,他已经有了一个名相,人们就会去想“这是什么意思啊?”所以,当然也可以把他画出来,通常作为普贤王如来的画像的话,就是一个蓝色的赤裸的处于双盘的莲花座的一个禅坐的姿势,这就是本初佛普贤王如来“阿底布达”(Ati Buddha)。普贤王如来,梵文叫Samantabhadra萨曼德巴扎,其实它的意思就是永远是好,always good。永远是好的,普贤就是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是好的、善的,那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大圆满的意思,一切都是圆满的,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

 

所以,这里提到了法、报、化三身:法身——普贤王如来;报身——各种报身佛,比如说金刚萨埵;化身——轮回层面的觉者,比如说释迦牟尼佛。这样我们就完成了南师对于《菩提心普作王》的前面的一个介绍,然后我们要进入到下一章,我们先休息几分钟。

 

我今天用了一个很厉害的直播工具,有一个直播的架子,可以放好几部手机补光灯,对的,网红用的,我也是个网红了,仅限于我们同修会的网红(老师笑),它可以放四部手机,所以现在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同时用三四部手机直播。

 

2.5.4《菩提心普作王》全八十二章要义

 

现在我们来学习《菩提心普作王》全八十二章要义,终于到这儿了,花了很长时间。我一直在说,大圆满的原始经典当中《菩提心普作王》是最根本的之一,几乎所有的真正的大圆满上师都知道这个《普作王续》的重要性。在大圆满心部这种最原始的大圆满的里面,《菩提心普作王》也是心部的五个密续之一,它虽然不是最早的,最早是《金刚萨埵大虚空》,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它早,但它其实是心部里面最重要的之一。所以当我们真正的明白了《菩提心普作王》里面讲的什么,正如我一直在跟你们说的,那么我们证悟心的本性就变得很容易。为什么这么说?

 

很多人觉得怎么学一个经典证悟心的本性就(变得)那么容易呢?因为大圆满的经典跟一般的经典不太一样,真正理解大圆满的经典不是要理解这些字面的意思,正如我这个课程讲的方式一样,你看我什么时候一直在盯着这些文字在讲?我真正的重点,我大部分时间都当下发现我们自己的状态,是不是?所以当你真正了解《菩提心普作王》其实都是在说我们自身的潜能、自身的真实状态的时候,你的大圆满的禅修就非常的简单。就像我一直跟你们说的,永远不要往外找,明觉或心的本性不是心的一个对境,不是心看到的一个什么东西,而是它的本来状态,它是心的本身而不是心看到的任何一个东西,或者在思维的任何一个东西,所以《菩提心普作王》的根本就是让我们了解这些,但是这两句还不足以概括它的伟大。

 

现在我们来学习它,我们祈请三根本加持,加持我们学完这个就能证悟心的本性。

2.5.4.1标题详解

 

(念诵原文 略)所以《普作王》的藏文包括印度文,它叫“贡觉迦波”,有的时候它的标题会有“gyagar keddu”这些词,可能是梵文,可能是乌金文。你们知道乌金国是大圆满最初在这个劫数当中地球上缘起的国度,乌金国,在《大唐西域记》里面叫做乌仗那国,大概是现在的巴基斯坦境内。但是那个时候印度是很大的一个区域,印度在古代大的时候那是很大的,肯定就覆盖了乌金国这些地方,所以有的时候你无法判断有这些词的时候它到底是什么语言。但是梵文和乌金文的这种语法结构是不一样的,乌金文的语法结构类似于藏文,比如它把那个形容词会放到后面,比如我们汉语说大圆满,对不对?形容词“大的圆满”或者“完全的圆满”,我们把形容词放在前面,是吧?可是乌金文包括藏文怎么说的?“佐巴钦波”,“佐巴”是圆满,“钦波”是大,它把形容词放在后面,这就是藏文以及乌金文的特点。梵文不是这样的,梵文跟汉语是差不多的,就是这种语法结构,它是形容词放在前面的,所以它叫“玛哈桑提” mahasandhi,“玛哈”就是大,“桑提”是圆满,所以梵文说大圆满 就是“玛哈桑提”,但是乌金文叫“桑提玛哈”,圆满大,它是这样说的。

 

