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三部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1期)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界无央”   阅读:39   评论:0
内容摘要:所有的经验当中都隐含着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这个知knowing。纯然的觉知叫pureknowing,教法当中称之为明觉。这样的知是我们的如意宝,这样的知每个人都可以发现,莲师称之为平常心。当我们说大悲周遍,也就是我们的所谓化身——我们说本体空性是法身、自性光明是报身、能量持续不断显现或者叫大悲周遍是化身。能量显现的形式为:“扎”能量,“若巴”能量和“当”能量。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1期)


2020年4月5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21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Jelan Wang

中文校对:秋央措

英文校对:慈悦

藏文校对:慈悦

   辑:晨曦

   定:Xiaolan

 

目录

觉性的境界 1

2.5.3.3.8.3大悲周遍 4

2.5.3.3.8.3.1“扎”能量 7

2.5.3.3.8.3.2“若巴”能量 9

2.5.3.3.8.3.3“当”能量 11

2.5.3.3.8.4修行的意义 11

课后答疑 19

 

——(阿底上师瑜伽)

 

觉性的境界

 

每次当我们修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那些已经获得了这个传承,知道怎么修的人需要了解,我们每次修法,我们每次试图处于自己真实状态的时候,我们并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我们并不需要让自己念头停止,让自己完全地停。如果是这样的一种所谓的完全停止的状态,然后所有的念头都停止,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一切都所谓的空了,这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是人,我们是活着的生命,怎么可能我们的念头一下子戛然而止,然后一切都消失了?!

 

很多人总觉得所谓的觉性的境界,就应该完全是空的。觉性的境界的确完全是空的,究竟的空;但是它的当下又具足着完全的明性,这体现在我们的这个觉知当中。这个觉知,莲师称之为平常心。所以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去寻找一个非常高远的、不可思议的、难以琢磨的、所谓的心的本性。实际上每一个当下心的本性都在作用,你只需要发现它的存在。

 

那么它的存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教法当中有种种的说明,空明不二等等。但实际上,你现在正在看到的屏幕,听到我在讲话,正是你的本心的作用。只是说第一刹那,本心一直在作用的这个刹那,你在这个刹那之上跑得太远了,因为你进行了不必要的攀缘。所以我们的平常心,每一个当下都可以发现,我们只需要注意到这个一直在知的本身,所以我们称之为纯粹的知,纯然的觉知。这意味着这个知没有跑到第二个,就是说我们没有以为它是一个外在的东西,或者是跟着它跑。它展现了种种的活力,它有念头,有境界,有看到、听到等等一切。我们只需要安住在这个知本身,不用跟着它任何的跑。什么有念头、有声音、有概念,无所谓。这个知一直存在,你发现它,然后放松地处在这个状态,这是你真正的状态。

 

当你称之为“我”的时候,你说“我是一个人,我在听法,我在学习,我在学佛”,这个“我”到底是什么?我们很多佛教徒立刻产生很多概念:所谓的我,就是五蕴嘛。但这恰恰不是“我”。释迦牟尼佛曾经教过,“Neti Neti”,身体不是我,念头不是我,思想不是我,觉受不是我,他一直是这样的来讲的。所以他总的概括就是五蕴都不是我,五蕴非我,所以我们佛教徒得出一个概念,就是无我。好,既然无我,那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在成佛之后说“常乐我净”?那个“我”又是怎么回事?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他说的这个“常乐我净”是一个独立于外在的我,就是我有一个“我”,然后其他的都不是我,就是我们平常人用的那个“我”的概念。比如说“我”,我们平常人指着自己的身体说“我”,我们拍着自己的胸口说“我、我、我”,对吧?有的时候我们会这样。但其实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都是在默认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里面的感受和它的念头等等,也就是身语意,我们默认的身语意是“我”。

 

但释迦牟尼佛说的“常乐我净”的那个“我”,是哪一个“我”?我们了解这个的话,我们大圆满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它到底是什么?常乐我净的“我”是什么?所有的相对层面的存在都不是“我”。但是这个灵明觉知,是关于“我”的唯一的真相,唯一恒常不变的东西。我们这个“我”,我们这个知,我们这个纯然的觉知,没有被任何概念、二元的境界污染的知本身,它从来不会变老,它也不会生病。你小时候的知和你现在的知,以及你将来的知,这个知道本身,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所以我们称之为纯然的觉知。

 

但这个知,你不要当做一个东西去找,你只需要往回看;不要陷入到现象当中,不要陷入到所谓的外境、内在的感受、你的思想,不需要,你只要当下往回看是什么在体验这一切?是什么在思考?是什么在感受?是什么在觉察?是什么在觉知?因为这一切都是通过觉知而生起的,如果没有觉知,我们没有任何的经验,没有任何一个现象、任何一个法生起。

 

所有的经验当中都隐含着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这个知knowing。纯然的觉知叫pure knowing,教法当中称之为明觉。尽管在大圆满教法当中,通常并不会像我们现在这样讲得这么清楚,直接地去剖析它,因为教法通常都在某种窍诀(也就是秘密指示)当中来说这个明觉,比如说“无散之心自反观”(宁玛教言),没有散乱的心反观他自心,或者说以心观心(麦朋仁波切窍诀),我们传统的大圆满语境当中,发现明觉都是这样的。但是在现代语言当中,我们要超越这样的局限,我们不需要用这些很神秘的词,“以心观心”到底是什么呀?我们用现代的语言,大家都能懂的语言,就是觉知这个觉知本身,这才是真正的、唯一亘古不变的“我”。但这个“我”并不是区分于外在世界的一个“我”,这个“我”是一切现象的唯一的实体。

 

但是当你观察这个实体有没有实质的时候,是空的,什么也没有。空的同时,它却有像太阳一般的朗照万物的一个觉知,这个觉知没有分别、判断、思维,不是所谓有人以为的什么“了了分明”。“了了分明”实际上已经陷入到概念当中了:这个是桌子,椅子是椅子。这也是一种明性,但是了了分明的时候,意味着我们的思维很清晰,什么东西分辨得清清楚楚,但我们现在不是要处于什么了了分明的状态,我们不进入任何的判断、思维、分别。

 

这样的知是我们的如意宝,这样的知每个人都可以发现,莲师称之为平常心。在《直指觉性赤见自解》这个伏藏当中莲师说(大意):有的人称之为佛性;有的人称之为一切种;有的人称之为如来藏;有的人称之为心的本性;外道称之为梵;也有的人称之为平常心。为什么说是平常心?因为每个人都有,这就是平常心。当每一个人都有,很多人就开始陷入到各种缘起的层面、现象的层面,而不是返归到一切经验发起的这个源头。

 

由于大圆满在这个劫数当中,出现在所谓的藏传佛教当中比较多,当然不仅藏传佛教,在苯教当中也有,在宁玛派之外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当中都有。但实际上,当我们去除所谓的佛教,去除所谓的苯教,去除所谓的教派,那就是真正的大圆满。很多人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他觉得“我是来学佛的,你跟我说要去除佛教”,你不要忘记,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没有教一个什么“佛教”,释迦牟尼佛在世时的教导没有称之一个名称叫“佛教”,我们后来贴上了种种的标签。我们以佛法的卫道士自居,我们以自己为所谓的正信的佛教徒自居,其他都是外道,其他都是要批判的对象。我们总是有非常强烈的这种概念,实际上就是一种是非之心,总是觉得自己是正的,别人是邪的。

 

实际上一切事物的真相,根本远离了任何这样的判断、思维、分别,像莲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之所以不染,完全是因为它没有进入到任何的判断、思维、分别当中,每个人当下都可以发现它。所以我们每次修什么上师瑜伽也好,修什么窍诀也好,咱们不用高推圣境,想像一个不可思议的高远的境界,没有必要!当下反观就是!

