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大圆满同修会

觉知自己的情况

   作者:阿锥亚诺·克莱门提   来源:大圆满同修会《明镜》中文版   阅读:2535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修荟供……并不是说因为当时我发露忏悔,然后三昧耶得以清净,然后我们都被净化了。这并不是大圆满的方法。我们修的这种忏悔净化,是在认出自己的本来状态、自己的真实本性的状态下来修。就好像说之前我们在做梦,现在醒过来了;我们在这样的状态中;我们觉醒了。这是为什么它得以净化:因为在那个状态当中,一切都是清净。

觉知自己的情况

    阿锥亚诺·克莱门提是法王南开诺布的最早期的弟子之一,他是《法王南开诺布全集》的主要译师,并且负责仁波切的龙萨教法系列的翻译工作。2020年8月11日,他在领修火山营荟供之后,与现场以及通过网络直播参加的人分享了以下一段简短谈话。


    当我们说自己是大圆满行者的时候,正如仁波切所说,我们便非常需要将所有学到的一切都应用在生活当中。所以这意味着不仅是大圆满教法——自解脱之道,而主要是当仁波切开始传法的时候,他总是提我们要观察自己的状况。这一点是进入大圆满教法之门,并且意味着我们要认出在身语意层面当中我们是多么的有局限;一切想要做的事情都总是受到自己的习气和业力痕迹所限制。这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也是为什么有时候我们的修法无法提升的根源。


    大家也许都记得仁波切以前经常会说,尤其对像我这样的追随了他20或30年的弟子,说我们都成为了声闻众。小乘声闻众的意思是“听闻教法者”,不过当然意思并不是说他们只是闻法而没有修法。不可能是这样。这个词是源于当时(佛陀的弟子)总是在他的身边,一直在听闻佛陀的教法,领受他的教法。这是我们当中有的人40年、30年、20年、10年、5年,或者是一年以来在做的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况。可是现在这个声闻时代已经成为历史,已经销声匿迹。


    现在我们处于一个不同的情况,需要为自己负上全部责任。仁波切圆寂以后,有些人很难过或者很震惊,并且会问谁会成为他的继承人。这个想法从一开始便不是那么好。假如说是一家世俗的公司或组织,我们会需要有一个继承人,要有某个人来担当,否则公司就会倒闭。在西藏便是如此,寺院需要有继承人,否则寺院的经济状况便会变差。在同修会这里也是一样,而有的人会说今年的会员人数是去年的一半,开始出现许多的问题。可是这一点我们要好好的思维一下。这是我们一直在追随大圆满教法的原因、主因吗?不是的。大圆满教法的意思是,假如我们修持和证悟仁波切的教法,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他的继承人。就像仁波切为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在土壤里埋下种子那样。之后就要看有什么样的助缘:天气、水分等等。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以自己的方式走自己的道,不过我们都向着同一个目标在走。


    所以我认为现在非常重要的是整个同修会要团结,而且要对自己的状况始终保持正念与正知。在金刚乘当中会说,当我们接受过灌顶以后,我们便像是钻进了一根竹子的蛇那样(只能从竹竿的上下口出去,换而言之:解脱或地狱)。为什么呢?因为通常在我们接受过金刚乘灌顶以后,我们要以性命来守护我们所有的三昧耶——我们的誓言。对我们而言也是一样——我们有一条非常重要的三昧耶:保持觉知。通常,在大圆满当中,假如以知见层面去说,我们有四条三昧耶。这四条三昧耶的意思是持续住于明觉状态。这是主要的三昧耶。但假如我们没有正知,至少也要有正念。这一点对每个人来说是十分可能的。假如我们知道自己的状况而有正念,便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犯了错。


    通常在大圆满我们会说自解脱。例如,《普贤王如来祈愿文》解释到六道的每一道当中的基、道、果,而道始终是在自解脱的层面上解释。可是这意味着我们应该有过大量的修心经验。假如我们根器比较低,便应该从修息内(寂止)——专注开始,然后慢慢培养这方面的能力。例如,倘若生起嗔心——有人激怒我,也许我是一名丈夫而我的妻子激怒了我——我便会生气,然后我会回嘴跟她吵起来。当嗔心已经存在的时候,那时候要自解脱是不可能的。自解脱是在嗔心以情绪烦恼的方式生起之前发生。我们是要在能显现为嗔心的那股能量,在那股能量的根源上下功夫,要做到这一点绝对不容易。这是为什么解脱被解释为分三个阶段:切卓、夏卓、让卓。可是这些都不容易做到。因此,倘若尚未达到自解脱的境界,那么极为重要的是要在相对于自己比较容易的水平上操作。例如,假如我的妻子惹怒了我,当时我在此情况中是有觉知的,即便我生起了一点点嗔心,我会想到:假如现在我生气了,我会回嘴,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我们会吵架,会有很不好的结果,没有意义。这样便会控制住这股嗔心。


    有时候夫妻俩即便是修行人也会吵得很严重,然后这样会破坏他们的关系。这点不只是在夫妻之间很重要,在子女关系以及其他所有类型的关系中也都一样,而且在金刚兄弟姐妹之间尤为重要。我们要始终保持着对这方面的觉知。当然,意思并不是说假如吵了一次架便要抱憾终身。我们可以和对方澄清问题,而且当然要把我们巨大的我执、我慢放下。但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傲慢不会带来利益,而只是会制造问题。我们要清楚的意识到,我们只是把嗔心等所有其他的情绪烦恼当成是自己而已,以为这个“自己”是五种情绪烦恼的聚合。但我们并不是这样的烦恼的聚合。


    我们修荟供的时候会唱:“嗡-阿-哄,啊-啦-啦-嚯”,前面还会唱“萨-嘛-雅-休-喋-阿”。“萨-嘛-雅-休-喋-阿”的意思是什么?并不是说因为当时我发露忏悔,然后三昧耶得以清净,然后我们都被净化了。这并不是大圆满的方法。我们修的这种忏悔净化,是在认出自己的本来状态、自己的真实本性的状态下来修。就好像说之前我们在做梦,现在醒过来了;我们在这样的状态中;我们觉醒了。这是为什么它得以净化:因为在那个状态当中,一切都是清净。


    我并不是那种有资格给别人开示的人,但假如有人请我说几句话,我会把我从仁波切圆寂以后的感觉,以及我是如何试图在自己(的修行上)下功夫,以及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分享给大家。那些许下SMS基础誓言的导师,甚至仅仅是同修道友们,都应该以身作则。在真正意义上,并不是这些人懂得更多,读过许许多多的书,然后大家都觉得他们很有见识,想变得像他们那样有学问。这个一点价值都没有。或者(有人会尝试模仿)那些(念仪轨)发音发得很准确的人、唱诵得很悦耳的人。这些都是十分相对的事情。反之,从一个人待人接物的方式,他/她的行为,是否有耐心,是否不会发怒,如何和别人说话,从这些方面我们可以说想要变得更像他/她。他们是怎么样成为这么贤善的人?我想变得像你那样。这种动机才是好的。


    我讲完了。假如有一些提问的话,我们还有几分钟时间可以回答。否则便结束了。




标签:大圆满同修会 南开诺布 觉知 
相关评论