原来的标题叫做“Sarvadharma mahasandhi bodhicitta kulayaraja”,它的梵文的标题,《一切法大圆满菩提心普作王》,翻译成藏语是“Cho tamched dzogpa chenpo changchubkyi sem kunjed gyalpo”, 这就是藏文的发音,《一切法大圆满菩提心普作王》,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以后有人问你这个《普作王》原来的标题是什么,回答《一切法大圆满菩提心普作王》,明白了吧?因为古代很多的这些经典的名字都是很长的,为了简化后来一些翻译到藏文当中我们有的时候就用简称,比如叫《普作王》或者叫《普作续》这样简单,但其实它的原文是这么长一串。

 

“‘Sarva’意为一切,万法”,万法就是一切现象。“‘Dharma’在这里不是指教法”,很多人看到法就以为是佛法,法其实它的本意是现象的意思,包括佛法是其实解脱的法,解脱相关的现象、相关的存在,所以它的根本意思是现象的意思,所以佛教当中说一切法的时候是指一切的现象、一切的存在。“因此 ‘sarva dharma’是指存在现象的全体”,全体就是整体、全部。因为 “sarva dharma”就是一切法,一切的存在,一切的现象。“Maha”是梵文,就是大嘛,藏语是 “Chenpo”, 意思是大的或者是全部。所以比如说你在学大圆满,人家问你:“大圆满藏文怎么说?”“不知道。”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叫“佐巴钦波”,简称“佐钦”,比如西藏有一个“佐钦寺”就是这个词的简称。我们的各种群,各种学法群、准入群就叫“佐巴钦波学法群”,这个名字已经十多年了,我们一直保持了这个名字叫“佐巴钦波”。

 

大圆满这个词是非常汉语化的,“佐巴钦波”是普遍圆满的意思,比如我们说这个电视剧有一个大圆满的结局,有时候我们会这么说吧,一个皆大欢喜的大圆满的结局。所以其实大圆满这个词并不是一个特别完美的翻译,但是它字面翻译是可以的,一一对应的,但其实我们说的大圆满并不是说大不大的意思,它是超越了大和小,超越了缘起法,超越了造作,超越了生和灭,因此它是立于永远的不败之地的,因此它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终极的完美的方案,因此它是一切危机的当下解脱,这就是大圆满的意思。所以你不要把大圆满理解为一个特别大的圆满的东西,它指超越缘起法的一切现象的本质。

 

所以这里解释说,“mahasandhi”,刚才说了是梵文的大圆满,dzogpa chenpo”, 藏文的大圆满,“意思是一切都是圆满或者完整的,没有缺失任何东西”,这是对它的解释。“由此,Sarvadharma mahasandhi这个说法表明了我们认为善或者恶的一切存在的万法在各个方面都是圆满的,包括轮回中的轮转以及涅槃的解脱”。这是啥意思啊?也就是说,我们概念当中所有的存在,不管是善还是恶,轮回还是涅槃,其实都是大圆满。很多人无法理解这一点:轮回怎么也是大圆满呢?不是涅槃才是大圆满吗?这就是一个二元的见解。如果你仅仅停留在显宗的理解,你觉得大圆满没什么了不起呀,“是,了不起,西藏来的,挺神秘的,据说可以一生成佛,但是我是学佛的,释迦牟尼佛最伟大的佛,我不认为大圆满比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更高等”。没有人说它更高等,但是这个见是不同的,所以大部分的佛教徒都喜欢把大圆满用自己以前的知见去解释,可是当你面对这里讲的“轮回也是大圆满”,你怎么理解?显宗当中什么时候说过轮回也是大圆满?是吧?所以有的时候见并不是一样的,而真正的大圆满的见是我们现量认识心的本性,现量处于这个本来智慧当中,而不是说一个什么见解。所以我们现在明白了这个“大圆满”的词的含义。

 

(念诵原文 略)你看这就是针对我们一些人的看法,觉得圆满就肯定是没有轮回了只有涅槃,是吧?没有坏的只有好的,但实际上它包含了一切万法,不应该被理解为所有的过失和负面因素都被消灭了,只保留了正面的东西,因为你所谓的正面和负面本来就是你的轮回的状态的体现,凡是有是非之心,好坏的判断,善恶的概念,那当然都是二元对立的轮回的状态。

 