 

我每次课都会讲这些,如果你真正的理解并且生起了这种经验,那恭喜你,大圆满没有那么难。之所以难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因为它太近了,它如此的近,因为它就是我们自己,我们真正的本性。所以我们如果要去寻找的时候,你永远找不到,就像我们眼镜带上了,我们就是往外找,找不到,它就是你自己。所以你要变成镜子,反观自己,观察自己的心,放松在那个当中,当下就是。

 

我们继续我们的读书会。因为我不想把我们的读书会变成一个所谓的文绉绉的文字游戏。有的人说“我们学这个书就是文字般若”,不,这不是我的目的,我对这样的学习也没有兴趣,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以我的知识经验、我的领悟来分享给大家,每一个人当下都可以发现它,这个甚至跟什么传承无关。

 

很多人觉得“我是南师传承的弟子,我是大圆满传承弟子,我是什么什么”,我们总是给自己贴一个标签。我们就是一个人,就这么简单。我们都是一个人,我们都是一个生命,把你定义为生命的就是你这个觉知,没有概念、判断、思维、分别的觉知本身,“当下”一直在。

 

2.5.3.3.8.3大悲周遍

 

我们之前已经学到了《无上之源》第三节“大圆满阿底瑜伽”,昨天已经学到五十九页“什么是明性或者光明”这一段,然后我们再来学习第三个方面。因为我们之前学习了大圆满的知见——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也叫能量持续不断的显现。之前我已经解释了,学习了什么是本体空性,也学习了什么是自性光明或者叫自相光明,然后是能量持续不断地显现,也就是大悲周遍。现在看下一段。(念诵原文 略)

 

当我们说大悲周遍,也就是我们的所谓化身——我们说本体空性是法身、自性光明是报身、能量持续不断显现或者叫大悲周遍是化身。在大圆满教法当中,我们得了解两个层面的化身:一个叫做基位的化身,一个叫做基现的化身。基位就是我们的本始基,我们的根本,我们的圆满的无尽的潜能当中所具足的功德,这个叫基位。本始基或者叫基础的基。

 

这个时候我们基当中具足的潜能还没有显现出来,它要显现,它必须通过声音、光和光线,结合一定的助缘显现出来。比如说我们现在是人类,人类的这种共业作为一种助缘,就好比有一个东西放在镜子前面,镜子里面显现了这个东西的影像。同样,如果我们是人类,我们的本性都是大圆满的本性,跟一切觉者的本性没有任何的区别。

 

但是由于我们是人类,已经处在这个所谓的业力的幻相的助缘当中,所以一切显现为人类现在所看到的这个样子,这个就叫做基的显现。但是基本身指的是这个潜能而已。潜能的意思就是说,它藏起来,没有绽现出来,没有绽放出来,还没有显现出来,所以基位的三身和基现的三身是不一样的,基位的三身就是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或者能量持续不断显现的这种潜能。

 

基现的话,通过声、光和光线显现出来,这个时候就变成了一根二道。觉者是知道基的显现声、光、线都是我们本性的能量展现,所以它还是一味的,没有变成二元的对立,这就是佛,就是觉者。那么众生就以为这是外面的东西,以为是一个新的东西,他就去追逐或者散乱。基的显现就是如此神奇的。

 

那么基的显现怎么样去认识这个真相呢?如果我们有幸遇到教法,我们就会进入大圆满的见修行当中,这就是道位的三身,最后我们修到圆满成就,我们发现了一切事物的本性,我们了解一切事物、一切幻相的实质,一切幻相的真相,那就是所谓的果位三身就展现出来,或者法身、报身、化身。

 

法身的话只是认识了一切诸法的本性,比如说我们已经证悟了大圆满彻却的状态,认识了心的本性并且总是能够持续地放松、融摄一切,也许没有完全的融摄身语意,但至少我们的心意已经没有什么二元的状态了,那么这样一般我们会说是已经有法身的证悟。

 

当我们逐渐地融摄,我们更多地融摄,我们可能会显现出报身。如果我们连自己的肉身也融摄的话,我们就所谓三身都圆满,也即是法报化三身圆满,这样的情况就有可能显现虹光身、大迁转身。这就是大圆满的基位三身、道位三身、果位三身。

 

也许你听起来挺好理解的,但是很多人就觉得“我早就得到了大圆满的传承,这些知见我到现在才知道”,现在知道也不晚,至少你现在还活着,这就意味着你有可能真正的了解你所修行之道的具体的情况,然后你有具体的方法传承,当下了解你的心的本性,这就是我们这个课程的目的。

 

有人说《无上之源》读书会表面是一个读书会,实际上就是一个法会。没错,你领会到了,它当然就是一个法会。但是我个人对那种传统的给予传承的方式已经没有兴趣了,我甚至觉得任何一个所谓的给予传承的传统的方式,大多数都是有局限的。唯一没有什么局限的就像“呸”这样的方法,就是最简单的,当下就可以发现。因为通过“呸”这样猛厉的咒音,斩断了你的妄念,当下你觉察你那个空白的觉知本身,你已经就可以发现。只是说以前没有人跟你这么讲解,让你整得那么明白。

 

其实南师也说过:当下反观,发现是谁在这个经验当中。可是咱们由于所谓的各种传承,说白了大圆满放在西藏这个背景当中,放在藏传佛教这个背景当中,它被覆盖上了很多的局限。尤其是在公元八世纪以后,受金刚乘的影响,大圆满的传承也被认为是旺、陇、彻(灌顶,口传,引导),这种传承,那种传承,各种各样的局限就来了。传承当然是需要的,但如果我们拥抱了太多的这些形式,传承本身可能成为一种障碍。

 

我想问:禅宗有什么传承?禅宗本质上只有一种传承,那就是直指心性。它哪有什么灌顶?哪有什么口传?哪有什么密咒?哪有什么经文的陇?为什么禅宗也可以证悟?所以可见我们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它放在藏传佛教这个背景。同样的,在苯教里有苯教的背景,在西藏就有各种各样西藏文化的背景。但是我们得从这里面提炼出黄金来,黄金已经融入到这一块大石头里面,我们从石头当中提炼出黄金,这是我们每一个人这一辈子应该做的事情,否则我们就陷入到种种的宗教的官司当中。今天这个人说“这个传承我没有,那个传承我没有”,你们就已经堕入到局限当中,就是这样。唯一你们需要的传承就是认识心的本性。

 

你说“我没有荟供的传承”,如果你已经认识了心的本性,你去修荟供,这已经在你的这个最重要的传承的理解范围里面,不光是理解,而是甚至可以融摄的范围里面,这已经跟传承相连了。因为荟供的精华也就是认识心的本性,在心的本性当中净化我们的誓言,积累福报。

 

你记得我们荟供当中是怎么样净化我们的三昧耶的吗?我们不仅仅是祈祷金刚萨埵净化我们,不,这个不是最重要的部分,这是次要的部分。南师说过多少次“安住在禅观当中是最伟大的净化”,没有任何一种净化比安住在禅观本身、安住在我们真实的心的本性的状态本身更有加持力。所以大家不需要求这样的咒、那样的咒,这样的本尊、那样的本尊。当你们这样做的时候,已远离了大圆满。虽然南师会说相对层面我们有种种需要,所以他也传这样的法、那样的法,这个咒、那个咒。但是南师也说过:“当你认识心的本性的时候,这一切融摄在这里面”,不管是净化我们的誓言、戒律,还是积累功德。

 

你记得我们在荟供当中是怎样积累功德的吗?我们不是说我们供养什么,这个是,但是最重要的积累功德的部分在哪里?在大圆满的荟供当中,是安住在荟供轮的状态当中,当我们打这个手印的时候是什么意思啊?超越了任何局限的供养,这样的荟供是整个荟供当中最精华的部分,所以叫“嘎那恰克若啊”荟供轮。什么叫荟供轮?就是超越二元的状态,说白了就是在明觉当中的供养,这是最无上的。你整个的荟供缺了这一部分,你就是一个金刚乘的,甚至是一个加行的层面,你根本跟大圆满没有关系。

 

我们既然号称要学大圆满,大家进这个房间都是来学大圆满的,所以你如果一天到晚追求那些东西,对不起,你对不起我的讲解,我花了多少个小时讲这些东西,你天天在追求这样的一个传承,那样的一个传承,你为了你这个虚幻的肉身,为了这个虚假的身语意,它当下是存在的,不能否认相对层面的真实,我们的修行也跟它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它不是真正的你的本性,你为什么那么在乎它?为什么你成为你的身语意的奴隶?天天要供养这个身体,天天要为了这个身体而有各种忧患、各种担心、各种执着?为什么?没有必要。

 

我所讲的就是大圆满唯一的重点,大圆满只有这一个重点。你们所谓的“我以前学习的大圆满不是这么讲的”,你抽丝剥茧去看看大圆满真正的精华是什么,除了心的本性以外,没有别的任何一件事情。我们学习这些原始大圆满经典,就是要了解什么是没有受到各种文化或者宗教因素影响的大圆满。

 

最近我讲课讲了二十多天,有很多人给我各种留言,其中有一些让我很高兴,为什么?有的人说:我在这个传统、(跟)这个大圆满上师、那个大圆满上师或者有的时候是南师,我学了很多年,我也很努力在修行, (还是)不明白。就是因为南师讲了那么多,但是最精华的部分,由于讲了很多的教法,很多人就看不到那个最精华的部分,我们被别的东西牵引了注意力。

 

比如说一个法会,南师一定教的是阿底上师瑜伽、直指心性,然后保持觉知,根据环境行事,就涉及到日常生活中各种积累功德、净化业障、遣除障碍各种方法,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第三个最次要的方法给牵引,所以一天到晚说“我要这个传承,我要那个传承”。不需要!你需要仅仅是因为你没有关注,并且没有认识心的本性,所以你需要。但既然你对心的本性没有兴趣,那你不需要来学大圆满,你去学你的金刚乘,去念你的净土宗就可以了。如果你想今生以最快、最直接的方式证悟心的本性,所谓的解脱、证悟的话,那你应该关注真正大圆满是什么,不要被任何其他的东西给牵引。你们看看原始的大圆满,我们现在学的这个就是,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开始学《菩提心普作王》八十二章的要义,你们会发现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好吧,明天就开始。

