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同修会

重要公告:1. 耶喜南开与国际喜旋和老师的会议 2. 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的重要公告

   作者: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   阅读:2295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认为在同修会面临各种不同观点和主张的情况下,应该保持中道,应该根据南师生前最后的指示,让SMS老师继续把阿底上师瑜伽等传承发扬光大。传承的继续也是南师生前最大的愿望。我们希望有不同观点的同修们能够求同存异,取得最大公约数。

重要公告:1._耶喜南开与国际喜旋和老师的会议_2._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的重要公告


一、《耶喜南开与同修会喜旋和老师们的会议纪要》

以下是我们(安娜·奥利菲尔Anna Olefir,桑耶林蓝色委员)听到的南师儿子耶喜南开在最近的会议上谈话内容的简短总结:

亲爱的朋友们,814日星期五,国际喜旋和国际大圆满同修会老师,与法王南开诺布的儿子耶喜南开Yeshi Namkhai举行了网路会议。这是第二次会议,第一次会议于89日举行。国际喜旋和SMS老师有参与会议,此后还需要进一步的解释才能使广大的观众了解。在会议上,Yeshi Namkhai回答了有关大圆满同修会传承等方面的问题。以下是我们所听到的简短摘要(所有错误都归咎于叙述者):

1)耶喜应父亲的要求在同修会工作了许多年,直到2014年他离开同修会为止。除了跟踪关于正确使用法王南开诺布名称的事情之外,他不再打算与同修会有任何关系。

2)他不认为自己有义务支持法王南开诺布在主流传统中的传承,他不想在同修会的框架和背景下给与教导。

3)他不相信自己是龙萨法系的持有者,也无权给予直指。他认为,在法王南开诺布的传承中,没有人被授权给予直指。

4)他原定于在20204月在西火山营(Merigar West)向有志于学习仁波切教法的新人们讲解的大圆满的原理(不是直指),以便他们阅读同修会的著作。但是该事件由于疫情而被取消,耶喜还发现不具格的参与者们几乎不知道他们将要学习的法王南开诺布是谁,等等。(另,译者根据自己听到的补充一点相关内容:耶喜在会议中提到,他今后也不会通过网络给与教法。)

5)他不信教,非传统,不相信转世轮回。佛教传承和讲解方法他也不感兴趣,也无意支持它们。这不是他的生活,他是西方人。

6)关于大圆满同修会的历史,《蓝皮书》由法王南开诺布亲自撰写,他认为这非常重要。尽管其中许多已过时,但这仍然是同修会议题的出发点。

7)他不打算为同修会发布任何正式的公告,因为他不认为自己就此有任何义务的约束。

耶喜南开坚持不应该以任何方式记录会议,因此很遗憾,我们无法为您提供记录,而只能总结我们所听到的内容。

写这篇文字的人安娜·奥利菲尔(Anna Olefir)对文中的不正确之处负责。安娜·奥利菲尔(Anna Olefir),桑耶林蓝色委员。”

 

英文原文来自脸书Facebook

Here is a short summary of what we heard

1) He helped for many years  the community at the request of his father - until 2014, when he left the community.He does not intend to have anything to do with it anymore, except for tracking the correct use of the name Chögyal Namkhai Norbu .

2) He does not consider himself obligated to support the transmission of Chögyal Namkhai Norbu in the mainstream of traditions,  he does not want to teach within the framework and context of the community .

3) He does not believe that he is a holder of the Longsal cycle and has the right to give Direct  community.  He believes that no one is authorized to give Direct Familiarization in the Chögyal Namkhai Norbu  lineage.

4) In April 2020, he was going to give an explanation of the principles of Dzogchen (not Direct Instruction) in Merigar West to specially selected novices who aspired to study Rinpoche's teachings so that they could read literature for the community.  But the event was canceled due to the epidemic, and Yeshi also found that the failed participants had little idea that they were going to study who Chögyal Namkhai Norbu  was, etc.  

5) He is not religious, not traditional, does not believe in reincarnation.  Buddhist traditional lineages and methods of explanation do not interest him and he does not intend to support them.  This is not his life, he is a Western man.  

6)Regarding the history of the Dzogchen Community, The Blue Book was written personally by Chögyal Namkhai Norbu  and he considered it very important.  While much of it is outdated, it is still the starting point for community issues.

7) He does not intend to make any official announcements for the community, since he does not consider himself bound by any obligations to it.  

Yeshi Namkhai insisted that the meeting should not be recorded in any way, therefore, unfortunately, we cannot provide you with a recording, but can only summarize what we heard.