“真正的佐巴钦波并不是一个对境或者一个法本”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一天到晚跟大家说的,真正的大圆满不是一个对境,不是一个法本,不是一个东西,它是所有的每一个个体都拥有的明觉“日巴”,是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拥有的本初状态。所以南师最经常重复的一句话就是:大圆满是一切众生的本性。其实像他这么讲的人也不多,很多地方提到大圆满就说是西藏的很高等的教法,但实际上大圆满最最重要的就是我们众生的本性,这才是最重要的方面。

 

下一段。(念诵原文 略)这就是以前我们大多数人所了解的菩提心的意思,发菩提心就是说首先它是一种慈悲对不对?然后我们为了众生的利益,为了他们出世间以及世间的利益、世间和出世间的安乐等等,我们来做什么,这就是我们发菩提心,就是我们的动机,正确的动机。但是菩提心这个词它本来的意思是什么?菩提是智慧的意思对不对?Bodhi。心,每一个众生都有心,没有心就不能叫众生对不对?一般来说凡夫的层面心就是我们的第六意识,就是我们的第六根以及第六根的功能,心和意识。第六根是意根也就是心嘛,第六根的作用、功能、概念这个整体叫做识,所以就是第六意识,但是菩提心它可不是我们普通凡夫心的第六意识,菩提心指的是智慧的心,因为菩提是智慧的意思嘛,而且是本来的智慧,也就是究竟的智慧的状态的心,也就是心处于它的究竟的智慧的状态当中。那是什么样的状态?大圆满教法当中称之为心的本性,或者叫心的本初状态或者心的本来面目、本来状态等等这样的词,这就是菩提心的本意。

 

所以当我们要发菩提心的时候,其实这个词根本意义上的意思跟我们究竟的菩提心有关。如果我们这里勉强地说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的话,我们发的一切的菩提心,比如显宗当中强调的发菩提心,尤其是大乘佛教它的目的完全是为了证悟胜义菩提心,因为它的本意就是智慧的状态,所以发菩提心你不要单纯地理解为慈悲心,它是跟智慧相关的。可是显宗当中大多数的时候都理解为仅仅是慈悲心,其实他忘记了这个词 Bodhicitta 是根本智慧的意思,明白吗?所以显宗中总是讲所谓菩提心就是一种慈悲心、利他之心等等,其实这样的理解是不够的,是不对的,或者说不够好,虽然有一部分是对的,慈悲心肯定是对的,但是它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发菩提心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慈悲而慈悲,因为慈悲总是有二元的状态——我在怜悯众生,二元的状态是轮回的状态。所以根本的意思是要证悟或者说要认识自己的心的本来的状态,这才是发菩提心的根本的意思。

 

 

很多时候我们会陷入到一些字面的意思上,“啊,发菩提心、发菩提心”,停留在表面当中,所以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大圆满没有强调什么皈依、发心,大圆满总是强调直指心性,灌顶也不需要,皈依也不需要,“你们连佛教徒最根本的皈依都不需要吗?”这是因为你具有佛教显宗尤其是来自小乘的皈依的概念或者说一种局限的概念。谁说大圆满没有皈依啊?我们只是不用小乘或是大乘的这种皈依的方式,南师说过:当我们有觉知地修上师瑜伽的时候,这个状态里面已经包括了皈依和发菩提心的精髓。

 

比如说什么是皈依呀?皈依并不是说一定要去找三人以上的出家的僧团给你授一个皈依戒,因为这是小乘的戒律里面讲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这么做了,现在一个出家人就可以给你皈依。但是按照小乘的别解脱戒里面的规定来说,是必须按照律藏里面说的三人以上的出家的僧团来给你授予皈依戒,这是小乘的方式。大乘不是这样的,大乘不仅限于这样的方式,大乘还包括面对着佛经观想三宝来皈依,这叫做学处,小乘叫戒律,大乘叫学处。大乘的理解就更加的广泛,它不局限于一定要在某个僧人那里受一个戒。这是小乘和大乘的情况。金刚乘则延续了,因为金刚乘很大程度受到了外续部的影响,尤其是瑜伽部的影响,而瑜伽部里面已经潜藏着来自显宗的影响,所以在西藏佛教中总是会看到有这些强调皈依的方面。

 