 

我们看看这一段,它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什么是这种能量、这种潜能,这是我们的本性的作用,功用就是作用,它是活跃的、没有间断的,永远不会间断。有人说:那我死了,那我这些能量在哪里?比如我上辈子死了,我不记得我上辈子的事了。不记得不等于就没有,是不是啊?咱们很多事都不记得,咱们小时候十岁以前的事,大部分人都不记得了,那等于没有发生过吗?不是吧?所以死了或者说睡着了,不等于它没有作用。

 

实际上所谓的本性就是永远作用的,所以通常我们说的智慧的功用,我们会说是跟觉者的清净的境相有关,而心意的功用是跟轮回的不净相有关。通常我们会有这种概念,是吧?尤其所谓的佛教徒,学习显宗的人,总是非常割裂地去看待觉者是什么境界。“我们凡夫的境界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一直用这样的概念来加持自己,所以大多数人都觉得我的根器没法学大圆满(老师笑)。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就算我们修金刚乘的本尊转化道,将自己转化为本尊,将世界不净的轮回转化为本尊清净的宫殿或者层面,其实都是因为我们有这个本性,如果没有这个本性,金刚乘的转化道没法修。

 

(念诵原文 略)这段话就是说,我们自身具备的这个潜能——本体空、自性明、大悲周遍(能量持续不断显现),这个能量具体就是通过声音、光和光线(显现),所以它产生了各种主客的显现。有的是清净,有的是不清净的,美丽的或丑陋的,等等。

 

2.5.3.3.8.3.1“扎”能量

 

它是说拿一块水晶放在阳光下作为例子,它会折射出很多的彩虹光,对不对?这是一种比喻,教法当中、大圆满里面经常用这个比喻说,太阳光照射在一块水晶石,尤其是那种水晶三棱镜,你们知道三角的那种柱子一样的三棱镜,然后它就会折射出彩虹光来。这种情况水晶代表个体的状态,而显现在外面的色彩,代表着我们通过诸根看到和感知到的一切。这个我解释一下。

 

在大圆满教法当中会提到三种能量,待会儿会详细讲。这是其中的第一种,就是水晶石放在阳光下面,然后阳光照射上去,水晶石上反射出很多的彩虹光。其实这就是我们处于轮回当中的众生,尤其是在我们醒着的时刻,此时此刻吧,比如我们现在正在看的这个电脑,那么我们会说:哦,我在这里,电脑或者手机在那里,是主客对立吧,我和这个东西对立的,就是两个东西相对的、相对待,这个叫大圆满教法当中讲的“扎”能量,藏文叫“扎”。

 

“扎”能量就是化身层面的显现形式。化身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轮回的层面;对于觉者来说,其实不存在轮回,觉者都是大净相,否则就不叫觉者。但是,由于他的尽所有智、如所有智,他了解众生处在可怜的轮回的状态当中,这是他智慧的了知,但是他自己没有任何的轮回之苦或者轮回的迷惑,不存在。但是处在这种轮回状态的众生,我们所看到的这个显现,大多数都是这种主客对立的显现。就好比水晶石,实际上水晶石在太阳光照射下,折射出来的彩虹,其实从究竟的层面来说,这些彩虹光是这个水晶石里具足的能量。

 

有的人说:不对啊,这是太阳光才有的,有太阳,所以有彩虹。这个说法不太准确,太阳这个时候只是一个助缘,它不是最主要的。为什么呢?因为你用别的光线照上去它也能产生彩虹,你可以用别的光线,甚至手电筒或者月亮的光线,或者其他的某种光源,它也有可能有类似情况。可见这个时候你就了解太阳光只是一个助缘,真正的这个潜能是水晶石所具足的。水晶石是主因,太阳光是助缘,折射出来的彩虹是水晶石的能量或者潜能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我们以为的这个二元对立,比如说我看到面前有手机,对于大圆满来说,我们会说这个手机其实是我自身的潜能的展现。我的本性当中具足了声、光、光线展现,现在我有人类这个业力的助缘,加上你买手机,各种助缘,他们制造手机,种种的助缘显现为你现在所见到的一切,这适用于轮回当中任何的现象。

 

根本上来说,我们之所以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真实,就是因为我们总是往外看的原因。往外去看,所以觉得这些东西都是真实的。你怎么告诉他是空的、不真实的,他都无法相信。

 

好,这是第一种能量,我把这一段念完。“这种在外部显现出反射的能量的‘显现模式’,在藏语里叫做‘扎’(tsal)。”我一般会尽量的接近藏音,我的藏文也不怎么好,但是我会尽量接近这个音,因为仁波切是这样类似的发音,我也尽量模仿他的这个发音。他不会说“扎”(第四声),而是“扎”(第一声)扎能量。

 

(念诵原文 略)有的人说:我喜欢那些清净相,我喜欢佛菩萨的显现,还有各种美丽的显现、清净的显现,我不喜欢轮回的显现。在这里它区别净相和不净相,但实际上都是扎能量的显现,没有本质的区别。当然在金刚乘当中,我们会喜欢净相,因为金刚乘就是要转不净相为净相。如果净相生起,比如你梦到佛菩萨、净土,梦到你去了西方极乐世界,当然你会很高兴啊,因为你的目标就是转不净相为清净相,但是在大圆满来讲,任何净相、不净相本质上没有区别。

 

当你还在追逐一个清净相的时候,你已经处在二元状态了。那大圆满要做的就是了解我们本质是不二的,一切的现象的显现都是不二的。种种现象,就像《六金刚经句》里面说的:万物有种种的表面的性状分别、形象的区别、特性的分别,但是它们的本质都是不二的。跟什么不二?跟我们的本性不二,所以你不要以为外面千变万化,其实没有变出如来佛的掌心——那就是你的本性。

 

2.5.3.3.8.3.2“若巴”能量

 

好,下一段。“还有一种方式是能量显现在主体自身‘内部’的,与在镜子中所反射的影像是同样的方式:这叫做‘若巴’”注意看,刚才那个水晶石照射上去出现彩虹,你会觉得水晶石是一个东西,彩虹是一个东西,你觉得两个东西是互相对立的,但实际上彩虹是水晶石的能量,这是一种轮回当中的“扎”能量的显现。现在说的是另外一种,刚才我念的:“还有一种方式是能量显现在主体自身‘内部’的”,主体就是对于你来说这个手机显现在你的面前,对不对?现在说的这个能量不是这种主客对立的,而是显现在我的内部。怎么说呢?举个例子:照镜子。比如你有一面镜子,你把它放在任何东西的前面,比如说一座大山、一个城市、一棵树,镜子里面都会如实地反射出来,一切的反射都在镜子这个内部,这样的一种显现就好像在主体内部显现。

 

举个例子,我们做梦的时候,你会觉得一切都是真实的,像白天一样,这个是真的,那个是真的,你在梦中各种爱恨情仇、各种烦恼妄想、颠倒梦想。之所以你会这样做,因为你觉得在梦中是真的,就像你现在没有做梦的时候你觉得是真的,一回事儿,没区别,只不过是它的能量展现形式不太一样,白天是叫“扎”能量,晚上睡着了,眼睛一闭,一切都在你的心意识层面展现,这个境界叫意生身——心意当中生起的一切。是不是像镜子里面一样?一切都显现在镜子里面,现在你的心就像那面镜子,所以梦中的能量展现形式叫做“若巴”能量。

 

好,接着往下看。(念诵原文 略)刚才我说了梦境,现在举第二个例子,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咱们修密乘的修法。比如我现在观想我转化为时轮金刚,都是我闭上眼睛,当然也可以睁开眼睛,但是一切都是在我的内在去观想,对不对?我并不是说我现在在物质的层面、身体的层面我真正变成了时轮金刚,没有,我只是想象自己变成了时轮金刚。所有这些想象、这些观想是在哪里发生的?是在我们的一个内在的境界当中发生的,这个境界就是我们说的“若巴”能量的显现,因为一切都是在我们的内在发生的,明白这个意思吗?就算我现在睁开眼睛,我在观想本尊,难不成你会认为自己真的变成了本尊?没有吧,你只是知道自己在观想,想象自己变成了本尊,但这种想象是在哪里发生的?是在你的心意识层面的一个训练,就好像在梦中一切都在发生。

 

在我看来,梦中“若巴”能量的理解,比这还更好理解,因为有的时候我们会睁开眼睛来修法,所以那个时候你会搞不清楚到底是“若巴”能量,还是“扎”能量。这一切只是让大家了解有这些能量显现形式,都属于知识,但这些知识很关键的,因为我们会了解自己处在什么样的一种状态当中,因为很多人迄今为止只相信第一种能量,他觉得只有我看到的、摸到的这一切才是真的,他只相信这个,但实际上梦中是别外一种能量。

 