All possible distortions are on the conscience of Anna Olefir personally, who wrote this text.  Anna Olefir, blue sector of the Sangyeling Gakyil. "

 

二、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的重要公告


各位同修


大圆满同修会三昧营喜旋公布了《南师儿子与喜旋和老师的会议纪要》,从中可以看出,南师儿子耶喜南开不打算和同修会有任何实质关系,不打算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或义务继承南师教法的传承,对佛教传承和方法也没有兴趣。

很遗憾,尽管我们相信这些声明不是大圆满同修会大多数人希望看到的,但它就是事实(除了记录者可能出现的错误以外),我们必须接受。

三昧营喜旋和创始会员不敢认同耶喜南开的观点,也不完全认同另一种由同修会主席斯蒂文和大译师阿椎雅诺所代表的最资深弟子的看起来主张教法完全开放的观点。三昧营只要存在一天,就永远以法王南开诺布上师的大圆满教法和弘法宏愿为指归。

正如国际大圆满同修会主席斯蒂文所言,今后各营和林将自行决定自己该做什么。但三昧营喜旋并不认同应该完全开放同修会的教法资料给感兴趣者阅览学习的观点。我们认为在同修会面临各种不同观点和主张的情况下,应该保持中道,应该根据南师生前最后的指示,让SMS老师继续把阿底上师瑜伽等传承发扬光大。传承的继续也是南师生前最大的愿望。

我们希望有不同观点的同修们能够求同存异,取得最大公约数。如果继续固执己见,不断争吵、攻击,那么这些人应该从三昧营的群里退出,否则也可能会因为干扰正常的修学气氛和团结氛围被请出群。

    南师在电影《我的转世》中已经预言,他去世以后同修会会分成很多个团体。不幸的是,这个预言正在成为现实。但是,正如南师在《照亮狭隘心胸之明灯》中所说的,那些宗派主义者总是执持自己的概念和观点,总是在制造矛盾,烦扰自己和他人。我们不希望大家成为这样的人,因为那些人实际上是被烦恼的甲贡魔所控制而已。

关于传承等方面大家有不同看法,各自倚重不同的依据,但是同修会的权威判断依据,都是以南师最后的开示为准。

再次呼吁大家,求同存异!有什么事情可以先沟通讨论,而不是动则用文革大字报之类的方式来讨伐,先认定你有问题,然后做各种曲解和穿凿附会。

三昧营是无央和歌者老师花费多年心血,在南师的祝福和加持下慢慢建立起来的。不管人们有多少不同意见和争执,事实表明,从2019年六月以来至今,有成百上千人听闻无央老师的无上之源等教授而获得了大圆满的知识、经验和智慧,包括很多升起明觉经验的例子,已有近四百位新人获得教法利益而申请成为新会员。国际大圆满同修会在南师去世后会员减少了一半左右,而三昧营因为听闻无央老师教法让无数人获益,这两年增加了近一半的会员,并且在各方面已经迸发出越来越强大的生命力。

那些执持传统观点的人,前些年因为无央老师不认为益西旺波堪布有完全的教授权限而强烈反对,他们心目中只有“金刚上师”这些名字和头衔是重要的,认为国内没有宣传堪布是有意打压,而实际上全世界任何一个大圆满同修会网站或资料上都没有提到金刚上师认证的事情,因为南师不认为这些传统的认证很重要。而现在他们再次执持南师儿子是同修会继承人的观点,尽管南师儿子认为同修会没有人(包括他自己)有资格给与直指,当然也包括益西旺波堪布。更重要的是,南师儿子根本无意和南师一辈子心血建立起来的同修会和教法传承有什么实质关系。难道作为当代最重要的大圆满上师,南师没有能力培养出任何一个有大圆满证悟和传承资格的弟子吗?难道南师心心念念的大圆满传承代代相传就因为他的圆寂就停止了吗?所以,以传统观点来看待大圆满同修会和教法者,总是和实际情况不相应。

醒醒吧!大家需要成熟起来,更多的去实践南师大圆满教法的精髓。南师从来都不是一个传统的上师,大圆满也从来不是一种传统的教法!那些对无央老师有成见和误会的人,哪怕他们认真阅读无上之源读书会的几篇文字,听几次录音,不需要太长时间,他们就会明白老师是不是有大圆满的真知灼见和真实经验,是不是有资格传承大圆满教法。当年南师出来教授大圆满,有谁认证他可以教大圆满吗?难道最重要的不是真知经验和究竟智慧吗?

    大家需要明白一个重要的要点,当前的各种矛盾和不同意见,其实质就是真正的大圆满精神和传统的佛教概念化局限的分野。  


标签:大圆满同修会 三昧营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