而南师讲皈依的实质就是我们依靠、信靠、投靠一个教法以及一位证悟的导师,还有依靠这样一个修行的团体,大家互相协作,彼此贡献一份力量,让这个教法传承延续下去,活生生地传承下去,这就是大圆满教法当中讲的皈依,因为有佛法僧的因素,对不对?证悟的上师就是佛,他讲的教法就是法,他相关的教法的这个组织机构,如果他们都是围绕着教法在运行操作,就像我们大圆满同修会这样,这就是僧团。所以你不要总是有佛教徒的那种局限,一定是说僧团就必须是出家人,你这样的局限根本就不明白大圆满的要点是什么,所以大圆满做的一切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抓住精髓,记住这句话。如果你经常听南师的法会你会发现essence这个词是南师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我现在也是一天到晚讲精髓这个词,因为这就是大圆满教法的实质。

 

我们不搞那些里格楞,搞那些间接的方式,人生短暂,生命无常,我们没有时间搞那些表面的间接的东西。南师教法就是和盘托出的,直指心性的,我也是一样,我也是直接讲,我没有时间玩这些东西。有的上师本身他的法也少,就那么一个传承,一两个法,所以他跟挤牙膏一样,今天挤点,明天挤点,你要挤出下一段牙膏之前,你要做很多事情,有很多的条件才能挤出下一段牙膏,再下一段牙膏的话你要做更多的事情,等这个牙膏还没完全挤完,我们突然发现这一辈子已经结束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子。

 

所以真正的一位证悟者他们的愿望不过是让众生从幻相当中解脱出来,所以他们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帮众生获得解脱。当然了,他面对的受众有的是显宗的根器,有的是金刚乘的根器,有的是大圆满的根器,这个根器不是天生的,只是说他们局限了自己。如果没有局限自己,所有的人都是大圆满的根器。如果你没有局限自己,自己给自己套上枷锁,任何人只要他心智是正常的,只要他能听懂我们在讲什么,所有的人都可以来学大圆满,没有任何的局限,只要你是一个正常的人,如果你是一个疯子那没办法,这就是大圆满,没有局限,或者说我们试图超越一切的局限。

 

所以我们现在要了解这个菩提心的含义,因为我总是听到一些人说:“哎呀,你们学大圆满的不要讲皈依、不要讲发菩提心的。”当然有啦!只不过我们讲这些精髓的东西,而且你发菩提心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证悟这个究竟的菩提心,那大圆满直指心性当下那个状态就是这个究竟的菩提心,你干嘛还要舍近求远呢?干嘛去走弯路呢?当你去修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你应该保持觉知,这是我们最重要的誓言。当你有觉知的时候你当然知道自己修法的动机是什么:我修法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健康长寿,让自己的人生过得很美好,我有这种觉知,我知道这个人生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幻相,生命的一段时间而已,我的根本目标是从一切幻相当中解脱出来,证悟究竟的真理,对不对?所以当我们有这样的觉知,我们保持这样的觉知的时候,皈依和发心已经完美的具足了,并且处于它们最究竟的目标当中,而不仅仅是“我要训练自己”。

 

我们经常念暇满难得、轮回过患、因果不虚,你一直这么念,然后去思维,有的时侯会有感受,有的时候流下了泪水,有的时候汗毛直竖等等,显宗当中、加行当中经常讲的。但是你做这一切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证悟真理、为了解脱吗?所以我们如果直接达到了这个精髓、这个目的的话,没有必要总是进行一些漫长的数量的积累,大圆满永远重视的是质量。

 

“在相对层面的状态下,认为有两种菩提心;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而保持这种菩提心承诺的人被称为菩萨。”这是显宗当中讲的,愿菩提心就是我的发愿、我的动机,行菩提心就是我不只是有这个发心,我还有相应的行为,这就是行菩提心,保持了这种原则、这种承诺誓言的人叫做菩萨。所谓菩萨就是自觉觉他,bodhi-sattva,所以一定有利他的原则在里面的,不但是发心而且要有相应的行为,这才是叫菩萨。

 