(念诵原文 略)转化修法的第一个阶段就是生起次第,我们说过,自己观想自己转化为本尊,这叫生起次第。这种时候用心去观想,然后去专注是很重要的。为什么要专注呢?尤其是在玛哈瑜伽或者无上瑜伽部的这种渐次观修生起次第的修法当中,我们会明白什么叫做专注,就像显宗我们修“止”本身就是一种专注,置心一处,专注在一个对境当中。但是渐次地观修生起次第也有类似的特征。比如我观想自己的种子字,我现在说的是玛哈瑜伽的观想,不是阿努瑜伽,阿努瑜伽是刹那间观想一切,但是玛哈瑜伽是慢慢的观想比如种子字,比如第三眼,比如本尊的身体、法器等等,都是很慢地来观想。这里面就暗含着一种专注,因为你要很用心的去专注地观想。

 

这就是为什么一世蒋贡康楚,你们知道蒋贡康楚是谁---19世纪利美运动当中跟一世的宗萨蒋扬钦则一起的一位大师,噶举派的一位最重要的祖师,就是蒋贡康楚罗卓他耶。蒋贡康楚有一本书叫做《利益入道初业.起证二分摄要》,很长的书名,“起”就是生起次第,“证”就是圆满次第,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两个修行阶段的精要的一个总结,叫“起证二分摄要”。有这样一本书,你可以去搜索,但这是金刚乘的。它里面就说到,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其实就有止和观的原则。止就是专注,观就是运动、观想,静则修止动修观。观就跟运动有关,比如我们南传佛教修内观,也是跟运动有关,什么运动啊?念头的生灭或者是腹部的生降,手部的运动,脚的抬起、移动、放下等等,南传佛教的内观都是跟运动有关。

 

修止的话就是专注在鼻子这里,或者专注在哪里,可见显宗的止观的原则在金刚乘的生圆次第里也是存在的。在大圆满里面有没有止观呢?也有,只不过大圆满注重的是刹那间止观已经平等了,止观已经不二了。止观不二就是明觉的状态,因为你分析明觉状态本身,我一直在怎么描述的?我一直在说没有分别的觉知,这就是明觉。没有分别,意味着它处于平等的状态,意味着它是有类似于寂止的特征。寂止就是心很寂静,一直处在一个对境当中,心一境性,心处在一个境界当中,这样的一个状态就是止。但是一般的止或者显宗或者金刚乘里的止,都是一个二元的状态:我专注于它,心专注一个所缘。

 

为什么说大圆满的明觉也有止和观呢?明觉有止观,但它不是二元的,因为从止的角度来说是寂静的,比如我“呸”的当下,反观是谁在这个经验当中,这个当下、这个明觉本身没有分别,所以是平等的。因为没有分别,不会有好坏、善恶、里外、大小,我甚至没有一个专注的对境,所以大圆满的寂止是没有专注的。但我现在是说的是明觉,我在分析明觉。大圆满心部第一禅观的第一个阶段有相止,那是跟显宗的止是一样的,但是我说的不是那个,我现在是在分析明觉本身为什么是止观不二,为什么是止观等持的、定慧等持的、止观平等的。我不会说双运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很二元。所以明觉这个状态本身有寂止的特点,就是寂静,然后没有分别,然后它又有观的特征,这个观就体现为它这种明性。明性本身是光明,光明你想是不是已经暗含着运动的状态?比如说电灯一直闪着光、发着光,太阳一直发着光,这个光线是不是源源不断的在运动啊?所以这种明性本身是一种运动,这就是我们大圆满教法当中说的运动和寂止不二。

 

我刚才简单的分析一下止观的原则,在显宗,在金刚乘,在大圆满里面都有,只是大圆满上来就是止观不二了。

 

(念诵原文 略)也就是说刚才说的这段话,一开始第一个阶段生起次第,我们是专注以及运用心意,为了起到这种作用。但到一定的程度,坛城的清净的境界,或者坛城的这种明性、这种光明,也就是自观本尊坛城这个观想境界,能够在没有任何努力造作的情况生起,这个是通过“若巴”能量发生的。也就是说,没有努力地就生起了本尊的境界,这里还没有气脉明点,就是说观想本尊坛城,这个我们称之为生起次第的成就,已经证悟了生起次第。但是证悟了生起次第只是你觉悟的一半,你还没有真正的证悟,因为还有圆满次第,你还要在自观本尊的基础上融入你的气脉明点,所以跟你金刚身当中气脉明点的真实作用是相关的,而不是说仅仅是想像,所以它(原文)说在没有努力造作下就生起的这个坛城本尊的境界,是“若巴”能量发生的,一切都在主体内在发生。

 

2.5.3.3.8.3.3“当”能量

 

好,能量显现的第三种方式。(念诵原文 略)你看,仁波切解释得非常清楚,“当”能量代表了能量的基本状态,也就是说,根据环境来显现任何形态的潜能。

 

(念诵原文 略)明白吗?比如说有一块红色的布铺在桌子上,我拿一个水晶球,水晶球本身是没有颜色的,透明的,然后我放在红色的桌布上,这个时候水晶球变成什么颜色?当然就是红颜色的水晶球,这就是说的“当”能量,所以实际上就是法身的显现。

 

法身的显现就是随缘而显现,它自己没有任何的颜色显现。而报身的能量“若巴”能量的话,是在内在的一个境界,比如说整个报身是什么样的内在境界?就是完全的清净的明性,没有被任何概念污染的、清净的报身层面显现的。法身的能量,法身没有任何的颜色显现,所以叫法身。法身就是一切事物的本质,最本质的层面,这就是法身。本质是什么?本体是什么?空性,啥也没有,但是不是完全都是啥也没有呢?虽然它没有本质,但是它有作用,它会不断地显现它的功德,所以这是我们说的法身。

 

法身强调的是它没有实质、本体的方面,报身强调这个具足一切的潜能,它的显现的方面,显现为净相就是报身,不净相就是化身,所以这就是所谓的以水晶球来放在什么样的颜色的布上,它就显现为什么颜色的水晶球来比喻法身能量的展现,这是能量的最基本的形态。也就是说,本来什么都没有,但是它会因缘化现。

 

2.5.3.3.8.4修行的意义

 

好,下一段。“本体、自性和能量被称为三种‘本初智慧’”,现在在讲大圆满的最基本的知见,尽管我已经讲过无数次了,但是现在仁波切讲的话,大家再次来具体的了解它的含义。“因为它们代表了觉悟状态的全部”,什么意思?本体空性是法身,自性光明是报身,能量持续显现是化身,这就是说的三个层面的本初智慧,代表了觉悟状态的全部。

 

“个体从本初以来,就具足这三个方面”,仔细听。个体,就我们每一个众生自本初以来或者无始以来就具足这三个方面。具足哪三个方面?就是本体、自性和能量,也就是法报化三身是本自具足的。啥意思?想一想,是啥意思啊?为什么说我们每一个众生都具备法报化三身?既然我具足法报化三身,我为什么还要修行呢?因为据说具足法报化三身不就是三身圆满的佛吗?你具足但是你没有发现到它,那也是没用的,是吧?就好像你穿了一件大衣,你慈悲的父母给这个大衣里面缝了好多钻石,但是你不知道里面有钻石,对你来说那又有什么用呢?是不是?所以你得发现这个钻石,就是这个意思。

 

大家要仔细地听啊,大圆满讲的见解在显宗、在金刚乘、在你以前的任何的见解当中是否存在?我们以前也会念一些口号:“一切众生都是佛”,“我们的本性是佛”,禅宗里面说“心佛众生了无差别”,是吧,都是一样的。我们的本心,还有佛,还有众生,都是一样的,没区别。这些高大上的话,我们都说过,但是当我们实际落实到自己的修行或者说见解当中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些事情,它仅仅停留在口号的层面,也就是说停留在你的头脑,有时候大概能理解点意思,但你从来没有相信过。为什么?因为你没有真正的发现到它,没有发现到它,所以停留在一个表面,甚至连知见的层面你都没有真正的理解,只是大致的理解了一下。

 

现在我们来说“法报化三身本具”到底是啥意思。你看,接下来仁波切讲的跟我刚才说的一样。你看啊,我再念一遍:“个体从本初以来就具足这三个方面,并且会在达到完全觉悟的时候仍然继续具足它们。有的人会想:‘如果我们已经拥有了佛陀的品质,那么修行的意义何在呢?我们可以只是静静地待着什么也不做!’只要我们不分心散乱,当然可以静静地待着什么也不做,只要我们真正地让自己处在这种状态里。但如果不是这样,”不是哪样?就是处在自己这种真实的状态,就是心的本性的状态里,没有二元的、对立的这种分别,我们可以啥也不做,对吧?