(念诵原文 略)所以现在在讲大圆满里面的菩提心,不仅仅是菩萨道里讲的慈悲心。菩提心是本来状态,如其所是的,as it is,如其所是的真实状态。如其所是就是如其本来的意思,没有改变,没有修饰,就是在心的本来状态当中。在藏语里称之为‘蒋秋森’,‘蒋’就是已经净化了的,但这个已经净化其实不是一个过去式,它的意思其实是从一开始就一直是清净的,所以叫本来清净,我们大圆满用一句话表达: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所以本来清净就是“蒋”的意思,本来就是清净的、清晰的以及明净的,就是纯净、清晰、透明,“因为没有什么需要去净化。‘秋’就是圆满的,因为尽管有人会认为有必要增上和改进来达到证悟”增上就是增加,就是我们要增加一些东西,以前没有,现在我要加上这个,或者说我以前不是这样,现在我要改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有的人会觉得我们的证悟必须是这样来做的。但是当大圆满讲“蒋秋森”这个词的含义的时候,这里面已经包括了大圆满的见解,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净化了的心它是本来就净化了的,从来也没有不清净过,而且永远没有可能被污染,这就是“蒋秋森”的意思。就是我们心的本性超越一切的对待,超越一切的缘起,超越一切的二元状态,这就是“蒋秋森”的意思。

 

所以你要明白大圆满里面讲菩提心,早期经典里面没有大圆满“佐巴钦波”这个词,早期的经典里主要是在讲菩提心,所以刚才念的这个标题叫做“Sarvadharma mahasandhi bodhicitta”,这里面都是讲bodhicitta菩提心。所以大家一定要记得,大圆满里面讲的菩提心不仅仅是显宗当中讲的慈悲心的意思,我们完全是另外一个意思,指的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这个心,个体的真实状态,这就是大圆满,这就是菩提心的意思。

 

所以这里不光是本来清净还有本自圆满,“秋”就是圆满的嘛,所以不需要再增加什么,本来就是了,三身是本具的,只是你没有发现到它,所以我们用发现这个词,这个词很少有上师用,南师就喜欢用这个词discover,就是你去发现它。为什么叫发现?原来就存在的,原来就圆满具足的,所以你只需要注意到或者发现到、觉知到它的存在,所以我们说觉知这个觉知本身。觉性本身其实就有自明的智慧,所以你只要完全放松,它就会自显现,当你无法完全放松,你可以稍微地转向你的注意力,你发现是什么在觉知,你就可以了。

 

“一般而言,‘森’的意思是心”,蒋秋森就是菩提心,但在这里是指明觉,或‘心的本性’。”所以这个心是本来就是清净的,本来就是圆满的,这个心不是凡夫的心,不是二元的心,而是心的本性,这里指的是明觉。“在明觉和心意之间做出区分,就好比要把镜子从它的反射中区分开来一般。”还记得我前两天讲镜子,镜子是大圆教法当中最常见的一个比喻或者象征,什么是镜子?就好像你说什么是心的本性一样。镜子有什么样的特征?镜子前面有任何东西出现的话,镜子没有任何分别、判断、抉择,都会反射出来,这就是镜子的本性。那什么是凡夫心呢?凡夫的心就好像镜子当中反射的东西一样,如果你只是处在这个层面,那它就是无常的,就像我们凡夫的心总是处在来来去去,一会高兴一会难过,一会好一会坏,一会平静一会激动,一会散乱一会昏沉,我们总是处在这种无常的状态当中,这就是凡夫心的状态。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在攀缘一个对境,总是处在二元的状态当中,但是心的本性根本就没有一个对境,所以它是没有过失的。所以当我们教法当中以镜子为例的时候,镜子里面反射的东西就指的是我们凡夫心的状态,但心的本性就像镜子这种没有选择的反射一切的这种无分别的反射,这种反射就好像我们说的光明明性一样,每个人都有这种天然的明性、圆满的明性。所以这就是它比喻的意思。

 

“或者,如果我们看一下天空,好比是想要把蓝天与在其中形成的云当中分离出来。”第二个比喻,说心的本性就好像蓝天一样,天空当中形成了一些云,就好像我们心的本性当中显现出一些能量,然后我们的心就被它散乱攀缘,然后就变成了念头,变成了某些东西的显现,这就是另外一个比喻。

 