 

“但如果不是这样,就意味着我们是二元分别的奴隶,被对境所局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是想着自己具足本体、自性和能量是不够的”,对吧?有人喊很多口号:“心佛众生了无差别”;有的人会念六祖慧能的偈,哇!那太高大上了:“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慧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是吧,很牛的!卧轮禅师跟慧能说:“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慧能听起来玩世不恭,非常的疯狂,他说了两个著名的偈颂,一个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个听起来还蛮符合咱们正统的一些究竟的见解,但是当他对卧轮禅师嘲笑说,你卧轮禅师说“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慧能说“慧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我干嘛要长我的菩提啊?是吧?听起来是一个非常“反佛教”的做法(老师笑)。

 

佛教不是一天到晚说我要培养我的菩提心吗,人家卧轮禅师老老老实实的“我对境心不起”,我有对境,我没有起心动念啊,我菩提日日长,这是非常非常正统的佛教的修习,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他(慧能)为什么那么嘲笑别人?因为他讲的是最究竟的真相,因为我们三身本具,慧能也发现了。慧能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偈颂:“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本不生灭”等等,我没有完全按照顺序来背,但是大概意思就是说,我们的本性,不生不灭的,本来清净的。他没有说本自圆满,但是他说能生万法,当然是一个意思。所以他知道我们三身是本具的,我们只要发现它,安住在这个心的本来状态当中,心的本来状态就是无分别的觉知,没有别的,你不需要去找什么任何其他的。所以我们就知道,为什么慧能会说出这样听起来非常离经叛道甚至玩世不恭的这种偈颂呢,因为他了解到其实我们不需要做任何的禅修,就像大圆满讲的,大圆满一直在讲无修之修。

 

什么叫无修之修?如是地安住就好了。什么叫如是地安住?很多人喜欢用“安住”这个词,我一听到有的人说“安住就好了”就害怕。为什么我害怕?因为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大部分人说这些话意思就是“我要安住,我要定在那儿一动不动、如如不动”,这就是他们说的安住。我告诉你,你这样说的安住会被慧能嘲笑的。为什么呢?我们不需要找一个什么如如不动,我们需要发现的就是这个纯粹的觉知本身,这个是慧能传达的真义。因为我们在说什么“对境心不起”,没有念头啊、没有什么什么,都是在讲一个境界,这个境界当中没有念头生起,没有烦恼,空的,光明的等等,其实都是在讲一个对境。可是当你回到这个心的源头,不再去追逐对境的时候,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所以大圆满或者最究竟的禅宗,其实是当下解脱。

 

前一段我讲了一堂课,标题叫什么?《一切危机的当下解脱》,你们好多人都看到了我的公众号里这篇文章。这不是一篇文章,实际上是我讲课的一个文字整理记录,我们有非常棒的一个整理文字的小组,他们很快的把这个文字整理出来了。我在这个课里面讲了些什么?我讲的可不是一个什么介绍,给大圆满做广告。以前有很多做广告的一些大师,比如台湾有一位你们知道的某某无上师,他的广告叫“即刻开悟一世解脱”,我也曾经跟他学过。清海无上师,他实质上是一个音流瑜伽,她做的广告是“即刻开悟一世解脱”,可是当你去跟她学的时候,你发现她是教你观音、观光,专注在第三眼,或者听某个源头的声音,实际都是一种专注,跟修止没有本质的区别,它甚至没有修观。所以当我修了几年,后来真正了解释迦牟尼佛讲的“修止能生定、修观能生慧”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个不是解脱道,因为光有“定”是不行的。

 

“定”是佛教和外道的共同法,四禅八定都有,在外道里也有,但是佛教区别于外道的是什么?为什么叫佛?佛是什么?佛就是觉悟。觉悟是什么?觉悟是认请一切事物的实相、本质,证悟心的本性。这个“本”是什么?那就是说,这里面肯定要止和观都有的。观能生慧,慧才能看清一切事物的实相。所以我就知道,原来他教的其实是一个广告,他说“即刻开悟一世解脱”,因为他认为自己教的是《楞严经》上讲的观音法门,但其实根本不是。

 

这个看起来是题外话,实际上很重要,因为很多人在他的这一辈子当中修行,他会看到各种广告,过两天会说“啊,印度什么巴关、什么薄迦梵”,过两天又什么特别究竟瑜伽,什么空行身印,过两天又某某扎龙,总之他们看到各种资讯,各种广告。你看清海无上师广告多么厉害:“即刻开悟、一世解脱”。但是我讲的大圆满那个主题叫做“当下解脱”,听起来比他还牛,是不是啊?我不是说一世解脱,我是说当下解脱。

 

怎么当下解脱呀?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当下解脱?我们传统的佛教徒的思维,我们是不可能相信这件事的。但是你记得大圆满是怎么讲的吗?密勒日巴的第一个上师,是一位大圆满上师,他第一位上师可不是玛尔巴。他跟他说:我教的这个法,白天修白天成佛,晚上修晚上成佛。是什么意思啊?哪有这样的法?哪有当下解脱这回事?

 

我们之所以没有当下解脱,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往外找,我们不知道时刻在作用的这个本性,我们没有发现它,一旦发现了,被指出了,所谓的直指也好,引导也好,我指出了,你当下不但头脑认识,你当下反观自照,发现真正有一个一直在作用的本性的时候,那才是你的真相,那才是你的本性,那才是你的真正的“我”。但这个“我”不是区别于世界的我,不是“我”和“非我”对立的那个我,不是我和世界二元对立的我,而是一切现象的实质。这个“我”就是释迦牟尼佛讲的“常乐我净”的“我”。当你真正认识到这个“我”的时候,解脱就是当下发生的。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听懂?哪怕你在头脑上听懂了,你可以在屏幕上打个1,如果没有听懂,你打个2。不要装啊,没听懂就是没听懂,听懂了就听懂了。现在打个1或者打个2。屏幕上一片的1,也有2,2少1多。好,基本上看来1稍微多一点点,但是2也很多。2的话看起来占百分之四十,1可能占百分之六十,说明我讲得还不够好。没事,也许我讲得还好,只是你没有听清楚,也有可能,咱们慢慢来不着急。

 

南开诺布上师曾经说过:我看不出来这个时代修托噶、仰滴这些教法有什么必要,我认为彻却就足够了。什么是彻却?直接认识心的本性,直指心性,然后融摄一切,这就是彻却。彻却怎么样才能够稳固起来?当然要先认识自心。认识自心,大家最大的障碍,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最大的障碍,莫过于所谓证悟心的本性,他们会想“肯定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这个境界当中我没有念头,没有概念,我融摄了一切”。你明白吗?他们去想象一个对境,想象这么一个东西,然后“我现在要处于这个状态当中,我没有念头,我怎么怎么样”,他没有按照我们引导的时候教的那个细节去做。

 

我现在跟你说我念一个“呸”,你被我又吓了一跳,是吗?当下你立刻观你的心。你是不是至少有一个刹那你没有什么概念,没有判断、思维分别,但你没有变成一块石头,你还是有一个没有分别的觉知,是不是?有一点理解了我说的、体验到我说的,打个1,没有体验的打个2。我就不相信就会有那么多2。好,有一个2,两个2 ,已经至少有三十个1来了,没事儿,你们千万不要撒谎。有三个2,有四个2。“再来几下”,我会来很多下的(老师笑)。“除了惊吓没别的”,你可能第一次听,因为我每次都说:我“呸”的一下,你不要被我吓到,你可以被我吓到,因为每一个人都被吓到了,但是吓到之后的第一刹那,你不要立刻去想“哎呀,他怎么发出这个声音?哎呀,我吓到了。哎呀,我要怎么怎么样”。我告诉你,当我很多次喊“呸”的时候,你要做的是立刻观察你的心,这就是你要做的。对,你不要想,我“呸”的那一刹那,你立刻看你的心,你只需要看,你啥也不用做,不要概念,不需要说会有什么结果。

 

我再来一次,记得我说的:我喊“呸”之后,你立刻看你的心。“呸!”这回那些打2的人,你们可以再打个1,如果还是2,再打个2,还是没有任何的理解和体会再打个2。太好了!不要撒谎。“‘呸’之后停滞了。”你只看你的心,我说了你不要被任何其他的东西牵引。很好,竟然没有一个2,这说明百分之百的成功了。是吗?可以等于是这个结论。太好了!这是我想看到的,这就足够了,大圆满我们只要这一点就可以了。这是你心的原始的状态。原始的状态就是,你是一个活着的人,你是一个灵明觉知的众生,但这个觉知本身没有陷入到判断、分别当中,因为判断、分别就意味着烦恼,就意味着业力,就意味着轮回。你只需要在本心当中,本心就是没有分别的那个觉知。刚才我通过“呸”之后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体会到了,已经没有人打2了,有也是非常非常少。所以你被吓了一跳,你立刻观察你的心,记得这件事。

 

请看,有的人立刻就散乱了,他说:“第一次右边汗毛竖立,第二次是左边。”你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你在观察你有什么觉受,这不是我让你做的。对!简单到难以置信,就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永远往外看,我们找不到自己的本心,现在我告诉你的本心是怎样的。谁让你去观察什么汗毛竖不竖,你管这个干嘛?你管这些的时候,你的心已经在二元的状态去追逐、攀缘、散乱了,明白吗?

 

当然我们可以尊重你有什么觉受,OK的,但是我现在让你做的是:我“呸”的那一刹那,你立刻观察你的心。由于我这个猛厉的声音,你有可能处在蛮长的一段时间,能达到十几秒、二十秒甚至半分钟,甚至有的人长时间,甚至睁开眼睛来仍然可以处在这种状态中,没有说现在看到屏幕上好多人在打字,他立刻就处于二元散乱当中。对,重点不是你看到了什么或者你体验到什么,重点是什么在看,懂吗?

 

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比如说你扔一个石头打狗和扔一个石头打狮子,狗是会扑向你打的那个东西,而狮子不会扑向你扔的那块石头,狮子会向你扑过来。同样的,我们成为狮子,我们不要被扔出来的石头(吸引),就像我们的心攀缘一个对境一样;我们回到扔石头的这个人这儿,这样解决根本的问题,擒贼先擒王,就是这样。

 

“妈呀!觉得又长了。”什么长了?头发变长了?还是你明觉的状态变长了?我们都是高推圣境,对吧?是不是平常心啊?是不是当下就有啊?当你处于这个状态当中的时候,实际上可以很长时间的。(录音中断1:20:06—1:20:14)大概知道这个方向就可以这么去做。我们有很多的方法,但是我说的这些,是一切精华当中的精华,我不相信大圆满有更精华的东西。

 

我们之所以有太多复杂的东西,之所以“这个不懂大圆满,那个不懂大圆满,这个我根器太低,我没有修加行,我没有皈依”,你给自己戴了太多的枷锁,知道吗?咱们每一个人据说都有佛性,那为什么发现不了呢?至少大家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两个房间,一个房间155个,另一个房间311个,400多人。至少有百分之十的人刚才发言了,打1或者打2。第一次发言的时候,有很多人也有2,也就是他没有听懂,没有体验,第二次的时候几乎没有,所以说明这样的方法相对来说,也许还有概念,但是至少大多数人听懂了,我相信是这样的。

 

好,我们继续。我们不是说寂止的觉受,寂止的觉受是不够好的,你要发现是谁在这个寂止当中,明白吗?那些真正不能领悟大圆满的人,他们都是被自己的某个概念害的,就是你们太复杂了,就是这样。你以为你过去佛教的修行在帮助你,有的时候是;有的时候恰恰相反,它成为了你的障碍,你的所知障,就是这样。

 

“知道是无念的那个东西,而不是那个无念。”对,我们一直在说这个事儿。OK,太好了!你看,效果就是大家看得到的。你们去观察所有的灵修之道,这是最高等的禅修,因为所有的禅修,最终来讲都是在讲某种境界,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们不是要去(获得)某种境界。不管是顺着中脉从下往上提升、融入到宇宙的光明当中,所有的瑜伽,包括丹道等等,他们没有回到这个源头——是谁在体验这一切?

 

南传佛教这些修内观的人,他们发现自己的身受心法刹那生灭,四念处刹那生灭,发现人所谓的我、身心的我,都不是真实存在的,是个幻相,所以他们放下了烦恼障。既然没有我啦,他证悟了人无我,他觉得这个人是没有“我”的,所谓的这个人、五蕴,这个身心的“我”不存在,所以他们就没有什么好烦恼的,因为没有一个在轮回的主体,没有一个人在受苦,我干嘛要担心呢?可是他们忘记了是谁体验到这一切?是什么在生起了这个认识,认识到“人无我”?所以他是发现了,(但)他只获得了一部分的证悟。

 

禅宗说“念佛是谁?”也是这个。但是他们不是像我们这样详细的来引导,绝对不是。这是一大片的,我们会做更加详细的、非常清晰的引导。禅宗会棒喝,但是谁告诉你棒喝之下应该怎么做?有人告诉过你吗?他只是说“棒喝”,有的说“南泉斩猫”“香严击竹”,某某公案,千千万万的公案,有多少人听明白了呢?但大圆满可以讲得更明白。禅宗也可以讲得更明白,问题是你有没有遇到那个明白的禅师,百分之九十九的禅师都是打各种哑谜,你就猜吧。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过各种公案,大家基本上在猜测当中度过了余生(老师笑)。我们大圆满不要搞这些。禅宗有禅宗的弊病,那就是猜哑谜、参公案、参话头,搞得特别神秘,然后越神秘越好(老师笑)。

 

藏传佛教其实也是一样,各种传承,修这个加行、那个加行。他们就是假设:我是一个特别笨、特别没有明性、没有智慧、业障深重、没有福报的人,所以我必须先完成这些功课,等我的福报具足了、明性提高了、业障减少了、对上师有虔敬心了,我再来修大圆满。这个观念没有错,但是大圆满本来的方式不是这样,大圆满本来的方式是“擒贼先擒王”,把你的根本问题解决了,认识心的本性,直指心的本性,这样你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它不是先解决那些次要的东西。

 

对,虚云大师是听到了声音开悟,其实“香严击竹”也是这样,但是他们没有上师详细地跟(他们)解说。我现在是详细地解说,因为我是一个根本不在乎这些宗教的束缚、局限的,我得讲干货,我得讲真货,因为我的上师,也是我们大家的上师南开诺布法王——当然你们很多人是通过我来认识南师的,通过我传达教法,可能对你来说是间接的,因为你没有得到过南师的指示。我觉得南师最大的特点就是这样的,他超越局限。但是我感觉南师他毕竟是在一个藏传文化里面、藏传佛教的范畴里面讲这些;我现在更注重的是从原始的大圆满角度来讲,所以让我们在这方面走得更远。

 

OK,现在9点钟,今天大家发表了很多言论,打了很多字,我都看不过来了。好,我们再来读一小段吧。有的时候处在这种经验当中,不太想做什么事情(老师笑),处在真正放松的状态当中不想做什么,我都不想念下去了(老师笑)。好吧,我们来完成一个功课吧。

 

 

(念诵原文 略)这里就是说为什么我们需要修道。虽然我们的本性是三身本具的,本体自性能量都本具,但是我们没有发现到它。所以你有佛性,你的本性是金刚,你的本性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空明不二,又怎么样呢?没用,你还是一个乞丐。“反过来包括了见修行三个方面。大圆满的见或观点并不是在讲……”这个“见”英文叫view,但它这里有时候会翻译成“观点”。它不是一个讲外在的东西,也就是不是我们普通说的见地、见解。它的意思是“单纯地观察自己以发现自己的真实状态”,就像刚才我引导大家做的这件事一样的。对,人很轻松等等,没有什么分别念,然后可以长时间处在这种状态,这就是觉性的力量,我们可以用它融摄一切。

 

“基本上,它是指辨明由身、语、意所经受的二元状态,以便通过修法来克服它。大圆满教法并不是企图建造一个新的牢笼来代替我们已经身处的牢笼;”听,看看这句话:“大圆满教法并不是企图建造一个新的牢笼来代替我们已经身处的牢笼;相反,它是一把打开这个牢笼之门的钥匙。事实上,发现我们被关在二元的牢笼里是不够的,我们需要走出它,这个就是‘禅修’的目地。”

 

大家反观一下自已自身,很多人以前也接触过大圆满,有的人也得到过一些相关的传承,也许不一定是最精髓的方面、也许只是念了一个陇、念了一段藏文,然后念了一个仪轨、传了一个上师瑜伽或者某个什么窍诀,可是你观察一下自己,刚才这里读的这句话,大圆满是不是建造了新的牢笼来代替我们身处的牢笼?我们现在没有修任何的法,凡夫一个,当然我们在牢笼当中,因为我们虚幻的认为自己这个身心就是这个“我”,然后五蕴就是“我”,然后这个世界就是我的一个对境,所以总是在这样的悲惨的轮回当中折腾。

 

有的人物质生活也不错,有的人天性挺开心、挺放松的,但是实际上他们总是有最大的痛苦,就是面对生老病死。很多人都觉得“到死亡了我这一辈子就完了”,很多人虽然学佛,但是他们也经常会说:我就活这一辈子,我干嘛不怎么怎么样?不好好地疯狂一次怎么怎么样?其实他们本质上并不相信轮回,因为他觉得只能活一辈子嘛。我们现在不仅仅是说有一个东西会轮回,我们现在是说在任何的情况下一直在的这个三身,我们有可能发现它、证悟它。

 

所以有的时候咱们学这个、学那个,就变成拥抱了更多的局限。本来学佛是要解脱的,大家观察一下自己有没有(这种经历),碰到一个上师,这个上师说:你要修一师一法一本尊;你不要到处去学这个、学那个;你不要去闻思,你修我这个窍诀就好了;你只能给我发心,你不能给别的仁波切发心;你必须在我这里早请示、晚汇报;你必须在这里打卡,你一个星期不打卡,我们群里就要踢你出去。大家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啊?(老师笑)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你以前有没有经历到你以为是大圆满或者说是解脱道的一个团体或者一个上师,或者叫什么,我没有针对任何一个人,我只是问你有没有这种可能,我不针对任何人。