“然而,本质而言,这个真实状态是不可分的”什么不可分呢?就是蓝天和白云是不可分的,大海和波浪是不可分的,心的本性和凡夫的心和念头也是不可分的,法身和念头也是不可分的。“反射源自镜子,后者是它唯一的基础”,就像镜子里反射的东西也是跟镜子不可分的,实际上光说不可分是不够的,实际上也是镜子制造出来的;就像虚空当中形成一些云,好像你在说云是另外一个东西,实际上云也是虚空当中升起的,只是它有某种助缘就升起了云,而不是说突然从哪里跑出一个云来。所以镜子反射的东西仍然是镜子潜能的一部分,作用的一部分,或者如果我们看一下天空就好像要把蓝天和当中形成的云分离出来一样,本质上来说真实状态是不可分的,反射源于镜子,镜子是反射唯一的基础。

 

“同样地,天空也包含了云,云本身也是天空”,因此尽管说心是二元分别产生的,这个心就是凡夫的心。(念诵原文 略)“教文里不时提到‘宁波蒋秋森’,‘本体菩提心’,但这个同样是指识的本初状态”,这个识其实就是觉知的意思,英文是consciousness, consciousness有的时候我们会翻译成“识”,比如说意识,有的时候也是觉知的意思。觉知的本初状态也就是本来觉知,也就是明觉,所以“本体菩提心”或者“宁波蒋秋森(nyingpo changchubkyi sem)”其实就是大圆满的同义词,对吧?

 

“‘居’或者密续,字面意思是‘持续’,也是指明觉。大手印或者‘大象征’这个词也是如此。”所谓大手印其实它真正的含义就是大的象征或者叫完全的象征,这个我已经跟大家讲过好多次了。大手印其实跟手印没有关系,跟手势没有关系,因为它的梵文叫“马哈木扎”(Mahamudra),“木扎”这个词有的时候是手印,比如我们打某个手印,但是在这里“木扎”指的是象征,因为金刚乘完全是一个象征体系,方便和智慧的象征,什么什么象征,但是当我们说完全的象征的时候,我们就超越了一般的象征,因为一般的象征仍然是在心意层面的一种比喻,一种象征,对不对?而这个大的象征指的就是证悟了这个真实状态,不再处在心意识的层面,所以大手印就是完美的象征的意思。完美的象征性是什么?就是超越了心意识的层面的究竟的证悟,所以大手印其实跟大圆满的状态是没有区别的,只是证悟的方法不一样。

 

“另一方面,在显宗有‘德谢宁波’或者‘sugatagarbha’”这个词,“善逝藏”,sugata就是善逝, 佛的十大名号之一其中有一个就是“善逝”,garbha就是宝藏,所以就是“善逝宝藏”,就是觉者的精华、本体,这个本体其实是精华的意思,觉悟者的精华,藏文叫“德谢宁波”。sugatagarbha这个词在显宗当中被广泛的使用。

 

(念诵原文 略)所以明觉这个词有很多的表达方式,在大圆满原始经典心部当中主要就是说菩提心,此外还有很多别的词啦,对吧?比如我们之前说的“佐巴钦波”,大圆满,“玛哈桑提”,有的时候我们会说“本初状态”,有的时候我们会说“胜义光明”等等,其实意思都指的是同一个。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今天先讲到这个部分, 62 页,明天我们再继续。今天讲的有没有什么疑问吗?可以提出来。今天讲的这些大家能理解吧?没有什么特别难的。

 

“正在挤牙膏。”我可不是一个挤牙膏类型的人,你们能看出来,我是竹筒倒豆子,“哗”,上来就全倒空,就看你能不能get到。

 

“识是什么?”刚才说的这个识是consciousness,我所说的是个英文单词,这里“识”指的是觉知。

 

“怎么确定自己发现的是觉知还是明觉?”这说了多少遍了。因为明觉就是无分别的觉知,假设是一般的觉知、二元的觉知是有分别的,对吧?我觉知我在开车是不是有一个概念呢?有分别我和车、方向盘,还开车,这不就是能所对立的一般的二元的觉知?尽管要保持这样的觉知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你没有处在明觉当中;但是明觉不区分什么我、方向盘、开车,没有这些概念,无分别的觉知,这是心的本性的状态。心的本性是空明不二,空就体现为没有概念,没有念头,有的时候并不是没有念头,而是说有念头也没有被念头带走。这个就是空的方面。明的方面是什么?这个无分别的状态当中却仍然有觉知,没有变成一块石头。明白了吗?