 

我们以前有没有修这个、修那个,本来是来要解脱的,到头来变成了自己的一把枷锁?有人到这儿来学,听说南开诺布很厉害,听说无央在讲这个法挺好,来听(课);然后他就问:我来学了这个大圆满,那我以前的上师怎么办?我还要不要怎么样?我必须这样、必须那样,我是不是背叛了他?是不是护法会惩罚我?这就是刚才我说的,你通过学大圆满,你获得了另外一个牢笼(老师笑)。这就是我要说的意思,就是这里要说的意思。它不是要建一个新的牢笼来代替我们已经处在的牢笼,我们已经有太多的牢笼。

 

对,他不允许去找别的上师,否则就会认为是叛徒,有太多这样的人啦,太多这样的“上师”啦,所以大家要明白我们今生是要干什么的,你不是要成为某个上师的奴隶(老师笑),你是要超越一切的局限。

 

好了,今天我觉得不想讲太多,这就是我们的禅修的目的——超越一切的局限,现已经讲完了。我看看还有修的方面,然后是行的方面。明天我百分之百的可以开始讲《菩提心普作王》八十二章要义。我前两天吹了一个牛,我不是说了嘛,我说你把《菩提心普作王》八十二章要义领悟了,你的大圆满见的生起,你认识心的本性就唾手可得,一蹴而就,是很容易的事情。大家看看这是不是一个吹牛、一个广告,我们拭目以待。好吧。今天就说到这儿。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群里不互动,就要被踢出去。”我们这儿不存在啊。今天有一个人给我建议,他说:预备群资源有限,只有两千人,满了就进不来了。老师,你应该定一个规矩,一个月之内不入会的,把他踢出去。我说:你这个主意有道理,我想一想。但实际上我们大圆满同修会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我们不局限任何人,谁来谁走都是自由的。很多人进了学法群、会员群,他也接着修他的净土宗,他只不过是要给自己多一个保险:啊,我学了大圆满,我接了传承,据说很快也能解脱。但他们的心根本没有在这上面。这就是为什么你看我们共修也好,法会也好,讲这么重要的《菩提心普作王》,所有的大圆满上师都知道这是最重要的大圆满经典,那也不到一半的人来听。为什么呀?南师当年传法的时候,人数最多的我记得是有一次传大圆满界部,因为界部很多地方没有,都听说很厉害,那次也就是四百多人。我这两天算是破了记录了,有七百多人左右,前天四月三号讲阿底上师瑜伽的时候,七百五十个人来听,这算是破了记录。因为南师在世的时候,在我们这个群里我翻译他的法会,也就是四五百人,说明用母语来讲大圆满这是非常重要的。

 

这两天在会员二群放一个视频,我们有两个会员群,一个是三昧营会员群,为什么要成立一个新的?因为旧会员群的视频被封锁了。以前有些管理员不小心放了一些敏感的画面,系统会自动识别,这个人工智能很厉害,它都自动地识别,就给你封了,它都不需要网警,不需要管理员,它给你封了。所以我们不得不成立一个新的群,因为没有群视频,没法上课,没法共修。这个群里面现在有三百多人,大的会员群六百多人,但是你看,不管是哪里,真正来参与闻思修的永远不到一半,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说明大圆满没有真正的在他们身上起作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工作、作息,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来参加,但是有一些人是从来不参加,这个我是很清楚。但我们不会说就把他踢出去,有一天他突然发现有一篇文章,突然他看懂了,他突然感兴趣了,他又回来了。所以我们不拒绝任何人,不踢任何人。除非天天捣乱,除非你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违反了入群的规矩、入群须知,比如说你把密码所谓“慷慨”地分享给别人,你违反了誓言,这个我们就得处理。否则的话,来去自由,你爱干嘛都行,这是大圆满的方式。我们完全是自在的,我们不需要给任何人这些局限。

 

“我好奇如果以大圆满见继续修五加行集资净障,是否能够长久的保持明觉?”你试试看呀。但是当你这么做的时候,说明了好几件事:第一件事,你还是对这种纯粹的大圆满的方式没有足够的信心。没有足够的信心有两种原因:第一个是你没听懂,第二个是听懂了,但是没体验。假设你又听懂了、又有体验,刚才在我的那个猛厉的“呸”之下,你立刻观察自心,然后你处在甚至没有分别的状态,但是你又有一个明朗的觉性,这就是我们说的明觉。你真正有这个体验,并且你持续了十多秒钟,乃至半分钟,乃至一分钟,我不相信你会对这个没信心,不存在这种可能性,不可能说我听懂了,我又操作又有体验了,我还是不相信,那不是有毛病吗?不可能的事情,是吧?所以你就是刚才说的这两种可能:要么是没听懂,要么是听懂了没体验,两者都有可能。当你又听懂了,又有体验,你又说你要修五加行,你可以有这种想法,我不排斥任何这种想法和尝试,没有关系,我不在乎你做任何事情。但是你要这么做,可能就说明刚才的这个情况。

 

再一个就是说当你这么去做的时侯,本身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你以明觉的经验去修五加行,你怎么修呢?你比如说我刚才“呸”的那一刹那,你可能处在十多秒,三十秒钟都没有分别念,你怎么修五加行啊?你怎么观想上师、传承、法脉?你怎么祈请上师?你的心已经完全放松融入到没有概念的状态当中,你怎么又生起一个概念的观想?你会很痛苦的(老师笑),一种没有必要的痛苦。这就好比刚才我处在这种状态当中,我都不想念下去,因为已经达到了目的地,我为什么还要再去旅行呢?是不是?

 

“用明觉怎么吃饭?”明觉当然可以吃饭,没有问题,吃饭不需要你思考太多。

 

“听老师讲大圆满后确信无疑。”我希望是真的。

 

“大圆满誓言的八个字?”无有、平等、唯一、任运。

 

“虚云老和尚和其他高僧那些开悟体验好像描述得很震撼,是为什么?”当你处认识并真正处于明觉这个状态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你可能以前偶尔会被别人吓一跳啊,或者说在一个非常美好的风景那里你完全放松,没有什么念头。但是我不相信跟这样的直指是完全一样的,不可能的。因为说白了,是我对自己这样的认识和经验,我有我的自信,当我这么跟你传达的时候,它会成为你的一个很好的助缘。可是你以前突然被别人吓一跳等等,我不相信你会达到同样的状态。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从来没经验过的状态当然是一种震撼,因为那个时候你没有概念,但是一种鲜活的状态,没有变成石头。这种光明的明性当中有无尽的潜能,你只需要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但不一定有多么的震撼,只是说它跟你平常的凡夫的状态是不同的。

 

“好好听老师的课,这些提问不会有的。”对,这就说到点子上了。你真的听懂了我讲的这些,你哪有什么问题,没必要制造问题,是不是?

 

“这个时代修托嘎没有意义?”我没有说没有意义,不要歪曲我的话。我说的是南师说过:我看不出来这个时代有什么必要教托嘎。他没有说托嘎没有意义,托嘎当然有意义,托嘎可以顿超,迅速的显现虹光身。但是对这个时代来说,这个时代是怎样一个时代?这个时代我们称为Kali Yuga,印度称之为黑铁时代,就是所谓的末法时代。虽然末法时代这个概念是来自显宗,比如没有佛经、没有佛在世,这个叫末法时代。我们只是用这个词,其实印度叫“卡里由嘎”黑铁时代,因为黄金、白银、青铜、黑铁,黑铁就是现在这个时代。大圆满传承,金刚乘传承,任何时候都会有的;也许文革期间突然没有了,但是文革结束了,又慢慢有了,对不对?所以这就叫金刚乘,这叫大圆满,密法,不管是金刚乘和大圆满,它来自报身佛和化身佛,它是不会断的。

 

所以末法时代其实是显宗的概念,显宗的概念比如说过去是燃灯古佛,现在是释迦牟尼佛,未来是弥勒佛,显宗讲像法、正法、末法时代,但是我们为什么有的时候也叫这个时代为末法时代?你观察众生的寿命,在《声应成续》当中说,最古老的时候众生的寿命是无量的,后来情绪、业力、烦恼越来越重,变成了千万岁,不光是人类众生;然后是百万岁、十万岁、万岁、千岁、百岁。释迦牟尼佛的时代,人寿百岁,在这个意义来说业力烦恼是最重的时代,这就叫末法时代。为什么是末法时代?末法时代众生要融摄身语意非常困难,能证悟心的本性,就像我刚才用这样简单的直接而有力的方法,用一个“呸”直指你心的本性,直接引导你发现你心的本性,大圆满这样直接的方法,是这个时代的众生可能的唯一希望,因为各种观想、专注、念咒,生起次第、圆满次第、五加行、这个那个……

 