 

所以我们讲了多少遍了,基本的东西你要弄明白,别明天又问“我怎么判断我有没有发现明觉”。我又说了一遍,是吧?简单,你在明觉当中,你处于禅观的修法的时候,安住在这个虚空,这个明觉当中,这个时候你不要去判断“我有没有明觉”,因为一旦你判断你已经肯定是没有明觉了,因为判断的这个状态当然不是明觉。但是当你从禅修当中结束的时候,之后你反过来再回忆再判断:“啊,刚才我处在的那个状态是不是有分别的,有概念的、有二元的状态?”如果有当然不是明觉啦,但是我那个没有分别的状态我却有一个觉知,就像我昨天猛喝一个“呸”,那个当下你被斩断了念头,但是你没有变成一块木头,所以当时我说:你被我“呸”的当下,你立刻观察你的心,或者说你立刻把注意力放在你的所谓的心,放在这个当中,就是你发现是什么在觉知这个空、这个一片空白“嗨得瓦”,一片空白。

 

比如“呸”,然后一片空白,对吧?你不要管那个空白,你不要去追求这个空白。有的人就说:哎呀,我在空白、空性当中能安住一个小时,可是过了一个小时就没有这个一片空白那个定的状态。谁让你去找这个定啦?我一直说了你不要去追求那个定、延长那个空白,你要做的是发现是谁处在这个空白。所以你看我讲来讲去还是这些,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我觉得纳闷,你听了多少次了,是吧?

 

“也就是说明觉并不是一种状态?”不,明觉你也可以说是一种状态,因为人类的词汇是这样的,你可以说空明不二的状态,但不是一个对象。因为有的人总觉得明觉是一个境界,所以他说“我在那个状态当呆了一个小时就出来了”,就是他总是当成一个对境去追求的,所以他才弄不懂。你的心的本性一直在作用,你只需要反闻闻自性,你当下放松,发现它的存在就可以了,如此的简单。但是由于你极其顽固的这个习气,总是要找一个境界,“我找一个特别高大上的境界,这个境界一定是没有念头的,一定是空的,一定是禅定,定力很深,然后我在那个状况中有神通,我知道一切”。拜托,别傻了啊!

 

一种空白的清醒的觉知”,你最好用我使用的词,我没有说空白的心,为什么?因为当你说空白不空白的又变成一个心意在那边理解,我就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说的这个意思。我说的是没有分别的觉知,你甭管它空不空的。是,“呸”的那一下子你空白了一下,空白当下,你不是说你在形容那个觉知是不是一种空白的觉知、空的觉知。也没有说错啊,但是我总觉得你在说一种“啊,我看到一个觉知,它是空的,但是里面又有觉”,你其实只是在这个当下完全放松,你没有找任何东西。别找,一找就错。

 

“心和念头是一吗?”心和念头我们准确的说是不一不异,它不是一也不是二,不是相同也不是不同。心和念可以这么说,是一个主和客,比如我这个凡夫的第六意根,也就是凡夫心,它产生了念头,然后跟着念头跑,所以一个是主一个是客,但是其实它两个东西是一个东西,它是俱生的,它是同时生起的。心本来是中性的,一旦产生了一个能量,它开始追逐就变成念头了,比如说我在这边好好的呆着,突然听到一声鸟叫,然后想“这个鸟叫真好听”,这个念头就来了。可是最初这个鸟叫是一种什么东西?是一种声音,对不对?也就是说这个声音又是哪来的呢?如果你没有一个心的本性,鸟叫这个助缘它就不会显现,根本上还是因为你是一个有生命的众生,你有心的本性,你有这种潜能,所以它通过这种声音的方式显现出来。显现当下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就开始追逐这个东西,“哎呀,这个鸟叫得真好听,这个鸟叫得不好听,乌鸦叫得不好听,这个布谷鸟叫得好听”,这个好听不好听你的轮回就开始了。可是,只是它叫的当下你啥也没想,你只是放松在这个声音当中,这个就叫融摄,你没有跟着它跑。懂吗?所以你用这个就能判断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生存的本体怎么样,怎么证明这不是伪装的我执,这不是“梵我?”那你可以分析一下我执有什么特征,我执都是建立在虚妄的概念、分别当中,可是当我被斩断的“呸”的当下,你哪有概念啊?有吗?你想一想。思维都停止了哪来的概念?但这个当下你要发现在那个空白当下还有一个觉知,你并没有变成石头,那个无分别的觉知是我们要发现的。至于“梵我”,那就是更大一个概念。你所谓的“梵我”又是什么呢?所以咱们不要在这些概念上打转,我说的都是最实在的现量的事情,我根本没有讲某个词、某个概念。你还真别看不起“梵我”。所以关键是你的概念是什么?你所谓的‘梵我’是什么?但是我们现在不要讲这个,因为讲起来就没完。

 

“保持‘明觉’状态的人的智慧是不是很高?”那不是很高啊,那是究竟的智慧啊!明觉是最究竟的智慧,叫无上正等正觉。释迦牟尼佛已经永远处在无上正等正觉,我们明觉当下只是短暂的,过一会儿又开始妄念分别,就是这样的。明觉是究竟的智慧、最高等的智慧。

 

“‘无论修什么法,都可以用大圆满融摄。’请您解释一下,如果修显宗或者金刚乘怎么去融摄?”如果你已经有了融摄的基础,也就是明觉的经验,然后你也知道怎么融摄的话,当然显宗、金刚乘都可以变成大圆满的一部分。比如说吧,咱们修瑜伽部的五大元素净化密咒,“嗡唉火休德休德,养火休德休德……”这个时候我们观想五大元素净化自己的身体以及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当中,内在和外在,比如说空大元素净化了。但是你如果是用大圆满的方式的话,你在后面的这个观想当中,最后一行,你是处在明性当中放松,这是大圆满的状态。大圆满的禅观、融摄,这样你就把之前的观想变成一个助缘,这就叫融摄了金刚乘的方式。

 

我知道你们可能听不太明白,但是老同修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你们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我们同修会的修法,你只是在听我讲课。

现在我不回答问题了,没完没了,而且很多问题都是一些根本就没有参加过我们这里太多学习的人的问题,我就不去回答了。你去看《水晶与光道》,然后听以前我讲的课就行了,我不回答这些最基本的问题。有的人昨天甚至问心部、界部是不是窍诀部已经包含了。这些基础常识就用不着我来给你普及了,所以自己去学习吧。学习到预备群那个群文件里去下载。比如手机这个群窗口右上角的三条线你点击,里面有群文件,下载看。《水晶与光道》,还有以前我讲的《无上之源》 20 多天的课,下载到手机里听,很多东西就知道了。

 

“讲一下大圆满的传承历史和起源。”我的天哪,你这一句话就让我讲大圆满的传承历史起源,你觉得我要多长时间讲完呢?我要负责任的回答你这个问题,咱们今天晚上 12 点钟都不要睡觉了。提这个问题很没有觉知啊,而且我已经讲过无数次了,你去看我网上的文字啊,我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里面讲传承讲历史多的是。这个时候你让我讲传承历史,不要睡觉了。多得是,比如我讲九乘佛法和大圆满,讲南师大圆满不共特色,这里面我基本上都提到了大圆满的历史。包括这本书啊,咱们这个书里面一开始不就讲了大圆满心部的历史,这都讲了。

 

“明觉等于显宗的胜义菩提心么?”基本上可以划等号,但是明觉是现量的经验,胜义菩提心只是一个美好的概念,就像你说般若波罗蜜多是不是就是大圆满,你可以说是一样的,但是显宗当中提到般若波罗蜜多只是……比如说中观怎么理解什么是究竟的空性,它是头脑的理解,那大圆满讲的明觉是当下处在这个证悟当中,这个经验当中。你们最好不要让我回答那些我讲过几万遍的问题,没有必要。

 

“九乘判教的起源?”去我的微信公众号上看,九乘教法的起源历史,我在过去的十年当中做这样的讲座至少有 10 次,第一次是  2010 年在台湾,后来我在北京讲过,在哈尔滨讲过,在成都讲过至少 2 到 3 次,在宜春讲过无数次,至少 10 次,你们去网上搜索好吧。你搜索“无央”“”九乘佛法”“大圆满历史”,就可以找到。

 

“九乘佛法最早是谁提出来的?”九乘佛法最早在《声应成续》当中,大圆满最早的密续。《声应成续》讲述者叫“东巴囊瓦当巴”(注:Khyeu Nangwa Samgyi Mikhyappa,此标准名字取自英文版《无上之源》 ),童子相不思议如来。

 

好啦,现在我们回向功德。(回向 略)各位晚安,明天再见。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