你们知道以前修五加行是要闭关专修的,现在你们是怎么修五加行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时间就修,没时间就不修;就算你天天坚持修了,有没有那个质量?大多数人有数量没质量,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莲师说,这个时代大圆满将会像火一般熊熊的燃烧,在铁马奔腾、铁鸟升空的时代。所以你说这种情况下,南师传托嘎也传过几次,我得过他两遍完整的托嘎和仰滴,而且都是我翻译的。但很多人为什么他们一直没有修托嘎、仰滴?因为没有明觉的经验,没有融摄的经验,没有彻却的基础,修这些是白搭,没有用,没有任何用处,没有意义。你可能会生起一点点体验,但是没有意义。为什么?因为托嘎和仰滴是基于这个明觉的经验来修的,你没有认识心的本性,你那个时刻在觉知的、纯然的觉知本身,你从来没有发现,你修的那一切都是,像麦彭仁波切说的,打个比方,就像小孩追逐彩虹一样,你追逐看太阳呀,看这个、看那个,然后有一些光,在黑关房里面生起了一些光等等,那就跟小孩在看天边的彩虹一样,没有意义。不但没有意义,还有害处,所以南师才会说这样的话。

 

所以大家记得我说的这个意思: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认识心的本性,并且能够安住在这个状态当中,融摄我们的身语意,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托嘎、仰滴、界部都是次要的,对我们来说那只是锦上添花,你们现在需要的是雪中送炭。什么是雪中送炭?你面对着死亡,你的今生有没有解脱的保证?其他都不重要,什么显现虹光身,你如果能显现,当然我随喜你,我崇拜你,你是完美的,但是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证悟心的本性。

 

“老和尚入定好多天,芋头都长毛了的故事,这种入定是什么呀?”这个就是我们说的四禅八定。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唐三藏玄奘法师去印度取经,他路上路过了一座山,然后他发现有人在那边入定修法,后来等他取经回来的时候,是他还是他的弟子窥基法师,我忘记了,反正是跟唐玄藏有关系。他发现地上有很多草,结果他顺着这个草去看,发现是那个人的头发,就是这个人入定很长时间了,长出了很长的头发。这个跟明觉没有丝毫的关系。也许是欲界定,也许是色界定,在我估计可能是无色界定,无色界定可以很漫长,有的时候好几劫。有可能是色界定。你们听我讲这一切,你要记住,我们大圆满不是要修定的,我们不是要专注任何的东西;止是修定,观是修慧,我们是定慧等持,我们是止观不二。刹那间认识心的本性,这个状态是所有修定的最终目标,是修观的最终目标,这是大圆满的基础常识。你如果这都不懂,你没有具备第四个根基,就是不了解禅观是什么。天天想定,你下次记住我说的,你在我们这个群里面讲定,表示你还没有大圆满基础的知识,赶快去看《水晶与光道》吧,赶快去听我的各种讲座(老师笑)。

 

“‘呸’要做音频吗?”不需要做音频,音频没有用。

 

“《无上之源》的书,可以请吗?”说过了,你获得阿底上师瑜伽的传承,然后你承诺不泄密,不给别人这个资料,就可以。

 

“窥基法师-三车和尚”对,是印度(?),反正就是类似的一个故事,我记得不太清楚。这样的定,不是我们要追求的;这样的定,跟解脱没有关系。

 

“理论上只要是觉悟者,就可以传觉悟的状态,但我们是因为自身的局限,所以以前没有领悟到吗?”当然,当然是,就是因为我们有各种局限,所以我们的成见是最大的局限之一。

 

“现在似乎还在这个状态当中,什么都不想干了,两眼直直的。”(老师大笑)OK,也许是很好的事情,因为你的分别心已经消融了,所以你就算听我在讲课,你啥也不想干了、不想念了。两眼直直,是因为你没有什么念头,因为眼是心灵的窗户,眼和心是相应的。当你没有什么念头的时候,你眼睛是不会眨的,不怎么眨,也不是完全不眨。你会长时间地眼睛这样的,不是呆啊,其实是有神的。就像我们每次修阿,最后我会睁开眼睛,我一直看着虚空。有的人说:“老师,必须这样眼睛圆睁着吗?”我说不是必须,而是我恰好就是这样子,我每次都这样,有的时候甚至我会张开嘴巴。因为你的心没有攀附在任何一个对境上,你当下超越了这个能所对立的状态,你就很容易出现这个状态。不是你故意要睁开眼睛,也不是故意要张开嘴巴,就是这样。所以恭喜你,这可能是好事,如果不是发呆的话。

 

我告诉你们,为什么那个时候要有这个所谓的《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因为已经没有大圆满心部和界部的实际的内容。你看,华智仁波切什么时候教过大圆满的心部?什么时候教过?什么时候讲过我刚才讲的这些内容?什么时候讲过心部四禅观?什么时候讲过界部四身印?那都是讲的是龙钦宁提、《智慧上师》。《智慧上师》的加行是什么?真正大圆满的《智慧上师》,也叫做《大圆胜慧》。加行部分是什么?是轮涅分别法,叫区分有寂,那才是真正大圆满加行。《前行引导文》,你不要注重这些词,根本就不存在大圆满的加行。如果说大圆满没有按照原始的那种方式,心部、界部到窍诀部,你们知道什么时候有窍诀部吗?窍诀部不是一开始就有了。

 

“窍诀部里包括心部、界部。”这个是完全错误的。这是你的想象。大圆满三部《椎击三要》里面说得非常清楚:第一要相应心部,第二要相应界部,第三要相应窍决部,没有说窍决部包括心部、界部。这个是我们基础的知识,如果你这个都不了解,你去看《水晶与光道》,好吗?我们不要在这里辩论这个,毫无意义。你如果是第一天来听的话,你可以有这些误解,如果你听了我二十天还这么想,那我就真的怀疑你听了什么,好吗?这些基础的知识去看《水晶与光道》,在预备群可以下载。

 

比如说龙钦宁提,华智仁波切他是龙钦宁提的祖师,它里面没有心部、界部这些引导,所以他会用一个套路,就是说先修加行,然后积资净障,做好准备,然后去修正行。大圆满真正正行的第一部分是轮涅分别法,这个时候你可以认识心的本性,然后再修龙钦宁提的上师瑜伽等等。其实亚青寺阿秋喇嘛的方式也是类似的,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文殊大圆满》也是类似的。就是所有的近代、现代的这些大圆满,除了南师,南师是当代唯一教授大圆满心部、界部、窍诀部全面的精髓的,其他都是窍诀部的上师,因为什么什么宁提都是窍诀部,你们自己去看。而且我告诉你,从大圆满的历史观察来看,你会发现,你会了解,最开始的就是心部,心部存在的时候,没有这些界部详细的教授,没有窍诀部的这些教授。窍诀部主要是在宁提以后出现的,莲师的时代已经有窍诀部了,莲师自己教授的。

 

还有的说法是说一开始就有三部,比如文殊友总结了三部,关于这个有不同的说法。有一种说法是,心部是最开始出现的,这个我们已经通过第一章第一部分的传承历史已经了解了,心部二十一位上师。大圆满最早出现的经典就是心部的经典,而不是界部和窍诀部。我说的是在这个地球上,这个劫数当中出现的顺序。然后慢慢的到界部四身印的教授,比较清楚的看到历史上的记载主要是在毗卢遮那的时代,那就是八世纪以后了。窍诀部更多也是在这个后面,一开始都是心部。当然也有说法说《声应成续》也是窍诀部的根本密续。但是观察历史的话,可能刚才说的这种情况更加的可靠一些,因为有的时候,我们对一千多年、两千年前发生的事情,是后人添加上的还是原始就是这样,我们很难判断。不知道你们是否听明白了我的意思。

 

《七宝藏》当然是窍诀部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发现明觉以后怎么修?”看《修学纲要》。在预备群只有入群须知,没有更进一步的详细的解释,但是基本的我已经讲了,对吧?也就是发现明觉,然后融摄一切,保持觉知等等。

 

好了,今天就到这。各位,我们来回向功德。我们回向所有受到这个疫情影响因此而受苦的这些众生能够早日认识一切痛苦的真相,也就是证悟心的本性。所有已经往生或者说死去的众生,他们由于我们的回向能够跟教法结缘,走上解脱。(回向 略)

 

今天就到这儿吧,如果刚才提问的这几位还是有疑惑的话,我建议你去查询一下、百度一下我说的这个情况是不是真的,就是所谓的加行,包括华智仁波切讲的《前行引导文》里这些加行,是不是九世噶玛巴最初提出来的,皈依、发心、供曼扎、金刚萨垛忏悔业障,还有上师瑜伽。如果是,你要说大圆满独特的加行,这逻辑上已经站不住脚了,因为第一是在噶举派当中出来的,明白了吗?我发现要破除大家一些顽固的概念是多么的难!真的,认识心的本性没有那么难,破除自己的成见比这个还难,流毒太深。(老师笑)OK,各位晚安!明天再见!

 



标签:无上之源 无央 大圆满三部 心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